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阿尔曼

1290浏览    19参与
诺奈峰曦(缓更)

心恋四十二、他是龙

      印象之中,龙在东方是美好吉祥的化身且中国人会称自己为龙的传人,但在西方龙代表着邪恶是在童话故事里抓走公主的邪恶力量之一。虽然国内外有不少跨物种、种族的爱情片,但当《他是龙》上映的时候,还是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


      影片很唯美,每一个画面都让人陶醉,连空境都是在诉说着这段爱情的模样。刚看这个电影的那段时间,小九儿还曾痴迷于学其中的插曲,现在再听到这些歌曲的时候,脑中仍能想起影片中的画面。......


      印象之中,龙在东方是美好吉祥的化身且中国人会称自己为龙的传人,但在西方龙代表着邪恶是在童话故事里抓走公主的邪恶力量之一。虽然国内外有不少跨物种、种族的爱情片,但当《他是龙》上映的时候,还是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



      影片很唯美,每一个画面都让人陶醉,连空境都是在诉说着这段爱情的模样。刚看这个电影的那段时间,小九儿还曾痴迷于学其中的插曲,现在再听到这些歌曲的时候,脑中仍能想起影片中的画面。



      米拉穿了两次嫁衣,两次都是龙先来的。第一次姐姐丢掉妹妹的玩具,两姐妹互相讥讽,第二次姐姐真心希望妹妹幸福,而妹妹也明白了姐姐的感受,父亲主动递上了玩具龙;第一次伊戈尔拉起纤绳时姐姐满脸愤愤,龙来时父亲是担心害怕的,而第二次伊戈尔拉起纤绳时姐姐是平静与祝福的,龙来时父亲是异常的平静。



      从前不论米拉如何做都无法让她的玩具龙飞起来,但当她回来再次触碰到玩具时却能轻而易举的让它飞起来,她曾对阿尔曼说她的羡慕,便是羡慕龙的飞,自由自在的飞。米拉对龙与那个奇异的世界是带着期盼的,就像她会说可惜现在没有龙了,而她亦是果敢坚强的,当困在洞穴时,她果割断了长发想做一条绳。



      当米拉梦中前来救她的人从伊戈尔变成阿尔曼的那刻起就意味着阿尔曼在她心里将不一样,在弹幕上看到火龙果俄语翻译是龙的心,突然就被这一细节触动到了,爱情根本不需要证据,当它存在的时候一切都变成了见证、有迹可循。



      米拉交阿尔曼如何完全同人一样生活,他们一起收拾出一个家的模样,她为他吹睡眠曲,他为她放了烟火。“当一个人收到,就会感觉自己被爱着”,后来的一天阿尔曼也摘了花想要给米拉,但被龙的火焰燃烧,他明白一直以来的对抗还是没有成功,也知道她一直都想念着家想念着原本的世界,他教她学会如何看到风,同时为她扬起了回家的长帆。



      爱是想触碰却又克制,阿尔曼决定以死来句读龙最后的传说,而再次举办婚礼的米拉,父亲的一句要和你爱的人在一起像是给了她选择再次召唤龙的首肯。伊戈尔虽然很可怜,两次结婚都没成功,他去寻找米拉的那一段,小九儿还是很赞成姐姐原先的看法,他大抵真的是为了公爵之位而非只因为深爱米拉。第一次看阿尔曼跳下悬崖的时候真的好怕结局就这么be了,“我爱的是龙”,一直是这个影片印象最深的话,米拉再次唱起龙之歌后的一段沉寂连带着小九儿的心一起沉了下去,但雪花再次飘舞,风再次袭来,和之前一样,龙再次到来,而这次她张开双臂,他张开双翼,拥向彼此。



      再次回到龙之岛的画风却好似突变,带着一些轻愉与搞笑,“你只是习惯于让别人都怕你,却不知道被人爱着是什么滋味”,再次将这份爱诉说,而最后阿尔曼变化成龙带着米拉飞上天空的画面亦是让小九儿很久都没有忘记。

雨窗

风与花

电影《他是龙》同人

两个视角,1、2男主,3、4、5、6女主

风吹过,花瓣绕过你,抵达我的灵魂,让我在学会爱之前就爱上你。

1

我看鱼,也看鸟,为什么不能看你


       当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我还没有名字,也不曾离开这座困住我的孤岛。一曲龙之歌,我带走了米拉,以邪恶的龙的身份。她是一个脆弱的孩子,摔得遍体鳞伤,却又很坚强,透过微小的石缝,我看见她明亮的眼,努力着想逃离幽深的囚笼。


       我有名字了,阿尔曼,神秘而如梦似幻,这...

电影《他是龙》同人

两个视角,1、2男主,3、4、5、6女主

风吹过,花瓣绕过你,抵达我的灵魂,让我在学会爱之前就爱上你。

1

我看鱼,也看鸟,为什么不能看你


       当我第一次见她的时候,我还没有名字,也不曾离开这座困住我的孤岛。一曲龙之歌,我带走了米拉,以邪恶的龙的身份。她是一个脆弱的孩子,摔得遍体鳞伤,却又很坚强,透过微小的石缝,我看见她明亮的眼,努力着想逃离幽深的囚笼。


       我有名字了,阿尔曼,神秘而如梦似幻,这是一个真正属于我的名字。从前我的记忆里,有那么一个绝望哭嚎、燃烧殆尽的女人,她是我的母亲,我是从她滚烫的骨灰里被父亲抱起来的,我的出生与她的死亡同在。她曾有一个深爱的人类英雄,对于他们未来的孩子,满怀深情地渴盼着,将用姓氏与名字为他进行爱的加冕,我永远都不可能成为这样的孩子。


       我是龙,没有名字,没有母亲,在父亲离开后,只拥有一个孤岛,与未开智的小兽为伴,终日看鱼,看鸟,看风,看海。直到她的到来,我看见她。


       风吹过,带起漫天的花瓣。


2

当一个人收到花时,就会感到自己被爱着


       只要米拉爱着她的人类勇士,她就终有一天会离开,我告诉她,决不会阻止她离开。她相信我,却怀疑着勇士的到来。把斑斓的野花摘下,抛洒入海,她片刻后的那个回眸,盛满了忧伤,我想她是想家的,可是我无法帮助她。如果我触碰她,会变成一条恶龙,失去理智地伤害她,我不愿她再受伤。


       我不知道该如何做,能使她愉悦,便听从她的每一句吩咐,从海洋里打捞起遇难船只的货物,一件又一件,其中有衣物,有布料,有雕塑,有乐器,我们用这些奇妙的物件布置出温馨的家。或许,此处,过去,未来,都只会是我一人的家,但我拥有现在,我很幸福。


       我指引着风中的花瓣,飞向带给我幸福的美丽女孩。


3

透过厚重的鳞片触摸你的心跳


       我叫米拉,是一个公国的公主,在我出嫁的这一天,父亲告诉我,我的童年结束了,我会爱我的丈夫,他也会爱我,往后余生,不见波澜。我躺在平稳的船只上,身着洁白婚纱,我未来的丈夫,唱着龙之歌,拉拽着船只的缆绳,我平静地,漂向他。


       突如其来的狂风,黑色健壮的巨龙从天而降,抓走了我。我存活在世上的十几年,一直如静静的潭水,自然是不甘心的,却未曾预料,竟是龙的翅膀,为我扇起自由的风。


       他和我想的不太一样,他抓我,也救我,他很单纯,很听话,是一条很特别的恶龙。他不喜伤人,甚至厌恶祖先父辈伤人的回忆,当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会把自己缩在山石的裂缝里,挣扎着等待变回一个普通人。我想教会他,如何以人的身份生活。


       他送给我一场盛大的烟火,绚烂夺目,我看见烟火和他,突然就不想离开了。待下一次他再变成龙的时候,勇敢一点靠近他吧,我一定能透过厚重的鳞片,触摸到他的心跳。


我注视他时,他永远都不会伤害我。我坚信。


4

今天有一个崭新的人诞生,我们彼此需要


       他的生日,我给他庆祝。坐在温馨和暖的家里,我们眼中的火光在跳跃。我是第一个给阿尔曼过生日的人,多么幸运,多么幸福。我无比感谢上苍,让他降落世上,来到我的身边,同时我会陪着他,一起哀悼他母亲的逝世。


        我没有告诉阿尔曼,自己把他视为最珍贵的爱人,若是早一点说出口,也许能够让他更真切地感受到爱和被爱,至少,他不会怀疑自己是否配得上人的身份。我送给他一个小巧的乐器,教会他吹奏摇篮曲,仿佛我在亲吻他,仿佛我在他耳边歌唱,直至生命的最后一瞬。


       他需要我,我也需要他,天地、大海、日月见证。


5

龙永远不会伤害你,我保证


       我听过他永远不会伤害我的保证,却没有想到,不伤害的意思是天各一方,可是,我还没来得及亲口说爱他,他不知道。我的灵魂,我的心,没有跟我上船,没有跟着我回到故土。


        故土的一切如旧,只是每一处风景都黯淡无光。唯独风入吾眼,因为是他教会我如何看见风的,这是我唯一从岛上带走的东西。我看着风,想着他,手中的折纸不知不觉变成龙的形状。我把折纸寄送给风。


       父亲和姐姐希望我能够获得真正的幸福,他们比我年长,更早懂得相爱的滋味,从前的误会和不和烟消云散。他们支持我,增强我的勇气,我唱起龙之歌,呼唤我的爱人,渴望他拥我入怀,循着风的轨迹,翱翔云空。


        他来了,我们的灵魂,穿透人和龙的皮囊,相拥,不是在孤岛,亦不在黑夜,而在白天,在众目睽睽下,阳光、风、鲜花都在沉默地祝福。


6

听从内心,和心爱的人在一起


        他又被女儿缠着讲故事,我晚一点再去救他。我们的孩子,没有在我的骨灰中诞生,因为相爱。我们的孤岛,如今是她的城堡。


        我和他几乎处处不同,我是人,他是龙,经历不同,能力各异,就连寿命也不相等。


        但此刻同在,足矣。


end

电影真的很好看,它没有在说服我这是爱,而是让我去感同身受。

承和
他是龙? 他是龙! 他是龙。。...

他是龙?

他是龙!

他是龙。。

他可是龙~~


这电影真是又纯又欲,没想到三观跟着五官走

((ᵒꈊᵒ᷅ ू‖))՞这句话对龙也适用!

看完这条龙

形貌昳丽、美不可方物送给龙

.・゚゚・(/ω\)・゚゚・.


(女主颜值变幻莫测但也美的可以)


他是龙?

他是龙!

他是龙。。

他可是龙~~


这电影真是又纯又欲,没想到三观跟着五官走

((ᵒꈊᵒ᷅ ू‖))՞这句话对龙也适用!

看完这条龙

形貌昳丽、美不可方物送给龙

.・゚゚・(/ω\)・゚゚・.



(女主颜值变幻莫测但也美的可以)


白茶星辰待风归(中考淡圈)

番外:红尘舞姬(越曼)

古风梗

天龙国国君天越x沙漠帝国间谍皇女阿尔曼

微星空元素

我终于写男女cp了,还是杂食——

“哦,你是说,宫里新来了一位西域舞姬?舞技还不错?“

身着黑色华服的君主端坐在大堂内,似乎是知道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嘴角扬起丝丝隐约的微笑。

平日对人铁面无私、不拘言笑甚至还有些冷酷无情的君王,居然笑了!?

“那,君主陛下,愿不愿意现在就随卑职去欣赏一番呢?"

一袭红衣的杜鹃扯出一个微笑,但却让天越觉得虚假不已。

“恭敬不如从命,杜鹃御医。"

听说这个御医是随着那个舞姬一起进宫来的,天越担心的,就是她们都各怀心计,到时候弄得天龙国一团糟。

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

古风梗

天龙国国君天越x沙漠帝国间谍皇女阿尔曼

微星空元素

我终于写男女cp了,还是杂食——

“哦,你是说,宫里新来了一位西域舞姬?舞技还不错?“

身着黑色华服的君主端坐在大堂内,似乎是知道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嘴角扬起丝丝隐约的微笑。

平日对人铁面无私、不拘言笑甚至还有些冷酷无情的君王,居然笑了!?

“那,君主陛下,愿不愿意现在就随卑职去欣赏一番呢?"

一袭红衣的杜鹃扯出一个微笑,但却让天越觉得虚假不已。

“恭敬不如从命,杜鹃御医。"

听说这个御医是随着那个舞姬一起进宫来的,天越担心的,就是她们都各怀心计,到时候弄得天龙国一团糟。

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国家,不允许有丝毫闪失……

偏殿,天越百无聊赖地坐在王位上,手指轻扣椅子扶手。

面前花枝招展的胭粉阵仗只让他觉得头被熏得微微发晕。

“陛下,这边是宫中目前为止舞技最好的十位舞姬了——”

一位侍者低头说道。

“哦?是么?”

天越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差。

“我只记得——本王让你们将宫中最新来的那一位舞姬请来,而不是这些青楼花魁!!!”

“宫中新来…兄长莫不是在说玄姑娘?”

一位蓝发金眸的少年手捧一本古籍,款款出现在朝廷上——好一位俊俏儿郎!!

“贤弟来了?”

“见过兄长,弟弟这就派人将玄姑娘请来。”

叶空一挥手,两个侍女走向皇宫的月云阁,不久便带回来一位异域装扮的舞姬。

“卑女见过陛下。”被称为玄遇的女子微微颔首,被面纱遮住的脸庞透出一丝丝女子特有的柔情似水。

天越明显看见了,玄遇眉眼间带出的那一点犀利与狠辣。

小丫头,以为这样就能骗过我么……你到底是什么目的?

“弟弟告退。”

叶空合起书本,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哥哥对这个舞姬的情绪变化,他也不想再继续惹怒自己那个喜怒无常的兄长了。

走出宫门外,一位红衣少年迎面走了前来。

“叶空。”

“辰星,你怎么在这儿?”

面对叶空的疑问,辰星并没有急着去回答,而是伸出手轻轻抱住了叶空,一段时间之后,带着他离开了。

“为何见了本王,还不露出真容?”

“此乃鄙人私密,陛下还请不要多问。一张舞女假皮,与卑女舞技并不相干。”

玄遇似乎有了丝丝不快,清秀的眉头皱了起来,天越眼中笑意更甚。

一个舞姬,居然胆敢在这个一手建立天龙帝国的冷酷君主面前表现出忤逆,要是换别人,这会儿首级已经被挂在城门示众了,可君主居然没有丝毫动怒,反而平静地说——

“既是如此,劳烦玄遇姑娘为大家舞一曲,助个兴吧。”

“卑女领命。”

玄遇退下,准备朝上表演。

“殿下,你直接杀了他不是更痛快吗?”

“……鹃,你不懂的,他刚刚……”

“您看见他笑了对吧?”

杜鹃轻轻地在玄遇唇上点上口脂。

“不忍心么?”

“我……很久没见到他了。”

“但您要明白,若是您没有杀掉天越,帝王……”

“我知道了,为了我那弟弟,我自有主张。”

玄遇披上舞衣,向大堂走去,乐师早已就位,廷上贵族更是期待这个绝世舞姬的表演,玄遇一眼便看见了坐在王位上的君王天越,她只觉得恶心……真的很恶心。

忍着将那些人开膛破肚的念头,玄遇知道不能弄出太大动静,这次的目标也不是他们,天龙国的皇家禁卫军和武将都驻守在廷外,一旦被包围,自己插翅难逃。

随着典雅的音乐,玄遇如同一股紫色的云雾在朝廷中舞动,曼妙绝伦的舞姿与匀称姣好的身材博得了满堂喝彩,天越的脸色却越来越差,身边的仆人甚至担心他是不是生了病,天越被那双金棕色的眸子勾起了回忆。

怎么会呢……真的是她吗?脸型、眼睛、舞姿…都太像了,舞曲落幕,天越脸上没了笑容,这一曲舞让他想起了儿时玩伴中的一个小皇女……

“玄姑娘,君王陛下让您今晚去他寝宫一趟。”

琉月阁,尘姑娘让玄遇先出去,她得梳妆。

玄遇只好去找住在洛青阁的杜鹃。

一路上,在大家炙热的目光洗礼下,玄遇显得极其不自在。

“就是她吧?那个舞姬……”

“听说平时不近女色的君王陛下因为她的一曲舞今晚要召她去寝宫?!”

“天龙国重建五年来未曾立后,这阵仗…青楼舞姬,不想也能一步登天?”

“呵,姐姐,你看玄姑娘的面容和身姿,这君王陛下,怕是被她这一剂迷魂药迷得神魂颠倒了。”

玄遇不满地皱着眉,青楼舞姬?不,不要在意这些,自己的目标……是君王……

但是当她刚刚踏入天越寝宫大门的时候,紫色面纱被拽落,熟悉的龙涎香味笼罩住了她——

“天越……”

天越拭去眼角的一滴泪,恨不得把面前的少女揉进骨子里疼爱。

炽热的双唇压了上来,原本已经拿在紫发少女手中的银色匕首本应刺入面前的人的胸腔,此刻却掉落在地上。

室内充斥着满月花香与龙涎香——

一吻毕,天越轻轻抚着阿尔曼额前的丁香色碎发,面前这个令他积思成疾的皇女……

“我找了你五年,虞玄……玄儿啊……”

“天越——我们…不是已经没关系了吗……”

阿尔曼眼角落下泪来,她下不了手,尽管沙漠帝国说都知道皇女殿下冷酷无情。

“是谁说我们没关系的——我的皇妃殿下?”

写着写着自己也蒙了……

是柯南不是柯基

《他是龙》

#占个tag

有没有大大写过阿尔曼和米拉婚后的生活,怎么生龙的孩子的文?没有我就写了,带低速车的那种,有人想看嘛?

#占个tag

有没有大大写过阿尔曼和米拉婚后的生活,怎么生龙的孩子的文?没有我就写了,带低速车的那种,有人想看嘛?

上帝掷骰子吗

HE,和米拉在一起后,阿尔曼终于学会了穿上衣,emmm虽然只有外套,啧啧啧谁让你身材好,露就露吧= ̄ω ̄=

HE,和米拉在一起后,阿尔曼终于学会了穿上衣,emmm虽然只有外套,啧啧啧谁让你身材好,露就露吧= ̄ω ̄=

上帝掷骰子吗

讲真我觉得米拉性格真好,不白不圣母,不愧是战斗名族的玛丽苏剧,就是不一样(ง •̀_•́)ง

讲真我觉得米拉性格真好,不白不圣母,不愧是战斗名族的玛丽苏剧,就是不一样(ง •̀_•́)ง

上帝掷骰子吗

越截越觉得米拉好好看o(≧v≦)o

越截越觉得米拉好好看o(≧v≦)o

上帝掷骰子吗

一遇到这种电影,就停不下截图的手,我也很绝望啊T^T

一遇到这种电影,就停不下截图的手,我也很绝望啊T^T

花杞

龙岛迷雾(5)

“你……一定要找你的未婚妻吗?”阿尔曼看着地上那一篓鱼,似乎有些失落。

“是的,阿尔曼,米拉一定在等我。”伊戈尔坚定得说道。

“如果你找不到她呢?或者……或者她已经……”说着说着阿尔曼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但愿她还活着,如果真的找不到……住在这座岛上似乎也不错?说不定真的能看见龙呢!哈哈哈……”伊戈尔笑着说道。

阿尔曼将又一次睡着的西奥多放回山洞中,带着伊戈尔带到一个飘满了箱子和浮船的海湾。

阿尔曼指着它们说道:“这里有些海上飘过来的杂物,你看看有没有能用的。”

伊戈尔挑中一搜不那么破旧的小船,“这搜船真结实!”

伊戈尔和阿尔曼一起修好了小船,并带上了一些食物,又一次踏上了寻妻的旅途。

阿尔曼想了又想,最终...

“你……一定要找你的未婚妻吗?”阿尔曼看着地上那一篓鱼,似乎有些失落。

“是的,阿尔曼,米拉一定在等我。”伊戈尔坚定得说道。

“如果你找不到她呢?或者……或者她已经……”说着说着阿尔曼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但愿她还活着,如果真的找不到……住在这座岛上似乎也不错?说不定真的能看见龙呢!哈哈哈……”伊戈尔笑着说道。

阿尔曼将又一次睡着的西奥多放回山洞中,带着伊戈尔带到一个飘满了箱子和浮船的海湾。

阿尔曼指着它们说道:“这里有些海上飘过来的杂物,你看看有没有能用的。”

伊戈尔挑中一搜不那么破旧的小船,“这搜船真结实!”

伊戈尔和阿尔曼一起修好了小船,并带上了一些食物,又一次踏上了寻妻的旅途。

阿尔曼想了又想,最终还是没敢对伊戈尔说出实话,他看着伊戈尔远去的背影,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愧疚,后悔,无奈交织在一起,甚至还有一丝丝失落。

他又是一个人了,一个人在这座孤岛上,看海中的游鱼,看天空中的飞鸟,看春天的花朵,看冬天的白雪……唯独没有一个人,一个陪他看风看大海的人。

哦,对了,这岛上多了一个小家伙——西奥多,多好听的名字,却伴随着血腥而残忍的出生。

是夜,狂风大作。闪电一串串从天边砸开,撕破了浓浓的黑幕,轰鸣的雷声仿佛是从闪电劈开的裂缝中传来,一声一声撼动着整个海平面。

阿尔曼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天气,他是龙,他从未感到惧怕。但是那个出海的伊戈尔呢?注定找不到未婚妻的他,在这样的暴雨之夜,海浪和狂风会把他掀翻!他死了吗?还是会飘到另外某个孤岛上?总之不会再回来了吧?他怎么可能回来呢……说不定还会回来吧?

胡思乱想的时候,阿尔曼突然察觉到不远的海面上,飘着一搜孤舟。狂风下,它显得有些摇摇欲坠,就像大海上的一片叶子,很快就会被海浪吞噬。

那是伊戈尔!

阿尔曼感觉到胸腔中燃起了一团火!那是化身为龙的前奏,突然!一声嘶鸣裹挟着火焰,从阿尔曼的口中喷泄而出,他闪电般得飞向那搜飘荡的小船。

你一定要活着,伊戈尔!



PS:那个啥,今天恢复更新我来啰嗦一小会儿,没想到会有人喜欢这个衍生!【抱住感谢所有点心和评论的宝贝儿】其实我只是一个懒癌患者,没事儿会看看电影,写写东西,都是很随心所欲的,想到就写点儿,想不到就不写,但是收到这么多【对我来说很多了】喜欢我真的很意外!所以我决定!哪怕只有一个人看我也要码完这个衍生!再次感谢!

花杞

龙岛迷雾(4)

阿尔曼从伊戈尔怀中接过了小西奥多,语气虐带责备似乎又透着些许温柔道:“不准哭了西奥多,现在你有名字了。”

西奥多好像真的能听懂一样,在阿尔曼怀中渐渐安静了下来,他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阿尔曼,阿尔曼也瞪着眼睛看着他,突然西奥多冲着阿尔曼眨巴了两下眼睛,咧开嘴笑了起来。

“……”阿尔曼愣住了,正如伊戈尔所想,阿尔曼本身还是个没长多大的大孩子,突然多了个儿子,他完全不知道该和西奥多如何相处。

一旁的伊戈尔看着这一大一小的父子俩大眼瞪小眼,不由得想起自己的未婚妻,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不久他也能有一个孩子,在他怀里冲他笑吧。

不过眼下还是生存要紧,疲惫了一天的伊戈尔感觉到困意一阵一阵犹如潮水般袭来,经过伊戈尔的...

阿尔曼从伊戈尔怀中接过了小西奥多,语气虐带责备似乎又透着些许温柔道:“不准哭了西奥多,现在你有名字了。”

西奥多好像真的能听懂一样,在阿尔曼怀中渐渐安静了下来,他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阿尔曼,阿尔曼也瞪着眼睛看着他,突然西奥多冲着阿尔曼眨巴了两下眼睛,咧开嘴笑了起来。

“……”阿尔曼愣住了,正如伊戈尔所想,阿尔曼本身还是个没长多大的大孩子,突然多了个儿子,他完全不知道该和西奥多如何相处。

一旁的伊戈尔看着这一大一小的父子俩大眼瞪小眼,不由得想起自己的未婚妻,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不久他也能有一个孩子,在他怀里冲他笑吧。

不过眼下还是生存要紧,疲惫了一天的伊戈尔感觉到困意一阵一阵犹如潮水般袭来,经过伊戈尔的一番观察,这个岛上可以说是要啥没啥,也不知道阿尔曼是怎么生存下来的。

说倒阿尔曼,阿尔曼人呢?刚刚不是还在哄孩子吗?

伊戈尔扫视了一圈,只看见小西奥多安静的睡在一边平坦的岩石上,小小的肚子随着呼吸小幅度起伏着,阿尔曼却不见了踪影……真是个神秘的美男子啊……

山洞外雨势渐小,一旁的火堆噼里啪啦地散发着温暖的光芒,伊戈尔并没有多想,靠着西奥多睡着的岩石就地躺下,很快便也睡了过去。

翌日一早,还没睡够的伊戈尔被身边西奥多的哭声震醒,他是第一次意识到,小孩儿竟然如此能哭!

伊戈尔抱起西奥多走出山洞,昨夜一场大雨,整座岛屿被冲刷地格外干净,海风清澈温暖,海边站着一个赤裸着上身的俊美青年,正是再给维多捕鱼的阿尔曼。

伊戈尔边走过去边忍不住腹诽到:阿尔曼这小子没有穿衣服的习惯吗?!

“早!你昨晚……”伊戈尔刚想开口,只见阿尔曼一个漂亮的射击,灵活的海鱼瞬间被阿尔曼射穿,随后他拔出木棍,抽出海鱼,利落的将鱼丢给维多,维多稳稳接住食物,在一边啃了起来。

“干得漂亮!”伊戈尔忍不住夸赞道阿尔曼的捕鱼技能。

“早。”阿尔曼毫不在意伊戈尔的夸赞,头也不回地继续捕鱼。

“嘿,你儿子好像饿了?”伊戈尔双手举起怀里扭来扭去的西奥多,把他凑到阿尔曼胸前,随后接住阿尔曼手中捕鱼的木棍。

阿尔曼摘了几个火龙果,坐在沙滩上,边看伊戈尔捕鱼,边喂西奥多……

捕鱼似乎是海边出生者与生俱来的技能,没多久,鱼篓就被伊戈尔装的满满当当。他提着鱼篓走到阿尔曼身边说道:“这些给你,感谢你昨晚的收留,我想我该走了。”

花杞

龙岛迷雾(3)

傍晚,阿尔曼捕了几条鱼回来,伊戈尔生了堆火,把鱼串起来,放在火上烤,烤完递给阿尔曼道:“嘿,兄弟,知道怎么离开这儿吗?”

阿尔曼摇了摇头。

“难道你没出去过?那你知道龙岛在哪儿吗?”

“这里就是……”

“这里?!可是这里没有龙啊!”

阿尔曼看了他一眼,继续吃烤鱼……

伊戈尔觉得问他也问不出什么了,只好自己想办法离开了。

阿尔曼吃完后,开口问道:“你为什么出海?”

“我的未婚妻被龙抢走了,我来找我的未婚妻。”伊戈尔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很爱她吗?”阿尔曼听过太多父亲的讲述,说只有真正相爱的人才能找到龙岛,救走未婚新娘。但他至今不懂,爱究竟是什么。

“老实说,我并没有见过她,但她既然是我的未婚妻,我就有责任救出她...

傍晚,阿尔曼捕了几条鱼回来,伊戈尔生了堆火,把鱼串起来,放在火上烤,烤完递给阿尔曼道:“嘿,兄弟,知道怎么离开这儿吗?”

阿尔曼摇了摇头。

“难道你没出去过?那你知道龙岛在哪儿吗?”

“这里就是……”

“这里?!可是这里没有龙啊!”

阿尔曼看了他一眼,继续吃烤鱼……

伊戈尔觉得问他也问不出什么了,只好自己想办法离开了。

阿尔曼吃完后,开口问道:“你为什么出海?”

“我的未婚妻被龙抢走了,我来找我的未婚妻。”伊戈尔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你很爱她吗?”阿尔曼听过太多父亲的讲述,说只有真正相爱的人才能找到龙岛,救走未婚新娘。但他至今不懂,爱究竟是什么。

“老实说,我并没有见过她,但她既然是我的未婚妻,我就有责任救出她。”伊戈尔笃定地说道。

“那你恐怕无法如愿了。”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被龙抓走后,是很难逃出来的……”阿尔曼遗憾地回答道。

“那龙到底在哪里?这里不是龙岛吗?我的未婚妻不在这里吗?”伊戈尔急切地问道。

“抱歉,我也不清楚。”阿尔曼的眼神有些闪躲。

“对不起,我……吓到你了?”伊戈尔以为自己的急切吓到了这个孩子,连忙道歉。

突然,天空刹的泛起一道白光,天边闪过一道闪电,明晃晃地劈进了海水中,紧接着“轰隆轰隆”的闷雷逐渐从天边传来,吓得一旁好不容易停止哭泣的婴儿再一次放声大哭起来。

海上空的天气总是这样喜怒无常,大雨将至。

伊戈尔见阿尔曼并没有要去管男婴的意思,只好再次走过去将那小子抱起来,哄了半天依旧没什么效果之后,只得走到阿尔曼身边求助。

“嘿,你儿子可真能哭。”滂沱大雨瞬间而至,伊戈尔走到阿尔曼身边坐下,“这小家伙叫什么?”

阿尔曼看了一眼嚎啕大哭的婴儿,眼神中藏着一丝恐惧,又好像真的在思考婴儿的名字,最终,他摇了摇头道:“他没有名字。”

“没有名字?”伊戈尔内心强烈的谴责着面前这个俊美的男人,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负责任,生完孩子不管死活,竟然连名字都不给取!

看着怀中哭的可怜的小家伙,伊戈尔忍不住道:“叫西奥多怎么样?意为神的赐礼!”这本是给自己将来的儿子准备的名字,送给这个可爱的小家伙好了。

“谢谢……很好听……”阿尔曼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这还是伊戈尔第一次看见他笑。

花杞

他是龙的衍生:龙岛迷雾(2)



第二天,阳光照进龙岛的每一个角落,远处飘来一块浮木,载着一个男人。他是伊戈尔,出海寻找他那被龙带走的未婚妻米拉。

伊戈尔随着浮木被海水冲上了岸,他跌跌撞撞地站起来,隐约看见不远处的沙滩上躺着一个人。

是米拉吗?他急忙跑过去……

沙滩上的阿尔曼还未醒来,一块暗红色布料围在腰间,草草遮住了大腿根部。清晨的阳光照在他赤裸的上身,那种优美的肌肉线条和白皙的皮肤结合在一起,力量和俊美完全融合于一人之身。

伊戈尔好不容易将眼球从少年裸露的身体上移开,他不知道自己飘来了何处,眼前的少年又没有任何醒来的意思,只好在四处随便转了转。

突然,他听见一声婴儿的哭声从山洞里传来。

伊戈尔循声找到了山洞中啼哭的男婴,见他哭的实在可...



第二天,阳光照进龙岛的每一个角落,远处飘来一块浮木,载着一个男人。他是伊戈尔,出海寻找他那被龙带走的未婚妻米拉。

伊戈尔随着浮木被海水冲上了岸,他跌跌撞撞地站起来,隐约看见不远处的沙滩上躺着一个人。

是米拉吗?他急忙跑过去……

沙滩上的阿尔曼还未醒来,一块暗红色布料围在腰间,草草遮住了大腿根部。清晨的阳光照在他赤裸的上身,那种优美的肌肉线条和白皙的皮肤结合在一起,力量和俊美完全融合于一人之身。

伊戈尔好不容易将眼球从少年裸露的身体上移开,他不知道自己飘来了何处,眼前的少年又没有任何醒来的意思,只好在四处随便转了转。

突然,他听见一声婴儿的哭声从山洞里传来。

伊戈尔循声找到了山洞中啼哭的男婴,见他哭的实在可怜,好像没人管的样子,只好将他抱起来在怀中颠了几下,果然,男婴哭的更厉害了……

“放下他。”突然,洞外的阿尔曼冰冷的说道。

伊戈尔回头看到是刚刚沙滩上那个少年,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这小子哭的太可怜了。”

“你是谁?”阿尔曼似乎并不是特别在意伊戈尔手中的婴儿,无所谓的问道。

伊戈尔放下怀中男婴,诚恳的说道:“我叫伊戈尔,在大海中遭遇了风暴,船被卷走了,我随着海浪飘了过来。”

伊戈尔顿了顿,见少年并没有要赶走自己的意思,于是继续说道:“你呢?你一个人住在这儿吗?”

阿尔曼点了点头:“我……叫阿尔曼。”

“那这个孩子呢?是你儿子吗?他的母亲呢?”伊戈尔对这个神秘并且美丽的少年充满了疑惑。

“他没有母亲。”阿尔曼说完后便一个人走开了,看见那个哭闹的小家伙,他就会想到昨晚的自己是多么的恐怖。

伊戈尔猜想,孩子的母亲一定是受不了阿尔曼的傲慢所以才离开了他吧。

没有母亲的孩子,或许这小子是太饿了才哭成这样吧?伊戈尔找来了几个野果子,将汁水滴进男婴的口中,他幼小的舌头竭力地吮吸着甘甜的果汁,渐渐停止了哭泣。

伊戈尔边喂边想,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明明那个阿尔曼自己还是个半大小子而已,这么年轻就有孩子了,真是太落后了。自己都这么大了都还没结婚呢,一定要赶紧离开这里,米拉还在等着自己去救她呢。

花杞

他是龙的衍生:龙岛迷雾(1)

首先声明:本文纯属作者脑洞,无聊产物,写着玩儿万勿当真或与电影产生联系。如若被雷,千万不要继续看下去,直接叉掉,不要骂作者,作者胆小🙂写的不好一定指正,感谢所有读者

cp:伊戈尔x阿尔曼

阿尔曼最终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变成了龙形态……

他一步步向蜷缩在角落的米拉逼近,每前进一步,他胸腔内的炎热就随之鼓动一次,他的眼神发出了暗红色的光芒。

灼热的身体正在酝酿着一场铺天盖地的火焰,随时随地就可以把米拉烧成灰烬!

阿尔曼的前爪牢牢固定住了米拉,此时的他早已失去了人的理智。突然,巨口大开,雷鸣般的龙吟和灼热的火焰一瞬间倾泻而出,米拉绝望的求救,美丽的脸庞和来不及流出的泪水通通化成火海中微小的尘埃,像一曲优美的...

首先声明:本文纯属作者脑洞,无聊产物,写着玩儿万勿当真或与电影产生联系。如若被雷,千万不要继续看下去,直接叉掉,不要骂作者,作者胆小🙂写的不好一定指正,感谢所有读者

cp:伊戈尔x阿尔曼


阿尔曼最终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变成了龙形态……

他一步步向蜷缩在角落的米拉逼近,每前进一步,他胸腔内的炎热就随之鼓动一次,他的眼神发出了暗红色的光芒。

灼热的身体正在酝酿着一场铺天盖地的火焰,随时随地就可以把米拉烧成灰烬!

阿尔曼的前爪牢牢固定住了米拉,此时的他早已失去了人的理智。突然,巨口大开,雷鸣般的龙吟和灼热的火焰一瞬间倾泻而出,米拉绝望的求救,美丽的脸庞和来不及流出的泪水通通化成火海中微小的尘埃,像一曲优美的挽歌。

很快,米拉不见了……火海之中,一个赤裸的婴儿正躺在米拉消失的地方嘤嘤啼哭。

阿尔曼终于恢复了人形,他疲惫的坐在地上,有点不敢相信刚刚自己所做的一切。

新生的婴儿就在身边,但阿尔曼不敢碰他,任他哭得天昏地暗也不愿去触碰那个幼小的生命。

阿尔曼从未像现在这样讨厌过自己,他不仅是个怪物,而且还真的像他的所有祖先那样,通过燃烧别人去繁衍后代!他明明不愿意这样做的,但他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他痛恨自己的懦弱,痛恨自己的天性,甚至痛恨那个灰烬中出生的男婴……

婴儿哭了没多久,累的睡着了,维多【阿尔曼的宠物猫【并不】】拽来一件米拉掉落的衣服,覆盖在男婴的身上。

阿尔曼坐在岸边,海水漫过他的脚背,触到他的脚踝后又退回海中……他静静望着远方,自己也是这么出生的吧,他难过的想到。一出生就带着罪恶的龙族到底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我们注定是邪恶的缔造者,不管怎么努力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本性不是吗?阿尔曼渐渐有些出神,身后的龙岛不再传来哭泣,远方一望无际的大海平静的让人害怕。

或许死亡对那个婴儿来说,才是一种解脱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