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阴阳师

4亿浏览    19.1万参与
piecesl菇先生
说周更,然后我就月更了。。

说周更,然后我就月更了。。

说周更,然后我就月更了。。

清夢壓星河

九百九十九終曲 (大天狗x你)

阴阳师bg向同人,大天狗bg向同人。大天狗x你。

车速太快一直被屏蔽...

网页见链接

阴阳师bg向同人,大天狗bg向同人。大天狗x你。

车速太快一直被屏蔽...

网页见链接

川
www她太好看了owo但我太菜...

www她太好看了owo但我太菜了😭

www她太好看了owo但我太菜了😭

不想☀牧羊人的羔羊不是好羔羊
【现代短发觉醒】 ——“呐,一...

【现代短发觉醒】

——“呐,一周年快乐,我的阴阳师~”

***********************

不知不觉蛇蛇已经出来一年了呢
(明天再调几个颜色+配点字,还想让蛇蛇递红玫瑰)

【现代短发觉醒】

——“呐,一周年快乐,我的阴阳师~”

***********************

不知不觉蛇蛇已经出来一年了呢
(明天再调几个颜色+配点字,还想让蛇蛇递红玫瑰)

霜夜

【博狗】1214段子

唉呀?

已經這個時間了,還不休息嗎?

……睡不著?

原來如此,所以才來找我、想讓我給你說個故事呀。

這也不是不行,只不過你也曉得,我的故事通常不是什麼幸福美滿、可以安然入睡的結局喔?

若是這樣也沒關係的話,那麼就躺好,聽我說吧。

這個故事,是我從一只鴉天狗那裡聽來的──



我曾經,是服侍那位大人的鴉天狗之一。

其實我跟那位大人的年紀相仿──或許、我還比大人稍長一些也說不定,但我並不是很確定大人出生的時間。

那是因為,大人他、並不是在天狗族內出生的孩子。

那是在某一天,族長從外頭帶回來的。

沒有人知道那位大人出生於何處、又是由誰所誕下,起初也有天狗認為那是族長的...

唉呀?

已經這個時間了,還不休息嗎?

……睡不著?

原來如此,所以才來找我、想讓我給你說個故事呀。

這也不是不行,只不過你也曉得,我的故事通常不是什麼幸福美滿、可以安然入睡的結局喔?

若是這樣也沒關係的話,那麼就躺好,聽我說吧。

這個故事,是我從一只鴉天狗那裡聽來的──



我曾經,是服侍那位大人的鴉天狗之一。

其實我跟那位大人的年紀相仿──或許、我還比大人稍長一些也說不定,但我並不是很確定大人出生的時間。

那是因為,大人他、並不是在天狗族內出生的孩子。

那是在某一天,族長從外頭帶回來的。

沒有人知道那位大人出生於何處、又是由誰所誕下,起初也有天狗認為那是族長的孩子,但是天狗族裡的大家都明白族長的為人,因此也只能當作是天地間出生的天狗,將其收作同族人照料。

大人的御風能力並不是一開始便這般好,起初大人他連小小的旋風都能弄散,甚至也常被自己使出的風絆倒,那副模樣該說有多不符合天狗御風的形象、便有多不符合。

儘管如此,族長依然悉心教導著大人,同時也讓我擔起服侍大人起居的工作──我一開始並不是非常願意,畢竟天狗對於外來的人總有一番戒心,但那畢竟是族長的命令,我並不能違抗。

與其他同齡的孩子相比,大人他便格外顯眼許多……這不是我在自誇,但天狗族美顏盛世,大人他自然也生的十分好看。清清秀秀的面孔跟藍眼睛,淺金色的長髮時常梳成小馬尾繫上黑色帶子,我敢打包票、那副模樣若是扮成了女性,肯定能迷倒更多人!

大人他的脾氣挺好的……我是說幼年的時候,那時候的大人總是彎著笑,那對眼睛也跟著泛了滿滿的笑意,雖然偶爾還是會被自己的風給絆倒,只不過大人御風的能力是日漸的進步了,能聚起的暴風也越來越大。

所謂的妖怪呢,如同我們這般的妖怪,常見的敵人除了以吞食其他小妖增進力量的惡鬼之外,接著便是陰陽師了。

雖然陰陽師之間也有區分成善意的陰陽師及惡意的陰陽師,但大多數的人類對於妖怪還是抱著敵意跟畏懼,因此時常尋求陰陽師的協助來驅趕妖怪。

我想這一點,青行燈大人應該是比我還清楚對吧?

正是因為妖怪對於陰陽師也或多或少抱著恐懼的緣故,有些天狗會以不認真學習御風或是一直哭鬧便抓去給陰陽師作成符咒來威嚇孩子──雖然我還沒聽說過哪位陰陽師會將妖怪作成符咒就是了。

扯遠了,儘管這般威嚇的話語對現在的我們來說只不過是兒戲,但是對於年紀尚幼的孩子們來說、還是十分可怕的。族長並不會對大人說出這般威脅的言語,只是大人曾經在偶然間聽過幾次,為此大人還曾經詢問過我、陰陽師是否真會將妖怪作成符咒呢。

因此,當我得知大人他與一名出身於源氏的陰陽師子嗣結為好友的消息時,內心是十分訝異的。

我曾經偷偷跟在大人身後去看過那位陰陽師子嗣,對方的年紀看起來與大人相仿,行事間雖然早有了一點成熟,但總歸是小孩子,沒兩下就和大人玩在一起,還一起去爬樹。

……我可是很擔心的啊,那畢竟還是源氏的人,要知道源氏在妖怪之間可是頗為知名的陰陽世家,任何事情只要摻和上源氏便絕對沒好事,更不用說大人是族長捧在掌心裡的明珠,一點傷都不能受的。

只是族長似乎一點也不擔心,反而安慰我說那位陰陽師子嗣是個良善且正直之人,與其他陰陽師不同,要我放心。

我雖然還是有點憂慮,但也只能乖乖聽族長的話,只是偶爾還是會跟在大人及那位陰陽師子嗣身後去偷瞧。

不得不說,那位出於源家的陰陽師後裔也十分厲害,雖然陰陽術使得不怎麼好,但結界術卻數一數二的強,弓術及劍術也十分拿手。

或許是明白大人有那位源氏子嗣陪同、不用太過擔心的關係,族長開始將一些斬除惡鬼的任務交給了大人,並且萬加囑託大人定要小心。

此時的大人早已不是當年那幼羽時期的稚嫩模樣,他成長得極為快速,連御風能力也使得駕輕就熟、輕輕鬆鬆便能匯聚出強勁的羽刃暴風,成為天狗族內最受矚目的天狗。

這樣的大人,待在族內的時間便逐漸少了起來,更多時候大人都是跟著那位源氏陰陽師子嗣……叫什麼博雅的一同出外剷除惡鬼,沒惡鬼可以殲滅的時候便待在一起吹笛子、在櫻花樹下把酒言歡。

那個時候的大人,看起來非常的快樂。

我以為大人會一直這樣快樂下去。

但那終究是不可能的。

大人在某一天突然回到了天狗族內。

他看起來有些失神,甚至連我出聲呼喚他也沒聽見,就這麼一路直直地走到了族長的房裡,拉起了門將自己關在裡面。

大人正與族長談著話,我知道偷聽是不好的行為,但我還是忍不住將耳朵貼在紙門邊、偷聽著大人與族長之間的談話。

事實上我聽得不是很清楚,只零零碎碎的聽見了幾個字,什麼博雅、什麼消失、我還沒聽完就被族長發現了,這段談話也此中斷。

大人就這麼回到了天狗族內,不再同那位博雅見面了。

我又開始負起服侍大人起居的工作,好一段時間未見,大人更顯得清麗許多,長長的頭髮披在肩上、在陽光映照下閃閃發亮的。我非常喜歡替洗浴過後的大人梳理頭髮,又長又順的髮絲溜過指間、像極了那些人類貴族喜愛的綾羅綢緞。

可惜大人不再笑了。

冷霜蒙上了大人的臉,從那天回來後我便沒再見大人笑過,他總是一個人坐在廊邊,偶爾將目光放在遠方,但更多的是盯著手上的笛子發呆。

我總不好打擾大人,只得時時替大人端上茶水,或是跟著大人一起眺望崇天高雲上的風景。

其實我還是知道的,大人回到了天狗族內的理由。

那位源氏的陰陽師消失了,無論大人如何尋找,就是再也尋不得對方的蹤跡。

那只笛子是那位源氏陰陽師贈送給大人的禮物,據說是把名笛,他們兩人以笛子做為信物,約定好了一生的友誼。

但是,真的是友誼嗎?

連我都看得出來、大人他對那位源氏陰陽師產生了超脫友誼的情愫,族長又怎麼會看不出來呢。

但族長終究是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沉默地跟著大人一起坐在緣廊,身後又寬又大的翅膀輕輕攏著大人,就像小時候那樣。

「……藤青,你還記得小時候、其他天狗總會用再哭便抓去給陰陽師作成符咒、這樣的話語來威嚇孩子嗎?」

那一天,一直眺望遠方的大人突然開口向坐在旁邊的我搭話,我抬起了臉,看向面前的大人,「……是的,我還記得。」

「那麼,」大人輕輕笑了,他轉過了臉,那對群青色的眸子望向了我,「如果我現在哭的話,是不是博雅就會回來了呢?」

我沒有回答。

那個時候、大人臉上的表情,我一直無法忘記。

那是一副非常平靜,卻又十分悲傷的溫柔表情。

「……藤青。」大人又再次呼喚了我的名字,這一回他撩起了自己的長髮,朝我笑了笑。

「幫我剪頭髮吧。」

是我親手將大人的長髮剪去的。

用薄薄的短刀,一點一滴削去那些曾經讓我羨慕又喜愛不已的長髮。

相比我的不捨,大人便顯得自在許多,在我替大人削成短髮後,大人還摸了摸只到後頸上的髮尾,點頭表示如此便足夠。

那天之後,大人便對族長提出想要前往其他大山、建立自己族群的想法。

天狗族的孩子在成年之後,有一部份會離開原本的族群、到外頭發展屬於自己的家庭,我並不曉得大人是為了什麼提出這樣的要求,但是族長並沒有阻止他,只是沉默了很久後輕輕點頭。

「你是生於崇天之上的大天狗,這裡並不足以讓你展現抱負。」

當時的族長這麼說道,而大人點了點頭,朝著族長揖了揖後便轉身離去。

大人曾經問過我願不願意跟他一起離開天狗族,我想繼續服侍大人、卻又捨不得離開崇天高雲,大天狗大人許是看出了我的猶豫不決,只淡淡地說了句讓我好好照顧族長的話,之後便振翅離開。

從那天之後,我便再也沒見過大天狗大人了。

我最後一次收到大人的消息,是那位名作博雅的陰陽師前來拜訪崇天高雲。

多年不見,那位陰陽師子嗣早已不若當年那般稚幼,而是長成了一名十分穩重健壯的青年,唯獨額前那綹紅髮依然醒目、那對紅色眸子依舊懾人。

對方什麼話都沒有說,他的身上還殘留著一些未痊癒的傷痕,臉上的表情則是透著哀傷。

那個時候,我就猜到了對方為何而來。

族長接見了那位博雅大人,而他從懷中取出了綢布,布中包裹著斷成兩截的笛子。

我想,我們都知道那代表著什麼。

大天狗大人終究是為了成全他的理想,只是大人所堅持的大義與他人成了對立。

這並沒有對錯之分,雙方都有著自己的理由抱負,只是那麼剛好的、彼此的理想成了彼此的阻礙。

「是我辜負了大天狗。」

在離開前,博雅大人低聲對我說道,我仰起了臉,沉默地看著他。

「是我殺了他的,用我的弓、用我的箭,是我親手擰斷他的羽翼、掐斷他對理想的所有渴望。」

「……博雅大人後悔嗎?」我開口問道,而他搖了搖頭。

「就算再來一次,我也還是會阻止大天狗跟黑晴明實行陰陽逆反。」

「那就對了。」我輕輕地說,在村子入口前停下腳步,「博雅大人從小時候開始、便對事情有著絕不輕言放棄、貫徹到底的信念。」

說著說著,我輕輕地笑了。

「我想,大天狗大人大概、也是喜歡上了博雅大人這樣的性格吧。」

那個時候的博雅大人並沒有開口回應我,他只是靜靜地盯著我看了好半晌,那對赤色的眸子裡似乎回憶起許多過往的事情,是一種我無法述說的情緒。

帶著一點悲傷,更多的或許是想念。

他最後轉身離去,身影消失在崇天高雲。

後來,我便再也沒有見過博雅大人了。

直到今天。



……故事就到這裡,說完了。

嗯?你故事裡邊的陰陽師似乎有聽過?

那是自然的,畢竟源氏可是所謂的望族啊。

時間也不早了,你也快點歇息……嗯?

博雅對大天狗的情誼嗎……

……我想,博雅應當也是喜歡大天狗的吧。

正如你,不是也喜歡那個住在山上的小天狗嗎?

唉呀,這是不能說的嗎?

呵呵……時間也晚了,早點睡吧,你明日不是還要去找那山上的小天狗學怎麼吹笛子嗎?

快點睡吧。

晚安了,源家的小公子。

Yinshihi

小白狗说的话关我小白什么事

仿佛在画什么邪教,摁住了想搞事的心

P1、P2捏脸手势有参考

小白狗说的话关我小白什么事

仿佛在画什么邪教,摁住了想搞事的心

P1、P2捏脸手势有参考

🕊️见鹤🌿

给亲友画的不知火
画到一半手机没电
有一半是凭印象画的

给亲友画的不知火
画到一半手机没电
有一半是凭印象画的

イ相星提灯

寮日常53 191214

众所周知,般若,是一个极度渴望别人陪他玩的妖怪。

不陪?可以,杀掉你哦。


“来嘛来嘛,陪我玩~”

虽然本身实力大大强于般若,但少羽还是答应了。

“好啊。”

般若一下子露出惊喜的表情。

“真的吗真的吗,少羽没有骗我吧?”

般若对于欺骗相当敏感。

“没有。”

“那我们去逛逛冬日祭吧~之前我都是自己一个妖去的呢~”

般若看到边上有经过的雪童子,便也邀请了他。

“好。”

雪童子一口答应。

般若笑了,笑的没有欺骗性。

苹果糖、套圈、烟火,还有各种小游戏,构成了雪童子、小天狗和般若的一天。


一天相处下来,小天狗发现,般若,其实也是一个本性不坏的妖怪。

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雪童子。

“……”

“大概没有那个妖天生就是恶的吧。”

众所周知,般若,是一个极度渴望别人陪他玩的妖怪。

不陪?可以,杀掉你哦。


“来嘛来嘛,陪我玩~”

虽然本身实力大大强于般若,但少羽还是答应了。

“好啊。”

般若一下子露出惊喜的表情。

“真的吗真的吗,少羽没有骗我吧?”

般若对于欺骗相当敏感。

“没有。”

“那我们去逛逛冬日祭吧~之前我都是自己一个妖去的呢~”

般若看到边上有经过的雪童子,便也邀请了他。

“好。”

雪童子一口答应。

般若笑了,笑的没有欺骗性。

苹果糖、套圈、烟火,还有各种小游戏,构成了雪童子、小天狗和般若的一天。


一天相处下来,小天狗发现,般若,其实也是一个本性不坏的妖怪。

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雪童子。

“……”

“大概没有那个妖天生就是恶的吧。”


亚灵ko
不会玩牌 狗天大你怎么回事

不会玩牌 

狗天大你怎么回事

不会玩牌 

狗天大你怎么回事

Eldorado
不知道长图是否会被缩 一个赛博...

不知道长图是否会被缩

一个赛博朋克AU脑洞,博晴、晴博未定

按照剧情进度至少明年才会轮到这篇,但灵感的到来不受控制……于是和官人(算是这个系列的共同创作者)稍微讨论了一下

PS:刀锋行者在写了,岳良岳的死亡搁浅AU在写了,然而DDL好多,感觉身体被榨干

不知道长图是否会被缩

一个赛博朋克AU脑洞,博晴、晴博未定

按照剧情进度至少明年才会轮到这篇,但灵感的到来不受控制……于是和官人(算是这个系列的共同创作者)稍微讨论了一下

PS:刀锋行者在写了,岳良岳的死亡搁浅AU在写了,然而DDL好多,感觉身体被榨干

Gasoline

【酒茨】关系·上

ooc!!


其实就是一个吃醋加吃醋的两个蠢蛋告白的庸俗故事



1.


天在下一场雨。



茨木盘腿坐在寮中的廊下,愣愣地盯着连绵的雨丝出神。雨让夏末的夜晚变得湿漉漉的,凉气沁人心脾,连带着草木与花的气息,温柔地包裹着他,让那一头毛躁的长发仿佛也柔顺下来。一股黑焰在他指尖上跳动,茨木伸出手去,伸入无边的雨中。黑焰没有温度,也不会被水浇灭,倒是周身的气流引得雨丝围绕它旋转起来。闪着银光的水在深蓝色的夜里,与紫黑的火共舞,形成一副美丽又诡异的画面,茨木看了一会儿,轻哼一声,咧开一个微小的笑,好像发觉颇有意思一样。



正值阴阳师工作的高峰期,逢魔道馆

ooc!!


其实就是一个吃醋加吃醋的两个蠢蛋告白的庸俗故事






1.


天在下一场雨。




茨木盘腿坐在寮中的廊下,愣愣地盯着连绵的雨丝出神。雨让夏末的夜晚变得湿漉漉的,凉气沁人心脾,连带着草木与花的气息,温柔地包裹着他,让那一头毛躁的长发仿佛也柔顺下来。一股黑焰在他指尖上跳动,茨木伸出手去,伸入无边的雨中。黑焰没有温度,也不会被水浇灭,倒是周身的气流引得雨丝围绕它旋转起来。闪着银光的水在深蓝色的夜里,与紫黑的火共舞,形成一副美丽又诡异的画面,茨木看了一会儿,轻哼一声,咧开一个微小的笑,好像发觉颇有意思一样。




正值阴阳师工作的高峰期,逢魔道馆和阴界之门一个不落,因此寮里式神少了许多,显得冷冷清清。本来茨木也是没空赏雨发呆的,但自从他把茨林童子带大之后,也能抽空得闲,有时候自愿脱掉身上的御魂,然后摊在寮里享受生活。




现下他却一反常态,童女为他端来的和果子,连同阴阳师给的一壶好酒,都被静静放在一旁。不过酒吞这时候不在,他倒也没有把酒言欢的意思。只是茨木周身的气场过于消沉,衬得他只穿里衣的背影更加削瘦而孤独。湿冷的空气腾起一片模糊的雾,黑焰的火光才驱散了一些,茨木的手被淋湿,滴滴答答挂了一串水珠,有些顺着皮肤滑来,浸湿了里衣,麻布料疲倦地贴在茨木身上。




茨木望向黑焰照亮的一片天,肩膀塌下来,叹一口气,好像在惋惜自己像雾一样捉摸不清的日后。




酒吞童子……茨木双目出神,喃喃念道。一滴雨不偏不倚,落在黑焰中央。茨木抬起头,啪的一声,火灭了。






2.


“茨木童子。”有人静悄悄地飘到他的身边,萤火化的蝴蝶代替了黑焰,照亮越来越黑的雨夜。


“在发什么呆呢?”青行灯只要看一眼自家弟弟的背影,就知道他不正常。他不正常的确是不正常,在她眼里茨木鲜少有烦心事,总一副大咧咧的性格跟在酒吞后面。酒吞笑他就笑,酒吞喝酒他就喝酒,酒吞生气他也生气——尽管有时候是对茨木生气。他一切跟着酒吞走,倒好像很少有自己的情绪了。




一切事茨木都不放在眼里,除了酒吞的事。但就是之前红叶的事情都没能让茨木如此消沉。




茨木偏了偏头,然后转过头来。他直起后背,抬起下巴,又装作是一名骄傲的威风凛凛的大妖,不屑道:




“我没有发呆。”




“别骗我了。”青行灯翻个白眼,修长的手指指廊外,茨木童子那倔强的性子她又不是不知道,“老天都被你的消沉感染了。”




茨木闭紧嘴巴,不说话。青行灯若有所思地瞥他一眼,低头抚弄着自己新涂的青蓝色指甲。




“怨晴明不带你去逢魔?”




茨木摇摇头。




“怨源博雅只带茨林去道馆?”




茨木摇摇头,厚重的白毛糊了半脸。




青行灯挑眉,笑得不能再轻,道:“怨酒吞——”




“不是!和挚——和他没有关系。”




茨木的双眸警觉地聚焦成两点金光,颇为粗鲁地打断青行灯的话语。他这一下太过反常,也太过突然,落在他头发上的蝴蝶四散纷飞,扑簌簌地钻进了青灯。




兴许茨木自己也意识到了失态,他带有一丝慌乱的看向青行灯早知如此的眼神,低下头,摸了摸自己的鼻尖,闷闷道:




“不是和他,你别问了。”




“你连挚友的不叫了,还说不是和他有关?”




“那是因——啧,我和你说这些有何意义。”




青行灯见这单纯大妖又一副高傲的表情,低笑一声,捏着嗓子变几个调子,故作伤心道:




“哎呀呀……亏得我还是你姐姐呢,以前的时候,你什么事不是跟我说……”




茨木本来正皱眉不爽,听完青行灯的话脸上却松懈下来。




以前吗?




茨木又回到看雨时的一脸茫然。青行灯见他的背又塌下去,连忙收起玩味的表情:




“跟我说,你到底怎么了?”




半晌,茨木的喉结不安地上下动了动,从沉默中拔出来 。




“是挚友。”






3.


“所以……这就是原因?”




雨渐渐停了,天色呈现出水洗过的蓝黑。青行灯捻了个果子放在嘴里,含糊不清地说。




“嗯。就是这样。”




“你觉得自己不再是酒吞唯一的挚友了?”




“是…也不全是,挚友和谁交朋友我都管不着。但是,”茨木的爪子偷偷攥紧了衣服边,声音低沉:“我看到酒吞和别人说笑,我并不觉得舒服。”




“怎么个不舒服?”




茨木顿了顿,眼前浮现出前几日。酒吞逢魔归来,大概是发挥超常的缘故,看起来兴致极佳,眼眉中带着恣意的笑。他站在樱树下,花瓣纷飞,映着东升的月光,回头向茨木的方向一瞥,像源博雅的箭一样,裹挟着轰鸣射向他。茨木呼吸一滞,心脏砰砰毛躁起来。




而他看见酒吞左臂架在鬼切肩膀上,右肩头上坐着山兔,手里还牵着日和坊时,茨木心里顿时升腾起一股尖锐的酸涩,毫无阻拦地上升,好像他一张口就能吐出一股酸水一样。




“你喜欢他?”青行灯静静听完,问茨木,而其实她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茨木皱一下眉头:“不是,我和挚友的友情是不会有这类庸俗的感情染指的。”




“但你吃醋了。”




“不。挚友广交朋友是好事,这说明挚友高朋满座,正是百鬼之王的风范!”




“······”




“总之,我和挚友的友情,尔等是不会理解的。”




青行灯托住下巴看他,茨木不大自在地转过头,却远远看见一行人兴高采烈向寮走来。鬼族视力极佳,茨木的目光一下子便锁定在为首的酒吞身上,他一如既往跳起来往寮外跑,刚迈出两步却又迟疑地停下。青行灯在他背后沉默地看着,自家弟弟在乍一看到酒吞时全身所散发出的光顷刻消失,脚爪子踌躇地在颇有泥泞的地上划拉着,最后还是面无表情的转过身来。




“我困了,去睡觉了。”




青行灯微微一笑表示听到,目送茨木在木廊上留下一串串脚印离开。回家人的声音越来越近,她向茨木消失的转角投过顾虑的一瞥,倚在青灯上,漂浮着过去迎接兴高采烈的各位。




······也不知道花了茨木多大努力来管理表情。






4.


酒吞最近有些烦躁。




也不是别的,他发觉茨木不大对劲。




说老实话,酒吞很不希望自己过度在意茨木,或者是他和茨木的关系。只要想到这些,他就无端的烦躁,更何况最近茨木似乎单方面宣布了和他关系的冷淡。




就比如刚才,他逢魔回来,通常情况茨木都会跑到寮门口迎接,帮他接过酒葫芦或者坐在他肩头的山兔什么的。但如今却大不一样,他明明已经看见茨木向这边跑来的身影,却谁想到只一个分神,再抬头看时便只能看见一个单薄离去的背影,毫不留情地消失在视野里。




这是怎么?酒吞闷闷地提了提葫芦。这也不是一次两次——可能是三次四次,但对于一切已经习以为常的酒吞来说,这着实反常的很。




“酒吞,今晚喝酒!”源博雅哈哈大笑着过来搭上他的肩,看起来兴致极佳,把一向珍视的弓箭甩来甩去,还得靠神乐默默过来拉住他。




酒吞点点头算是答应,心头却越发不满。茨木也已好几天没和他喝过酒了,通常都是酒吞一打开酒葫芦的封盖,茨木便闻风而动带着酒盏奔过来,之后二人把酒言欢,(茨木)无话不说。这些天,一开始酒吞还耐着性子等他,却也总不见来。也不是拉下脸去找过,可是茨木不是以要去洗澡,就是以要专心修炼的借口拒绝。




修炼??真他妈有意思,他还用修炼??




借口拙劣,酒吞也不是看不出来。谁还没有别人一起喝酒了?也不知道茨木在发什么疯。于是酒吞听到这些话,基本点点头就走,源博雅大天狗之流也是能说得上话的朋友,酒吞找他们不比这里贴冷屁股强?




但是。




酒吞悄悄叹一口气,和他们喝酒不比和茨木,总觉得酒没有那样香,月亮没有那样好看。






5.


酒吞醉了。




很罕见,因为他一般不会让自己醉的。




今夜大家兴致格外高似的,连晴明也加入到他们,甚至还给神乐递了一小杯。但酒吞也不知道怎么,不说话,一开始便一杯一杯的闷头喝,印象中源博雅颇为担心地看过他几眼。喝到后来心中便升起了一种假模假样的兴奋,脸上好像总有一种不明所以的微笑,傻了吧唧的也不知道在笑什么。日后源博雅他们再提起时,一副如释重负的神情,让酒吞感到非常奇怪,好像那时候他们被吓到了一样。




阴阳师的酒味道寡淡如水,后劲倒大,不一会他便觉得浑身发热,脸颊也烫。酒吞撑着从地上起来,跌跌撞撞绕过人群,跨到门口去吹风。那颗永不凋谢的樱树被雨后的晚风吹离了漫天粉雪,一只没来得及被收走的酒盏孤零零地落在树下。酒吞扶着门框,出神地盯着那个小小的碗,他静止在他的世界里,谁也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也许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在想谁呢?




酒吞用力眨了眨眼,突然扯了扯嘴角拔腿向外走去。他穿过许多的花,停在地上的酒盏前,捡起来。一株金黄的雏菊生长在一旁,酒吞蹲下来用指甲触碰了它细微而明艳的花瓣,又抬头在树杈间看见满天闪烁的繁星,很熟悉。




他大概知道自己在想谁了。






6.


茨木早早熄了灯,盘腿坐在床上,闭目养神。隔了几间房的欢声笑语无可避免地传入到他的耳朵里,其间好像夹杂着酒气。他一直在放置隔音结界与否间摇摆不定,他还想听听那些热闹的声音,但那些热闹的声音却总能让他想起烦心事。




如此迟疑,这都不像他了。茨木颇为不满地想。




也不知几时了,酒吞豪爽的笑声渐渐传来,隔着那么多墙,排除一切万难似的专门扎到他心里来。茨木心烦意乱,往空中挥挥手,仿佛在驱赶那些看不见的声音,或者是他自己乱七八糟的想法。




感受到黑焰的力量始终无法凝聚,茨木恼火地啧了一声,干脆收起那股带有诡异的美感的火焰,揉成了一团茨球丢在枕头边上。他刚要抖开被子时,耳尖一动,敏锐的感知力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正在逼近。




一瞬间,紧张、心虚与疑惑砸向了他,他的挚友一向心思缜密又强大,常常能从他的妖力中感受出他的情绪。即使是喝醉的挚友······茨木虽然不大情愿,但也希望此时的酒吞感受不到他气息中的颤抖。




门外脚步声越来越近,直至在茨木的门前停下。茨木保持着一个别扭的跪坐的姿势,手里还拎着被单,屏住呼吸,一动也不敢动。




不要进来,不要进来,不要进······




“茨木童子。”




哦···糟了。




Tbc



三秋浮岚
罗 生 门 之 鬼绝美女子

罗 生 门 之 鬼
绝美女子

罗 生 门 之 鬼
绝美女子

一个君瑞.

嘴不好看就戴了个口罩  勉强算个试妆吧   辫子扎不起来不知道为什么_(:з」∠)_

嘴不好看就戴了个口罩  勉强算个试妆吧   辫子扎不起来不知道为什么_(:з」∠)_

七生杀

我呃5个票子出来了sp御馔津,总共就11个票子,我的天,我大半夜笑出了声!!!爱了爱了

我呃5个票子出来了sp御馔津,总共就11个票子,我的天,我大半夜笑出了声!!!爱了爱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