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阿兰

14705浏览    449参与
长白本无雪

第一天

“我可以是你喜欢的任何人。也可以是男人,也可以是女人。你可以践踏我的一切,只要你允许我爱你。”

———《东宫西宫》

“你说,你可以是我喜欢的任何人?”

“对,只要你喜欢。”

“那么你自己呢?”我这样问他。

“什么?他显然有些茫然。

“你说,你可以是仙女,也可以荡妇,你可以是男人,也可以是女人,可以是我喜欢的任何人。但是你却独独不是你自己。你自己呢?去哪了?”

“你还说,我可以对你做我喜欢的任何事,只要我喜欢,任何事都可以,那么你自己喜欢的事呢?有吗?还记得吗?”

我又是这样问着。

我掐了烟,从地上拉起这个男人,他那样的看着我,是我不懂的眼神。

不是那个喜欢的眼神。

“我喜......

“我可以是你喜欢的任何人。也可以是男人,也可以是女人。你可以践踏我的一切,只要你允许我爱你。”

———《东宫西宫》

“你说,你可以是我喜欢的任何人?”

“对,只要你喜欢。”

“那么你自己呢?”我这样问他。

“什么?他显然有些茫然。

“你说,你可以是仙女,也可以荡妇,你可以是男人,也可以是女人,可以是我喜欢的任何人。但是你却独独不是你自己。你自己呢?去哪了?”

“你还说,我可以对你做我喜欢的任何事,只要我喜欢,任何事都可以,那么你自己喜欢的事呢?有吗?还记得吗?”

我又是这样问着。

我掐了烟,从地上拉起这个男人,他那样的看着我,是我不懂的眼神。

不是那个喜欢的眼神。

“我喜欢的事就是爱你!我喜欢的事就是爱你啊!我说过,只要你允许我爱你,你可以践踏我的一切,你可以做一切的一切你想做的!只要你允许我爱你!”

是了,现在他的眼神,是我认识的了,就是初见那样的。

自我陶醉的,意乱情迷的。

我是真的不懂他,他不应该做个作家,他似乎更适合做一个专职诗人,只写诗就好。

写那些让他自己陶醉的诗。

我说他贱,他反驳。

我说他病,他反驳。

可是我独独说不出他没有爱。

他有爱,在他脑海里正确的爱。

反正在我这儿,不是。

我确实不是一个同性恋,可是爱是作为一个人的基本权利,他为什么非要透过别人的践踏来获得自己的权利呢。

“我爱你,你为什么不爱我呢?”

他又贴上来,像我给他解手铐那样的贴上来。

“你刚才问我,我是个死人吗,对吗?”我在看着他。

“难道不是吗,我在你面前,可是你什么都不做,我在爱你,可你在干嘛呢。”他枕着我的肩膀,嗫嚅。

“我并不是死人,但也不是那个司令官、那个语文老师、那个大款那样的人。”我说。

“我为什么要践踏你的一切呢?”我问。

“…啊?”

“我就算不践踏你的一切,也从来没说过不允许你爱我。你爱我,那既是你的自由也是你的权利,但是我不爱你,是我自己的思想。”

“思想…如果我的思想告诉我不能爱你,那么这思想将毫无意义!”

他的手还算很老实,没有四处乱摸,他整个人,贴在我身上,一阵又一阵的呼吸。

我重新把他带回椅子上,他很配合的坐好。他可能在想我接下来会做出什么让他满意的动作,所以他抬起头,用那样娇媚的笑看着我。

是的,娇媚。

他确实长的很漂亮,但实话实说,那样讨好的笑出现在他脸上,确实很违和。

我也可能确实让他有些失望,坐在了他对面的沙发上,我看到他皱眉了。

“刚才一直是你在说,那么现在我们换一换,换我对你多说些,为了证明我不是个死人。”

“你说,我可以说你贱,但是不能说你的爱贱。那么现在我收回我的话,并且对你道歉。对不起,你不贱,你的爱也不贱。你只是在寻求你自己喜欢的爱。”

“但是我要告诉你,你像我寻求的东西,不是爱,爱不是这样的。至少那不是我的爱,我的爱不是这样。”

“你可以去寻找具有跟你同样的爱的认知的人,在他们那里得到你需要的爱,但是我绝对不会给你你喜欢的那样的爱。”

“你的思想,我的思想。你的思想告诉你爱我,我的思想告诉我不爱你。我尊重你,你也不能强迫我。”

“你可以是男人,可以是女人,可以是任何人喜欢的任何人。但是,你必须是你自己。”

“不!我希望我是你的爱人!”

“好啦,你给我讲了一晚上的故事,也没吃东西,等我去买宵夜吧。”

我去揉了他的头,也扣上了他要我解开的扣子。

"你说,死囚爱刽子手、女贼爱衙役、你们爱我们,你说你别无选择,其实并不是。这就好像你把自己比喻成小偷,你觉得小偷必须爱上警察,但是你忘记了小偷之所以成为小偷,也是为了生活。你还可以爱你自己。你不用非要向我寻求垂怜,小偷,也有尊严。"

@@子仪

当琉璃美人煞中的帝君和阿兰是解雨臣和霍秀秀穿越过去的会怎么样

当琉璃美人煞中的帝君和阿兰是解雨臣和霍秀秀穿越过去的会怎么样

麦桔音乐
日本火爆全国的中国姑娘,回国却没几人认识,开口就是大咖级别
日本火爆全国的中国姑娘,回国却没几人认识,开口就是大咖级别
二雀子

就一过程。

追星实录。

年更画手2021年被翻牌后画了一个稍微增加了一点点产出。下一张等7月生日再说吧哈哈哈

就一过程。

追星实录。

年更画手2021年被翻牌后画了一个稍微增加了一点点产出。下一张等7月生日再说吧哈哈哈

海的歌单2020
千杯不醉只醉月光 ——阿兰《心...

千杯不醉只醉月光

——阿兰《心战》


《赤壁》主题曲。那场电影我只记得东风借箭的大场面和这首荡气回肠的歌了。(2019.2.16)

千杯不醉只醉月光

——阿兰《心战》


《赤壁》主题曲。那场电影我只记得东风借箭的大场面和这首荡气回肠的歌了。(2019.2.16)

冷少
对于我这种极度不自信的人来说被公布出来的感情才是最具有……
对于我这种极度不自信的人来说被公布出来的感情才是最具有……
Music郑在看
这3位实力女歌手,“人美歌甜”但就不红?网友:我都替她着急!
这3位实力女歌手,“人美歌甜”但就不红?网友:我都替她着急!
Yael
真的萎了,没什么人产阿兰的粮,...

真的萎了,没什么人产阿兰的粮,逼得自己产,枯了

衣服瞎吉尔画的,散发阿兰

真的萎了,没什么人产阿兰的粮,逼得自己产,枯了

衣服瞎吉尔画的,散发阿兰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一梦江湖  2022暑期大型资料片《关山怒》定档7月15日!
★全新双门派时代即将震撼开启,数值继承,无痛转入;一键切换,轻松应战!
★首个可选双门派——关山,一刀一枪奔赴战场,以血肉之躯,护山河家国,以凡人之躯比肩神明!
★全新的400万㎡长城地图,关路崖狭、地势险要,金戈铁马为家国而战!
★轻功系统全面拓展,飞锁攀爬、身凌绝壁!飞檐走壁,带来轻功系统的全新体验!
★主线剧情展开全新篇章,大敌入侵、边境告急,我们一同浴血奋战、共御外敌!
★全新五人副本“北蛮铁塞”热血开启!与好友一同入北蛮前营,攻其要害,决胜边疆!
★心外江湖更广阔,侠义精神添新貌。一梦江湖将携手蓝天救援队等公益志愿组织,在以侠...

一梦江湖  2022暑期大型资料片《关山怒》定档7月15日!
★全新双门派时代即将震撼开启,数值继承,无痛转入;一键切换,轻松应战!
★首个可选双门派——关山,一刀一枪奔赴战场,以血肉之躯,护山河家国,以凡人之躯比肩神明!
★全新的400万㎡长城地图,关路崖狭、地势险要,金戈铁马为家国而战!
★轻功系统全面拓展,飞锁攀爬、身凌绝壁!飞檐走壁,带来轻功系统的全新体验!
★主线剧情展开全新篇章,大敌入侵、边境告急,我们一同浴血奋战、共御外敌!
★全新五人副本“北蛮铁塞”热血开启!与好友一同入北蛮前营,攻其要害,决胜边疆!
★心外江湖更广阔,侠义精神添新貌。一梦江湖将携手蓝天救援队等公益志愿组织,在以侠之名系列公益的多个活动中延续武侠精神!
★关大洲再度操刀新地图配乐、阿兰倾情献唱资料片主题曲、郝若琦飒美战舞即将来袭...与诸位江湖侠士一起,感受气壮山河的豪情瞬间!
★国风十二城联动·泉州、武汉、苏州紧锣密鼓筹备中,还有更多国风江湖衍生好物即将震撼发布,与你共赏国风之美!
转发原微博并关注三哥,5月27日三哥将通过@微博抽奖平台 抽出5位少侠送出6480元宝一份。

原博:点我

欣帝娅
是音音点的铁兰(◎`・ω・&a...

是音音点的铁兰(◎`・ω・´)人(´・ω・`*)

是音音点的铁兰(◎`・ω・´)人(´・ω・`*)

When y realize its all a dream
无相 - 阿兰

比如我此时若果有造化,该死于此时的,趁你们在,我就死了,再能够你们哭我的眼泪流成大河,把我的尸首漂起来,送到那鸦雀不到的幽僻之处,随风化了,自此再不要托生为人,就是我死的得时了。


此后宝玉看见龄官与贾蔷,才意识到这话说的不对,说道:“我昨晚上的话竟说错了,怪道老爷说我是`管窥蠡测' ,昨夜说你们的眼泪单葬我,这就错了,我竟不能全得了,从此后只是各人各得眼泪罢了。

比如我此时若果有造化,该死于此时的,趁你们在,我就死了,再能够你们哭我的眼泪流成大河,把我的尸首漂起来,送到那鸦雀不到的幽僻之处,随风化了,自此再不要托生为人,就是我死的得时了。


此后宝玉看见龄官与贾蔷,才意识到这话说的不对,说道:“我昨晚上的话竟说错了,怪道老爷说我是`管窥蠡测' ,昨夜说你们的眼泪单葬我,这就错了,我竟不能全得了,从此后只是各人各得眼泪罢了。

夏淞

新角色

阿兰

信息公开

新角色

阿兰

信息公开

十三番队长

排球少年官方小说第十二卷【BJ球迷感谢日】

“怎么看都是我比较正吧!”

想要出风头的侑、被迫营业的佐久早、成功压制女明星夺得人气亚军的木兔、在场上东奔西跑的翔阳、狐疑的宫老板、阿兰的吐槽、以及黑狼助???

排球少年官方小说第十二卷【BJ球迷感谢日】

“怎么看都是我比较正吧!”

想要出风头的侑、被迫营业的佐久早、成功压制女明星夺得人气亚军的木兔、在场上东奔西跑的翔阳、狐疑的宫老板、阿兰的吐槽、以及黑狼助???

梦蝶君

留香扇•四

    塞上孤城(二)

    行走在茫茫大漠之中是何等的艰难凶险,对此阿兰已经有了非常深刻的体会。

    像这种危机四伏的地方,不仅有可能会在漫天席卷的风沙里迷失前进的方向,在毫无防备的睡梦间遭遇毒虫的突袭,更有可能会被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之景所迷惑,满以为很快就能抵达目标,到头来才发现不过是虚无的幻象。

    正因如此,看着远处隐隐约约显现出来的城池轮廓,阿兰一时间有点难以确信,便拉着杨钰莹一起朝那边看:“岗岗姐你快看前面,...

    塞上孤城(二)

    行走在茫茫大漠之中是何等的艰难凶险,对此阿兰已经有了非常深刻的体会。

    像这种危机四伏的地方,不仅有可能会在漫天席卷的风沙里迷失前进的方向,在毫无防备的睡梦间遭遇毒虫的突袭,更有可能会被虚无缥缈的海市蜃楼之景所迷惑,满以为很快就能抵达目标,到头来才发现不过是虚无的幻象。

    正因如此,看着远处隐隐约约显现出来的城池轮廓,阿兰一时间有点难以确信,便拉着杨钰莹一起朝那边看:“岗岗姐你快看前面,西北边的方向好像能看到一座城镇,我们是不是……快到凉州城了?”

    杨钰莹收起折扇,顺着阿兰指的方向望去,微微颔首道:“嗯,那里便是凉州城了。看样子我们还需再行半日方能抵达。”

    阿兰只觉得眼前发生的一切实在是不可思议,完全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之前那个驿店老板不是说过去凉州城要走三天的路么?这才不到一天功夫,居然就已经快到目的地了?”

    “阿兰妹子是不是感觉这一切都很不真实?其实那老板说得倒也没错,之所以行程缩短了将近一倍,是因为我们的速度变快了。”杨钰莹又恢复了之前那副淡然自若的神态,开始耐心细致地向阿兰说明缘由:“实不相瞒,我们这一行自离开驿站的那一刻起,便已受到我的神行咒术加持,行动时身轻若云,迅疾如风,日行千里亦不是什么难事。”

    “岗岗姐说的神行咒术应该是仙风云体术吧?关于这咒术的用法我也略懂一二,但使出来的效果远不如这般惊人,不知岗岗姐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杨钰莹略低下头浅浅一笑道:“其实我并没有你说的那么厉害,不过是凭借着法器之利罢了。”

    “即便如此,岗岗姐的法术修为之深厚也实在是令人叹服。”阿兰发自内心地对杨钰莹的法术修为感到佩服,如此深厚的造诣绝非寻常人苦修几十年所能达到,此人的来历一定很不简单。然而她对此并未深究,而是将视线再一次转向了杨钰莹手里的折扇:“说起来,这法器既有如此神异之能,因为一点小小的缺陷而将其弃之不用未免可惜,所以……岗岗姐要寻那件宝物,可是为了弥补法器的缺陷?”

    “阿兰妹子果然聪慧过人,这么快就被你猜到了。”杨钰莹向着城池所在的方向远远眺望,仿佛思绪被带入了很遥远的回忆:“这些年来我遍寻江南各地,一直想找到方法改变留香扇吸引妖怪的特质,结果却始终不遂人愿。此番前往西域确实另有要事在身,能否找到弥补缺陷之法还是要看机缘。”

    阿兰这一路上受杨钰莹诸多照顾,见杨钰莹为法器的问题所困扰,便很想帮她做点什么。她低头思索良久,忽然间灵光一闪,当机立断地开口说道:“我有个办法可以解决留香扇的问题,不知岗岗姐可愿一试?”

    “阿兰妹子想到什么好办法了?不妨说来听听。”听闻此言,杨钰莹的眼神瞬间一亮,侧过头聚精会神地看向阿兰。

    阿兰略一停顿,接着说道:“在下身为蜀山弟子,多少也通晓一些镇压封印的术法,或许可以在不影响法器正常使用的前提下,将其部分能力封印起来,如此一来,就不会再有招引妖怪的困扰了。”

    杨钰莹皱眉沉吟片刻,眼神中隐然透出几分担忧之色,语气略带迟疑地说道:“我并非不相信阿兰妹子的能力,只是……这留香扇对我来说是极为重要之物,若将其封印势必会影响核心构造,必须慎重以待。”

    阿兰道:“说的也是,毕竟我对这件法器的核心构造还不甚了解,施展封印未必有十足的把握。不过……我可以向你说明封印的原理,是否采用便由你自行决定。”

    于是,接下来的旅途中,两人就封印术法的细节又进行了一番探讨,杨钰莹看上去似乎仍然有所顾虑,直到抵达城门时仍未下定决心接受阿兰的建议,阿兰见此也并不勉强:“岗岗姐不愿接受我的办法也无妨,我会竭尽所能帮助你,这几日在城中也会多留意一下有关修缮法器的事情。”

    杨钰莹道:“那便多谢阿兰妹子了。话说回来,我们一路走来历经波折,阿兰妹子想必也很辛苦,不如先和我一起找间客栈歇下,其他的事便留到明天再办。”

    阿兰摇了摇头,道:“此地有一位名高望重的武林前辈,我还得奉师门之命前去拜访,这次就不和岗岗姐一起住客栈了。”说罢,便向杨钰莹抱拳一礼作为辞别。

    杨钰莹同样回了一礼,道:“那我就先告辞了,这几天我都会住在凉州城最大的客栈里,阿兰妹子若是有空,随时可以来那里找我。”

    于是,两人在城门下就此作别,分道扬镳。拜访武林前辈之事,的确是阿兰一开始便计划好的。修缮法器一事暂且按下不表,单说这除妖任务至今也依然毫无头绪。既不曾发现过有关那只凶暴妖怪的半点线索,又如何能在这一望无垠的沙海戈壁中寻得妖怪踪迹,完成除妖任务?正在一筹莫展之际,阿兰忽然想起临下山时师门长辈曾对她说过,若除妖时遇到困难,可向当地的江湖势力寻求援助。如今自己孤身一人奋战实在是难以为继,只好寄希望于那位名高望重的前辈能及时伸出援手了。

    车辚辚,马萧萧,玉门关外风如刀。

    凉州城乃西北边塞重镇,自古以来都是兵家必争之地,近年来中原王朝和西域吐浑部族的矛盾日益激化,朝廷调遣了大批军队驻扎在凉州城中,与吐浑族人的阵地隔空相峙,战事一触即发。城中驻军的最高统帅,乃是朝廷敕封的征西铁骑军统领,神武将军张柏芝。这位大将军平日最喜欢结交各路江湖豪杰,据说门下也招揽了一些颇有能力的江湖人士为其效力,阿兰所在的蜀山派之前因斩妖除魔之事与此人打过几次交道,据说其为人秉公持正,仗义大方,在江湖中广受称赞。阿兰此番要去拜访的,正是这样一位名高望重的前辈。

    战争即将来临的紧张气氛在城中各处弥漫,家家户户门窗紧闭,街上行人稀少,人人都表现出一副凝重戒备的神色。阿兰稍加打听,很快便得知了神武将军府的所在。她脚步不停,径直来到府邸门前,对值守在门口的两名士兵拱手一礼道:“在下是蜀山派弟子阿兰,这次是为一件师门交待的要事,特来求张将军一见,烦请两位通报一声。”

    两名士兵对视一眼,其中一人郑重其事地看着阿兰说道:“我会立刻向将军通报,至于是否见你,全凭将军决定。”说罢,便转身进门通报去了。仅仅片刻功夫过后,他又跑回门前,对阿兰说道:“阿兰道长,将军说要见你,请跟我来吧。”

    阿兰心中暗喜,对求助之事又添了几分希冀。她跟着那名士兵进了将军府,在府里左弯右绕,停在了最里侧的一栋建筑旁。阿兰推门进去,发现是一间规模不大的书房,里面只有张柏芝一个人在。只见此人容颜如玉,俊秀无双,虽只穿一身简单的黑色布衫,仍可看出几分英姿飒爽的气质。阿兰定了定神,向面前这位女将军拱手一礼道:“蜀山派弟子阿兰,参见神武将军。”

    张柏芝从成摞的书本和纸张后面抬起头来,见阿兰来访,立时便起身上前几步道:“阿兰道长远道而来,本想请你到客厅喝茶叙旧,但我这边还有些军务需要处理,只好将见面的地点安排在书房,招待不周之处,还请见谅。”

    随即,张柏芝邀请阿兰在书案旁落座,将挡在两人面前的书籍和纸张挪到一边,令她们彼此之间可以毫无阻碍地交谈,在这种氛围下,阿兰顿时觉得谈话的压力变得轻松了不少:“张将军客气了。我之前在蜀山上听很多同门提起过您,对您的侠义之风仰慕已久,如今看来,果真百闻不如一见啊。”

    张柏芝微微一笑,道:“只怕阿兰道长不单是为了见我一面,而是为了执行师门安排的除妖任务吧?”

    阿兰点了点头道:“不瞒将军您说,此次登门拜访,的确是为了和您商量一下关于除妖的事情……”阿兰在心里仔细斟酌着词句,稍稍停顿片刻,不知求助的话要怎么说出口才好,而张柏芝却好像早已看穿了她的目的,直接开门见山地提了出来:“你们蜀山派的人每次上门找我不都是为了这种事情么?不知这回要对付的又是什么样的妖怪?若有本将军帮得上忙的地方,尽管开口直说。”

    既然张柏芝这么说了,阿兰便也不再客套,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沙海深处有一群沙虫妖怪,它们盘踞地底,深挖洞穴,经常神出鬼没地坑陷路人,对西域一带的往来行旅威胁极大。师门交待给我的任务,便是斩除这沙虫群中最为凶暴的虫王,将其余的小妖尽数驱逐。张将军常年驻扎西北边疆,不知可有听说过关于沙虫的线索?”

    张柏芝思索片刻后,道:“铁骑军之前在凉州城周边巡视,并未发现这种妖物的踪迹。既然是蜀山弟子上门相求,我这便派人前去查探。一来一回需得耗费几天时日,还请阿兰道长耐心等待。”

    阿兰立即拱手一礼向张柏芝道谢:“如此甚好,有劳张将军费心了。”

    张柏芝笑道:“先别急着谢我。本将军还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阿兰道长可愿助我?”

    张柏芝的请求有点出乎阿兰的意料,趁着她上门求助的时候忽然提出要求,想必不会是什么太容易的事情。出于谨慎,她并没有轻易答应下来,决定先保持观望的态度:“不知张将军有何要求?在下愿闻其详,只要是在下力所能及之事,定会全力相助。”

    “这件事情,交给阿兰道长便再合适不过了。”张柏芝伸出手搭在阿兰肩上,正色道:“西域吐浑一族近年来屡屡犯我边疆,陛下特地派遣我等铁骑军将士驻扎在此,不只为坚守城池,更是为了集聚精锐战力,以待有朝一日能够彻底扫除边境上的威胁。”

    说到这里,张柏芝特意停顿了一下,阿兰被这个话题稍微勾起了一点兴趣,顺势接口道:“所以……这和您要我去做的那件事有什么关系?”

    “西域吐浑部族民风剽悍,崇尚巫术,行军出征时必有族中大巫师随军坐镇,此人一身巫术诡异莫测,极擅蛊惑人心,激发斗志。纵然我铁骑军乃精锐之师,与其正面交锋也难免多有死伤。”张柏芝起身在屋内来回踱了几步,神色也慢慢变得凝重:“数日之内,我们与吐浑部族必将有一场恶战,若能提前将那大巫师斩杀,定能对他们的士气造成沉重打击。阿兰道长也是中原人氏,保家卫国当为我等应尽之义,你可愿为此尽一份力?”

    心念电转间,阿兰已然明白了张柏芝话中的深意。斟酌片刻后,她起身对张柏芝长揖一礼,婉言谢绝了对方的请求:“张将军忠义之心,在下深感佩服。只不过身为修道之人,我辈行事须遵从天道义理,若强行逆势而为,恐怕会招致天谴,因此无法直接介入两军战事之中,还请将军见谅。”

    张柏芝被拒绝之后倒也不急不恼,面露出几分笑意道:“此事对我来说极为重要,关系到数万人的生死,蜀山派在中原武林中地位超然,众所瞩目,你作为一介普通弟子,本就不便出手干涉世俗纷争。贸然向你提出这样的请求,是我唐突了。”

    “既然如此,在下便先行告退了。”阿兰见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便准备告辞离开,张柏芝却又在这时开口唤住了她:“等等……阿兰道长一路奔波至此,旅途劳顿,想来也是累了,不如先留在府上歇息一阵,有了那沙虫的情报也好第一时间告知你。”

    阿兰转念一想,留在将军府上对接下来的行事更为方便,正好也可以看看能否在其他方面帮一帮张将军的忙,便点头答应下来:“那便多谢将军好意了。”

    于是张柏芝对门口值守的士兵吩咐了几句,让士兵带着阿兰到将军府上的客房休息。刚一进房间,阿兰顿时感觉到有些疲惫,毕竟前几日在沙漠除妖时真气耗损颇大,确实需要好好休养一下。她在床上躺下,没一会便进入了梦乡。

———————————————————————————————

距上一次更新已经过去了很久,我尽量争取在第三季开播之前更完……

音乐Wu哥

当原唱遇上原创,差距有多大?网友:确定是同一首歌?

当原唱遇上原创,差距有多大?网友:确定是同一首歌?

一个没人搭理的废物

【兰萨】

浅摸个鱼……

造型是古韵贺新春和B站上元千灯会

【兰萨】

浅摸个鱼……

造型是古韵贺新春和B站上元千灯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