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阿不福思·邓布利多

452浏览    49参与
Aberforth Dumbledore

𝓒𝓱𝓻𝓲𝓼𝓽𝓶𝓪𝓼

在战争结束之后不久一切就都恢复了原貌,波特小子在他的演讲上公布了一些为战争做出巨大贡献的人的名字,这也使我的酒吧人流量非常多——


显然波特并没有注意到整个酒吧只有我一个酒保。


这个现状只维持到了今年圣诞节, 战争之后人们就总想和家人多待一会儿。


对角巷的圣诞节总是会下雪,不过这个日子就连一直不会在其他节日休假的奥利凡德都会回家过圣诞。


以往人声鼎沸的对角巷现在是非常安静的——这或许正合我意。


也许今年是少见的几乎霍格沃茨的所有学生都回家的圣诞节,但我自1997年之后就再没听别人说过有关霍格沃茨的消息了。


我自大战之后就没再去过霍格沃茨,...

在战争结束之后不久一切就都恢复了原貌,波特小子在他的演讲上公布了一些为战争做出巨大贡献的人的名字,这也使我的酒吧人流量非常多——


显然波特并没有注意到整个酒吧只有我一个酒保。


这个现状只维持到了今年圣诞节, 战争之后人们就总想和家人多待一会儿。

 

对角巷的圣诞节总是会下雪,不过这个日子就连一直不会在其他节日休假的奥利凡德都会回家过圣诞。


以往人声鼎沸的对角巷现在是非常安静的——这或许正合我意。


也许今年是少见的几乎霍格沃茨的所有学生都回家的圣诞节,但我自1997年之后就再没听别人说过有关霍格沃茨的消息了。


我自大战之后就没再去过霍格沃茨,不过那里总应该是充满希望的。


霍格沃茨对我生命中的很多人都意义重大,我不否认那个地方有一种神奇的魔力,没人会厌恶那个地方,就连该死的——早已死去的伏地魔也不例外。


我想到不知多久前的一天,我在酒吧门口看到了三个违反宵禁的通缉犯,在那基础之上,他们只是普通的孩子。


我释放了守护神咒。



ʚ阿鱼沐ɞ

形象和名字

[图片]

安奎娜.邓布利多


脸是捏的,侵权致歉

安奎娜.邓布利多


脸是捏的,侵权致歉

ʚ阿鱼沐ɞ

看文前传

1.纯属为自己的幻想写文,不喜勿喷

2.女主没有CP

3.侵权致歉

4.女主是魂穿,只看到了哈利波特的第3部,一直以为阿不思是一个温柔可亲的领家爷爷

5.毁三观文章,不喜可以退出了,作者精神状态不太好,说错话了别怪我

6.下次更新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见谅吧

7.下章是女主名字和形象


这里是阿鱼沐,有建议可以提一下,第一次写文,有很多不懂的请见谅,谢谢啦


  

      

1.纯属为自己的幻想写文,不喜勿喷

2.女主没有CP

3.侵权致歉

4.女主是魂穿,只看到了哈利波特的第3部,一直以为阿不思是一个温柔可亲的领家爷爷

5.毁三观文章,不喜可以退出了,作者精神状态不太好,说错话了别怪我

6.下次更新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见谅吧

7.下章是女主名字和形象



这里是阿鱼沐,有建议可以提一下,第一次写文,有很多不懂的请见谅,谢谢啦





  

      

Aberforth Dumbledore

今天老多吉来了猪头酒吧,他像以前一样爱说话,而且热衷于追捧我那“伟大的为巫师界做出巨大贡献”(冷笑)的“哥哥”。


他要了一杯黄油啤酒,但他没付钱。


下次——我一定会让他补上,这里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多吉老了。


他忘了付钱,这是他第一次忘了付钱。


今天老多吉来了猪头酒吧,他像以前一样爱说话,而且热衷于追捧我那“伟大的为巫师界做出巨大贡献”(冷笑)的“哥哥”。


他要了一杯黄油啤酒,但他没付钱。


下次——我一定会让他补上,这里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多吉老了。


他忘了付钱,这是他第一次忘了付钱。


我要和GG抢人  ⃒⃘⃤

GGAD减龄剂(阿不福思视角)

 各位好,我是阿不福思。没错我就是大名鼎鼎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弟弟,虽然说我和阿不思的关系不是十分融洽但是听说他感冒了我还是有必要去看望嘲讽一下的,但是为什么我在城堡里遇到了那个金发混蛋啊!

  我在校长室门口遇到了那个害死安娜的家伙令我震惊的不仅仅是他的逃狱更是他的年龄!梅林你再和我开玩笑吗?关了那么多年居然还是28岁!并且他还能在城堡走廊里自由出入一路上遇到的学生居然连恐惧都没有!阿不思邓布利多你给我出来解释一下!“在得知你哥哥生病后终于肯露面了吗山羊仔?”那个金毛鸟用轻蔑的口吻说“盖勒特格林德沃!你还有脸来见我哥哥吗?”我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以前在山谷里他可是经常用年龄来欺......

 各位好,我是阿不福思。没错我就是大名鼎鼎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弟弟,虽然说我和阿不思的关系不是十分融洽但是听说他感冒了我还是有必要去看望嘲讽一下的,但是为什么我在城堡里遇到了那个金发混蛋啊!

  我在校长室门口遇到了那个害死安娜的家伙令我震惊的不仅仅是他的逃狱更是他的年龄!梅林你再和我开玩笑吗?关了那么多年居然还是28岁!并且他还能在城堡走廊里自由出入一路上遇到的学生居然连恐惧都没有!阿不思邓布利多你给我出来解释一下!“在得知你哥哥生病后终于肯露面了吗山羊仔?”那个金毛鸟用轻蔑的口吻说“盖勒特格林德沃!你还有脸来见我哥哥吗?”我毫不客气的回了一句。终于等到这一天了以前在山谷里他可是经常用年龄来欺压我终于可以复仇了。我率先拔除了魔杖,他确只是冷静的盯着我,这太不合理了这金毛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平静了?“阿不?盖勒特你们在干什么呢?”阿不思突然从门后面探出了脑袋疑惑的看着我们。梅林的山羊啊!如果我有罪请让法律制裁我而不是面对一个16岁的哥哥和一个28岁的仇人!!!!

  “我们没干什么阿尔,只是叙叙旧罢了我给你带了热可可”那个金发毛小子面对我哥居然还是那种甜蜜的口气并且他居然叫阿不思阿尔而我哥居然毫不所动还欣然从那鸟手上接过了热可可“阿不思邓布利多!你快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我受不了了喊了起来这世界乱套了肯定!

“fuking shift”在听过了一切缘由后我忍不住咒骂起来那个金发混蛋居然在霍格沃茨当教授而且还和阿不思和好了!“我最好提醒一下你阿丽安娜的死是怎么造成的”我恼怒的对阿不思说,阿不思的脸白了眼神中出现了自责和伤心“我保证不会再出现这种事情了”他声音颤抖的说,好吧同样作为哥哥我一直以为他从来不喜欢阿丽安娜现在看来是我错了。至于那个金毛混蛋,等走出了校长室再收拾他吧

Ariana Dumbledore

今天翻了翻阿不给我拍的照片……

嗯……有点怪怪的

就是……就是……

我也不清楚哪里怪

可能是角度找的不太好吧……

不能老怪阿不……其实我觉得,他的拍照技术有在提高……


—————

有粉丝透露,这是原来准备在电影里出现的试镜,可惜原片并没有把这一形象拍进去

所以算得上是官方阿利安娜的设定啦 

大卫椰子,你就是个二货,拍了不发b

今天翻了翻阿不给我拍的照片……

嗯……有点怪怪的

就是……就是……

我也不清楚哪里怪

可能是角度找的不太好吧……

不能老怪阿不……其实我觉得,他的拍照技术有在提高……



—————

有粉丝透露,这是原来准备在电影里出现的试镜,可惜原片并没有把这一形象拍进去

所以算得上是官方阿利安娜的设定啦 

大卫椰子,你就是个二货,拍了不发b

BritNick

阿不福思·邓布利多——卡梅隆·莫纳汉

阿不福思,暴躁,但却是唯一一个能让妹妹阿利安娜镇静下来的人。

阿不福思·邓布利多,是阿利安娜·邓布利多最喜欢的哥哥。

阿不福思·邓布利多——卡梅隆·莫纳汉

阿不福思,暴躁,但却是唯一一个能让妹妹阿利安娜镇静下来的人。

阿不福思·邓布利多,是阿利安娜·邓布利多最喜欢的哥哥。

大伊万味的巧克力

《灰色荒原》Chapter 2

四个月后,英国戈德里克山谷。

马尔萨斯一家搬到这里已经有三个月多了,他们逐渐与邻居(巫师和麻瓜都有)熟悉了起来,这其中包括巴希达.巴沙特和邓布利多一家。

“坎德拉.邓布利多人真好,”一天傍晚,艾琳达对利奥诺拉感慨道。“她今天上午邀请我去她家的后院里喝茶,还让我观看了巴斯面包的制作方法!坎德拉还告诉我,我的英语说的相当流利。”

“听上去不错啊。”利奥诺拉真心实意的说。“我在学校听说过他们家的事,阿不思.邓布利多,他在霍格沃茨很有名气,现在在上六年级。”

“坎德拉也提过这一点,她很为她的长子自豪。”


但利奥诺拉在学校听到的事情可不只是阿不思.邓布利多在霍格沃兹的优秀表现。

她在入学...

四个月后,英国戈德里克山谷。

马尔萨斯一家搬到这里已经有三个月多了,他们逐渐与邻居(巫师和麻瓜都有)熟悉了起来,这其中包括巴希达.巴沙特和邓布利多一家。

“坎德拉.邓布利多人真好,”一天傍晚,艾琳达对利奥诺拉感慨道。“她今天上午邀请我去她家的后院里喝茶,还让我观看了巴斯面包的制作方法!坎德拉还告诉我,我的英语说的相当流利。”

“听上去不错啊。”利奥诺拉真心实意的说。“我在学校听说过他们家的事,阿不思.邓布利多,他在霍格沃茨很有名气,现在在上六年级。”

“坎德拉也提过这一点,她很为她的长子自豪。”


但利奥诺拉在学校听到的事情可不只是阿不思.邓布利多在霍格沃兹的优秀表现。

她在入学的第一天就被带到校长室,阿芒多.迪佩特和她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接着她又跟着他来到了礼堂,她看见两三位教授和四个学生坐在一张长椅上,他们都看着她被分进了格兰芬多。

也就是在那时,利奥诺拉第一次认识了阿不思.邓布利多。

“我是利奥诺拉.马尔萨斯。”她很不自然的说。

“阿不思.邓布利多。”他用轻松的语气说,那个“s”音拖的很长。“我是格兰芬多的级长,马尔萨斯小姐,请和我来,女生宿舍在那边。”

那间宿舍里有三个同是三年级的女生,加上利奥诺拉就是四个女生。女孩们分别叫海莉.伊万斯,艾尔琳.哈克尔曼,艾伦.佩吉。

海莉是所有格兰芬多女生中最喜欢也是最擅长的别人背后嚼舌根的人,她有一定的分寸,但是不多。各种绯闻和秘闻海莉都一清二楚,她甚至会从这些事情上获得钱财。艾尔琳.哈克尔曼悄悄告诉利奥诺拉,海莉在学校里建立起了一个关系网,她和一些学生做交易,让他们为她打探消息。正是这个海莉.伊万斯告诉了利奥诺拉关于邓布利多一家的全部情况。

“……就是这样。”海莉.伊万斯总结道。“阿利安娜.邓布利多病了,而且很有可能精神已经失常。”

利奥诺拉没说话。过了好一会儿,她才问道:“伊万斯,你是从哪儿知道这么多的。”

“这不能告诉你。”海莉说。


相比将伊万斯和哈克尔曼,艾伦.佩吉更友善、更热情一些,她是个有着棕色头发的大眼睛女生,对所有新鲜事物都非常好奇,利奥诺拉很喜欢她。

“德姆斯特朗真的会教黑魔法吗?”艾伦问她。

利奥诺拉没有马上回答,她在思考着该怎么应答。

“当然了,我们会学习黑魔法,但那是为了保护我们自己。”她想象着自己对艾伦说这句话的情景,但很快又摇了摇头。

艾伦见状改变了话题:“不如我们明天一起去请教邓布利多学长吧?我正好有一个魔法史的问题想问他。”

太好了,梅林的裤衩哪。

鹤鹤潇斯

Desire/阿利安娜·邓布利多

  阿利安娜是个温柔灵动但少言寡语的人。

  在闲暇时,她会坐在草地上,看着阿不思坐在山丘上看那些晦涩的大部头书籍。偶尔会因为阿不福思和山羊吵架的样子笑出声。

  她还会去邻居巴希达家里,坐在藤椅上,晒着和煦的阳光,尝着巴希达刚做好的甜羹。

  然后再顺走几块柠檬雪宝和一包比比多味豆。把比比多味豆递给正在看书的阿不思。因为只有这个时候,阿不思才会毫无防备。

  有时会有些狡黠地将谷仓推开一条缝,偷偷看看格林德沃在和自己的哥哥做什么。偶尔会被哥哥和格林德沃发现,然后她就会一溜烟逃去阿不福思......

  阿利安娜是个温柔灵动但少言寡语的人。

  在闲暇时,她会坐在草地上,看着阿不思坐在山丘上看那些晦涩的大部头书籍。偶尔会因为阿不福思和山羊吵架的样子笑出声。

  她还会去邻居巴希达家里,坐在藤椅上,晒着和煦的阳光,尝着巴希达刚做好的甜羹。

  然后再顺走几块柠檬雪宝和一包比比多味豆。把比比多味豆递给正在看书的阿不思。因为只有这个时候,阿不思才会毫无防备。

  有时会有些狡黠地将谷仓推开一条缝,偷偷看看格林德沃在和自己的哥哥做什么。偶尔会被哥哥和格林德沃发现,然后她就会一溜烟逃去阿不福思背后。

  当然,阿利安娜避免不了的就是学习。有时会被父亲珀西瓦尔拉到桌边,举着父亲的魔杖,用稚嫩的声音说着魔咒。

  她的魔法天赋很强,基础魔咒在上学前就已经得心应手了。

  十一岁那年,她收到了来自霍格沃茨的录取通知书,那年九月,她和入了学。

  分院仪式上,她被分进了赫奇帕奇,分院帽说,赫奇帕奇是个忠诚友善的地方,或许比格兰芬多更适合阿利安娜。

  阿利安娜在魔咒和天文方面尤为突出,经常获得Outstanding。

  毕业后的阿利安娜嫁给了一个法国混血巫师,他毕业于布斯巴顿。

  婚礼上,阿利安娜笑得开心,如春意暖阳。

  这是她本来应该有的人生。

————分割线—————

阿利安娜本来应该有一个锦绣前程的,可惜,没有如果。

————再次分割————

重发版 前面那个貌似有点问题(思索)

(这里碎碎念 可能引起不适)

三个男孩对阿利安娜做的事我估计是谩骂和殴打,当然也有可能是火烧或者水淹。

(我参考的是猎巫运动)

有私设 比如文中的法国男孩属于我脑子一热的私设(什)

塔塔不花

之前看神奇动物3  :

克雷登斯是阿不福思的儿子!!!???

GGAD意乱情迷的那个夏天,阿不福思也和一位小姐姐坠入爱河,15岁喜当爹!!!???

阿不福思算是抛弃了小姐姐和崽,让他们单独前往美国!!!???

屑屑!我被创到了!就算是JK罗琳说的我也有点接受不了  Ծ‸Ծ


然后,几个月过后,今天,我突然冒出来了一个脑洞。克雷登斯就是AD和阿不福思的表弟。是珀西瓦尔的妹妹,霍诺利亚邓布利多姑妈?(姨妈?)的儿子。


故事是这样的……


时间是1899年夏,珀西瓦尔和坎德拉已经去世,阿不福思四年级结束的暑假,AD七年级毕业,AD遇到GG...

之前看神奇动物3  :

克雷登斯是阿不福思的儿子!!!???

GGAD意乱情迷的那个夏天,阿不福思也和一位小姐姐坠入爱河,15岁喜当爹!!!???

阿不福思算是抛弃了小姐姐和崽,让他们单独前往美国!!!???

屑屑!我被创到了!就算是JK罗琳说的我也有点接受不了  Ծ‸Ծ


然后,几个月过后,今天,我突然冒出来了一个脑洞。克雷登斯就是AD和阿不福思的表弟。是珀西瓦尔的妹妹,霍诺利亚邓布利多姑妈?(姨妈?)的儿子。


故事是这样的……


时间是1899年夏,珀西瓦尔和坎德拉已经去世,阿不福思四年级结束的暑假,AD七年级毕业,AD遇到GG,两人陷入热恋,忽视妹妹。这让本来就不满哥哥的阿不福思更加气愤。


阿不福思察觉到GG对阿利安娜的目的不纯(因为阿莉安娜是默然者嘛,默默然力量强大),但AD已经被GG勾走了,这让阿不福思对哥哥更加失望。于是阿不福思准备带着阿利安娜离开。


阿不福思准备以夫妻名义,带着妹妹阿利安娜,走麻瓜渠道,移民前往美国。但因为一些意外之类的,只有阿利安娜能以阿不福思邓布利多的妻子的名号离开,阿不福思肯定不能让妹妹单独走,于是就只能重新筹划。


还没有重新计划好,阿利安娜就意外去世。AD和阿不福思陷入深深地自责,痛苦与崩溃中。


格林德沃离开,阿利安娜葬礼结束后,1899年9月,阿不福思进入五年级,AD同时获得黑魔法防御术助教职位。兄弟二人都回到霍格沃茨。


因为妹妹的死亡,阿不福思无心学业以及到来的OWLS考试。1900年6月,五年级结束的暑假,AD关心阿不福思的成绩,并尝试与阿不福思修复关系,但阿不福思拒绝与AD和解。


1900年9月,阿不福思进入六年级。AD与阿不福思的隔阂仍然巨大。所以1900年12月的圣诞节假期,AD留校,阿不福思返回戈德里克山谷。


就在此时,已经怀孕,准备和男友结婚的霍诺利亚姑妈发现自己的男友有一颗毛心脏,姑妈愤而离开男友,但男友穷追不舍,姑妈只能躲到哥哥家。


姑妈来到戈德里克山谷,阿不福思建议姑姑离开英国。霍诺利亚姑妈接受了,拿着阿不福思之前为阿利安娜准备的身份证明各类文件,以阿不福思邓布利多的妻子,邓布利多夫人的身份带着儿子奥瑞利乌斯邓布利多,坐船前往美国。


不久后,1091年的沉船事件发生,阿不福思收到姑妈与表弟丧命的消息,觉得是自己间接害死的他们。还未从妹妹去世的悲伤里走出的阿不福思,陷入了更深的痛苦之中。


而因为乘客信息,AD认为是弟弟年少冲动,后悔将妻儿送出英国。痛苦的阿不福思不想解释,默认了。


多年之后,阿不福思与AD关系稍微缓和后,阿不福思得到表弟奥瑞利乌斯也就是克雷登斯侥幸得生的消息。

  

因为登记信息,所有人都认为乘船的女士与孩子是阿不福思的妻儿。


当时,AD说克雷登斯是阿不福思的崽时,阿不福思没有否认,可能感觉自己极其亏欠克雷登斯,再加上克雷登斯与阿利安娜都是默然者,阿不福思也不想让克雷登斯再知道父母的悲剧,也就将错就错,决定以父亲的身份照顾克雷登斯。


选举结束后,阿不福思带走克雷登斯。克雷登斯因为默默然的蚕食,魔力枯竭,一天天衰弱下去,时日不多。阿不福思最终决定告诉克雷登斯,他的亲生父母是谁,以及各种的阴差阳错。


阿不福思一直照顾着克雷登斯,以家人的身份,陪伴着克雷登斯,直到克雷登斯去世。


可梦颖欣
邓不服:“看我分分钟拿捏你”

邓不服:“看我分分钟拿捏你”

邓不服:“看我分分钟拿捏你”

透明小鱼渣

【POTTERMORE】无名英雄:阿不福思·邓布利多 Unsung heroes Aberforth

猪头酒吧的主人招来了他应有的含沙射影。但他也值得因做出了明智的决定而获得赞誉。

那么如果阿不福思·邓布利多喜欢山羊呢?他的守护神是一只山羊。他养了山羊。照顾它们。喜欢与山羊有关的小说。但我们不需要纠结于此。

关键在于阿不福思·邓布利多也是哈利·波特书中的无名英雄。毕竟,他在故事的关键时刻帮助了哈利,而且从不害怕与别人发生冲突。

所以阿不福思不是个喜欢交际的人。例如,他骄傲地拒绝邪恶的骗子蒙顿格斯·弗莱奇进入猪头酒吧,并与他保持着长期的怨恨。他被指控向与他意见相左的人扔粪便——自然是山羊粪便。他经常倾向于把亲密的伙伴描述为“该死的傻瓜...

猪头酒吧的主人招来了他应有的含沙射影。但他也值得因做出了明智的决定而获得赞誉。

那么如果阿不福思·邓布利多喜欢山羊呢?他的守护神是一只山羊。他养了山羊。照顾它们。喜欢与山羊有关的小说。但我们不需要纠结于此。

关键在于阿不福思·邓布利多也是哈利·波特书中的无名英雄。毕竟,他在故事的关键时刻帮助了哈利,而且从不害怕与别人发生冲突。

所以阿不福思不是个喜欢交际的人。例如,他骄傲地拒绝邪恶的骗子蒙顿格斯·弗莱奇进入猪头酒吧,并与他保持着长期的怨恨。他被指控向与他意见相左的人扔粪便——自然是山羊粪便。他经常倾向于把亲密的伙伴描述为“该死的傻瓜”或“老傻瓜”。

但是,当你考虑他的生平故事时,这种古怪是可以理解的。

小时候,阿不福思看到他无辜的妹妹因为与众不同而被麻瓜袭击。他的妹妹——阿利安娜——继续避开大多数人,除了阿不福思。尽管努力去控制她的魔法能力,阿利安娜在一次暴力爆发中意外杀死了他们的母亲。与此同时,他的哥哥——杰出的阿不思·邓布利多——能够专注于他的工作,成为霍格沃茨的校长,并作为伟人之一载入史册。

阿不福思当然有权有点不高兴,而且他当然是不高兴的。他的喜怒无常意味着阿不福思热衷于战斗,喜欢在辩论中决斗。他当然不是完美的,而且很可能是文盲——据他自己的兄弟说。

但阿不福思在对抗黑暗势力中的关键作用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他在他山羊一样的守护神的掩护下偷偷把哈利、罗恩和赫敏带进了猪头酒吧,逃避食死徒。作为一个悲观主义者,他与哈利争执不下,质疑阿不思将世界命运托付给这个活下来的年轻男孩的明智判断。

他还维持着一条重要的生命线,为有求必应屋提供食物,没有这条生命线,邓布利多的军队可能会陷入困境。

需要更有说服力?在最后一次邪恶的食死徒袭击中,如果没有通过他心爱的妹妹的肖像,进入的通往猪头的通道,数百名被解放的学生们将永远无法逃离霍格沃茨。

更多?如果阿不福思没有派他的小精灵伙伴,把哈利和他的朋友们从贝拉特里克斯·莱斯特兰奇的魔掌中救出来,多比就永远不会在马尔福庄园化险为夷。

甚至,除了那些英雄事迹之外,阿不福思对文明的主要贡献也经常被忽视。如果不是因为阿不福思在几十年前的魔杖大战中的英勇行为,邪恶早就在哈利出生之前就已经取得了胜利。

当邓布利多一家还住在家里时,盖勒特·格林德沃拜访了阿不思。成绩优异的阿不思被年轻的格林德沃惊人的能力和魅力所吸引。很快,邓布利多就卷入了格林德沃在全球范围内征服麻瓜的计划。汇集他们大量的资源,他们本可以改变历史。为了保护阿利安娜,阿不福思以一场与格林德沃和阿不思决斗终结了灾难性的后果。

当然,这是一场杀死了阿利安娜的决斗。没有人知道到底是谁的魔杖出了问题,但是格林德沃逃跑了,他用剧痛的钻心咒使阿不福思失去了能力。

在阿不福思在他们妹妹的葬礼上打断了阿不思的鼻子之后,两兄弟之间数十年的怨恨随之而来。

但是格林德沃走了,阿不思很快就从一条本是黑暗的道路上走了出来。很简单,今天每活着的个麻瓜都欠阿不福思一份感激之情。大概。

当然,他不是圣人。他威胁要在霍格沃茨的最后一战中将斯莱特林的学生当作人质。他对山羊的兴趣引起了威森加摩的官方谴责。但并不是说我们需要关注这个。

但是从更大更广的角度来看。如果没有阿不福思·邓布利多,哈利、他的朋友们、霍格沃兹乃至世界的命运将会大不相同。因为阿不福思·邓布利多才是真的山羊(GOAT)。

又如:有史以来最伟大的(Greatest Of All Time)。


The landlord of the Hog’s Head attracted his fair share of innuendo. But he also deserved plenty of credit for making brilliant calls on the hoof.

So what if Aberforth Dumbledore liked goats? A goat was his Patronus. He kept goats. Tended to them. Was fond of goat-related fiction. But we don’t need to dwell on that.

The point is that Aberforth Dumbledore was also an unsung hero in the Harry Potter books. After all, he helped Harry during a pivotal point in his story, and was never afraid to butt heads with others.

So Aberforth wasn’t a people person. He proudly refused entry to, and maintained a longstanding grudge with, nefarious swindler Mundungus Fletcher, for example. He’d been alleged to sling dung – goat dung, naturally – at people he had disagreements with. He’d frequently been inclined to describe close associates as ‘bloody fools’ or ‘old berk(s)’.

But this crotchetiness is understandable when you consider his life story.

As a child Aberforth saw his innocent younger sister attacked by Muggles just for being different. His sister – Ariana – went on to shun most people, apart from Aberforth. Struggling to keep a lid on her magical abilities, Ariana went on to accidentally kill their mother during a violent outburst. All the while his older brother, the illustrious Albus Dumbledore, was able to focus on his work, proceed to become headmaster of Hogwarts, and go down in history as one of the greats.

Aberforth was certainly entitled to be a bit grouchy, and grouchy he definitely was. His moodiness meant Aberforth was keen on fighting, with a fondness for duelling over debate. He was certainly not perfect, and was quite possibly illiterate – according to his own brother.

But Aberforth’s pivotal role in fighting the forces of darkness cannot be overstated.

He sneaked Harry, Ron and Hermione into the Hog’s Head under the cover of his hircine (meaning ‘goat-like’, word-fans) Patronus to escape the Death Eaters. Ever the pessimist, he locked horns with Harry, questioning Albus’s good judgement in entrusting the fate of the world to the young Boy Who Lived.

He also maintained a vital lifeline supplying food to the Room of Requirement, without which Dumbledore’s Army would likely have floundered.

Need more convincing? Students could never have escaped Hogwarts in their relieved hundreds during the final vicious Death Eater attack without the passage to the Hog’s Head, accessed via his beloved sister’s portrait.

More? Dobby would never have saved the day at Malfoy Manor, had Aberforth not dispatched his elfin buddy to rescue Harry and friends from the clutches of Bellatrix Lestrange.

Still more than those heroics, even, Aberforth’s main contribution to civilisation was all too often overlooked. Were it not for Aberforth’s brave conduct in a wand battle decades ago, evil would have triumphed long before Harry was even born.

When the Dumbledores still lived at home, Gellert Grindelwald paid Albus a visit. High-achieving Albus was drawn to young Grindelwald’s striking ability and charisma. Soon, Dumbledore was embroiled in Grindelwald’s plans to subjugate Muggles on a global scale. Pooling their considerable resources, they could well have changed history. Protective of Ariana, Aberforth ended up in a duel with Grindelwald and Albus – to disastrous results.

Of course, this was the duel where a stray curse killed Ariana. Nobody knew for sure whose wand was to blame, but Grindelwald fled, having incapacitated Aberforth with an agonising Cruciatus Curse.

After Aberforth broke Albus’s nose at their sister’s funeral, decades of brooding resentment between the two brothers followed.

But Grindelwald was gone, and Albus soon turned from what could have been a dark path. Quite simply, every Muggle alive today owes Aberforth a debt of gratitude. Probably.

Sure, he was no saint. He threatened to take Slytherin pupils hostage during the final battle for Hogwarts. And his interest in goats drew official censure from the Wizengamot. Not that we need to focus on that.

But look at the wider picture. Without Aberforth Dumbledore the fate of Harry, his friends, Hogwarts and, indeed, the world would be a very different place. Because Aberforth Dumbledore truly was the GOAT.

As in: Greatest Of All Time.


L.oty

summary:当我们回忆过去,就能发现那个没有幸存者的夏天,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

OOC预警

  

【愤怒】——阿不福思

没有老人能逃过回忆的宿命。

好像一次次回望,一句句如果,就能弥补遗憾与伤痕。

阿不福思也不能。

  

  

        当格林德沃身陨高塔的消息传到猪头酒吧,阿不福思从柜台上拿起两个杯子,像麻瓜一样用水和抹布仔细的擦洗,洗得干干净净。他倒满两杯黄油啤酒,用魔力给它们加了冰块。骤降的温度使杯壁泛起白雾,昏黄的光打在酒里,就像杯子里盛满了朦胧的星光。......


summary:当我们回忆过去,就能发现那个没有幸存者的夏天,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

OOC预警

  

【愤怒】——阿不福思

没有老人能逃过回忆的宿命。

好像一次次回望,一句句如果,就能弥补遗憾与伤痕。

阿不福思也不能。

  

  

        当格林德沃身陨高塔的消息传到猪头酒吧,阿不福思从柜台上拿起两个杯子,像麻瓜一样用水和抹布仔细的擦洗,洗得干干净净。他倒满两杯黄油啤酒,用魔力给它们加了冰块。骤降的温度使杯壁泛起白雾,昏黄的光打在酒里,就像杯子里盛满了朦胧的星光。

       阿不福思自己拿了一杯坐在四个人用的小圆桌上,猛然间才发现另一杯不知道给谁。可是一个人用两个杯子喝酒真的好蠢,他懊恼的抓了抓头。

       他环视一周,破破烂烂的酒吧里没有别人,抬头看到阿利安娜的画像,安娜调皮的冲他眨眨眼。

       于是他把安娜的画像摆在另一杯酒后。

       他猛灌一大口酒,然后不知道第几次因为不适应这种奇怪的味道被呛得狼狈。

“呸,糖水!”

  

  

  

         “格林德沃那个祸害死了。”他对着画像道。

         “那个老疯子死了!今天是值得庆祝的一天!”他对阿莉安娜说,也对自己说,“我想我们应该感到兴奋,恶魔终于回到地狱。”他想用“罪人”这个词,他知道格林德沃绝对担得起这个词。这个世界为他流的血和泪还不够多吗?他留下的悲伤与阴霾还不够多吗?因为他,许多人死了,安娜离开了,他们家也支离破碎,不存在了!他不是罪人,谁是罪人?

       但话到嘴边,他艰难的咽了回去。

       只因为他吗?

       是的,只因为他。他对自己说。

       阿莉安娜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笑。少女一头金发垂落,眼底清澈,穿着心爱的裙子,笑得恬静又美好,画像留住了她最好的年纪。

       “难道你也相信那个小鬼的话,认为他是为了保护阿不思的坟墓才去死的?”阿不福思被她看得烦躁,大声喊道。末了,他又想起什么,慌张得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子,磕巴道:“抱歉,抱歉安娜,我……我不是故意要去吼你的,我只是,那个德国佬……”

       “没事的阿不,你不用道歉。”阿莉安娜笑道,“杀死阿不思和盖勒特的坏人死了吗?”

       “死了,死了,没鼻子的怪物死了。”

       良久,他道:“都死了。”

  

  

  

        阿不福思第一次知道糖水做成的酒也能醉人。

        他把身体的全部重量都靠在椅子上,头晕乎乎的,费力张着一双蒙眬而混浊的眼。

        他冲着画像絮絮叨叨:“当年就该听我的,我早看出德国佬不是什么好人!他傲慢冷血,看不起所有人!当然,阿不思除外,我们的天才哥哥除外,他们总是计划着他们虚无缥缈的狗屁不通的未来。事实上他们只是两个不敢面对现实的懦夫。”

        “安娜,如果不是阿不思动用他仅存的良知,我们恐怕早就死在格林德沃的魔杖下!”

        …………

        阿莉安娜听着他把格林德沃的罪孽一条接着一条从陈年旧事里翻出来,没有说话,温柔的看着他笑。

        …………

        “为了更伟大的利益!阿不思•邓布利多总能理解得更加透彻!老圣人手把手教导小鬼,就是为了送救世主去死!他甚至利用了自己的死亡!难以置信!他也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列完格林德沃的罪孽,他开始把矛头转向他哥哥。

       “不得夸一句《邓布利多的平生与谎言》写得太好了,应该发给他的学生,人手一本,让他们看看自己敬重的老师到底有多么虚伪不堪!”

       “可是每一个手上拿着这本书的人都被你骂了一通并赶出酒吧,不是吗?”安娜道。

       阿不福思沉默了。

       他低下头,抠着手指。

       “我醉了安娜,我不该喝酒的,我在胡言乱语,我要去休息了,晚安小淑女,祝你有个好梦。”他最后慢吞吞起身。

  

  

  

        喝酒的人不该做梦,他们在黑暗里把沉重的眼皮合上,睁开时就能拥有一片灿烂的阳光。

       今夜的阿不福思是个例外。他做梦了,很长的一个梦。

       或许是数落格林德沃时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在那个乱七八糟的夏天,他梦见自己回到了戈德里克山谷。

       父亲入狱,但母亲还在,安娜还在,德国佬没有来。

       他下定决心要看好他哥哥。

       于是他看见他哥举着奖杯奖状,但他母亲的目光总追随着安娜;他哥拉着自己分享学术心得,但总被他不耐烦的甩开。他看着他哥紧紧抿唇,眼中的失落一闪而过,随后是无数次无穷无尽的释怀,努力学着他们将目光投向安娜。

       天才阿不思•邓布利多,难道自己就不能照顾好自己吗?特殊时期就不能为家里做点牺牲吗?

       他看着他哥慢慢将自己关在书房里。

       母亲去世了,在一片混乱里。他那总不开心的天才哥哥回来了。

       他看见自己冲着他哥大吼大叫,像在发泄着他承受的太多不属于这个年纪的苦楚般,无数次指着大门让他滚。他哥只是笑笑,红着眼要求他冷静。

       为什么只是一次谈话,一个学术交流,格林德沃就能轻而易举的把他才智过人的哥哥迷得头晕目眩?年少的阿不福思总想不明白这个道理。他只是觉得阿不思不开心,想让他离开去过自己的生活,他总想证明阿利安娜靠自己也可以活得很好。天才降落在不幸的家庭里也会变得不幸,但不幸的家庭里有天才也不能改变什么。

       但直觉告诉他,格林德沃很危险。

       当他看见他哥和他的新朋友在阳光下,躺在花园里愉快的交谈,而屋里的妹妹痛苦的蜷缩在阴影下,怒火像火山一样喷发,一瞬间将他的理智埋没。他怒不可遏。

       他恨他哥,更恨格林德沃。

       他在挑刺,冲他们大吼大叫。

       他没有想过要控制自己。

       恶魔猖狂大笑,撒旦张开翅膀,悲歌奏响的前一秒,他看见大喊大叫的愤怒的自己。

  

  

  

       阿不福思醒来时,已经是中午了。

       他头疼欲裂,昨晚的梦纷至沓来,像一把锋利的刀绞入太阳穴。

       罪人。

       夏日的罪人。

       只有格林德沃?

       他不熟练的避开了这个话题。

       他躺在床上,觉得梦里的只是梦,但又梦得如此真实。他快要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我果然老啦……”他将这一切归罪于时间。

       “为什么阿不思的坟墓要建在霍格沃茨呢?历届没有一个校长的墓在那里。”他突然顿住了,然后起身收拾东西,无论如何今天要去看看。

       历届没有一个校长没有家。

      “亲爱的阿不思,我的哥哥,如果我死后我们能见面,我一定不冲你吼叫了。”他学着麻瓜洗好两个杯子,倒满黄油啤酒,又在里面加了冰块,带走时呢喃自语,“当然,如果那个德国佬真的为了保护你的坟墓而死,如果你选择原谅他,如果我们能再见面,我勉强同意不跟他吵。”

       阿利安娜的画像被挂回了墙上,但四人桌的那杯酒还在桌上。

       冰化了。

       是满的。

Albus·Grindelwald  ⃒⃘⃤(请叫我去学习)

关于邓布利多家族。

这是一个古老的魔法家族,曾出过两名默然者(其中一个前所未有地活到了成年。),而且这个家族似乎不排斥混血或者是麻瓜,从珀西瓦尔的妻子坎德拉非纯血巫师就能看出,当然不排除珀西瓦尔为了她而放弃家族理念这一种情况(没有找到资料,我也不知道,如果有误请指出)。族徽是凤凰,人均战斗力杠杠的(HP中的战力天花板AD,LV,还有麦格,斯教等等都是混血,纯血巫师们还有什么好叫嚣的),之前生活在沃土原,后搬去戈德里克山谷。

关于一家人的外貌:(摘自死亡圣器)

照片下面写着:邓布利多一家,左起:阿不思、珀西瓦尔(抱着刚出生的阿利安娜)、坎德拉和阿不福思。

这吸引了他的注意。哈利仔细盯着这...

关于邓布利多家族。

这是一个古老的魔法家族,曾出过两名默然者(其中一个前所未有地活到了成年。),而且这个家族似乎不排斥混血或者是麻瓜,从珀西瓦尔的妻子坎德拉非纯血巫师就能看出,当然不排除珀西瓦尔为了她而放弃家族理念这一种情况(没有找到资料,我也不知道,如果有误请指出)。族徽是凤凰,人均战斗力杠杠的(HP中的战力天花板AD,LV,还有麦格,斯教等等都是混血,纯血巫师们还有什么好叫嚣的),之前生活在沃土原,后搬去戈德里克山谷。

关于一家人的外貌:(摘自死亡圣器)

照片下面写着:邓布利多一家,左起:阿不思、珀西瓦尔(抱着刚出生的阿利安娜)、坎德拉和阿不福思。

这吸引了他的注意。哈利仔细盯着这张照片。邓布利多的父亲珀西瓦尔是个英俊的男子,一双眼睛在这张褪色的老照片上似乎仍闪着光芒。婴儿阿利安娜比一块面包大不了多少,也看不出更多的面部特征。母亲坎德拉乌黑的头发盘成一个高髻,五官有如刀刻一般。尽管她穿着高领缎袍,但那黑眼睛、高颧骨和挺直的鼻梁令哈利联想到了印第安人。阿不思和阿不福思穿着一式的花边领短上衣,留着一式的披肩发。阿不思看上去大几岁,但其他方面两个男孩看上去非常相似,因为这是在邓布利多的鼻梁被打断和他开始戴眼镜之前。

一家人看上去相当幸福美满,安详地在报纸上微笑。婴儿阿利安娜的胳膊在襁褓外模糊地挥舞。哈利在照片的上方看到了一行标题:

独家摘录——即将出版的邓布利多传记


楼梯顶上是客厅,铺着破旧的地毯,还有个小小的壁炉,壁炉上方挂着一幅很大的油画,画上是一个金发的姑娘茫然而温柔地望着屋内。

珀西瓦尔

阿不思,阿不福思和阿利安娜的父亲(英国唯一一个被刺杀的首相也叫这名),坎德拉的丈夫。对他的资料记载甚少,可能只是阿兹卡班里一个不起眼的犯人,因为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过错(如果爱女儿是一种罪的话那当我没说)。他应该是个高大的红发巫师,有着亮蓝色的眼睛。同时也是一位伟大的父亲,用自己的自由去换取女儿的自由,他的两个儿子都是保卫世界的勇士,这位父亲必然了不起,虽然他陪伴孩子的时间很短,但他或许就像一团金红色的火一样留在孩子们的心中(电影中可以看出阿不思和阿不福思在作战时有一些神态的相似,也许就是珀西瓦尔的写影吧)。

可惜阿兹卡班太冷了,那团金红色的火温暖不了那里,反倒被冰冷吞噬了。他算是含冤而死,又死得心甘情愿,至少在他死的时候,他的妻儿都好好的。从此阿兹卡班里永远消失了一位伟大的巫师。

坎德拉

珀西瓦尔的妻子,三兄妹的母亲,非纯血,也可能是麻瓜出身,对她的记载也很少。但是她也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她有着乌黑的头发,一家人原本生活在沃土原,因为三个麻瓜对阿利安娜的伤害,阿利安娜变成了默然者,珀西瓦尔因此教训了麻瓜而入狱,全家为了躲避邻居的流言蜚语搬去了戈德里克山谷。坎德拉的实力应该不容小觑(看看她的孩子就知道,而且如果她很弱也不太可能和珀西瓦尔在一起),她为了女儿却甘愿留在家中,甘愿当一个平平无奇的人。她也应该很善良,如果珀西瓦尔教给三兄妹的是勇气力量和担当责任,她教给孩子的可能就是心善。两兄弟有那样的经历,但是依然善良,保护着世界,必然与她有密切的联系。而且从一些小细节中可以看出安娜也是善良的,只是可怜她受尽了苦难不幸夭折。这位母亲也死在了女儿手中。

她死了,她去追逐她的凤凰了。她可能有点不放心自己的孩子,但至少她死的时候她的孩子们还好好的,她也看到了成年的阿不思,知道他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巫师。家中的顶梁柱又倒了一个。

阿利安娜

三兄妹中最小的一个,金发蓝眼,可爱的小女孩。她很不幸,童年时期使用魔法被三个麻瓜男孩看见,麻瓜们伤害了她,她变成默然者,失控时会爆发出强大的魔力,普通巫师很难制服,她的母亲就是因为她突然的魔力爆发而死亡。她父母的死都与她或多或少有关系,小姑娘或许也自责过。她又有什么错呢,有的资料显示她喜欢牧羊犬还有山羊,她很黏哥哥阿不福思,她只是一个小女孩,承受了很多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后来,她的大哥阿不思带回来了他的小男朋友盖勒特,那段时间阿不思疏远了弟妹,她可能会理解一个被埋没的天才,她没有哭闹,但是当她看见三人因为她而起了争执时,还是尽力上前阻止,最后不知被谁的魔法击中死亡(也有少数人说她是因为到了寿命期限,因为默然者很难活到成年,但是有人说罗琳说过安娜不是GG杀的也不是不服杀的)。

山野上的小花还来不及盛开就已经凋谢,她还来不及长大。她的死也成了GGAD分开最直接的原因(最根本的应该是理念的不同),她的死也让两兄弟的矛盾锐化,成了阿不思一生的痛。

奥睿利乌斯和纳吉尼

也就是克雷登斯,阿不福思的儿子,年幼丧母,在孤儿院长大,悲惨经历让他和姑姑阿利安娜一样也成了默然者,曾被格林德沃利用,他是少见的能活到成年的默然者,力量也更强大。

他一直不知道自己的身世,苦苦寻找,被格林德沃带走,后又逃去了一个马戏团,和中了血咒的兽人纳吉尼依偎取暖,然后又一次被格林德沃利用。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父亲,找到了自己的家族,却命不久矣(从他作为默然者的年龄和FB3最后的虚弱可以看出)。

小山羊好不容易长出了绒毛,好不容易找到了羊群,终于迎来了春天,却被一场倒春寒冻死了。

为什么要写纳吉尼呢?

她是血咒兽人,早期可以自由变换人形和蛇身,因此被关在马戏团供游客欣赏。但是后期就会完全变成一条蛇,也就成为伏地魔的魂器,杀人无数,但这不是她的本意。

原本是两个在冰天雪地中冻久了的人相互取暖,傻姑娘却当了真。她虽命运坎坷,但依然正直善良,她试图阻止奥睿利乌斯穿过火圈,她明白格林德沃不能带给奥睿利乌斯他想要的。

奥睿利乌斯死后,没有人再给予她温暖,直到她完全变成了一条蛇。伏地魔给了她一点在乎,她就跟他走了。

如果她还有意识,她或许就不会允许自己杀人作恶。

感谢纳威给她一个解脱。

阿不福思

部分HP粉习惯叫他不服,或者是不福,他的确不服且不福。他喜欢山羊(貌似还睡过,我什么都不知道🐶,网传的),他很爱妹妹,他打过邻居。他是格兰芬多,他的魔法实力不弱,且记忆力很好,他曾经帮助阿不思拯救过世界。

可能是一直生活在哥哥的光芒下(我为什么突然想到罗恩),他总是被遗忘。他脾气暴躁,但是本性不坏,开了一家猪头酒吧,孤独地度过了许多年。

他打断过阿不思的鼻梁(不知道是一次还是两次),他责怪哥哥,却依然牵挂着他(FB3中他来找阿不思时我总感觉他除了找儿子之外还担心自己哥哥又被格林德沃拐走)。他和阿不思一起见证了父母,妹妹,妻儿的死亡,他又在暮年时见证了兄长的离去,偷偷去参加他的葬礼,帮他完成最后的事,然后继续孤苦无依一人。

凤凰们都飞走了,剩下了不会飞的山羊孤零零地留在人间。

他的寿命有限,凤凰终究还是会失去主人。

他见证了家人和仇人的死亡,在他之后再不会有姓邓布利多的巫师了。

世界上又少了一个古老的家族。

————end————

至于我为什么不写GGAD(因为篇幅太长了要新开一篇),这篇本来打算七夕节发的后来觉得不合适就先发了(七夕节还有大料,嘿嘿,来自单身狗的咆哮)。

不过邓布利多家族是真NB,据说三兄妹还有一个姑姑还是姨妈来着(反正在英语里都是aunt),也是个人才,如果是姑姑那就还有一个姓邓布利多的巫师(但是她可能已经去世了,而且没有子嗣)。战斗力爆棚就算了还为人心善(看看隔壁的布莱克家族,教父和他弟除外),个个颜值还不低(最明显的请看校长年轻时候)。基因的优良啊,可惜这么优良的基因浪费了(这样一想GGAD生子文好像是对基因的一种保护和完美利用)。

求评论哦,如果哪里有问题请告诉我,谢谢。






Ariana Dumbledore
做了一些柠檬蛋糕。 阿不思哥哥...

做了一些柠檬蛋糕。

阿不思哥哥吃的很开心,阿不就有点。。。


好吧,我承认我放糖有些多了,但是阿不思很喜欢啊。


——

阿不你生气了?可是阿不思很久没有回来了,应该照顾照顾他啊。


(天真的看向阿不,歪了歪头)


你不能老挑阿不思的毛病,阿不,阿不思哥哥学习很努力,我们得犒劳一下他。


你再这样我就生气了。

(嘟了嘟嘴)


——

我开玩笑的!

做了一些柠檬蛋糕。

阿不思哥哥吃的很开心,阿不就有点。。。


好吧,我承认我放糖有些多了,但是阿不思很喜欢啊。


——

阿不你生气了?可是阿不思很久没有回来了,应该照顾照顾他啊。


(天真的看向阿不,歪了歪头)


你不能老挑阿不思的毛病,阿不,阿不思哥哥学习很努力,我们得犒劳一下他。


你再这样我就生气了。

(嘟了嘟嘴)



——

我开玩笑的!

鸦青

36.阿不思和阿不福思

  “好了,西弗勒斯,再哭我的袍子要湿透了。”哈利轻拍西弗勒斯的背,看着哭得稀里哗啦的小孩手足无措。 

  “对不起,先生。”西弗勒斯止住了眼泪,抽抽搭搭的说。 

  哈利给自己施了个烘干咒,“不用对我说对不起,小哭包。” 

  西弗勒斯不好意思的扯了扯嘴角。 

  哈利看了一眼表,“时间快到了,你愿意和我一起去门口迎接一下邓布利多教授和邓布利多先生吗?吗?” 

  西弗勒斯点点头,犹豫了一下,还是抓住了哈利的袖子。 

  哈利把袖子从他手抽出来,“别抓我袖子了,西弗勒斯,我的手还在这呢,它可没骨折。”说着牵起了西弗勒斯的......

  “好了,西弗勒斯,再哭我的袍子要湿透了。”哈利轻拍西弗勒斯的背,看着哭得稀里哗啦的小孩手足无措。 

  “对不起,先生。”西弗勒斯止住了眼泪,抽抽搭搭的说。 

  哈利给自己施了个烘干咒,“不用对我说对不起,小哭包。” 

  西弗勒斯不好意思的扯了扯嘴角。 

  哈利看了一眼表,“时间快到了,你愿意和我一起去门口迎接一下邓布利多教授和邓布利多先生吗?吗?” 

  西弗勒斯点点头,犹豫了一下,还是抓住了哈利的袖子。 

  哈利把袖子从他手抽出来,“别抓我袖子了,西弗勒斯,我的手还在这呢,它可没骨折。”说着牵起了西弗勒斯的手。 

   

  “日安,邓布利多教授。”哈利为他们打开了大门。 

  “你好,哈利。你好,西弗勒斯。”先是阿不思·邓布利多和他们打招呼,阿不福思只是点了点头。 

  “跟我走吧,我带你们先去房间。”哈利牵着西弗勒斯走在前面,两兄弟走在后面。 

  走到二楼时,哈利低声让西弗勒斯先去练习室待一会,等他过来,然后领着两人来到三楼新收拾出的房间。“我想你们也并不会长时间停留在我家,所以只是简单的打扫了一下。我稍后把东西送过来。” 

  “麻烦了。”邓布利多教授和哈利道了谢。 

  等哈利离开后,阿不福思对阿不思说:“你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一个人?我从没在我的酒吧见到过他。” 

  “不管怎么说,我们需要他的帮助。而且我可以保证,他值得信赖。”阿不思·邓布利多回答。 

  阿不福思没有再说话,安静下来。 

  哈利很快带着复活石推开了门,他把石头交给邓布利多,“我想你知道怎么用,邓布利多教授。我要带着赫敏和西弗勒斯去一趟对角巷,结束后把它给克利切就好,我和他说过这件事了。” 

  “好。”阿不思微微颔首。 

   

  哈利先是敲了敲赫敏卧室的门,“赫敏?” 

  没人回答。 

  他又去了书房,推开门,赫敏正捧着一本书看着。 

  “走了,赫敏,我们要去一趟对角巷。”哈利敲了敲门。 

  赫敏放下手中的书,“这就来。” 

  三个人刚准备出发,赫敏叫住了哈利,“我们怎么去?” 

  哈利愣了一下,“当然是幻影移形了。” 

  “什么?”赫敏不可置信的看着哈利,“你让一个七岁的孩子跟着你随从显性?你知不知道这有多危险?你还记得自己第一次随从显形多大吗?” 

  “这个嘛……”哈利很尴尬。 

  “我想你这里应该没有连飞路网吧,我们用门钥匙。”赫敏不容置疑的说,从自己随手带着的小包里翻找,嘴里念念有词,“真是疯了,让这么小的孩子随从显形。” 

  哈利站在一旁,尴尬的理了理衣袖。 

  赫敏从小包里拿出一个茶杯,“门托斯。” 

  “你自己幻影移形去吧,我带着西弗勒斯用门钥匙。”赫敏气冲冲地说。 

  “好。”哈利幻影移形走了。 

  “真是够胡闹的。”赫敏皱着眉说。随即她给西弗勒斯讲了使用方法,让他把手也放到茶杯上。 

  西弗勒斯听话的照做了,跟着赫敏来到了对角巷。 

  “我在这。”哈利在前面冲他们挥了挥手。 

  等赫敏和西弗勒斯走过来后,“我看常用的几种药品不太够了,还有赫敏需要一套魔药的制作工具,我想想还有什么……” 

  “别想了,还有我要去奥利凡德那里买我的魔杖。”赫敏说。 

  “那我们分头吧,你去买魔杖,我们去买其他的,到时候来药店见我们。”哈利提议。 

  “行。”赫敏拿着她的小包离开了。 

——————————————————————

阿不思和阿不福思见阿利安娜的情节会作为一个彩蛋,放在下次更新里。

感觉我这章有点水

   

  

Ariana Dumbledore

【自戏】越过太阳的梦

我听见山野的脉搏,它跳动着,似乎在呼唤我。

枕边的风声吹送的是零落的黄昏,于枕上,于床边,于窗沿,像一支被拆散的歌谣,流落的音符停于此地。

紧接着洒下的是细碎的星光,沉沦在山谷最后的落照。

太阳还在西山上挽留最后的余辉,是光芒万丈,是闪耀,即将换来沉寂与黑夜。


安娜,安娜。


我回头,看向了窗外。

我看到他们的眷恋,他们在太阳的光辉里。

那里站着好多人,是我曾经的至亲。

我看不清他们,但是我感受的到,那是我爱的人。

他们脸上都挂着笑,他们的笑容融入了夕阳里,染得周边的花,草,树,一片脂色,暖黄的光辉里,他们的笑容像冬日的火炉,冰雪为之动容,他们的眼睛里闪着黄昏的悸动,让...

我听见山野的脉搏,它跳动着,似乎在呼唤我。

枕边的风声吹送的是零落的黄昏,于枕上,于床边,于窗沿,像一支被拆散的歌谣,流落的音符停于此地。

紧接着洒下的是细碎的星光,沉沦在山谷最后的落照。

太阳还在西山上挽留最后的余辉,是光芒万丈,是闪耀,即将换来沉寂与黑夜。


安娜,安娜。


我回头,看向了窗外。

我看到他们的眷恋,他们在太阳的光辉里。

那里站着好多人,是我曾经的至亲。

我看不清他们,但是我感受的到,那是我爱的人。

他们脸上都挂着笑,他们的笑容融入了夕阳里,染得周边的花,草,树,一片脂色,暖黄的光辉里,他们的笑容像冬日的火炉,冰雪为之动容,他们的眼睛里闪着黄昏的悸动,让我留恋。

我感受到微风的呼唤,它拂起了我的头发。

我听见那里,是歌声四起,古老的童谣从太阳那里传来,隐隐约约,向我伸出了手臂。

我推开了门,不顾一切,像他们奔去。

他们是我的答案,是我千千万万遍的寻觅。

我向他们奔去,他们没有向我奔来,却呼唤着。


安娜,安娜。


身边的雏菊花丛因为我的奔跑而摇曳着,散发着微香,落日给它们染上了好看的颜色,只是无法让我停留。

我从山脚奔向那轮太阳,他们站在太阳的尽头,他们在呼唤。


安娜,安娜。


双脚踏过的是微微发热的泥土,松软的如若云翳,是我曾经嬉闹过千万遍的记忆。

炙热的余辉里,他们向我伸手。

快来,安娜。

我竭尽全力,裙摆飘动着带着温度的晚风。

我好累好累,似乎根本就没有尽头。

他们的呼唤好像那样渺远,如同那支歌谣,传送的是原始的献礼。


安娜,我们在这里。


你们在哪里?我看不见。

我呼喊着,迷茫着,周围的风形成了涡流,我旋转于此,置身于此。


我们在这里,安娜。


我再一次抬起了头,竭尽全力,奔向他们。


安娜,我们一直都在。


他们一直都在。

在炙热而又强烈的光线里,我看清了,太阳终于施舍了它的温柔,于我,于他们。

我看清了,父亲,母亲,阿不,阿不思,还有金发的格林德沃先生,巴希达女士,他们都在那里,在那里温柔的笑,看着我。

那一刻,我的目光穿透了太阳。

只有临死之人的眼睛才能看清太阳。

那首古老的歌谣又一次唱响,与太阳一起,鸣奏着时间的乐曲。

我再一次奔去。

身体传来的痛感告诉我,我跌倒了。

他们离我而去,随着太阳,分成两列,一列向西走去,一列路过我,看向东方。

我试图起身挽回,可是我再也无法奔去。



“别丢下我。”


“我害怕……”



“安娜,醒醒。”

阿不摇晃着我,我睁开了眼。

“你睡迷糊啦,今天我们要一起看小山羊。"他向我伸出了手,"别赖床啦。”只是看着那曾经在梦里出现的面孔,一阵阵传来的是心脏的抽痛。

我突然抱着他大哭起来,呜咽声让他一震,他抱住了我,沉默着,轻轻拍着我的背。


“哭吧,委屈的话,哭出来就好了。”

Ariana Dumbledore
嗯……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照的呢...

嗯……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照的呢?

应该是阿不思帮我拍的?

好像是当时阿不看到格林德沃先生在家里怒气冲冲地要找他理论,结果被自己的山羊绊了一跤?

总之,听说今天是5.21,中国一个特殊的日子,虽然不明白人世间的爱情,但是我相信,所有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归属的。

——也包括我,我也会找到归属的,

嗯……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照的呢?

应该是阿不思帮我拍的?

好像是当时阿不看到格林德沃先生在家里怒气冲冲地要找他理论,结果被自己的山羊绊了一跤?

总之,听说今天是5.21,中国一个特殊的日子,虽然不明白人世间的爱情,但是我相信,所有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归属的。

——也包括我,我也会找到归属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