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阿喀琉斯

19.7万浏览    1261参与
arête

阿喀琉斯之死(5复仇)

译名问题请见谅~

如有ooc提前致歉(反正也是之前写的了嘿嘿

—————————————       

    ——“阿波罗!若不是你是神明,我迟早要找你复仇!赫克托,你这条狗,你个懦夫!又一次像孤儿寡母一般逃离战场,我迟早要亲手割下你的头颅!”阿基里斯喊着,这是赫克托又一次通过阿波罗逃脱了死神的怀抱。

        可是这就是命运,注定的事情是逃不掉的,阿波罗也只能让它推迟一点。多死几个人,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译名问题请见谅~

如有ooc提前致歉(反正也是之前写的了嘿嘿

—————————————       

    ——“阿波罗!若不是你是神明,我迟早要找你复仇!赫克托,你这条狗,你个懦夫!又一次像孤儿寡母一般逃离战场,我迟早要亲手割下你的头颅!”阿基里斯喊着,这是赫克托又一次通过阿波罗逃脱了死神的怀抱。

        可是这就是命运,注定的事情是逃不掉的,阿波罗也只能让它推迟一点。多死几个人,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阿基里斯再一次进攻,特洛伊人望风而逃,大部分逃入了城墙中,也有一少部分窜伏山草。他们能逃掉还是因为阿波罗把阿基里斯短暂的引开,等到反应过来时,大部分特洛伊人已经入城,只有赫克托,在命运的捉弄下,留在了城外。

        城门在赫克托身后闭上了,英雄的命运已经注定,此时是天地同悲,却无可奈何。在雅典娜伪装成的兄弟的鼓励下,赫克托勇敢地等待阿基里斯的到来。

该来的,还是来了。阿基里斯驾着战车,手持长矛,腰佩利剑,出现在城门之下,头上像是冒着愤怒的火焰。赫克托看着眼前的场面,顺着城墙的弧度,掉头就跑。可叹啊,他是一个不怕死的、一往无前的英雄,明知必死也敢上前,死亡丝毫不能威胁于他。可是当他直面本质的恐惧时,做出的却也是这般反应,教人如何不为之伤心。

        赫克托已经不再想什么荣誉,也不曾考虑到死亡的威胁,只是就不知疲倦地向前跑着。捷足的阿基里斯明明尽了最快的速度,两人的距离却还是没有变,就像人在梦境中,不管如何努力也永远追不上逃跑者。

        两人就这样绕着城墙奔跑了三圈。

        赫克托终于在“好兄弟”的鼓励下停止了逃跑。雅典娜让他不要害怕,问他为什么要跑,鼓励他和阿基里斯决战,给了他投枪,告诉他自己在后面……等于是,送了他一程。

        赫克托站稳脚跟后,拎起投枪对着阿基里斯就是一下,不料被他轻松躲过。当赫克托在想拿投枪时,他的好兄弟却已经不见了,他这才明白,是雅典娜骗了她。

        天空中乌云蔽日,却有几丝游散的光照亮了城墙下的阴影,明处与暗处没有形成丝毫对比,显得有些诡异。赫克托看着阿基里斯那如同被火焰点亮的眼睛,突然有了一种感觉:既是命运,便逃不掉,又何必要逃,最后不也就是死吗。赫克托平静了下来。

        阿基里斯步步逼近,冲着赫克托就是一枪,被对方闪过去了。怒从心头起,他搜索着赫克托的浑身上下,只有脖颈处有一丝刀能插进去的缝隙,那就是这里了。阿基里斯一闪身,从腰间拔出短刀,反手刺了进去,一击命中。

        赫克托临死前请求善待他的尸体,被阿基里斯一口回绝:“人与狮子岂能立下约定。”于是,就这样结束了。

        这就结束了……战友们赶上来,纷纷开始“欣赏”赫克托的尸体,阿基里斯站在原地,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前面的你追我赶,阵前叫骂,铺垫了那么多,可真正开始了,却没有生死搏斗,没有精疲力竭,而是……一击命中,这就结束了,未免太快了些,快得让人恍惚。而这一旦结束,下一个就该他了。

        命运的金线已然剪断,再多的反抗也是无用,死亡的到来也已经一锤定音。阿基里斯看着赫克托的尸体,内心却突然平静下来,摆在眼前的两个岔路口只剩下了一个,再没有了悬念与选择。他抬头望天,对着阿波罗口出狂言,可是敬神与不敬神改变不了他的命运,即便是阿波罗也无法让他早死或晚死一秒。

        ……

        帕特罗克洛斯的葬礼竞技会上,他才又变回了那个大家熟悉的王者,那个永远控场的人,待人温和有礼,处事圆滑老道,阿伽门农、奥德修斯也黯然失色。

        他望着远处的坟茔,知道他这一生的悬念已经结束,接下来再怎么做已经无关乎结局…既然无法同生,那便只能共死。他回过神来,看着场上奔驰的战车,微微一笑,说起了惯常竞技会的主持词,将奖品依次分发下去。

  

  

橘子酱

尝试整理点月球阿喀赫克

(赫克托尔牵绊台词)

[图片]

(赫克托尔与阿喀琉斯互动台词)

[图片]

(赫克托尔与彭忒西勒亚互动台词)

[图片]

(礼装“酒吧特洛伊”)

[图片]

(1.3俄刻阿诺斯)

[图片]

(2.5.1亚特兰蒂斯)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赫克托尔幕间)

[图片]

(彭忒西勒亚幕间)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圣诞节2019降雪遗迹与少女骑士)

[图片]

[图片]

(救援!Amazones.com~CEO 2020)

[图片]

[图片]

[图...

(赫克托尔牵绊台词)

(赫克托尔与阿喀琉斯互动台词)

(赫克托尔与彭忒西勒亚互动台词)

(礼装“酒吧特洛伊”)

(1.3俄刻阿诺斯)

(2.5.1亚特兰蒂斯)

(赫克托尔幕间)

(彭忒西勒亚幕间)

(圣诞节2019降雪遗迹与少女骑士)

(救援!Amazones.com~CEO 2020)

(阿喀琉斯与赫克托尔互动台词)

(亚历山大幕间)

(Fate/Apocrypha小说,漫画,动画,设定)

(Fate/Apocrypha活动剧情)

(FGO设定集)

(夏日冒险!~追梦少年与怀梦少女~)

(连续打戏神话 密西西比神话创造者)

(型月学院插图)

(进阶关卡第五弹)

(欢迎补充)

pest233
Could we be som...

Could we be something that we say we won't.

Could we be something that we say we won't.

天下绝尘
    上一棒 @茗    关...

  

         上一棒 @茗 

   关于在师娘相册里看到师匠女装这件事……以及另一对女装师徒友情出场了一下XD

  

         上一棒 @茗 

   关于在师娘相册里看到师匠女装这件事……以及另一对女装师徒友情出场了一下XD

Justin

  在迦过年实况

  在p2放一个妈宝要红包

  在迦过年实况

  在p2放一个妈宝要红包

一灵四魂

let me do it for you


扎格列欧斯×阿喀琉斯

let me do it for you


扎格列欧斯×阿喀琉斯

Ревность(开学失踪版)
你好请问 阿喀琉斯痛失脚后跟

你好请问


阿喀琉斯痛失脚后跟

你好请问


阿喀琉斯痛失脚后跟

arête

阿喀琉斯之死(4战争)

译名原因勿怪~

也许会有ooc,不过我本来也就是图一乐嘛

————————— 


        雅典娜的信使告诉阿基里斯,让他露个面,雅典娜会配合他,恐吓特洛伊人,夺回帕特罗克洛斯的尸体。他照做了,红色的火焰然在他头顶,金色的卷发闪闪发光,还有他眼中的怒火,这足以吓走前排的特洛伊人。只是等他到达的时候,他的朋友已经不是永远面带微笑的活人,而是一具尸体。

        他将尸体抬了上来,看着朋友身上那些致命的创伤,再一次流下...

译名原因勿怪~

也许会有ooc,不过我本来也就是图一乐嘛

————————— 


        雅典娜的信使告诉阿基里斯,让他露个面,雅典娜会配合他,恐吓特洛伊人,夺回帕特罗克洛斯的尸体。他照做了,红色的火焰然在他头顶,金色的卷发闪闪发光,还有他眼中的怒火,这足以吓走前排的特洛伊人。只是等他到达的时候,他的朋友已经不是永远面带微笑的活人,而是一具尸体。

        他将尸体抬了上来,看着朋友身上那些致命的创伤,再一次流下了眼泪,和第一次一样痛彻心扉。原来心上的伤口,第二次和第一次一样疼。他抱着朋友的尸体,半跪在担架旁,无话可说,只有流泪。

        就在这时,他的母亲,女神赛提斯出现了,她心疼地抱着她孩子的头:“孩子,你为何伤心?我已经按照你的请求,请求宙斯让希腊人接连失利,给你荣誉了。”

        阿基里斯叹了一口气:“母亲,他们杀死了帕特罗克洛斯,剥下了他的铠甲,他是我最爱的、最亲密的朋友,就像我自己一样。母亲,麻烦你向赫淮斯托斯请求,给我打一副新的铠甲,不然我无法走上战场,杀死赫克托。”

         “孩子,你可知道命运的规定,赫克托之后,就是你了。”

        “那又如何,让它早点到来吧,既然我无法在我的朋友危难的时候出战,成为他的希望之光,而是只在这里添加大地的负担!”

        海洋女神走了,飞向赫淮斯托斯的宫殿。

         ——

        赛提斯带着铠甲回来了,阿基里斯已经收住了一开始的痛楚,他的心在慢慢地流血,一心只想着为战友复仇。

        他走向了主营,对阿伽门农说道:“阿特柔斯之子,阿伽门农王,让我们忘记过去的隔阂,握手言和吧。我竟为了一个女子使许多阿凯亚人丧生,但愿阿尔特弥斯在我刚得到她的那天就把她射死在阿尔戈斯的船前!”

        阿伽门农乐得如此,给了他丰厚的赔偿,同意言和。

       “我们不如现在就集结军队,冲向特洛伊的壁垒。”阿基里斯如是说。 

         “不,”奥德修斯说道,“我们不能让士兵们饿着肚子和敌人打仗吧,等他们吃饱了,再去打特洛伊人。你也不能就这样下去……”奥德修斯又开始劝阿基里斯吃饭。

        其实阿基里斯知道对方所说的是正确的劝告,可是此时此刻,饭食与身体上的舒适已经与他无关,哪里还有心思想这些呢?除了投入血战的大口中,没有什么能够缓解他的痛苦一丝一毫。他摇了摇头,对方也只好作罢。

  ……

  身着赫淮斯托斯的铠甲,阿基里斯终于冲上了战场。一马当先,冲在阵前,特洛伊人闻风丧胆,以至于自相残杀。阿基里斯奋勇直追,当真是血流成河。

他一路冲过特洛伊海滩,看到人已经不想其他,劈头一刀砍去,处处人头落地。看,那是普利阿摩斯的幼子,阿基里斯冲了过去,一枪捅进小腹——让人最痛苦的地方,就此了结了这个孩子。

        会有什么不忍吗?怎么会呢,在让人杀昏头的战场上,已经什么也来不及想。

        蓝色的天仍旧是蓝色的,丝毫没有被血红的大地带偏颜色。天上起初飞着零零散散的乌鸦,后来越聚越多,在空中盘旋着,尤其紧跟在阿基里斯身后。金色的沙滩早已被血冲的沟壑纵横,深红色的溪流涌过,越聚越多,最终流入大海,倒似一幅梦幻的景象。

        阿基里斯没有方向的乱冲着,除了杀戮,还是杀戮。眼前的景色已经模糊一片,金色的沙子、阳光,黑色的船、武器、盾牌,红色的血与肉,全都混在一起,失去了原有的形状。他挥舞着长枪、短剑,仿佛身体已经不受头脑控制,只是多年训练的技巧在本能地重复杀人的动作。到后来,这简直就像梦境一般——无论动作有多慢,也不会有人能伤到你一分一毫,你就在那里毫无系统的砍着,却无人能敌。他这已经不是在复仇,只是在发泄,或者说,让自己转移注意。他每多杀一个人,好像会感觉到嗜血的快感,而心底的痛苦却不能减轻一分。

        他就这样砍着,突然脚步一晃,停了下来。他发现他正站在一片高地,而下面的士兵也都无限崇拜地喊着他的名字。与来时不同,他此时已经感觉不到任何荣耀,心中却也没有痛苦。他开始有些麻木了,感到有些头疼,看着碧蓝的波涛,事物也清晰了。

        他闭上眼,用掌根抵着额头,轻微地喘息着。痛苦的潮流再次涌上心头,他朝下面侧眼一看,转身冲入人群之中。

        但同样的杀戮并没有持续很久,阿基里斯又突然停了下来,原来是有人躲过了第一枪,并抱住了他的膝盖。

        “我是吕卡昂,刚回到家乡12天就再次被你抓住,求你饶我一命,我的父亲一定会给出丰厚的赎礼,”他仿佛想起了什么又补充道,“我虽然是普里阿莫斯之子,但和杀死你心爱的伴友的赫克托并不同母,不要因为他迁怒于我!”

        阿基里斯看着他,一个人,如此胆小、不堪,却仍旧无比地渴望生存下去,而他的价值却只是加重大地的负担,自己却浑然不觉,是可悲呢、还是可笑呢…

         阿基里斯,停了下来,看着吕卡昂惊惧、彷徨的眼睛,眼神无比清澈:“朋友啊,你又何必害怕呢?帕特罗克洛斯比你优秀多少倍,他还是死了;你看我如此的俊美、魁梧,却也要死在特洛伊的战场上。你呢,又何必如此怕死。”

        对方已经不敢说话,却还是抱着万分之一的可能,看着阿基里斯。阿基里斯盯着他的眼睛,两秒之后,手起刀落,再次冲入人群中。一片红色之中,又是腥风血雨。

        缪斯女神啊,歌唱阿基里斯的愤怒吧!然而他这神性的愤怒最直接的体现却是兽性的屠杀。

        在他丧失理智地屠杀时,一道银光闪过,他的手顿时停了下来。是的,他的目标是复仇,而复仇的对象就在刚刚出现了在他的眼前。

  

  

pest233
借用了一下半年前的一个小想法...

       借用了一下半年前的一个小想法(所谓草稿的草稿

       借用了一下半年前的一个小想法(所谓草稿的草稿

橘子酱

(分享点自己做的mmd视频,p3是单人)

(分享点自己做的mmd视频,p3是单人)

糖小鱼鱼鱼

2022年没发的存货,5、6、7、8月的都有(时间跨度太大了啦!画风都不一样)趁着还没过去太久就凑在一起发了

没发的原因是编的设定不够多

最后1p姑且是当时编的设定

2022年没发的存货,5、6、7、8月的都有(时间跨度太大了啦!画风都不一样)趁着还没过去太久就凑在一起发了

没发的原因是编的设定不够多

最后1p姑且是当时编的设定

Ревность(开学失踪版)
偷偷水一张。有现代pa注意 狗...

偷偷水一张。有现代pa注意


狗勾干坏事怎么可能是故意的!狗勾哪有什么坏心思他心里只有老婆

偷偷水一张。有现代pa注意


狗勾干坏事怎么可能是故意的!狗勾哪有什么坏心思他心里只有老婆

arête

阿喀琉斯之死(3伤逝)

ooc预警

译名原因勿怪

  

没有阿基里斯之后,希腊大军节节败退,特洛伊人在赫克托的带领下,越战越勇,以致希腊大军似乎退无可退,渐入绝境……

“帕特罗克洛斯!”阿基里斯站在自己的船头上,望着下方从战场上运回的尸体和伤员。其中一个有些熟悉,有点像是医者马卡昂,为了确认,只好叫人去打探一下。

“阿基里斯,你叫我吗?有什么事我能为你做的?”

“刚才有人把伤员运回来,其中一个看着有些像是医者马卡昂,隔得太远我没有看清,你帮我去看看,到底是不是他,还是我看错了。”阿基里斯说道。

“是。”帕特罗克洛斯领命而去,就这样开始了自己的厄运。

——

“他怎么忍心让这么多阿凯亚同胞死在赫克托手下......

ooc预警

译名原因勿怪

  

没有阿基里斯之后,希腊大军节节败退,特洛伊人在赫克托的带领下,越战越勇,以致希腊大军似乎退无可退,渐入绝境……

“帕特罗克洛斯!”阿基里斯站在自己的船头上,望着下方从战场上运回的尸体和伤员。其中一个有些熟悉,有点像是医者马卡昂,为了确认,只好叫人去打探一下。

“阿基里斯,你叫我吗?有什么事我能为你做的?”

“刚才有人把伤员运回来,其中一个看着有些像是医者马卡昂,隔得太远我没有看清,你帮我去看看,到底是不是他,还是我看错了。”阿基里斯说道。

“是。”帕特罗克洛斯领命而去,就这样开始了自己的厄运。

——

“他怎么忍心让这么多阿凯亚同胞死在赫克托手下。”

“他什么时候关心起阿凯亚人来了?还特地让你跑来一趟。”

“如果他不愿出战,你不妨穿上他的铠甲,也许特洛伊人会把你二人弄混。”

“想想你父亲对你说的,你虽然不如阿基里斯优秀,但你比他年长,要时刻规劝他的行为。”

“……”

帕特罗克洛斯奔跑在两个营帐之间的路上,两个营帐相隔甚远,他却不知疲倦地跑着,他在奈斯托尔的营帐里见到了重伤的马卡昂。奈斯托尔的语言句句刺痛了帕特罗克洛斯的心,他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的呢?可是他明白阿基里斯的愿望,明白他想要的是什么,明白“同胞”在阿基里斯眼里不值一提,而且他怎能让阿基里斯去送死呢。

他原是没有办法劝阿基里斯出战,但是奈斯托尔倒是给了一个很好的办法,如果自己穿上阿基里斯的铠甲,也许可以蒙混过关,吓退特洛伊人,毕竟战斗的间歇只需要一小会。

帕特罗克洛斯,想着这些事,心乱如麻,眼中流着泪水,跑回了自己的营帐。

“我亲爱的帕特罗克洛斯,”阿基里斯说话了,他看到自己的伴友如此伤心,不由得心中难过,“你怎么哭成这样,就像一个跟在母亲身后的小姑娘。发生什么事了,是你得到了什么来自弗提亚的消息而我不知道?可据我所知,佩琉斯和墨诺提俄斯都还健在,如果他们不在了,我们确实会伤心流泪。

“还是你看见阿凯亚人的遭遇,心有不忍?说出来吧,有什么伤心事,让你我都知道。”

“不,生你的父母不是海洋女神赛提斯与英雄佩琉斯,而是冰冷的海水和无情的暗礁。你看到阿凯亚人遭受如此的屠杀,竟然不感到心痛,你的心一定是最坚硬的岩石做成的。”

“帕特罗克洛斯,你在说什么,”阿基里斯非常愤怒,难不成他的战友真的觉得阿凯亚人的性命更重要吗,超过自己的,“就让那些爱夺别人战利品的家伙去打吧,他们得到了战利品,就在战线上奋战,不是我!”

帕特罗克洛斯正欲在说什么,突然,天边火起,原来是赫克托已经打到了战船旁边,试图断绝希腊人的回乡之路。

“让我穿你的铠甲出战吧,或许他们会把你我混淆。”再多说已经无益,帕特罗克洛斯明白,阿基里斯不会真的让赫克托彻底打败希腊人,像他说的那样“打到密尔弥冬人的战船前“才会出战。

“去吧,不要让赫克托烧毁战船,断了希腊人的后路!”阿基里斯嘱咐道,“但是你一定要记住,把特洛伊人打回城墙就回来,不要多想其他。”

帕特罗克洛斯披挂整齐,召齐军队,出了营帐。阿基里斯这是还不知道,正是自己这句话,断了自己伴友的后路;他更不知道,这就是他们永久的诀别。

他拿出了酒杯,向宙斯祭奠,希望让帕特罗克洛斯将特洛伊人赶回;并且他自己也平安回来。宙斯在天上看着,答应了他的第一个要求,却没有答应第二个。

  

  黄昏已至,赫利俄斯不情不愿地落下,阿基里斯坐在自己的船尾,静静的思考着:“怎么我又看见阿凯亚人在往回逃窜?难不成我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向母亲预言的那样‘最优秀的密尔弥冬人会在我之前去到哈迪斯的怀抱’?可是我已经嘱咐过他,不要攻打特洛伊城,而是赶走特洛伊人就回来呀?”

就在这时,安提洛科斯出现在了营帐之前,眼中含着泪水,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阿基里斯,我必须向你报告一个可怕的消息:他们杀死了帕特罗克洛斯……”

他停顿了一下,阿基里斯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来得及说,只是绝望地看着他,似乎在确认这个消息。

“赫克托杀死了他,剥下了他的铠甲。”

阿基里斯卧在沙地上,心中像灼烧一般。心里一阵阵的刺痛,几乎令他窒息,眼泪奔涌而出;他抓着地上的沙粒,香气扑鼻的袍褂被泥土所污染,金色的卷发也沾上了黑色的土壤。他举目环视着周围的人,他们都已模糊:没有颜色、没有声音。此时此刻,只有泪水流出他的眼眶,心中的痛苦却没有减轻一分。他只能任由心上一分一分加深的伤痕,一滴滴流出的眼泪没有任何作用。

他感受着这种疼痛,和身上的不一样,是摸不到的,却时刻能感觉到它真实存在。阿基里斯在地上痛哭着,既是哭他的伴友,他命运多舛的爱人,也是在哭他自己。

把帕特罗克洛斯带上战场时,阿基里斯答应过他的父亲墨诺提俄斯:会把他完好无损的带回来,还会带上无数的战利品一道回乡,回到肥沃的弗提亚。但现在,这一切都无从说起。自己还可能活着回去吗?怎么可能。帕特罗克洛斯都死了,他还回去做什么。

他本来是有选择的:去,还是不去;来到了这里,因为布鲁塞伊斯这件事,他又有了一个选择:走,还是不走。而现在,他还能做什么,什么也没有了,也没什么可失去的了,能面对的,只有死亡。

安提洛科斯牢牢攥着他的两个手腕,似乎是怕他过于悲痛,引刀自杀。怎么会呢,事情还没有做完,还没有复仇,怎么会死呢。

阿基里斯走出营帐,看着血红的晚霞,复仇的火焰在心中燃起。不,心已经没有了,有的只是复仇这个念头。还管什么宙斯的预言呢?赫克托必须得死。

他知道,现在复仇是他唯一的任务,也是他最后的任务。

他看着那些和他一道嚎啕大哭,阿谀活人的士兵、侍女们,心中感到不屑,转身而去。

  

  

Toki叔

临摹了全面战争特洛伊中的阿喀琉斯,第一次尝试这种画法

  

  


临摹了全面战争特洛伊中的阿喀琉斯,第一次尝试这种画法

  

  


霜醉

【Fate】

【Fate】英雄可不能临阵脱逃啊.jpg

远坂十六夜×阿喀琉斯(gb)

vb、白芨半夏丶霜醉

htlvbooks.霜醉(作品编号117953章节编号7356144)

———————————————————————————————

试阅:

让人火大的女人,阿喀琉斯踢了一脚路边的石子,眼前浮现出少女那双剔透的琉璃蓝色眼眸,里面流淌着的温柔眼波都变成了许德拉的剧毒。“更钦慕老师也就算了,为什么要让我伪装成奥德修斯?”在特洛伊战场上大放光彩的英雄不悦地蹙眉,“我居然听信了那女人的话!”


巨型的海魔在阴暗角落中蠕动,感知着不断波动的魔力源,悄悄地分泌出粘液,俨然...

【Fate】英雄可不能临阵脱逃啊.jpg

远坂十六夜×阿喀琉斯(gb)

vb、白芨半夏丶霜醉

htlvbooks.霜醉(作品编号117953章节编号7356144)

———————————————————————————————

试阅:

让人火大的女人,阿喀琉斯踢了一脚路边的石子,眼前浮现出少女那双剔透的琉璃蓝色眼眸,里面流淌着的温柔眼波都变成了许德拉的剧毒。“更钦慕老师也就算了,为什么要让我伪装成奥德修斯?”在特洛伊战场上大放光彩的英雄不悦地蹙眉,“我居然听信了那女人的话!”

 

巨型的海魔在阴暗角落中蠕动,感知着不断波动的魔力源,悄悄地分泌出粘液,俨然一副人性化的垂涎欲滴之态。另一旁Caster的使魔食魇抚摸着小巧的玻璃瓶,里面装有对付Rider的特效药。

 

很明显Caster制作的魔药对Rider主从二人造成了精神上的负面影响,瓮中捉鳖的战斗最后却被Rider和远坂十六夜逃掉不过是假象,Caster制作了一系列药剂、准备了一些列魔术,终于将Rider阿喀琉斯引到魔术工房附近。

 

这位古希腊的大英雄和历史中记载的奥德修斯并不完全相像。Caster翻阅着资料思考:Rider的真名,到底是什么呢?他点燃用异兽脂搭配咒兽胆石、蛮神心脏等其他素材制作的蜡烛,袅袅香气充斥着整个魔术工房。

 

阿喀琉斯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幻象让他以为他一直在远坂宅邸附近打转,其实早就远离了人群。Caster的魔术造成精神弱化,身体状态无法强行突破这片结界。食魇见阿喀琉斯意识到这是陷阱,指挥着海魔扑向阿喀琉斯,自己也趁机用Caster赋予的药水浇了阿喀琉斯一脸。

 

“该死!”男人愤愤地抹了一把额角,目光沉沉地盯着张牙舞爪的海魔和旁边努力隐藏身形的食魇,手持长枪挑开海魔攻击而来的触手。看样子敌人不会轻易后却,这样正好,我正有火气没处发泄:“来吧!”

 

海魔没办法追上人类最快的速度,阿喀琉斯遭受到攻击力弱化也没办法对海魔那被强化的过硬外皮造成有效伤害,更别提旁边还有拥有【强化无效】技能的食魇在虎视眈眈。而Caster的结界对阿喀琉斯有缓慢而有效的削弱作用。看来Caster是铁了心今天要重创阿喀琉斯——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得到充裕魔力的海魔突然暴涨身躯和触手,阿喀琉斯层层负面状态下来没能躲开这强力一击,身形缓了缓被逮住破绽,被海魔缠住脖颈制住动作,狠狠地摔在地上,连大脑都迷蒙了几分,四肢更是无法动弹。

 

“注意点,主人要活的,”食魇抖了抖肩膀,小声提醒了一句。海魔缠住阿喀琉斯的双手,拖着阿喀琉斯往Caster的魔术工房走去。消耗了大量魔力的Rider最终还是被Caster捕获,于昏迷中被紧紧拷在地牢的墙上。

 

正在远坂宅思考针对Caster的对策的远坂十六夜忽觉阿喀琉斯这次的离家时间过长,一阵抽空了大半魔力而带来的眩晕袭来,少女变了脸色:“是Caster!”

 

上一场战役的落荒而逃也并不轻松,并没有修整的时间就又要陷入战斗,Caster的计划环环相扣,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杀掉Rider,但是现在必须先找到阿喀琉斯。远坂十六夜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刚才阿喀琉斯是生气了,认为自己被当做奥德修斯的替代品。

 

古希腊的大英雄,最耀眼的特洛伊战神怎么会如此胡思乱想?Caster一定特效了精神弱化!我怎么没注意到这点!我真是个不称职的Master!远坂十六夜点开城市平面图,掐算着时间,圈点了几个可能的地点,一一找过去。

 

在Caster的魔术工房这里,阿喀琉斯也不好过。男人半跪在地,双手拷在头顶被吊在墙面,直到Caster狠狠给了他小腹一拳,才在疼痛中苏醒。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阿喀琉斯低声吼着,像一只发怒的野兽。

一直隐匿在黑色中的Caster拥有十分阴沉的眼神,他看向阿喀琉斯的目光像是在看死物。并不是Rider将死,而是世间万物都是死物,都不过是Caster的掌中素材。

 

“你是个很好的实验素材,应该分成几部分呢?”Caster并没有回答阿喀琉斯,自顾自地规划着,“食魇,你说呢?”

“大人,小的认为,头是一份,四肢是一份,躯干是一份。”食魇瞄了几下阿喀琉斯,恭敬地回答道。

 

Caster以手作刃,在胸口灵核的位置一划:“皮、骨、肉,就这样吧。唉,如若能将灵魂也做成一道菜,这该多好。”

将灵魂做成一道菜?阿喀琉斯拧了拧眉,暗暗记下这点。

 

Caster没管这位Rider在想些什么。尽管男人手中的拆骨刀并不像是什么有名利器,却萦绕着各式各样的血腥味,惹得旁边的巨型海魔动了动触手,像是渴求着那股子被诅咒的魔力。Caster烦躁地看了一眼海魔,海魔自觉灰溜溜地守门去了。

 

先砍下头颅,再卸掉四肢。Caster用拆骨刀比划着阿喀琉斯的人体曲线和骨骼走向,可是他并不知道Rider的真名是阿喀琉斯,那锋利的拆骨刀也无法对Rider身体的其它部分产生伤痕,只有衣服被划得破破烂烂的。

 

可是与其称Caster的工具为刀具,不如说那是明晃晃的刑具,其上婴幼儿啼哭的声音让英雄心惊:“难不成那刀具伤过孩子吗?”

 

门扉被推开,有什么人走了进来。Caster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不是说不要来打扰我吗?”

硬质皮革磕碰地板发出站定的声音,囫囵的呜咽挣扎声,Caster的这才抬眼看清了来者——远坂十六夜。可怜的使魔食魇被长剑穿过胸口,还是被慈悲地保持了一点苟延残喘的生命力。不过是为了防止食魇的消灭被Caster察觉入侵者的小手段罢了。

 

海魔已经被消灭,看看Rider的Master的状态就知道经历了一场恶战。估计现在没有剩余充足的魔力和体力了吧。漆黑的男人敛掉手上的刑具,缓慢地摇了摇头,接收到命令的食魇自剑尖的位置开始融化,粘液挣扎着朝远坂十六夜包裹而去。这滩液体散发出馥郁的香气,结合Caster的结界作用让远坂十六夜的身体有些麻痹。

 

少女以剑刃划开掌心,用疼痛迫使自己清醒。“这样吧,你杀了Rider,我就留你一命。”Caster饶有兴趣地摸着下颌, “其实我还挺喜欢看自相残杀的剧情的。”

 

“不必如此,”远坂十六夜抹掉嘴角咳出的鲜血,Caster的施加负面状态魔术可以说得心应手,浑浊的空气中弥漫着略带腥臭的毒素,针对Rider主从的手段真是层出不穷。

“我对你的真名有一定的判断了,可是你并不知道我的确切能力,”少女双手握紧剑柄,“不如我们各退一步,可以吗,——?”远坂十六夜的眼瞳中流露出一种Caster非常熟悉又极其憎恶的眼神。

 

Caster的身体一僵,真名判别正确。他意识到如果今天要将Rider主从彻底消灭在这个魔术工房,自己也会付出极大的代价。更别提Rider的Master明显拥有克制手段的底牌,那种让Caster忌惮的味道刺激得男人几近发狂。

“你赢了!”Caster打翻了不少药剂,捂住兜帽几个闪身朝后退去,甚至还在警惕远坂十六夜是否会偷袭。

 

远坂十六夜的虚张声势终于取得了成功,这位魔术师释放出魔力,将整个魔术工房的结界和挥发的药剂都清理掉,终于得到了一个暂时安全的地方能稍微喘口气。而收剑入鞘之后还在微微颤抖的手展现了她的内心并不平静。

 

阿喀琉斯看着自己的Master踉跄着走过来环住自己的肩膀,头埋在胸口,原本以为会得到一番叱喝,远坂十六夜只是深吸了一口气,声音闷闷地向自己道歉:“对不起Rider,我不该对你的骄傲不屑一顾。”少女的掌心上还有着黏腻的血迹,阿喀琉斯更觉得心里不是滋味。Master的防患于未然是正确的,如果Caster得知了Rider的真名为阿喀琉斯,今天的结果绝对不会像这样……

 

“——!”这是什么东西刺破皮肤深深地扎进身体的声音。

“咳哈……”远坂十六夜喷出一口血,少女背后已然不成形状的食魇拼尽最后的力量重创了Rider的Master,随后化作黑灰散去。

 

“Master!喂,Master!”阿喀琉斯想要挣脱开锁链,无奈于魔力还没有恢复到能挣脱的量。远坂十六夜低下了头,但是呼吸没有停止,只有稍许的减弱。这番情况无疑让阿喀琉斯舒了一口气,还没有出现最坏的情况。

 

肩胛有微微的疼痛,远坂十六夜收紧了手指,抬起头直视阿喀琉斯,那双蓝色眸子此时散发出不正常的红光,这表明食魇的临死反扑起效果了。

 

少女收回了手,轻轻地摇了摇头。通过契约联系阿喀琉斯知道远坂十六夜的身体并无大碍,但是精神状况很明显受了刺激。远坂十六夜没有杀意、没有敌意,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大英雄依旧紧绷着身体,所以,会发生什么情况?

 

“我的身体状况还好,思维还算清晰。”远坂十六夜从地上站起来,用魔术点亮了昏暗的地下室,充足的光源使Rider主从能很清晰地看清彼此的状况。少女居高临下地站着,用指尖抬起阿喀琉斯的脸,仔细端详着:“看啊,这张脸,古希腊的多少男女为之疯狂,很多人都在爱慕你吧。”


……


阿喀琉斯率先从地上站起来,再将远坂十六夜拉起来,带有厚茧的虎口拉着少女纤细到能轻易折断的手腕,把自己那柔弱的Master掩在身后,漫不经心地踢了一脚地上破裂的玻璃瓶:“把这个魔术工房烧掉吗?”

“烧掉。”Caster的心血付之一炬,这可真是件美妙无比的事情。

使用魔术隐藏掉火焰燃烧的痕迹,魔术工房中的结界全部破坏掉。Rider主从并肩站着检查清理工作的最终成果。

 

“已经判别了Caster的真名吗?真不愧是我的Master!”阿喀琉斯笑着摸了摸远坂十六夜的头,而远坂十六夜打了个哈欠,微微合眸。“太累了吗?今天辛苦你了,Master。”身为Servant能感受到少女身上接近干涸的魔力储存量,“睡吧,远坂十六夜,我带你回去。”

“真是少见,你愿意称呼我的名字。”选择亲昵的本名何尝不是关系进步的一种。

“大概是我觉得,你和我很像吧?”阿喀琉斯直视远坂十六夜的眸子,“或者说,和我的母亲也有一点相似之处?”

 

远坂十六夜突然就清醒了:“你说什么?”

“因为你的眼睛,虽然平静得像是大海,也同样蕴含着海洋下的无数波涛汹涌。”阿喀琉斯认真说道。

 

直男的赞美真是让人一言难尽。远坂十六夜微微蹙眉,大致明白了阿喀琉斯的意思:像是一家人。

这点取悦到了少女。“这是我的荣幸,伊利亚特的大英雄,”远坂十六夜鞠躬行礼,眼眸亮晶晶的像是融入了繁星,表明阿喀琉斯的发言还是让她高兴的。

——既天真又顽固、既残暴凶狠又温厚善良,伊利亚特的勇者阿喀琉斯。

 

“走吧,Master!还有新的一天在等着我们呢!”

阿喀琉斯能迅速恢复活力这点真是,太好了。远坂十六夜打了个哈欠然后一个晃神被带到阿喀琉斯肩膀上。

“抓稳了,这可是人类最快的速度!”

“啊啊啊——!你记不记得回家的路!走错了是对面那条街!”


Herunoe
#アキペン# @比昂格 赠送的...

#アキペン#

@比昂格 赠送的新年贺图,实在太感谢了!!😇😇

#アキペン#

@比昂格 赠送的新年贺图,实在太感谢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