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阿姆拉斯

293浏览    12参与
无敌小喝酱
  是烧船中死掉一个的版本(好...

  是烧船中死掉一个的版本(好像是阿姆拉斯

  是烧船中死掉一个的版本(好像是阿姆拉斯

Nyarnamaitar

【精灵宝钻现代au-短篇】梅斯罗斯和他的惹事精兄弟(1)

又名:Mae ,I need a favor...


SUM:费诺里安众子都知道,当你卷入不想让阿塔阿米知道的麻烦事时,最好找谁求助。


Note:现代背景下口嗨的轻松小故事,应该有五发,短得要命,看个开心。不能接受现代au称呼有点混杂的,请skip。


6&7:

(本章节Warning:正常意义动物解剖提及)


“em...梅?”


哦,心虚的笑,不是个好兆头,但谢天谢地,这种从声音里明明白白地传达出“抱歉啦,哥,我把事情搞砸了”的稚嫩,使得安巴茹萨们比在他们这个年纪的库...

又名:Mae ,I need a favor...

 

SUM:费诺里安众子都知道,当你卷入不想让阿塔阿米知道的麻烦事时,最好找谁求助。


Note:现代背景下口嗨的轻松小故事,应该有五发,短得要命,看个开心。不能接受现代au称呼有点混杂的,请skip。

 

6&7:

(本章节Warning:正常意义动物解剖提及)

 


“em...梅?”

 

哦,心虚的笑,不是个好兆头,但谢天谢地,这种从声音里明明白白地传达出“抱歉啦,哥,我把事情搞砸了”的稚嫩,使得安巴茹萨们比在他们这个年纪的库茹芬和凯勒巩显得乖巧了许多,倒不是说那两个是很有参考意义的对比对象。

 

好吧,梅斯罗斯,深呼吸,勇敢点,不会有比上次的“宠物意外”更糟糕的情况了不是吗?梅斯罗斯发誓,如果双胞胎又偷偷把他们的宠物箭毒蛙带去学校里,他就要罚他们给阿米打扫一个月的工作室。

 

“是的,Pityo,是我。我是一个人,Atar不在。对,卡兰希尔也是,他不会拿这个来勒索你们,”梅斯罗斯把看了一半的财务报表抛下,一边心烦意乱地将自己火红的长发捋到后面,一边用他能组织的最轻松愉快的语调对手机另一头的双胞胎保证,老天爷啊他可真割裂,“我向你们保证,我一个人坐在我的办公室里,隔音效果良好,嗯哼,所以你们可以说了吗?”他发誓说到最后一句时,他不是有意咬牙切齿的。

 

五秒钟之后,将要抬手敲门的秘书听到了一声最顶级的隔音墙都无能为力的咒骂,他僵硬地顿了顿,轻车熟路地原路返回,梅斯罗斯先生接下来至少四小时是不会有时间的。而他,可不想做那个开车载着一个被惹恼的费诺里安去捞他要命兄弟的可怜虫。

 

0-o-0-o-0-o-0-o-0-o-0

 

“重复一遍我上次在这种场合对你们说的话,阿姆拉斯。”

 

阿姆拉斯叹了口气,好像梅斯罗斯才是无理取闹的那个,“当和同学有纠纷的时候,先想一想大部分人的解决方法,告诉师长,而不是——”

 

“——尝试自己解决。”阿姆罗德自然地接上他双胞胎弟弟的话,和他同时翻了个白眼。

 

“而我、以及阿塔阿米反复强调这一点的理由是?”梅斯罗斯严厉地瞪着他两个最小的弟弟。

 

“因为你们想体验一下做那个要求召开家长见面的,而不是那个被传唤的?”阿姆拉斯歪了歪头,提议道。

 

“虽然那不是我原本想说的话,但接近了,”梅斯罗斯不否认他觉得这些年来单一视角的家长会谈有点无聊,“我想说的是,那样我们就能避免让整个事件涉及解剖刀、内脏以及对方家长提出的精神损失费——就好像现在的互联网没给你们这个年纪的小崽子足够的PG18文化洗礼一样。”

 

“可不是嘛。”阿姆罗德忿忿不平地嚷道。但梅斯罗斯的眼神迅速使他缩了回去。

 

阿姆拉斯垂着头,看上去确实很沮丧:“可是莱斯利说他不相信兔子能在澳大利亚造成那么大的损失,所以我们觉得有必要以比史密斯夫人的PPT更好的形式给他补补课。”

 

“以在他面前进行活体解剖的形式。”

 

安巴茹萨们挑着眉,就像无声地反问他:[要不然呢?]

 

梅斯罗斯第无数次后悔,当初在费艾诺草率同意让自己六岁的小儿子们出入费诺里安集团的实验室,就好像那是什么亲子乐园的时候,他就应该据理力争。他TMD就该不惜一切代价,据!理!力!争!

 

“好吧,至少告诉我你们遵守了实验室规则。”梅斯罗斯捏了捏鼻梁,哦......说不准呢,这可能在法庭上有用,他黑色幽默地想。

 

“那是当然。”阿姆拉斯以被冒犯到的口吻说道,“而且我们很清楚动物解剖相关的伦理学和法律纠纷,我们又不是只有八岁,梅!”

 

就算你是个十四岁的初中生你也不应该知道如何有效麻醉和如何从耳缘静脉科学地处死一只兔子。但梅斯罗斯不打算和他们说这些。

 

他小心尝试着以一种得当的方式来向安巴茹萨们解释他们的与众不同......或者说费诺里安们的不同?“听着,我知道你们只是想和新朋友讨论生物课的知识——”

 

“Duh~,不是“讨论”,是“教会”那家伙一些真正有用的......不——过——你说什么就是什么,Mae。”阿姆罗德眨着眼睛适时收回了自己得意的语气。

 

“但是你们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受过你们那样的训练和教育,他们有可能并不喜欢这种学习方法,甚至觉得这令人......额,不太好接受。”梅斯罗斯努力以自己的两个小“科学怪人”弟弟能理解的逻辑解释,好在对于摸清家庭成员们千奇百怪的脑回路频道,他可是行家。

 

“所以,你们的这种‘教学方法’可能对你们的朋友来说不是最有高效有益的模式,而朋友之间要彼此体谅。”他如是总结,同时满意地看到双胞胎变得安静,就像每当他们开始认真思索时那样。

 

阿姆罗德:“就像吃午餐的时候,他说大家不是用手术刀切火腿的,虽然这很荒唐——”

 

阿姆拉斯:“——但他并没有劝我们也像他那样做。”

 

双胞胎彼此对望了一眼,以一种别人都不能读懂的独属于他们之间的模式飞快地交流,随后异口同声地说道:“抱歉。”

 

就像之前说过的,比凯勒巩和库茹芬乖巧多了。

 

“不用对我说,回去之后,和安德瑞斯小姐道歉。你们不应该偷她实验室里的白大褂。”

 

听了这话,双胞胎开始像两只坏脾气的猫咪发出不满的嘶嘶声一样弄出奇怪的小动静,“慧心”可不是什么好对付的姑娘。这时门外忽然传来吵闹声,伴随着家长与教师听起来不大冷静的对话。

 

一个女人已经靠得很近,她把手搭在了门把手上,很显然,即使仅隔着一扇门她也并不打算放轻嗓门,而是故意给了“儿童心理健康”、“病态”、“怪异”一个重音,而她提起安巴茹萨们的名字就像念出某种疾病。“怀特小姐,我们的班主任。”双胞胎中的一个低声提示梅斯罗斯,鉴于他们的班主任更换的颇为频繁。

 

虽然他们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但梅斯罗斯还是注意到那两个小红脑袋在听到那几个词的时候瑟缩了一下。他轻轻把手放在他们乱蓬蓬的和自己一个颜色的头发上,安抚地摸了摸,感谢他高大的身量,现在这样做起来还是很轻松,尽管这两个小崽子生长的速度像吃了化肥。

 

安巴茹萨们同时仰头,有些困惑地望向他们的长兄,从梅斯罗斯的视角他们就像两只眨巴眼睛的小猫咪,是的,人生的某几个瞬间,你还是会产生一种美妙的错觉,那就是弟弟也可以很可爱。

 

“她很快就不是了。”梅斯罗斯若有所思地对他们说。

 

“cool”

 

“记得还要和莱斯利道歉,那样我就不告诉阿塔。”

 

“梅,你是最棒的。”


——————————



剩余几章估计是五四三二这样逆序放送,这些小短篇可能算是正在写的一篇有主线的精灵宝钻现代au的side stories,所以有很多细节的设定没有额外解释,但是并不明显分开阅读也没事。


下一篇:库茹芬 

评论~摩多摩多😆


Linnaro

【七费】熔像

•为什么没有六因为这是小七烧船死亡设定,但是在这个合集(。。)

•费仍然有()tag不知道怎么打了把能想到的有暗示的都打了

•从()开始寻找角色相处模式的我一定有毛病。


“我意识到您并非总是对的。”


红白同名42815232

•为什么没有六因为这是小七烧船死亡设定,但是在这个合集(。。)

•费仍然有()tag不知道怎么打了把能想到的有暗示的都打了

•从()开始寻找角色相处模式的我一定有毛病。


“我意识到您并非总是对的。”


红白同名42815232

你耶耶
周末特价!安巴茹萨堡,双人套餐...

周末特价!安巴茹萨堡,双人套餐的首选哦!

它们没有区别!但是一款叫阿姆罗德一款叫阿姆拉斯(…

被我画的好像儿童套餐。还有他们永不分开!!!!永不分开嗷嗷嗷!!!!

(HoMe 里双子的设定真的会把我创死

周末特价!安巴茹萨堡,双人套餐的首选哦!

它们没有区别!但是一款叫阿姆罗德一款叫阿姆拉斯(…

被我画的好像儿童套餐。还有他们永不分开!!!!永不分开嗷嗷嗷!!!!

(HoMe 里双子的设定真的会把我创死

猫头小马

我不过打发时间🤗

你把我创的原地升天😢

发出来,不能只有我一个人被创😥😥😥

我不过打发时间🤗

你把我创的原地升天😢

发出来,不能只有我一个人被创😥😥😥

风与歌

突发一个梗随便写写

第三次亲族残杀


他怀抱着阿姆拉斯靠墙坐着,让他半倚在自己身上。他明确地感觉到他孪生兄弟的身体在一点点僵掉,阿姆拉斯死了,这不需要谁来告诉,灵魂仿佛撕裂了一半的创痛令他比谁都清楚这一点。从他伤口里掉出来的血块在他踉跄着走来的路上积成一小洼,在火把的映照下渗出发黑的颜色。但那也许也不是他的,或者说是他们的,这个靠近塔顶的瞭望室里外都有不少尸体,大部分是辛达的士兵,他实在没有精力思考这些事了。整个塔里可能只剩两个活着的精灵,他比谁都清楚另一个不是他的兄弟。

“他死了。”另一个活着的精灵靠近了他,那是个女性,一定是个辛达,穿着远行才会用到的灰色斗篷,上面沾着很多污渍,...

突发一个梗随便写写

第三次亲族残杀



他怀抱着阿姆拉斯靠墙坐着,让他半倚在自己身上。他明确地感觉到他孪生兄弟的身体在一点点僵掉,阿姆拉斯死了,这不需要谁来告诉,灵魂仿佛撕裂了一半的创痛令他比谁都清楚这一点。从他伤口里掉出来的血块在他踉跄着走来的路上积成一小洼,在火把的映照下渗出发黑的颜色。但那也许也不是他的,或者说是他们的,这个靠近塔顶的瞭望室里外都有不少尸体,大部分是辛达的士兵,他实在没有精力思考这些事了。整个塔里可能只剩两个活着的精灵,他比谁都清楚另一个不是他的兄弟。

“他死了。”另一个活着的精灵靠近了他,那是个女性,一定是个辛达,穿着远行才会用到的灰色斗篷,上面沾着很多污渍,像是血迹和泥点,他能隐约看到斗篷下露出的皮甲。

“是的,他死了。”他的手心抚上阿姆拉斯的面颊,那依旧柔软、尚带有余温,但他知道,他的身体已经僵直,他的兄长们找到他时,或许甚至没法在不弄断他的骨头的前提下埋葬他。

“你也要死了。”她又说,指着他手臂上插着的几只箭,又指了指从大腿的伤口里渗出来的血,那已经洇湿了地面,渗到石块之间的缝隙里。这里以后一定会长出青苔,他无端地想到,比其他的地方都更厚重,长得也更快。

“我没法救你。”她继续道,语调里听不出什么感情,“这里唯一的治疗师死在塔的门口。”

“没关系。”他轻轻地说,他已经不想去分辨对方是否真心,但至少他的回复是诚实的——当然没关系,这是最好的结局,他会追随他的兄弟而去。就像在过去,他们在维林诺那样,他们在欧西瑞安德那样。他们结识那些绿精灵,和他们一起在林间打猎,捕捉野兔,射下野鸭。带着猎犬在山林间围捕糟蹋附近农场围栏的野猪,那些精灵送他们那一季最好的羊毛纺的毯子,他们铺了一块在住处的房间里,他的兄弟喜欢躺在上面听他读书。

“我们本来要去猎鹿。”他没来由地说着,伸手把一缕散乱的鬓发理到阿姆拉斯耳后,贝烈瑞安德的冬天,最好的猎物就是鹿,他们猎公鹿,他们两个在林中奔波一个星期,就能猎到足够一个冬天的猎物。那些鹿借着树干的颜色掩盖身体,他们在雪地里设伏、射出弓矢。那些技巧最开始是他们的哥哥教的,绿精灵们又告诉了他们在雪地里狩猎的诀窍。他们很快就做的又快又好,分出一些多余的猎物送给附近部落里的幼童。

“啊,冬天,确实是那样的时候。”那精灵似乎笑了笑,“我见过雪地里那些割下来的鹿角。”

“对。”他也笑了笑,“那是他来做的。”他没说他是谁,但他相信对方听得懂自己在指谁。他的兄弟,他们几个的小弟弟,做这些总是又快又好。用匕首切开猎物的喉咙,收拾内脏,分成便于存储的小块,肉类要储存过一个冬季,他总是知道该怎样腌制才保留最多的风味。这应该是猎鹿的季节,他们应该在木屋里描画地图,准备在落雪的森林里露宿的干粮,靴子也要及时清理以便防滑,他的兄长们后来也都来了,他们要储存更多的食物,可他的手好冷,他兄弟的手更冷,那块羊毛毯子,他们应该躺在上面烤着火,温暖冻僵的手脚。

所以他为什么在这儿呢,他们为什么在这儿呢,他们在这儿做什么呢。

失血让他的意识变得模糊不清,唯有的窗户敞开着,猛烈的海风吹进来,他打了个冷战——这几乎已经要耗去他仅剩的体力,那辛达还站在他们面前看着,血已经流到她的鞋子旁,但她纹丝不动。

“我也要死了。”她说道,他这才隐约听到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撞塔底的门,或许是他的哥哥们,他们可能用的是附近工坊或者民居里找来的锤,又或者只是在用盔甲。虽然这样说,但她仍只是怜悯地看着他,唇角甚至挂着一丝虚浮的微笑。

“你难过吗?”她突然又问他。

他难过吗?他用尽力气思考,他一开始很痛,但现在所有的疼痛已经渐渐剥离身体,他的灵魂一直都像是有把火在灼烧,但现在那火像是终于熄了。他低下头看着阿姆拉斯,那张和他一模一样的脸同样安详,他们在维林诺听着母亲唱摇篮曲时也这样睡着。如果这是难过,那或许痛苦的另一个名字就是解脱。如果他可以,他现在或许应该唱一首他和他的兄弟都喜欢的歌,但他太疲惫了。

“我不知道。我很困。”他回答道,他其实不太想说话了,只想和他的兄弟一起睡着。

他感觉那辛达像是又笑了笑。

“我也有哥哥,他们也是孪生兄弟。”她的声音很安静,但他依旧毫不费力就能听清,“他们也应该可以一起去打猎,在春天打野兔,在冬天猎鹿,带着猎犬去追狐狸。我希望他们也是死在一起的,这样我才能想象他们那时也不难过,在最后一刻也握着彼此的手。”

他意识到了什么,随后吃力地抬起头,想看清她的脸,那辛达仍在继续说。

“我有了自己的孩子,我的孩子和他们一样——和我一样——也有着那样的黑发,他们要是也可以一起去打猎就好了,我好希望他们也能活到那个年纪。你觉得他们可以吗?我的哥哥们,我的族人们……”

他知道她是谁了,他突然想起自己为什么来这里了,但失血已经让他无法动弹,他抬头看向她,就连声音都没有力气再发出来。那辛达精灵站在那儿看着他们,苍白的脸上染着血迹,可能是她的,也可能是别的精灵的,她的眼睛落在火把投下的阴影里,什么都看不清。

“诺多,你的头发是他们的血染红的吗?”

他没回答,他没有发出声音的余力。他看着她一步步后退到窗边,解开了掩盖她身体的斗篷,整个室内都被她胸口的宝钻的辉光映得金碧辉煌。

——她会死,她很快就会死了,她比谁都清楚这一点,她来不及救自己的孩子了。她的兄长,她的孩子。她站在那里,看着那明明几乎已经没有了气息的诺多王子,在最后一刻突然推开了自己兄弟的尸体,不知从何处生出了力气,踉跄着向她走来,伸出手想要抓住那颗宝钻——然后又突然像被剪断了提线的木偶一样在她脚边倒下去,彻底没有了气息。

她低头看着他,在门外的石阶传来诺多士兵的跑动声时坐上窗台,向后仰。

星星多美啊,她想,她想带着自己的孩子去打猎,兔子、野鸭、奔波在林间的鹿,这是猎鹿的季节,为什么他们没有去猎鹿呢。


绿叶三文鱼

安巴如萨中的一位带队亲巡森林,是阿姆拉斯还是阿姆罗德呢?

  另一位大概在林中的家里,在火炉旁烤着两人今天亲手猎得的食物等兄弟回来吃,还读着卡四的信,说送来一批精制弓箭和茅、拖车以及食物佐料,让他们帮忙从南多精灵定居地进一批原材料云云……

  个人的一种想象是除了发色,安巴如萨的相貌也会有一点像奈雅芬威,但气质却更倾向于图卡芬威;

  他们会有猫一样的幼态,警觉、机敏,外露的顽皮之下有着看不透的神秘,会闹会闯祸,会有费诺里安式的傲慢与冲动,但不会忤逆兄长做太过出格的事,也没有兄长们的野心:

  比起纷扰的争斗更爱在林中自由自在地打猎,偶尔会和欧西瑞安德的绿精灵一起开宴会;

  一位安...

安巴如萨中的一位带队亲巡森林,是阿姆拉斯还是阿姆罗德呢?

  另一位大概在林中的家里,在火炉旁烤着两人今天亲手猎得的食物等兄弟回来吃,还读着卡四的信,说送来一批精制弓箭和茅、拖车以及食物佐料,让他们帮忙从南多精灵定居地进一批原材料云云……

  个人的一种想象是除了发色,安巴如萨的相貌也会有一点像奈雅芬威,但气质却更倾向于图卡芬威;

  他们会有猫一样的幼态,警觉、机敏,外露的顽皮之下有着看不透的神秘,会闹会闯祸,会有费诺里安式的傲慢与冲动,但不会忤逆兄长做太过出格的事,也没有兄长们的野心:

  比起纷扰的争斗更爱在林中自由自在地打猎,偶尔会和欧西瑞安德的绿精灵一起开宴会;

  一位安巴如萨最亲的兄弟一定是另一位安巴如萨


啊~好不容易整完了~

瑆和鹭起

人物档案•阿姆罗德&阿姆拉斯

由于安巴茹萨双子在本au中行动轨迹基本一致,所以不会分开记录。 


人物:阿姆罗德&阿姆拉斯

生卒年:1816-1852

国籍:法国

出生地:巴黎 


1816年,安巴茹萨双子出生于法国,巴黎。是费艾诺七子中最小的两个,也是芬威家族唯二的一对双生子之一。

从小与三哥凯勒巩更为亲近,虽然没有直接向欧洛米学习技艺,但是也习得了他的本领。

1830年,被父亲费艾诺以年龄太小为由不准许参加七月革命,但是由于费艾诺自己出去了干革命了,所以就没看住安巴茹萨。事后费艾诺想起自己在这么大的时候都偷跑到俄罗斯了,也就没多说什么。

1832年,眼看着父亲费艾诺倒下在...

由于安巴茹萨双子在本au中行动轨迹基本一致,所以不会分开记录。 


人物:阿姆罗德&阿姆拉斯

生卒年:1816-1852

国籍:法国

出生地:巴黎 


1816年,安巴茹萨双子出生于法国,巴黎。是费艾诺七子中最小的两个,也是芬威家族唯二的一对双生子之一。

从小与三哥凯勒巩更为亲近,虽然没有直接向欧洛米学习技艺,但是也习得了他的本领。

1830年,被父亲费艾诺以年龄太小为由不准许参加七月革命,但是由于费艾诺自己出去了干革命了,所以就没看住安巴茹萨。事后费艾诺想起自己在这么大的时候都偷跑到俄罗斯了,也就没多说什么。

1832年,眼看着父亲费艾诺倒下在自己身边。

此后没有正式在学校完成学业,而是在家自学——他们的哥哥们都是最好的老师。

1848年,同所有的哥哥们最后一次并肩作战。

1852年,死于抵制拿破仑三世称帝的革命。葬在拉雪兹家族墓地。

香草味的Alex
一张彩铅画的Ambarussa...

一张彩铅画的Ambarussa,很辣鸡,求轻喷

本来我自己就要画毁了,我超级能画画的爸爸挺身而出加了几笔光影,导致我还没选好姿势就炸成了一朵烟花

然而还是不咋地

一张彩铅画的Ambarussa,很辣鸡,求轻喷

本来我自己就要画毁了,我超级能画画的爸爸挺身而出加了几笔光影,导致我还没选好姿势就炸成了一朵烟花

然而还是不咋地

泽拉

关于费家双子与韦斯莱双子的综述

阿姆罗德和阿姆拉斯简直哭瞎我,想写他们很久了。 被烧死的Ambarussa到底是哪个,迷了很久,灰机上说两个都有可能,于是我就写了Amrod挂了。 ———————————————————————————— ————————————————————————————
        They appeared together from the original story.  
       不少人曾错认过他们,费艾诺家族的双胞胎。他们是多么相像啊,在那歌谣都...

阿姆罗德和阿姆拉斯简直哭瞎我,想写他们很久了。 被烧死的Ambarussa到底是哪个,迷了很久,灰机上说两个都有可能,于是我就写了Amrod挂了。 ———————————————————————————— ————————————————————————————
        They appeared together from the original story.  
       不少人曾错认过他们,费艾诺家族的双胞胎。他们是多么相像啊,在那歌谣都未曾提及的远古岁月两簇炽焰如焚出身体的烈火,燃烧过罗瑞恩的花园与欧罗米的平原。一模一样的容貌,一模一样的红发,一模一样的,血管中汩汩流动的属于年长一脉的血液。甚至连名字都一模一样,   
      大家也同样分不清弗雷德与乔治,同样的红发,同样的瘦高个儿,同样的玩世不恭。多少人曾在看到他们出场时会心一笑,他们燃烧着永远的青春与活力,嘻嘻哈哈地在漫长的岁月里跌跌撞撞地一起前行。他们是这黑暗压抑的世界里一抹亮丽的橘红。当黑魔王的翳影压迫着英伦三岛,把戏坊却用温暖的光亮在对角巷灰败的断瓦残垣中投下一圈光明与希望。两个十七岁的男孩站在诡谲莫测的风口浪尖,在政局动荡的风雨飘摇间放肆地讥讽嘲笑黑魔王的野心与阴谋,毫不畏惧,毫不退缩。在难以抵挡的邪恶面前,认真地说:我不。
        我相信双胞胎间有难以明说的神秘联系。
        后世的歌谣哀悼那夜的屠杀与背叛,英勇的战士牺牲得毫无价值,Amrod的死仿若一曲哀凉的背景音乐,又像是一组悲壮歌剧不祥的前奏。曾经炽烈燃烧的火焰,被永远封存在史书一个个冰冷字符之中。但你会记得,Amras,漫天火光掩映下那张与你绝似的,还带着几分稚气的苍白面容,因恐惧而扭曲着。坠下的火种扑簌簌地从眉毛、鼻梁、肩头上落下,乌黑的发丝被烘烤至卷曲、透明,直至无声无息地蒸发。细微的凄厉尖叫被澳阔隆迪那一团团爆裂开的火焰以及无数的怒吼与哭喊淹没,再不可闻。 不会再有人错认Amras与Amrod了,此后被提及的Ambarussa仅有一人,而另一位死时尚未成年的Ambarussa,应了Umbarto之名,直至歌谣落幕后才能在曼督斯中见到他的双生兄弟。
        每个故事的结局,都是勇士战胜魔王,正义压迫邪恶。然而弗雷德死了,在那足以炸飞小半个城堡的力量前在他对珀西的玩笑仅仅开了个头时。他永远地离开了,来也欢洽死也欢洽。只是乔治以后照厄里斯魔镜时,只能看到自己的脸。
         曲终人散,故事往往以美好开头,却又以死别结尾。古老的诅咒使高傲的血脉长久地隔绝,而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没有前往曼督斯的火车,生者与亡者被禁锢着再不能相见。
        正如费尔明娜对弗洛伦蒂诺所说,忘了吧,我们之间只是一场幻觉。
        时间亦不能磨平一切创伤。

树影Dairon{一个真辛达}

小七在哪里?
北风啊,海浪啊,Amras在哪里?
在那澳阔泷迪幽深的水域里,
在天鹅港遮天蔽日的烈火里,
在曼督斯纳牟大人的名册里,
Ambarto,他不曾踏上中洲,
他在众子浸满泪水的回忆里。


----费艾诺登陆中洲后,在洛斯加放火烧船,火焰映亮天幕,宛若恐怖的晨曦。多数人被召集后,大家只找到了六个费艾诺的儿子。此时Ambarussa面色因惊惧而惨白。他说:“你是否叫醒了我的兄弟Ambarussa,也就是被你称为Ambarto的那个?他不愿沉眠在不安之中,没有上岸。”

小七在哪里?
北风啊,海浪啊,Amras在哪里?
在那澳阔泷迪幽深的水域里,
在天鹅港遮天蔽日的烈火里,
在曼督斯纳牟大人的名册里,
Ambarto,他不曾踏上中洲,
他在众子浸满泪水的回忆里。


----费艾诺登陆中洲后,在洛斯加放火烧船,火焰映亮天幕,宛若恐怖的晨曦。多数人被召集后,大家只找到了六个费艾诺的儿子。此时Ambarussa面色因惊惧而惨白。他说:“你是否叫醒了我的兄弟Ambarussa,也就是被你称为Ambarto的那个?他不愿沉眠在不安之中,没有上岸。”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