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尔戈英雄纪

32浏览    3参与
幸运e

【希腊神话同人】Amor Deae

   cp为美狄亚x伊阿宋,纯走感情线w

   根据阿尔戈英雄纪以及欧里庇得斯和塞涅卡的美狄亚衍生,在下真的好喜欢这两个人QAQ

   ooc严重,粉丝滤镜十米厚见谅orz 在下实在是太爱她们俩了

   感谢阅读www

——  ——

   喜欢上一只鹿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因为鹿就是那样美丽又无辜的生物,这一只尤其如此。年轻的小鹿对周边的一切抱有近乎危险的信任感,甚至会轻...

   cp为美狄亚x伊阿宋,纯走感情线w

   根据阿尔戈英雄纪以及欧里庇得斯和塞涅卡的美狄亚衍生,在下真的好喜欢这两个人QAQ

   ooc严重,粉丝滤镜十米厚见谅orz 在下实在是太爱她们俩了

   感谢阅读www


——  ——

   喜欢上一只鹿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因为鹿就是那样美丽又无辜的生物,这一只尤其如此。年轻的小鹿对周边的一切抱有近乎危险的信任感,甚至会轻捷地从林中走出来叼走你手里的面包。他从不掩饰对食物的渴望,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却贪恋得坦坦荡荡,再没别的什么不可告人的诉求,甚至还会停留在你身边主动用修长的脖颈蹭你的手掌,像是作为对面包的回报。

   为什么不喜欢他呢,你有些欢喜又有些羞怯地伸手抚摸他转来转去的耳朵和胸前雪白柔软的皮毛,这样温顺天真知恩图报的生灵,我为什么不能喜欢他呢。

   你便想要爱护他,想要让他避开锋利的兽夹与布满尖刺的陷阱,又不想用骇人听闻的故事污染那双对谁都毫无芥蒂的柔软眼睛。于是你走向他,抱住他,用双臂与佩剑把他和这个危险的世界隔开。

   你想,让我保护你吧。

   你说,跟我回家吧。

   他就低了头用毛茸茸的头顶蹭你的脸颊,小小的尾巴摇来摇去,他说,好啊。

   你欢喜地带着他离开,并没有发现保护欲已经开始往独占欲的方向发展,也没有意识到他的跟随全然出自对面包的补偿。


  ——  ——


   我有幸见识到了那注定会被写进史诗流传千古的一幕。

   年轻的王子在跳祭舞,全世界最出色的乐师在为他伴奏。他笑着,唱着热烈的赞歌,精致秀美的面容看起来那么快乐,他双颊上染着酒后的绯红,脚下轻快的舞步却严谨恰当一如既往。他的伙伴们围在篝火旁为他打着拍子喝彩,和他一起哼唱称颂欢宴之神的赞歌。

   七弦琴节奏渐急,王子的舞蹈也越发趋近于狂欢。他金色的长发飞舞起来,满含笑意的碧绿眼睛弯弯的,少年人柔和的肌肉线条被跳跃的篝火忽明忽暗地照亮,细密的汗珠在他劲瘦赤裸的上身微微闪着光。他太年轻也太缺少实战经验,脉搏中跳动的也是再普通不过的人类的血,因此他看起来有些单薄,远不如他许多久负盛名的半神同伴来得威风凛凛。但这不妨碍他看起来很美,像某些迅捷矫健又轻快的食草动物。他和着节拍轻拍自己握着谷粒的那只手腕,金色的颗粒就淅淅沥沥地落下去,落在他被葡萄酒液染红的,绑着饰带的脚踝旁。

   我听到海滩上远远传来一声闷响。

   我看到一个极美的女孩,那个声名远扬的强大的女巫。她的小箱子摔在她脚边,她却没发现似的站在原地,那双继承自太阳神的明亮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在月色下起舞的王子。

   我只消看一眼就知道她已经深陷爱情。

   克罗托的纺坠在女孩长而又长的命运线里翩然穿梭,于是黑与白的纤维鲜明地被绑在一起,为她纺进极致的欢喜与极致的悲伤。


  ——  ——


   魔女已经很老了。

   岁月没有磨损她的法术,反而让她的魔力在积累中越发精进。于是时间夺不走她的活力,衰老也无法染指她卓绝的美貌。她淡金色的长发润泽饱满,璀璨的王冠下是她更加璀璨的眼睛,依旧专注敏锐的,继承自太阳神的眼睛。

   可她知道自己已经很老了,她侄儿的长子已经在王位上坐了二十个春秋。她有的时候回到当年的住所,会惊讶的发现复仇的魔女已经被漫长的时光变得宽容,旧日的烙印愈合成一片沉闷暗痛着的淤青。

   起初她的怒火那么尖锐,像烧红的刀刃。她恨他也恨自己,恨自己浅薄无知以貌取人,居然对一个见过两三次面的异乡人爱到头晕目眩难以呼吸。她诅咒他出尘的美貌与卓越的辩才,又质问众神为何不给人体打上鉴别善恶的标记。他的美好是致命的饵料,她当时坚信是这份骗术让她沦陷,让她庸俗愚蠢好似故事里抛家舍业爱上异域流浪舞娘的城防队长。

   但现在她没兴致去恨啦,那个男人比他的船腐烂得更快,早已化为海滩上的一抔沙土。恨一个挫骨扬灰的死人让她有些厌倦,也有些无聊,于是她选择与自己和解。她回首往事,想起的不再是那个男人的无耻狡辩,也不再急于恼羞成怒地责备自己当年的幼稚与肤浅。相反,她偶尔会想起他年少时真诚到一尘不染的眼睛,然后近乎悲悯地承认自己也并非全然冲动无知。

   她仍旧过着轻松安稳的生活,就像好久好久以前,还没有什么来打破一切时那样。她主持祭祀,熬制魔药,阅读古籍,像任何一个尽职而不谙世事的祭司,拥有闲适而毫无负担的愉快。

   只是极偶尔地,她会在熬制魔药的时候,隐在滚水的嘈杂中轻叹上一句那也是没办法的事。轻飘飘的话语像不慎落入魔药的落叶,嗤得一声就被腐蚀得无影无踪了。


  ——  ——


   神为什么会回应世人呢?

   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了年少的祭司许多年。

   这拥有神血的女孩是前无古人的强大祭司,她的名声比王国的疆域传播得更远。传说她能令月亮从天空退下,又能让河水停止奔腾,她呼唤神明就像呼唤她驯养的鸟儿一样轻而易举,而神迹甚至比鸟儿还要随叫随到。

   可是为什么呢?她时常在剖开祭牛腹脏时这样想,神为什么要回应人们的呼唤去做这样那样的事?

   如果我有的选的话,她又有些孩子气地断言,我就当个无关紧要的,没有人会来向我祈祷的神,无事一身轻该有多好呢。

   她的姐姐对此只是报之一笑: 别说啦,美狄亚,你分明就是在抱怨工作太繁重了吧。

   是又怎么样嘛,女孩撒娇似的把淡金色的小脑袋埋进姐姐怀里,再说了,能偷懒却不偷懒什么的,明明就很奇怪。

   傻孩子,已经嫁做人妇的卡尔奇俄佩怜爱地揉了揉妹妹的头发,赞歌上不都说了,是因为神爱着他们的信徒呀。

   美狄亚耸了耸肩,仍然有些不以为然的样子。

   怎么会,她有些厌倦地想道,神色里有不符合十三岁女孩的灰暗,她想起人们敬畏到近乎恐慌的眼神,看到她时迅速低着头躲到道路两边的姿态,以及那些感慨为什么拥有这般天资的人不是她的哥哥的叹息。

   对于整天向自己索求行动的陌生人们,怎么可能爱的起来啊,美狄亚这样想着,微不可察地撇了撇嘴。


  ——  ——


   美狄亚站在神庙后的草地中,因一夜未眠而显得脸色苍白。

   炽热的爱情让情窦初开的公主不知所措,她整夜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那个麦色肌肤的异国王子,他看着母子团聚的场景时发自内心的欣慰微笑,还有他面对国王是那不卑不亢的身姿。他冲她微笑,金色的长发在风中飞舞,然后被铜牛的火焰烧得灰飞烟灭。

   让他顺从命运死去吧,在第无数次惊醒后,痛苦的公主发出绝望的哭喊,就让他死在父亲的考验之中吧!为什么要出现在我面前让我这样痛苦?我怎么能,怎么能背叛我的父亲?为了区区一个男人——区区一个男人!

   聪明而强大的女孩几乎感到愤恨了,为了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异乡人神魂颠倒是多么可耻又可笑。爱情来的如此猛烈,让她怀疑是否是厄洛斯的神箭射中了她的心,来折辱她法力通神的骄傲。

   让我看看那个异乡人究竟是否值得吧,在爱情残忍的火焰中她勉强思考道,如果他胆敢把我当成可以用柔情蜜意哄骗过去的愚蠢女孩,我还来得及为了忠于父亲而杀死他。

   她听到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轻响,她慢慢转身。

   伊阿宋迎着晨光向她走过来,尚有少年轮廓的躯干挺得笔直,步伐骄傲而神色谦恭,他碧绿的眼睛温温和和的敛在睫毛下,麦色的肌肤笼罩在薄金的晨雾里。

   他太美了,美狄亚屏着气,感觉自己的心脏疼痛地跳动起来。他是否早已广受欢迎?是否已是个轻浮浪荡的花花公子?

   她安静地等待他开口,等待一个不知是否轻薄无礼的开场白。她忐忑之极却并不担心,她的匕首插在腰带间,毒药藏在袖口里。

   异国的王子看着她的眼睛,然后庄严地跪了下去。


  ——  ——


   美狄亚已经很习惯被人敬而远之。

   她太聪明,太美丽,太强大,那一双光芒四射的神瞳让市民看了纷纷敬畏至极地低着头远远退开去。祭祀时她杀死牛羊的手法那么熟练果敢,徒手折断颈骨的清脆声响能叫久经沙场的战士们胆战心惊。

   可是她也不过是个小女孩罢了,在她听不到却能了解到的地方有些人壮着胆子说着,带着来源不明的优越感,她不好好辅佐她的父兄,却整天和母亲还有姐姐待在一起,说到底也不过是个见识浅薄多愁善感的女孩子家罢了,哪能和我们这些真正勇猛的战士比呢。

   她对此报以漫不经心的嘲笑,也懒得去管他们——能屠龙的双手哪是为了处罚这种货色而生的呢?小时候那份恼火全然冷却,她对此几乎习惯成自然。

   可如今突然有人对她说,聪慧善良的公主,强大温柔的公主,请怜悯我们,请帮助我们。

   即使您对我们的生死不甚在意,也请想想我们远在世界另一头的母亲。伊阿宋又说道,神情悲伤,十指交叉着虔诚地触在她的膝盖上,她们如今正为她们生死未卜的儿子们流着泪,唯有你的帮助才能让她们的悲伤化为乌有。

   伊阿宋并不是一个祭司,但他擅长祭祀,就像他擅长交涉、战斗、指挥等一切国王应该擅长的东西,如今他跪在美狄亚面前,肩背笔直且目光真诚,无可指摘的礼仪显得谦虚诚恳而不卑不亢,是足以跪在神殿前求神谕的模样。

   美狄亚不知所措地伸出手,几乎克制不住地想要去触碰伊阿宋的脸颊。那双碧绿如同潭水的眼睛看起来情感丰富又一尘不染,倒映着她自己的瞳孔好似倒映着两轮光彩夺目的太阳。

   这个人毫无疑问是被众神宠爱着的,年轻的祭司迅速意识到,这个虔诚善良的好儿子,一定是被赫拉所眷顾着的。

   而他正在向我求助。

   就像向神求助一样。

   他赞扬她的天资,他求助于她的勇气,他羡慕她卓绝的法术,他明白那些外人看来古怪的仪式,和被视为软弱的,对母亲的依恋心情。那些被她自己视为荣耀,却被其他人视为孤僻诡异不合群之处的东西,他都明白,他都理解,他都为之真诚地赞叹不已。

   她和他对视,他看起来那么急切,甚至握住了她的手,微弱的温暖脉搏就贴在她的手背上。

   你一定能理解,他说道,我不知道你姐姐是否给你讲过我的故事... ...我从出生起就被迫和父母分开... ...她还在等我... ...你一定能够理解... ...

   是啊,美狄亚说,我理解。

   女孩的心脏随着这危险之极的结论狂跳起来,有什么更庄严,更难以克服的事情发生了,连厄洛斯的狂热也要为此让路。这一瞬间她确信她想保护他,想帮助他,想去为他做赫拉为他做的事以及连赫拉都不会为他做的事。她想让他幸福快乐,以作为理解她的奖赏,又想为他施展法术,好换得他心悦诚服的赞叹。

   美狄亚深深地,深深地把脸埋进手心里,感觉到无法克制的哭泣的冲动。

   好的,她说,好的。

   她捧起伊阿宋的脸颊在他柔软的额发上郑重落下一吻,从此神对世人的爱尽数倾泻在她唯一的信徒身上。


   ——  ——


   再次感谢阅读www

   滤镜十米厚的在下坚持认为美狄亚那么强大帅气聪明的半神是不可能完全稀里糊涂就着了爱神的道的,所以搞了一个复杂一点的爱情故事x

   以及伊阿宋虽然寡廉鲜耻但年轻的时候明明完全看不出来啊x 年轻美丽热心善良谦虚礼貌还纯情(指被围观会脸红害羞)又尊重女性的金发红颜美少年谁不喜欢x

   用鹿比喻伊阿宋是因为忒萨利亚的守护神是阿尔忒弥斯,以及阿尔戈英雄纪里把美狄亚比喻成了阿尔忒弥斯,所以伊阿宋就是女神最喜欢的小鹿了w

   题目的意思是女神的喜爱/恋慕,因为看起来太俗+在下不会希腊语所以用拉丁语写了x(强行提升逼格)

   (是的在下有在捏他艾丝美拉达)(大雾)

Firefly.

阿尔戈英雄纪-出航

赫拉克勒斯第一视角。


厄俄斯的呢喃唤醒了天际的晨光,她使提弗斯连同着海浪一并唤醒,将湿润的海风送上我们的营帐。俄狄尼索斯的赐福在干涸的酒瓶上微微发亮,我们的沉沦与疲乏之意在此刻被抛掷到了高加索的山峰上,就连阿芙罗狄忒也为我们高唱赞美之词。一场荣耀的远征即将展开,整个爱琴海正为这支传奇般的队伍咏唱赞美的歌曲,激烈的波涛犹如阿波罗掌中的乐器那般动人。这究竟是何等奢华而美丽的场景,正是英雄们刻画在人类历史上的浓重一笔。据说那科尔基斯的远方朋友们是多么地友善,那里的姑娘与美酒的多么地动人。此情此景,若说懈怠半刻,毋庸置疑是对诸多恩赐的亵渎。

我年轻的侄子似乎仍有迟疑。但是刚刚成年的他即将面临...

赫拉克勒斯第一视角。


厄俄斯的呢喃唤醒了天际的晨光,她使提弗斯连同着海浪一并唤醒,将湿润的海风送上我们的营帐。俄狄尼索斯的赐福在干涸的酒瓶上微微发亮,我们的沉沦与疲乏之意在此刻被抛掷到了高加索的山峰上,就连阿芙罗狄忒也为我们高唱赞美之词。一场荣耀的远征即将展开,整个爱琴海正为这支传奇般的队伍咏唱赞美的歌曲,激烈的波涛犹如阿波罗掌中的乐器那般动人。这究竟是何等奢华而美丽的场景,正是英雄们刻画在人类历史上的浓重一笔。据说那科尔基斯的远方朋友们是多么地友善,那里的姑娘与美酒的多么地动人。此情此景,若说懈怠半刻,毋庸置疑是对诸多恩赐的亵渎。

我年轻的侄子似乎仍有迟疑。但是刚刚成年的他即将面临的,是许多青年们梦寐以求的与英雄们展开同行,就如同我年幼时常常期盼与那位英雄爷爷能够共同冒险。但是就算如此,许拉斯这孩子在与诸多英雄共处后显然已经变得更加勇敢,看来他已迫不及待地开始收拾行李了。这孩子所要经受着的历练并非艰难无比,但我也希望他能够安全地与我一同撑过此次历练,因为他才刚刚成年。
我以此次出行的荣耀而向赫拉女神祈愿,请对这个年幼的孩子降下赐福吧,让我的厄运尽可能地远离他。

帕加赛港的海浪正热烈地奏响沉重而热情的歌曲,汹涌的浪潮伴随英雄们的行进而一次又一次地拍上港口,它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承载英雄这份荣耀,当奥林匹斯山上的炯炯目光全部聚集于此,哪管是小小的海浪都变得如此热情,这毋庸置疑就是忒提斯无声的馈赠,我们的旅程将与她那份波澜壮阔的美丽时刻相连。

脚踝在踏足神船之时稍有放缓,呈现在面前的便是一根巨大的木梁,富有着来源自智慧女神的神力。沁入肺腑间的熟稔气息更加让心神渐渐放松,那无疑便是眷顾着诸多英雄们的女神。想必诸多曾经被神明眷顾的英雄们也都已经完全放心,既然有着如此睿智与勇敢的女神在时刻眷顾着这艘船只,还有什么事情是让人无法放心的呢?恐怕没有了吧。

当赫利俄斯的战马自天空边缘展开耀眼奔驰,灼眼马蹄与炽热车轮将光抛洒给德尔斐,祭坛中央渐渐堆满了阳光的粉尘,预言之蛇在阿波罗的轻声呢喃中缓缓盘起,将预言的画卷吐出,封存于德尔斐的古老庙宇。

一切的故事就此开始。

诸多英雄们都聚集与此,他们的面孔或是熟稔或是生疏,但是毋庸置疑。他们每一位都是能够闻名于世的英雄豪杰,他们每一位都有着自己各自的故事。我的身畔是魁梧的安凯俄斯,他是我的表弟,是我的叔叔波塞冬之子。他作为英勇的半神来经受历练,就如同我的侄子许拉斯那般,虽然说他没安凯俄斯那么强壮。但是有关于这份激动的心情,不仅仅是他们,可以说这艘船上的每位英雄都想要长舒一口气以来感叹。

环顾周围,英雄们都正各自进行着各自的感慨:伊阿宋他正站在船头略显悲伤地凝望着这片故土。他是那么地爱他的国家啊,因为这里是他永远的家;阿塔兰忒正安静地依靠在扶手旁,似乎爱琴海的风浪让这位敏锐的阿卡迪亚猎手略显不适,但是她那优秀的狩猎技术就连阿尔特弥斯都会推崇,更不用提及忒提斯肯定会在这次旅行中眷顾她的狩猎;许拉斯他正焦虑地检查着自己的必备物品是否带的齐全,虽然说如果只是他自己的话,可能会有些忙中出错,但是他的叔叔绝不会让这位少年的旅行出现缺憾。

缆绳被诸多具有神力的英雄们缓缓拉起,风浪也伴随着诸神的意愿而渐渐卷起,然后他们就将献给宙斯与诸神的祭酒抛向天地。咏唱着献给光明神的歌曲,聆听着那位俄耳普斯的美妙竖琴曲,一并地用船桨击打着海浪,将我们独一无二的美丽故事传唱给这片大海,用动人悦耳的歌喉与激昂澎湃的呐喊凝聚为我们的传奇史诗。

抬首望去,那位年轻的色纳利国王佩琉斯同样在高声呐喊。但是唯独他向着那个特殊的方向展开呐喊,将目光送去那片古老的土地,那是无比激动人心的时刻,让心灵再次历经震颤——

“看啊!我们诸多人的共同老师,贤者喀戎!”

喉间忍不禁发出与雄狮搏斗时般激动的呐喊,视野另端的熟稔身影同样激起了昔日的回忆,那是自己幼时在佩翁这片陌生土地上,与温和青年的珍重记忆,被授予了人的概念,被教授了人的情操,乃至于这条直通德尔斐的美德之路。实在激动难耐,以至于忍不住高高举起身畔的巨棒,向那位依旧温和的贤者示意。
骤然,许多英雄们都伴随着话音中的贤者喀戎瞬间拥簇至船舷一侧。毋庸置疑,那位英雄的导师是多么地令人敬仰。

俄耳普斯的动人歌声裹挟着浪潮拍击的声响交织为动听音乐,仿佛忒提斯也被其如泣如诉的歌声感动,浪潮伴随着歌声的节奏而起伏,将众人的兴致挑起。
克律提俄斯与伊菲克斯正步伐一致地共同划桨,俄卡里亚的守护者们显然对于如何展开合作而很有技巧,他们的木浆可谓是效率极高的一对。

沉重而热情的波浪伴随欢呼声使这艘神船渐行渐远,名为阿尔戈的神船将在这条崭新的道路上乘风破浪,在神话史书之上刻下浓重笔墨。

“让我们欢呼吧!让奥林匹斯的众神、让贤者喀戎、让我们为我们的旅程自己祝福!”

“——金羊毛会挂在这艘船的桅杆上,携载着财宝与荣耀归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