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阳菜

2080浏览    64参与
开水煮花

【星掠者/离阳】没有你的300年世界

为什么没有人写官配离阳!!为什么!!他们有那么甜――

  短打,bug属于我ooc属于我

  此为阳菜等人穿越之后的离人,过去已经改变

  《星掠者》坂井离人/离人·巴赫x坂井阳菜

  


  突然有一天――

  脑海里出现了,不同的画面。

  “三百年后,我会在三百年后等着你。”

  “如果你觉得孤零零一个人很寂寞的话,就算是这样也想孤军奋战的话,我会……生下你的孩子……!”

  “我不会让你感到孤单寂寞……就算要把你的人生搅得一团糟!!我也!!绝不会――让你……孤身一人!!”

  脑袋里充斥着这一类叫喊声,就这样醒来了。那一人来高的太刀横在身侧,周遭...

为什么没有人写官配离阳!!为什么!!他们有那么甜――

  短打,bug属于我ooc属于我

  此为阳菜等人穿越之后的离人,过去已经改变

  《星掠者》坂井离人/离人·巴赫x坂井阳菜

  



  突然有一天――

  脑海里出现了,不同的画面。

  “三百年后,我会在三百年后等着你。”

  “如果你觉得孤零零一个人很寂寞的话,就算是这样也想孤军奋战的话,我会……生下你的孩子……!”

  “我不会让你感到孤单寂寞……就算要把你的人生搅得一团糟!!我也!!绝不会――让你……孤身一人!!”

  脑袋里充斥着这一类叫喊声,就这样醒来了。那一人来高的太刀横在身侧,周遭没有任何变化,只是这个人,却在记忆的每一个角落里。

  似乎是叫阳菜,总喜欢跟在自己身边,明明以前不认识她,却总是一幅捻熟的样子,比谁都更加专注于自己――这是早就察觉到了的,毕竟身为军人嘛,这点观察力还是有的。

  离人撑起身子靠在树下,回头看了一眼移动酒馆,夜里太宁静了,连风都化作了实体,带起青草泥土的气息。这样的氛围很适合回忆,况且他也确实睡不着了,这是他少有的、不被噩梦侵噬的夜晚,而被一个少女占据了所有的思维。

  是甜美的梦啊……

  因为和月菜长得很像,所以还问过时风,是不是月菜有什么亲戚跑来参加军校了,她的真实身份最后当然是无从了解的,阳菜和她最亲密的那几个同伴一样神秘,只是隐隐约约会觉得,她不该在这里。

  对自己太过热情了,导致从来没有对她做过什么逾矩的事情,还有不知如何从心底带的一股珍重之意,她本人是真实存在着,却总和周遭有些格格不入。

  “七七。”离人突然抬起头,握住了手里的佩刀,朝七七的方向叫了一声。

  “距离废弃战争过去三百年……还有多久?”

  “未来的我……做了相当不得了的事啊。”

  穿过那个面具眼孔,他看见七七愣了一下,随即歪着头对他笑,无奈地说道,把现在的自己撇得一干二净。

  继废弃战争结束之后两百年,离人·巴赫开口说了第一句话,并继续随七七游走在阿尔西亚各地,等待着那个少女。

  见过这个世界有多美丽,就越发记得阿比斯有多荒凉,记得斩杀时风之日,鸣泣的血四处飞扬,无力是比悔恨还要更深,刻进生命里的悲伤。

  维持阿尔西亚是以阿比斯的生命作为代价,它是不折不扣的盗窃者,而击坠王更不是什么英雄,是罪徒。

  这件事情我比任何人都更加明白,我乃掠夺者,曾立誓要夺走这片土地――阿尔西亚的一切,就像它曾经夺走我的珍重之人一样。

  可是究竟是为什么等待了这百年,等到了现在。

  第三百年的每一天,渐渐会不带喜悦地开怀大笑了,渐渐会和调皮的小孩子追逐打闹。每一天都在等待,每一天都在祈盼,每当度过一天就会更加开心,因为如此一来,明天她出现的概率会更大。

  但是还请你,千万要守约。小阳菜,我为了你一句话撑在地狱边缘三百年,你不来拉我,我就要义无反顾地掉下去了哦。

  

  日复一日地这么想着,忽然有一天,少女拄着木杖进入城镇,好奇地审视着这个陌生的地方,发梢的粉色花朵开得刚刚好,和她本人一样娇俏。

  面具之下,他久违地不由自主勾起唇角,微微的弧度连他自己也未曾察觉到。

  世人未曾知晓真面目的击坠王,抱着一人大的娃娃,以闪击的速度,下一刻出现在少女的脚下。

  ――“请给我钱。”

  很高兴,再次和你相见。

  (FIN)

雨天の取暖炭火炉(早叶雪)

我真是个菜☔️💔

去年用学校的平板搞的。

我真是个菜☔️💔

去年用学校的平板搞的。

洛流殇
是阳菜!!! 色差太大导致传手...

是阳菜!!!

色差太大导致传手机时背景没显出来(相信我我真的画了背景)

是阳菜!!!

色差太大导致传手机时背景没显出来(相信我我真的画了背景)

Sakura🌸
呐,你想让天气,变晴吗

呐,你想让天气,变晴吗

呐,你想让天气,变晴吗

布袋猫

[时风x离人]电灯泡


坂井时风 x 坂井离人


含阳菜/离人


军校期


脑洞来自于下图

[图片]

杰伊尔他们怎么还不回来?


时风沉默地吃着手中的饭团,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看了下身边的两人,正一脸幸福地吃着饭团的离人,跪坐在一旁蓝发少女正微笑着,端着已经为他准备好的茶水。


在入学第一天遇见的,同为军校新生的阳菜,似乎对离人一见钟情,之后就一直陪伴在离人身边。


所以自己现在完全是电灯泡吧。


时风尴尬地想着。


平时杰伊尔他们也在的时候还不会...


坂井时风 x 坂井离人

 

含阳菜/离人

 

军校期

 

脑洞来自于下图

null

杰伊尔他们怎么还不回来?

 

时风沉默地吃着手中的饭团,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看了下身边的两人,正一脸幸福地吃着饭团的离人,跪坐在一旁蓝发少女正微笑着,端着已经为他准备好的茶水。

 

在入学第一天遇见的,同为军校新生的阳菜,似乎对离人一见钟情,之后就一直陪伴在离人身边。

 

所以自己现在完全是电灯泡吧。

 

时风尴尬地想着。

 

平时杰伊尔他们也在的时候还不会这么明显,但这会另外三个人被教官安排了其他事,所以现在只有他,离人和阳菜坐在树下享用午餐。

 

在进入军校之前,不论是在学校里,还是家里,两人总是在一起。也许是因为离人的个头比同龄男生要矮小点,加上有点不正经的态度,似乎没有女生表白过。

 

时风自己时不时的会收到情书,但他一直没有和人交往的打算,所以也都拒绝了。

 

这是头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

 

其实离人虽然一副不正经的样子,内心却是善解人意,温柔的人,如果那些女孩不是老去在意一些表面的,肤浅的印象,就会发现其实离人是很好的对象。所以现在有女生喜欢上了离人,也是件应该开心的事吧。

 

两人也不会一直在一起,像现在这样,会逐渐的有各自的生活吧。他也应该给离人更多空间……

 

“这个叫饭团的食物,非常好吃呢。”

 

“是啊,时风做的饭团最好吃了!“

 

”嗯?“听到自己的名字被提及,时风从思考中回过神来,看到两人正望着自己。

 

”在说你做的饭团很好吃啦!“离人拿着手里吃了一半的饭团向他示意,“好久没吃到时风做的饭团了,好怀念啊。”

 

“没办法,因为只有这里才有足够的食材嘛。“ 听到离人的话,时风忍不住微笑起来。

 

在他们幼年时期,资源还不那么缺乏的时候,奶奶有时会给他们包饭团,时风的手艺也是从她那里学来的。后来连米都成了稀缺品,饭团也就吃不到了。

 

“真想带回去给奶奶吃啊。” 

 

“不能带回去吗?“ 阳菜疑惑地问着。

 

时风摇了摇头:“军校的食物是为了培养日后在战争中能排上用场的士兵,所以这里的食物是不可以私自带出去的,而且在这种时候,家里有食物反而会让奶奶处于危险的境地。“

 

”但我们两个都来军校了,奶奶在家里也可以吃饱了,虽然吃不到饭团蛮可惜的。“ 离人说道,又咬了一口饭团。

 

“是啊……“ 时风说着,突然留意到了离人右脸上粘着的饭粒。

 

真是的,明明都进军校了,离人有时候还是和小孩子一样。

 

时风无奈地想着,只好拿了纸巾准备帮他擦去。

 

“离人,脸上……“

 

“离人先生,脸上沾到饭粒了。“

 

蓝发的少女轻轻地把粘在离人右脸颊上的米拿了下来。

 

”谢,谢谢……”

 

离人从还在咀嚼着食物的嘴里发出了含糊的道谢,因为少女的亲密举动,离人鼓胀的脸颊上多了点红色。

 

时风尴尬地把手收了回去。

 

”时风? 刚才有叫我吗?“离人往这边看了过来。

 

”不,没什么,我吃完了,去看下杰伊尔他们需不需要帮忙。“

 

时风急匆匆地把饭盒收起站了起来。

 

“这样啊,那一会教室见。“ 

 

“好的。“

 

有些过于急促地离开了那两人后,时风才松了口气。

 

看起来以后还有很多需要适应的事啊。

 

END

 

其实想表达时风吃阳菜醋的结果写出来就成了这么意味不明的东西(无奈)

 


cybjoker
天气之子,作于2019年11月...

天气之子,作于2019年11月4日至2020年1月17日,用时20小时(正着拍反光太严重,只能这样将就着拍了)

天气之子,作于2019年11月4日至2020年1月17日,用时20小时(正着拍反光太严重,只能这样将就着拍了)

Himawarin
临摹的阳菜!(然而并不像......

临摹的阳菜!(然而并不像...)

9102年末比较用心的一幅画,来年要继续加油哇!!

临摹的阳菜!(然而并不像...)

9102年末比较用心的一幅画,来年要继续加油哇!!

cybjoker
天气之子海报最新进度,期末考完...

天气之子海报最新进度,期末考完再画了。

天气之子海报最新进度,期末考完再画了。

Ehjnu

淫雨终过盛世安

爬满苔藓的小木屋,一缕炊烟逆着细密的雨丝袅袅直上。

“回来啦?!我刚买了新的青瓷盘,做了你最爱吃的糯米团……”阳菜把沾满水的手在围裙上随意擦了擦,笑意盈盈地来迎刚下班的帆高,却没想到玄关处竟是一群陌生面孔,穿着清一色的旧式和服。

“天野阳菜,本区五十三任晴女……”话未说完,阳菜便疯了一样向厨房跑去——那里有这所房子的后门,躲躲藏藏了这么久原以为永远也用不到这个门,没想到还是来了——谁知门外亦是同样穿着衣服的人。

“请和我们回神殿一趟。”

盛在青瓷盘上的雪白糯米团被“噼里啪啦”地打翻,小小的饭团在地上滚了几圈,沾了些许污泥。

 

一室水汽。

“第五十三任晴女,天野阳菜。”...

爬满苔藓的小木屋,一缕炊烟逆着细密的雨丝袅袅直上。

“回来啦?!我刚买了新的青瓷盘,做了你最爱吃的糯米团……”阳菜把沾满水的手在围裙上随意擦了擦,笑意盈盈地来迎刚下班的帆高,却没想到玄关处竟是一群陌生面孔,穿着清一色的旧式和服。

“天野阳菜,本区五十三任晴女……”话未说完,阳菜便疯了一样向厨房跑去——那里有这所房子的后门,躲躲藏藏了这么久原以为永远也用不到这个门,没想到还是来了——谁知门外亦是同样穿着衣服的人。

“请和我们回神殿一趟。”

盛在青瓷盘上的雪白糯米团被“噼里啪啦”地打翻,小小的饭团在地上滚了几圈,沾了些许污泥。

 

一室水汽。

“第五十三任晴女,天野阳菜。”

透明的水鱼儿在空气中打了个转儿,顺着窗缝溜了出去,打湿了悬在窗棂上许久未干的晴天娃娃。

 

“健太郎!离下课只有五分钟也坚持不下去了吗?!”老师的怒吼从讲台上传来,直刺向班级一向走神的孩子。

“老师你看!太阳!”叫健太郎的孩子指着窗外,满脸狂喜。

整个教室先是一静,紧接着便是欢呼。

“啊!太阳出来了!”

“上一次见到太阳还是小学哎,现在初中都要毕业了啊!”

“真的假的?!不会是人造太阳吧!”

“怎么可能会是假的!你看它在落下去啊!夕阳啊!”

“阳光真好——”

 

欢呼声以绿野中学三年一班的教室为爆发点,很快席卷整个校园,绚烂的阳光毫不吝啬地继续扩张。

岛国,活了。

 

在疯狂的城市欢呼中,两道身影逆着人流向还未放晴的高地冲去。

“阳菜!”

“姐姐!”

 

阴雨节节败退,阳光一寸寸攻池掠地,四面八方的阴霾全数收拢在高地的上空,而那片高地上,是帆高、阳菜和凪的家。

曾经追逐阳光的少年,成了现在追逐阴云的男人。

正在下班晚高峰的地下铁入口本就是拥挤,又一下子涌入了赶着回家和亲人庆祝的人,肆意的欣喜让交通再次瘫痪了。

帆高咬咬牙,甩掉了累赘的公文包,从站台一跃而下,拼命狂奔。

一如当年。

 

“天晴了?”须贺圭介在同事的欢呼声中皱紧了眉,夕阳的光线对于久未见光明的人们来说还是很强,穿透十五楼办公室的玻璃明晃晃地刺人眼。

“晴天又来了,唉,又要做防晒措施了……”夏美不理会女伴装作嗔怒实则欣喜的样子,焦急地拨通了一串号码。

 

被朱红色符条蒙蔽着双眼,赤脚走在冰凉的地板上,周身无人,除了细密不散的水汽。

 

“砰——”门被撞开了。

玄关处杂乱的脚印,房间里经久不散的水汽,阳光刀刃一般割开窗纱,割裂一颗因为狂奔而几欲爆炸的心脏——

“阳菜——”

空空如也。厨房、书房、阁楼……通通都没有人。

雪白的饭团早已染得灰黑相间,略略凌乱的厨房昭示着它的女主人最后的时光是在这里度过的。

“姐姐!”凪跑进家里,狠狠地撞上了呆立在房间正中央的帆高。

“姐姐呢?!”少年压低了的声音似乎像是不确定一般,眼角滑下的泪水却无声揭开了心底的答案。

 

窗外,最后一抹斜阳正收起它最后一缕光芒,这本该惨淡的景象却缓缓拉开了狂欢之夜的序幕——从今晚开始,连绵多年的阴雨终于止住了!一想到明天天依旧会放晴,似乎暂且放太阳去休息也是可以忍受的事情呢。

小小的房间,沉闷的空气,四个闷不做声的人。

“报警了吗?”唯一的女性打破了沉默,却也自知是一句废话。

找不到的,警察管得了人世,管不了神明。

“鸟居呢?”依旧是一句为了冲淡沉默的无用之语,朱红色的鸟居早在多年之前就被淹没在淫雨中了,长年的雨水浸泡,怕是早已腐烂掉了吧。

神明无须一道实质的门便能人神两界随意穿梭,凡人这一生又能有几次逆反天命的机会。

 

帆高看了眼窗外突然爆裂的烟花,一个声音在心底缓缓流淌。

阳菜不在了。

那个早上为他系好领带,微笑着说早点回来的女孩;那个已经接受了她的求婚,不久就要嫁给自己的女孩;那个在每一个阴雨日子里为人间祈福,向神明祷告的女孩啊——不在了。

 

“无论你在哪里,我一定拼尽全力去见你。”

 

眼上的布条被一双带着水汽的手抽去,映入眼帘的是青色,无边无际的青色——

“神女这一生就是奉献,就是牺牲,就是化作雨滴,化作眼泪,阳菜,你可有悔?”

“……悔?”

 

水下的鸟居糜烂了,人心也变得湿漉漉。

“一个人的心是打不动神明的,两三个人的意志也不够。神之所以为神就是了断绝情欲,儿女情长的小事是侵扰不到神明的。”占卜的水晶球转了半圈,停在“人”的命运上,女占卜师收了塔罗牌,“你们是为晴女来占卜的吧,昨夜星辰有变,应是晴女归宫。与神对抗,我劝诸位还是自行小心。”

“如果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我们的力量都不够的话,那我们去找更多的人!我不相信没有人帮姐姐!我们去找之前求姐姐放晴天空的人们!”

用小小身躯支撑起的晴空,还有人记得吗?

 

“啊!这次也是晴女的作用吗……不是的话前几年去做什么了?”

“对不起……真不是我们不帮忙……可我们也做不了什么啊……”

“抱歉我不记得了。”

“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话说你们这么晚敲门算扰民吗?”

“真的没有时间,明天我们要做时隔多年第一次日出的拍摄,没有时间听你们的计划……”

“……”

 

拒绝。拒绝。拒绝。

 

晴空果真比一个无名女孩的死活重要得多。

天气真的比人重要吗?

如果没有在乎的人,就是晴空万里,心也是灰蒙蒙的吧。

 

“没有人。没有人!没有人——”眼泪一大滴一大滴地从凪的指缝间落下来,打在还有些潮湿的地面上。跑了一夜的四个人此时都是疲惫不堪,满身的汗被接近凌晨的风一吹,只觉得微微打颤,心底的寒远大过身体的冷。

天边的星一颗接一颗地暗了,哪一颗是她呢?天上一定比人间还冷吧。

 

“我有愧,对这片土地,对爱我敬我的人们,对那个破云而来的人,”深吸了一口气,阳菜继续对着虚空无际的青色说道,“但如果再来一遍,对不起,我还是会和他走。没有谁该为这场大雨负责,不该是我,更不该是他。”

“要我的消失换世界放晴,可以;要他的眼泪换众生欢笑,我,做不到。”

“口口声声说着奉献、牺牲,一代一代化作雨滴、化作眼泪,连自己爱的人都保护不了,我们怎么能救世?!”

“相比于救世,我更想选择救他。”

 

城市开始一点一点苏醒,在夜与昼的交界处,最后一颗星星也隐去了它的光芒。

早就按捺不住心思的人们早早起来,想多珍惜片刻和阳光共处的时间,似乎这样就能把阴雨连绵的那几年补回来。

 

“我听说你们需要帮忙……”苍老的声音掩盖不住热情,立花富美在孙子的搀扶下提着装了寿司的小篮子爬上山岗,任凭晨风烈烈吹乱她鬓边的白发。

“神读不懂人的悲苦,人和人却是情意相同的啊。”

细细的一炷香,升起了细细的烟,在风中打了个转儿,居然笔直地向天心窜了上去。

“神啊,请听一听人间的祷告吧,这里可以没有晴女,但是,不能没有阳菜。”

“神啊,请听一听人间的祷告吧,这里可以没有晴女,但是我们不能没有阳菜。”

“神啊,请听一听人间的祷告吧,这里可以没有晴女,但是我们不能失去阳菜啊。”

……

“我们只是普通人,我们曾经没有晴天,是有一个女孩,做了我们的晴女,用她的生命给我们换来了晴天,尽管那晴天很短暂,但她本可以不这么做的,可是现在她被抓走了,如果我们不祈求,她就永远不会回来了!再也不会有叫阳菜的晴女了!再也不会有这样一个女孩子了!她的生命永远停在花一样的年纪,永远、永远都不再前进了!我知道大家也喜欢晴天!没有人不喜欢晴天!可是晴雨这样的大事,我们怎么能自私地把它让一个女孩子来背负啊!我们都是自私的,这原本没有错啊!但我们的自私要杀死一朵……一朵刚刚开放就要凋谢的花啊!她今天是我的未婚妻,明天就可能是你的女儿,你的妻子,你的妈妈,没有人知道谁会成为下一个晴女,杀死母亲、妻子、女儿,你们忍心吗!我问你们,忍心吗?!”

泪就是这样猝不及防地漫了上来,声嘶力竭的呐喊声让嗓眼微微发甜。

帆高只觉得眼前发黑,人们茫然的脸让他害怕。

 

“是疯掉了才会说那样的话吧,为了救人已经不择手段了吗?鬼知道他说的这个女孩子是不是被神明抓走了,那要真被神抓走了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的啊!”

一个人说出了很多人的顾忌,人群里一阵骚动。

“可如果只是祈祷的话,似乎也不很费事呢,”一个怀抱婴儿的母亲小声道,却被骤然寂静的人群把声音无限放大,“毕竟我的婚礼就是在晴女制造的晴天里举办的啊!”

“我们的漫展也是在阳菜祈祷后的彩虹下!哎,说起来那时候我们还在读高中啊!”

“孙子的毕业春游也是在一个祈祷来的晴天吧……”

“喂,你们这么好骗的吗?!”最开始发言的人似乎还不甘心,愤愤地抱怨。

“森君,没记错的话,您好像是那场烟花大会的前线追踪记者呢,没有晴天,烟花似乎也不那么容易拍呢。”

这下全无反对的声音,每个人仔细回忆,似乎都能在潮的发霉的记忆里找到晴女的一席之地——那个曾经用阳光和灿烂笑容慰藉过多少人的少女啊,如果是为她做的祈祷,就算顶撞神明似乎也不足畏惧了啊。

毕竟,只有那一具小小身躯,曾真正显示过神的力量啊——脆弱又勇敢,一无所有又慷慨的毫无保留。

 

“神啊,请听一听人间的祷告吧,我们想念那个穿雨衣跳舞的小姑娘啊!”

“神啊,请听一听人间的祷告吧,看在那么可爱的晴天娃娃和透明雨伞的份上——”

“神啊,请听一听人间的祷告吧,妈妈说要做糯米滋给阳菜姐姐吃,也可以给你们吃哦,只要你们让姐姐回家!”

……

 

神啊,请听一听人间的祷告吧。

 

“如果救不了我爱的人,如果这就是神的意义所在,那我,不要做神。”

“你们选择了我,抱歉,让你们失望了。”

水汽越来越重,青色几乎成了黛色,神该是发怒了吧,那似乎也没有什么办法了。

她不能让他再担心,这一次,她要自己回去,回到那个总不放晴但从不寒冷的家。

属于他们的家。

 

“神啊,请听一听人间的祷告吧,帆高愿意和阳菜平分生命。这一次,我不要她一个人承担。”

 

“原本只是蝼蚁一般的存在,汇聚起来居然也有这么大的力量……”

一缕白烟,袅袅穿过黛青色的云层,在阳菜周身缠绕。

“不愿意做与天地同寿的神吗?那就去做寿命短暂的蝼蚁吧。”黛色一寸寸退去,来自人间的呼声越来越高涨,“也许快乐的蝼蚁真的好过孤独的神祇……谁又知道呢。”

 

其实按照神明的晴雨表,这里的雨本就该这时停了,带阳菜来神殿也不是为了惩罚(跑了就跑了吧当时没抓也犯不着隔几年等这个失职晴女都快修炼成雨女了再抓来问罪……其实只是好奇人间内部居然没把晴女置之死地……好吧在神的眼里人真是又罪恶又弱小的需要他们保护的生物)阴差阳错被误解了的神明也是很无辜,只好一边硬着头皮和阳菜对话一边忍受来自人间的呼号,终于现在忍无可忍决定让阳菜回去——好叫人类停止重复的祈祷。

“想清楚了,以后你就再也不能双手合十祈求天晴了。俯瞰人间,救济众生,再与你无关。”

“求之不得,多谢。”

“你不关心还会不会降雨吗?”

“晴也好,雨也罢,和爱的人在一起,在人类这里,都是一样的。”

 

“是太阳!太阳升起来啦!”此起彼伏的祷词中,一道稚嫩的童声和着天边蓬勃而出的万丈霞光划破天幕。

一滴雨,直直坠落在帆高鼻尖,欣喜混着害怕一齐袭来。

但,没有第二滴。

“姐姐!”刚才燃香的地方,女孩的身体蜷缩着,像出生的婴孩,嘴角漾着一抹笑意,她睁眼,像是初来这人间。

 

这一次,淫雨连绵的日子是真的过去了,四时的风和日丽、雨雪霏霏都遵循着自然的轮盘转动,晴空依旧,盛世安稳。

 

 

 

 

 

作者有话说:早就想写《天气之子》的后续(呜呜呜实在不忍心霓虹被淹毕竟我还没去玩过以及她也有丰富有趣的文化啊啊啊)想要留住她于是就写了这篇文(人物是新海诚的ooc是我的嘤嘤嘤)也希望世界各地都能减少极端天气现象,维护渺小人类的安稳生活(严肃脸)还有我的神明写得好沙雕好精分啊1551(你们可以脑补作者就是那个沙雕神明以及他最近由于熬夜秃头连沙雕都不配做了只好当秃鹫QAQ我个死拖延症拖了一个月......)

奚君。
今日摸鱼——阳菜真的好好看!

今日摸鱼——
阳菜真的好好看!

今日摸鱼——
阳菜真的好好看!

C.柠檬

   遇见你的那天
  是晴天还是雨天

   遇见你的那天
  是晴天还是雨天

予泊。

晴女

你站在
雨神的鱼群中间
像是被光与梦 
朦胧在一起的柔软
你是人间消失的太阳
晴女
只是我不敢想像
如果那些消失的水
最终都成了你的泪

                            ——『天气之子』

你站在
雨神的鱼群中间
像是被光与梦 
朦胧在一起的柔软
你是人间消失的太阳
晴女
只是我不敢想像
如果那些消失的水
最终都成了你的泪

                            ——『天气之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