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尔珐尔德

651浏览    6参与
季节列车

阿尔珐尔德


1-3P原作 

4-5Pきもオタ幻想


https://picrew.me/image_maker/41113/complete?cd=gvS1nKuWbl

阿尔珐尔德


1-3P原作 

4-5Pきもオタ幻想



https://picrew.me/image_maker/41113/complete?cd=gvS1nKuWbl

008li

摸一下我比较喜欢的两个角色,CANAAN里的阿尔珐尔德跟寒蝉的龙宫礼奈,有空把喜欢的女性角色都画下

摸一下我比较喜欢的两个角色,CANAAN里的阿尔珐尔德跟寒蝉的龙宫礼奈,有空把喜欢的女性角色都画下

季节列车

近期的幽灵

我坐在生锈的椅子上,透过额头流下的汗,望向远方的枯野。空气像是炙热的湖水,迷蒙的蒸汽不时地在眼前晃动,像是波纹一般。荒野也似乎被延伸了,向着远方,与地平线融为一体。其实气温并不是很高,但是不时地瞥向拥有模糊边缘的太阳,也足够让胸口那燥热的火焰熊熊燃烧起来了。

从朦胧的空气中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人影右手提了什么东西,她左手的袖筒空荡荡的,有些吃力地缓步走来。我迎上去,匆匆忙忙地接过她手上的袋子,又像是不自觉地想要对上她的步点一样,调整脚下的频率,并排走在她的左侧。

“看起来收获还不错。都有些什么啊?”

“自己看咯。热死了,不想说话。”

她把裹在身上的厚外套的拉链拉开,自由地喘着粗气。汗水顺...

我坐在生锈的椅子上,透过额头流下的汗,望向远方的枯野。空气像是炙热的湖水,迷蒙的蒸汽不时地在眼前晃动,像是波纹一般。荒野也似乎被延伸了,向着远方,与地平线融为一体。其实气温并不是很高,但是不时地瞥向拥有模糊边缘的太阳,也足够让胸口那燥热的火焰熊熊燃烧起来了。

从朦胧的空气中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人影右手提了什么东西,她左手的袖筒空荡荡的,有些吃力地缓步走来。我迎上去,匆匆忙忙地接过她手上的袋子,又像是不自觉地想要对上她的步点一样,调整脚下的频率,并排走在她的左侧。

“看起来收获还不错。都有些什么啊?”

“自己看咯。热死了,不想说话。”

她把裹在身上的厚外套的拉链拉开,自由地喘着粗气。汗水顺着脖颈落在她的锁骨上,又滑下来,微微浸湿了黑色的抹胸。

“我看看…核子可乐。核子可乐、核子可乐……你到底拿了多少可乐回来?…啊!还有…嗯?鲱鱼罐头?”

我转过头,盯住她微微张开的眼睛。她轻巧地转了几下眸子,从我手中的袋子里拿了一瓶可乐。

“咦?原来那是鲱鱼哦?”

“你不是看得懂吗。”

“看到是罐头就拿来了。又不是不能吃。”她盯着可乐看了两秒,又把瓶口举到我的面前,“帮我打开。”

“我说,装个义手怎么样?”

“哪种?要是铁块,我才不要。除非是星球大战里那种的。”

“那种,过两百年也许就有了。喏。”

我把可乐递给她。她晃晃悠悠地走在路上,一边喝可乐,一边用迷茫的眼神看着前方。其实她什么也没看。时不时地,她的肩膀轻轻地碰在我的手臂上,又无意识地朝另一边晃过去,像是落在地面上的橡皮,又像是在旧时代的影片里时常能见到的,有小鸟栖息的古老时钟。

我扶住她,悄悄看了看跟在身后的太阳,又略微侧过身子,用身体稍稍遮住了一些炽热的阳光。

“食物的储备好像不太够了。”

“有什么关系。我们依旧活着啊。”

                                                                                                              fin.

剑与镜砸
CANAAN,这是一部不能更冷...

CANAAN,这是一部不能更冷的番……但是阿尔珐尔德x迦南也算是喜欢的百合cp之一了(另一个是遥满)。对我而言大概是相爱相杀的启蒙吧……你只能由我杀死,只有我能杀得了你;存活下去的意义就是不断变强,这样才能亲手了结你——在那一天到来之前,别死掉啊。

CANAAN,这是一部不能更冷的番……但是阿尔珐尔德x迦南也算是喜欢的百合cp之一了(另一个是遥满)。对我而言大概是相爱相杀的启蒙吧……你只能由我杀死,只有我能杀得了你;存活下去的意义就是不断变强,这样才能亲手了结你——在那一天到来之前,别死掉啊。

季节列车

CANAANxDDD

户马的举起枪的时候,发现女人已经把斗篷丢了过来。

这是一种户马的在教科书上见过的格斗术。把外套丢向自己的敌人用以蒙蔽视线,再近身用手肘、膝盖或是别的部位击打,这个战术就是为了麻痹敌人,使人失去战斗能力而设计的。

我失策了。户马的这样想。

手枪不会一直处于开启保险的状态,就算是从未落败过的她,也不可能在举起枪的同时完成打开保险、瞄准、射击这几个动作。女人看准了这一点,极其果断地就甩出了自己的斗篷。褐色的斗篷在短短的一瞬之间顺着作用力和惯性,在空气中张开了一张大网,并且一步一步地接近户马的。下一步她会从哪个方向攻过来呢?是斗篷的后面还是左侧,亦或是拔出枪直接射杀我呢?

她的枪还没有拔出来,...

户马的举起枪的时候,发现女人已经把斗篷丢了过来。

这是一种户马的在教科书上见过的格斗术。把外套丢向自己的敌人用以蒙蔽视线,再近身用手肘、膝盖或是别的部位击打,这个战术就是为了麻痹敌人,使人失去战斗能力而设计的。

我失策了。户马的这样想。

手枪不会一直处于开启保险的状态,就算是从未落败过的她,也不可能在举起枪的同时完成打开保险、瞄准、射击这几个动作。女人看准了这一点,极其果断地就甩出了自己的斗篷。褐色的斗篷在短短的一瞬之间顺着作用力和惯性,在空气中张开了一张大网,并且一步一步地接近户马的。下一步她会从哪个方向攻过来呢?是斗篷的后面还是左侧,亦或是拔出枪直接射杀我呢?

她的枪还没有拔出来,也需要打开保险,她应该明白这一招争取的时间不足以用枪瞄准我。户马的做出了判断,她将身体微微倾向左侧,把手枪从右手换到左手,右手的肘部下摆,护住了自己的肋部。敌人肯定会从我的右侧攻过来!她的经验替她做出了决定。

那只满是裂纹的褐色登山靴突然从右边出现,就好像是从异次元袭来的,它重重地踢在了户马的的手臂上,似乎连空气都能击穿。忍受着几乎将骨头击碎的疼痛,户马的的左腿弯曲,以半蹲的姿势向一侧倒下。抓到了!

这一击太浅了。要是直接攻击到皮肤,内脏也会受不了的。户马的毫不犹豫地朝身体的右侧开了两枪,却没有命中目标。逃掉了吗?

”不愧是户马的巡佐,身手比我想象的还要好。“

户马的用右手挡开了斗篷,向左顺势一靠,贴在了墙壁上。和女人的声音同时传到脑海里的是登山靴蹬踏地面发出的闷响。又要来了!

这个女人不是恶魔附身者,是单纯的老兵。那么,手枪就没用了。

女人从自己的斜后方攻过来,户马的直接用手腕的力量由下而上的甩出了手枪。这虽然起不到什么伤害的效果,但是能够确确实实地减缓一些她的速度。有点时间就足够了。

户马的抬起右脚向后一踢,她感觉到了鞋跟嵌进肉的触感。趁着女人被击退,她转过身来正面对着那女人。长发、小麦色皮肤的女人拖着右手,弓着身子朝向这边。她的脸上带着从容的微笑。

”彼此彼此。“户马的回敬道。

”我还真没想到你会把手枪丢过来啊,户马巡佐。现在枪还正好在你的脚边,这一切不会都是算好的吧?“

”这只是运气而已。因为我觉得你没有机会拔枪。你的左手不方便吧。”

女人在斗篷下只穿了一件蓝色的牛仔夹克。左袖筒空空如也,无助地在空中晃着。

”老伤了。“女人微微皱着眉,看了看自己的左臂。有几滴血从她右手的袖筒里流出来,落在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刚才的一踢像是击剑的”直刺“,虽然高跟鞋的鞋跟没有那么尖,但是却能够结结实实地踢进肉里。户马的的右手肘关节依然在隐隐作痛,这下算是打了一个平手。

”鉴于你刚才的袭警行为,我想有必要带你回警署好好了解一下。“

”哈,您真会说笑。是打算射杀我吗?像以前所做的一样?“

”不,我只会射杀恶魔附身者。“

户马的用余光瞟了一眼地上的手枪。手枪距离自己大概有两步远,而女人的手枪放在腰间——如果是普通人还好,可是这个人,不可能比她更快。户马的的眉头紧锁,几个月前,自己的手下被上司”借去“,久久没有回来时她也是这个表情。她仔细地观察面前的女人,身上没有恶魔附身者通常具有的”异常“——并不是指身体,而是精神的异常。就连那个能够和人好好交流的黑衣吸血鬼,也非常不正常。女人的行动带着明确的目的,她也有确实的”战术“——在这个小巷袭击准备不足的户马的,让她无法发挥出自己最擅长的武器优势和距离感的优势。如今作为一个”警察“行动的户马的,在利用地形”袭击“和”反袭击“的军人技能上,有些退步了。面对通常脑瓜不太好的恶魔附身者,只要有事先的战术和临场反应就够了,恶魔附身者根本不会设计圈套来袭击人,更何况这只是在”拖延时间“。

”抱歉,我还不能让你过去那里。”女人笑着说,依然没有改变姿势。“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那里没有值得你对付的恶魔附身者。我只是担心你作为一个警察,会碍事。“

”抱歉,虽然我行事有优先性,但如果在我的辖区里发生恐怖袭击,我非管不可。“

”那就没办法了。要比一比吗?像西部枪手那样……“

没等女人说完,户马的就向前冲了出去。她的目标不是手枪,而是停放在小巷里的斜堆着的塑料梯子。早在和女人说话的时候,她就单手解下了左手的手表。她把手表丢出去,击中了梯子的下部,梯子构筑在一起的微妙平衡被打破了,顺势向下一倒。

足够争取时间了,女人也绝不会拔枪。她们都明白,枪已经没用了。户马的踩着落下的楼梯,跳向女人。

就像是两股台风碰撞到一起。女人的右拳直冲着户马的的眼睛袭来,她闪开了,可依然被故意伸出的大拇指指甲划伤。户马的冲女人的肋部顺势一踢,虽然被闪开,却正好中了下一次的攻击——她的左膝撞在女人的额头上,户马的拔出匕首,朝下刺去,女人向户马的的身前前进一步,用肩膀向上撞击她的手腕,匕首偏了一些,仅仅只是擦破一层皮。

户马的发出一声闷哼,她的腹部被刺拳命中了。她向后一倒,用腿扫过女人的脸。在受身的一瞬间,户马的又像是加满油的赛车一样径直冲向女人的身前。女人也拔出了匕首,那是一把柄上有指洞的爪刀,闪着异样的光芒。两人的短刃碰撞到一起,就像是同样的两张面孔纠缠着——只不过一张面无表情,另一张带着标志性的微笑。

就像是那位著名的气象学家所提出的”双台效应“所演示的那样,两股同样强度的台风碰撞到一起,只会以两者连线的圆心为中心共同旋转,户马的和女人也是这样。匕首只能划破衣服和外皮,无法给对方以真正的伤害。少了一只左手的女人表面上处于劣势,可是她对爪刀的使用比户马的更强一筹,完全弥补了自己的缺陷。

这样下去不会有结果。户马的的后跟边上,就是自己的手枪。而女人的手上握着爪刀,是不可能瞬间拔枪的。这是胜势!

户马的猛地把匕首丢向女人,自己向后一倒,抓住了手枪。

让户马的意想不到的是,女人没有闪躲,匕首划过了她的右腿,留下了不浅的伤口和涌出的鲜血。

”巡佐。所谓的‘主观认定’,是最可怕的东西。”

在户马的瞄准女人的时候,看到她的右手上赫然握着一把手枪。

户马的吃了一惊。女人腰上的手枪纹丝不动地挂在那里。这说明从一开始,她就有两把手枪。

女人的爪刀弹到了一边。户马的瞄准女人躯干的匕首,被从空中落下的爪刀挡开,才划到了女人的大腿。在梯子倒下的时候!那时候她就已经准备移动到这个位置,来拿一开始放在集装箱后面的这把手枪了!

”真是吓了我一跳……“

户马的暗暗咋舌。

”结果,是一样快。不过还是我赢了,巡佐。“

原本对峙着的枪口,由小麦色的女人首先移开。随后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户马的的耳膜几乎要和不远处的玻璃一样被震碎了。

”什么!?“

户马的站起来,枪口依然对着女人。

”放心吧,巡佐。不会有人受伤的。“女人转过头,将脸贴过来,几乎就要把额头贴在枪口上。“您现在快些赶过去,可能还能抓到什么东西。”

”你到底是什么人!?“

女人笑了,似乎曾经无数次地回答这个问题。

”我只不过是,随处可见的恐怖分子而已。“

她留下了那顶饱经风霜的斗篷,捡起爪刀,就这样离开了。

户马的腰上的对讲机响了,那是部下焦急的喊声。

”大姐!不好了!这里刚才爆炸了!“

”冷静一点!我知道!我现在就在距离爆炸地点两条街的位置!“

”还好爆炸的时候没人在附近……不过,我们目击到了‘某人’!就在爆炸发生之后!那很有可能就是报告上的恶魔附身者!“

”要给我添多少麻烦……“

户马的关掉对讲机,用手抹掉脸上的血。她背对着恐慌的人群,向烟雾跑去。

”这身西装又没法穿了。“

                                                                                    To be continued...


P.S. 蘑菇作品里最像的两个代表“人类极限”的人物,非常喜欢她们。就尝试写了两人对撞的片段。写得很开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