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坝

1376浏览    753参与
菜孃孃的作业号

骑着摩托车的时候,你在想些什么?

骑着摩托车的时候,你在想些什么?

其实我更喜欢骑马,但是远牧太远了,骑马是受不了的,你认真的说。

迎面吹来的风太了,我把耳朵搁到你肩膀上才听见你说了什么。我说:“哦”。你在风里吼到:“你说啥子,我听不到!”

风把声音撕扯得断断续续,只是有几丝恰好挂在了我的耳朵上而已。

我想起上次在兰桂坊也是像这样,因为音乐声太大,我们就这样用手机打字交流,后来还创造了一套手语系统。我噗嗤一下笑了,伏在你的背后——嗯,这样风会小一点。

风好心把一阵叽里呱啦送过来,我猜是你问我为什么笑吧。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你就也自己笑了。

迎面而来的一个骑摩托车的牧人,风把他袍子的襟口吹开了。他又不敢松开战战兢兢扶着...

骑着摩托车的时候,你在想些什么?

其实我更喜欢骑马,但是远牧太远了,骑马是受不了的,你认真的说。

迎面吹来的风太了,我把耳朵搁到你肩膀上才听见你说了什么。我说:“哦”。你在风里吼到:“你说啥子,我听不到!”

风把声音撕扯得断断续续,只是有几丝恰好挂在了我的耳朵上而已。

我想起上次在兰桂坊也是像这样,因为音乐声太大,我们就这样用手机打字交流,后来还创造了一套手语系统。我噗嗤一下笑了,伏在你的背后——嗯,这样风会小一点。

风好心把一阵叽里呱啦送过来,我猜是你问我为什么笑吧。我还没来得及回答,你就也自己笑了。

迎面而来的一个骑摩托车的牧人,风把他袍子的襟口吹开了。他又不敢松开战战兢兢扶着车把的手来整一下衣服,只好用牙咬着衣襟。风吹过来,他的脸就浮现一种痛苦的神色。

“好惨!好惨!”你说。因为把头凑到前面来想把人家狼狈的样子瞅得更清楚,所以这一次我听清了。

因为前一天下过了雨,今天的云有些暗沉沉的蓝。风推着看起来密度很大的云缓慢滑行,风和云都很懒惰的样子,在天空游移得心不在焉。我歪头让视野里只充满着天空,我好想故意踩空,就这样坠下去,坠下去,然后降落在一片很黏稠的云上。

去远牧的桥因为前些天下暴雨被冲毁了,我们在施工处旁边无所事事地等了两个小时。天要黑了,再不回去就来不及了,于是我们就一起绕道唐克镇回去了,路上一个“镇上的富二代”结婚放了很久的烟花。满天的烟花做背景,我们是一个在县道移动的小光点,车灯撞进前方的黑暗,勇敢地为我们指路打头阵。那些烟花的碎片包裹着我们,于是我们迎面坠进夏天最后的美梦里。

菜孃孃的作业号

小的动物

刚分娩下来的小马驹腿长得不成比例,身上还有血迹和胎衣。小马驹会踉踉跄跄地试图站起,然后自然而然地很快摔倒。人们把这叫做跪拜天地,跪拜完了,小马驹也就可以颤巍巍走到妈妈身下吸吮奶汁,接受舔舐。


我好喜欢小的牦牛。小的时候那么小一只,那么乖,不知道为什么长大那么暴躁。啊,我写不出来了,真的好乖好乖啊,想抱他,想哄他睡觉,想在束缚住他蹄子时亲吻他。气呼呼的鼻子,随时都怒气冲冲想要蹬地的腿,还有像小羊羔一样漩涡般卷卷绒绒的毛发,全都因为小牦牛的“小”显得值得备受宠爱。小牦牛也很暴躁,不乖的时候,还是会教训他。

产崽的季节结束后,牧场上开出一朵又一朵小牦牛。小牦牛特别擅长怂恿妈妈在马路中央给他喂...

刚分娩下来的小马驹腿长得不成比例,身上还有血迹和胎衣。小马驹会踉踉跄跄地试图站起,然后自然而然地很快摔倒。人们把这叫做跪拜天地,跪拜完了,小马驹也就可以颤巍巍走到妈妈身下吸吮奶汁,接受舔舐。


我好喜欢小的牦牛。小的时候那么小一只,那么乖,不知道为什么长大那么暴躁。啊,我写不出来了,真的好乖好乖啊,想抱他,想哄他睡觉,想在束缚住他蹄子时亲吻他。气呼呼的鼻子,随时都怒气冲冲想要蹬地的腿,还有像小羊羔一样漩涡般卷卷绒绒的毛发,全都因为小牦牛的“小”显得值得备受宠爱。小牦牛也很暴躁,不乖的时候,还是会教训他。

产崽的季节结束后,牧场上开出一朵又一朵小牦牛。小牦牛特别擅长怂恿妈妈在马路中央给他喂奶。

菜孃孃的作业号

我从来不曾否认

妈妈,我从来都不曾否认,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过于脆弱


文字在我的手心咔嚓咔嚓揉成饼干屑


我只能把脆弱让渡给别的更弱小的东西


妈妈,我闪躲过暴力,斥责,独眼的洋娃娃。


妈妈,最后就连我也成了那个洋娃娃。我枯槁的胸腔燃烧着潮湿的木料。


妈妈,我过于脆弱,世间的一切好像都让我过敏。我惧怕阳光,风,流水,还有尚未停下的汽车。一点点的波动瓦解了我。


我从不否认我是个脆弱的小孩,妈妈。当我走过街道的时候,那两记耳光其实并没有打到我。妈妈,我飞走了,你看不到吗?我只是个做错事又耿耿于怀的小孩。我游荡于酱料铺和台球厅的篷布前。


妈妈...

妈妈,我从来都不曾否认,



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过于脆弱



文字在我的手心咔嚓咔嚓揉成饼干屑



我只能把脆弱让渡给别的更弱小的东西



妈妈,我闪躲过暴力,斥责,独眼的洋娃娃。



妈妈,最后就连我也成了那个洋娃娃。我枯槁的胸腔燃烧着潮湿的木料。



妈妈,我过于脆弱,世间的一切好像都让我过敏。我惧怕阳光,风,流水,还有尚未停下的汽车。一点点的波动瓦解了我。



我从不否认我是个脆弱的小孩,妈妈。当我走过街道的时候,那两记耳光其实并没有打到我。妈妈,我飞走了,你看不到吗?我只是个做错事又耿耿于怀的小孩。我游荡于酱料铺和台球厅的篷布前。



妈妈,我也不过是个卑劣的小孩。我偷走姐姐的绢花,拿到学校里炫耀。



我逃课,翻过围墙在街上跟踪迷路小猫。



我考得不好,你的眼泪滴在我泛红起印的手背上。



我在文字里溺亡



我从高高的山坡滚落下去,一些爱看热闹的石头也欢呼着随我一起坠落。



妈妈,你知道吗?其实我一直都并无怨气



我体会过狂喜和痛楚,有人曾温柔亲吻我脸颊,我穿过华丽的衣服,把糖纸一张一张叠在膝上。



妈妈,你怀着我的时候,产生过强烈的排异反应。草原的夏天,你终于生下我。我躺在被小花和蚊虫环绕的草甸里,面对世界不知所措。草叶温柔掉落在我的脸上,于是我就委屈地大哭起来。


芙蓉客

高原山村(阿坝新都桥)。

高原山村(阿坝新都桥)。

芙蓉客

高原牧场(阿坝新都桥)。

高原牧场(阿坝新都桥)。

芙蓉客

木雅金塔(塔公草原)

塔公草原塔公镇停车场旁,有座金灿灿的寺院,是木雅金塔。 木雅金塔又叫十世班禅纪念塔、木雅尊胜塔,是宁玛派(红教)六大佛寺之一的竹庆寺活佛多吉扎西活佛为纪念十世班禅大师于此灌顶布法而修建的佛塔。据说,金塔外贴金箔耗用黄金一百多斤,造价近千万。


木雅金塔(塔公草原)

塔公草原塔公镇停车场旁,有座金灿灿的寺院,是木雅金塔。 木雅金塔又叫十世班禅纪念塔、木雅尊胜塔,是宁玛派(红教)六大佛寺之一的竹庆寺活佛多吉扎西活佛为纪念十世班禅大师于此灌顶布法而修建的佛塔。据说,金塔外贴金箔耗用黄金一百多斤,造价近千万。


芙蓉客

亚拉雪山。

阿坝塔公草原远观亚拉雪山。

亚拉雪山。

阿坝塔公草原远观亚拉雪山。

水云茧
你拉屎,我拍照~

你拉屎,我拍照~

你拉屎,我拍照~

一瓮清泉

川西环线——〈国道317线〉马尔康

川西环线——〈国道317线〉马尔康

酿 白_
在阿坝的写生有参考

在阿坝的写生
有参考

在阿坝的写生
有参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