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阿不思邓布利多

46590浏览    3705参与
Erised.q⃒⃘⃤(摆烂限定)

GGAD 救赎【24】

24

“如果让阿不思恢复魔力以抵抗药性,倒是可以救了他的命。”

“但是没有了魔力的压制我根本没有办法控制他,他总是会想方设法与保守派那群人取得联系。”

“为了你……只能这么做。”

“抱歉。”

老魔杖被握在在手里,格林德沃站在床前,似乎在下很大的决心。杖尖微微抬起,却又垂下。

“如果他知道我这么做,他会恨我吗?”

魔杖猛地被抬起,杖尖直指邓布利多的额头,格林德沃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始终没有念出那个咒语。

“抱歉。”

火花从杖尖喷出,一道银白色的光芒击中了邓布利多的额头,格林德沃闭上眼,投身于邓布利多的记忆中。

“一忘皆空。”

邓布利多蜷缩在牢房角落里。

“一忘皆空。”

决......

24

“如果让阿不思恢复魔力以抵抗药性,倒是可以救了他的命。”

“但是没有了魔力的压制我根本没有办法控制他,他总是会想方设法与保守派那群人取得联系。”

“为了你……只能这么做。”

“抱歉。”

老魔杖被握在在手里,格林德沃站在床前,似乎在下很大的决心。杖尖微微抬起,却又垂下。

“如果他知道我这么做,他会恨我吗?”

魔杖猛地被抬起,杖尖直指邓布利多的额头,格林德沃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始终没有念出那个咒语。

“抱歉。”

火花从杖尖喷出,一道银白色的光芒击中了邓布利多的额头,格林德沃闭上眼,投身于邓布利多的记忆中。

“一忘皆空。”

邓布利多蜷缩在牢房角落里。

“一忘皆空。”

决斗场上两人杖尖相对,邓布利多的手颤抖着。

“一忘皆空。”

血盟破碎,邓布利多的眼里闪过一丝的迷茫。

“一忘皆空。”

咖啡馆内,邓布利多的眼睛里映出自己的影子。

“一忘皆空。”

厄里斯魔镜内,少年相互对视,邓布利多的手无力地贴在镜面上。

“一忘皆空。”

邓布利多对魔法部官员说:“我们曾亲如兄弟。”

“一忘皆空。”

葬礼后,邓布利多亲手在他们最喜欢的树下烧掉他的痕迹。

“一忘皆空。”

夏夜,金发少年仓皇离开的影子映在泪眼朦胧看不真切的蓝眼睛里。

魔杖抖了一下,异瞳猛地睁开。魔杖从手中滑落,格林德沃望着床榻上的邓布利多。

解药被喂下,不出意外邓布利多在一个小时内就能醒来。格林德沃倒在了一张椅子上,看着刚刚被消除的思想在卧室里慢慢烟消云散。

他突然觉得很慌张,无来由的慌张,泪水似乎都要流出眼眶,他眨眨眼。

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马上要苏醒的邓布利多。

或者说,那个人,还是邓布利多吗?

#

一声低低的呻吟将他拉回了现实,邓布利多睁开了眼睛,那双清澈的饱含深意的蓝色眼睛似乎变得空洞迷茫。

“你是谁?”



这个文真的写的越来越离谱了我去救救我

你们想看邓布利多也忘了格林德沃的嘛

Handsome HLS

GGAD"Thirty-Five Owls" (双语版)4

November 12th, 1951


Gellert,

盖勒特,


It was Aberforth. He blamed me for Ariana's death. I could not bring myself to set the bone.

是阿不福思。他为安娜的死责怪我。是我自己不想把骨头正确归位。


I do not question ...

November 12th, 1951


Gellert,

盖勒特,


It was Aberforth. He blamed me for Ariana's death. I could not bring myself to set the bone.

是阿不福思。他为安娜的死责怪我。是我自己不想把骨头正确归位。


I do not question either your memory or your sanity. We touched, yes; I do not deny it to you, though I keep it a secret from most. We were boys drunk on summer, and I was a fool, playing with power I did not comprehend. What else can I say, Gellert?

我不想对你的记忆和理智发表任何看法。我们曾经亲密过,是的;我不会对你否认这一点,虽然我在大多数人面前一直将这件事保密。我们曾是夏日里迷醉的少年,我那时是个傻瓜,玩弄着自己无法理解的力量。除此之外,我还能说什么呢,盖勒特?


I enclose another book I've been enjoying, with hopes that it will not remind you overmuch of what you've lost.

我随信附上了另一本你可能感兴趣的书,希望它不会让你想起你所失去的东西。


With apologies,

深深的歉意,


[enclosure: The Waves, Virginia Woolf]

[附:海浪, 弗吉尼亚·伍尔夫著 ]

紅江結

[hp]霍格沃茨守护神⑺

*穿越梗

*主角为霍格沃茨守护神

*改变、避免的悲剧,以及谈个恋爱

———————————————————————


7.泥巴种一词


「什么麻瓜?那你不就是泥巴种」凯希①笑说,「凯希·罗尔」阿不思听到凯希的话,有一瞬间想冲出去揍他,但是左肩却被那个男人按住,手掌心传来的温度像说告诉他“没事,能解决”,他压下冲动,静待其观


瞥见男孩没那么冲动了,视线再次回到眼前两人,罗尔家族,28纯血之一,但排名尾端,「怎么,说不出话了」凯希还在不知天高地厚说,「没有,只是很久没听到泥巴种这词」我笑说,其他三人感到惊愕,「孩子,你会对你说出的话,付出代价的」我无视惊愕眼神继续...

*穿越梗

*主角为霍格沃茨守护神

*改变、避免的悲剧,以及谈个恋爱

———————————————————————


7.泥巴种一词


「什么麻瓜?那你不就是泥巴种」凯希①笑说,「凯希·罗尔」阿不思听到凯希的话,有一瞬间想冲出去揍他,但是左肩却被那个男人按住,手掌心传来的温度像说告诉他“没事,能解决”,他压下冲动,静待其观


瞥见男孩没那么冲动了,视线再次回到眼前两人,罗尔家族,28纯血之一,但排名尾端,「怎么,说不出话了」凯希还在不知天高地厚说,「没有,只是很久没听到泥巴种这词」我笑说,其他三人感到惊愕,「孩子,你会对你说出的话,付出代价的」我无视惊愕眼神继续说,抽出魔杖指着两人,“四分五裂”见我抽出魔杖,凯希身后的男子甩道咒语,将我的魔杖打飞,「哈!干得好布拉」凯希没看到布拉、阿不思错愕的表情,自顾自的说,「看到没,你的魔杖没了,不管泥巴种大人还是混血小孩,在这里你们什么都不是」凯希狂妄的说


「嗐,没救了」阿不思听到男子小声说,只见男人手一挥,凯希两人无法动弹,「你这个泥巴种,做了什么」顿时凯希慌张起来,「虽说你出生纯血家族,但好像不懂礼貌呢」我朝魔杖掉落地方走去捡起,「布拉,他的魔杖,不是被你四分五裂了吗,怎么还完整的」凯希开始感到慌张,「我无声无杖咒用的还不错,混淆咒和硬化咒」我笑说,「你…你想干嘛」凯希带着哭声说,「没干什么,我一个大人不会找小孩麻烦的」无法动弹的布拉脸涨红,这是变向说他,「我会去找你的父母谈,现在离开吧,还有记住不要在说泥巴种一词」我指挥魔杖念着咒语,用風将眼前两人托起来,「对了,布拉是吧,回去告诉你主子,平等魔法会来找他,就这样说」听到这句话布拉发青的脸色,但来不及说什么风便将两人带离,在家办公的罗尔家主,完全不知自己的儿子,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


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大脑疯狂消化目前的事,自己被凯希侮辱,神秘男子出现,还帮自己,但令他纠结的是最后一句话,“平等魔法会来找他”,在知道的咒语里没有平等魔法「好了孩子,我…」我看着远去的两人,转身见到那个孩子样貌时愣住了,「怎么了…啊?」阿不思听见那个男子断掉的声音,抬起头瞬间也愣住了


赤褐发色/淡橙发色,蓝色瞳孔/紫兰瞳孔,是你,对视的两人大为震惊,顿时强大的晕眩感来袭,年纪小的阿不思很快就晕了过去,而康拉德勉强撑着,他再次指挥魔杖,让附近的树长出许多细枝,将两人完全隐秘在树梢间,见不会暴露两人,康拉德才放松神经晕了过去



凯希①:有爱慕虚荣之意

———————————————————————

老實說,這篇本來昨天要發的,結果嘿嘿忘記,各位给个爱心❤️或赞👍,评论也行

蕾维斯.Rysc
  笑死了哈哈,玩了一下这个续...

  笑死了哈哈,玩了一下这个续写,随便打了一段字,然后蹦出了这个东西,话说哈利什么时候用了变性药水啊?

  笑死了哈哈,玩了一下这个续写,随便打了一段字,然后蹦出了这个东西,话说哈利什么时候用了变性药水啊?

蕾维斯.Rysc

【GGAD】月隐之下

我又来肝无聊的小短篇了,别人有别人的满腹经纶,我又我的满纸ooc!不喜勿喷!!!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天色渐晚,银蓝色的月亮渐渐升起,柔和的月光撒遍了大地,毫无吝啬,就连那偏僻的纽蒙迦德也分享到了月光,这世界上还有谁会像月亮这么无私的人呢? 破旧的监狱里,格林德沃蜷在角落里静静的望着外面,距离那次大战,以经快10年了吧…他还记得他了吗?格林德沃回想起了过去的所有事,眼里出现了点点晶莹,在这呆了这么久了,格林德沃早就放下一切了。 一团人影从监狱外面闪过,红褐色色的长发大部分都退成了白色 露出了一角在风中飘荡。“阿不思,你真的来了啊。”格林德沃淡淡的笑了笑,以一种及......

我又来肝无聊的小短篇了,别人有别人的满腹经纶,我又我的满纸ooc!不喜勿喷!!!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天色渐晚,银蓝色的月亮渐渐升起,柔和的月光撒遍了大地,毫无吝啬,就连那偏僻的纽蒙迦德也分享到了月光,这世界上还有谁会像月亮这么无私的人呢? 破旧的监狱里,格林德沃蜷在角落里静静的望着外面,距离那次大战,以经快10年了吧…他还记得他了吗?格林德沃回想起了过去的所有事,眼里出现了点点晶莹,在这呆了这么久了,格林德沃早就放下一切了。 一团人影从监狱外面闪过,红褐色色的长发大部分都退成了白色 露出了一角在风中飘荡。“阿不思,你真的来了啊。”格林德沃淡淡的笑了笑,以一种及其平静的语气说到。“我还以为我预言错了,你应该不会记得我了。”格林德沃抬起来了头,那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悲观了,这可不像是你盖勒特。”邓布利多眨了眨那双湛蓝的眼眸,也靠着墙壁坐了下来。格林德沃对着格林德沃笑了笑,当做回应。“我想…我应该可以救你出来。”邓布利多犹豫了一下,说到。“不了,这根本关不住我,就算他们压迫着我大部分的能力。在这呆着,也挺好…”格林德沃的声音越来越小,或许是掩盖声音里带有的哽咽。邓布利多低垂下了眼帘。没有回答。“你过的还好吗?”邓布利多小声的问,他当然清楚格林德沃这10年来的生活有多么不好,一切不过是邓布利多为了找话题的明知故问罢了。“很好。”格林德沃借着月光,望着曾经的恋人或敌人的侧脸,淡淡的说

“我们彼此或许忘却了什么。”邓布利多转头望向天边那轮月亮说。“当然,因为我们都不再年少。”一滴泪流淌到了格林德沃微微扬起的嘴角边,那也许是对过去美好的回念。

月亮渐渐隐退在云后,暗淡的月光照耀着高塔上的两个人,回望过去,一切又回到那年盛夏。

木槿

【hp乙女】【性转哈莉】22. 兔死狐悲

食用指南:

  1.  hp乙女连载长文,cp有 德拉科,塞德里克,双子,日记汤姆(有鼻子),斯内普(也许亲情),小天狼星(也许亲情),罗塔(原创角色),蛇祖斯莱特林,西奥多,或许日后还会增加。

  2. 作者为高中生,文荒后的自创产物,不是考据党,欢迎理性讨论剧情角色。不坑,周末或节假日等更新,篇数不定,有事会提前请假。

  3. 拒绝抄袭。目前只在老福特发文。

  4. 会在原著加电影的基础上对人物形象进行简单加工,为剧情和恋爱服务,不喜设定勿...

食用指南:

  1.  hp乙女连载长文,cp有 德拉科,塞德里克,双子,日记汤姆(有鼻子),斯内普(也许亲情),小天狼星(也许亲情),罗塔(原创角色),蛇祖斯莱特林,西奥多,或许日后还会增加。

  2. 作者为高中生,文荒后的自创产物,不是考据党,欢迎理性讨论剧情角色。不坑,周末或节假日等更新,篇数不定,有事会提前请假。

  3. 拒绝抄袭。目前只在老福特发文。

  4. 会在原著加电影的基础上对人物形象进行简单加工,为剧情和恋爱服务,不喜设定勿喷 。

  5. 这是本人的另一合集,喜欢GGAD的看过来。https://www.lofter.com/front/blog/collection/share?collectionId=16184684 





22.兔死狐悲


再次睁开眼睛,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伏地魔的威力是巨大的,直到在软绵绵的床上醒来,洛白的脑门还有些不适,像是裹了棉布的锤子一下一下敲在娇嫩的皮肉上,有种断断续续的胀痛。


“哈莉,你醒啦。”


邓布利多笑眯眯的脸出现在视野里。


“校长,魔法石……”


“不用担心,奇洛没有拿到魔法石,你保护住了它。”


洛白这才彻底放下心来。她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已经被山一样的零食堆包围了。


“都是你的朋友和崇拜者送给你的礼物。”邓布利多笑吟吟地说。


“你和奇洛教授在地牢里发生的一切,是一个完完全全的秘密,而秘密总是不胫而走的,所以,全校师生自然是全都知道了。据我所知,你休息的这一天里还有很多可爱的小男生来找过你,可惜被庞弗雷夫人赶跑了。”


说着,老人俏皮地冲洛白眨了眨眼,少年人的活力攀上了那张年迈的脸。


洛白有些脸红。


“大概是我的朋友比较担心我的状况,邓布利多校长。”


“当然,少年人的友谊总是最甜蜜的。介意我挑一块比比多味豆吗?”


“当然不,您随意拿。”


于是,老人毫不客气地挑了两颗放入嘴里,过了几秒,他的表情一下子五彩缤纷了。


“鼻屎味和臭蟑螂味,我的运气一向不怎么样。不过很多年没吃过了,也算是别样的体验。”


“邓布利多校长,那魔法石最后怎么处理的?还有,奇洛为什么碰到我以后会……”


洛白合格地扮演一个疑惑的救世主角色。这个老人过于聪慧,和他待在一起的每一分钟都是理智和心跳的博弈。


一如原著,邓布利多详细回答了这两个问题。


“我很高兴哈莉,你始终对斯内普教授在这件事里的角色持保留意见,并没有人云亦云,随意下定结论。”


老人又拆了一包巧克力蛙,明明是语重心长的教育,语气却是说不出的跳脱,像个同龄的老小孩,在八卦间不经意谈起了这个话头。


“嗯……只是我觉得斯内普教授对我挺好的而已。但在这一点上罗恩和赫敏没什么实感,而且他们也是担心我……”


“放心,我不会误会的,他们俩都是难得的好孩子。啊,对了,庞弗雷夫人,你让他们三个待一会儿吧,十分钟左右应该问题不大吧?”


“校长,校医室的规矩是……”


“行行行,五分钟总可以吧?”老人的声音温柔极了。


“那……你们俩进来吧,看在邓布利多校长的面上。”


“哈莉——”


庞弗雷夫人话音刚落,赫敏和罗恩就冲了过来,三个孩子瞬间抱成了一团。


洛白头偏了偏,冲走道门口的老人做了“谢谢”的嘴型。他笑眯眯地点点头,消失在了转角。


“你说,邓布利多是不是有意要你这么做的?”罗恩直切主题。


“什么?”洛白假装不解。


“把你父亲的隐形衣送给你,引导你去做那件事。奇洛的事情在学校里全传开了,我从赫奇帕奇那里听了好几个对真相的分析,其中有一版就是邓布利多其实才是大Boss,无论是你还是奇洛,都是被他掌控的棋子。说得有理有据,我觉得很有可能。”


“这种说法是不是过于阴谋化校长了?”


赫敏觉得有些不妥,但她也听过那个赫奇帕奇姑娘的一通分析,暂时找不出可以反驳的点。


“事实上,我认为这是校长给我们的一次历练。”洛白沉声说。


“什么历练?”远远走过来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乔治,弗雷德?庞弗雷夫人怎么让你们进来的?”


“只是用了一点小技巧,对我们来说不足挂齿。”弗雷德回答。


他又走近了,带着一反常态的温柔,抬起了哈莉的脑袋,细细抚摸那道伤疤。


“抱歉,我还是来晚了。如果我跟着乔治一起去,或者只等十分钟,也许你就不用亲自面对那个人了。”


离得这么近,洛白看清了男孩眼光下琥珀色的眼眸,额头细密的触感抚平了余留的疼痛和麻木,她觉得自己像个小宠物,被无微不至地爱护着。


阳光暖暖地洒下来,她闻到了柠檬香皂的味道,很淡,仿佛一次呼吸就能带走。


她好像知道区分韦斯莱双胞胎的真正秘诀了


“说得像你以前区分不了一样。”罗塔酸溜溜的语气在脑中响起。


“那是猜测,依靠我坚实的心理学理论知识,现在是确定,不会有意外啦。”


一阵打岔的功夫里,弗雷德就被乔治连拖带拽地拉远了。


“你刚刚说什么‘历练’?”乔治瞪了眼自家蠢蠢欲动的兄弟,继续问。


“邓布利多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他似乎对这里发生的事情多多少少都知道一些,十分清楚我们打算做什么。一直以来,他都没有阻止我们,反而推波助澜,让我们抵达了最终的目的地。所以,我猜想他是想将这次体验当做一个历练,让我们从中学会一些课本以外的东西。”


 “是啊,这就是邓布利多不同凡响的地方。”


罗恩赞同地说,他显然觉得自己就是个平民中的骑士,从这次经历中获得了至高无上的荣耀,而邓布利多就是那个给予他配剑的国王。


“听着哈莉,你明天一定要来参加年终宴会。各学院的分数都算出来了,只可惜斯莱特林得了第一名。你错过了最后一场魁地奇比赛,没有你,我们被拉文克劳队打得落花流水。不过宴会上的东西还是挺好吃的。”


“但无论如何也不应该让你单独面对神秘人!你可能会死——”乔治找准机会插了话。


“行了,乔治。小哈莉这不是平安回来了吗,不要再说这些了。啊,对了,这是我们最新研发的糖果,吃一颗就可以快乐一整天哦,要不要试试?”


弗雷德拍了拍难得愤怒的乔治,笑眯眯地递过来一颗糖果。


洛白收下了。


“乔治和弗雷德!你们耍了我!现在,所有人都给我出去,哈莉需要休息!”


庞弗雷夫人忽然闯了进来,硬生生驱跑了死活赖着不走的四人。


世界安宁了,洛白总算踏踏实实地睡了一觉。




晚宴开始了。


洛白作为年度大事件的领头人物,一进入礼堂就收获了所有人的目光。


她仿佛一只从动物园偷溜出来的猴子,即便光明正大地走在街道上,也依旧觉得四周都是牢笼。


洛白立刻加快了脚步,坐在了赫敏和罗恩中间,眼观鼻鼻观心,宛如老僧入定,远离红尘。


“又是一年过去了!”


坐在教师席正中心的邓布利多兴高采烈地说,礼堂一下子鸦雀无声了,洛白感到针一样的视线瞬间从身上移走。


“这是非常精彩的一年,相信在座的每一位的小脑瓜里又塞下了一些新的、有趣的知识和经历,而前面还有一整个暑假等着你们,届时你们就可以充分地将那些零碎的营养完美吸收。”


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笑呵呵的老人。


“不过在你们正式享用霍格沃茨丰盛的餐点之前,我想还是应该先进行学院的颁奖仪式比较好。”


洛白看到这话刚说完,几乎所有的斯莱特林都挺起了胸脯,一排绿色的领带领花“唰”得露了出来。


“本学期各学院的得分情况如下:第四名,格兰芬多,三百四十二分;第三名,赫奇帕奇,三百五十二分;拉文克劳四百二十六分,斯莱特林五百零一十二分。”


斯莱特林桌上爆发出一阵如雷的欢呼,好像压抑了几千年的幸福总算找到了出口,大的小的孩子都抱在一团,互相拍着肩背,最纯粹的快意在一张张笑得开花的脸上迸发。


洛白注意到德拉科正拼命地用高脚杯敲击桌面,每一根头发丝里都透着灿烂的光芒。


一年级里只有西奥多·诺特还能维持表面的镇静,尽管飞升的嘴角依旧出卖了他。


“马尔福的笑容真是碍眼。”罗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斯莱特林们本学期的表现是真的十分优秀。不过,我认为近期发生的几件大事也必须被计算在内。”


礼堂又一次安静下来了,斯莱特林们的笑容慢慢回收。


“现在,我将要分配最后几项分数。”邓布利多清了清嗓子继续说。


“第一项:罗恩·韦斯莱先生,他在一盘巫师棋中以黑子取胜,造就了霍格沃茨多年来最精彩的一场棋赛,为此,我为格兰芬多学院加上五十分。”


格兰芬多们爆发出的惊呼声似乎要把霍格沃茨的房顶掀翻了,洛白似乎看到礼堂两侧结实的玻璃窗都微微颤动了一下。


远处的珀西站了起来,大声地喊着:“他是我弟弟,我的弟弟!”


罗恩的脸也在这一派欢腾中涨得绯红,活像只熟透的大龙虾。


坐在他右手位的西莫向他敬了一杯,小男孩一下美得没了边儿,拿起果汁杯就是一顿猛灌,下巴上溅了好几道黄橙橙的汁水。


“第二项:赫敏·格兰杰小姐,她在烈火的险境中展现出无与伦比的智慧,为此,格兰芬多加五十分!”


格兰芬多的积分漏斗里一下满了一截,他们整整多了一百分!


洛白看到赫敏已经把脸埋进了臂弯,肩头不住地耸动,大概是喜极而泣了。


“第三项:哈莉·波特,她表现出了大无畏的英勇和过人的智慧,为此,我奖励格兰芬多六十分!”


所有格兰芬多都在迅速计算着得分情况,他们目不转睛地盯着邓布利多,大有摁着校长的脑袋再给学院多加一分的冲动。


只差一分他们就胜过斯莱特林了,一分!


“最后,我奖励纳威·隆巴顿,以及乔治·韦斯莱、弗雷德·韦斯莱,每人十分——他们对同伴的关心,牺牲自我的精神,有谋略的行为方式,值得我们所有人的学习!”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刚被点名的三位瞬间成了三根笔直的胡萝卜,红通通地竖着。


“这就意味着,我们要对礼堂的装饰做一点改变了。”


雷鸣般的欢呼声在礼堂回响,鲜红色替代银绿色,成为这里的主旋律。


教师席上斯内普同麦格教授碰了杯,面上是显而易见的尴尬;斯莱特林桌上安静极了,仿佛有人将他们塞进了冻湖,每个人脸部的肌肉群都失去了活力。


洛白分明感受到从斯莱特林刺过来的一道道杀人的目光,小水煮蛋先生这会儿也板起了脸。


洛白盯他看了好久,对方也打定主意似的,一次都没有往这里瞧过。


“你们这校长偏心得真是光明正大。”罗塔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洛白则罕见地没有答话。


也许对于一百多岁的老人来说,这只是一个给格兰芬多的小小奖励,或者是自己童心未泯的见证。


然而在一群十来岁的斯莱特林看来,这样的变动无疑敲碎了他们一整个学年的努力。


世上从未有绝对的公平,只是立场的较量。


《哈利·波特》的世界里,他们从出生那一刻就注定成为绿叶。命运的天秤里,他们从来压不倒格兰芬多。


像是屠宰场出生的猪崽,生存的意义就是被端上餐桌的那一刻。


而作为享用这群猪崽的人,洛白此刻忽然感到一种兔死狐悲的哀伤,一种同样被命运拎着走的难过。


明明是被偏爱的人,倒是在这里伤春悲秋起来。


“真矫情呐。”她在心里对自己说。


在周围的欢声笑语中,洛白闷头喝了一大口牛奶,躲过邓布利多投来的灿烂笑容。


晚宴很快结束了。

共欷

  “你我热烈的夏天已成为太久远的曾经”

  “阿不思,我抓不住你了”

  “你我热烈的夏天已成为太久远的曾经”

  “阿不思,我抓不住你了”

青烟渺.

冤种魔法部今天当红娘了吗

 激情ooc

 是约稿

 题文不符jpg. 

  

  

  

 summary:盖勒特动用禁术付出代价复活了某个关键人物,这样,他与爱人的命运,会不会,有更多转机


“我要求你,和格林德沃决斗”

“好”


1945年

决斗场


“别紧张,邓布利多教授,你会赢的”

纽特罕见的没有穿那件孔雀蓝的大衣,他和哥哥一起陪在邓布利多身边,忒休斯故作轻松的和邓布利多开玩笑,实际上他看起来比邓布利多紧张多了


“我会的,谢谢”

邓布利多一如既往的温和微笑让所有人都觉得宽心,毕竟那是最伟大的白魔法师,他绝对不会食言,魔法部和许多民众期待的看着他,邓布利多......

 激情ooc

 是约稿

 题文不符jpg. 

  

  

  

 summary:盖勒特动用禁术付出代价复活了某个关键人物,这样,他与爱人的命运,会不会,有更多转机



“我要求你,和格林德沃决斗”

“好”



1945年

决斗场


“别紧张,邓布利多教授,你会赢的”

纽特罕见的没有穿那件孔雀蓝的大衣,他和哥哥一起陪在邓布利多身边,忒休斯故作轻松的和邓布利多开玩笑,实际上他看起来比邓布利多紧张多了


“我会的,谢谢”

邓布利多一如既往的温和微笑让所有人都觉得宽心,毕竟那是最伟大的白魔法师,他绝对不会食言,魔法部和许多民众期待的看着他,邓布利多环视一周,扫过哪一张张期待的脸,盼望的眼,没觉得战意昂扬,拢一拢身上的大衣,突然觉得冷


怎么能这么冷呢


他没在理会魔法部哪虚伪的盼望,转过身看向姗姗来迟的,今天的另一位主角

他怎么又瘦了,邓布利多皱了眉,那头从年少时他就迷恋的金色长发被时间染上了白,于是变成了温和的白金色,与那人白皙的皮肤相得益彰,阿弗洛狄忒怜悯意气风发的少年人,眉眼之间的风流依稀可见,长发被那人用发带束成高马尾,更显活力


邓布利多耳力过人,早就听见了这边不少男巫女巫惊叹的声音,他舌尖抵着牙床,舔上了那个昨天突然到访的溃疡


挺疼的,但是抵不过想把那人绑回去,锁一辈子的欲望,邓布利多低头,蓝眼睛像是黄昏时幽暗的海,更是从未有人看到过的黏腻晦涩



“阿不思,你在听吗?”

麦格担忧的看着他,毕竟他是少数几个知道邓布利多还在念着格林德沃的人了,她担心邓布利多受伤,不只是身体

“我在听,米勒娃,不用过于担心了”

被叫到的那一瞬间邓布利多恢复了往日的语笑晏晏,看向麦格,于是错过了格林德沃看向他的复杂目光




“决斗要开始了,邓布利多”

魔法部长紧张的看着邓布利多,他想从邓布利多嘴里听见一点儿能让他安心的东西,可邓布利多径直走向决斗场,没理他



“好久不见”

格林德沃含笑看他,邓布利多没回话,不知情绪的向着格林德沃鞠了一躬

“这么着急啊,好吧”

格林德沃眼神黯淡,没在说话,也鞠了一躬


也不知道谁先发出的第一道魔咒,很快,现场烟雾弥漫,场外的人被浓雾遮住眼目,看不清场内画面,只能听见里面传来的打斗声音



打戏实在不会写了妈的——————



“嘶”

场内随着这道魔咒寂静下来,邓布利多在那道切割咒放出来的瞬间就后悔了,而在魔咒贴上盖勒特的眼睛以后,自到场以来的不安感达到了顶峰


“盖勒特!你怎么样”

邓布利多抛下魔杖奔向盖勒特,盖勒特从那道魔咒后就一直捂住眼睛背对着他,邓布利多奔向他身前,轻柔的带着他转向自己,当他看清全貌时,几乎要哭出来了


盖勒特那双明媚的眸此刻被源源不断的鲜血浸透,邓布利多急忙的为盖勒特止血,用了好几个止血咒之后终于缓缓停了下来,慢慢清理干净血迹之后邓布利多几乎要被极度的悔恨淹没了,那双曾经明媚的眸此刻被魔咒从左眼贯穿向右,鼻梁上也有切割咒的痕迹


那双曾经那样依恋自己的眸子再也见不到了


盖勒特因为失血过多脸色苍白,那道魔咒到眼上时痛的他大脑嗡鸣,他看不到邓布利多的神色,却能从他紧紧攥着自己的手上感受到一点儿他的心情


不过好在,目的达成了


他想到这儿心下放松,便再也抵不住连熬几个大夜和决斗,以及刚刚的失血过多


“盖勒特!”

邓布利多接住盖勒特突然软倒的身体,他害怕盖勒特出事儿,于是背起爱人向场外走去



“邓布利多出来了!!他赢了!!!”

场外有人看到了邓布利多向外走,他激动的声音几乎响彻了整个场馆,这一声尖叫好像费力拨烟火的导火索,由此点燃了整个场馆


魔法部长脸上是藏不住的笑意,他带人上前迎接邓布利多,身后人带着手铐与颈铐


“好了,邓布利多,现在把格林德沃交出来吧”



“魔杖飞来”

魔法部长的笑面在这句话里崩裂,邓布利多面色冷淡的说出咒语,他的无杖魔法明明用的出神入化,摆明了忽略他

“邓布利多!”

部长低声威胁

邓布利多眼眸低垂,拿到魔杖后走向了文达

“邓布利多!”

“我不会将他交给你们,现在,他该和我回家了”


邓布利多说完,便挥动魔杖幻影移形,决斗场内也突然着火,燃烧殆尽了一切“记录者”


文达漠然的看着他,转了身

“奎妮,走了”

“好哦~”

奎妮看着部长笑了笑,搂着文达的手一起幻影移形了



当盖勒特安静的伏在他背上时,他才细致的感受到他目光所至之外的东西

太瘦了


回到纽蒙迦德,邓布利多轻车熟路的叫医生,然后帮盖勒特清洗,换衣服,将他塞进被褥


做完这一切,邓布利多坐下来,看着医生忙忙碌碌的替他诊断,看着看着,他的目光又转到了盖勒特垂在被外的手上


盖勒特很白,这些年的奔波又导致了饮食作息不规律,那双手垂在外面,暗绿色被褥衬的那双手显出一种病态的苍白,手腕窄的邓布利多一只手可以握住他两只手



“叩叩”

门外传来敲门声,邓布利多示意医生继续,站起来去开了门


“盖勒特?”

清清脆脆的女孩子声音僵化了邓布利多一切感官,他颤抖着手看向眼前人

“阿利安娜…”

少女笑眯眯的看向哥哥

“是我哦——”


邓布利多关上门,几乎是扑到了阿利安娜的面前

“安娜…对不起…我没…没保护好你”

邓布利多环抱着女孩温热的躯体,那曾经在他怀里流失活力的心脏此刻正在他怀里勃勃跳动着


她还活着

他还活着


“是…”

“是哦”

少女好似知道他要问什么,笑眯眯的回答了他,闻言,邓布利多想回去看看,可当他站起身时,却又怯了


“他的眼睛…”

正巧医生推门出来,邓布利多连忙迎上去

“他…”

“格林德沃先生的眼睛貌似并不是魔咒损伤,好像是什么诅咒导致了看不见,后被魔咒贯穿眼球”

“而且格林德沃先生的身体状况也非常糟糕,近乎透支的身体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邓布利多颤抖的听着医生向他诉说盖勒特那糟糕的情况,从诅咒开始,他就不太能听清医生说话了,直到医生离开,他才被阿利安娜唤回神智


“诅咒…会是什么诅咒呢”

邓布利多喃喃自语,他想找出一条可以和这个现象对的上的咒语,可他悲哀的发现没有一条他所知的诅咒可以对的上


“…”

“是因为我”

少女突然开口,吸引了邓布利多的目光

“?”

“盖勒特用了格林德沃家族的禁术,复活了我,没什么魔法不付出代价,更何况是生命的魔法呢”

“…那盖勒特”

“他付出了自己的眼睛”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邓布利多呼吸一滞

“魔咒的特性是需要被复活人的血亲亲手毁掉他的眼睛,这个魔咒才算成功,而我也是在他眼睛被毁的那一刻才拥有实体的”

阿利安娜看着哥哥,她还是想和他说说盖勒特的这段日子

“而且…”

“安娜,别说了”


一声低沉暗哑的声音传来,邓布利多双腿发软的走向屋内,阿利安娜悄悄的去找文达她们说话了,盖勒特刚醒,还有点儿乏力,那双眼睛没有一点光亮,邓布利多看着他,几乎要哭出来


“没关系的,这都是我自己的选择不是吗”

盖勒特没转头,目光虚无没焦距,他淡淡的笑了笑,没在说话,任由邓布利多握着他的手

“你知道的,我从未想过用你去换她重生”

邓布利多握着他冰冷的手,目光流连在他精致却苍白的眉眼,他一直都知道盖勒特美丽,阿弗洛狄忒喜爱少年人,她用天河浇灌少年人的骨骼与血肉,用最美丽的花为他铸造眉眼,而普罗米修斯喜爱英雄,赐福于少年人风发的勇气和所向披靡之军,让他一生的自由都不困顿于荆棘

他是自由的风,邓布利多一直都知道


“可是,我爱你,我想让你开心”

盖勒特转过头,那双无神的眼睛没落下来,只是低垂着

“我不想和你决斗,我一直都在等你,可你一直都没来”

说到这儿,盖勒特赌气一般的收回被邓布利多握着的手

“家人,学生,正义,都比我重要,我随时都可以被抛弃”


“不是的”

邓布利多急切的打断他的话

“不是的”

他又试探着抓住盖勒特的手,所幸,盖勒特没有动作,他轻轻的松口气

“我同样不想和你决斗,而他们都没你重要,我也爱你,我非常爱你,可是你的所为太过激进了,我不得不阻止”

盖勒特低垂着眼没说话,屋内寂静


“…那你,会回来帮我吗”

邓布利多那随着屋内寂静而七上八下的心回落了,他心中满溢爱与酸涩

“…算了”

“我会”

盖勒特没听到他的回答,失望的抽回手,邓布利多再次握紧,没让他抽的回去





“我可能这一辈子都看不见了,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吗”

某天风和日丽的清晨,盖勒特好似突发奇想般的问他

回应他的,是那双紧握着他的,温柔的手



END-

Albus Dumbledore(1899)

【1899】关于编织的百种方法

阿不的假期难免将持续几周的和平打破。


他与盖勒特好似永远无法融合的冰与火,每每相遇总会碰撞出无声的硝烟,一个怒其狂妄自大且危险,一个不屑于对方的莽撞与无知……所幸二人顾及到安娜或是别的什么,从未起过正面冲突。


巴沙特太太是个善良的人,她的侄孙也不该将个人情绪加之在无辜的邻居身上,而阿不,他永远无法平和的听完我的一整句话,莫名的恶意充斥在二人之间总是让人为难,当然,他们能做到这样也很不容易。


事情的重点要从哪里开始说?我认为源头应当是不久前,阿不的山羊将盖勒特撞伤这件事,自此之后,他对山羊的怨恨从未消除过——一个幼稚的男孩儿。于是接下来的事可想而知,午后院内的魔咒、争吵和咒骂,...

阿不的假期难免将持续几周的和平打破。


他与盖勒特好似永远无法融合的冰与火,每每相遇总会碰撞出无声的硝烟,一个怒其狂妄自大且危险,一个不屑于对方的莽撞与无知……所幸二人顾及到安娜或是别的什么,从未起过正面冲突。


巴沙特太太是个善良的人,她的侄孙也不该将个人情绪加之在无辜的邻居身上,而阿不,他永远无法平和的听完我的一整句话,莫名的恶意充斥在二人之间总是让人为难,当然,他们能做到这样也很不容易。


事情的重点要从哪里开始说?我认为源头应当是不久前,阿不的山羊将盖勒特撞伤这件事,自此之后,他对山羊的怨恨从未消除过——一个幼稚的男孩儿。于是接下来的事可想而知,午后院内的魔咒、争吵和咒骂,安娜怯怯的躲着,又忍不住担心的想出去看看,屋门打开的时候,阿不的魔杖正躺在远处,之后两双眼睛愤愤地盯来,手中的花楸木也被夺去。


“Engorgio!”


感谢梅林,那只是一个……打偏之后恰巧落在盖勒特头上的生长咒,噗…他可真是个美丽的金发可人儿,没人会不为一个如此狂野又惊艳的“女孩儿”动心,而阿不显然也从这次无伤大雅的意外中看出了什么,全然不顾自己留下的烂摊子,只将安娜护至身侧后简单粗暴的下达了逐客令——连带着他无辜的哥哥,我只能投之以无奈的眼神,随即化为揶揄落在身旁的金发甜心身上。


可安娜在注意到盖勒特造型上的变化后,情绪竟有些出人意料的惊喜。


“现在我们可以一起编辫子了,一样的金发,阿尔很擅长这个!”


忽略金发甜心表现出的明显拒绝,我的回答当然是(天杀的)“yes”,梅林知道我多想试试这个。阿不被安娜的“背叛”气坏了,嘟囔着摔上了屋门,这还得感谢他,否则两个金发美人显然不是我能够拥有的。


顺滑的流金柔软缠绕着指尖,偶尔穿透过树叶的阳光打在上面更加闪耀,盖勒特在树下的阴凉处郁闷的坐着,极不情愿却也并不因此发作,老老实实的任由那些奇异的编织在他脑袋上成型——一边是高马尾一边是传统的低麻花辫,或是像围巾编织一样纵横交错的盘在脑后,最后演变成了一个如同麻瓜皇室淑女般的发髻,甚至插着两朵小花。我们真该为他准备一个镜子,相信他的表情会比此刻的发型更加精彩。不过考虑到恶作剧的后果,这个恶劣的想法还是被扼杀在了付诸行动之前。


终于在金发甜心准备发作前,我将他长至腰侧的金色瀑布从灾难中拯救出来,简单的高马尾作为今日发型编织的结尾,盖勒特脸上的不悦依旧没有消散的迹象,安娜识趣的起身往家的方向走,只留下她的哥哥来肩负起这项安抚人的工作,其实我很享受这个过程,之后柔软的温热贴在一起轻柔碾磨,险些又叫我们掉进那醉人的清泉里去…好歹是理智战胜了果树下蛇的诱惑,掌心粘腻的汗水乱糟糟的糊着他颈后的长发。


到了此时此刻,我反而不想让盖勒特把它们剪去了,少年或许是心神领会,也未在分别前提起过,再普通不过的高马尾在他的脑后傲娇的左右摇晃,掺杂着傍晚余晖的金粉,像是纯血家族中最高贵的大小姐……


噗……


他就这样带着那个发辫回家去了,不过第二日又恢复了往常的模样,有点可惜。

花薄荷·言书(看到我请让我去更文)
该说不说这真是言书能干出来的事...

该说不说这真是言书能干出来的事(怂,但怂的没技巧)

该说不说这真是言书能干出来的事(怂,但怂的没技巧)

在多个圈游走的修勾
震惊!巫师界著名巫师邓布利多来...

震惊!巫师界著名巫师邓布利多来到麻瓜世界当起了收银员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文达小姐爆料 邓布利多先生在去麻瓜世界之前 曾与著名黑巫师格林德沃发生过剧烈争执 疑似感情破裂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预言家日报将持续向您报道 如实在好奇 请移步预言家日报4板3期:邓布利多与格林德沃的感情二三事


以上为胡乱编造而成 只是看到了这张图的破脑洞 时间线错乱 请勿当真

震惊!巫师界著名巫师邓布利多来到麻瓜世界当起了收银员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文达小姐爆料 邓布利多先生在去麻瓜世界之前 曾与著名黑巫师格林德沃发生过剧烈争执 疑似感情破裂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预言家日报将持续向您报道 如实在好奇 请移步预言家日报4板3期:邓布利多与格林德沃的感情二三事


以上为胡乱编造而成 只是看到了这张图的破脑洞 时间线错乱 请勿当真

窗外有只猫.
我们属于一个世纪之前的那架为水...

我们属于一个世纪之前的那架为水车供水的溪流,

而不应该在世界之巅的高塔上逐渐腐烂。

我们属于最初,彼时我们的才华尚未被责任拘束,

我们的美丽尚未被岁月摧残。

-﹣通信集

我们属于一个世纪之前的那架为水车供水的溪流,

而不应该在世界之巅的高塔上逐渐腐烂。

我们属于最初,彼时我们的才华尚未被责任拘束,

我们的美丽尚未被岁月摧残。

-﹣通信集

晚星
ai画的阿不思😭😭😭😭...

ai画的阿不思😭😭😭😭邓老师太美了🤤🤤🤤🤤🤤🤤太喜欢了😍😍😍

ai画的阿不思😭😭😭😭邓老师太美了🤤🤤🤤🤤🤤🤤太喜欢了😍😍😍

Handsome HLS

GGAD"Thirty-Five Owls" (双语版)2

October 13th, 1951


Dear Gellert,

亲爱的盖勒特,


Thank you for your letter. When I think on it, I seem to recall you commenting once that no power in the world could ...

October 13th, 1951


Dear Gellert,

亲爱的盖勒特,


Thank you for your letter. When I think on it, I seem to recall you commenting once that no power in the world could stop me from being—I believe your words were—"a smug bastard." I'm afraid I remain as incorrigible as ever. I've been expecting an owl ever since our duel, and was hardly surprised to receive one. Indeed, I would have begun to worry in another year or two.

我收到了你的信。读信时,我回想起你曾经对我的评价:世界上没有什么能阻止我成为——我记得你的原话是这样——“一个自以为是的杂种”。恐怕,我现在还是这样不可救药。自我们决斗之后,我一直盼望着猫头鹰的到访,所以收到信时我并不惊讶。其实,再晚个一两年,我就会开始担心了。


I gave your owl a drying charm, a perch by Fawkes' fire, and three white mice. She's wonderfully well-tempered after such a flight. (And Fawkes himself is quite well. Not even you, adept as you are at such things, could kill him enough to be a problem, Gellert.) I am indeed still at Hogwarts, teaching Transfiguration, head of Gryffindor House, and Assistant Headmaster. I am perhaps somewhat less of an overachiever than I was when we first met. Still, I am indeed enjoying myself. The beginning of term has been quite busy, hence my slow response. It is a peculiar delight that October the 13th has been a quiet and peaceful day.

我给了你的猫头鹰一个干燥咒,一块福克斯的栖木和三只小白鼠。在经历了这样的飞行之后,她的脾气依旧很好。(福克斯他也很好。即使是你,也不会把他伤得怎么样,盖勒特。)我确实仍在霍格沃茨,教授变形课,是格兰芬多的院长兼校长助理。或许,比起我们初遇时我没有长进多少。不过,我确实很享受现在的生活。新学期伊始很忙,这也是为什么我没有尽快给你回信。10月13日是安静,平和的一天,让人心情格外雀跃。


So, yes, Gellert, I am not surprised. And this might, in turn, come as a surprise to you, but I do not hate you. I have said it before, I know, during our duel, and I say it again. Nor do I look down my nose at you, nor do I laugh at you. Do you find this difficult to understand? I'm afraid I might find it difficult to explain. And it might simply be another symptom of being a smug bastard.

所以,是的,盖勒特,我不是很惊讶。而且,可能相反的是,这封回信会让你感到惊讶吧,但是我不恨你。我以前就这样说过,我知道,我们决斗之后,我仍要再说一遍。我也没有轻视你,更不会嘲笑你。你觉得这很难理解吗?恐怕,我也觉得这很难解释。或许,这也是我是一个“自以为是的杂种”的又一项证据。


(Rest assured, speaking of said duel, that I am taking good care of It.)

(说到决斗,放心吧,我一直很好的保管着它。)


How are you spending your hours, when not contemplating nature? You are, I hope, comfortable, and allowed books as well as correspondence. Along those lines, actually, I have enclosed a book you might enjoy. Some fascinating refinements of Transfiguration theory came out of Wales in the twenties—you might well have missed it while you were off preparing to conquer Europe.

你是如何度过的,除了注视窗外天气的变化?我希望,你过得好。希望他们允许你通信的同时,允许你看书。随信附上你可能会感兴趣的一本书。这是关于变形术改良的,来自威尔士,20年代出版的一本书——在你忙着征服欧洲时,大约不巧错过了它。


Regards,

真诚的问候,


[enclosure: Of Mice and Matriculation, Gwalchmai Gwartney & Ianto ap Madog]

[附:老鼠与入学考试,格沃奇梅·格沃特尼 & 艾兰多·艾普·玛多格著]

Handsome HLS

GGAD"Thirty-Five Owls" (双语版)1

September 10th, 1951


Dumbledore—

邓布利多——


Lo, it is I. Your old friend, Gellert Grindelwald. Your surprise at receiving this, believe me, is somewhat less than my surprise at ...

September 10th, 1951


Dumbledore—

邓布利多——


Lo, it is I. Your old friend, Gellert Grindelwald. Your surprise at receiving this, believe me, is somewhat less than my surprise at writing it. Still, I go where I will, do what I will, as you well know.

嘿,是我。你的老朋友,盖勒特·格林德沃。相信我,你收到这封信的惊讶程度不会比我开始动笔写下这封信时的惊讶多。不过,你知道的,我想去哪就去哪,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喽。


I hope this finds you in good time, especially after all that bragging I've heard about England's owls. The birds do not fly easy around Nurmengard's tower. The storms pour down off the mountains like floods. I'm twenty feet under the lightning rod, and, oh, the crackles it makes when the cloud fronts break, like the whole castle's under Cruciatus. Huge anvils in the sky with the thunder hammering down from them through the night of boiling pitch, and when the clouds part it's the werewolf moons of the North coming in through the bars. It's beautiful. Though not to your taste, I assume; too uncivilized.

我希望你能尽快收到这封信,毕竟,在听说过那些对英国猫头鹰的吹嘘之后。这些鸟要靠近纽蒙伽德并不容易。暴雨像洪水一般从山顶倾盆而下。我就在距塔顶避雷针下面20英尺的地方,所以,哦,当闪电撕裂云层时,整个塔像被施了钻心咒。巨大的铁砧伴随着雷声砸进滚沸的如沥青般浓重的夜色,最后,云层散尽,狼人之月在北方升起,清冷的月辉从铁窗中洒进。这很美。虽然这不符合你的审美,我觉得;太粗蛮了。


You're no doubt staring down your nose at this, letter and bedraggled owl both. (She likes white mice.) Are you really surprised, old friend, that I'd have the stomach to write to you, even after everything that happened? You shouldn't be. This is dear old Gellert, you should say. Bagshot's German pest. Never leaves me alone, even now that he's sitting in prison all day with nothing better to do. My much-lauded gold is going grey, Albus, imagine that! Still, I must say, as prisons go, the stonework is exquisite. Good of me to encourage the masons so, if curses could be considered encouragement, and they left the magic scars like jagged ivy in the granite, very pretty. Enjoy the irony. Old. Friend. Locked in my own prison.

你现在一定在轻蔑地盯着鼻子底下的这封信和凌乱滴水的猫头鹰。(她爱吃小白鼠。)老朋友,你一定很惊讶吧?在所有的一切发生过之后,我竟然还有胃口给你写信。你不必惊讶。这是你亲爱的老盖勒特——你应该这么称呼我了——那个巴沙特家的德国佬。别抛下我一个人,即使他现在整日坐在监狱里无所事事。我那被广为称赞的金发开始变灰,阿不思,想想吧!不过,我还是要提一句,监狱的石墙堪称精美——我如此称赞这些石匠,如果诅咒也算称赞的一种——他们留下的魔法痕迹像花岗石上蜿蜒的常春藤藤蔓,非常漂亮。哈哈,多么讽刺,老朋友。我被锁在自己的监狱中。


You still at that school of yours? Enjoying teaching, I hope? Reading plenty? Eating well? Taking good care of It? You'd better be.

你还是在你们的那个学校?教书的感觉很好吧,希望是这样?读了很多书么?吃的还不错吧?还好好保管着它吗?你最好是。


Give my regards to that mad bird of yours. Hope I didn't kill him too much.

向你们的疯鸟致以最诚挚的歉意。希望我没有伤得它太重。


Listen to me. Hope. Hope. With the mold gathering on the walls of my cell. Laugh at me, Albus. Go on hating me like you always have. Enjoy yourself.

听我说,但愿你在听,但愿,在我那渐渐爬满霉菌的牢房中期冀着。嘲笑我吧,阿不思,继续恨我吧,像你一直如此。祝好。


译者注:

1 Lo:look,写信的语气词,也有一说是lover。

2 它:指老魔杖。

G.G.

戈德里克的寒冬

  如果年轻的他们能爱到冬天……

  

  初冬时节,秋天的暖意还没有逝去,戈德里克山谷已有了飘飘的雪花,它们本该相挤着拥抱大地,却被金发少年奔跑时带起的清风扇动,落在了二楼的窗口。

  

  “我来了,阿尔!”

  阿不思正在给年幼的妹妹泡红茶,考虑着要不要多加点糖。听到少年的声音,他并没有多惊讶,毕竟这货每天晚上都来。

  

  相比之下,小阿利安娜表现的十分激动,蓝色的瞳孔里满是欢喜。

  “盖尔,你总是这样……”阿不思向他伸出手,把那人拉了进来。

  像只金色大鸟,他想到。

  “你不能怪我……你也知道是什么原因……”盖勒特看了看阿利安娜金色的发顶,从口...

  如果年轻的他们能爱到冬天……

  

  初冬时节,秋天的暖意还没有逝去,戈德里克山谷已有了飘飘的雪花,它们本该相挤着拥抱大地,却被金发少年奔跑时带起的清风扇动,落在了二楼的窗口。

  

  “我来了,阿尔!”

  阿不思正在给年幼的妹妹泡红茶,考虑着要不要多加点糖。听到少年的声音,他并没有多惊讶,毕竟这货每天晚上都来。

  

  相比之下,小阿利安娜表现的十分激动,蓝色的瞳孔里满是欢喜。

  “盖尔,你总是这样……”阿不思向他伸出手,把那人拉了进来。

  像只金色大鸟,他想到。

  “你不能怪我……你也知道是什么原因……”盖勒特看了看阿利安娜金色的发顶,从口袋里掏出一袋糖果,递给了小姑娘。

  “谢谢盖尔哥哥!”

  阿利安娜拿着糖果下楼,从自己大哥身旁经过时跑地格外快。阿不思不让她吃太多糖,说什么对牙齿不好,明明他自己天天在吃。

  直到脚步声消失,盖勒特搂上阿不思的腰,委屈巴巴道“你知道那山羊小子总是看我不顺眼,我明明只想和他交朋友……”

  梅林在上,他格林德沃今天说的话假到连自己都不信。

  阿不思也觉得他编不下去了,抬手顺了顺对方被雪打湿的金发,感受着如丝绸般的触觉,向对方笑了笑。蓝眼睛眯成一条线,如春风拂过冰湖。

  盖勒特感到心脏猛地跳了一下,他的阿尔太美了。他开始想象阿不思那头红发在雪白的山谷中游荡,如芳草鲜花中的玫瑰,任何一种鲜花都不及他的玫瑰。

  “阿尔,要不要看看我新研发的魔咒?”盖勒特吻上阿不思的眉心,贪婪地吸取对方的气息。

  阿不思感觉在趴在身上的是一只大金毛,往自己身上四处点火。终于,在盖勒特的手伸进他的衣裤内时,阿不思只好妥协。

  

  他们最终在阿不思的劝说下选择从正门出。只有格林德沃知道,要不是阿利安娜在现场,阿不福思一定会和他动手打起来,虽然只是打不过罢了……

  盖勒特始终想不明白,明明都是邓不利多,两兄弟差别为什么那么大……想到这里,他的嘴角不禁上扬,把身边人搂的更紧了。阿尔是他的,不比那愚蠢的山羊小子,他的阿尔聪明,温柔,美丽……而这些只属于他,他也相信在缔结血盟后,阿尔会永远和自己一起。

  “For the greater good.”

  

  雪后的草地,晶莹闪烁。盖勒特抽出魔杖。

  “Protego Diabolica.”

  蓝色的火焰迅速把两人环绕在中央,在银白的世界里散发出幽深的色泽。

  盖勒特抓起阿不思的手,引着他触碰那蓝色的火舌。

  “我不要……”

  身体本能的往后缩,阿不思不解地望着身边的人,却没有抽回手。

  “相信我,阿尔。”盖勒特皱了皱眉,红发少年对他并没有完全的信任,心里涌上一阵失落。

  下一秒,阿不思挣来了他的手,径直走向蓝色的火焰。令他惊奇的是,可怖的火焰并没有烧伤他,反而在他触摸的瞬间如丝绸般缠上了他的指尖,蓝色的火苗雀跃地围绕着阿不思起舞。

  阿不思转身看向金发少年,蓝眸里满是爱意。

  “我相信你,你永远不伤害我。”

  盖勒特收回了火焰,抚摸着爱人的脸庞。

  “这个咒语只为信服于我的人展开。”

  

  “我是你的第一个信徒。”

  

  他们真挚的欢笑着,拥抱彼此。在寒冷的山谷,一只金色的萤火虫,把晶莹的流光传播给萌蔽着的玫瑰,此刻,玫瑰的芳菲只属于他。

  “阿尔,我们去缔结血盟吧!”

   “一辈子不伤害对方。”

  戈德里克的冬天,似乎并不冷。

  

  

  

  

  

  

  

  

  

  浅浅满足一下被刀了无数次的心T_T他们又怎能爱在冬天……

  

  

  

  

  

  

  

欣.

[ggad]《重遇》(3)

当 AD 战败

一大堆私设

第一次写文,写的确实不好,见谅

会有ooc,注意避雷!谢谢

偶然会冒出的()就可以不要管它了

————————————————————————————


陪格林德沃吃完早饭后,邓布利多被格林德沃推着到了办公室。

"阿不思,你过来,我给你个惊喜!"

--办公室-

"看!这是我们讨论出来对于麻瓜的方案"格林德沃得意地看着邓布利多。

看见桌上成堆的文件,邓布利多皱了皱眉∶"你怎么有这么多工作要忙?”他拿起几张张,随便看了几眼又放回了原处。

"怎么了?"

"...

当 AD 战败

一大堆私设

第一次写文,写的确实不好,见谅

会有ooc,注意避雷!谢谢

偶然会冒出的()就可以不要管它了

————————————————————————————


陪格林德沃吃完早饭后,邓布利多被格林德沃推着到了办公室。

"阿不思,你过来,我给你个惊喜!"

--办公室-

"看!这是我们讨论出来对于麻瓜的方案"格林德沃得意地看着邓布利多。

看见桌上成堆的文件,邓布利多皱了皱眉∶"你怎么有这么多工作要忙?”他拿起几张张,随便看了几眼又放回了原处。

"怎么了?"

"好复杂。"(邓校博学多才肯定能看懂,这里只是把邓校刻画的更shou一点~)

"那你先看对麻瓜的处置方案吧。"

"嗯。”

"取消《国际巫师保护法》法律,麻瓜和巫师两界保持友好沟通。麻瓜和巫师两界打开大门,两方不得展开大规模讨伐。重新签订《巫师和麻瓜两界国际法》……"

"盖勒特,这真是你们订的合同?这…"邓布利多有点怀疑。不止是"取消法律”,还有"打开大门"。盖勒特和他的圣徒们家族是很讨厌麻瓜的(比如罗齐尔家族)而且盖勒特最初的目的就是"为了更伟大的利益",怎么会订这么宽松的合同?

"当然,不信你可以去问文达。

”"那倒不用。”

"就等你签字了,阿不思。"

”等我?”邓布利多问。

"当然,这方案就是给你设计的!"

"好的,我签了"

"嗯……"格林德沃顺势伸出手搂住邓布利多(搂的是腰!齁甜啊!)

"盖勒特!"邓布利多红着脸挣脱开了。

"阿尔,晚上来我这里睡吧"格林德沃有种撒娇的语气(格皇你形象没了!)

邓布利多犹豫了一下"不行!"

"为什么?难道你又要去找那个斯卡曼德?"格林德沃一看就是吃醋了。

"不是"

"那你为什么不和我睡!"

"我…盖勒特,我走了"邓布利多转身离开,他和文达正好迎面碰上。

"邓布利多先生"文达微微点头

"嗯…"

"先生,邓布利多先生他…"

"他没事,你有什么事吗?"

(讨论工作中)

——邓布利多的寝室——

"哐当"门被邓布利多半砸似的关上,他靠在门上投过门缝看着走廊,心里舒了一口气∶幸好盖勒特没过来,他要是再把我囚禁起来我就真的回不去霍格沃茨了……

————————————————————————————————

越写越少……

这几天不想更了  阿根廷…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