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尔特留斯

15842浏览    118参与
头戴花花我怕谁

[黑魂同人bg]和他们的时光2

我又来了


[阿尔特留斯?希夫!]


吟游诗人初来亚诺尔隆德王城,陪伴她参观王城的女骑士被太阳长子殿下那边的侍女突然叫走,她现在一个人独自坐在庭院走廊边,呆呆的看着无数人向往的亚诺尔隆德。


“cuxicuxi、cuxicuxi”,诗人耳边传来草丛摇动的声音


“?”诗人看向身边越来越近的响动处,一会儿响动声停下了,少女疑惑的靠近,突然,一个狗头出现在草丛外和少女面面相觑。


“………………卧c?!!!”少女猛地往后一仰,警惕的环视四周,要是狗突然扑上来她就转身往最安全的方向跑,对了,刚刚好像看到了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出现在庭院附近,在找什么的样子,他在找什么呢……


越...

我又来了


[阿尔特留斯?希夫!]


吟游诗人初来亚诺尔隆德王城,陪伴她参观王城的女骑士被太阳长子殿下那边的侍女突然叫走,她现在一个人独自坐在庭院走廊边,呆呆的看着无数人向往的亚诺尔隆德。


“cuxicuxi、cuxicuxi”,诗人耳边传来草丛摇动的声音


“?”诗人看向身边越来越近的响动处,一会儿响动声停下了,少女疑惑的靠近,突然,一个狗头出现在草丛外和少女面面相觑。


“………………卧c?!!!”少女猛地往后一仰,警惕的环视四周,要是狗突然扑上来她就转身往最安全的方向跑,对了,刚刚好像看到了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出现在庭院附近,在找什么的样子,他在找什么呢……


越想越偏的诗人没有留意到狗头看她没有什么恶意便从草丛走出来,露出了较之一般狗类庞大的身躯 它靠近诗人嗅了嗅味道,然后双眼放光地半扑到少女的腿上,摇着尾巴发出“嘤嘤嘤”的声音。


少女被腿上的触感惊回神,看着眼前毛发旺盛的大狗狗发出狗类特有的乞求的声音,她歪头想了想,拿出了藏在口袋里忘记吃的有些扁了的自制三明治,诗人一脸肉疼的递给狗头一半三明治,大狗狗摇着尾巴凑近三明治但是没有咬,它继续发出嘤嘤嘤的声音。


“?”诗人想了想,听说和人有相处经验的狗只吃放在地上的食物,她恍然大悟地想要把三明治放到地上,谁知道狗狗更着急了,它在腿边转着圈圈,不停拿头蹭少女的裙摆,然后叼来一片树叶,拿爪子把树叶撕碎,接着一脸期待(?)的看向少女。


少女愣了片刻,接着迟疑的把三明治掰成两半,递过一半给狗狗,大狗一口将三明治吃下肚子,又看着另一半,少女就又递了过去,这次大狗把那一半含在嘴里叼着,然后看着少女摇了摇尾巴,转身朝着庭院的方向慢慢走去。


诗人望了望四周,觉得一时半会儿也没人来找自己,又有一些担心大狗会被银骑士们赶走,就起身跟着大狗走着。前面的大狗耳朵动了动,转身看见少女跟着自己,就开心的退回少女身边,伴着少女的大腿根慢慢走着。


诗人低头看大狗及其熟练的守护自(人)己(类)的姿态,断定它肯定是在王城和主人走散了,更加坚定了自己一定要陪着大狗找到它主人的决心。诗人低头看着紧贴着自己莫名可靠的大狗,愈发喜欢,忍不住微微弯腰摸了摸大狗的背,大狗抬头看着满眼温柔的少女贴得更紧。


走了一会儿,大狗的步伐突然变快了一点,接着少女就听到远处传来模糊的熟悉的男声:

“希夫——你在哪儿希夫——希夫?!”


大狗欢快的奔了过去,诗人急忙跟上,走近了发现就是刚刚远远路过看到的那个高瘦的男人 ,原来他找的就是这只大狗!叫……


男人半跪在地上摸了摸希夫的头,这才站好望向面前的娇小少女,他和善的笑出声来,头盔里传来他微微模糊的声音:

“是你找到了希夫吗!谢谢你可爱的小姐,你是新来的侍女吗?还是圣职人员?”


少女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是游历的吟游诗人,这次来亚诺尔隆德王城是来传播自己的诗歌。随后说道:

“你的狗狗真可爱”


谁知道男人愣了一下 随机捂着嘴笑到:

“哦,你说希夫吗,哈哈哈,这孩子虽然是很 可爱 ,但是它不是狗哦,它是一匹未成年的狼,是我最忠实的伙伴。”


少女听闻正不知所措时,希夫哼了两声,随即对着自己的主人张开了嘴,嘴里是被口水浸得湿答答的半块三明治。希夫满脸骄傲的挺直胸脯,它可是给头狼带回了好吃的战利品呢!他以后可要对它更好一些啊,希夫是一匹优秀的狼!


少女:………………

阿尔特留斯:…………………………


少女迟疑的指着湿答答的三明治开口道:

“那个,这位先生,希夫好像希望您chi”


男人突然开口:

“话说回来我还不知道小姐你的名讳,刚刚认错实在抱歉,如果方便的话希望能接受我的感谢之情。”


少女:“…………啊,好的。”莫名感觉自己还是不要接着说下去比较好


希夫:委屈屈,头狼怎么不理我Ծ‸Ծ


[完]


最后由于希夫过于高超的撒娇技术,两人只好折中的把少女手上剩下的一半三明治再对半分当着希夫的面吃下去后表示自己吃不下了,希夫才妥协的咽下馋了好久的嘴里的三明治。


阿尔特留斯:三明治好吃,希夫超可爱


诗人:我刚刚居然和一匹狼独处了那么久吗?好的,亚诺尔隆德果然是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诗歌有新题材惹


阿尔特留斯请和我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

古朗月下
是真的很不错,我当即起立

是真的很不错,我当即起立

是真的很不错,我当即起立

红毛猩猩拉完了屎接着

【黑暗之魂,电波四格,OOC致死量】这是一份普通的黑魂简笔画

终于有时间把刷誓约道具时乱想的东西画下来惹

画完就成这样了和帅气一点边都不沾的幼儿简笔画,

我对不起各位BOSS,哪个提出来不是单刷我一下午。


设定全是瞎加,对白纯属捏造,已联系法师,请勿当真谢谢。

【黑暗之魂,电波四格,OOC致死量】这是一份普通的黑魂简笔画

终于有时间把刷誓约道具时乱想的东西画下来惹

画完就成这样了和帅气一点边都不沾的幼儿简笔画,

我对不起各位BOSS,哪个提出来不是单刷我一下午。


设定全是瞎加,对白纯属捏造,已联系法师,请勿当真谢谢。

觥木叁
我为大王卖过命,为什么不能吃糖...

我为大王卖过命,为什么不能吃糖?

我为大王卖过命,为什么不能吃糖?

LIMBO BRUSH X
最近画的A大~感觉还不错

最近画的A大~感觉还不错

最近画的A大~感觉还不错

困到睡不醒

【黑魂】 Knight in the tower

  *  CP   阿尔特留斯/翁斯坦  

  *  有自己的魂学理解和奇妙的时间线BUG

  *   @死得不能再死的troy   要看的长发公主梗,摸了很久还是摸出来了


   亚诺尔隆德并不总是晴天,但像今天这样阴沉的日子也不多见。冷风从玻璃窗的缝隙间争相涌入屋内,在没有燃起火炉的房间里四处流窜,让屋里的人不得不顺起一旁...

  


  *  CP   阿尔特留斯/翁斯坦  

  *  有自己的魂学理解和奇妙的时间线BUG

  *   @死得不能再死的troy   要看的长发公主梗,摸了很久还是摸出来了





   亚诺尔隆德并不总是晴天,但像今天这样阴沉的日子也不多见。冷风从玻璃窗的缝隙间争相涌入屋内,在没有燃起火炉的房间里四处流窜,让屋里的人不得不顺起一旁的毛毯抵御寒气。


   翁斯坦裹着毯子缓步走向没有拴牢的窗户,尚未完全被雨水染湿的玻璃上反射出骑士稍显憔悴的面容,于是他索性借着这面劣质的镜子把自己披散的红色长发从毛毯底下拨弄出来,再从右往左依次检查松动的窗子。


   这不是骑士长本人的房间,但也不是仆人才会居住的小阁楼和地下室,它甚至比翁斯坦自己的居室还要华丽宽敞,如果是个好天气,想必阳光可以直接穿透这一排玻璃窗照进屋内,让整间屋子成为太阳的殿堂。桌椅家具采用的都是上好的木料,只可惜在这间没有点燃一根烛火的房间里它们看起来和厨子的木柴也没有很大区别。房门一侧的墙壁上挂着几幅精美的风景画,从亚诺尔隆德的日出之时到环绕小隆德四周险峻的岩峭绝壁,罗德兰的绝景皆浓缩其上,其中甚至还有亚斯特拉的平原与卡塔利纳的高地,这大约是考虑到来自人类国度的贵客对故乡的思念而特意放置的。


   在准备关上最后一扇窗户时,翁斯坦听到了奇怪的声音,那声音很轻,在呼啸的风声和逐渐变大的雨声中几不可闻,但凭借自己敏锐的感官,他还是听到了。


   什么东西在外边?翁斯坦想着,谨慎地向窗外探出头,然后差点和那“东西”迎头撞上。


  “是我是我!先让我进去!”湿漉漉的人形生物压低声音催促着,一边的胳膊已经撑上了窗台的外沿,另一只手则紧紧扣住窗台的内边,背部发力直接将自己的上半身送进了屋里。

  

  “阿尔特留斯?”顾不上惊讶,翁斯坦迅速侧身让开位置并伸手拉住对方的小臂,否则狼骑士很可能将以头朝地的神奇姿势直接砸进房内。然而以狼剑术著称的骑士在落地时却出现了一点小小的意外,他被雨水浸湿的皮靴和抛光的大理石地面显然不对盘,小幅度的趔趄本不是什么大问题,坏就坏在这一下不慎碰倒了一旁的金属烛台。这点声响在沉寂已久的寝室内无异于一声惊雷,雪上加霜的是敞开的窗户几乎同时被大风撞回原位,只要门外的守卫不是聋子就该意识到情况不对劲了。

  

   阿尔特留斯的目光只在床底和柜门之间游移了一瞬便做出选择,在房门被打开的前一秒他已经以一个灵巧的滑步接翻滚把自己塞进了这张浮夸的大床底下。


  “发生了什么事?”五名全副武装的银骑士推门而入,他们架起盾牌、紧抓着手中的武器,看起来相当紧张。


  “阁下?”领头的银骑士上前一步,他的视线牢牢黏在翁斯坦的背影上,好像生怕骑士长突然转身一记突刺把他击飞出去。


  “没什么,只是风把烛台吹倒了。”翁斯坦缓缓转身,向高度警戒的银骑士们展示自己手中磕掉了一角的烛台,他一一扫过面前的银骑士,发现他们都是些眼生的新面孔,不禁有些担忧自己憋足的谎言会不会被识破。如果他们坚持要搜查房间,他没有理由也没有资格拒绝。


   仿佛是为了让翁斯坦的话更有说服力,那扇一直没有关上的窗户又开始哐哐作响,杂乱无章的噪音在某种程度上消解了房内紧张的氛围,银骑士目光中的戒备渐渐消散,他们两两对视,似乎接受了这个说法。


   最后一名银骑士离开房间的时候,翁斯坦紧绷的神经终于舒缓下来,他坐在床边细细打量刚刚从床底下钻出来的意外来客。也许是为了掩人耳目,阿尔特留斯并没有穿那套狼骑士盔甲,而只穿着一身常服,浅色的亚麻上衣吸水后黏在身上,看起来相当不舒服,羊毛马裤的边角处还在往下滴水;黑发也湿哒哒地贴在鼻梁和侧颊上,把他那张闻名罗德兰的帅脸遮了个七七八八。狼骑士现在看起来跟他多年以前从森林里捡回来的小狼希夫简直没有分别,脏兮兮又可怜兮兮的,连眼神都那么像。


   翁斯坦拍拍身侧的床面,说道:“别罚站了,坐这吧。”


  “床会湿的。”

   

 “我不睡这张床,它太软了。”

  

    阿尔特留斯闻言也不再有所顾忌,直接坐到床上,他伸手拨开黏在自己脸上的一缕缕头发,眼睛却一刻也不曾离开身边的人。自从长王子“被驱逐”,兼任长王子首席骑士的骑士长被停职软禁,他们已经有段时日没有见过面了,他甚至不知道翁斯坦是不是还活着,但现在看来,翁斯坦过的比他想象中要好不少。


  “确实太软了。”他突然意识到这样直白的目光不太礼貌,于是匆匆移开视线,却又被那如瀑的红色长发吸引了注意。骑士长一向以严谨利落的形象示人,平日里束得整整齐齐的高马尾连一根发丝都不会遗漏,而现在他就那么随意地披散着红发,任由它们在自己的肩背上流淌。罩在翁斯坦身上的奶油色毛毯上点缀着许多酒红色的繁复纹饰,在昏暗的室内它们就像盛放在发丝间的鸾尾花,这是与冰冷的铠甲所带来的截然相反的感受。阿尔特留斯想着,原来翁斯坦的发尾有些打卷。


   红发的骑士显然也感受到了同僚的注视,他偏了偏头,余光瞥见了那双澄澈而专注的蓝色眼眸,又低头扫视了几眼自己的毛毯,于是理所应当地把它从肩头扯下来,双臂一甩直接裹上了黑发骑士微微低伏的上半身,同时也把他即将脱口而出的话语堵了回去。


   “……这太危险了。”翁斯坦长叹一口气,把那些诸如“你怎么来了”“谁让你来的”“你来干什么”之类无关痛痒的问题咽进肚里,重要的是阿尔特留斯已经来了,而且他发现自己很高兴还能再见到他。


  “比起清剿深渊或者狩猎古龙这不算什么,不是吗?”狼骑士露出他招牌的微笑,“况且这座塔也没有它看起来那样高。”


  “那也足够摔断你的脖子了。”翁斯坦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情况怎么样?”


   意料之中,他看见笑容从阿尔特留斯脸上消失了。


  “有多糟?”


  “相当糟。”阿尔特留斯停顿片刻,似乎在斟酌语句,“陛下非常生气,我、基亚兰、戈夫,甚至是哈维尔阁下的话他一句也听不进去,公主殿下和小王子殿下想求情,但是他们哭着被陛下赶出了寝宫。”


  “……长王子殿下,找到了吗?”


  “没有,这一个多月以来我们几乎把罗德兰翻了个底朝天,哪里都没有找到。”阿尔特留斯没有放过对方脸上任何一丝的表情变化,在听到这句话以后,翁斯坦明显长舒一口气,于是他补充道:“陛下还没有决定如何处置长王子,可毕竟是亲生的血脉,他……”


  “阿尔特留斯,”翁斯坦出声打断了他的话,“我们的陛下身上具有很多美德,但显然都与仁慈无关;他能容忍很多事情,但背叛绝不位列其中。”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所以我一度以为你死了,以为软禁不过是安抚的谎言。几缕被雨水浸湿的黑发不知什么时候又从耳后滑下来,半遮住阿尔特留斯一侧的眼睛,他刚好伸手借此掩盖自己复杂的表情。但翁斯坦还是捕捉到了那一闪而过的失落情绪,他在心底懊恼自己时常把控不住的骑士长做派,阿尔特留斯冒着生命危险来见他,告知他被软禁期间发生的点点滴滴,而自己实在不应该用军事作战会议上和例行巡视王城时那种严厉的态度对待他。


  “你们最近过得怎样?”翁斯坦相当生硬地转移了话题,关于亚诺尔隆德的权力和格局变动,一个下午的时间恐怕远不够窥探一二,此刻暗流涌动之下的王城危机四伏,比起虚无缥缈的未来,他更想把握此刻这难得可贵的时光。


   如同几百年来无数个平凡的午后,他们就像两个忙里偷闲的普通银骑士,在无人看见的角落里和同伴窃窃私语,时刻担心被突然出现的上级抓个正着。门口几次传来骤然增大的声响,在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它们如此刺耳,但好在最终都无人敲门打扰或是直接推门而入。大部分的时间都是阿尔特留斯单方面的讲述,他说起葛温艾薇雅公主一周前订下的婚约,说起葛温德林小王子开始承担长王子的部分职责,说起小半个月不见踪影的基亚兰,说起清闲到开始学习雕刻的戈夫,说起工作量激增时常彻夜未眠的斯摩……翁斯坦知道他略去了很多细节也隐藏了很多事实,狼骑士从不擅长说谎,所以比起编造一些漏洞百出的故事他选择直接省略不讲;翁斯坦也知道阿尔特留斯只有在谈及希夫时没有任何隐瞒,他那种伪装出来的轻松平和也只有在此刻最为真实。


   雨停了,风却没有停,它无形的身躯反复冲撞着玻璃窗,仿佛是在催促某人赶紧离去。在这没有燃起壁炉的阴冷室内,两名骑士靠得那样近,阿尔特留斯的指尖甚至触碰到了翁斯坦垂在床面上的发丝,他在谈话间几次偷偷拨弄着红色的发尾,意识到翁斯坦并没有发现后便得寸进尺地用食指在柔软的发丝间划起了圈。


  “你该走了。”翁斯坦率先打破短暂的沉默。


  “是啊。”阿尔特留斯轻叹一声,他已经消失了将近一个下午,不能再多作停留了,呆得越久节外生枝的可能性就越大。


  “小心点,你要是失足滑下去……”


  “脖子就摔断了。”阿尔特留斯还是没忍住,“翁斯坦,你就不能看看这个童话故事的其他版本吗?别和我的脖子作对了!”他一翻进房间就看到了放在天鹅绒枕头边的那本深棕色封皮的纸质书,如果记忆没有出错的话应该是某个人类王国的童话故事集。放在以前骑士长看童话故事书这种东西的可能性和葛温王缩在希斯公爵怀里哭的可能性差不多,甚至后者可能发生的概率更大,不过考虑到软禁期间的骑士长没有任何娱乐及非娱乐活动,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有什么办法,书架上的其他书我至少看过三遍了!”翁斯坦看起来有点恼羞成怒,“而且这个莫名其妙的故事居然还有其他版本吗?”


  “当然,某个版本的故事里人类的王子击败了邪恶的女巫,从高塔里救出了长发公主,然后他们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阿尔特留斯压低的声音里溢满笑意,“比人类王子攀着人类公主的长发往塔上爬结果不慎摔断了脖子,公主伤心欲绝用长发上吊了这种结局要好多了。”


  “其实两个版本都很蠢,相比起来这本书里的故事还更真实一些。”


  “翁斯坦,你跟写给小孩子看的故事较真有必要吗?”


  “也是。”

 

   他们面对面坐着,彼此的眼睛里都是掩盖不住的笑意,阿尔特留斯收紧了插在红发间的手指,而翁斯坦却毫无预兆地起身,那些刚刚还握在掌心的发丝就这么悄然流失于指缝,他知道自己真的该走了。


   双脚踩上草地的那一刻,他闻到了泥土和青草在雨后的空气中独有的芬芳,他的视线顺着铺满墙壁的常青藤和葡萄藤往上,望向这些绿色攀援植物远远不能触及的更高处。某一扇窗户敞开着,即使没有戈夫如猎鹰一般敏锐的视力,他也能清晰地看见在风中舞动的红发,在阴沉的天空下它们简直可以称得上耀眼夺目了。

  

   阿尔特留斯只在原地驻足了片刻便转身离去,他们没有互相道别,因为他知道他们必再相见。


   在他从黄金国度乌拉席露归来之后。



  -  end  -



   一点叨逼叨:这个关于长发公主的黑童话我是从巫师3DLC血与酒童话世界里的一个支线任务里知道的,是否还有更原始的出处没有考据(懒)

法兰守卫A

【mob不死队xA】群狼盛宴

【警告】rape;mob;群p;触手产卵

涉及深渊A 主不死队xA  没玩过一代 ooc

大狼喂小狼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

【警告】rape;mob;群p;触手产卵

涉及深渊A 主不死队xA  没玩过一代 ooc


大狼喂小狼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

🐟
粉丝见面会私生饭扑倒偶像现场...

粉丝见面会私生饭扑倒偶像现场

没什么好说的,太香了

他俩结婚了

粉丝见面会私生饭扑倒偶像现场

没什么好说的,太香了

他俩结婚了

法兰守卫A
更喜欢粉艹A大嘻嘻 阿尔特留斯...

更喜欢粉艹A大嘻嘻

阿尔特留斯  被男玩家吐槽jio脖子太过纤细的狼骑士

“虽然PC版刚打到黑森林,但这次移植明显是冲着深渊骑士去的怀着对装备的热忱看了我方的狼骑士装备图,那腿部盔甲怎么能设计的那么修身呢,这是制作组故意的还是调整错误= =”——zhanglang, A9VG

更喜欢粉艹A大嘻嘻

阿尔特留斯  被男玩家吐槽jio脖子太过纤细的狼骑士

“虽然PC版刚打到黑森林,但这次移植明显是冲着深渊骑士去的怀着对装备的热忱看了我方的狼骑士装备图,那腿部盔甲怎么能设计的那么修身呢,这是制作组故意的还是调整错误= =”——zhanglang, A9VG

Sariel.
这个人不好好上网课又在改图

这个人不好好上网课又在改图

这个人不好好上网课又在改图

万恶的小宝

做慈善,一对A大和不死队的情头

做慈善,一对A大和不死队的情头

尿尿妹妹

深渊漫步者&深渊监视者

(发老图假装自己有更新)

深渊漫步者&深渊监视者

(发老图假装自己有更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