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尔弗雷德·f琼斯

847浏览    178参与
无敌棉花糖
第一次在平板上画画,画的是阿尔...

第一次在平板上画画,画的是阿尔,感觉好奇怪呀啊啊啊啊啊!!!!!

第一次在平板上画画,画的是阿尔,感觉好奇怪呀啊啊啊啊啊!!!!!

苒休

向你而生

这是一株生在我心上的向日葵,现在我把它献给你,我想把你从背后抱住,为你抵御刺骨的寒风,我想你站在阳光下,因为你是太阳都遮盖不住的光芒,我想从那刻起,所有的向日葵,向你而生。

这是一株生在我心上的向日葵,现在我把它献给你,我想把你从背后抱住,为你抵御刺骨的寒风,我想你站在阳光下,因为你是太阳都遮盖不住的光芒,我想从那刻起,所有的向日葵,向你而生。

Cu
【aph】总攻大人阿尔(你不是...

【aph】总攻大人阿尔(你不是那个阳光大男孩!)

手绘摸鱼,看看就好

【aph】总攻大人阿尔(你不是那个阳光大男孩!)

手绘摸鱼,看看就好

偏 食

孩子被色差折磨傻了


又画了恶魔👿👿英米!这个设太喜欢了!

孩子被色差折磨傻了



又画了恶魔👿👿英米!这个设太喜欢了!

Luciano.修子

hhhhh今日美|国

阿尔:用完的口罩别丢,用消毒液洗洗还能用,隔壁欧洲国家都馋哭了。


(来源:特|朗|普建议口罩消毒后反复使用)

阿尔:用完的口罩别丢,用消毒液洗洗还能用,隔壁欧洲国家都馋哭了。



(来源:特|朗|普建议口罩消毒后反复使用)

vicka

梦回aph


p2画的时候心里只有草莓冰淇淋🍦

梦回aph


p2画的时候心里只有草莓冰淇淋🍦

江上明月氵(冲刺中考ing)

金钱组——妄想曲

幼儿园文笔 

极度ooc 

人设

cp金钱组,其余友情或亲情向 

有异色 

古早稿 


        眼前是一片蔚蓝与深蓝的渐变,与远处的天空将暗未暗的样子合为一体。 

        大海会被冠上一个“大”字的原因,不只是因为它的强大、宽广,还因为它包含了不知多少的阴谋、肮脏,深不见底。 ...


幼儿园文笔 

极度ooc 

人设

cp金钱组,其余友情或亲情向 

有异色 

古早稿 

 

 

 

        眼前是一片蔚蓝与深蓝的渐变,与远处的天空将暗未暗的样子合为一体。 

        大海会被冠上一个“大”字的原因,不只是因为它的强大、宽广,还因为它包含了不知多少的阴谋、肮脏,深不见底。 

        这像极了眼睛。 

             ——选自精神病人51号的随笔 

           

          闪耀的阳光在医院洁白的床单与护栏之间跳跃着。 

        转眼,阳光不复存在。 

        短发赤瞳的男子将窗帘拉上,四周恢复了黑暗。 

        王黯危险地眯眯眼,自说自话道:“不知道我那个傻弟弟醒来看见阳光,会不会又发一次狂。” 

        他危险的目光从房中物品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到一个正睡得沉稳的人身上。 

        那人似乎做了什么很好的梦,俊秀儒雅又带一点少年稚气的脸上带着笑,黑色长发散在身旁,因久未运动而显得瘦弱的手臂上写着他的信息——51号病人,王耀,妄想症。 

         

       

           干净明亮的会客室,王耀正在等待一个人。 

        王耀,w精神医院资历最大,也最受欢迎的医生。现在,他要与一个已经逼走了几个医生的麻烦病人——225号病人谈话。 

          门开了,一道热情的声音比其主人抢先一步闯了进来。 

         “嗨!是你来和本hero聊天吗?” 

          听见这个自称,王耀面上的微笑一时有些凝固,看见来人时,他更是将微笑换成了职业假笑。 

        “阿尔弗雷德?” 

         “王耀?” 

         故友相逢,没有俗套的欢乐或者和气,反倒有一种意外的尴尬。 

        阿尔刚踏入门的一只脚明显后退了一下,随即踏出门外,他又小心地探出头,颇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王耀,你是来让我还钱的吗?” 

       王耀带着职业假笑,颇有些咬牙切齿地道:“你还记得啊,阿尔弗。”  

说来也巧,王耀曾有一段出国留学的经历,而他在国外的几年,室友就是阿尔弗。 

         阿尔弗雷德不知为何符合了所有外国人对美国人的刻板印象。 

         他爱吃垃圾食品。 

         他爱喝肥宅快乐水。 

         有奇怪的英雄情结 

         还有些自大。 

         体重还一直是个谜 

         阿尔喜欢吃汉堡,所以即使是作为新室友的王耀,耳边也常常响起这样的话: 

      “王耀,可以借hero一点钱吗?” 

      “耀,借hero一点钱。” 

       “耀,钱。” 

        ……………… 

       饶是自认为儒雅的王耀,也实在是忍不了,常常“一脸和善”地将阿尔摁到墙上,悄悄垫一垫脚,缩小身高差后假笑道:“阿尔,还钱。” 

 

          阿尔见到王耀后胆战心惊地逃走一事才过了一天,王耀就接到了一个通知。 

        “什么?”桌子上的茶杯因主人用力过猛而晃了晃,几滴茶晃了出来,一直自称完美主义者的王耀此时却无心顾及,再次问道:“您确定要让我来治疗他?” 

         他指向一旁正在沉迷游戏的阿尔。 

         上司摆摆手,道:“你同他住过一段时间,又是资历最大的,况且,”上司推了推眼镜,眼中闪过狡猾的光芒,继续:“你不也能要回你的钱吗?” 

         王耀直接写在脸上的不满在听到最后一句话时收敛了一下,他迅速权衡了一下,在“虽然很烦但可以要回钱”的选项上做出了决定。 

        “好吧。” 

         一边沉迷游戏的阿尔听见王耀的回答,眼中的光闪了闪,不顾屏幕上死亡了的人物,抬起头,他说: 

        “那么从今天开始,耀就和hero一起住了!不接受反对意见。”

呆毛收割机

【APH/英米】等待知更鸟的到来

UKUS

非国设

病弱英×女仆米


1.一月初,某日清晨


一位稍微有些强壮的金发女仆在绅士耳边轻唤

“早安,我的亚蒂。该起床了。”

那位绅士听见呼唤便睁开了碧色的眼睛,女仆将那绅士轻柔地扶起让人半坐在软床上。

“琼斯,有劳了。”

那女仆递给了绅士一杯温水和几粒药片。待绅士吃好药之后,女仆拉开窗帘,久违的阳光照射进温暖的卧室中。

“亚蒂!你看!今天太阳出来了!”

“是啊,终于又见到了太阳呢”

绅士将瘦到只能皮包着骨头的手放到阳光照射的地方,一股暖流从手蔓延至全身。病弱的绅士穿着他那松垮的衣服下了软床,女仆扶着他移步到了窗户边。外面地上积了一层薄雪。...

UKUS

非国设

病弱英×女仆米




1.一月初,某日清晨


一位稍微有些强壮的金发女仆在绅士耳边轻唤

“早安,我的亚蒂。该起床了。”

那位绅士听见呼唤便睁开了碧色的眼睛,女仆将那绅士轻柔地扶起让人半坐在软床上。

“琼斯,有劳了。”

那女仆递给了绅士一杯温水和几粒药片。待绅士吃好药之后,女仆拉开窗帘,久违的阳光照射进温暖的卧室中。

“亚蒂!你看!今天太阳出来了!”

“是啊,终于又见到了太阳呢”

绅士将瘦到只能皮包着骨头的手放到阳光照射的地方,一股暖流从手蔓延至全身。病弱的绅士穿着他那松垮的衣服下了软床,女仆扶着他移步到了窗户边。外面地上积了一层薄雪。女仆又递给人一杯泡好的红茶,绅士接过红茶小抿一口,看着外面。

“希望我能活着等到知更鸟来报春”

“亚蒂肯定会活着的!”

“嗯,如果我能活着看到知更鸟报春,我就会让你嫁给我”

那个女仆脸颊泛起红晕,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


2.一月末,夜晚

屋外下着窸窸窣窣的小雨,女仆端着一杯温水和一小盒配好的药走到绅士的卧室门前,抬起手,还为碰到门,卧室内就传出了东西破碎的声音。那女仆顾不上敲门马上推开卧室的门,只看到了破碎的红茶杯和正在收拾碎片却把碎片拿起有掉落的绅士。

“那个……先生,先吃药吧,碎片,我来收拾就够了!”

“啊……好的……麻烦了”

那女仆喂绅士吃过药,麻利地将碎片收拾干净。

“琼斯,你先出去吧,我……自己一个人静静”

“是。”

女仆出了卧室,并没有离开,只是站在卧室门口,似乎在听着什么……


“已经连杯子都拿不住了吗……”

绅士很难过,啜泣声被女仆听得真真切切。那女仆也非常难过眼泪啪嗒啪嗒掉到了地上。他试图安慰绅士

“亚蒂!会好的!你要记住,你可是孤傲的绅士啊!”

那绅士听到女仆的声音瞬间泪崩,他已经无力再安慰自己和女仆了,只能任泪水从眼眶溢出。他就那样。哭了一整夜。自责,满是自责,他已经不敢见那位女仆了,怕他为自己担心。


3.二月中旬,早晨的病院

“亚蒂,该起床了。”

依旧是来自那女仆的轻唤。那位绅士穿着难看的病号服在病床上熟睡。那女仆见绅士睡得如此香甜便不敢再唤了。


上午十点

那位绅士慢慢睁开眼睛,见了时间便问

“为什么没有早些叫醒我?”

“因为我看亚蒂睡的正想就没有打扰”

那绅士扬起了久违的笑容,但是笑容中带着歉意。

“一直以来让你担心了”

“明天亚蒂就可以出院了!”

那绅士的病好了,但是女仆的面容却越发憔悴。


第二天早上,噩耗传入了绅士耳中


“一位姓琼斯的先生在路上发生了事故,现在生命垂危,请问您是他的家属吗?”

“我是”

那绅士看起来很冷静,心里却担心极了。

“那您先在手术手续上签字吧”

“好”


4.五月中。上午十点半

一位绅士捧着一束白色的花朵站在一尊墓碑前面。那绅士将花束放在墓前。此时一只知更鸟飞到了墓碑上叽叽喳喳地叫着,仿佛是在报着春天到来的喜讯。


“知更鸟报春,春天就快结束了吧。亚蒂,该回家了”

“嗯,一起回去吧,阿尔弗”

绅士牵着那个金发的男人


他之前是亚瑟·柯克兰家的女仆

现在他是绅士的终身伴侣,阿尔德雷德·F·琼斯

檸檬多巴胺

“世界的hero!”

👴肝完啦!!解锁了新字体,开心!

呜呜呜味音痴我的爱❤️

虽然只有一点点亚瑟但还是蹭了tag,党费还是要交的————lof滤镜好好用!!!

“世界的hero!”

👴肝完啦!!解锁了新字体,开心!

呜呜呜味音痴我的爱❤️

虽然只有一点点亚瑟但还是蹭了tag,党费还是要交的————lof滤镜好好用!!!

良心被狗吃了
【搬运转载】(未汉化)日语版a...

【搬运转载】(未汉化)日语版aph英米漫画[ru首play]我血槽已空!!!点我 

【搬运转载】(未汉化)日语版aph英米漫画[ru首play]我血槽已空!!!点我 

良心被狗吃了
【搬运转载】(已汉化)〈米英〉...

【搬运转载】(已汉化)〈米英〉这篇漫画好温馨,有肉!点我 

【搬运转载】(已汉化)〈米英〉这篇漫画好温馨,有肉!点我 

良心被狗吃了
【搬运转载】(未汉化)英文版英...

【搬运转载】(未汉化)英文版英米漫画[超甜的!!!]点我 

【搬运转载】(未汉化)英文版英米漫画[超甜的!!!]点我 

扶苏

葬【冷战】

【葬】

文梗源自空间  小学生文笔,凑活着看吧

APH同人 冷战组  露米  非国设

ooc不赖我  雷点自避

宅家作家×精英警察

——

他站在窗前点了一支烟,今天是阴沉沉的天气,烟雾缭绕中他的面容显得很模糊。

伊万看了很久,窗前的男人只穿了一件短到大腿根部的白衬衫,衬衫下面两条白腿带着昨晚旖旎的青紫痕迹,他感觉喉咙有些沙哑。

“我要走了。”阿尔掐灭了手中还剩半截的烟,是一种通知的语气,情绪毫无起伏。伊万已经习惯他这种神出鬼没的时间规律,好像每次都是突然出现他在面前,然后一晚了...

【葬】

文梗源自空间  小学生文笔,凑活着看吧

APH同人 冷战组  露米  非国设

ooc不赖我  雷点自避

宅家作家×精英警察

——

他站在窗前点了一支烟,今天是阴沉沉的天气,烟雾缭绕中他的面容显得很模糊。

伊万看了很久,窗前的男人只穿了一件短到大腿根部的白衬衫,衬衫下面两条白腿带着昨晚旖旎的青紫痕迹,他感觉喉咙有些沙哑。

“我要走了。”阿尔掐灭了手中还剩半截的烟,是一种通知的语气,情绪毫无起伏。伊万已经习惯他这种神出鬼没的时间规律,好像每次都是突然出现他在面前,然后一晚了事再次销声匿迹。

“明天么?还是现在。”伊万起身开始穿衣服,顺手把他的外套内衬扔给他,要是再不穿好的话指不定这个早晨又要发生什么意外。

“明天。”

得到回答的伊万有点意外,竟然还有一天的闲暇么。

“那么,能陪我吃个饭么?琼斯警官?”伊万捉住那人系领带的手,眉目笑得柔和,眼底亮堂堂的,好像有光。阿尔抬起头与他对视,笑着从口袋里摸出眼镜缓缓戴上,有些无奈的说,“好啊。”

“真乖。”伊万很满意的在他唇上啄了一下,已经忘了什么时候开始这个满身是刺的人在他面前变得如此乖顺,他们似乎都习惯了彼此之间平和的气氛。

伊万没有出去下馆子,他向来不喜欢出门,而且对他来说爱人的空闲时间很少,与其浪费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不如窝在家里一整天,随时能见得到他,那更美好。

“我跟弗朗西斯学了一点法国菜哦,今天晚餐吃那个吧。”伊万在厨房里对着沙发上躺的四仰八叉的男人喊。

“诶?好啊。”阿尔抓了一把薯片塞进嘴里,眼镜倒是盯着电视屏幕——播放的是时事新闻。可能这也算所谓的职业病吧。

伊万手艺一般,阿尔也不挑,吐槽两句以后就乖乖拿起了刀叉,吃的津津有味。晚饭后伊万要打稿子,收拾餐盘的重任就落到了阿尔身上,在与电脑前的人拌了两句嘴以后他圆满完成了任务,不知不觉摸到了那人身后。

“听说你这篇文章的原型是我们。”

阿尔把头搁在伊万肩上,镜片下的眸子看着屏幕上的文字熠熠生辉,乐的合不拢嘴,指着告白的对话内容忍不住叫:“哇,这写的太肉麻了吧。”

“安静啦。”伊万抓住他的手指,放到嘴边吻了一下,笑眯眯的道:“琼斯警官,你要是再多嘴的话明天出任务迟到了可别怪我哦~”

“咳咳。”想到那人的功夫,他还是识趣的闭上了嘴。

谁也不知道他们是爱人,瞒着亲朋好友去国外办的结婚证。好像谁都看不出来他们的这层关系。毕竟一个家里蹲的作家和满世界跑的缉毒警察怎么想都不可能凑到一起。

“我从未想过,我会如此爱你。”伊万伏在他耳边呢喃,这句话好像很沉重,他说的小心翼翼。阿尔忽然就笑了,大口大口的呼者气,极暧昧的凑到他面前到:“Me too。”

身下人的喘息,床笫的颤抖,情爱与欲望的交织,他们一遍又一遍的亲吻,传递生物本能的爱意。第二天的早晨伊万醒来的时候没看到阿尔弗雷德的身影。

他一向走的很早。

真是可恶的警官啊,不打招呼不请自来,走的时候无声无息,太讨厌了。

伊万站在昨天早晨阿尔弗雷德站的位置,点着了手指间的烟。他忽然看向窗外尚睡意昏沉的世界,高楼林立,天边泛着鱼肚白,他在哪里呢?

可能阿尔本人都不知道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伊万就打起了他的主意。

万籁俱静的夜里,昏暗的灯,反着光的电脑屏幕,年轻的写手打着哈欠,伴随着重物落地的声音,冰冷的枪抵上他的后脖颈。

“别动。”

青年的声音。

伊万回头,那个声音的主人穿着很合身的制服,身形修长,握枪的手指尖泛白,湛蓝的瞳孔像他在莫斯科晴朗天气里见过的碧空。

那是受伤走投无路的琼斯警官。

伊万就笑了,很温柔的移开他的枪,说道:“我给你包扎吧。”他似乎惊讶于房子主人的天然无害,也可能是太累了,竟然忘记了警惕,眼睁睁的看着他把自己的手臂缠了一圈又一圈的纱布。

后来一切都水到渠成,相识,相知,相恋,相爱。刚开始的阿尔毕竟是冠着精英的名号,骄傲,耀眼,锐利的不像话。不过后来那些叫嚣逐渐变成了床笫摇晃间的微微喘息。

伊万勾了勾嘴角,心情忽然变得愉悦起来了,打字速度似乎也变快了许多。

在阿尔离开的一个月后,也是晚上,他的门被敲响。锐利骄傲的警官很疲惫的扑进他的怀里,伊万习以为常了,一言不发的就这么抱着他。

过了好久,阿尔忽然闷闷的开口,说话都带着哭腔,“那个曾经处处护着我的前辈,殉职了。”伊万听他提过,是很可靠的前辈,也是阿尔很重要的人。高大的男人轻声道,“哭吧,我在这里。”

警察是人民的英雄,英雄不能有眼泪。此刻,他憋了一路的泪水却突然决堤。

英雄也是人啊。

“伊万,你知道么,缉毒警察死后是不能公开身份的,死了之后也不能有墓碑。”阿尔慢慢冷静下来了,他像是询问又像是自说自话,“没有人记得前辈……”

自然,也不会有人记得他。

“我知道哦。”伊万突然说,他牵着他的手走到卧室,笑里有太阳的温度。他解开衣服的纽扣,露出男人匀称流畅的身体线条。他指着心口的位子,那里工整的纹着英文:

Alfred F. Jones

“什么时候的事……”警官不可置信的抚上那几个小小的字母,撇了撇嘴,大声叫道:“太丑了吧谁让你纹的我又没有同意……”虽然这么说着,事实上却摆着一副随时又要哭出来的表情。

“要是无处葬你,就把你的名字写在我的心上,从此,我就是你的墓碑。”伊万低头去吻他的泪珠,“我就是你的归宿。”

后来大雪纷飞,他和他一起等待春天,他的故事只剩最后一章了。警官照常在某个清晨销声匿迹,却再也没有回来。他拿着结婚证明领回了一方小小的盒子,虔诚的亲吻黑白的照片。

“我是你的墓碑,你的归宿。”

故事里主人公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而他失去了他的英雄。

–end–



填词鬼才菊小逸(高考淡圈)

【RPG游戏向/全员向】希望之馆

第四十二章   这算什么意思?


黑黝黝的洞口一片漆黑,其余人盯着那洞口,一时间却不知该如何反驳了。


正如王耀所说的,这洞口虽然通向未知,但却给了大家一个前进的方向。看着众人举棋不定的样子,王耀了然一笑,深吸了一口气,抢先一步跳了下去。


“喂!耀!”


“耀君!!”


阿尔弗雷德吓了一跳,想伸手去拉他,但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让他根本就来不及反应,王耀刚刚跳下去就已经看不见人了。


其余人也都吓了一跳,围在洞口不知所措,不过没过多久,王耀沉闷的声音就从下面传了上来。...

第四十二章   这算什么意思?

 

黑黝黝的洞口一片漆黑,其余人盯着那洞口,一时间却不知该如何反驳了。

 

正如王耀所说的,这洞口虽然通向未知,但却给了大家一个前进的方向。看着众人举棋不定的样子,王耀了然一笑,深吸了一口气,抢先一步跳了下去。

 

“喂!耀!”

 

“耀君!!”

 

阿尔弗雷德吓了一跳,想伸手去拉他,但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让他根本就来不及反应,王耀刚刚跳下去就已经看不见人了。

 

其余人也都吓了一跳,围在洞口不知所措,不过没过多久,王耀沉闷的声音就从下面传了上来。

 

“我没事阿鲁。”

 

“耀君!您怎么可以……”本田菊瞬间焦急了起来,他趴在洞口努力的向下看,只不过洞里太黑了,他什么也看不见。

 

“放心,没事的,你们也赶快下来吧。”

下去?

 

本田菊不由得一愣。

 

“可是这洞口看上去深不见底,我们要是盲目的下去怎么回来啊?”

 

“你下来就知道了阿鲁。”

 

“我……”

 

“本田,你信不信我?”

 

短短的几个字却像一把小小的锤子,一下下敲在了本田菊的心尖上,他攥紧了拳头,闭上了眼睛,缓缓吐出一口气。

 

“在下……相信您。”

 

下落的速度很快,甚至快到了一种不真实的速度,一瞬间本田菊只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要离开了自己的身体,但这种感觉却并没有持续多久,也许是几秒钟,或者是更短,他感觉自己的木屐踩踏在了一片坚实的土地上。

 

“你可以睁开眼睛了阿鲁。”耳边传来王耀的轻笑声,紧接着一股强烈的光线明晃晃的照在了他的眼皮上。

 

本田菊眼睫微颤,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入眼的不仅仅是王耀明媚的笑颜,还有他身后的阳光。

 

阳光?为什么这里会有阳光?

 

本田菊愣了愣,这才发现自己站在一片空地上,周围是翠绿茂盛的树丛,耀眼的阳光正从树叶之间的空隙洒落,在地面上留下了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光班。

 

“这!”本田菊惊了。

 

“在下怎么会在这种地方?”

 

王耀捋了捋鬓角处的碎发,冲他抿唇一笑。

 

“这里有什么令你惊讶的吗?”

 

“洞口!洞口不见了啊!”

 

“你看看你身后阿鲁。”

 

本田菊闻言回过头去,然而他还是没有发现那个洞口,他的身后只有一块极其巨大,看起来和周围光景格格不入的石头。

 

“这是石头啊?”

 

王耀悄悄的走到他身后,抬手附上了他的后背。

 

“也没什么异常的……啊!!”

 

身后突然传来强大的推力,一瞬间让他猝不及防,本田菊脚底一个踉跄,身体直直的朝着石头狠狠的撞了上去。

 

慌乱中,本田菊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他并不知道王耀为什么要推他,但预想中的闷痛并没有传来,他只感觉自己好像撞上了一片柔软,紧接着那股熟悉的感觉又一次席卷了他全身,待他再次睁眼之时,王耀已经不见了,周围既没有树丛,也没有阳光,他的面前只有一个惊呆的阿尔弗雷德。

 

“本……本田??”

 

“阿尔桑?”

 

本田菊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正是那个黑漆漆深不见底的洞口。

 

“我说呢。”亚瑟冷笑道。

 

“原来是个魔法阵。”

 

“魔法阵?什么情况?”阿尔弗雷德迷茫了。

 

“从进到这个地方的一瞬间 我就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魔法能量,但我以为是这个石盘上面的魔法,没想到真正的魔法阵居然藏在了圆盘的下面。”

 

亚瑟抬手打了个响指,水晶球的光芒瞬间暗了下来,他把魔法球收了起来,二话没说就跳了下去,同样是那股强大的吸力,惹得他不适的闭上了眼睛,等他再次睁开眼睛,就见王耀有些不耐烦的靠在一棵树的树干上,周围则是跟过来的其他人。

 

不同于洋馆那边火辣辣的阳光,这边的阳光虽然充足,但却并没有让人觉得很热,照在身上暖洋洋的十分舒适。

 

亚瑟站在原地四处望了望,入眼的除了翠绿就是翠绿,一眼望去根本就望不到尽头。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这里还是一片原始森林对吗?"

良心被狗吃了

【搬运转载】(未汉化)英文版“报纸”〔应该不会被河蟹吧〕

【搬运转载】(未汉化)英文版“报纸”〔应该不会被河蟹吧〕

良心被狗吃了
【搬运转载】(未汉化)英米英语...

【搬运转载】(未汉化)英米英语版漫画,有车🚗点我 

【搬运转载】(未汉化)英米英语版漫画,有车🚗点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