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阿尔帕西诺

37840浏览    455参与
诺西

【阿•帕特辑】欲罢不能(Unstoppable love) #阿尔帕西诺 #AlPacino #纯天然素颜宝贝阿帕小狸猫

【阿•帕特辑】欲罢不能(Unstoppable love) #阿尔帕西诺 #AlPacino #纯天然素颜宝贝阿帕小狸猫

诺西

好可人疼的小模样啊,果然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呢!看起来就像一个误堕人间茫然的小天使!!……然后小天使从小美到大,连带着眉目间透出来的恍惚、迷离与那份独有的忧郁的神韵也被完整的延续了下来…(谜之魔力的源头?于是就有了后面那两张又纯又欲、感性又性感的艳照??

因为阿帕,从此我又多了一个癖好——总是忍不住去捕捉他抬眼垂眸忽闪间的睫毛影!啊,叫人怎能绕开他那天上人间只此一双的大眼睛啊?!…

阿帕的眼睛,不就是梦开始的地方嘛?坠入他那两湾深潭、沉沦到底的人…是我!吸一口阿帕仙气,就可以飘飘欲醉的人…是我,是我,还是我!!!


好可人疼的小模样啊,果然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呢!看起来就像一个误堕人间茫然的小天使!!……然后小天使从小美到大,连带着眉目间透出来的恍惚、迷离与那份独有的忧郁的神韵也被完整的延续了下来…(谜之魔力的源头?于是就有了后面那两张又纯又欲、感性又性感的艳照??

因为阿帕,从此我又多了一个癖好——总是忍不住去捕捉他抬眼垂眸忽闪间的睫毛影!啊,叫人怎能绕开他那天上人间只此一双的大眼睛啊?!…

阿帕的眼睛,不就是梦开始的地方嘛?坠入他那两湾深潭、沉沦到底的人…是我!吸一口阿帕仙气,就可以飘飘欲醉的人…是我,是我,还是我!!!


Six_Guns

I'm gonna make him an offer he can't refuse.

我将给他一个他无法拒绝的条件。


To be close to your friend , but closer to your enemy 。

离你的朋友近些,但离你的敌人要更近,这样你才能更了解他。


I spent my whole life ...

I'm gonna make him an offer he can't refuse.

我将给他一个他无法拒绝的条件。


To be close to your friend , but closer to your enemy 。

离你的朋友近些,但离你的敌人要更近,这样你才能更了解他。


I spent my whole life trying not to be careless. Women and children can be careless. But not men.

我花了一辈子,才学会了小心,女人和小孩能够粗心大意,但男人不行。


《教父》真是构图色彩所有的一切都太完美的电影了。

最后的蒙太奇,对第一次看《教父》的人来说一定是感到震撼的。在教堂里给外甥洗礼的同时,穿插着大量谋杀的暴力画面,配合十分宏大的低音乐器(可能)还有台词,真的太棒了!

如果说《布达佩斯大饭店》是色彩的饱满,那么《教父》的饱满则是全方位的,构图与人物脸部的明暗关系,出色的演出和一个满分的剧本。

阿尔帕西诺,一个170的男人,演出了190的压迫感。

Six_Guns

No mistake in the tango,not like life.

It's simple.That's what makes the tango so great.

If you make a mistake,get all tangled up, just tango on.


探戈里不所谓错步的,不像人生

简单 所以才棒.

要是跳...

No mistake in the tango,not like life.

It's simple.That's what makes the tango so great.

If you make a mistake,get all tangled up, just tango on.


探戈里不所谓错步的,不像人生

简单 所以才棒.

要是跳错步或者绊倒了,继续跳。


阿尔帕西诺真的太帅了😭

和一般人先从《教父》了解到帕西诺不同,第一次看帕西诺的电影就是《闻香识女人》

那一段tango至今是我最爱前三的电影镜头之一 太美了……

比起视觉效果,这部剧棒的地方在于它的戏剧张力。

当上校邀请美人跳tango的时候,当上校郑重地穿上军服给枪上膛的时候,当年轻的主角被校长威胁,而上校帮他解围时。我们可以看到他们在这段故事中的相互拯救中所展现出来的魅力。

樂湯:⃒⃘⃤

有朋友想一起看电影吗

最近无聊打算把几个新墙头的电影,我能找到的全刷一遍,想有人陪我看一起聊

初步预定是阿尔帕西诺,汤姆克鲁斯,杰瑞米艾恩斯,罗伯特帕丁森,休格兰特,本卫肖(除了罗帕铁叔都是冷圈男神呢🚬

或者一些同因素的电影,比如莫里斯的情人,心之全蚀这种

最近无聊打算把几个新墙头的电影,我能找到的全刷一遍,想有人陪我看一起聊

初步预定是阿尔帕西诺,汤姆克鲁斯,杰瑞米艾恩斯,罗伯特帕丁森,休格兰特,本卫肖(除了罗帕铁叔都是冷圈男神呢🚬

或者一些同因素的电影,比如莫里斯的情人,心之全蚀这种

樂湯:⃒⃘⃤

每次网购我都不填本名我都填麦蔻科里昂,快递员送来就问:“请问麦蔻科里昂在吗?”我都说:“不在,我是他的狗” ​​​

每次网购我都不填本名我都填麦蔻科里昂,快递员送来就问:“请问麦蔻科里昂在吗?”我都说:“不在,我是他的狗” ​​​

樂湯:⃒⃘⃤

好无聊啊,有没有什么电影看

啊B站好像买教父了


一编:看不懂看不下去

二编:又无聊了,再看一次试试

三编:终于看下去了点。大哥!!!!!

四编:麦蔻眼睛好好看哦

n编:教父!让我做您的狗吧主人!!!

好无聊啊,有没有什么电影看

啊B站好像买教父了


一编:看不懂看不下去

二编:又无聊了,再看一次试试

三编:终于看下去了点。大哥!!!!!

四编:麦蔻眼睛好好看哦

n编:教父!让我做您的狗吧主人!!!

诺西
【阿尔·帕西诺】...

【阿尔·帕西诺】〖Al Pacino〗【阿•帕特辑】/【欲罢不能】〖Unstoppable love〗#阿尔·帕西诺 #Al·Pacino #纯天然素颜小狸猫阿帕

【阿尔·帕西诺】〖Al Pacino〗【阿•帕特辑】/【欲罢不能】〖Unstoppable love〗#阿尔·帕西诺 #Al·Pacino #纯天然素颜小狸猫阿帕

132990

【德帕】好事多磨 03

被屏得有些无语了,请走 Wordpress 阅读


[图片]



被屏得有些无语了,请走 Wordpress 阅读

 


休格兰特价清仓

【德帕】EYES 03

Travis从床上下来,把枪和匕首认真的塞进衣服里。

他一支一支仔细的点燃堆在角落里的那些枯萎的花。

仿佛在做一个神圣的仪式。

但,确实不是吗。救世主降临,拯救这些女孩,提前给自己造一个神坛。

最后他找出推子给自己剃头,嗡嗡的振动声也没有把Sonny叫醒。

Travis在这一刻忘了在乎这是否会惊醒Sonny多年以来为数不多的好梦。

空洞撺掇了他,这一刻他突然被人打上一枪也不会在乎。


他出门,直奔Palantine的选举现场。

发动机启动,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按照Travis设想的反方向不可遏制的前进。


当Travis把枪子送进皮条客肚子的时候,他脑子里空空如也。

Iris......


Travis从床上下来,把枪和匕首认真的塞进衣服里。

他一支一支仔细的点燃堆在角落里的那些枯萎的花。

仿佛在做一个神圣的仪式。

但,确实不是吗。救世主降临,拯救这些女孩,提前给自己造一个神坛。

最后他找出推子给自己剃头,嗡嗡的振动声也没有把Sonny叫醒。

Travis在这一刻忘了在乎这是否会惊醒Sonny多年以来为数不多的好梦。

空洞撺掇了他,这一刻他突然被人打上一枪也不会在乎。


他出门,直奔Palantine的选举现场。

发动机启动,今天发生的一切都按照Travis设想的反方向不可遏制的前进。


当Travis把枪子送进皮条客肚子的时候,他脑子里空空如也。

Iris在他面前尖叫,这让他在某一瞬间觉得这声音很烦人。

Travis脸上溅着血,鲜热的血一点没烫到他。

他的胳膊几乎不能举起了。

Travis感到难过吗,只有他在把枪孔抵在自己下巴上时才感觉到一点。

弹夹空空。

他开始想到自己的墓碑边上长了一些无名的杂草,旁边有个酒鬼正准备往他头上撒尿……

他想到几个毒虫倒在他的脚边……

他想到……

他感到医生们抬着他的担架跑的飞快。

他看到了坐在警车上的Iris。

她的眼泪快把整个布鲁克林区淹没了。

为什么我没有想到Iris呢。

接下来她会穿着淑女裙和邻居家的男孩谈恋爱,脖子上用粉色的丝带系着一个蝴蝶结。

她圣诞节和情人节的时候都会收到男孩们送给她的礼物。也许是巧克力、香水或者胭脂……车行的人说那叫腮红。

他不懂。

关于恋爱,Travis又想到了Sonny。

他在一边吃披萨一边看电视直播的足球赛。啤酒罐子倒在地上,他会等Travis向他抱怨的时候才动手把残留在桌子上的酒渍擦干净。

所以我应当打电话叫一份披萨外卖,但在此之前先得新买一台电视机。

披萨店的号码是什么来着,我记得有一张名片夹在我的皮夹里。

Sonny也许已经吃腻了披萨,他想吃什么都可以。

然后Travis才回忆起刚才的一切。

他让嫖客脑袋开花的时候,他有没有想过他是为了Iris做的这一切。有没有想过他是为了Sonny那双眼睛做的这一切。

Travis许诺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脑子里在幻想他和Sonny漫步在大雨下的纽约,那时的纽约街道上干干净净。实际上他的心里在想那个大洞。

Travis头一次痛苦地挣扎起来,足足来了三个男医生才把他固定在手术台上。

Travis干呕,他觉得恶心。

因为他终于明白他纯粹是为了自己而战斗,但这却让他升腾起一种诡异的满足感。


Sonny很甜,无辜得像个天使。

在医院的第五天Travis醒来,胳膊上的伤口在渐渐愈合。除此之外,心里的洞也在愈合。

他不知道这份“痊愈”能持续多久。

现在Sonny的脚下没有什么矿坑,他也是第一次感到到他离一个人离得这么近。

这个感觉很好,Travis一直渴望融入社会的生活,他终于尝到了这个味道。

他的身边有Sonny,有Sonny在,Travis肯定的认为他可以永远这样好下去。

平时Sonny搬着一把椅子坐在他身边,常常亲吻他,话多得Travis再躺上五十年也不会寂寞。

有护士闯进来,Sonny就猛地逃到房间的另一头去。假装在散步。

房间只有十米宽,即便是小个子的Sonny在那来回踱步也显得足够好笑。

Sonny每天都为Travis读报纸。前一周他都在头版头条。两人听了几天狗屁媒体胡扯的屁话。

后来几天里的世界上终于发生了一点新鲜事。

“我原本对媒体的信任度有百分之三十。这一个星期内降到了百分之五。你看看他们简直把你编成了悲剧英雄人物。说实话,我们简直可以告他了。这真的没有违反哪条法律吗。我敢说这个新闻的倒霉蛋主角除了名字是对的,这整个故事就和他他/妈的没什么关系。” 

Sonny感叹每一天都发生着一些狗屁事。

Travis还不能大幅度移动身体,于是默默在心里点头。

“Iris……她家里人寄来了感谢信,写得真好。我贴在了家里的墙头上。”

关于枪战这件事情,Sonny谈起来有些支吾,Travis挑了下眉毛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我不知道怎么说,我怕你不高兴。”

Sonny靠在椅背上摇摇晃晃。

“你救了Iris,还不止是她。至少有很多女孩不会再被那几个婊/子拐跑了。因为你。还有一些警察也开始注意这些事情。你知道吗,这几天街上都干净了不少。你说过会好起来的。他们的确好起来了,至少是这几天。”

Travis没想好说什么。

Sonny看得出来Travis的眼神软了一点。

医院里,他在Travis身边睡得不好,比他离婚的时候过的更糟。

不是说他在厌烦Travis。他甚至希望Travis说话的方式能向她前妻学习一下。

因为Sonny害怕看到Travis会半夜盯着天花板发怔。

他总是惊醒,然后立马看看Travis是否还睡得香。

Sonny摸摸Travis扎手的脑袋。一些头发长出来了,一些短而硬的支楞在Sonny的掌心下。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等你好起来了,我去找个正经工作。我想和你在一起的话,那种日子会好过很多。你别笑我太幼稚,我真的这么想。”

“你知道吗,”

Travis笑容挂在脸上。

“我好像没那么容易走神了。”

“什么?”

“我之前的脑子吵得要死,每一刻都在想各种东西。天南地北,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想到那些。但是我现在能很安静很仔细的看看你了。讲真,我这两天才发觉你的个头很小。”

Sonny发火的表情仅仅停在表面上,声音甜的超标,“我把全身都他/妈的给你看了,你他妈就只注意到这个?”

Travis勾勾手指,让Sonny的手被自己攥在手心里。他们手上都有一层薄茧。

Travis的手干燥又温暖,Sonny的手冒着汗且黏人。

“你想做什么工作?”

“什么都可以,”Sonny认真思考这个问题,“我记忆力不错,记地标很在行,也许我可以和你一样干出租车司机。但是不要夜班。说实话,我很想睡个好觉。”

“我打算以后只开白班。”

Sonny瞪大眼睛。

“白天的纽约比晚上的纽约好看多了。我想我少看点人渣对我自己有好处。”

“嗯哼。你恨他们恨的要死,却老是扎到人渣堆里去。”

“行走的矛盾体”,形容的真准确。

Betsy犹豫要不要来探望Travis,她几乎已经走到了病房门口,却仍扭头回去了。

Sonny和她在走廊碰了一次面。她就是这么向Sonny形容他的。

“行走的矛盾体”。她看的真透彻,Sonny觉得她保底可以当FBL的罪犯心理侧写师。

Travis眨眨眼睛。

“我会努力远离他们。但说真的,我要是在街上看到他们在干什么,我一定会冲出去揍他们。”

Sonny认同,“别忘了叫上我一起。”

“但主要是因为这些天,你在我身边,我感觉从没睡得这么好过。我都忘记失眠的晚上是什么样子了。”

Travis舒服地把自己陷入枕头里。

“我喜欢和你一块睡觉,如果我开夜班,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

嗯哼,“你可要好好珍惜这项福利。”

Sonny笑着趴在Travis的腿上。

“我们到家的第一件事是买双人床。”

Sonny的声音闷闷的穿透被子:“真希望那个房子塞得下。”

“还要买个电视。”

Travis停下来等了好一会Sonny的建议,直到他听到了细细的呼吸声。

睡着了。

好吧。但这个姿势肯定会让他脖子疼。

自己的左手还能动,可以等他醒来后给他按按摩。

Sonny睡着的时候安静的出奇。从不讲梦话。

大概是醒着的Sonny就已经把一切都讲完了。

他做梦的时候睫毛会忽然的一颤。

他的手牢牢的抓住Travis的手,似乎在担心有人突然会把Travis抢走一样。

在阳光渐渐毒辣的热天午后,Travis开始了这周以来的第一次走神。

不过此时他的思维有迹可循,都是关于Travis和Sonny的共同的未来这件事情。

休格兰特价清仓

【德帕】EYES 02

https://m.weibo.cn/7273794378/4767578629607269 

满篇Travis的乱七八糟的思绪乱跑。意在表现他的偏执、孤独和矛盾感。(但是太菜了)


电影里的老崔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正义感只是为了发泄自己的一腔愤怒。


在这里,他遇到了Sonny,他为自己创造的一个审视员。他告诉自己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拯救像Sonny这样的无辜的人。但他真的重逢Sonny后,发现这只是自己的借口。


比起爱他,更像是爱自己幻想中的完美人。发现本人不那么美好后,便想毁掉他。


Sonny没有变“坏”,崔把他当成自己“救世主”的胜利品。他“拯救”了一个人,便想......

https://m.weibo.cn/7273794378/4767578629607269 

满篇Travis的乱七八糟的思绪乱跑。意在表现他的偏执、孤独和矛盾感。(但是太菜了)


电影里的老崔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正义感只是为了发泄自己的一腔愤怒。


在这里,他遇到了Sonny,他为自己创造的一个审视员。他告诉自己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拯救像Sonny这样的无辜的人。但他真的重逢Sonny后,发现这只是自己的借口。


比起爱他,更像是爱自己幻想中的完美人。发现本人不那么美好后,便想毁掉他。


Sonny没有变“坏”,崔把他当成自己“救世主”的胜利品。他“拯救”了一个人,便想“拯救”所有人。


逐渐,他会意识到这一切都不太对劲。他开始发现,他只不过是要满足自己空洞的内心。


(胡言乱语)打回了两百次,只好上链接

休格兰特价清仓

【德帕】EYES 01

Summary:Travis和Sonny第一次相遇在战场,那双充满悲伤和怜悯的眼睛被Travis幻想成为了他偏执病态的正义感的寄托……最终他意识到了这不正常。


Sonny吃东西吃得很快。第一口食物含在嘴里就把第二口食物塞进去。他是从没吃过饭还是怎么的,这很不健康。他两只手抓着半块披萨,还妄图把整张脸送进盘子里。他咀嚼的时候,脑袋不停地往两边跑,眼神闪地飞快。看起来像在担心有人来抢走他的披萨,或者是担心谁会突然给他脸上来这么一拳。

Sonny的眼睛占了脸上的绝大多数,皮肤很白,被太阳一晒就要融化。要是被人突然揍上一拳,保准会留下一块淤青长达两三个星期。

他应该是有多动症也许还有点精神问...

Summary:Travis和Sonny第一次相遇在战场,那双充满悲伤和怜悯的眼睛被Travis幻想成为了他偏执病态的正义感的寄托……最终他意识到了这不正常。


Sonny吃东西吃得很快。第一口食物含在嘴里就把第二口食物塞进去。他是从没吃过饭还是怎么的,这很不健康。他两只手抓着半块披萨,还妄图把整张脸送进盘子里。他咀嚼的时候,脑袋不停地往两边跑,眼神闪地飞快。看起来像在担心有人来抢走他的披萨,或者是担心谁会突然给他脸上来这么一拳。

Sonny的眼睛占了脸上的绝大多数,皮肤很白,被太阳一晒就要融化。要是被人突然揍上一拳,保准会留下一块淤青长达两三个星期。

他应该是有多动症也许还有点精神问题什么的,Travis想,他几乎从不让自己安静下来。

Sonny身上的焦躁就像是自己扔进玻璃杯里的药片,沸腾的小气泡一刻不停地往外冒。

“嘿,Travis,你不吃点什么吗?”

Sonny吃完了手里抓着的披萨,手指裹着厚厚一层油。他把桌子翻了个遍也没找到餐巾。可能是手上没东西让他摆弄,于是他只好神经质地抖起了腿。

Travis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走神了很长时间。


Travis第一次见到Sonny时,他也是这个样子。

Sonny警惕地像只被猎人瞄准的鹿,眼睛如同蜂鸟的翅膀不停地扇。

可以确定和现在不同的是,那个时候他确实是被猎人瞄准的鹿。那场操/蛋的越/战。他们关在水牢里,身边的死人比水里的鱼还多。

Travis被捆在角落里,身旁一个镇定地出奇的大兵在不断的安慰着同伴。

“想点别的东西,想想你的家乡,想想你的梦……”

这没什么用,这群人已经很久没闭过眼了,几乎已经忘记了感恩节奶奶烤的火鸡和睡觉的味道。梦和家乡简直一样远。

Travis没有在想这场荒诞的战争,但他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想。他一直是空的,额头上被枪托砸了一个口子也流不出血。

当那个大兵干掉了头顶房子里的所有敌人,打开水牢拖着他的朋友逃走后,Travis才和Sonny说上第一句话。

Travis担心那三个大兵被大水冲走,但明显更值得他的担忧的事情正在他面前。Sonny一直在发抖,牙齿颤得如同癫痫症发作。他紧张得快要把自己弄晕过去。

“嘿,嘿,你看着我。”Travis托着他的脸,还帮他拨开那层厚厚的乱七八糟的卷发,好让他过热的脑子能冷却一点点。他的脸冰得像铁块。“没事了,你看我们还活的好好的,身上没有弹孔,也没有断肢。”

Sonny终于把漆黑的眼珠子对准他,但他不确定Sonny是否真的看到自己了。他的眼神看起来是虚焦,那两颗黑珍珠好似在融化。

“这都是错的,”Sonny拽着他的领子,“狗屁战争,狗屁美/国,狗屁越/南。为什么要我们经历这些,他们,我们。我不是自愿要来的,他们还有我们,所有人,想要挑起战争的婊/子为什么不在这里?”

直到他爬上了直升机,仍在说个不停。螺旋桨旋转的声音努力在把Travis变成聋子,但他紧紧抱住Sonny,害怕一撒手就会让他掉下去。Travis不确定他是不是真的听见了Sonny的声音,也许他说的话是通过身体的共振传导进入了他的脑子里。

“我从来没有拿枪射过什么人。那些把人当做畜生的婊/子应该马上下地狱。但有人是无辜的。我看到对面有个男孩,他背着一把枪但他从来没举起来过。他一路都想逃跑,后来他被炸死了……他做错什么了吗……”

他是无辜的,和你一样。


那天晚上,Travis一个人躺在狭窄的医院单人床上。在他的梦里却睡着两个人。

Sonny的眼睛在梦里亮的像星星。

第二天醒来时,Travis意识到了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在今后的日子里他都有东西可以想。第二件事就是他忘记询问那双眼睛的主人叫什么名字。

他感觉到一阵眩晕,接着忍不住弯下腰去开始呕吐。

因为就在这一瞬间Travis已经预感到从现在起直到他忘记了这个人的长相,他都不会再回到他的身边来。


Travis在三年之内忘记了Sonny的样子。这不是他的错。说实话他很少能记起别人的具体相貌。他只记得住他们的某些特征。

提起Betsy他会想起来她微笑时微微撅起的嘴角,提起Iris他想起来她气质远超年龄的那一抹忧邑。

想起三年前的那个男人,他记得那双漆黑的眼睛。

要是Travis还能记得Sonny那一头凌乱的卷发就好了。

那么他至少会在Sonny上车的第一秒钟,就从后视镜里认出来这个尝起来很松软可口的后脑勺。

如同一盒巧克力奶油卷。

而不是在他们已经开着出租车绕着布鲁克林第五大街跑了三圈后,他才靠着Sonny匆忙付钱的,闪躲的大眼睛把他认出来。

“等等!”Travis叫住他,身体几乎要从驾驶座爬到后座上来。

Sonny吓了一大跳,原本就汗水直流的鼻尖又冒出了几滴汗珠。现在才是五月,他湿的像刚从河里捞出来。

Travis担心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就会把他逼得从窗子里跳出去。

“你叫什么名字?”

Sonny挠着头发,瞪大眼睛不知所措:“他/妈的关你什么事?”

“越/战,你记得吧。我和你在一起……”Travis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他的开心就要和汽车的尾气一样,显而易见地跑出来。

Sonny思考了很久才把他和记忆里冷淡的脸重叠在一起。

Sonny从不回忆那段时光,Travis的兴奋让他在心里打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号。

这期间Travis在想:他的眼珠子转起来还像从前一样快。


直到Sonny问了第二遍,Travis才算彻底回过神来。

天知道他一直很喜欢听属于Sonny的很甜很亮的嗓音,但是没办法,他总感觉他听着别人讲话都像隔了一层雾。

“不,我不用,其实我不太喜欢吃这些。”

Sonny点点头,眼神游移。健康生活方式,哈。他的不安如同出租车上的计价器。Travis能感受到它在轻微的跳动,数字不断向上叠加。

Travis尝试聊什么,让他好过点。

“所以,最近怎么样?”

“很不好,他/妈的。我身上根本没发生过好事。”

他/妈的。Travis点点头,他也觉得这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狗屁好事。

“嗯……实际上我分手了,还在协商离婚……”

Sonny又把头低着,看起来像是突然很有兴趣研究已经在手上长了快三十年的指甲。

“你觉得奇怪吗。分手,离婚……”

实际上,很奇怪。

Travis不太赞同的皱起眉毛,但在美/国还蛮常见的。他尝试让自己接受。他不喜欢,但他不太想在Sonny面前说“不”。上帝,Sonny看起来已经破碎了,任凭谁都不忍心让他再受到否定。

“窝囊了大半辈子,哈?”Sonny又笑起来,声音不自觉压低了一点。“我马上要去干个大的。我要抢银行,就是第五大街的那家。”

Travis的眉毛都要绞在一起了。

“谁?”

“什么?”

“你要一个人抢银行吗,你和谁一起。”

Sonny眨眨眼睛。“Sal?我会叫上他。你不认识他。他是个危险分子。就打算在明天。”他沉默了一秒钟,“我干嘛要告诉你。但你愿意入伙吗,你可以加入我们。你看起来像个好帮手。”

“这不对。Sonny,你不应该这么做”

Sonny感觉到Travis在瞪着自己,嘿,怎么了。他又不是警察,还莫名其妙表现得好像我把他的什么宝物打碎了一样。

“怎么了?你知道什么,你知道有多少事压在我身上吗?你成家了吗?我有几个孩子,还有一个Leon。我缺钱,还缺很多东西……我能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一直压着我,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Travis冷静地瞧着他。他虽然不知道Sonny现在的生活,不理解他的前妻是什么样,或者他口中的Leon是什么人,但他执着地知道有些东西是对的,有些东西是错的。

“我知道,Sonny。但是这还是不对。你拿着枪,冲进去威胁一群普通人,嗯?你觉得这是对的吗?”

“我不会伤害他们……”Sonny试图说服他,也许是试图肯定自己没做错。“我拿了钱就走。”

Travis盯着Sonny的眼睛,对方很明显不喜欢这样,但Travis按住了他的肩膀。

“你还记得越/南那个男孩吗。你说他是无辜的。无辜的人不应该被人拿枪指着。你现在很难,我明白,但那不是他们的错。枪应该指着那些操/蛋的政客,和那群他/妈的人渣。你明白吗。”

Sonny的脑子转的飞快,他确实记得那个男孩。他刚刚从脑子里的垃圾桶里翻出来的。他记起这个画面,瞬间神经绷成一张弓弦。

他先是手足无措地躲闪着眼睛,然后突然暴怒的越过餐桌想揪住Travis的领子。盘子碎了一地。

“你他/妈的!我早就不记得了,我……”

没等Sonny再喊什么,Travis拎着他走出去把他按进出租车里。

“我现在送你回家,再仔细想想这个事情好吗?”

Sonny正处在愤怒和困惑的交接处,“你他/妈的是什么人?凭什么要我听你的?”

“今天晚上你和谁还有约会吗?”

没有。而且按照本来的计划他现在就应该在家里呆着。是你把我带到这里来的。

Sonny沉默着,他本可以再反驳很多句,可是生气的Travis真像个他/妈的杀人犯。


出租车停在某个廉价汽车旅馆面前。这代表着Sonny真的离开了他的情人和他的妻子。

Travis觉得这算是他在现在的Sonny身上发现的第一件好事。

“我希望你能忘记明天的事,要是我知道你明天真的去了的话,我一定会……”

Travis没有说完这句话,因为他还没有想好这个“一定”后面应该接什么。

实际上Sonny也根本没听完这句话。

他几乎是等车子一停稳就窜了出去。但大概率他还没等车子停稳。Sonny跑出去的时候踉跄了一下,Travis在后视镜里看得不算很清楚。

Travis觉得他好像把这段关系搞得像上一段关系一样糟糕了。

甚至更糟,因为他还忘了问问Sonny的联系方式。

但是Sonny还能到哪里去呢。

明天过后,要么Sonny依旧住在这里。

要么他就搬到了布鲁克林监狱。


Travis把车还给车行。他清理车垫的时候,在后座发现了皱巴巴的五块钱。

他坚持为Sonny请客。虽然Sonny气地甩上车门的时候给他竖了根中指。但他还是留了点钱在车上。

也许Sonny没认为他们俩成为了朋友,这不算太好。但对Travis来说,这是他在现在的Sonny身上发现的第二件好事。

这天晚上Travis久违的睡的很沉,虽然只睡了四个小时。但也久违的梦里没有那双眼睛的出现。

他在重逢Sonny之后显得更空了,他甚至猜测自己就要遗忘掉那双眼睛了。

而自己的眼睛也已然是个摆设。额头上的伤疤流不出血来,他空空的两只眼睛流不出眼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