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阿周那

148.1万浏览    9247参与
白木冬月
这只猫咪睡熟了诶,不如我们.....

这只猫咪睡熟了诶,不如我们...

这只猫咪睡熟了诶,不如我们...

羽沐忧
萬萬沒想到,我的遊戲ID也有超...

萬萬沒想到,我的遊戲ID也有超鬼的一天,阿周那怕不是真的想打死我。 还好当初在中间加了个“家”字

萬萬沒想到,我的遊戲ID也有超鬼的一天,阿周那怕不是真的想打死我。 还好当初在中间加了个“家”字

米拉尔奇莲

女装娜娜和腹黑奎花

[图片]

[图片]

[图片]

村通网的激动

作者时候是之前性转娜的作者。奈何这次是日语,我实在是看不懂......大概能猜到点剧情。

希望懂日语的大佬能——

翻译出来给我听什么叫惊喜

村通网的激动

作者时候是之前性转娜的作者。奈何这次是日语,我实在是看不懂......大概能猜到点剧情。

希望懂日语的大佬能——

翻译出来给我听什么叫惊喜

米拉尔奇莲

这个帕斯性别有点不对啊

[图片]

[图片]

好不容易能翻墙看到的迦周本

这段超好玩儿,没迦给娜娜剥了个鸡蛋,大哥和马达夫杀到,兴奋的娜娜立刻给娜娜一肘击。没迦整个人都颓了

剧情大概就是赌骰事件,娜娜被没迦当场扒衣扛走并对她求婚


好不容易能翻墙看到的迦周本

这段超好玩儿,没迦给娜娜剥了个鸡蛋,大哥和马达夫杀到,兴奋的娜娜立刻给娜娜一肘击。没迦整个人都颓了

剧情大概就是赌骰事件,娜娜被没迦当场扒衣扛走并对她求婚


平行世线

FGO X 赛博!

集团继承者阿周那和改造人弟弟【人形兵器】狂娜娜

断断续续终于把这对在年前出了!

年末加班,忙里偷闲的社畜当场瘫倒x


ps下次更新猫猫嗯

FGO X 赛博!

集团继承者阿周那和改造人弟弟【人形兵器】狂娜娜

断断续续终于把这对在年前出了!

年末加班,忙里偷闲的社畜当场瘫倒x


ps下次更新猫猫嗯

Link-
惊..惊到我了这.....

惊..惊到我了这.....

惊..惊到我了这.....

脑洞深渊音

【周迦】择日而亡【27】

草,我是不是忘了更新了【你这人

===

几小时后,迦尔纳发着抖,在一张简陋的木制床铺上醒来,对自己唐突成为了漩涡中心一事浑然不知。他已不在潮湿发霉的地下仓库里了,可这里的光线照旧很昏暗,四周弥漫着一股咸咸的鱼腥味。很冷、很痛,四肢麻痹,浑身上下全是冷汗,白发软塌塌地落在颊边。一缕斜阳投在脸上,烫得仿若一把火。迦尔纳试图翻身坐起来,却发现自己压根动弹不得。低下头,他看到几根粗大而富有韧性的橡胶绑带横贯在身体上,把他死死固定住,那是医院用来对付富有攻击性的精神病人时才会用的东西。然而,来不及多思考,沙尼尸体倒在椅子里的模样便唐突从他脑海中一闪而过。


比起情绪上的回应,这更像是一种肌肉的条...

草,我是不是忘了更新了【你这人

===

几小时后,迦尔纳发着抖,在一张简陋的木制床铺上醒来,对自己唐突成为了漩涡中心一事浑然不知。他已不在潮湿发霉的地下仓库里了,可这里的光线照旧很昏暗,四周弥漫着一股咸咸的鱼腥味。很冷、很痛,四肢麻痹,浑身上下全是冷汗,白发软塌塌地落在颊边。一缕斜阳投在脸上,烫得仿若一把火。迦尔纳试图翻身坐起来,却发现自己压根动弹不得。低下头,他看到几根粗大而富有韧性的橡胶绑带横贯在身体上,把他死死固定住,那是医院用来对付富有攻击性的精神病人时才会用的东西。然而,来不及多思考,沙尼尸体倒在椅子里的模样便唐突从他脑海中一闪而过。


比起情绪上的回应,这更像是一种肌肉的条件反射——迦尔纳猛地倒吸一口凉气,即便一半的感官还在罢工之中,身体仍旧几乎从床上直接跳起来。他差点就成功了。床和四周的杂物被他带得发出叮呤哐啷的巨大声响,他本人却跌回了原位。一个人从房间的角落里站了起来,这时,迦尔纳才意识到,这里除了自己,原来还有别人。


“不要乱动。”隐没在黑暗里的男人用柔和的语气劝诫着,“这样只会让你痛得更厉害。”


身体上下还听使唤的肌肉顿时全部收紧了,迦尔纳咬住嘴唇,低声叫出声音主人的名字:“天草四郎……时贞。”


听到他的呼唤,对方只是略微停顿了一下,便愉快地给出了肯定的回答:“没错,是我。”


天草四郎时贞向前几步,置身于残阳暗橙的光芒中,也占据迦尔纳的视线。失踪已久的男人已没再穿着朴素的传统神父黑袍,取而代之的是一身耀眼的红色法衣;黝黑的脸庞上,神色不再那么高深莫测,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古怪的表情,喜悦、悲悯,狂热而和善,真诚又无情。他俯视着迦尔纳,如同透过眼前白发青年的身体看到为世人而殉的神子、看到遥不可及的应许之地、看到燃烧于崩落故土的梦境。


“下午好,迦尔纳。”他说,“我知道你在找我,不过还是容我说一句,好久不见。”


他的双手叠在一起,态度亲切得宛如一位久别重逢的旧友,单凭这副样子,又有谁能猜到,就是这个人在背后操纵一切,从德意志的黑森林,再到茫茫的新大陆——操纵了将近整整60年?迦尔纳直勾勾地盯着他,非常平静;明明没有任何怒火中烧的情绪,那双奇异的红蓝异瞳,还是明亮得如同两簇火焰。


“是你……”并非询问,而仅仅是普通的陈述句,“……都是你干的。”


这句指控没头没尾,甚至没有一个明确的主语。然而,天草还是心领神会,他点点头,毫不扭捏,干脆地认了下来:“没错,都是我的干的好事。不过……我也得向你道歉,最后关头,还是出了点意外状况。沙尼的事并不在我原定的计划之中。我只能紧急做出一些相应的……调整。”


说得这样轻巧,那副悲惨的画面仿佛又回到了眼前。迦尔纳深吸一口气:“……为什么?”


“因为他实在是太聪明、太敏锐。顺着那条新线索找下去,他迟早会发现我一直在使用操纵记忆的魔术干扰他的调查。”天草叹了口气,摇摇头,看起来真的充满了遗憾,“你知道吗,沙尼真的很有天赋,论起情报工作,我其实完全不是他的对手……仅仅只在经验上胜他一筹。”


“所以说,散布那些可疑药物的……果然也是你。”


“不要说得好像我做的是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一样。大部分购买‘迷雾’的人都只是目的单纯的普通人和正派人……如果它真的消失,说不定还会给大家造成困扰呢。”天草靠到床边,微微眯起眼睛,“当然,我说‘大部分’,指的是某些体质特殊的人除外。比如,某些始终处于未完成状态的‘圣杯之器’……对这样的人而言,这东西就跟鸦片没什么区别。”


果然是这样。迦尔纳在痛苦中轻轻冷笑一声:“哈,所谓‘G的碎片’……G指的就是‘圣杯’(Grail),是吗?”


“你很聪明。正如它的字面意思所言,这种药物本质是拟似圣杯打碎之后重制而成的一种聚合物。”


“你的胆子简直肥得上天,竟敢把这样的东西散布到全东海岸给人吃?”


“那又如何?这玩意对普通人而言,就是催眠剂而已。”天草耸耸肩,“这可是纯粹的双赢局面。被服用的药物进入人体,吸收一点儿微量的生命力,让人类得到安稳的睡眠,我则薄利多销地聚集起大量的魔力——要知道这东西对我而言,还是很重要的。”


“别耍花招了。”迦尔纳毫不留情地揭穿他,“不是对你重要,是对你的同伙重要吧。”


天草抬起眉毛:“不好意思?”


“那些到处飞来飞去的鸽子并不是真正的鸽子……虽然不知道你在如何利用它们,但你滥用得太过了。”迦尔纳继续轻声说,“明明饲养着数量如此庞大的鸽子,你身上却从来没有任何动物的痕迹……鸽子不是你在养,你一定还有个协助者。”


闻言,神父只是稍稍停顿了一下:“让我猜猜,你和那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侦探见过面了,是不是?”


“就算没有他,这些事也不难推测出来。”


天草没有接话,只是摇头。看上去,他并不相信迦尔纳的说法,却也没有继续隐瞒的意思:“我确实有协助者。”他笑了笑,狡黠地转移了话题,“我就是这样的人:没有太多干实事的天赋,除了强烈的心愿之外,一无所有。如果没有她在,就会举步维艰。”


又是短暂的停顿,神父的笑容变得无奈起来。


“……唔,我想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吧。假如她突发奇想提出任性请求,我也没有拒绝的立场。”


还能这样的吗?听上去他不像是有个合伙人,而像是供奉着一位女王。迦尔纳皱起眉头,完全没明白天草在他面前提起这件事的用意。他还想把这场对话继续下去,然而就在此时,一声雄厚的汽笛声在远处响起,打断了他,随后,屋外传来一阵忙乱的脚步声和交谈声。


这些动静让地板,乃至身下的床都跟着一起左右晃动起来,如同睡在摇篮里。天草被吸引了注意力,侧过身去听外面的声音,这时,迦尔纳才终于姗姗来迟地明白,这里究竟在什么地方:他们正在一条船上——更准确地说,是一条停泊于纽约港中的渔船上。


几乎是立刻,迦尔纳就明白了这种安排用意何在。从纽约港出发,一艘普通当量的渔船,不消几日就能开进公海,天高皇帝远的无法之地。漂在海面上,每艘船都像是一座孤岛,直到下一次靠岸之前,和陆地不会有任何联系,发生在船上的事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他清楚地知道其中套路,事实上,西西里的黑手党们普遍喜爱使用这种手段处理叛徒。尸体消失在大海里,就如叶子落入树林中,无声无息,永远不会被找到。


顿时,一股强烈的危机感油然而生,迦尔纳的胃中一阵扭曲。天草回过头,刚好与他四目相对,他眨眨眼睛,依然保持着笑容,似乎有些被逗乐了:“嗯,难道是在担心吗,迦尔纳?……别闹了,如果我真的只是想杀你而已,就不会费这么大劲把你弄到这里来了。”


这种事情,不用他说迦尔纳也知道。当时向苏摩检察官报信、在他决定离开的最后关头迫使他留在纽约的,想必也是这个男人。要迦尔纳活着留在纽约,对他而言就是有这么重要。


只是,究竟为何非得是他不可?


迦尔纳想起海伦娜告诉过他的故事,想起沙尼最后留给他的笑容,想起福尔摩斯的叮嘱,想起因陀罗和苏利耶的模样……一时间,许多问题、许多面容、许多感慨在心头混杂,如同一股奔涌的信息之流,可惜迦尔纳无法付诸言表。他本就不是擅长言辞之人。


好痛,好冷,感觉越来越糟糕。最后,无法动亦无法反抗的青年只能发出叹息:“……天草四郎时贞,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并非为身陷囹圄的自己发问,而是为所有唐突被卷入其中的人们——究竟是什么事情值得花这么大的精力、糟践这么多人的人生、蹉跎这许多的时间?


听到这个问题,天草歪着脑袋,沉默了好一会儿,似乎在琢磨自己到底该不该说出来。最后,他闭上了眼睛。


“理由的话,我其实早就告诉过你了。”他说。


“万能的许愿机……”迦尔纳深呼吸一口气,咬紧牙关,颤抖着,“你就只是想要圣杯而已,是吗?”


“你还记得啊,我好高兴。”


“但这种追求有何意义?花费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到最后,依然只有未完成品。”


“唔。”天草沉吟着,抬起下巴,发出短促的音节,并未被激怒,反而表现得很有兴趣一般,“我想,我得先纠正你一点:对我而言,圣杯只是手段,并非尽头。”


他的双手撑在床的两侧,俯下身去,注视着动弹不得的迦尔纳,几乎和他鼻尖对着鼻尖。


“我真正追求的结局,是全人类的救济——只有真正的大圣杯,才能实现这样的愿望。”


天草四郎时贞放慢语速,一字一句地宣称道。


“你说得不错,苏利耶并不是完全的圣杯。他无法成为圣杯。这不是他的错,只是海因里希那个无能蠢货充满缺陷的仿造理论制造出的尴尬局面。作为结果而言,内容物需要在圣杯容器中传承至少三代,才能最终达到圣杯成型所需的基本条件。所以,我会需要你,这具继承了你们家族优秀血脉的身体,接过苏利耶的衣钵。唯有你才拥有成为万能之釜的资格。”


他的意思准确无误地传达到耳中,十分荒唐,但又句句属实,让迦尔纳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死死地瞪着对方。痛苦和寒冷愈发鲜明地折磨着他的神经,不知是真实触感,还是心理作用。在这个距离上,即便光线昏暗,他依然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神父眼中狂热而清醒的光芒。他正坚定不移地走在一条自己认定的真理之路上。假若这不是个圣人,就应该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无论哪种情况,天草四郎时贞都已经很难再被看作是一个人了。


而后,既是疯子又是圣人的男人缓缓撑起身体,从容不迫地拉开他和迦尔纳之间的距离。


这个人总算是让开了位置,窄窗中透出的残阳逐渐拉长,迦尔纳终于得以看清更多室内的风貌,也更清楚、更绝望地看清了自己的处境,和痛苦感觉的来源。


就在他的床边,天草四郎时贞身后,耸立着一只高高的病房输液悬架,其上悬挂的吊瓶中白色的不明药物——经过液化处理的大量“G之碎片”,正通过医用胶管和针头,源源不断地输入到他右手手背的血管之中。



 

与此同时,名叫德伦的爱尔兰黑帮成员,正在甲板和舱室的交界处,一边挠着小臂上的三叶草纹身,一边抽着劣质香烟,一边琢磨着自己的事情。


很多人都说,只要你对宗教足够虔诚,你就已经先手赢得了爱尔兰人的一半好感——即使如此,德伦还是觉得,那个神父有点不太对劲。


简单说来,即便对方身材和德伦比起来甚至称得上是矮小,可四目相对时,德伦还是忍不住会起一身鸡皮疙瘩,他也说不上为什么。就算跟几个熟人说起这事,康纳、肖恩、詹姆斯……也没人在乎,大家反而骂他脑子不灵光、胆小如鼠,好不容易有大佬帮忙,能给碍手碍脚的“胡子彼得”(西西里人)们一点颜色看看,他却偏生在那想东想西,惹别人不痛快。


也许他们是对的,但德伦很不爽。他知道现在那个怪异的神父才是老板,但他还是很不爽。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个让他浑身不自在的家伙从舱室里走了出来。德伦连忙把香烟扔在地上,站直了身体。


天草的神色有些漠然,有些漫不经心。他整理着红色法衣的袖子,像是刚刚注意到德伦在这里似的,慢条斯理地朝他走来。讨人厌的家伙。德伦俯视着他,却感觉被俯视的是自己。天草开口问:“距离开船还有多久?”


“不知道。船东说最好再等几个小时,海面上突然起了风,湾里浪有点大。”


“哦,这样啊。那也不错,正好还有时间再做几件事。”


得到了这样让人失望的回答,德伦本来以为天草至少会说几句刻薄话。黑帮里的大家都这样,能彰显自己的男子气概。然而,神父只是点点头,反应十分平淡。德伦暗自寻思,这大概是因为,就算这个人看起来没那么“有种”,也没人敢小看他。


“那个西西里女人呢?”天草接着问,“我叮嘱过你们,要看牢她。”


“她一直哭,可能还在骂人,但没人听得懂。肖恩给她用了点药,才让她老实下来。现在他们把她关在船长室里了。”


他点点头:“等她醒了,就把她带到甲板上去。如果有什么不该出现的人出现,她就是筹码和人质。”


“包括屋子里绑着的那个家伙么?”


“当然包括他。”天草迅速微笑了一下,“假如他逃得出来的话。”


德伦吞了口口水:“你是说,都这样了他还逃得掉?”


“我可没这么说,只是顺着你的话做假设而已。”天草轻快地回答,“那位老利卡心里惦记着‘让苏利耶也尝尝失去儿子的滋味’,我就顺势指使他演了出好戏。现在,格拉哈加人心惶惶,人人都觉得他是叛徒。那家伙无路可走,出门就会被自己人弄死。但在我手上,至少还有一条生路。”


“真的吗,你准备留他一命?”


“当然,死人对我可没用。”天草随意地回答,“不过,就算五感被关闭,对外界无法再做出任何反应,只要还在呼吸、心脏还在跳动,就可以算是活着,不对吗?”


这种形容,让德伦想起自己因交通事故变成植物人的舅舅。德伦只在小时候带着妹妹去见过他一次,那个跟现在的他差不多高大的男人躺在床上,无知无觉,但确实还活着。妹妹甚至说他“就好像一只真人大小的人偶”,这形容让德伦毛骨悚然。


在那之后,舅舅只活了不到三年就去世了,留下母亲和姐妹为他流泪。这种事发生在普通人家身上是纯粹的劫难,但天草现在说的却是要把活人做成人偶——这种事真的做得到的吗?德伦似懂非懂地挠着后脑勺,抬头却看到天草转身朝着船头走去,似乎要离开。他连忙叫住他:“嘿,你要上哪去?”


天草头也不回:“到医院去,探望一下教父。替我跟船东说一声,在我回来之前,先不要离港。”


这不合常理。德伦立刻警觉起来:“去看他做什么?……听说他中了两枪,就算现在还没死,很快也会死了。”


“哦,你不明白。在我去拜访他之前,他是不会死的……无论受的伤有多重。所以我才非去不可。”


和总是骂骂咧咧的同伴和上级不同,天草的态度十分温和,他耐心地向这位谁也不是的小打手解释着。


“内容物与资质的转移……在海因里希已死、他的学派衰亡散佚的现在,这件事谁都做不成,必须由我来……不过,什么都不用担心。只要取一升血回来,苏利耶的任务就结束了。他可以安心去死了。”


好家伙,一个字都听不懂,德伦摇头,按照老习惯,索性只挑自己听得懂的部分回答:“劝你还是再认真考虑一下。这一去很可能就回不来了,医院里会有很多人守着他的?”


天草看起来仍旧漫不经心,但似乎又被逗乐了。他看了一眼德伦,似乎在好奇这么大个头的家伙为什么胆子会这么小。神父耸耸肩:“这个嘛,留给我去操心吧。”


说完,他踩上舷梯,准备下船。而后,天草似乎又想到什么,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罕见地皱起了眉头。


“我已经强调过很多次了,不许你们拿那个西西里女人取乐——别以为我暂时离开,就不会知道你们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他严肃地说。


德伦瞪大了眼睛。玩不能反抗的女人,那是詹姆斯和迈克尔这种色鬼才喜欢做的事,不是他的爱好。即使如此,他还是觉得很不公平。


“这可是凭本事绑回来的猎物,凭什么不能随意处置?”


他还是不敢大声抗议,只是咕哝着。但天草还是听得一清二楚,总是和和气气的神父脸色立刻沉了下来,瞪人的眼神锐利得好似一把刀子,竟把德伦这个大个子吓得几乎整个人都缩了起来,场面十分滑稽。


“你们好歹都是受过洗的天主教徒,总该有些底线。”他的语气冷冰冰的,“就算心里已经没有主的教诲了,至少也要想想家里虔诚的老母亲。”


只此而已,他没再多说什么,抛下这两句话便下了船,留下满脸通红的德伦站在原地,手足无措。天草的身影消失在码头上,而后,几声嗤笑从背后传了过来,是卡勒姆和迈克尔。


“‘哦~想想家里的老母亲吧~’”


詹姆斯怪腔怪调地学天草说话,一口啐在地上,迈克尔在一旁捧腹大笑。


“他懂个屁,我老母可是差点拿烈酒给我施洗的女人。她一天到晚鬼混,根本不管我死活。”詹姆斯对德伦说着,他递来一根烟,似乎是在嘲笑他怎么三两下就被天草唬住了。德伦有些不服气,推开对方的手,吞了口口水,发出响亮的“咕咚”一声。


“别给大家找不痛快。”他粗声粗气地说,“你们知道规矩。他说怎么做,就怎么做。”


“行行行。知道了知道了。”迈克尔不笑了,转而对他翻白眼,“像个XX一样到处躲来躲去,骨头都要锈了,还不许我们找点乐子……他XX的以为自己是谁啊?”


这群毛孩子真够烦人的。德伦说:“把自己裤腰带拴好怎么就难死你了?迟早玩出事来。”


“呸。”詹姆斯又啐了一口,“放你娘的XX,我要喜欢被管,还来干这行做什么?”


“怎么地?小子嘴巴里给我放干净点!”


见两人之间似乎有点火药味,迈克尔打量了一下大个子的德伦,抢先一步挤到他们之间。


“好了好了,这有什么好争的。”他用一种和事佬的语气劝道,“不碰女人就不碰女人,她这会儿睡得死猪一样,玩起来本来就没啥意思。不如这样——那舱里不是还关着个家伙吗?他没说不许我们碰他吧?”


“那可是个男的!迈克尔你个死变【那个什么】态,你是不是疯了?”


“你怎么比我奶奶还烦,搞谁不是搞啊?你难道没听说他老爹以前都做过些什么?”迈克尔瞪了德伦一眼,理直气壮,“那小子长跟他爹一个样,细皮嫩肉的……怎么老子搞得,儿子就搞不得?”


这帮混球简直无法无天,居然对一个男人起了色心!天主教家庭长大的德伦简直要被他们活活气死,可詹姆斯完全不在乎,反而被撩得好奇心大起:“真的假的?我还没见过那个男的……长得有多好看?我倒想见识一下。”


他们起着哄,一并朝着舱室走去,德伦拉不住人,气得转身就钻进了噪音巨大的涡轮室,眼不见心不烦。舱室的门用插销从外面锁上,保护得仔仔细细、严严实实,但詹姆斯还是想了个法子把它撬开了。他们弯下腰,一前一后走了进去,他在前,迈克尔在后。


然而,打开那扇门之后,两张脸上猥【是不是啊】琐的笑容瞬间便消失无踪。悬架倒地,绑带断裂,牛奶一样的乳白色液体洒得到处都是——屋里一片狼藉,但压根没半个人影。两个爱尔兰大汉站在门口,困惑地四处张望,又转而面面相觑。


“奇怪……走错了吗?那个男的不是关在这里的吗?”


——在门后伸出的医用胶管勒断他的脖子之前,这就是作为活人的詹姆斯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TBC

花开半朵

不能接受考据的慎入(或别看后半段)

本来想引用下Q乎一位太太Lakshmi Telidevara的回答,说下史诗里的一些增补。但过去太久,太太又是话题活跃者,翻了好几页也没翻到,只好凭记忆吃老底。(之前介绍过她,黑天说过让黑公主接受迦尔纳为第六个丈夫吗

这位太太认为一些文本反映的是摩奴法典的一句话“你保护正法,正法也会保护你”。个人觉得可以参考一下,史诗受摩奴法典影响是学界非常通行的观点。(比如Van认为黑天出使象城是根据摩奴法典里的4种外交策略来扩写的。)她有给出原文和出处,但实在找不到了,印象里列了2个例子。一个是黑公主看到黑天手指受伤,撕下自己的衣服为他包扎,对应着之后黑天用无尽纱丽保护黑公主。精校里删光了,...

本来想引用下Q乎一位太太Lakshmi Telidevara的回答,说下史诗里的一些增补。但过去太久,太太又是话题活跃者,翻了好几页也没翻到,只好凭记忆吃老底。(之前介绍过她,黑天说过让黑公主接受迦尔纳为第六个丈夫吗

这位太太认为一些文本反映的是摩奴法典的一句话“你保护正法,正法也会保护你”。个人觉得可以参考一下,史诗受摩奴法典影响是学界非常通行的观点。(比如Van认为黑天出使象城是根据摩奴法典里的4种外交策略来扩写的。)她有给出原文和出处,但实在找不到了,印象里列了2个例子。一个是黑公主看到黑天手指受伤,撕下自己的衣服为他包扎,对应着之后黑天用无尽纱丽保护黑公主。精校里删光了,要去看13MB。

另一个例子是黑天在战场上保护阿周那,对着应阿周那保护御者黑天。黑天是妙见遮日、压战车躲蛇箭、挡福授的法宝等等。阿周那则是看到黑天受伤会生气,反击。贴点文本。

null

null


null


null


null

这位太太的观点差不多如此,通过战场上两个人互相照顾来传达“你保护正法,正法也会保护你”。有兴趣的可以去搜一下更完整的回答。


不过我想再说点别的,憋了很久,想想还是说出来。精校已经把妙见遮日删除了,其实还有一处也有明显的添加痕迹——下压战车躲蛇箭。虽然保留在精校里,但可以从节律变化看出是后来加的,不是同一人,不是同一时期写的。先截下整段话。

null
红色标记10-11这两句是后来加的。中文版看不出来,要去翻梵文。

null
有没有注意到梵文10-11和上下文相比突然短了一截。梵文的节律有长短,一般来说长的比较古老,短的较新。当然也有一些长句特别晚期,可是再怎么样也不会出现这种不自然。(之前引用富兰克林的原文说过大会篇的赌博也是整篇都是长句,突然有2,3行短句那都是有问题的,但精校的原则是没找到更古老的抄本的话就暂时保留下来。苏克坦卡尔说过史诗中段和段差了四百年的都有,以及温特尼茨说过每句话都要分年代确认。)

去掉10-11后,没有黑天下压战车,迦尔纳其实没瞄准,沙利耶看出来了并提醒他重新搭箭,但是被拒绝了。这么去看的话,原来应该是说迦尔纳过于自负而导致了失败。

然而加上10-11后,就产生了一种迦尔纳原本可以杀死阿周那的错觉,阿周那受到黑天庇护而逃过一死。瞬间人物形象都不同了,不仅抬高了迦尔纳的武艺,还将自负这一缺点美化成了真正的自信,就连好意提醒他的沙利耶也成了狗眼看人低。可能有个诗人既想抱黑天大腿,又喜欢迦尔纳,就做出了这样的修改吧。(怎么有点像正在发展出毗派倾向的婆利古族会干的事)

还有一可疑之处是福授王想用法宝取下阿周那的头颅时黑天站起来挡了一下。以前讲过极大可能是借鉴模仿了迦尔纳,俩人法宝设定一样,叙事框架几乎一样,读下来的感觉都是阿周那受到黑天保护才能活命。(诗人似乎想把阿周那当作实力标杆来抬高福授和迦尔纳。)

也许毒唯或嗑奎周的会喜欢这样的修改,但我觉得阿周那好惨啊,一直被弱化。他或许没那么完美,但不至于成为别人的衬托。



—Morbid月冥—

让我们恭喜阿周那在

fate grand order冠位时间点所罗门神殿

喜提三帧的好成绩并凭借甘狄拨的火让自己看起来会动在除去特写的两帧中手套还丢了一帧

对于自己的眼线没比盖提亚像自己的阿周那先生做出p5发言

以上,可喜可贺

让我们恭喜阿周那在

fate grand order冠位时间点所罗门神殿

喜提三帧的好成绩并凭借甘狄拨的火让自己看起来会动在除去特写的两帧中手套还丢了一帧

对于自己的眼线没比盖提亚像自己的阿周那先生做出p5发言

以上,可喜可贺

LAOYUXWX

在剧场版仅拍到的两张娜娜子

在剧场版仅拍到的两张娜娜子

苍狩—退治懒癌中
入坑晚了🥊进行一个兄弟饭的产...

入坑晚了🥊进行一个兄弟饭的产👬

入坑晚了🥊进行一个兄弟饭的产👬

桃己

作者在街机的经历
                                
作者twi ID:@Xf5_mosioX
授权请见第二张
禁止二改/二传/商用
如有能力请上twi/p站支持原作者,留回帖/点赞支持搬运者

作者在街机的经历
                                
作者twi ID:@Xf5_mosioX
授权请见第二张
禁止二改/二传/商用
如有能力请上twi/p站支持原作者,留回帖/点赞支持搬运者

北鸥
一些周咕哒(私设御主)

一些周咕哒(私设御主)

一些周咕哒(私设御主)

第四夜的村民B

【周迦】分手

♢现趴,短打,偶像周×赛车手迦


因为工作原因,两个人半年没见了。

阿周那在健身房放下擦汗的毛巾,抓起手机发了分手短信。

迦尔纳三小时没回复。阿周那第一小时觉得迦尔纳会急忙打电话回来表白,第二小时觉得迦尔纳说不定连夜坐飞机来找自己。第三小时,阿周那在思考炸了什么信号基站才能在不引发国际纠纷的前提下撤回这条短信。

第四小时,美国时间的迦尔纳发了个小视频过来,里面拍的两件很奇妙印花的T恤,问阿周那想要哪件他寄过去,剩下的那件他自己穿。

阿周那一夜没睡看见这条气个半死,飞速打字说你不用寄了,我们分手了。

对面的对话框弹出一句简短的“怎么和好”。

阿周那不知道回什么。然...

♢现趴,短打,偶像周×赛车手迦



因为工作原因,两个人半年没见了。

阿周那在健身房放下擦汗的毛巾,抓起手机发了分手短信。

迦尔纳三小时没回复。阿周那第一小时觉得迦尔纳会急忙打电话回来表白,第二小时觉得迦尔纳说不定连夜坐飞机来找自己。第三小时,阿周那在思考炸了什么信号基站才能在不引发国际纠纷的前提下撤回这条短信。

第四小时,美国时间的迦尔纳发了个小视频过来,里面拍的两件很奇妙印花的T恤,问阿周那想要哪件他寄过去,剩下的那件他自己穿。

阿周那一夜没睡看见这条气个半死,飞速打字说你不用寄了,我们分手了。

对面的对话框弹出一句简短的“怎么和好”。

阿周那不知道回什么。然后下一秒迦尔纳打电话过来了。

“阿周那,我想你了,不要分手。”

“……嗯。”



第二次闹分手是深夜一起去便利店买套被拍到了。

阿周那冷静地跟着经纪人复盘完那些报道开完会,回家对煮咖喱的迦尔纳说我们分手吧,再被拍到一起就没那么好糊弄过去了,会对我的事业有影响。

迦尔纳很久没说话,最后点点头离开了。

阿周那在家里收拾迦尔纳的东西,发现东西意外的少,只有杯子毛巾几件内衣小象玩偶的程度。然后阿周那一生气叫了搬家公司把迦尔纳家也为数不多的用品都搬自己这儿来了。

迦尔纳回家发现搬家公司正在拿赛车比赛获奖的奖杯,一头雾水给阿周那打电话。

“怎么?我乐意。”

“我们复合了吗?”

“……复合了。”

“下次不要这样了……阿周那。”



之后又闹了五次左右分手,直到99岁和106岁的时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