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图姆

3928浏览    256参与
废柴星✧

手书存档3.1

前面的图或多或少都被字幕框影响了效果啊

手书存档3.1

前面的图或多或少都被字幕框影响了效果啊

废柴星✧

手书图存档1

要是要人能教我怎么做视频就好了 害

手书图存档1

要是要人能教我怎么做视频就好了 害

归时方休

迟到的生贺图(:3_ヽ)_暗表生日快乐

(手指参考加神,毕竟指艺大师

迟到的生贺图(:3_ヽ)_暗表生日快乐

(手指参考加神,毕竟指艺大师

宓棠安可

选择困难症了

回头看了一下,有两个坑🕳️头大,所以这周先填哪个?两个一起的话,臣妾做不到啊(╥_╥)

回头看了一下,有两个坑🕳️头大,所以这周先填哪个?两个一起的话,臣妾做不到啊(╥_╥)

镜蕊铃儿
祝贺武藤游戏生诞日~ (背景有...

祝贺武藤游戏生诞日~


(背景有点敷衍(想不到要怎么画)

祝贺武藤游戏生诞日~


(背景有点敷衍(想不到要怎么画)

屿猫枳柒Yucat
没想到第一次发老福特,是因为王...

没想到第一次发老福特,是因为王样生日,偷懒只摸了一张图www,都0202了,我还在等你回归,永远的白月光。

没想到第一次发老福特,是因为王样生日,偷懒只摸了一张图www,都0202了,我还在等你回归,永远的白月光。

归盏兮
美少女战士,变身! 魔法少年阿...

美少女战士,变身!

魔法少年阿图姆

(我不是黑粉!!)

美少女战士,变身!

魔法少年阿图姆

(我不是黑粉!!)

家里网不好

阿图姆『覆盖一张卡!』

画给俺自己的

阿图姆『覆盖一张卡!』

画给俺自己的

Zete
阿图姆(算是结合了拉的版本,加...

阿图姆(算是结合了拉的版本,加上自己的改造…)

阿图姆(算是结合了拉的版本,加上自己的改造…)

浅眠的风

【海暗/塞法|快穿文】从梦境中沉睡,在现实中死亡(三)

由于我们其中一位身体方面的原因,本文的更新由周更变为不定时更新,还请见谅。


“好,我知道了。”玛哈德挂断电话,对亚图姆说道,“陛下,他已经前往发布会现场了。”

玛哈德口中的“他”指的是谁显然易见。

亚图姆正在跟自己下塞涅特,不过明显心不在焉。他把玩着手中用宝石做成的棋子,眉头紧锁。

玛哈德猜想亚图姆是在担心,便说道:“陛下,有林野跟在塞特神官身边,不会有问题的。”

“若是以前的海马濑人,林野说出那句话时,他肯定当初就反驳回去了。”

“哦?陛下觉得塞特神官会怎么说?”

“‘靠别人的允许得到的荣耀是没有意义的’之类的话吧。”亚图姆放下一枚棋子。

玛哈德笑了一下,说道:“的确,那...

由于我们其中一位身体方面的原因,本文的更新由周更变为不定时更新,还请见谅。


“好,我知道了。”玛哈德挂断电话,对亚图姆说道,“陛下,他已经前往发布会现场了。”

玛哈德口中的“他”指的是谁显然易见。

亚图姆正在跟自己下塞涅特,不过明显心不在焉。他把玩着手中用宝石做成的棋子,眉头紧锁。

玛哈德猜想亚图姆是在担心,便说道:“陛下,有林野跟在塞特神官身边,不会有问题的。”

“若是以前的海马濑人,林野说出那句话时,他肯定当初就反驳回去了。”

“哦?陛下觉得塞特神官会怎么说?”

“‘靠别人的允许得到的荣耀是没有意义的’之类的话吧。”亚图姆放下一枚棋子。

玛哈德笑了一下,说道:“的确,那句‘唯一可以直呼陛下名字的人’对如今的塞特神官来说,是相当冒犯的话了。”

“虽然知道灵魂的碎裂会造成性格的偏差,但每次见到时,心里总是无法接受。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可每次都是如此……”亚图姆捏碎了手中的棋子,眼中闪过一丝恼怒。

“陛下,这不是您的错。”玛哈德急忙说道,“当时在那样的情况下,谁都无法预料到塞特神官的灵魂竟然就这样崩碎了。”

回忆起那个场景,亚图姆垂下眼眸,开口道:“玛哈德,我引导着海马来冥界找我,是不是错了?”

“神……”玛哈德沉默了半响,才回答道,“不会做无意义的事。”

“即便……我是让他沦落至此的那个人?”

“塞特神官以凡人之躯赌上性命来到神座前,这便是他的考验。既是考验,就只能承受,并且,战胜它。”

亚图姆微微放松了身体,不再说话。

玛哈德见状,也松了口气。作为见证了整个事件的人,玛哈德心里十分清楚,他们只是……太过思念对方了。

在见到海马濑人那样疯狂的执着后,身为当事人之一的亚图姆怎么可能不会去回应对方呢?

玛哈德回想起他们在冥界看着海马濑人一次又一次的进行着危险的实验,甚至差点死在了实验室里。若不是亚图姆当机立断将海马濑人的灵魂送回去,恐怕就没有后来的一系列后续了。

也就是在那次之后,亚图姆才开始有意识的去引导海马濑人寻找千年积木,为了能在冥界与海马濑人相见。

没有想到的是,在两人决斗的过程中,海马濑人的灵魂竟崩碎了。

事发突然,亚图姆也愣了一会。就这样一瞬间的功夫,海马濑人的灵魂碎片逸散到了各个次元世界中。亚图姆也只来得及用自己的神力护住了那些碎片,不至于让它们消散。

而那些被神力保护着的灵魂碎片则投生到次元世界那些无法出生的婴儿身上,缓慢成长的同时也在逐渐修复自身。

亚图姆靠着留在碎片上的神力一个一个世界的寻来,现在的这个世界,这已经是第四个世界了。

“陛下,如今五块碎片已经找到了四片,还剩最后一片就能回冥界为塞特神官修复灵魂了,事情还是很顺利的。”玛哈德说道。

亚图姆松开了握紧的拳头,掌中的棋子早已碎成了粉末。

“嗯,只剩下最后一块碎片了。我绝不会再让任何意外出现。”

 

另一边,正在各大网络平台直播的见面会吸引了所有人的关注。

只要打开直播画面,各种弹幕密密麻麻地挤在屏幕上,都要看不清画面里的人了。

【是我的错觉吗?陆海好像比以前更帅气了。】

【不是错觉,确实是更帅了。】

【看这架势,不知道陆海是签了哪家公司,肯为他造这么大的势。】

【陆海演技好我承认,的确也是有潜力,但不至于这么下血本吧,靠着现在的热度,顶天了也就勉强摸到一线的边而已啊。】

【你懂什么,靠着这波热度再爆出几个不错的资源,虚红也是红嘛。】

【没错,这种热度别人还要不来呢。抓住机会,说不定就能升到一线了。】

【陆海背后的靠山有点本事啊,吸毒这么大的黑料都能反黑成功。说真的,艺人沾上一点跟毒品相关的东西真就是一辈子都洗不掉的。幸好陆海这边反应快,马上就爆出是经纪人捅刀,不然就只能退圈了。】

【陆海是找到金主了吧,这种黑料只要资本下场了洗白是妥妥的。】

【那也是人家有本事,找到一个肯为他出钱出力的金主,楼上你是不是在嫉妒啊?】

【陆海旁边那个人不是林野吗?娱乐圈有名的金牌经纪人林野啊!】

【卧槽,真是林野。据说林野已经不带明星很多年了,没想到还能看到他出山的一天。】

【陆海要一飞冲天了吧这是,有林野为他保驾护航,超一线都不在话下吧。】

【什么叫因祸得福,什么叫置之死地而后生我总算见识到了。】

【看到林野我就放心了,陆粉喜极而泣。】

【喜极而泣+1】

【吃瓜群众越来越好奇陆海背后的靠山了】

当林野宣布陆海成立个人工作室时,观众们疯狂的弹幕直接让直播画面卡顿了半分钟。

【卧槽卧槽卧槽,个人工作室?!这么大胆的吗?】

【很好,钱,资源,人脉,都齐活了。】

【我没听错吧,商战科幻电视剧?马上就开拍?】

【等等,这个商战科幻电视剧是个什么鬼?商战就商战,为什么还要加个科幻?怕不是个沙雕剧吧】

【我怎么觉得这部剧很不靠谱呢?】

【陆海这是为了洗白,打算自毁前程了吗?】

【楼上你脑子进水了吗?什么狗屁逻辑。】

【为了洗白自毁前程这种神逻辑我真是看一次笑一次。】

【林野不会让陆海接垃圾剧的,坐等黑粉被打脸。】

【相信林野,相信陆海。】

 

见面会结束后,陆海紧绷的精神稍微放松了些,接过助理递来的饮料。

“今天你表现得很不错,这次亮相我们算是成功了。”林野很满意陆海在见面会上的表现,“只是我有些惊讶你选了一个电视剧的剧本。”

“既然电影我想演随时都能演,就还不着急。我更看好这个剧本。”陆海扬了扬手中的剧本,“这个角色我很喜欢。”

“我确实也觉得这个角色非常好。虽然是电视剧,但跨度大,设定新颖。而且里面的商战内容非常精彩,用来作为工作室的第一部作品,诚意十足。”林海点头,“说明你对自身的定位很清楚。”

“确定特效能够跟得上吧?毕竟打上了科幻的标签。”

“当然,这是KC公司投资的,资金技术都没问题。”林海翻了翻备忘录,“等剧组的合同签下来后,你跟KC公司的代言合同也就差不多弄好了,到时候一起签吧。”

“KC公司?”

“肥水不流外人田,反正都是陛下的产业,肯定优先照顾自家人的。”

“嗯。”其实陆海的疑问并非如此,他只是觉得,KC公司应该是……

轻微的头疼打断了他的思绪,眼前像是坏掉的电视机屏幕一样,有些模糊的东西在窜动。

KC公司……


杂 食 人

是表情

可能以后还会画别的角色´_>`

是表情

可能以后还会画别的角色´_>`

雪之下暖暖

《以神系名》第3章 🐳赛特神官被"迫害"史记🐳

!Pokémon出没!


新任神官就职仪式-面见法老

 这位是叫卡里姆?来继承千年天秤的?太好了!!!欸?不过,我不是还没有召唤出自己的精灵么?

亚顿纠结,然后想起上次谈话后期,父王一脸欣慰的看着自己……回忆了一下谈话中发生的意外事件;顺势联想到某个目前藏在自己影子里睡大觉的家伙,不经意间了悟出真相:父王该不会,把古斯误会成是我的精灵了吧?……嘛啊,就当是这样吧!嗯!

 亚顿,表情太明显了!

阿图姆轻咳,示意王弟不要太过喜形于色,这对身为王子的他们而言并不是好事。

意识到自己脸部表情失控の亚顿,连忙后退一步躲到王兄身后,却还是忍不住多瞅了几眼在台阶下的卡里...

!Pokémon出没!


新任神官就职仪式-面见法老

 这位是叫卡里姆?来继承千年天秤的?太好了!!!欸?不过,我不是还没有召唤出自己的精灵么?

亚顿纠结,然后想起上次谈话后期,父王一脸欣慰的看着自己……回忆了一下谈话中发生的意外事件;顺势联想到某个目前藏在自己影子里睡大觉的家伙,不经意间了悟出真相:父王该不会,把古斯误会成是我的精灵了吧?……嘛啊,就当是这样吧!嗯!

 亚顿,表情太明显了!

阿图姆轻咳,示意王弟不要太过喜形于色,这对身为王子的他们而言并不是好事。

意识到自己脸部表情失控の亚顿,连忙后退一步躲到王兄身后,却还是忍不住多瞅了几眼在台阶下的卡里姆。

 ♤

虽然注意到了二王子奇妙的炽热视线,一头雾水の卡里姆因为是在法老的御前所以压根不敢动,心里慌如一批:小殿下为什么老盯着这边?是我做错什么了???

被西蒙好一顿夸奖の另一位新人神官·赛特,在注意到二王子的视线后不免有些不爽,但也疑惑为何小王子只关注了身边的同僚,明明自己显然是更优秀的那一方?

 如果被台下的两位知道亚顿只是单纯在庆幸有人帮他搞定千年天秤……by阿图姆默默移开视线

 “亚顿。”

同样感受到小儿子情绪波动全程的阿克卡南王,轻咳一声,示意儿子站好别躲到后面去。

 “在!”by乖乖站出来の亚顿

阿克卡南王满意点头,提声对两位新任神官分别说了些激励之语。而就在阿克卡南王发言的同一时间,西蒙注意到阿克那丁の奇怪沉默,本着关心同僚便低声询问是否身体不适,但阿克那丁并未做出任何回应。

虽然对同僚の沉默感到疑惑,但西蒙也没太在意。毕竟法老在发言,对方不便回答也是情有可原的。


 “赛特!”

散会后,几乎是阿克卡南王一走,亚顿就蹦过去了。阿图姆很淡定揪住被吓了一跳正要去保护亚顿的马哈德。

 “王子殿下!属下听神官团的候选们说过,赛特神官心高气傲,万一冒犯了亚顿殿下……”

马哈德小声解释着自己的行为,声音是不大,就是那副担心“赛特会欺负亚顿”の表情实在太明显。

 “嘛嘛,放心好了。不要总把亚顿当成是弱不禁风的小家伙,又不是玛娜那个水平~”阿图姆淡定吐槽。

所幸,马哈德担心某人的臭脸并未发生;一旁的艾西斯偷笑:再怎么说赛特也是个神官,对王族成员的效忠还是有的啦……

赛特“意外”(马哈德眼中)有耐心的停下,等候亚顿殿下的发言:“亚顿殿下,有何吩咐?”不卑不亢。

 “刚刚我听西蒙老师夸你了,”早在西蒙介绍的时候就开始谋划恶作剧の亚顿笑着,“所以,来一场吧。不许拒绝!不许学马哈德放水!”

 躺枪の马哈德:欸?

 “噗~”包括阿图姆在内,看热闹不嫌事大の艾西斯和西蒙也乐了。

 我为什么要学马哈德?还有放水是何意?

先不管赛特内心如何茫然,但王子的命令他自然时要听从的,只是……切磋比武什么的……

 “亚顿殿下……”切磋什么的还是不要来了,就算打得过,后续也麻烦。

亚顿的笑容依旧灿烂,赛特却察觉到透露着不悦的威压隐隐浮现!“不是说了吗?不要和马哈德一样,觉得吾柔弱哦。”

 那明明是阿图姆殿下说的……

 “如果您坚持的话,臣就冒犯了。”

出乎意料,赛特很快就答应了。

马哈德瞪圆了棕眸,一副很想对赛特来一通说教的样子;不过,他的披风还在阿图姆手里拽着呢。不敢动……

目送一高一矮离开,艾西斯轻笑:“马哈德二世诞生~”

 艾西斯守护的是千年首饰,拥有着看见未来的力量。既然她这么说了……

阿图姆挑眉:“那就有意思了~”

 ♤

离席太早的阿克卡南王是在亚顿跑来请求加个练习小伙伴时才知道这段小插曲的,在与西蒙确认过后便同意了幼子的请求。而另一位同样是提早离席、满心想要利用自身权势和知识好好教导赛特的阿克那丁,因为没人跟他聊八卦所以等他发现的时候,赛特早就变成二王子的贴身侍从(阿克那丁视角)了。

 阿克卡南!你居然敢把赛特!!!我明明为王家付出了那么多!……

恶意,往往是在一念之间就会种下,再经由时间推移、逐渐成长!


 马哈德确定二王子是柔弱系的吗???

虽然比自己小了好几岁、以及力量方面稍有欠缺,但亚顿殿下绝非同僚眼中需要保护的对象吧!马哈德他……是不是要去洗洗脑子?

差点就被虐的赛特,最后是仗着体力优势拖成了平手。然后,马哈德收获了新同僚鄙夷的眼神。

阴冷袭来,两人下意识抖了抖——————

再然后,多少有点看不惯对方の俩神官开始了互掐,不召唤精灵的那种~

 “嘘!他俩大概是忘记我们还在这了。”阿图姆拉过弟弟,躲到了门柱后面,淡定围观。

 “当然不是啦~尼酱你忘了?精神不设防的时候,最好下咒了。”尤其适合恶作剧!

阿图姆一愣,突然有点同情一见面就被自家弟弟坑的赛特和躺枪的马哈德。

 “讨厌赛特?”

 “不啊。虽然看起来酷酷的有点凶,不过……既然西蒙老师夸他优秀了,作为西蒙老师的继承人,我也要找个跑腿……咳。”

阿图姆捏住亚顿的脸颊,“马哈德可不是跑腿的。”

 “嗯嗯,马哈德是尼酱的守护骑士嘛!”亚顿淡定拉下自家王兄的手,撒娇的蹭蹭对方脸颊。

 “守护骑士?”所以,不是讨厌而是欣赏?这表达方式……emmm

 “理解成‘搭档’就好!”

亚顿的奇思妙想要是能有个合理解释就更好了。by被迫习惯弟弟各种奇妙称呼の阿图姆

 “说起来……”

阿图姆捏着亚顿的下颌,盯着他脸看……严格来说,是盯着亚顿那除了头饰外就空无一物的脸蛋。

 刚好,作为捉弄神官的惩罚,把耳洞补打了吧。上次这孩子撒娇卖萌耍赖,艾西斯就败退了呢。

 ♤

被王兄摁着打耳洞,亚顿费了半天口舌结果还是被阿图姆毫不留情钉了一个!

 “好啦好啦,不哭不哭哦。”

饶是阿图姆做了再多心理建设,但面对嚎啕大哭的弟弟也没法继续下手。无奈的抱着弟弟哄劝着,再用治愈法术给耳洞止血消痛。

 我手艺有那么差?可之前西蒙给我打的时候也没觉着多疼啊?by阿图姆·怀疑人生ing

从亚顿的影子里悄悄冒了个头想观察情况、结果被紫灰鬼爪麻溜摁回去,某种意义上让阿图姆怀疑自己手艺の罪魁祸首———

 嗯,假哭的确很好用~by亚顿·计划通√


 时间倒流回阿图姆给亚顿打耳洞的前一日

基本是放养的鬼斯通,能够通过影子和建筑随意移动,有时候会给亚顿带回来外面的小玩意;偶尔,也会拿回一些出乎意料的~

看着那两颗花纹近似但颜色稍有不同の蛋,亚顿这次不会琢磨着是做成水煮蛋还是荷包蛋了,兴致勃勃藏到秘密小角落开始孵。

 “从哪带回来的?”

鬼斯通边说边比划着告诉亚顿,是在一大片金字塔里找到的。

 金字塔……啊。王家之谷!幸好没第二个能听懂古斯话的人!!!

大概是鬼斯通带回来的时候已经受到过沙漠独有的炙热洗礼,其中一颗蛋没过多久便孵化了。

一体全身黑色、大大的红色圆眼旁还有个像眼泪的小圆形,头部有几个突起,拥有一对长长的三指“手”;头部下的类似脚但更类似于尾巴的物体上卷着一个米色面具。

 “我是亚顿,这是古斯。你呢?”

刚刚出生的Pokemon,第一眼便烙印下了那双温柔的蓝眸。

 「Desumasu(哭哭面具,デスマス)」

亚顿将新生精灵捧到手里,认真思考了一会:“那,就叫你‘纳米妲’吧~”(なみだ,Namida-泪)

 「Namida?」

 “对哦~请多指教啦,纳米妲~”

 「Yoroshiku」(よろしく,请多指教)

 闪光鬼斯→闪光鬼斯通(属性:幽灵+毒系,特性:漂浮;蛋技能:镜面属性,常用技能:黑色目光、催眠术、暗影拳)

 哭哭面具(属性:幽灵系,特性:木乃伊;蛋技能:假哭,已知技能:惊吓、守住)



惯例吐槽:写完才来纠结标题如何命名什么的……说到底,吾辈为什么要设置章节标题啦。〕

话说怎么感觉老写不到主线……什么时候才能写回龙座岛啊……QAQ〕

〔嘛……亚顿离开古埃及之时,亦是封印黑暗大邪神之刻。〕

〔原本打算两章结束埃及篇。但写着写着就想欺负赛特君了呢~大概是海马濑人の锅罢。😝〕

雪之下暖暖

《以神系名》 🐳第2章 それはど うかな🐳

〔这原本是第一章の内容吾辈会说?

居然放得下本章标题也是厉害了,还担心要缩减掉🐳呢╮( •́ω•̀ )╭〕

                   !Pokémon出没!


埃及 王宫内

 “呐,亚顿。就这么不喜欢千年天秤?西蒙可苦恼了哦,未来的大祭司居然不愿意继承千年天秤什么的。”

大王子来到荷花池边,毫不意外看到了再次翘了训练的胞弟。...


〔这原本是第一章の内容吾辈会说?

居然放得下本章标题也是厉害了,还担心要缩减掉🐳呢╮( •́ω•̀ )╭〕

                   !Pokémon出没!



埃及 王宫内

 “呐,亚顿。就这么不喜欢千年天秤?西蒙可苦恼了哦,未来的大祭司居然不愿意继承千年天秤什么的。”

大王子来到荷花池边,毫不意外看到了再次翘了训练的胞弟。

  “有什么办法,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嘛!”小王子傲娇扭头,看着自己的掌心:“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我讨厌那些无法看到‘光’の东西!”会受伤的。

 “光?”

 不管怎么说,千年神器都是纯金的……不至于没"光"吧?

 “嗯,怎么说呢……”亚顿犯了难,灵机一动:“尼酱就是,会闪闪发光的!”  

阿图姆默默低头看了看自己,哪都没发光啊?

 “也不是那个意思啦……╯□╰”亚顿看懂了兄长的动作,无语扶额,想了好一会,却始终想不通自己的观念从何而来,哪怕那的确是事实。最终,他放弃了逻辑性思考,自暴自弃道:“总而言之,好吃的东西都会闪闪发光的!”

 照这么说来……

  “吾,看起来很好吃?”阿图姆一愣,再一次仔细查看自己到底哪里发光了。

 “……我又不是尼特罗,没有料理人类の嗜好啦!”亚顿下意识吐槽。

再一次从王弟口中听到了新名词,阿图姆好奇欲爆棚:“尼特罗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欸?”亚顿看着王兄一脸“信你个鬼”的表情,急了:“真的啦!只是……好像有谁说过,要离尼特罗远一些,因为它们压倒性的食欲及对美食的执拗心,所以创造出了‘料理人类’の菜单?”

莫名背后一凉,阿图姆抱住暖呼呼像个小太阳一样の王弟:“无事,有吾在。”

  “?”亚顿歪了下头,伸手呼噜自家兄长的头发:“没事的,它们不在这里。”

阿图姆挑眉,“哦?亚顿是怎么知道呢?”

  “嗯……就这么感觉?”

亚顿并不能很好的解释自己脑海中时不时冒出来的奇特知识点,不过吓到王兄那并不是他想要的~重点是……王兄的头发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摸到哒!

  “嘛,先不管尼特罗到底是什么奇怪家伙……你的麻烦大了亚顿!看招~!”

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的头发肯定被揉成了鸟窝,阿图姆果断上爪挠自家王弟の痒痒去了。

  “哈哈哈哈——————我错了啦尼酱!”

 ♤

看着两位王子在睡莲池边笑闹、甚至还不小心栽进了池子弄得浑身湿透,来找逃课弟子们(没错,阿图姆也翘了法术课)的王家大祭司·西蒙无奈地笑了笑,吩咐下人去给王子们准备沐浴。

 罢了罢了……迟些去和王商量下,从神官候选里挑一位来继承千年天秤吧。

西蒙这么想着,慢悠悠地离开了。


  “亚顿,当真不愿继承千年天秤?”

古埃及最高掌权者-现任法老·阿克卡南王,面对西蒙的报告也有些困扰,一直都很乖巧又好学的小儿子到底为什么要纠结在奇怪的点?明明,(低头看了看千年积木)纯金炼制的千年神器在拉神の照耀下(直译:太阳光照耀),一直都是金光闪闪的?

 总感觉父王和尼酱都在奇怪的点上越跑越远了……by毫无自觉の亚顿

  “嗯!父王,我会好好辅助尼…王兄的!未来也一定会认真担任大祭司的职务!但”亚顿深吸一口气,“还请允许儿臣的任性!就算不继承千年神器,也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冒犯王兄和国土的!”

  “……”

阿克卡南王陷入沉思:他单独找幼子交谈,也是希望能听听孩子真实的意愿。如果亚顿铁了心讨厌千年神器……

 说实在的,吾国の千年神器好歹也是强大的炼金术产物……为什么亚顿会这么讨厌啊……by操碎了心の法老王

看了看正紧张等待自己决定的亚顿,阿克卡南王不免回想起第一次见到孩子们的时候———那时,阿图姆和亚顿都在襁褓里,彼时软乎乎的小团子们……如今,都在慢慢成长着。虽然还不算能独当一面,所幸还有足够的时间~

 也罢,不过是让西蒙再找一个神官候补顶上而已。

  “亚顿。”

  “在?”

 “若不想继承千年天秤,那就答应父王一个条件。”

 要知道,千年神器不仅是神官交替的证明,也是能保护持有者并作为其施展更强大力量的器物。

  “嗯!”亚顿想都不想就一口应下。

 “在继任大祭司之前,必须拥有属于自己的Monster!另外,召唤石板上的魔物不算数。”

 呜呃!

亚顿咬牙,“我知道了。”

 话说父王,请不要说得好像我能召唤出石板上的魔物好吗。

亚顿回想了一下,在平时的召唤课连最基础的栗子球都召不出来的餐具……

一阵阴冷袭来,阿克卡南王打了个冷战,默默寻了件披风给儿子裹上。

 “父王?”这么热的天气为什么要披披风?

 “有些冷,别生病了。”

 酷暑的夜晚父王您说冷?认真的?诶等等!

 “内个,父王……你觉得冷,应该是这孩子干的。”努力把自己从披风里挣脱出来,亚顿压低声线唤道:“古斯,过来。”

然后,阿克卡南王就这样目睹了,幼子身后那几乎毫无缝隙的墙缝里,钻出了一缕缕青烟……嗯?

 青灰雾气里还飘着颗带眼睛的紫红球体是什么东西???这股淡淡的甜香是它?呃,怎么有些头晕……

 “父王,这是古斯(ゴース,Gosu-鬼斯)。”

和阿克卡南王不一样、并未受到影响的亚顿抬起手,那个奇怪的雾气球体动了动,恰好停在亚顿的掌心里————发光了。

 “还会变化?”嗯?刚刚那股令人头晕的淡淡甜香开始散去了……

饶是身经百战的阿克卡南王,也没见过这么奇怪的魔物。

亚顿看着自己上次偷偷外出捡到的蛋中孵化出的生物,对其变化也不理解,很自然地开口询问它:“古斯?……嗯,不是变化是进化。惊吓能量攒够了…?等等,所以王宫时不时有闹鬼传闻是古斯你!咳咳,父王我什么都没说,请不要在意忘掉它!……啊?古斯现在是叫Gosuto(ゴースト 鬼斯通)?欸,继续叫‘古斯’也可以?那就这样吧~”

阿克卡南王看着幼子和那个三指爪魔物の亲昵互动,而那条实在无法忽视的蓝色舌头更加体现了其怪异性……对此,纠结之余不免欣慰:什么啊,这不是能好好召唤出精灵么。虽然长得奇怪也很像魔物……

 “做的不错。”明早就让西蒙去选人吧。

 “?啊,父王,请先不要告诉王兄哦。”

亚顿眨了眨水润的蓝眸,笑得有些狡猾。

 “好。”

阿克卡南王在疼爱孩子的方面,也是个傻爸爸呢。ヽ(*^^*)ノ

 ♤

至于,大半夜被鬼爪挠脚丫子活活笑醒+醒来后被鬼脸吓到の阿图姆:“亚顿你给吾回来!!!”

 “晚安啦欧尼酱~!”by利用鬼斯通的技能影遁逃跑の亚顿

  “召唤!黑犬兽·巴乌!”

阿图姆“和善”的笑着,抓过神圣决斗盘召唤出暗属性的魔物就追了过去。

 “尼酱你犯规啊!”

没多久就被逮到的亚顿,抱紧鬼斯通瑟瑟发抖ing

 “呵呵,”单手提起弟弟,坐回巴乌背上,示意回寝宫:“跑什么跑,大半夜不睡觉明天起不来小心西蒙罚你。”

 “早知道就……”试一下古斯的恐惧颜技能啦,而不是单纯扮鬼脸。

 “早知道什么。”大王子咬着牙,皮笑肉不笑。

实际上,阿图姆是有起床气的。尤其在半夜被吵醒还追了大半个王宫的当下,猩红眸一扫,威慑力十足!!!

亚顿果断按住鬼斯通的口部(哪怕阿图姆并不能听懂鬼斯通的意思),干笑:“没没没,我们回去睡觉嘛~亚顿困了喵~”

 “明天训练场,给吾等着。”

 “……是……”QAQ

 呀咧呀咧~吾主の恶作剧失败了呐~~~

桀桀怪笑の鬼斯通被亚顿随手塞进了影子里。


王储の寝宫

 “说起来,刚刚那是个什么东西啊?”

快睡着的亚顿,隐约听到兄长的咕哝,迷迷糊糊的抗议:“不是东西是古斯,上次……蛋……💤”

 蛋?

阿图姆正仔细給彻底睡过去の王弟裹好薄被,听到这不免抽了下嘴角:没记错的话,小弟当时捡到蛋好像是惦记着要把它吃掉来着?

(在影子里睡觉の鬼斯通打了个冷战,诧异望望四周,继续💤💤💤)

 算了,终归是件好事。小弟也有能够呼唤的精灵了~睡觉睡觉!

 ♤

顺带一提,两位王子的追逃战,愣是没有惊动到任何一位巡逻士兵,而神官们并不在宫内歇息。

至于兄弟们的父亲-阿克卡南王,在亚顿离开后便早早歇息不说;兄弟俩本身也从没往父王那边移动过,自然不会惊扰了他。



〔日常の自我吐槽:总感觉写的不太像物语……emmm〕

〔兰斯出场大概要在一两章之后了估计……可能?……明明是兰艾向啊的哇撒。〕

〔顺带一提,王样のCP是小表喔,虽然不是原装😜;该组属于强强互攻系~so,小表の卡组会因吾辈个人喜好有所变动。吾辈是颜控不解释!

墨鱼
发个进度试探一下 暗表真香

发个进度试探一下

暗表真香

发个进度试探一下

暗表真香

恭
我永远爱☆阿图姆☆

我永远爱☆阿图姆☆

我永远爱☆阿图姆☆

Vector_矢

☆自制海星鼠标☆rz

————————


☆戳我★ 


提取码:h1h7 

————————

☆自制海星鼠标☆rz

————————


☆戳我★ 


提取码:h1h7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