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云嘎

56.2万浏览    13920参与
幻想家肆月

草原诗人和小翻译【阿云嘎 x 你】

🐰一起回草原了!
🐰文章里写的这些真的希望可以为他做呀

————————————————————————

2020冬



在一起的第三年,你决定陪他回鄂尔多斯老家过一次年。你还特意拜托他帮你定制了一身蒙古袍,是和他常穿那身相称的红底蓝纹。

你总觉得每次回到牧区的时候,他都会变得沉静寡言起来。他会在空旷的操场上发呆,或者眼神温和地站在羊圈外出神,一下就是几个小时。你知道这里承载了他太多的过往,便也不打扰他,只是在落雪时分取来棉袍给他披上。

那年冬天鄂尔多斯下了一场好大的雪。雪停的那个清晨你拉着他的手撒娇着让他陪你去你们之前一起看日出的那个小丘。其实你也不是认真撒娇,他对你的愿望总是有求必应的。

雪...

🐰一起回草原了!
🐰文章里写的这些真的希望可以为他做呀

————————————————————————


2020冬









在一起的第三年,你决定陪他回鄂尔多斯老家过一次年。你还特意拜托他帮你定制了一身蒙古袍,是和他常穿那身相称的红底蓝纹。

你总觉得每次回到牧区的时候,他都会变得沉静寡言起来。他会在空旷的操场上发呆,或者眼神温和地站在羊圈外出神,一下就是几个小时。你知道这里承载了他太多的过往,便也不打扰他,只是在落雪时分取来棉袍给他披上。

那年冬天鄂尔多斯下了一场好大的雪。雪停的那个清晨你拉着他的手撒娇着让他陪你去你们之前一起看日出的那个小丘。其实你也不是认真撒娇,他对你的愿望总是有求必应的。

雪后的草原又是另一番景象,万里大地银装素裹,远处蜿蜒的河流早已结冰,像是光洁的镜子反射着阳光的金色。

“哎,你知道今天为什么要和你来这儿吗?”你歪着头看他。

他想了想。又摇了摇头:“唔……不知道。”

你看着他呆呆的样子又忍不住笑:“因为这里是小雷神的秘密基地,是他憧憬着远方世界的地方呀。而且你看这里地势比其他地方都高,是不是很适合喊话?”
“啊?”阿云嘎还是搞不懂你要做什么。

你兴奋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把手扩在嘴边冲着茫茫草原喊道:“【蒙语】阿云嘎!我!喜!欢!你!全世界最最最喜欢你!我想告诉你,那只和羊群走失的小羊后来遇到了另外一只小羊!他们一起走过很多地方,完成了很多梦想。他们一直一直在一起,永远不会分开!”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脸红扑扑的你对他笑得灿烂,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以下对白皆为蒙语】

“你什么时候学会蒙语了?”他眼中满溢着感动,甚至要流淌出来。

“从三年前刚在一起的时候就开始学了。我想要了解最完整最真实的你,所以就偷偷学啦~”你也有些激动,第一次用他的母语跟他对话,此时此刻你觉得自己是拥有完完整整的他的。也许曾经有无数个日夜他都在苦练中文,无数次苦恼找不到合适的字眼,无数次懊悔自己词不达意。现在,至少在你身边,再也不用这样了。这次就换你来纠结字眼,换你来嘎言嘎语吧!

他感动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看泪水就要流下来。但作为蒙古男儿,他不想你看到他流泪的样子,便伸手把你按在了怀里。

你被他用力搂着,能感受到他肩膀在小幅度的抖动。你是真的心疼的。所以你轻轻抬手,一下一下地抚摸他的后脑,垫脚在他耳边呢喃道:

“这些年辛苦了。”









过年很多在外工作的人都回到牧区,每天都有亲戚来来往往。而仅过而立的他,也俨然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关心着今年的草料,还有侄孙的教育。你用蒙语熟练地和他的家人寒暄着,他也握着你的手把你介绍给家人。家里人看到小姑娘都为了他把蒙语说这么溜了,如果不是真爱谁愿意做这种事,也就放心了。

比特翁(除夕)那天,他领你换上了白节特殊的白袍,一大家子聚到长辈家守岁。你们给家里的长辈献上哈达,大家一起唱着悠扬的歌,凌晨的时候一起到外面向神明祈祷。

查干萨日(初一)清晨,一家人按照习俗来到先人坟前祭拜。他的大嫂、大姐、二哥、二姐先后祭拜。轮到他时,他轻轻捉住你的手跪下。

“阿布,额吉,啊哈,你们在那边好吗?我们现在过得很好,今年草长得茂密,羊也生得健壮。苏木的小学来了好几个老师,侄孙的成绩也不错,不像我,小时候贪玩不爱学习。不过不用担心我,我在北京生活得很好,工作顺利,而且找到了想要共度一生的人。今天我把她带来了。我们认识很久了,她一直都对我很好,还为我学了蒙语,我想我们会一直走下去的。”

你听得有些鼻酸,但还是控制着自己的眼泪开口:“叔叔,阿姨,大哥,谢谢你们生育养育了阿云嘎,让我有机会遇到这么好的他。他现在长成了一个很棒的男人,是享誉全国的音乐剧演员和歌唱家,还上过好几次春晚。我会好好照顾他的,刚才还没改口,婚后我们会再来拜访的。”

后来你们站在雪原上好久,身上洁白的袍子几乎要融入雪地。最后他紧紧地拥住你,在你耳边呢喃:“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家。”



————————————tbc———————————

-不行好搞笑-
是我看了很久的嘎😚 源侵删

是我看了很久的嘎😚


源侵删

是我看了很久的嘎😚



源侵删

养一只红牛牛

王储的幸福生活(十一)

【嘎龙】【现代皇室AU】 甜宠文学

————————————————


(小破车继续开~~见ping,没了可以凹三题目或者udi)


     双胎带来的情-潮超出了御医的预期,虽然阿云嘎遵照注意事项极尽控制,但猫咪强忍的样子让人无法拒绝,一日多次最终还是难以避免。

   “现在还勉强可以,但进了七个月以后一定要减少”,御医细细检查了一番,“两个孩子本来就危险,早-产太多会有损王妃殿下的健康”。

   “可是肚子越来越大,王妃每天都很难受”,阿云嘎搂着猫咪满面愁...

【嘎龙】【现代皇室AU】 甜宠文学

————————————————


(小破车继续开~~见ping,没了可以凹三题目或者udi)


     双胎带来的情-潮超出了御医的预期,虽然阿云嘎遵照注意事项极尽控制,但猫咪强忍的样子让人无法拒绝,一日多次最终还是难以避免。

   “现在还勉强可以,但进了七个月以后一定要减少”,御医细细检查了一番,“两个孩子本来就危险,早-产太多会有损王妃殿下的健康”。

   “可是肚子越来越大,王妃每天都很难受”,阿云嘎搂着猫咪满面愁容,“我们也不想太过分,但实在是没办法”。

   “要不您还是带殿下出去走走吧,分散注意力可能会好一些。”

   

    高耸的孕肚已经遮不住了,御医也不建议飞机出行,那……阿云嘎找来日程单仔细研究,终于找到了最合适的去处。

   “宝宝,我们出去玩”,阿云嘎吩咐仆从收拾东西,“周末邻国有个大型珠宝拍卖会,只面向贵族名流,我们去看看吧”。

   “珠宝?”郑云龙兴趣不大,“我有很多啊,为什么还要买?”

   “万一有喜欢的呢?也可以给小宝宝们选第一件礼物”,阿云嘎坐到身边好声哄着,“结束了我们还可以去海边晒太阳,吃各种特色美食。那边总比国内消停,安保和私密性一流”。

   “好!晒太阳!”海滩的诱惑力可比珠宝大多了,再加上太久没有自由活动,猫咪跃跃欲试地来了劲头。

 

     阿云嘎拍了两块顶级冰种翡翠。两个宝宝很害羞,一直屁股冲外不给看,只能等生出来再根据性别决定如何雕琢。

    郑云龙靠在肩上昏昏欲睡,从小到大见过的好东西太多,那些璀璨耀眼的玩意对他来说毫无吸引力。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嘎子,好无聊啊”。

   “后面有个东西你可能会喜欢哦”,阿云嘎翻着拍卖手册,“宝宝坚持一下好不好?没有很多了”。

    郑云龙听话地乖乖坐好,摸着肚子低声安抚,“别动了,龙爸要抢好东西哦,你们不许捣乱”。

    阿云嘎握着猫咪的手不动声色地笑了,再等两件拍品,之后的那个我一早看好了,肯定对你的胃口!

 

   “嘎子,我要这个!”猫咪双眼放光。

    台上是一柄龙驭祥云的纯金权杖,来自于两千年前盛极一时的超级大国。龙睛是两颗硕大的红宝石,祥云则是以蓝宝石勾勒线条的纯白美玉,精致工艺即使放到现代也毫不逊色。再加上历史沉淀的独特风韵,把郑云龙的心攥了个结结实实。

    阿云嘎的颧骨快要飞起来了,“我就知道宝宝会喜欢,自己想要的自己拍好不好?顺便体验一下叫价的感觉”。

   “好!我要买下来送给你!”郑云龙听着竞价准备出手。

    阿云嘎有点哭笑不得,你买也是我出钱,结果就是自己送自己……

 

    价格已经飙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郑云龙想了一下笔直地伸出并拢的食指和中指。

   “加倍!王妃殿下加倍了!”主拍人兴奋异常,“还有哪位贵宾要出价吗?否则这根宝杖就是王妃殿下的囊中之物了!”

     猫咪满脸懵逼,我是要加十万啊,怎么变成了翻倍?“嘎子……我不是故意的……”

    阿云嘎笑得快要滑到椅子下面去了,一孕傻三年,小笨蛋忘了把手指交叉起来,结果搞出一个吓死人的天价。

 

    不过没关系,猫咪嘛,只要开心就好,老公很喜欢这份礼物哦~

 

(拍卖的手势是我编的,不要当真~~)

   

TBC


欢欢困啊

关于☁️☁️的深夜碎碎念

大半夜的《I’ll cover you 》和《Seasons of love 》又给我整哭了,才有了下面经不起推敲的梦话。

打开备忘录意识流一波,觉得就那么几行字点评不了《Rent》,概括不了双云。

不论是音乐剧还是他们的情谊。

他们会用歌声去成就,用眼神去诠释。

我们能做的是支持他们,让他们背后的光一直存在,这样他们的声音才有了形状,有了重量。


双云带给我的并不只是那一些嗑cp的快乐。

他们让我认识了十年的感情多么真挚可贵,

高高在上的音乐剧多么绚烂美好,

郑云龙阿云嘎这六个字多么重。

“音乐剧”这几个字是他们...

大半夜的《I’ll cover you 》和《Seasons of love 》又给我整哭了,才有了下面经不起推敲的梦话。

打开备忘录意识流一波,觉得就那么几行字点评不了《Rent》,概括不了双云。

不论是音乐剧还是他们的情谊。

他们会用歌声去成就,用眼神去诠释。

我们能做的是支持他们,让他们背后的光一直存在,这样他们的声音才有了形状,有了重量。


双云带给我的并不只是那一些嗑cp的快乐。

他们让我认识了十年的感情多么真挚可贵,

高高在上的音乐剧多么绚烂美好,

郑云龙阿云嘎这六个字多么重。

“音乐剧”这几个字是他们用声音追光的信念。

他们站在舞台上的光,是他们十年甚至更久换来的可期未来。

他们的毕业大戏《Rent》

他们借来了爱,无法复制的、独一份的爱。

“双云的这首是梦想、勇气和爱的三重体现,能把这样一首有着LGBT背景的歌搬上舞台,值得敬佩。”

燃烧自己去竭尽全力完成这个作品,他们对的起“音乐剧演员”这几个字。

“他们让我看到了中国音乐剧的未来。”

鬼 岛

【嘎龙】我好想你

*短打

*欢迎小可爱找我玩鸭!

*大龙要赶快好起来!


“怎么样了?”

  低沉又有磁性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好累,郑云龙感觉连眼皮也抬不起来。

  “难受。”

  阿云嘎叹了口气,无声的紧了紧搂在郑云龙腰上的手。阿云嘎心里也清楚郑云龙此刻是不会也不能去看医生的,晚会结束郑云龙还有活动,阿云嘎也必须去赶飞机。两人仅有的温存时间也所剩无几,后台,郑云龙闭了闭干涩的眼睛,一时间竟有些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只觉得舞台映出的光有些恍惚,像是电影里那样迷了眼睛,还真是烧的有些厉害了。郑云龙嘴角勾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觉得有些...

*短打

*欢迎小可爱找我玩鸭!

*大龙要赶快好起来!






“怎么样了?”

  低沉又有磁性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好累,郑云龙感觉连眼皮也抬不起来。

  “难受。”

  阿云嘎叹了口气,无声的紧了紧搂在郑云龙腰上的手。阿云嘎心里也清楚郑云龙此刻是不会也不能去看医生的,晚会结束郑云龙还有活动,阿云嘎也必须去赶飞机。两人仅有的温存时间也所剩无几,后台,郑云龙闭了闭干涩的眼睛,一时间竟有些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只觉得舞台映出的光有些恍惚,像是电影里那样迷了眼睛,还真是烧的有些厉害了。郑云龙嘴角勾起了一个小小的弧度,觉得有些好笑。

  去年这时候是阿云嘎还在生病吧。脸烧的通红还坚持上台,小年夜的演出也照样圆满完成。但没人知道他在去医院的车上难受的不成样子,偶尔发出一些压抑的呻吟声,为了不让别人担心自己坐在一个角落里,连咳嗽都有些小心翼翼。历史仿佛在郑云龙眼前重合了,他和阿云嘎还并肩站着候场,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发烧的人是他自己。

  “你去年也是这样吗,比我难受多了吧。”郑云龙歪着头看着阿云嘎,大大的眼睛里全是迷茫和疲惫。阿云嘎回头看看郑云龙,垂下眼睛认真思考了一会儿,又极尽温柔的望着他说:“倒也没有现在看到你生病难受。”郑云龙嘁他一声,一把年纪了还说点小情话,只是回过头想了想又暗暗觉得甜蜜和心酸。

  “好好照顾自己。”阿云嘎始终放心不下,郑云龙的手机的几十条未读消息全部来自阿云嘎。郑云龙摁灭了手机,没了阿云嘎在身边,忽然有一种没来由的孤独感包围了他。现在已经这么依赖阿云嘎了吗,郑云龙有些不想承认。哼,肯定是因为我生病了,就这一次。

  

“知道了,新年快乐,嘎子。我好想你。”

墨渊空

平面彩虹嘎get(差点给忘了)
p2是俩

平面彩虹嘎get(差点给忘了)
p2是俩

大智的金鱼

Love Songs

微云次方+深呼晰

主棋昱

阅读请配合bgm

kaash paige的《Love Songs》~

———————————————


00.

“高286班的同学们你们好,今天我就是你们的新班主任了,我叫郑云龙,教数学的,你们可以叫我郑老师,比你们大10岁。现在从这边开始依次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01.

每一个同学都如出一辙的自我介绍也没有使郑云龙的耐心消减丝毫,一个同学介绍完郑云龙就在他的笔记本上写写画画些什么东西,有的眼尖的同学瞟见郑老师的笔记本上有好几朵云。

“郑老师好,我叫蔡程昱,今年18岁,是您的学习委员和团支书。”

直到这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郑云...

微云次方+深呼晰

主棋昱

阅读请配合bgm

kaash paige的《Love Songs》~

———————————————


00.

“高286班的同学们你们好,今天我就是你们的新班主任了,我叫郑云龙,教数学的,你们可以叫我郑老师,比你们大10岁。现在从这边开始依次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01.

每一个同学都如出一辙的自我介绍也没有使郑云龙的耐心消减丝毫,一个同学介绍完郑云龙就在他的笔记本上写写画画些什么东西,有的眼尖的同学瞟见郑老师的笔记本上有好几朵云。

“郑老师好,我叫蔡程昱,今年18岁,是您的学习委员和团支书。”

直到这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郑云龙有些微困的眼睛才堪堪睁开一点。

“好的,我可以叫你小蔡吗?”

蔡程昱听到这个称号愣了一下,随即又笑着点点头说:“可以的郑老师。”

在五分钟过去后终于到了最后一个人。

“老师好,我是龚子棋,喜欢rap和音乐剧。”

“没了?”郑云龙抬眼问道。

“没了。”

“那好,坐吧。”

等郑云龙开始介绍他的教学理念的时候蔡程昱看着身旁拽拽的同桌悄悄扯了扯他的袖子,“喂,子棋,你态度好一点嘛,他起码也是班主任啊...”

龚子棋瞟了他一眼说:“行行行知道了。”

郑云龙的讲话也正好结束,扶了一下他的金框眼镜,问道

“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

班里一个叫方书剑的同学举起了手,“郑老师我想问一下咱们班的代课老师都有些谁啊?”

郑云龙脸上浮现出一点笑意说:“书剑的问题问得很好啊,现在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咱班的配置。”

“教数学的是我,美术是高天鹤,英语是贾凡,历史是马佳,政治是王晰,物理是洪之光,化学是余笛,计算机是简弘亦,体育是李琦,音乐是周深。”

“诶郑老师你是不是漏了一个啊?语文老师呢?”

“啊...”郑云龙微微一笑,朝门口大喊一句,“嘎子,我们班学生想见你。”

只见隔壁班285的教师门打开了,走出来一个腰板挺直的男人,儒雅绅士极了。

他走上讲台朝郑云龙一笑,向大家鞠了一躬,开口说道:“286的同学们大家好啊,我叫阿云嘎,是一位内蒙古人,比你们郑老师大一岁,和他一个办公室,要是有什么不懂的记得来问我。”

说完之后不知道和郑云龙说了些什么,只见郑云龙笑着打了几下阿云嘎将他推出门外。

郑云龙整理了一下衣领又说:“大家都认识了吧。”

“认———识———了”

“好。那么现在大家就赶紧回宿舍吧。”

“好—————”


02.

“诶诶诶子棋,郑老师真好一人,还给我糖吃!”蔡程昱激动地拉着龚子棋的袖子说。

“蔡程昱别傻乐了,人家郑老师眼里的父爱都快要溢出来了好吗。”

“你骗人你骗人,明明就是你嫉妒我有糖!”

“行行行我嫉妒我嫉妒,那么蔡程昱大人有大量,不要生小的的气了。”

“切,这还差不多。”

“诶,蔡程昱我问你一个问题。”

“你是不是喜欢人家郑云龙?”

“嗯???????子棋你想啥呢????”

“你看看你那个花痴样吧还说没喜欢人家...”

“诶??你平常打比赛我也是这样子好8好!”

虽然脸上不显山不露水但是龚子棋心里还是乐开了花。

“叮铃铃—————”

上课铃不适宜的响起,一位穿着黑色衣服的男老师进来了,“大家好,我是周深,相信郑老师已经向你们介绍过我了吧。那么我们就话不多说开始上课吧。”
“诶诶诶子棋,这个老师声音好好听诶,就像一只百灵鸟一样。”

“嗯。我还是喜欢王晰老师的声音。”

“好啦下面说话的同学不要说话了,今天我们要学习的是二重唱啊,大家两两组队准备一首歌啊,过十五分钟我们一组一组进行评选。好的大家现在就开始吧!”


03.

“诶?蔡程昱咱俩一组吧。”龚子棋扭过头去问。

“啊好啊好啊,唱什么啊?你定歌吧,我什么都行。”

“行,那《Love Songs》怎么样?”龚子棋小心翼翼地望向蔡程昱,毕竟他知道这是首情歌,蔡程昱这个死直男会不会拒绝然后选一首爱国的歌曲。

“啊好呀好呀,这个歌很好听的。”

事情发生之顺利使龚子棋没有想象到,愣了一秒之后脸上又泛起一丝微笑,“行,现在咱就开始练吧。”


04.

“好啦好啦静一下,十五分钟到啦。”

可小百灵鸟的声音哪能抑制住这群学生,眼见周深急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就听到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

“喂,小兔崽子们给我安静点啊。深深你出来一下。”

王晰穿着紫色高领内搭外面套了一个黑色西服外套倚在门上,周深一阵脸红地跑出去,也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反正周深再次进来的时候脸更红了。

“咳咳咳,第一组蔡程昱和你的搭档。”

I miss my cocoa butter kisses 

Hope you smile when you listen 

Ain’t no competition,just competin’ for attention .

蔡程昱和龚子棋的合唱引得下方尖叫连连,蔡程昱其实也知道那是一首情歌。不过就是因为对方是他才答应的。


05.

蔡程昱喜欢龚子棋,全班都知道,但是唯独龚子棋一个人不知道。

龚子棋喜欢蔡程昱,全班也知道,但是唯独蔡程昱一个人不知道。

他们关系的转变还是在校园的一个音乐节上。


06.

龚子棋作为这次19级的学生代表,自然是要在校园音乐节上作为开场。

他梳了一头脏辫,唱了一首《Revenge》让整个场子的气氛都热了起来,坐在前排的蔡程昱手上拿着两瓶水。

等龚子棋鞠躬下台以后蔡程昱蹦蹦跳跳地跑过去找龚子棋,刚刚跑到后台就看见校花后抱着龚子棋,龚子棋也没有挣脱。

也不知怎么的,蔡程昱手一松,一瓶矿泉水掉在了地上,发出不小的响声。龚子棋闻声扭头一看就看见蔡程昱眼眶微红的站在后台口,身后的那个女人还在不停的说着自己有多爱龚子棋。

与龚子棋四目相对以后,蔡程昱扔下手中仅剩的一瓶矿泉水扭头就跑。

龚子棋见状赶紧挣脱她,并抛下一句话,“请您以后离我的私生活远一点,我见到您有些许恶心和反胃。”

07.

蔡程昱跑了很久很久,路过一个便利店的时候还买了一瓶啤酒,吨吨吨一瓶下肚,脸上早就红了一片。

摇摇晃晃地走着,嘴里还不停地念叨:“呜...龚子棋你个大混蛋...嗝...说好的一直陪我呢...说好的他一直粘着我呢...呜...混蛋...”

(注:这句话来自于Love Songs的歌词翻译,原句为But l keep sticking to you 这句话在二重唱的时候是龚子棋唱的)


08.

所有人都不知道龚子棋其实表面上看起来是个不良少男,但是只有蔡程昱知道,龚子棋真的是个不良少男。

所以知道自己蔡程昱被几个小混混堵住的时候脑子想的还是龚子棋什么时候过来。

“哟,小男孩长得挺俊啊,过来陪哥玩玩啊。”

“你你们放开我!我我男朋友可厉害了...小心他来打你!”

僵持了五分钟之后,最终还是因为蔡程昱是个学生,力气没有那么大,被那个小混混推在了红砖墙上。

小混混的手在蔡程昱纤细腰上游走,蔡程昱闭着眼皱着眉头,双手握的死紧,心里想着精忠报国。

“啊——————”一声惨叫响起,令蔡程昱恶心的感觉也消失了。

“朋友,你想死吗?”熟悉的声音响起,蔡程昱的眼泪夺眶而出。

“呜呜呜子棋...我好害怕啊呜呜呜...”

龚子棋听到蔡程昱颤抖的声音心里一颤,手上青筋暴起,但是还是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披在蔡程昱头上。

“昱昱乖,等我一会,不要睁眼。”


09.

大家都说,在丧失了视觉之后,听觉就会变得非常灵敏。真的是这个样子。蔡程昱这样想。

他可以听到拳头砸到肉上的声音,也可以听到闷哼声。

在过了一会的时候忽然就没有声音了,他听到一个人向他走来。蔡程昱在心里祈祷:千万要是龚子棋啊。

眼前一阵光明,他看到龚子棋逆着光站在蔡程昱面前。

“走吧我的王子。”


10.

“龚子棋,你到底喜欢谁啊。”

“我告诉你,我喜欢的人他喜欢吃油爆虾,他高音唱的特别好,他有时会呆呆的,害羞的时候脸特别特别红。”

“嗯???谁啊谁啊”

“我喜欢的那个人叫蔡程昱。”

“现在这位傻傻的小朋友知道了吗?”

11.

“你才傻呢!”

“行,我傻。但我爱你不就够了吗。”

〆染小柒ゞ

芒果台的妆发老师都很懂啊🤔️

官方认证了啥都不说了😂

龙嘎赛高!!!❤️

芒果台的妆发老师都很懂啊🤔️

官方认证了啥都不说了😂

龙嘎赛高!!!❤️

懶人蕭景

绒绒快点好起来


遵循两位老师的选择弄成蓝色的了💙

绒绒快点好起来


遵循两位老师的选择弄成蓝色的了💙

虞莓人
有不會的題可以來問我哦~!

有不會的題可以來問我哦~!

有不會的題可以來問我哦~!

林家小殊

碎碎念(嘎)

太上头了

品品这个嘎(什么奶盖啊粉色啊软萌啊甜心啊今晚他就是草原狼王命是什么我不要了)
[图片]
[图片] ​​​


太上头了

品品这个嘎(什么奶盖啊粉色啊软萌啊甜心啊今晚他就是草原狼王命是什么我不要了)

 ​​​

七十二城

为什么嘎子换了衣服,大龙没有...

嘎子换的好全啊,从裤子到鞋子??

浮想联翩....

为什么嘎子换了衣服,大龙没有...

嘎子换的好全啊,从裤子到鞋子??

浮想联翩....

云十五

【云次方】星光

码字期间随手一摸x1

喜欢请留下小红心和评论么么叽

ooc都是我的


      他们曾经有一天晚上,一起站在阳台上吹风,喝着啤酒看着灯火。

      那个时候,他们刚刚互相坦白心思,在一起的时间不久。

      夜景作用下,让人的思绪也柔软。

      于是借着酒劲儿,郑云龙很好奇的问阿云嘎,他是否对他有什么要求。...


码字期间随手一摸x1

喜欢请留下小红心和评论么么叽

ooc都是我的





      他们曾经有一天晚上,一起站在阳台上吹风,喝着啤酒看着灯火。

      那个时候,他们刚刚互相坦白心思,在一起的时间不久。

      夜景作用下,让人的思绪也柔软。

      于是借着酒劲儿,郑云龙很好奇的问阿云嘎,他是否对他有什么要求。

      阿云嘎顿了一下,“我没什么要求。”

      他在看着他的爱人——郑云龙一半面容在客厅的灯火里,一半在黑暗的一侧。

      银河在缓缓的闪亮,有星光落下来。

      郑云龙又拉开一罐啤酒,“那我当时做了什么,才让你喜爱我?”

       “你什么也没做。”

      郑云龙笑了一声,像是压抑在喉间的,“是吗。”

      他的眼神似乎在说,你这么一个白切黑,内心的要求肯定很多。

      阿云嘎沉吟半天,啜了一口啤酒,“对你,真没什么好要求的。”

       “非要说一个呢?”

      郑云龙暗忖着忘记带烟盒了,在星空下吞云吐雾,想必感觉是极好的。

      阿云嘎仰着头,笑一下,“……大概,你是你,就可以了吧?”

      郑云龙蓦地转头看向他,但是阿云嘎站在阳台黑暗的一侧,没让他看到他的表情。

      城市的风吹向他们,好像他们是世界的中心一样。

      两个人沉默着,许久没说话。

      不是那种粘滞的令人恼火的沉默,是那种柔软的让人牵起笑的。

      他们并肩站在一起,看着城市和夜空。

      有灯暗下又点亮,有雾浮来又散去,有发垂落又拂起。啤酒的味道,大衣布料的摩擦的声音,还有人的眼睛。

      星光终不辜负。




——end




深刻反思为什么在写全员的时候就很容易走神开始磕cp

大四角真是

太特么好吃了



檀本SanaDeres

我们猫猫怎么这么漂亮啊呜呜呜呜呜呜

嘎子穿红色太好看了吧

我们猫猫怎么这么漂亮啊呜呜呜呜呜呜

嘎子穿红色太好看了吧

秋师
明天见qwq超级无敌优雅牵手手...

明天见qwq
超级无敌优雅牵手手二人组///w

明天见qwq
超级无敌优雅牵手手二人组///w

visions
被嘎子哥带偏了,差点买了件超亮...

被嘎子哥带偏了,差点买了件超亮的胡萝卜色外套,幸好我照镜子的时候看到了我阿黄一样的肤色,当场清醒

被嘎子哥带偏了,差点买了件超亮的胡萝卜色外套,幸好我照镜子的时候看到了我阿黄一样的肤色,当场清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