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阿什利安公爵的契约婚姻

276浏览    9参与
是漾漾呀
🦋阿什利安公爵的契约婚姻🦋...

🦋阿什利安公爵的契约婚姻🦋

🌸恋爱、宫廷

🌸为了打败杀死父母的仇人“暴君王”而发动政变的我们姐妹成功地复仇了。妹妹成了皇帝,作为姐姐的我成了统治魔兽横行的北部的公爵。不但报了仇,连妹妹也成为了皇帝,剩下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帮助妹妹之前,遵守对神的誓言。为此,首先要先结婚,对于恋爱小白我来说,"恋爱"比"战争"更难。但是...暴君的私生儿王子正好提议了契约婚姻啊...? 请和我维持三年,正好三年的婚姻关系,在那之后我会马上帮你离婚。他在说什么呢?但是为什么总是映入眼帘...?

🦋阿什利安公爵的契约婚姻🦋

🌸恋爱、宫廷

🌸为了打败杀死父母的仇人“暴君王”而发动政变的我们姐妹成功地复仇了。妹妹成了皇帝,作为姐姐的我成了统治魔兽横行的北部的公爵。不但报了仇,连妹妹也成为了皇帝,剩下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帮助妹妹之前,遵守对神的誓言。为此,首先要先结婚,对于恋爱小白我来说,"恋爱"比"战争"更难。但是...暴君的私生儿王子正好提议了契约婚姻啊...? 请和我维持三年,正好三年的婚姻关系,在那之后我会马上帮你离婚。他在说什么呢?但是为什么总是映入眼帘...?

目录在合集联系看置顶
🦋阿什利安公爵的契约婚姻🦋...

🦋阿什利安公爵的契约婚姻🦋

🌹机翻完结小说🌹7r

🌸恋爱、宫廷

🌸为了打败杀死父母的仇人“暴君王”而发动政变的我们姐妹成功地复仇了。妹妹成了皇帝,作为姐姐的我成了统治魔兽横行的北部的公爵。不但报了仇,连妹妹也成为了皇帝,剩下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帮助妹妹之前,遵守对神的誓言。为此,首先要先结婚,对于恋爱小白我来说,"恋爱"比"战争"更难。但是...暴君的私生儿王子正好提议了契约婚姻啊...? 请和我维持三年,正好三年的婚姻关系,在那之后我会马上帮你离婚。他在说什么呢?但是为什么总是映入眼帘...?

🦋阿什利安公爵的契约婚姻🦋

🌹机翻完结小说🌹7r

🌸恋爱、宫廷

🌸为了打败杀死父母的仇人“暴君王”而发动政变的我们姐妹成功地复仇了。妹妹成了皇帝,作为姐姐的我成了统治魔兽横行的北部的公爵。不但报了仇,连妹妹也成为了皇帝,剩下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帮助妹妹之前,遵守对神的誓言。为此,首先要先结婚,对于恋爱小白我来说,"恋爱"比"战争"更难。但是...暴君的私生儿王子正好提议了契约婚姻啊...? 请和我维持三年,正好三年的婚姻关系,在那之后我会马上帮你离婚。他在说什么呢?但是为什么总是映入眼帘...?

漫漫和说说
《阿什利安公爵的契约婚姻》漫画...

《阿什利安公爵的契约婚姻》漫画➕完结小说

需看个人简介

恋爱、宫廷

为了打败杀死父母的仇人“暴君王”而发动政变的我们姐妹成功地复仇了。妹妹成了皇帝,作为姐姐的我成了统治魔兽横行的北部的公爵。不但报了仇,连妹妹也成为了皇帝,剩下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帮助妹妹之前,遵守对神的誓言。为此,首先要先结婚,对于恋爱小白我来说,"恋爱"比"战争"更难。但是...暴君的私生儿王子正好提议了契约婚姻啊...? 请和我维持三年,正好三年的婚姻关系,在那之后我会马上帮你离婚。他在说什么呢?但是为什么总是映入眼帘...?

《阿什利安公爵的契约婚姻》漫画➕完结小说

需看个人简介

恋爱、宫廷

为了打败杀死父母的仇人“暴君王”而发动政变的我们姐妹成功地复仇了。妹妹成了皇帝,作为姐姐的我成了统治魔兽横行的北部的公爵。不但报了仇,连妹妹也成为了皇帝,剩下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帮助妹妹之前,遵守对神的誓言。为此,首先要先结婚,对于恋爱小白我来说,"恋爱"比"战争"更难。但是...暴君的私生儿王子正好提议了契约婚姻啊...? 请和我维持三年,正好三年的婚姻关系,在那之后我会马上帮你离婚。他在说什么呢?但是为什么总是映入眼帘...?

紫色的彩虹🌈
《阿什利安公爵的契约婚姻》漫画...

《阿什利安公爵的契约婚姻》漫画➕完结小说

需看个人简介

恋爱、宫廷

为了打败杀死父母的仇人“暴君王”而发动政变的我们姐妹成功地复仇了。妹妹成了皇帝,作为姐姐的我成了统治魔兽横行的北部的公爵。不但报了仇,连妹妹也成为了皇帝,剩下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帮助妹妹之前,遵守对神的誓言。为此,首先要先结婚,对于恋爱小白我来说,"恋爱"比"战争"更难。但是...暴君的私生儿王子正好提议了契约婚姻啊...? 请和我维持三年,正好三年的婚姻关系,在那之后我会马上帮你离婚。他在说什么呢?但是为什么总是映入眼帘...?

《阿什利安公爵的契约婚姻》漫画➕完结小说

需看个人简介

恋爱、宫廷

为了打败杀死父母的仇人“暴君王”而发动政变的我们姐妹成功地复仇了。妹妹成了皇帝,作为姐姐的我成了统治魔兽横行的北部的公爵。不但报了仇,连妹妹也成为了皇帝,剩下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帮助妹妹之前,遵守对神的誓言。为此,首先要先结婚,对于恋爱小白我来说,"恋爱"比"战争"更难。但是...暴君的私生儿王子正好提议了契约婚姻啊...? 请和我维持三年,正好三年的婚姻关系,在那之后我会马上帮你离婚。他在说什么呢?但是为什么总是映入眼帘...?

阳光
《阿什利安公爵的契约婚姻》漫画...

《阿什利安公爵的契约婚姻》漫画➕完结小说

需看个人简介

恋爱、宫廷

为了打败杀死父母的仇人“暴君王”而发动政变的我们姐妹成功地复仇了。妹妹成了皇帝,作为姐姐的我成了统治魔兽横行的北部的公爵。不但报了仇,连妹妹也成为了皇帝,剩下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帮助妹妹之前,遵守对神的誓言。为此,首先要先结婚,对于恋爱小白我来说,"恋爱"比"战争"更难。但是...暴君的私生儿王子正好提议了契约婚姻啊...? 请和我维持三年,正好三年的婚姻关系,在那之后我会马上帮你离婚。他在说什么呢?但是为什么总是映入眼帘...?

《阿什利安公爵的契约婚姻》漫画➕完结小说

需看个人简介

恋爱、宫廷

为了打败杀死父母的仇人“暴君王”而发动政变的我们姐妹成功地复仇了。妹妹成了皇帝,作为姐姐的我成了统治魔兽横行的北部的公爵。不但报了仇,连妹妹也成为了皇帝,剩下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在帮助妹妹之前,遵守对神的誓言。为此,首先要先结婚,对于恋爱小白我来说,"恋爱"比"战争"更难。但是...暴君的私生儿王子正好提议了契约婚姻啊...? 请和我维持三年,正好三年的婚姻关系,在那之后我会马上帮你离婚。他在说什么呢?但是为什么总是映入眼帘...?

盲音(主页有置顶)

【英译中】阿什利安公爵的契约婚姻 3.1

从那时起,只要一想到自己射瞎了可能会成为自己妹夫的人的一只眼睛,卢比亚娜就有点小忧郁。


她没找到丈夫倒不要紧,但他有可能成为她妹妹的丈夫这一点让她感到不痛快。她并不为弄瞎了他一只眼感到高兴。


不知道姐姐心里的纠结,卡莲娜带着她从南方、东方、西方收集的势力,火速赶向了首都。


北方之所以无关紧要,是因为那里长期被龙所盘踞,早已无人问津,甚至王室也不在意。那是一片荒凉的区域,据说那里的城市是由逃犯建立的。


饱受暴君暴政摧残的首都,无力应对卢克森伯爵的叛乱。卡莲娜没费多大力气就攻破了七道城门,首都的百姓用鲜花对她和她的军队的到来报以欢迎。


在那时,国王和他的仆从严锁宫门,......

从那时起,只要一想到自己射瞎了可能会成为自己妹夫的人的一只眼睛,卢比亚娜就有点小忧郁。


她没找到丈夫倒不要紧,但他有可能成为她妹妹的丈夫这一点让她感到不痛快。她并不为弄瞎了他一只眼感到高兴。


不知道姐姐心里的纠结,卡莲娜带着她从南方、东方、西方收集的势力,火速赶向了首都。


北方之所以无关紧要,是因为那里长期被龙所盘踞,早已无人问津,甚至王室也不在意。那是一片荒凉的区域,据说那里的城市是由逃犯建立的。


饱受暴君暴政摧残的首都,无力应对卢克森伯爵的叛乱。卡莲娜没费多大力气就攻破了七道城门,首都的百姓用鲜花对她和她的军队的到来报以欢迎。


在那时,国王和他的仆从严锁宫门,正在为最后决战做准备。国王从远处看见了卡莲娜,对她惊人的美貌动了心,于是立刻派遣使者前去谈判言和。他心中打的算盘是让卡莲娜做他的皇后,他会立她的孩子为王储。卡莲娜并不需要回答这个问题,卢比亚娜直接砍下了使者的头颅。费尔沙格侯爵打了个漂亮的结,将使者掉下来的脑袋栓在一匹白马上送还给了国王。


当晚,最后的战役爆发了——只需一个晚上就足够了。当卡莲娜终于斩断被吓坏了的暴君的喉咙时,太阳正从远方的天空升起。这就是为什么这场决战又被称为‘黎明之战’。


当新的一天伴随着露水拂晓时,王国有了新的主人——卡莲娜。


卢比亚娜唯一的妹妹成为了王国的国王——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一切就已尘埃落地。


“姐姐,帮我。”


卡莲娜向她伸出手。卢比亚娜也在清洗她浸满鲜血的双手,她杀死了所有效忠于暴君的人——一个活口都没留。她正打算把手洗干净了再和她聊几句,她却自己这么过来了。


‘别告诉我她要说她觉得王冠太沉重了,要我来戴。那还不如让我去北方屠龙。’


卢比亚娜随意想着,用郁闷的声音回应道:“又怎么了?”


“我想把我的王国变成帝国,你会帮我的吧?”


卡莲娜想要当皇帝,不想当国王。


“啊,在那之后我们再去屠龙吧。”


她还不要当普普通通的皇帝,她要当身着龙甲高居帝位的皇帝。


“真的一定要这么做吗?”


“是滴。”


“你不累吗?”


“还没那么累。”


“你真的非要做到这种地步吗?”


“嗯。”


她毫不犹豫地回答道,看来她早就下定决心了。


“好吧。我该怎么做呢?”


她宣誓效忠卡莲娜,所以她会帮助她得到想要的东西。除此之外卢比亚娜别无选择。卢比亚娜于是随卡莲娜踏上了远征。同行的还有卢当特和费尔沙格侯爵。


四人协力征服了周边所有的邻国。大部分的王国都被他们击垮和合并了,剩下其他几个大陆边缘的王国因为宣誓效忠于帝国得以免于战火。


在远征的归途中他们捕获了龙。军队在周边待命,四人——卡莲娜、卢比亚娜、卢当特和费尔沙格侯爵则孤身向北方的深山进发。卢当特负责冲锋,卢比亚娜和费尔沙格侯爵负责对其进行适当的支援,而卡莲娜通常在一旁看戏。


“鳞片得完整才行,杀的时候小心点啊。”


卡莲娜担心他们三个的剑会伤到龙皮。


“你没看见我刚刚还差点被踩死吗?”


“是哦,小心点哦姐姐。”


“……”


卢比亚娜对来自她妹妹的热烈关心做出了一个感激涕零的表情,然后继续和龙厮杀去了。


正当卡莲娜打着哈欠,说好无聊的时候,卢当特戳瞎了龙的双眼,剖开了它的心。龙死了,留下了一颗碎成两半的心脏和一身鳞甲。


卡莲娜身着龙甲,头戴镶嵌有龙心的皇冠登基,成为了帝国的第一个皇帝。向她宣誓效忠、总是站在她身侧的三骑士,则成为了公爵。


阿什利安公爵,卢比亚娜。


多米能特公爵,卢当特。


费尔沙格公爵,塞德里克。


他们的家族之名都和花相关联,因此人们都用纹章上绘有的花卉来称呼他们。


银百合阿什利安。


十字铁玫瑰费尔沙格。


黑郁金香多米能特。


卡莲娜大帝分别将北方、南方和西方的土地交给了三个公爵。


原本统领东部的多米能特公爵得到了西部,护佑西部的费尔沙格得到了南部,而阿什利安则得到了北方。


东部的大片平原则由皇帝直辖管理。


卢比亚娜刚成为北方的领主时,巨龙已死,这里土地荒废,群山绵延,凶犯四伏。住在北方的,除罪犯以外,还有从龙血中诞生的恶鬼。为了保家卫国,卢比亚娜不得不与这些野兽作战。


“把北方交给你是因为我信任姐姐。守护好我的帝国,拜托啦,姐姐。”在一个派对上,她那刚成为皇帝的妹妹趁四下无人时对她说道。“你要说的就是这些了吧。”


卢比亚娜激动地摇着脑袋,去了北方,建立了抵御入侵的屏障,并把野兽都驱赶到了屏障之外。同时,她还收到了血誓,要抓住躲在北方的罪犯,把他们改造成良民,还要收集税款。拥有健康体魄的男人们都被打造成了士兵。改造罪犯可比与野兽战斗要难多了。


在她还有一年就要满30岁,她29岁那年的某一天。


她收到了一封印有皇帝的印章的信,命令她回首都。


裹挟着一身北方的寒风,卢比亚娜回到了首都。


在第一任皇帝卓越的管理下,帝国稳定了下来,首都蓬勃发展,也有了帝都该有的风采。首都社交圈的生活变得令人难以置信地丰富多彩,仿佛几年之前人们饱受暴君的血腥暴政折磨的事从未发生过一般。


在那里,卢比亚娜,北方的冷酷公爵,成了恐惧的象征。一个只手就能拧掉野兽头颅的残酷杀手。一个对违令者格杀勿论的凶猛悍将。一个冷酷无情、身穿兽皮制成的披肩、大啖生肉的野蛮人。


首都的贵族们用掺杂着仰慕与恐惧的目光打量着卢比亚娜。


盲音(主页有置顶)

【英译中】阿什利安公爵的契约婚姻 2.2

卢比亚娜看着剑。两个女人的面孔在剑上重叠——站在讲台上的卡莲娜和跪在她身前的卢比亚娜。


她们相差两岁,却相处得十分融洽,融洽到她高高兴兴地让出了她的头衔与家族。若不是怕被冠上叛国罪的罪名,卡莲娜怕是早就会下药弄死她了。


如今她们之间的关系将会被重新定义——在一个吻之间。


突然间,过去的回忆纷纷在她脑海中回闪。


那些和妹妹打得鸡飞狗跳的时光。她最终放弃打败她聪颖的妹妹的那一刻。她捂住妹妹的眼睛,迎来父母的尸身的那一刻。一直到她把一切都交给妹妹、离开伯爵府的那一刻。


接下来的四年都是空白的。今日的会面撕碎了那份空白。


四年之后,眼前的妹妹出落得更加美丽了。她也一...

卢比亚娜看着剑。两个女人的面孔在剑上重叠——站在讲台上的卡莲娜和跪在她身前的卢比亚娜。


她们相差两岁,却相处得十分融洽,融洽到她高高兴兴地让出了她的头衔与家族。若不是怕被冠上叛国罪的罪名,卡莲娜怕是早就会下药弄死她了。


如今她们之间的关系将会被重新定义——在一个吻之间。


突然间,过去的回忆纷纷在她脑海中回闪。


那些和妹妹打得鸡飞狗跳的时光。她最终放弃打败她聪颖的妹妹的那一刻。她捂住妹妹的眼睛,迎来父母的尸身的那一刻。一直到她把一切都交给妹妹、离开伯爵府的那一刻。


接下来的四年都是空白的。今日的会面撕碎了那份空白。


四年之后,眼前的妹妹出落得更加美丽了。她也一定变得更加聪明了——所以她才有底气举起剑反抗,而不是继续忍气吞声。


所以,不那么聪明又懒惰的姐姐不得不做出一点改变了。成为赌上性命踏上叛君之路的妹妹的坚固盾牌,应该足够了吧?


“我愿意追随您。”


卢比亚娜吻向卡莲娜伸出的剑的末端。


‘神啊’,卢比亚娜从心底呼唤神明。这还是自她进入修道院后第一次呼唤神明。‘我不是一个非常信教的人。说实话,我甚至不相信你的存在。’


如果神明存在,他为什么要让如此的暴君来到这个世界?让她的父母那样死去?所以这世界上一定没有神,在这世上,那样的人也配做国王,而她的父母却不得不死。


如果这世上真的有神,‘你大概并不爱我们。’


如果神不存在,那就没有去相信的必要。就算神存在,一个不爱苍生的神,也没有去相信的必要。所以她不信神。


她将自己交予修道院的原因很简单,只是为了把她的头衔让给妹妹。


就算待在修道院里,她的信仰也没有增长分毫。


然而,如果,万一——要是真的有神明,并且这位神明对于这片土地上的人民还有哪怕一丝丝的爱怜;要是,真的如圣经所言,凡世间所有人皆为神所钟爱的孩子,


‘请为我的妹妹展开她所追寻的道路。请保佑她。’


到那时,她大概才能相信神的存在,相信他一直守护着人类。


卢比亚娜用左手抓住了卡莲娜伸出的剑。剑刺破了她的手掌。肉被割破,血渗了出来。


一阵尖锐的疼痛向她袭来。但她没有放手,反而将剑握得更紧了。


“姐姐?”


卡莲娜试图把剑抽回去,但在意识到这只会更深地割到卢比亚娜的手时放弃了动作。


鲜血滴落,打湿了石地板,很快聚集成了一小滩血泊。


卢比亚娜以血立誓。


“我,向神、与他所授命的王起誓。倘若您所谋之业得以成就,我将把我出生的第一个孩子献给神明,全心全意侍奉神明二十年。从即日起,此誓将代代相传,只要我的王赐予我的城堡、阿什利安家族不覆灭,此誓不破。”


这是一个血誓。


卡莲娜问有必要做到这个地步吗?已经立下的誓言没办法收回,但她的不悦明晃晃地写在脸上。


再次看见她幼稚别扭的反应,卢比亚娜只是微笑。


‘不管神究竟存在与否,要是靠支付这样的代价就能得偿所愿,那这成就也太廉价了。’


她(卡莲娜)不必把话说出口。她担心要是姐姐知道了为了完成她心中所愿,她打算舍弃的东西,会难过。


***


不等石地板上的血迹干涸,卢比亚娜便随卡莲娜离开了修道院。


她左手缠着纱布,腰间别着卡莲娜给她的新剑。


卡莲娜的追随者已颇具规模。贵族、还有在南方被暴君迫害的人,组成了卡莲娜的军队。


此外,路特尔修道院里追随卢比亚娜的僧侣也加入了进来。


卡莲娜指挥军队慢慢北上。她们并没有直接向中心进发,而是先去了东边。


东部的魁首,多米能特伯爵在城墙上挂起白旗,向她们敞开了大门。


作为投名状,多米能特伯爵交出了他唯一的儿子,名声显赫的全国最好的剑客,卢当特。


卡莲娜将卢当特任命为她的骑士,将她身边右边的位置交给了他。


听闻多米能特伯爵已投降,东部的贵族纷纷向卡莲娜俯首称臣,卡莲娜于是兵不血刃地得到了东部。


卢比亚娜则按照卡莲娜的命令去了王国的西部。在那里,发生了一次小型战役。


战役之初,卢比亚娜藏身于高处,一棵老树上。


凝神屏气在树上蹲守了几天后,每当高位者出现在另一侧时,她就射箭穿透他的脖子。


统帅一死,剩下的人便顺从地投降了。


卢比亚娜唯一放过的,是西部的魁首,费尔沙格侯爵。他是家族唯一的幸存者,他的父母、弟弟都死于暴君之手。


因为卢比亚娜射出的箭,他没了一只眼睛,但他并没有死。他找到了卢比亚娜并用剑重创了她的肩膀。


两人面对面地坐在谈判桌上,激烈地争论投降与忠君的抉择,谈判陷入了僵局。


得到卢比亚娜受伤的消息,卡莲娜独自骑马来到了西部


年轻的费尔沙格侯爵见到只身前来的卡莲娜后,二话不说就投降了。


卢比亚娜想,他爱上卡莲娜了。


‘真可惜。’


尽管他的行为有些孩子气,但转念一想,他长得很好看,身材也好,她很愿意选他做她的丈夫。要履行她对神许下的血誓,她必须结婚。反正都要嫁人,如果能嫁个帅哥的话不是更好吗。


马基·费尔沙格是卢比亚娜见过的最英俊的男人。


多米能特伯爵家的长子也很帅,但他太年轻了、乳臭未干,不是卢比亚娜的菜。


费尔沙格侯爵是一个完美的候选人。可他偏偏喜欢上了我的妹妹。


切。卢比亚娜砸了咂舌后就立刻放弃了。


盲音(主页有置顶)

【英译中】阿什利安公爵的契约婚姻 2.1

卢比亚娜去了一个位于卢克森领土边界的修道院。


正如卢比亚娜所料,路特尔修道院的院长比起卢比亚娜本人,更加欢迎她手中的银袋子。


院长高高兴兴地腾出了院长办公室,卢比亚娜欣然笑纳。


卢比亚娜躺在柔软的床上,在阳光灿烂的房间里宅了一个月。接下来的两个月里,她每天都享用着红酒、高质量的奶酪以及柔软的白面包,整天除了呼吸无所事事。


在后一个情况下,躺尸和无所事事还是有区别的。她每天还是会至少出去散一次步。


过了差不多三个月后,她已经习惯了在修道院的生活。


之后的两年,卢比亚娜继续着和平安宁的修道生活。


在其他的僧侣都忙着誊写圣经时,她只需适当地睡觉、以及阅览她妹...

卢比亚娜去了一个位于卢克森领土边界的修道院。


正如卢比亚娜所料,路特尔修道院的院长比起卢比亚娜本人,更加欢迎她手中的银袋子。


院长高高兴兴地腾出了院长办公室,卢比亚娜欣然笑纳。


卢比亚娜躺在柔软的床上,在阳光灿烂的房间里宅了一个月。接下来的两个月里,她每天都享用着红酒、高质量的奶酪以及柔软的白面包,整天除了呼吸无所事事。


在后一个情况下,躺尸和无所事事还是有区别的。她每天还是会至少出去散一次步。


过了差不多三个月后,她已经习惯了在修道院的生活。


之后的两年,卢比亚娜继续着和平安宁的修道生活。


在其他的僧侣都忙着誊写圣经时,她只需适当地睡觉、以及阅览她妹妹写给她的信。别人祈祷她打盹儿,别人还在工作时她已经躺床上了。


但在她的手上依然能看见茧疤,因为当夜深人静、所有人都沉入梦乡时,她会拾起她的弓和箭,走进修道院后院不得他人进入的区域。


在卡莲娜写给她的信里,据说王国和它的子民的关系每过一天都在不断恶化。


如今的国王不服老,他每天都用无数儿童的鲜血沐浴,夜里要十位美女侍寝。


税收已经涨到了无论是平民还是贵族都负担不起、只得流亡他乡的程度。但他们(官员和国王)还不满足,每天还忙着制定新的税款。


“都这样了,这个国家还能维持下去吗?”


里面的内容荒唐到了谁看了都会摇头的地步,但卢比亚娜每次都会认真地读完每一封信。


每次她回信时,她都不会提及那些信里写的东西,她只关心季节变化有没有影响到妹妹的健康。


尽管日日雷同,但时光还是会流逝,一晃几年就过去了。


在她来到修道院的第四个年头的一天里,卢比亚娜满24岁了。


每个月都会拜访修道院的邮差没有如期而至。取而代之的,来了一位身穿银甲、手里拿着一把和盔甲并不相称的老旧长剑的骑士。


那骑士有着闪耀的金发和碧绿的眼睛。


适逢修道院的祷告时间,卢比亚娜理直气壮地去了酒窖,并靠着一个空的橡木酒桶睡着了。


卢比亚娜孤零零地前去迎接,身边只有一位被派去找她的僧侣,她也来不及整理她那头虬结的红发。


卡莲娜正坐在讲台上原本属于院长的石椅上,透过彩绘玻璃,五色的光灿烂地照耀在她身上。


卢比亚娜茫然地抬头看向圣坛。时隔四年,眼前的妹妹依然美丽如初。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我要把那个畜生揪出来、宰了他。是要先把他揪出来,还是先杀了他,对我来说都无所谓。“


卡莲娜笑容明媚地伸出了手。


“姐姐,帮我。”


她还是那么明白该如何搞定她的姐姐。


* * *


她把家族头衔交给妹妹,是因为她觉得这是在这个暴君当道的乱世中保全她、她们的家族以及领地的唯一办法。


但她的妹妹过于聪慧了。她不甘于独善其身,而是想要推翻暴君。她说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


在那种情况下,卢比亚娜只有一个选择——辅佐她的妹妹。


卢比亚娜脱下了不合身的修道院制服。她拭去被扔在寺庙仓库不见天日的皮质盔甲上面的灰,背上了锈迹斑斑的弓和箭囊。


当她出发去找卡莲娜时,她正站在五光十色的光斑之中。


天花板的彩绘玻璃上描绘着圣经中上帝使人王临世的故事。画面中,天使正将皇冠和号角递给地面上的人类。卡莲娜就站在穿过那块五色的玻璃照耀下来的光晕之下。


卢比亚娜在她的姐妹身前跪了下来。


“露比姐姐?”


“别那么叫我。”


“那我该怎么叫你?”


“你就不能叫我卢比亚娜爵士或者克里斯滕爵士吗?当然,在那之前,你得先将我任命为你的骑士才行。”


“啥?”


卡莲娜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在她脸上,卢比亚娜看到了一个既世故、又青涩的面孔。


现在想想,她这么大老远地跑过来,就为了说句“姐姐,帮我”。


对于即将对抗暴君的新王来说不过是轻飘飘的几个字,但那是唯一能打动卢比亚娜的魔咒。


已经说出去的话没办法撤回。我能怎么办呢?我是她的姐姐,我得站出来、帮助她。


她看向卡莲娜身边正在玩笔的画师,当他们的视线交汇时,她眯了眯眼。


“不想有性命之虞的话,之后要给我倾尽全力以最好的形态把这场景画下来。”


像那样威胁了画师后,她再次抬头看向卡莲娜。


“我名为卢比亚娜,教名克里斯戴尔。卢克森侯爵的前继承人再次斗胆宣誓——终我一生,我将追随卢克森侯爵,卡莲娜。我的剑与箭将指向您的敌人,我的盾将保卫您的城堡。我愿食您所给予的面包和盐,爱您、敬您、献上我的忠诚,直至生命的尽头。请接受我的效忠。“


卡莲娜惊慌了片刻,很快就恢复了镇定。


她面沉如水地俯视着卢比亚娜。等卢比亚娜宣誓结束后,她拔出了腰间的佩剑。


那是她父亲的遗物,卢克森侯爵世代相传的传家宝。卡莲娜用这把剑点了点卢比亚娜的肩膀。


“我相信你的誓言,我将予你面包和盐;不要背叛我的信任。忠诚将赢得甜蜜的奖励,背叛的苦果则是剧毒。无论是凡世的你、还是侍奉上帝的你,皆归属于我。我将赐你一座新的城堡,如此你便可保有你的两个名字。卢比亚娜·克里斯戴尔·冯·阿什利安,举起你的剑,追随我。“


君主庄严的誓言倾泻在卢比亚娜的头上。就这样,卢比亚娜·冯·卢克森,变成了卢比亚娜·克里斯戴尔·冯·阿什利安。



盲音(主页有置顶)

【英译中】阿什利安公爵的契约婚姻 1

1 你是我的姐姐


在亚登王国的一个南方省份,住着卢克森侯爵一家。


侯爵拥有着几处府邸以及几十名世代效忠的骑士。他还从前几任侯爵手中继承了一些重要的职位,要是他留在首都和那里的贵族们保持联系,或许能在权力中心谋得一个高位。


然而上一任卢克森侯爵将那炫目的荣耀弃于身后,回到了他的家乡,因此他手中只剩下了南方省份的领土。


卢克森侯爵(现任)并不怨恨父亲的选择,反而对此很感激。是父亲考虑到了未来、放弃了追名逐利,他和他的家人才得以存活至今。


那时在位的亚登国王是一个人渣、变态、杀人犯,根本不配和先王们相提并论。他展现出了一个独裁者所能具备的所有糜烂的习性,大概是把美德全都...

1 你是我的姐姐


在亚登王国的一个南方省份,住着卢克森侯爵一家。


侯爵拥有着几处府邸以及几十名世代效忠的骑士。他还从前几任侯爵手中继承了一些重要的职位,要是他留在首都和那里的贵族们保持联系,或许能在权力中心谋得一个高位。


然而上一任卢克森侯爵将那炫目的荣耀弃于身后,回到了他的家乡,因此他手中只剩下了南方省份的领土。


卢克森侯爵(现任)并不怨恨父亲的选择,反而对此很感激。是父亲考虑到了未来、放弃了追名逐利,他和他的家人才得以存活至今。


那时在位的亚登国王是一个人渣、变态、杀人犯,根本不配和先王们相提并论。他展现出了一个独裁者所能具备的所有糜烂的习性,大概是把美德全都留在了娘胎里 。


一旦叫他发现有反对者,他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射杀他,将他的妻子当做礼物送给这个反对者的竞争对手们,而那人的孩子,则会被统统屠杀。


他视忠臣为死敌,只要心情不好,就会对他们随意施暴。


在那个人人自危的时代,卢克森侯爵膝下有两个惹眼的女儿:长女卢比亚娜与次女卡莲娜。


她们年龄相差两岁,关系非常要好。


卢比亚娜红发绿眸,有着一张十分俊俏的脸庞,但她的头发像熊熊燃烧的火炬一样耀眼,以至于人们常常会忽略掉她的五官。她也因此得名卢比亚娜——红宝石的祝福。


她的妹妹卡莲娜,则是一位美丽的女性,有着长长的金发和绿色的眼睛。她的相貌如此美丽,以至于经过她的人都会忍不住再回头看她第二眼。她同时也非常聪慧。


在她15岁那年,卢比亚娜突然意识到,她的妹妹的智慧丝毫不亚于她的美貌,甚至可能还超过了后者。


在那段艰难的岁月里,继承家族头衔的标准并不是谁先出生,而是谁有能力守护这个头衔、保证家族的安全。


她是她的小妹妹,尽管很聪明,但还只有13岁,还在垂涎着姐姐的东西。


卡莲娜手里拿着、在她面前挥舞的大大的蕾丝饰带,是父亲在她15岁生日时买来的礼物。


“你最好现在马上把你那双脏手从它上面撒开。”


抛去她的妹妹是个天才、她继承家族的权利以及在这之后的未来不谈,卢比亚娜冲向卡莲娜。你怎么敢碰你姐姐神圣的所有物?我得好好收拾你。


卢比亚娜抓住她的妹妹,把她拖进了家庭教师所在的书房里。一边观赏卡莲娜因为没写完作业挨骂,卢比亚娜一边整理好了思绪。她决定等她长大到不再乱碰姐姐的东西时,就告诉父母她的想法。


但她还没来得及告诉父母她的决定,她的双亲便被叫去了首都,然后被杀害了。


他们因为蔑视皇室被处死了。据说是因为他们进献给国王的珍珠上面有一个斑点大小的凹槽。


这件事发生的时候,卢比亚娜和卡莲娜还没成年。


他们的舅舅火速赶来担当起了两人的监护人,代表他的侄女成为了代理卢克森侯爵,上任后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赶往首都,缴纳了能力范围内所能支付的最多的税金,并赎回了侯爵夫妇的尸身。


紧抱着抽噎的卡莲娜,卢比亚娜迎来了父母的尸体。


他们的身体并不完整,上面还有经历过惨绝人寰的折磨的痕迹。


卢比亚娜眼也不眨地看着父母的身体被送入灵柩,直到送葬者将棺木合上她才将挡在妹妹眼前的手拿开。


葬礼举行了三天。本来应该办满七天的,但由于他们是触怒了国王的罪人,只被允许了三天的时间,并且不得哀悼。


在那三天里,卢比亚娜下定决心,要实现15岁那年做下的决定。


她们的舅舅是一个通情达理并且正直的人,他不敢觊觎卢克森侯爵的爵位,认为自己必须将其归还给侄女。


卢比亚娜18岁那年迎来了成人礼,舅舅想将卢克森侯爵的头衔交给她,但她拒绝了,说 还不是时候。于是继承者的位置被空了出来。


接着在她还有一个月满20的时候,卡莲娜庆祝了她18岁的生日,卢比亚娜将卢克森家族的印章作为礼物送给了她。这代表着她放弃了继承权,将卢克森侯爵的头衔交给了卡莲娜。


20年以来,卢比亚娜一直是卢克森侯爵的继承者——她没犯过错,作为继承人她将家族事业管理得很好,因此属臣和亲族中反对的声音甚嚣尘上。


为了说服他们,卢比亚娜不得不放弃俗世的生活。她宣布自己要找个卢克森领地内舒适的修道院,在那里作为修女度过余生,抛弃她在俗世的一切权利。属臣们终于不来烦她了。


没有人再提出反对,一切进行得很顺利。


卡莲娜对此也保持了沉默——她没有拒绝她的18岁生日礼物,也没有阻止她宣布出家的意向。鉴于她们的表现,大家都认为姐妹俩应该是事先商量好了的。


***


在卢比亚娜即将前往修道院的那晚,卡莲娜穿着睡衣爬上了卢比亚娜的床。


“姐姐。”


“……”


“别装睡了,我看见你眼睛在动。”


“……姐姐睡着了。”


“你没睡。”


“真的睡着了。”


“那就赶紧醒过来给我睁开眼睛。”


卡莲娜拿枕头压向卢比亚娜的肚子。


“呃。”


卢比亚娜别无选择,睡眼朦胧地睁开了眼。


卡莲娜抓起卢比亚娜身边的枕头,砰地砸了下去。一簇羽毛从里面飞了出来,盖住了卢比亚娜的脸。正当卢比亚娜呻吟着忙着将羽毛弄开时,卡莲娜迅速地躺进被窝里并将被子拉到了脖子处。


“干嘛,外面又没打雷。”


“我已经不怕打雷了!”


“那你过来干嘛?”


哈——。卢比亚娜打着哈欠在卡莲娜身旁躺下。她没睡着并不代表她不困。


“我有话要跟你说。”


“说。”


“我知道你为什么想去修道院。你想去那里吃喝玩乐度过余生。”


“嘿,如果我这么说你能放过我吗?”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


“你说的没错。不过现在这情况你不该说点别的吗?”


“我知道你会没事的。”


“才怪。”


“不,姐姐总是这样。我知道你又想睡了,把眼睛睁开。”


卡莲娜轻轻拧了一下卢比亚娜的胳膊,抱着她的手摇来摇去。


“我知道你为什么选那个修道院。那是我们家每年捐钱捐得最多的修道院。你要是真想离开俗世、投入神的怀抱、为爸妈祈福,你应该选旁边的阿梅尔修道院。”


“嘿,我死也不去那儿。那还不如做侯爵。”


“路特尔修道院的院长是我们的远亲,而且那里管得很松,纪律几乎就不存在。像姐姐这样的懒人到了那里肯定就只会吃喝玩乐,一天睡20个小时。”


“……呃,我睡不了20个小时。”


“也对,还有一日三餐的时间,那,15个小时?”


“……”


她的妹妹的确冰雪聪明。在这么说话的姐妹面前,她还装模作样做什么?卢比亚娜卸掉了脸上沉稳、抑郁的表情。


“今后请务必要多多捐款。那里的院长是个财迷,要是钱捐少了,我可能会被欺负。”


“瞧瞧我姐姐干的这些事。”


“我能怎么办?”


“我不会叫你写信的,因为我知道姐姐这么懒肯定不会写。但是如果我写信给你,你一定要在3天内回复,信要在一周内到我手上。”


“我尽量。”


“别尽量了。你必须做到。”


卡莲娜扑进了卢比亚娜怀里。


“哦,天。你干嘛搞这么恶心的一出。”


卢比亚娜吓坏了,想要把卡莲娜拉开,但在听到胸口吸鼻子的声音后,她没再把她推开。取而代之的,她拍了拍卡莲娜的肩膀。


“你在哭吗?”


“你非得说出来吗?”


“谁才是就算咽气也不会闭嘴的那个啊?”


“那明明是姐姐说的。”


“是,是,都是我的错。”


卢比亚娜假装她没有注意到逐渐濡湿的双肩,吐露出了她犹豫良久,纠结要不要说的心声。


“莲娜。”


“嗯?”


“不要想着复仇。”


“……”


“姐姐很懒,所以决定放弃了。”


“那是为了保护我。”


“不,是因为那很麻烦,而且早就已经过去了。所以姐姐放弃了。所以你也别去做。”


“……”


“我们就这么活下去吧。我适度地吃喝玩乐,而你好好管理我们的家族。”


“……姐姐。”


“听姐姐的吧,别去。全都忘了吧。活着就行了。我们一起活下去。”


“……”


抱着卡莲娜的双臂收紧了,卢比亚娜抱着她,低声哭泣。她开不了口让姐姐放开她,告诉她她为她感到骄傲。哪怕这么做不对,她也只是一声不吭地闭紧了嘴,拭去肩上的泪水。


卢比亚娜假装不知道妹妹的双肩在如何颤抖,和她的脸颊相触的肩膀又如何变得炙热。她们就这样,一整晚都没有睡着。


***

次日清晨,卢比亚娜因为嘲笑妹妹的肿眼睛肩上挨了一拳。


清晨很快就过去了。卢比亚娜打包好了父亲曾用过的一把弓和一捆箭、几件衣服、一些书,以及一个装满银币的口袋,用来贿赂院长。


盲音(主页有置顶)

《阿什利安公爵的契约婚姻》


简介


在暴君统治的时代。


她把家族、头衔以及一切都交给了聪明的妹妹,因为她只打算吃喝玩乐度过余生。


这个聪明的胞妹将打败暴君,成为国王。


“姐姐,帮帮我。”


该怎么办呢? 她当然得帮她。


* * * * * * * * * * *


在她帮助妹妹打败暴君之后,妹妹成为了国王,而她成为了公爵。


现在要做的只有一件事了——她要信守帮妹妹打下江山时对神许下的誓言,而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她必须结婚。


“我知道...

《阿什利安公爵的契约婚姻》


简介


在暴君统治的时代。


她把家族、头衔以及一切都交给了聪明的妹妹,因为她只打算吃喝玩乐度过余生。


这个聪明的胞妹将打败暴君,成为国王。


“姐姐,帮帮我。”


该怎么办呢? 她当然得帮她。


* * * * * * * * * * *


在她帮助妹妹打败暴君之后,妹妹成为了国王,而她成为了公爵。


现在要做的只有一件事了——她要信守帮妹妹打下江山时对神许下的誓言,而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她必须结婚。


“我知道您对神发了什么誓。 请嫁给我三年,就三年。 那以后,我马上跟您离婚。”


暴君的私生子、前朝的王子提出了契约婚姻。


“我永远不会爱您,因为您不想要爱。 我会成为您的完美无瑕的丈夫。”


他在说什么呢?


p1-2 小说封面 p3 漫画封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