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阿尔宙斯

55838浏览    613参与
谛听白昼
稿件做了模糊处理,宝可梦同人小...

稿件做了模糊处理,宝可梦同人小说《宝可梦之小智成为冠军之后》绝赞更新中,很多有趣的对战和给动画组填坑擦屁股的精彩内容,敬请移步起点观看(收稿了打个广告)

稿件做了模糊处理,宝可梦同人小说《宝可梦之小智成为冠军之后》绝赞更新中,很多有趣的对战和给动画组填坑擦屁股的精彩内容,敬请移步起点观看(收稿了打个广告)

Yana

【主/照望罗】救世主今天也在努力不崩人设【chapter 7】

chapter 7

• 我流恶役病娇小照,与原作人设脱离

• 摸鱼产物,看个开心,ooc我的

• 含要素:迫害明耀、见婆婆(伪)、听我狡辩(?

• 本章开始的剧情背景设定均为捏造,请勿考据


“综上所述,”照笑眯眯地在病床上抬起两人十指紧扣的双手。

“我们正在交往中~”

“哈???!!”


清晨难得的宁静被前来探病的明耀彻底打破,照神色不变地歪歪头,“是有什么问题吗?明耀君?”

被莫名危机感笼罩的明耀浑身一激灵,但想到自己身后还有拉苯博士和星月组长撑腰,他还是壮着胆子说下去,“交……交往什么的,那种事,怎么可以...

chapter 7

• 我流恶役病娇小照,与原作人设脱离

• 摸鱼产物,看个开心,ooc我的

• 含要素:迫害明耀、见婆婆(伪)、听我狡辩(?

• 本章开始的剧情背景设定均为捏造,请勿考据





“综上所述,”照笑眯眯地在病床上抬起两人十指紧扣的双手。

“我们正在交往中~”

“哈???!!”


清晨难得的宁静被前来探病的明耀彻底打破,照神色不变地歪歪头,“是有什么问题吗?明耀君?”

被莫名危机感笼罩的明耀浑身一激灵,但想到自己身后还有拉苯博士和星月组长撑腰,他还是壮着胆子说下去,“交……交往什么的,那种事,怎么可以这么随便地决定啊?!”


“诶?并没有随便地决定呀。我是在经过慎重的考虑后,觉得望罗先生真的是一位非常有魅力的男性,才认真地决定交往的喔。”照一脸真挚地给旁边已经脸色非常不好的恋人顺毛。

“有魅力?!这种家伙,除了脸好看以外到底还有什么优点啊?!”

明耀简直无法相信自己一直默默崇拜着的伙伴就这么被一个小白脸给勾引走了,“无论怎么看都只是个轻浮男吧?”

“轻、浮、男?”


啊,不好,这种状态的话,大概已经完全爆炸了呢。

偷瞄了一眼望罗炸起的金毛,照在心里得出了结论,随即偷偷移开视线准备退出战场。

“啊呀呀,那可真是抱歉啊。”

他扯出一个称得上恐怖的微笑,略微弯下腰举起两人相握的手。

“小昭她,现在可是喜欢小生这个轻浮男喜欢得不行呢~”

看着某人贴着自己的手背凑过来的脸,照不禁有些走题地想着明耀倒是有一句话说的不错。


作为一个男人,长这么漂亮真是犯规啊。

不过,也确实很有诱惑力就是了。


而走神的后果就是脸颊上突然传来的湿热触感,伴随着他一如既往的恶劣声线在耳旁扫过,“我说的对吗?小昭~”

看着现场瞬间石化了的三个无辜民众,又被迫拉入战场的照无奈地在心里叹了口气,果然啊,脸好看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吗?


真是任性啊,不过——


“如你们所见,看来我已经完全被迷住了呢。”

像是许多对美色失去了抵抗力于是只好放弃了挣扎的昏头崽一样,照一本正经地说。


“……”


“小照?!你变了,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身体恢复了就回归调查队的工作,不要让私人感情影响你的效率。”

“小昭,也终于是走到了这一天吗……”

洗翠的人们,今天也被强行喂饱了狗粮呢。


***

“所以说,我们现在这样,应该算是去见家长了吧?”

走在去往吾思小屋的路上,照突发奇想地说。


“???”

一把拽住了像是少女漫主角一样差点来了个华丽的平底摔的望罗,照露出了“恋人太冒失了可真是苦恼啊”的嘲讽力表情。

“你、你这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啊?在这之前和吾思住了几个月也完全没听见你说过这种话吧?”


暗乐于望罗那幅见了鬼的表情,照很快决定坏心眼地继续捉弄下去。

“啊,那是因为之前根本就没有在交往嘛,所以当成普通的长辈也无所谓啦~可是现在的情况……”


“慢着!但是吾思跟我根本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所以「家长」这种说法原本就不成立……!”

“嘛,请不要纠结于这些细节了。”

照笑眯眯。

“重要的是,不知道阿尔宙斯的笛子还能不能解体呢……作为切菜板来当伴手礼可能个不错的选择~”

“你给我住手!!”


……

于是,望罗迎来了自他出生以来,第一次浑身不自在地伫立在吾思的小屋里的人生经验。

“贵安,尊敬的吾思女士。”

照的脸上倒是没露出任何异样,一如即往地彬彬有礼。


“欢迎你,时空旅者。”

吾思亲切地走近照身前,“希望你的工作进行得还算顺利。”

“当然,感谢您的关心。”

照从包里拿出准备好的收集册。

“实际上这次来,我也带了几张古神话的抄本,希望能够与您一起探讨。”

……伴手礼——!!!

望罗的脑海里飘过三个大字,随之而来的是诸多危险词条,比如什么“见家长”、“丈母娘”、“婆媳关系”……

但最后这些都汇聚成一句话:可是吾思她根本就不是我妈啊??

看着杵在原地半天没动弹一下的某个怀疑人生的家伙,照捂嘴轻咳了一下。

“唔,说起来我的道具包好像在路上不小心丢了,真是让人困扰啊~虽然很抱歉,但可以请望罗先生你帮我回去找找吗?我和吾思女士正说到关键的地方呢。”


“当然可以!”

像是终于得到了什么特赦令一样,望罗头也不回地逃离了小屋。


“那么,辛苦你了。”


照看着被飞快甩上的房门轻声说,眼神转暗。

“接下来,我们就可以进入正题了……你觉得呢?吾思女士。”

她脸上的微笑逐渐淡了下去。


……

“感谢您的帮助,或许,这也是最后一次了。”

照收起桌上的东西,起身看了看时间。

“过了这么久,大概他也该放弃了吧?我是时候告辞了。”

“……照。”

吾思在她转身前叫住了她。


“还有什么指教吗?女士。”

照颇有些惊讶地停住脚步。


“我已经很多年没见到那孩子那么轻松的表情了。”


仔细打量着吾思的神色,照挑了挑眉。


“你这么做……真的值得吗?”

她面上有些隐藏得很好的不忍,这幅模样倒真有了些母亲的姿态。


“值得?”

照不禁笑了起来。


“哪里有什么值不值得?”

“我只是,从来都没有过选择而已。”


她凑近吾思的耳边,一字一句地说。


“我只有这么做。”


“那么至少——”

看着她没有任何动摇地转身就走,吾思最后叫住了她一次。

“最后的时间,给他留下一些值得怀念的回忆吧。”


“我很惊讶你会这么说。”

照握住门的把手,微垂下眼帘。

“我以为你会更加希望他彻底忘了我——不过,看来至少在这一点上我们能够达成共识……如您所愿,女士。”


她推开那扇门。


看到了不知道在门外偷听了多久,神色不明的望罗一名。

“咦?望罗先生,真是巧遇。”

照难得地感到有些无措。


“哦呀?我倒是觉得,或许你不会想在这里见到小生呢。”

他面上在笑,却没带半点笑意。


“怎么会?都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么一会没能见到你……我简直思念如狂。”

照努力想岔开话题。

“不知道能否有这个荣幸和您共进晚餐?你看,不知不觉已经到了这个时间了。”


“是吗?”

望罗一只手将照扯过去,弯下腰逼视着她。

“正好,小生也有些事想和你好、好、聊、聊。”


“失礼了。”

他的目光扫过吾思,眸色很深。

……

“咚”


照试探着动了动被毫不留情地压在树干上的手,被人这样使劲地拉扯了一路,饶是她也不得不感觉到有些发麻。


“唔……不知道我能否请求一个申诉的机会?你总不能光凭些只言片语就这么给我定了罪——亲爱的恋人先生。”她满脸无可奈何的纵容。


“哦?”

望罗似笑非笑地凑近她额前,属于成年男人结实的身躯将她笼罩在了自己的领地内,他沉沉地盯着照。

“那不如就请你先解释一下,什么叫作「最后的时间」吧?”


果然还是听到了啊。


照在内心默默叹气。

所以说反派总是死于话多……等等,我什么时候和反派扯上关系了?


“这一点我也很想知道呢,你不如去问问说出这句话的人怎么样?”

反派·照毫不犹豫地出卖了队友。

“不过我猜测,吾思女士只是希望我们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美好时光,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哇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他十分夸张地点了点头。

“可真是贴心呢~吾思~”


“是呀是呀~”

照也点头附和着他。


“那么,”

望罗将照被按住的手又往上提了一下,死死地抵在树干上,迫使她的双脚微微离地。

“我想伟大的救世主大人一定不会忘记自己不久之前说过的话吧——”

他另一只手抬起照的下巴,不带一丝温度的银色瞳孔极近地刺向她眼里,照甚至能感受到一点略带柔软的睫毛的触感扫过眼睑。


“为什么,你会认为,吾思想让我忘记你呢?”

照眯了眯眼,维持这个别扭的姿势确实有些困难。但她只是静静地看着望罗,脸上既没有被揭穿了的难堪,也没有被人质问的心虚。

望罗看着她,隐忍地闭了闭眼,淡色的唇抿成一条极细的线。


又在下一秒猛然爆发。


“回答我啊!照!”


他猛地撞上照的前额,手也紧紧掐住了她的脖颈,像只扣住了猎物的野兽。


然而在这场堪称凶狠的对峙中,照也没展露出任何退却的意思。

她半阖上眼,颇气定神闲地开口,“我想,吾思女士其实并不希望你继续追寻阿尔宙斯的踪迹。”

哪怕在这种时候也没将情绪透露出分毫,至少从外表上看,照的叙述也相当具有说服力。

“作为在我之前最接近阿尔宙斯的人类,她应该是最清楚了的吧——神这种存在,越是无与伦比的美丽,就越是危险,越是致命。”

她像是咏唱诗一样的声线带着点平铺直叙的淡然,那一刻望罗几乎以为自己在她身上看到了某种神性。

“原本她是不必担心的,因为仅仅凭借您的力量,并不足以影响到那个领域。”


照突然笑了一下,微侧着脸看向望罗,那双带着无尽光芒的深黑色双眸像是要将他吞噬。

“可惜,我出现了。”

“通过我的帮助,您终于有了站上这个舞台的资格。”

徒然冷凝下来的空气里,两人的目光沉默地从中交汇,溅射出锋利的火花。

几缕散落下来的发丝半遮住了望罗的表情,也让他此时的状态显得晦涩不明。


维持着原本的姿势,照感觉到他正一点点向自己压过来,伴随着手下愈发加重的力度。


“——这样啊~”

他低声说,语调很轻松。

“真是个不错的理由。这么说来,你可真是帮了小生一个大忙呢。”

“哪里哪里,能够被您依靠着,是我的荣幸。”

察觉对方远不如表现出来的心情愉快,照颇为笃定地又添了把火。


这样一来,他就没心思再去想什么幕后的真相了吧?


“我说,照。”

望罗突地打断了照的小盘算。

“如果你真的觉得,我现在还会相信这种拙劣的借口”


“那可真是大错特错。”

那双让她着迷的银色眼眸一如初见时的纯粹,带着种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执拗,热烈得像是要将自己也焚烧殆尽。

望罗看着她说,

“告诉我,你要去哪。”


有一瞬间,照觉得自己的表情或许是空白了。


像是一度忘记了所有原本的计划和安排,

只一心想着——算了,就这样停留在这里吧,只要能一直看着这双眼睛,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呢?


可她抬起手,皮肤触碰到他温热的耳侧,才陡然发觉原来自己的指尖从一开始就是冰凉的。

只是因为太过习惯了,便也就逐渐开始误认为与他处在了同一个世界里。


照下意识地缩了下手。

柔软的发丝擦过指腹,一点流水般的触感。

顺手将他的碎发拨到脑后,照不动声色地笑了。

“我哪里也不会去哦。”

说着,用力搂住了望罗的脖颈,将两人的心脏紧紧相连。

“我会一直和望罗先生在一起的。”她轻声说道。


血管随着心跳的一次次搏动而收缩、舒张,只有在这样近的距离下,照才开始感受到那种过于鲜活的生命力透过相接的皮肤传达到自己那像是永远也无法满足的,贪婪又空洞的灵魂里。

他的执着,他的热情,他的鲜明。

——独属于我的珍宝。

“不要骗我,照。”

半晌,望罗环抱住她恶狠狠地说。





作者碎碎念:

我玩朱紫回来了.jpg

我又想起来更新了,闪现一下

也快写到结局了,有点小反转也完全正常啦~

毕竟是恶役,就这么happy ending怎么想都不太合理呢

总之会努力填完坑的,下面的剧情走向可以猜猜看哦


AK

來自洗翠的光輝-15

突然良心發現回來補坑。明輝的陣容是我最後打望羅的陣容所以是頗有感情的。

久違的動筆希望風格不要差太多(笑


#54.

送出派拉斯特後,明輝消沉了好幾天。但是該做的事並不會因為自己拖延而自動完成,依然在等著自己動手。所以難過幾天後明輝還是還是勉強打起了精神,來到了訓練場。

明輝是來把最初伙伴之一的隨風球交給貝里菈的,他有點慶幸小照也恰好在訓練場訓練,至少跟這位樂天的前輩聊聊天有助於緩和送走這些最初夥伴們的失落感。

「太好了,有這麼能幹的孩子加入我們警衛隊,這樣晚上巡邏也沒有問題啦。」頭目隨風球在貝里菈伸出的手用力拍到自己前,迅速的瞬移躲避了來自對方的熱情攻擊。

「(小聲)喂,明輝,......

突然良心發現回來補坑。明輝的陣容是我最後打望羅的陣容所以是頗有感情的。

久違的動筆希望風格不要差太多(笑


#54.

送出派拉斯特後,明輝消沉了好幾天。但是該做的事並不會因為自己拖延而自動完成,依然在等著自己動手。所以難過幾天後明輝還是還是勉強打起了精神,來到了訓練場。

明輝是來把最初伙伴之一的隨風球交給貝里菈的,他有點慶幸小照也恰好在訓練場訓練,至少跟這位樂天的前輩聊聊天有助於緩和送走這些最初夥伴們的失落感。

「太好了,有這麼能幹的孩子加入我們警衛隊,這樣晚上巡邏也沒有問題啦。」頭目隨風球在貝里菈伸出的手用力拍到自己前,迅速的瞬移躲避了來自對方的熱情攻擊。

「(小聲)喂,明輝,你的隨風球真的選擇了貝里菈小姐做拍檔嗎,感覺它一直在閃避貝里菈小姐捏。」小照附在明輝耳邊小聲耳語。

「嗯。」明輝心不在焉的回應,一邊用手把玩背包裡剩下的四顆寶可夢球。

「別以為要離職了就可以忽視前輩啊。」小照有些不滿的嘟起了嘴,不過一旁的北尚阻止了她的抱怨。

「算了吧,畢竟是送出自己最親密的夥伴,再給他點時間沉澱恢復吧。」

「也是啦,跟上次送出派拉斯特後就像丟了魂一樣毫無反應比起來,這次至少還可以漫不經心的敷衍前輩了。」

「......」如果是平時的明輝,大概會以訓練的名義,好好對(痛)戰(宰)小照一番。

不過他現在並不想繼續在這個話題上,以免自己更是陷在失落的情緒裡,所以他只是把視線轉移到小照身旁的北尚身上,勉強自己轉移思緒回想最近發生的各種事情。

北尚在時空神獸對戰後也沒有重新回到珍珠隊──當然四年後的現在明輝知道是因為鬥子跟南廈這時候也來到了洗翠打算接他回到現代,不過這時候的明輝只覺得對方一個人能這樣豪不動搖的往自己的目標邁進很帥氣。

想來想去也還是又想回自己目前的狀況,明輝嘆了口氣, 有些沮喪的開口。

「...明明調查隊的各位一直以來這麼支持我,而好不容易祝慶村、珍珠隊跟金剛隊的大家也都一起幫助我的現在,我卻在最後關頭這麼掉漆。」

「唉,這也是沒辦法的吧,畢竟人跟寶可夢無法用語言溝通,會擔心沒有正確理解它們我覺得理所當然喔。」小照表示裡解的點了點頭。

「......理解它們啊...」明輝又低下頭去看手裡剩下的四個寶可夢球。似乎是看不慣明輝這麼頹廢的樣子,小照一掌拍向他的後背。

「振作點啊!這才第二個,你可還有四個寶可夢要送養呢,這樣它們要怎麼安心跟新訓練家建立新羈絆啊。」

「嗚...」被小照物理跟心理雙重打擊的明輝,伸出手擦了擦嘴角不存在的鮮血。

「...這種時候該說些安慰的話吧,小照小姐妳真的是在鼓勵他嗎。」在一旁的北尚看得有些傻眼。

「沒...沒關係的,北尚先生。小照前輩說的我其實也有考慮過。」明輝再次看向手裡的四顆寶可夢球。

「經歷過送走派拉斯特的事情後,我覺得這種事得一鼓作氣。」

「一鼓作氣?」小照歪著頭似乎在思考明輝話的意義時,訓練場外傳來的吵雜聲音打斷了她。

「幾天沒見了,明輝─喔,你們調查隊正在訓練嗎。...總覺得這個陣容組合似曾相識的感覺,不過算啦,也不是這麼重要。」珍珠隊的濱濂豪爽的伸出手,跟在場的眾人打了招呼。

「畢竟你們很常來祝慶村訓練場訓練吧,在場最格格不入的大概就是我了。」金剛隊的阿米跟跟在後面也來到訓練場,伸出了手對明輝打了招呼。

「我用千里眼看到明輝今晚會哭著睡著了喔。」山葵依然在說著不明所以的預言。

「哈哈...」

明輝放出了手裡另外四隻寶可夢,濱濂跟阿米分別走到了放出來的頭目隆隆岩跟頭目卡比獸身旁。

「喔喔,這大傢伙真是不錯啊!就跟我的肌肉一樣很結實!抱著它走回純白動土一定是超棒的訓練!」濱濂伸出手滿意的拍著頭目隆隆岩的巨大身軀。

「在已經放棄要小卡比減肥的情形下,至少希望頭目卡比獸能當它的榜樣激勵它成長成這樣吧。」小卡比抬著頭看著俯視自己的高大頭目卡比,驚訝的手中樹果掉在地上了也沒有發現。

「喔喔,所以隆隆岩跟卡比獸的新訓練家是濱濂先生跟阿米小姐啊,真的是很適合呢。」

小照欣慰的看著兩對訓練家跟寶可夢相見歡的場面,沒注意到旁邊的明輝身形越來越委靡。

等到阿米跟濱濂跟寶可夢打過招呼,想轉過頭跟明輝道謝時,三人才發現臉色嚇人的明輝。

「喂明輝你沒事吧?吃壞肚子了嗎?」

「嚴格說來大概比較像是失戀了呢。」

「...你所謂的一鼓作氣,難道是─」

「沒錯,」明輝舉起手中僅剩的的兩顆寶貝球。

「這種心痛感就該一鼓作氣地解決掉。...趁我還沒反悔時快來對戰吧。」明輝環視前一刻還站在自己身邊的頭目卡比、頭目隆隆岩跟頭目隨風球,以及他們的新主人

「跟去了製造組的派拉斯特不同。要跟身為警備組、珍珠隊跟金剛隊成為搭檔,勢必要有一定的戰鬥能力跟默契。...這次就讓我使用珍珠隊跟金剛隊的隊戰規則可以嗎。」

明輝看向了北尚。

「這是最後這個陣容同聚在一起了,至少我想要記得它們每個人在場上的樣子─」

「直接六人混戰怎麼樣?」

北尚還來不及回話,場外的聲音突然插了進來。

明輝轉過頭看向發話的人,有些吃驚。

「銀仁先生?你怎麼過來了?還有桃發先生跟派拉斯特─」

銀仁聳了聳肩,看向明輝手裡兩顆寶貝球中的一顆。

「我可是那隻頭目倫琴貓之後的主人,當然不能漏掉我啊。身為商會會長可也要有一定的戰鬥能力,畢竟總有某個偷懶的隊員需要抓回來不是嗎。」

「哼,我只是要讓那賣東西的臭小子知道,永遠別小瞧老人家。」桃發還是一如己往的是個孫女控。

兩人走向了對戰場,經過了明輝身旁時銀仁拍了拍明輝的後背,桃發則是在對戰場上站定後有些不耐的轉過頭來看向明輝。

「還愣在那做什麼,讓老人家等待可是很失禮的!」

「咦?那對戰規則─」在眾人起鬨下明輝一面有些驚慌的走向對戰場一面有些求助地看向了北尚,不過北尚只是淡定地舉起了右手─

「現在宣布,僅此一次的特殊對戰規則。在場六人各限定一隻的一本道,請自由選擇攻擊對象,最後一隻仍站在對戰場上的寶可夢獲得勝利。」


雖然明輝心裡一瞬間閃過這次對戰似乎大家早已有備而來,像是自己打算用這次對戰當告別手上這些感情最好的寶可夢這件事,大家早已知道而覺得有些奇怪。

但他環視四周那些自己所珍愛的寶可夢們跟他們的新主人時,各種感性的過往回憶馬上壓過了心理那理性思考的一面。


在現代神奧再也沒在路上遇到的頭目隆隆岩,馬上決定了它就是隊伍裡最後一個夥伴,打造出的現在自己最強也最喜歡的隊伍。


雖然在收服頭目倫琴貓時是有點擒賊先擒王,被成群衝過來攻擊的小貓怪勒克貓弄得有些煩躁而做的決定,但被它統帥眾貓的帥氣身影吸引也是原因之一。


在自己還很菜時追著自己跑的頭目卡比,努力變強後終於重新收服它時的喜悅。


在鬼哭原廢船過夜本來算是個不愉快的小災難,但隨後卻因此跟頭目隨風球相遇,所以反而變成了美好的回憶。


派拉斯特是第一隻成功收服的頭目寶可夢,也是多虧了它,自己也有了大幅成長,能跟其他的頭目寶可夢組成夥伴。


...還有那時候從博士手裡接過的,自己最信賴也最為可靠,陪著自己在洗翠經歷了所有冒險的,狙射樹梟。



明輝看著站在自己身前,驕傲自信地拍著翅膀,即使跟即將對戰的眾頭目相比,它身影顯得嬌小,卻依然無所畏懼跟堅毅的身影。

(......真是抱歉,這種時候還依然把你留在身邊,但我是真的很希望你改變心意或是其實是我誤解了你的意思。但─)

隨著北尚的右手揮下,看著狙射樹梟毫無遲疑發動攻擊的身影,明輝很清楚即使這些日子他想改變對方的想法,但這隻自己在洗翠最初的寶可夢的決心依然絲毫沒有動搖。

(...你真的不考慮除了回歸野生以外的選項嗎,狙射樹梟?)


#55.

雖然名義上是六人混戰,但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這是一場為明輝所打造的特別對戰,每個訓練家跟寶可夢選擇攻擊的目標自然都是明輝。


「派拉斯特,使用催眠粉!」

「喔喔喔,幹的好!那隨風球快趁機用魔法火焰!」

不過即使用上這種組合技,明輝跟狙射樹梟依然輕鬆化簡。

「狙射樹梟,使用暗影爪攻擊隨風球。」催眠粉並沒有命中,暗影爪打在了隨風球身上讓隨風球下意識瞬移到了戰場遠方。

「哼哼,你們以為現在手上的寶可夢是誰培養的。我很清楚派拉斯特第一發習慣觀察情況,通常只是試探而不會命中。然後─」

狙擊樹梟對接著而來的卡比獸擺出了防禦的架式,硬扛下了一技冰凍拳。

「只要撐住這回合,勝利就是我們的,對卡比獸使出三連箭吧。」


明輝跟狙擊樹梟一邊閃躲曾是自己的寶可夢攻擊過來的招式,一面反擊。

在欣慰大家都成長成如此出色的寶可夢時,再也無法一起繼續見證它們未來成就的惆悵情緒也同時湧現。

無論是訓練場上的勝負,抑或是明輝心理的矛盾,在這場對戰結束後都必須贏來終結。

所以為了不留下任何遺憾,在場的訓練家跟寶可夢都非常認真地享受這場對戰。

配合著使出招式讓明輝化解,又或是在把明輝逼到危急時想當那個打敗他的人而互扯後腿。

(真開心啊。原來我的寶可夢在對戰時散發出的氣勢這麼強,久違的感覺得有些害怕了。不過─)

狙射樹梟毫不遲疑的揮動著翅膀攻擊。

(說真的,跟這傢伙搭檔,我完全不覺得有輸的可能─...)


也是因為如此,所以雖然不捨,但明輝完全能理解狙射樹梟最後的決定。

寶可夢就跟人類一樣,你怎麼對待它們,它們也會用同樣的方式回饋你。

你害怕它們,它們也會因此害怕而攻擊你。

你嘗試跟它們友好相處,它們也會試圖理解並回應。

在洗翠明輝最信賴最可靠的寶可夢是狙射樹梟。

所以同樣對狙射樹梟來說,在洗翠最喜歡最尊敬的訓練家也是明輝,沒有其它人能取代。

(........)

明輝曾一度衝動的想,就帶狙射樹梟回去吧。洗翠跟神奧適應的問題,只要拜託山梨博士跟小光,一定可以解決,不然求助別區那傳說中的大木博士,不是不可能解決一切困難。

但明輝很清楚自己並不會這麼做,因為阿爾宙斯會找自己回到過去,就是看重自己並不會隨便改變未來跟過去的這份心。

(不過如果我真有這種打算,大概阿爾宙斯又會找個人來阻止我就是了,就像我阻止望羅先生那樣。)

總之於情與理都不該這麼做,所以在最後的最後,至少─


「比賽結束!勝利者是,明輝與狙射樹梟!」


至少只要我還是你的訓練家,我們就會一直獲勝到最後。



那的確是一場眾訓練家跟寶可夢都毫無保留,盡全力痛快對戰的比賽。以至於即使結束,明輝依然久久沉浸於對戰後的餘韻。

開心、疲憊、不捨、感動、滿足,各種情緒交疊,但就是沒有後悔跟遺憾。

身體跟心裡都是滿足又勞累,明輝並不記得最後大家是怎麼散會、自己又是以怎樣的姿態回到宿舍倒頭就睡。

他只記得隔天早上,他還沒來的及從被窩裡爬出來,小照推開宿舍的門,是如何強硬地要自己趕緊梳洗出門。

等小照拉著他往黑曜原野的荒原開墾地前進,看到花海中的銀河隊跟村里居民、珍珠隊跟金剛隊甚至銀杏商會的人們都在那裏並朝地自己微笑揮手時,明輝才意識到這個驚喜似乎是從昨天對戰時就已經開始了。

看到照相館老闆顯影遞給自己的相片時,明輝雖然心裡有些準備,但依然難掩心中的意外。

「是我們昨天六人對戰時的照片。...這張照片的時機跟角度,抓的真好。...所以昨天我跟大家在訓練場上對戰時,您其實一直在旁邊觀看並拍照嗎?我竟然一直都沒發現...」

「畢竟是給你的驚喜,也想要紀錄你們最自然的樣子嘛。」顯影呵呵地笑著,一旁的小照也對明輝比起了拇指。

「我也在場外一直誘導你視線讓你沒注意到顯影先生的。」

「...是啊,小照前輩演的真的很好。雖然對於銀仁先生跟桃發先生一起前來我是有感到一絲違和,但前輩那同樣驚訝自然的樣子讓我以為一切真的是偶然。」

「哼哼哼,早就跟你說過我是個可靠的前輩了,多尊敬我一點啊。」不過拉苯把明輝拉到稍遠處悄悄耳語偷拆小照的台。

「那傢伙根本早忘了昨天是計畫實行的日子,昨晚確保你回宿舍睡了後她還在那哭哭說幸好沒有搞砸。」

「噗哧,真不愧是小照前輩。」

跟拉苯小照話說到一個段落時,一隻手臂勾上了明輝的肩膀把他拉離兩人。

「喂喂喂,太見外了吧明輝!竟然想要把我們大家都弄睡著再悄悄離開!我們不是以兄弟相稱的最好朋友嗎!」大概是真的有些不滿,剛石壓上來的重量讓明輝有些難受。

「真的太見外了,不管怎麼說這種計畫都應該要告訴我們吧!」珠貝也連成一氣跟剛石一起抱怨,在兩人夾攻下明輝有些心虛的別過了視線。

「就...出了點意外...好了剛石先生你別再勒得更緊我說就是了!還有珠貝小姐不要也把手伸過來搔癢─」

嗯...雖然這兩位隊長似乎彼此還沒什麼意會,離開前應該是喝不到喜酒了。不過這樣的氛圍至少讓三人這樣玩鬧時的時候明輝不會有打斷兩人氣氛的尷尬。

「怎麼說呢...跟兩位對戰那天你們也都知道我要離開,鬧也鬧過了嘛。我也對是否能順利回去沒這麼有自信...就也不用再大費周章一次了啦。再說又是時空裂縫又是火山爆發,身為隊長的你們也是很忙的啊...等等。」

「弄睡著?為什麼你們會─?」

雖然明輝並沒有打算特地隱瞞,但也沒有真的跟誰說過自己的離開計畫。所以剛石能這麼具體的說出把大家"弄睡著"讓明輝又是一次驚訝。

「是馬加木老大跟我們說的,他說你大概想要不給大家添麻煩的默默離去。在受了你這麼多幫助下,我們不為你做點什麼也太說不過去,於是就大家聯合籌備了這個驚喜給你。對吧,馬加木老大?」

剛石叫住了不遠處的馬加木一起加入談話。

「馬加木老大你是怎麼發現明輝想要默默一個人離開的?」不過被問的馬加木只是有些困擾的摸了摸鬍子。

「唔,好像是放牧場主人秋萍說銀杏商會的人說了什麼吧,詳情星月比較清楚。...先不說這個,對了,明輝。」馬加木正面對著明輝,鄭重的對明輝彎下腰行禮。

「...我這個銀河隊隊長虧欠你的實在是太多了,你對洗翠的恩情直到現在你要離開了,我也沒有給你足以相對應的回報。不過,我很慶幸我還有很多時間可以還你。」馬加木對明輝伸出了拳頭起誓。

「我承諾我一定會帶領著祝慶村的大家,跟珍珠金剛兩隊一起攜手合作,讓洗翠變成一個更加美好的地方。會讓你所處的未來時代的所有人民,都以身為洗翠人而驕傲。」

明輝微笑著用拳頭輕碰了回去。

「對於這點我絲毫不懷疑,隊長。」一旁剛石跟珠貝的手也伸了出來。

「這點我們可也是一樣,一定會讓這裡變的更繁榮的。」

「沒錯,人跟寶可夢平等和平的生活在一起,我們會讓這樣的時代在我們這裡實現的。」

「未來我能有這樣的生活水準,是前人大家的努力得來的,回去後我會更加珍惜,也同樣會在我的世代繼續努力,把前輩們這種精神傳承下去。」

雖然回去神澳後明輝依然得面對在毀壞世界裡蠢蠢欲動的騎拉帝納,但跟來時的迷惘痛苦不同,明輝已有自信自己能再次面對。


在跟三位洗翠的領導者做約定的同時,明輝注意到其它居民們並沒有上來湊熱鬧或是自顧自的聊天玩鬧在一起,只有星月跟一名銀河隊員站在稍遠處,似乎在等自己這裡的談話告一段落。

(...看來這次似乎是跟以往離別宴會不太一樣的活動嗎?也對,在調解金剛珍珠隊糾紛時後就辦過惜別會了。)

說完話的三位隊長各自回到了人群中,星月跟那位隊員走了上來,星月輕咳了一聲。

「我從希兒小姐那聽說,她為了表達感謝之情而進行的委託,讓你們最後在這片花田裡發現了謝米。」

「...是的,我曾在這裡收服謝米,所以之後也打算在我離開之際讓它留在這裡,希望我對洗翠的人跟寶可夢的感謝能過它傳達繼續傳達。」

「在用另外兩隻神獸,達克萊伊跟克雷瑟莉亞讓大家都睡著後,默默地只留下感謝之情離開嗎?」

「......」

明輝在心裡想著,果然星月完全知道自己最後的打算。

其實在送別茶花跟阿爾宙斯分身離開洗翠後,這個計畫雛型就已經慢慢在他心裡落地成形。

阿爾宙斯的分身離開時並沒有告知明輝某天某刻會傳送自己,所以離開洗翠回到未來的過程,很可能是某天他完成了該做的事後,感覺到"就是今天"這樣的感覺。

這種某天突然得到的啟示,應該是不太可能有時間馬上通知洗翠的大家並跟所有人辭行的。再加上不管怎麼說這都只是預感,萬一預感錯誤告別完卻還沒順利回到未來真的是有些尷尬。

但現在說這些解釋很像是藉口,所以想了許久,明輝只是簡單的吐出一句。

「...抱歉,是我沒考慮清楚。還有,」明輝轉向那名銀河隊隊員,從他那裏連接到放牧場,取出了謝米並把它放回了花叢中後,抬起頭認真的看向了在場所有的每一個人。

「果然還是得親口跟大家說才行。謝謝你們。」明輝朝大家彎下了身體行禮。

「博士在海灘邊救了我、

小照前輩對於我這個後輩的照顧、

星月組長的信任、

...太多太多要說也說不完

總之因為有祝慶村、銀河隊、銀杏商會,金剛隊跟珍珠隊的大家、以及跟我相遇的寶可夢們的幫助

我才能在洗翠這裡生活了這麼久。

雖然當中也有辛苦跟悲傷的日子

但是要說起來,這段時間我真的過得很開心

回想起來,真的是滿心感謝。」

明輝重新抬起了頭,發現大家也都一臉認真的看著自己,不禁有些臉紅。

而謝米似乎是因為久違的回到了原野,興奮的在眾人腳邊亂竄,所到之處紛紛開出了葛拉希帝亞花。

就在它繞完一圈回到明輝腳下時,被星月彎下腰一把抱起。

星月把謝米遞還給了明輝。

「...這些感謝,對於我們來說也是一樣。」


明輝只用了很短的時間就意會到星月的話中的意思,於是他笑著接過了謝米。

「...說的也是。畢竟我能這樣充滿感謝之情,一定是因為這是個正循環回饋。」

明輝開始聽到人群中傳來的各種感謝之語。

感謝他拯救了洗翠的危機。

感謝他幫助他克服害怕寶可夢的心

感謝他幫忙調查了各種生態完成圖鑑

感謝他讓自己的寶可夢對戰更上層樓

感謝他提供了衣服設計靈感

...太多太多的感謝了,在明輝眼眶濕潤的同時,有幾隻曾為明輝的寶可夢也不甘示弱地從自己訓練家的球裡跑了出來,揮動著翅膀跟前腳、抬起頭看著明輝發出叫聲。

狙射樹梟也從球裡跑了出來,它豪不客氣地伸出嘴,從明輝口袋裡掏出了發現謝米時得到的那朵葛拉希帝亞花。

「.......謝謝你,搭檔」

明輝低下頭擦拭掉眼角的淚水,重新抬起頭後他從狙射樹梟嘴裡接過了花,輕輕把它插在了懷裡謝米的身上。

一陣光從謝米身上閃過,下一秒它掙脫了明輝的懷抱,飛上了天空。

在眾人的呼聲中,它快速的在天空中盤旋,所到之處都落下了花瓣,這些花瓣落地後更是在地上開出了朵朵鮮花。

就在大家靜靜欣賞這副奇景時,突然有人注意到天空中除了謝米外似乎還有另一個東西。

「那是什麼?也是什麼寶可夢嗎。」

「不,那是我撿到的奇怪的機關箱子。隨便用用後發現可以它可以跟照相館老闆的相機結合,這個角度拍照可以把大家都照進去。」銀仁把手裡奇怪的機器遞給了顯影。

「所以請大家一起看向那個箱子,讓我們所有人跟明輝一起拍張照留念吧。」

「大家請準備,三──二─一───」在顯影的倒數下,明輝抬起了頭─


喀嚓。



tbc


為什麼總是會爆字數呢....


无能黑洞
  阿尔宙斯是好的🥵

  阿尔宙斯是好的🥵

  阿尔宙斯是好的🥵

辻下和弦
睡觉博主画画了,可以夸夸她

睡觉博主画画了,可以夸夸她

睡觉博主画画了,可以夸夸她

希望週刊

谢谢你创世神,真的很香艳

谢谢你创世神,真的很香艳

燕兰请假回学校

【设定】凹凸与宝可梦联动?!『神组和一个意识?』

神组

创世神:阿尔宙斯【一般属性】

[图片]

阿尔宙斯是一只白色,外形近似马、麒麟或半人马的宝可梦。其躯干、鬃、尾、面部的暗面都由灰色的垂直条纹勾勒而出。阿尔宙斯的四只尖足以金色的蹄为尖端。鬃毛自头部高高翘起,面部呈灰色,有绿色的眼睛和红色的瞳仁,绿色的圆形花纹环绕眼周。阿尔宙斯在头部也有一条金色花纹,耳朵向上竖起。阿尔宙斯的颈部两侧各有两个突起,颈部的暗面有鱼鳃状的和身体大部分同色的特征物。阿尔宙斯有名为千宙腕的十字架状的轮状物,于其腹部连接着身体,与眼部和蹄同时随着阿尔宙斯的所持的石板不同造成的属性不同而变换颜色。轮状物上嵌有四颗宝玉。阿尔宙斯腹部的线条在腰部重现。其肢体暗面呈灰...


神组

创世神:阿尔宙斯【一般属性】

阿尔宙斯是一只白色,外形近似马、麒麟或半人马的宝可梦。其躯干、鬃、尾、面部的暗面都由灰色的垂直条纹勾勒而出。阿尔宙斯的四只尖足以金色的蹄为尖端。鬃毛自头部高高翘起,面部呈灰色,有绿色的眼睛和红色的瞳仁,绿色的圆形花纹环绕眼周。阿尔宙斯在头部也有一条金色花纹,耳朵向上竖起。阿尔宙斯的颈部两侧各有两个突起,颈部的暗面有鱼鳃状的和身体大部分同色的特征物。阿尔宙斯有名为千宙腕的十字架状的轮状物,于其腹部连接着身体,与眼部和蹄同时随着阿尔宙斯的所持的石板不同造成的属性不同而变换颜色。轮状物上嵌有四颗宝玉。阿尔宙斯腹部的线条在腰部重现。其肢体暗面呈灰色,并在四腿的顶部稍有突出。阿尔宙斯的尾部同其鬃的形状和着色相近。神话里将它描述为用1000只手创造了宇宙的宝可梦。


阿尔宙斯可以用石板变化成任何属性。阿尔宙斯有18种不同的形态,没有携带道具或携带其他道具时、以及使用净空石板后是一般属性,在携带石板时会变化为道具对应属性的形态,每种形态只有外形颜色会根据其属性而有所不同。使用传说石板后,外表与未携带道具时相同。

  

小黑洞:胡帕【超能力,幽灵属性】

惩戒胡帕是一只小小的,粉灰相间的宝可梦。它的头顶有一根辫子,头侧长有两根向上弯曲的角,上面各挂着一个金色圆环。它的眉心处也有一个圆环图案,常保持着一副坏笑的样子。肚子上有一个粉色的V字型图案。它有着两只短小的、与身体分离漂浮在空中的手臂。腰间套着第三个金色圆环,没有下肢,圆环以下是一根小小的灰色尾巴。解放胡帕变得颇为巨大,呈现出巨人一般的样子。头上的辫子变的巨大并倒竖起来,角也变长了。它的手臂增加为六只,平时倒插在身体两侧的六个圆孔内,手掌朝内。活动时手臂可以飞出。每个手臂都套着一个金色圆环,可使用的圆环数量是解放前的两倍。胸口处有一个漆黑的圆洞。它有了两条腿以及一条长长的尾巴。

  

惩戒胡帕是被封印了力量而变成了小小的样子。它会用扭曲空间的圆环把所有东西都击飞到远处的麻烦制造者。会使用圆环把自己喜欢的东西收集到秘密的住所中。会钻入环里瞬间移动。


解放胡帕是胡帕真正的样子,拥有着巨大的力量。传说因为对财宝的欲望,曾将藏着财宝的整个城堡连根拔起夺走。据说它会用六个圆环和六个巨大的手臂夺走一切东西。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一个意识?

银:玛夏多【格斗,幽灵属性】

玛夏多是一只人形宝可梦,似乎是由烟雾灰色阴影构成的。它脸部周围的区域类似于头盔。头盔顶部是两个弯曲的角,且耳朵之间有一个小角。它的眼睛是橙红色,瞳孔是黄色的,每只眼睛上方都有一个黄色的椭圆形标记。每只手臂的手腕上都有一个小肿块。脖子上有一个冒烟的项圈,每只脚上都有一道阴影。当被激怒或攻击而使用其独有的Z招式时,玛夏多的战斗精神将开始燃烧,导致它成为全力玛夏多。在这种状态下,它的头饰、腕部隆起和项圈会像绿色和黄色的火焰一样燃烧起来。玛夏多的眼睛在这种状态下也会发光,但颜色不会改变。


玛夏多是胆小软弱的宝可梦,拥有潜入一切影子里的能力。它能潜入对方的影子模仿对方的动作和力量,理解所潜入者的心情。在模仿的过程中它会变得比本尊更强,曾潜入拳法高手的影子里复制对方的动作,最后学会了究极的奥义。因为不会在人的面前展露身姿,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任何人发现它。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作者碎碎念:不过,紫砂!(╬◣д◢)




酒姌不经常在线
  麦外敷!!虽然有点小错误)

  麦外敷!!虽然有点小错误)

  麦外敷!!虽然有点小错误)

R

和木春互动pt:马上找刚石哥打小报告

和木春互动pt:马上找刚石哥打小报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