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基德

899浏览    9参与
秃头女孩儿绝不认输☆

和王子一天一个kiss[暂时封笔]

是索吻后的反应!我不管抽到谁我写谁!
要和王子们亲亲!1551!
先写自己最爱的拉斯!!!!
我爱他一辈子!抽不到也爱的那种!!
游戏a掉,暂时不会写因为拉斯活动把攒了好几个月的都用掉也没抽到
本命黑手是我
下次大概会是樱花、利卡、哈克中一个

拉斯

“kiss?”

面前人眯缝着好看的眸子,心情颇为愉悦。他拽着你的手臂轻轻一拉,便把你揽入怀中。一声声有力的心跳声自耳畔回响,不知这铿锵有力的跳动由谁发出,你,他,亦或是你们双方。
其他你不知道,你只知道你现在身体越来越烫,他胸膛的温度自肌肤相贴处直直攀上你发热通红的双颊。发顶飘来明显的轻笑,带着点鼻音却意外的性感。似过电般酥麻感传至全身,你只...

是索吻后的反应!我不管抽到谁我写谁!
要和王子们亲亲!1551!
先写自己最爱的拉斯!!!!
我爱他一辈子!抽不到也爱的那种!!
游戏a掉,暂时不会写因为拉斯活动把攒了好几个月的都用掉也没抽到
本命黑手是我
下次大概会是樱花、利卡、哈克中一个

拉斯

“kiss?”

面前人眯缝着好看的眸子,心情颇为愉悦。他拽着你的手臂轻轻一拉,便把你揽入怀中。一声声有力的心跳声自耳畔回响,不知这铿锵有力的跳动由谁发出,你,他,亦或是你们双方。
其他你不知道,你只知道你现在身体越来越烫,他胸膛的温度自肌肤相贴处直直攀上你发热通红的双颊。发顶飘来明显的轻笑,带着点鼻音却意外的性感。似过电般酥麻感传至全身,你只能悻悻安慰自己是受了他色欲之力的影响。
他指尖挑起你下颌使你强行抬头对上那片璀璨星空,恣意张扬的笑容烙在心底挥之不去,他眼底戏谑掩不住深深爱意,看的你脸红心跳好似下一秒便要化作一滩倒他身上。

可真是个好看的人呐。

你这样想着看入了神。下一瞬,毫无预兆的他俯身贴上你唇,就这么与你缠绵了好一会儿。直至你眼前都有点发黑他才放过狼狈的你,又轻吻了吻你因缺氧而泛红的眼角。舌尖探出舔舐牙尖儿,凑你耳边故意把尾音拖的老长——

“呐、kiss只是邀请对吧?”

阿基德

“即使是这样的我也可以吗...”

他垂着眼声音闷闷的,让人听了都有些难过。你伸手覆上他脸颊,安慰的话语明明就在嘴边却组织不好语言被缄默替代。
片刻他忽然抬起眸子,似是下了很大决心,表情严肃的站直了身子,一腿后撤单膝跪地。托着你曾放在他脸颊上的手,就这样自下而上望着你,透过那澄澈的深红色你仿佛能瞧见自己的影子。你忽然想就这样让停留在这一刻,停留在他眼里满满都是你的这一刻。

“如果这是您所希望的..我愿守护着您和这个国家,直到永远。”

低沉的嗓音还在你耳畔未完全消散,你被这话说的面红耳赤只是轻轻点头,害羞的不敢再瞅他眼睛。他低头虔诚的在你手背烙下一吻,唇瓣柔软触感更让你脸颊烫的厉害。暗红色发丝摇曳,活像朵曼珠沙华,高贵、妖冶,美的让人移不开视线,只听他又补了一句。

“请让我守护您吧。”

阿比斯

“可以哦,那么...想要我碰哪里呢?”

他狭长的眸子狡黠闪烁,双手抱胸单单立在那儿就美的像一副画。可偏偏就是想欺负因慌乱而捻着裙角的你。你低着头支支吾吾了半天完整话没说出来,反而让脸蛋儿变得像煮熟的番茄,红的不能再红了。
他手揉了揉把你头顶软发,你下意识抬头刚好撞进金色眸子里,他眯着眼睛露出微笑。那表情是那么温柔,那么美丽,看的你仿佛心跳漏了一拍。
他极其自然的往前跨出一步,弯腰轻啄你唇瓣,一切是那么的自然流畅。他的动作真是太优雅了让你心如乱撞。你咬着下唇哼哼了半天才吐出了不够二字。

“...什么?就这么想要吗。”

他脸凑过来和你贴的很近很近,近到你可以瞧见他根根月牙般弯着好看弧度的睫毛。你下意识闭眼,半晌也未等来理所应当的那个吻。当你睁开一只眼睛,只见他眉眼弯弯笑意都快要溢出来,口里说着让你面红耳赤的话语。
“以为我要吻你吗?”
你正想着要怎么辩解以掩饰方才的尴尬,只觉着什么温热的东西贴了上来,随即是他舌在你口中肆意的攻城掠地。
“答对了。”

红心

“啊..当然可以啦!”

他故意弯下腰侧脸看你因方才话语而不知所措的表情,扬着嘴角心情颇好。大方的,好无掩饰的直接以手指穿过你脑后软发,唇盼的温热比想象中来的要快的多,就这样措不及防的吻上你。他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你面颊上,痒痒的,所到之处皆染上绯红色,他均匀的呼吸带着你的思绪飘荡不定。
似察觉到你的不专心他加深了这个吻,让你有些喘不过气,没了方才的游刃有余。紧闭着的眼眯成一条小缝向外窥探,正巧对上他盈满笑意的眸子。血液直充进大脑,你忿忿咬了他下唇一口,看他吃痛才感到扳回一成。
他离了你的唇瓣,蜻蜓点水般点过你的眉眼、颧骨、脸颊、下颌。你不好意思的推搡着他胸膛,他便袭击你敏感的耳垂,属于少年特有的清亮音色自耳畔想起。

“我亲爱的爱丽丝,做我最重要的人吧。”

暮庭道

第二十四声莺啼

自从梦魇之日后,他便常常在传说中的逢魔时刻,陷入如蛛网般将他紧密裹覆住的梦的沼泽。他不愿,亦或是不能反抗。只是任由血迹斑斑的骸骨锁链拖曳他进废墟的下一层。在经过那片虚无的黑暗时,并不是死寂的,总是会有无数的可怖脸与面,在他耳旁尖叫、低语,时不时还会传来骷髅的阵阵诡笑声。

对于那个壁画上的图案,又或许是某种无意识力量的集合体,他如今已可以做到如看死水般盯着它,不会再任由愤怒与憎恨控制他的神思,而这自然付出了代价。

这代价是由谁来提出,又是由谁来兑现,抑或是它的内容。他的记忆仍旧模糊,不过他清楚地知道再过不久,不用十秒钟,不用拔出西洋剑来,甚至不用等到钟声敲响,他就可以想起一切,无论欣悦或悲伤。

欧洲...

自从梦魇之日后,他便常常在传说中的逢魔时刻,陷入如蛛网般将他紧密裹覆住的梦的沼泽。他不愿,亦或是不能反抗。只是任由血迹斑斑的骸骨锁链拖曳他进废墟的下一层。在经过那片虚无的黑暗时,并不是死寂的,总是会有无数的可怖脸与面,在他耳旁尖叫、低语,时不时还会传来骷髅的阵阵诡笑声。

对于那个壁画上的图案,又或许是某种无意识力量的集合体,他如今已可以做到如看死水般盯着它,不会再任由愤怒与憎恨控制他的神思,而这自然付出了代价。

这代价是由谁来提出,又是由谁来兑现,抑或是它的内容。他的记忆仍旧模糊,不过他清楚地知道再过不久,不用十秒钟,不用拔出西洋剑来,甚至不用等到钟声敲响,他就可以想起一切,无论欣悦或悲伤。

欧洲不列颠尼亚领土之上的繁华之都圣彼得堡是一座举世闻名的不夜城,其中等级分明,大贵族们舞会酒宴昼夜不绝,最底层的11区民众也为生存,昼夜不分。繁华外衣之下,蛀虫频生,早晚破坏与倾覆将化身瘟疫席卷整个欧洲。可惜,当下的欧洲几乎无人察觉衰亡的先兆。只有极少数以暴力与嗅探能力出名的11区人的帮派会隔三差五地洗劫路人,不论身份。对于食不果腹的、受尽屈辱的11区人来说,只有人身上的能力与钱财重要,其他的都可以去通通见鬼。

例如今日,艳阳高照的午后,一群穿着破烂衣服,裹着五颜六色头巾的11区人便凶神恶煞地将一个包上印有不列颠尼亚国旗、穿着简朴的年轻男子围堵在一条阴暗潮湿的巷子口。小巷极其狭窄,只有微弱光线照射其中,行人往往只能看到被围堵的人跌坐在地,任由他人踩踏。偶尔有一两个不列颠尼亚士兵路过,也只斜瞄一眼后,一脸鄙夷地离开。过了半晌,可怜的小巷口依然无人问津。

徘徊其中的11区人们等了半天也没见同伴搜刮出什么值钱东西来,不免有些烦躁地嚷嚷起来。站在人群边缘的一个紫发年轻人较为冷静地扫了巷外一眼,没发现异动后疾步走到搜查手提包的同伴旁,皱眉扫视着被放弃的包中物,视线正往左移时,被一道兴奋急促的男声打断:“喂,亚伯,快来看看,这是不是邀请函?”

亚伯盯着角落里的黑色小册子迟疑片刻后接过一张精美的烫金邀请函,仔细审视过后,亚伯扯了一把又要回头搜找的同伴,低声说:“你不必搜了,这人身上没带着可以用来交换的东西。”

“为什么啊?这可是这几个月来第一个不列颠尼亚人哎!就这样算了,对大伙都说不过去吧!”

同伴抓了把杂乱的黑发,神色恹恹地抱怨道,“而且现在其他人都跟着御堂和伊藤他们干,我们的能捞的油水更少了啊!”

亚伯见状,回头看了眼乱作一团,互相抱怨的人群,又见无人靠近小册子后转头紧盯着跌坐在地的不列颠尼亚人,开口道:“这个人身份不低,看邀请函就知道。身为不列颠尼亚人敢孤身到11区人聚集的地方来,身边一个护卫也不带,这不是代表他完全有能力自保,就是代表他是个冒牌货。”

黑发同伴马上接口到:“一个有自保能力的有钱人,不行吗?”

“角落里老旧的小册子,如果我猜得不错,应该是他家族里先辈的机师证,从这点上足够证明,如果我们再不离开的话,有麻烦的就不止是几个人了。”

见同伴反应平平,亚伯面色平静地朝他微微颔首后便举步,打算离开。就在这时,脚腕处骤然感知道一阵剧痛,令亚伯不得不停下脚步。

一道略显低沉的音线在一片争吵声中缓慢浮现,“我现在很欣赏对未知的危险,敏感的人。”

11区人们一愣,齐齐转头,眼神凶狠又谨慎地打量着眼前这个从阴影中出声的男子。

他们自称掠食者,不仅是因为他们每人都有各自引以为傲的格斗术,而是他们经历过数不清的争斗,受伤流血已是家常便饭,面对未知情况也能较镇定地合作解决。而这一次,11区的人们面面相觑,不知为何,心中生出不详的预感来:这回怕是不能善终了。

在一片沉郁的寂静中,只有男子站起身时的衣料间的摩擦声,他没有抬头,几绺过长的额发完全遮挡了面容。

顶着宛若实质的压力,11区的人们纷纷握紧武器,缓缓移动,站定后形成了一个以男子为中心的包围圈,同时用视线织成一张网紧锁住男子的动作。其中正对男子面孔的扎黄头巾的11区人长野莫名感到眼前的场景有些渗人,明明是个平平无奇的动作,但由这个全身都浸在阴影中的男子来做时,他竟萌发出一种错觉,好像他注视的是一个空有人形的灰色幽灵,一个被生孤立,被死抛弃的幽灵,它渴望阳光却又畏惧温暖,所以只能蜷缩在黑暗中。

偶尔被生的希冀所感动,它才会背负着暗影来到世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