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崎

12浏览    2参与
阿崎崎崎崎崎崎崎

[哈利×你]Privacy

@提拉米苏拒绝刷赞 您的车文请签收✔️

我也太高产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叉腰)

链接见评论区⬇️

@提拉米苏拒绝刷赞 您的车文请签收✔️

我也太高产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叉腰)

链接见评论区⬇️

阿崎崎崎崎崎崎崎

[金钱豹个人乙女向]King

*感谢您的阅读及喜爱. 
*内含金钱豹×你. 
* 跨年夜就发一颗榴莲味的水果糖叭! 
*ooc致歉. 
 
1. 
“For you,my King.” 
 
2. 
艾瑞克睁开眼. 
他身处的是一座破旧的小木屋,屋内基本没有什么现代家具,就连木桌上也留下了岁月的痕迹. 
尽管破旧,但好在干净整洁,并没有什么老鼠、蟑螂的出现. 
 
他强忍着头部的剧痛,艰难地起身走出草屋. 
入目的是一大片碧绿的望不到尽头的草原,美丽得只在爸爸的口里听说过,不远处还有几只牛羊...

*感谢您的阅读及喜爱. 
*内含金钱豹×你. 
* 跨年夜就发一颗榴莲味的水果糖叭! 
*ooc致歉. 
 
1. 
“For you,my King.” 
 
2. 
艾瑞克睁开眼. 
他身处的是一座破旧的小木屋,屋内基本没有什么现代家具,就连木桌上也留下了岁月的痕迹. 
尽管破旧,但好在干净整洁,并没有什么老鼠、蟑螂的出现. 
 
他强忍着头部的剧痛,艰难地起身走出草屋. 
入目的是一大片碧绿的望不到尽头的草原,美丽得只在爸爸的口里听说过,不远处还有几只牛羊在悠闲地吃草,它们的身边还有几位放牧人看守着,一切都是那么宁静安详. 
这是哪儿? 
艾瑞克的眼底流露出几分茫然,他在睁开眼的上一刻还在淋一场大雨,因为他的几个白人同学看不惯他这个有色人种的成绩是班级第一,于是雇了几个高年级的“打手”来对付他. 
他被像垃圾一样地扔在公路旁,任凭那几个高达强壮的白人对自己肆意嘲笑,却完全没有力气反击他们. 
“我总有一天会杀了你们.” 
他恶狠狠地对那几个人说,眼里带上了大型食肉动物盯上猎物时的凶恶,然后被其中一人的一记上勾拳打晕了. 
 
艾瑞克的眼中流露出几分警惕. 
这里实在太美好了,美好得像一场真实的梦. 
 
“你醒啦!” 
一道娇柔的女声从他身后传来,他回头看,发现是一个白色皮肤的小姑娘笑眯眯地看着他. 
他看着小姑娘如金色丝绸般的发,如蓝宝石一般的眼,还有她身上那股勃勃的生机,还是没有放下心中的猜疑,于是问:“你是谁?” 
“你怎么不认识我了?!”小姑娘瞪大了眼,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般,“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说着说着,她甚至委屈巴巴地鼓着腮帮子. 
 
艾瑞克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了,13岁的他平日里沉默寡言,在学校里也是被欺凌的对象,怎么也没有和像她一般大的女孩接触过. 
“……对不起.”他沉默了会儿,然后红着脸说,“我太紧张了,所以就……” 
女孩却毫不在乎地向他摆摆手,脸蛋挂起一个爽朗的笑容,“好啦,我带你去见阿爸啦!” 
说着,便不等艾瑞克反应,直接就把他拉走了,也没有听到艾瑞克在她耳边红着脸小小声说的“男女授受不亲……” 
 
3. 
原来这小姑娘叫卓琳娜,而她的父亲桑吉尔又是瓦坎达的一个小部落的酋长. 
瓦坎达…… 
艾瑞克的眼神黯了黯,一个只在父亲口里出现的国家,一个美丽的内陆国家,也是他们的“家”. 
没想到,终于有那么一天,他落叶归根. 
 
桑吉尔在工作之余是一位和蔼可亲,为人十分好相处的大叔,只有工作,他会恢复一丝不苟,一视同仁的领导者态度. 
“你的父亲,是被国王陛下杀死的.” 
他语气沉重地说. 
“那天我也是有事情才要进城告知国王陛下,却没想到意外听到了几位长老在商讨这件事情……他们说,你的父亲是‘背叛者’,国王陛下杀死他的消息不打算对外公开,免得引起那几个已经掌握振金技术的不明人士的注意……” 
接下来他说了什么艾瑞克已经听不清楚了. 
国王、背叛者、振金……他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他也不想知道. 
他只清楚:他的父亲被人杀死了. 
和他相依为命的父亲被瓦坎达的国王杀死了,因为所谓的“背叛者”他甚至不能表现出悲伤. 
 
“Are you OK?” 
卓琳娜看着眼前的男孩仿佛下一秒就要昏倒在地的样子,小心翼翼地问,“我很抱歉.” 
“……” 
没有声音. 
卓琳娜向他看去,却看到男孩止不住发颤的身子,握紧的发颤的双拳,始终昂扬的头颅. 
卓琳娜愣了愣. 
他咬着牙始终不让眼泪掉出泪眶的模样,他双眼里流露出的滔天的恨意,真是像极了当年,阿妈被几个长老的直系亲属轮番凌辱后惨死在街头,阿爸当时的模样啊. 
 
“我会帮助你,尼贾达卡.”桑吉尔声音低沉,“我们有共同的敌人,那就是瓦坎达虚伪肮脏的王室!” 
“你有两种选择,你可以选择在接下来的生活中可以由我来给你进行指导,成为下一代国王继承人的最佳人选,或选择回到美国,继续进行你的学业,继续做一个被白人欺凌的黑人学生.”桑吉尔的声音冷淡,他的双眼紧紧地盯着眼前的男孩. 
 
“……好.” 
沉默了许久,艾瑞克沙哑地出声. 
他的双眸如猎豹般锐利,眼底更是卷起了滔天的恨意. 
 
4. 
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艾瑞克又一次地将部落里格斗的好手打倒在地. 
搏击场下的卓琳娜在一阵心惊胆跳后,看到台上少年胜利的英姿,不由得为他发出了声声欢呼. 
19岁的艾瑞克是部落里格斗、狩猎的一把好手,他好像学什么都很容易上手,那把精致小巧的手枪在他手中待了一两个星期就能让他玩得潇洒自如了,有时兴起也会玩玩西部牛仔. 
只是过了三年,他要复仇的那颗心依然没变. 
有人来向桑吉尔提亲. 
目标人物嘛……当然是如花似玉的卓琳娜了. 
16岁的卓琳娜有着和瓦坎达的女孩完全不同的如丝绸般光滑柔顺的金发,如蓝宝石般纯净的双眸,如牛奶般白皙的皮肤,毫无疑问地在临近的几个部落里都是受欢迎的人儿. 
尤其是几家尚未娶妻的男孩家啊,他们快踩坏卓琳娜家的门槛了. 
 
“艾瑞克!”艾瑞克刚一从搏斗场上下来,扑面而来的是一具柔软的身体.他伸出手稳稳地接住她,本想教育的话一到嘴边反而说不出来了.他温柔地揉了揉女孩的发顶,声音里带上了几声低笑. 
“怎么了?又发生了什么新鲜事?” 
变声期的男孩声音里似乎总有一种别样的性感,卓琳娜忽然脸红了. 
“没……没什么,”她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阿爸让我和你说,几天之后他就要带你进城,去见国王!” 
艾瑞克怔了怔. 
再开口时,他的声音里带上了几分不确定,“是……是真的吗?去见那个人做什么?” 
“你是亲王的儿子,理应和国王之子一较高下,看看谁才有资格获得皇位!”卓琳娜的眼底带上了希冀,她激动地握住艾瑞克的双手,“艾瑞克,我们的机会来了!” 
接下来她又絮絮叨叨地说了一些东西,但艾瑞克已经听不清楚了,他只是狠狠地握紧了双拳,双肩不停地颤抖着. 
 
“是啊,我们的机会来了.” 
他冷笑着说. 
 
5. 
“我想卓琳娜已经和你说了.” 
回到部落后,卓琳娜带着艾瑞克去了当年的那座小木屋,里面站着桑吉尔. 
“尼贾达卡,这么多年来,我把你当做自己的亲儿子一样在培养,你可不要辜负你在九泉之下的父亲才好.” 
 
“谨记在心.” 
艾瑞克微微欠身,对于这位遭遇坎坷的师长,他一向是尊敬的. 
“下去吧,”桑吉尔欣慰地点点头,“你已经成长为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人了,我也算放心地将卓琳娜托付给你了.” 
“我老了,瓦坎达终究是你们的天下.” 
这个强势了一辈子的男人转过身,在艾瑞克看来,他的背影竟然有了几分沧桑. 
“我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艾瑞克向他深深地鞠了一躬,在他的目送下走出木屋. 
 
“艾瑞克,你紧张吗?” 
他们的脚下是无边无际的草原,这是先祖用血肉为他们筑成的山河. 
映入眼帘的是满目星辰,艾瑞克闭上眼. 
“我不知道.”过了许久,他低着头喃喃自语道,“这就像是一场梦一样……好像只要一睁开眼,我依然是那个双亲去世,在学校里被欺凌的可怜虫……” 
 
她忽然在他的右颊轻轻啄了一口. 
就像是蝴蝶轻轻在他的脸颊停留了一瞬. 
“有些话我还是想现在告诉你好,我怕如果我再犹豫下去的话,”女孩青涩地对他笑了笑,“我会来不及和你说就匆匆离去.” 
“艾瑞克,你要听好哦”小姑娘认真地对他说,又忍不住露出一个笑容. 
“For you,my King.” 
 
不远处的天边似乎有一道流星闪过,卓琳娜看到族人们在欢歌载舞地庆祝新一年的到来.她站起身,拍拍屁股,轻快地对艾瑞克说:“我先走啦!” 
他忽然出声叫住她:“等等!”然后快步赶上了她,“一起走吧.” 
月光倾泻而下,照在了这对少年紧握的双手上. 
 
6. 
…… 
“卓琳娜,”少年伏在她的身上,小心翼翼地问,“可以吗?” 
她羞红了脸,头埋到他的怀里,小小声地说,“你……你要轻一点啊,我怕痛.” 
“好.” 
他在她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 
 
7. 
变故是在那一天发生的. 
“放开我!”桑吉尔对擒住自己的那几个护卫厉声喝道,那几名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似乎是真的被他身上的威严所吓,竟然真的放开了他. 
桑吉尔理了理衣领,冷眼看向那位坐在高位的老人,“普吉长老是有什么事?” 
那位名为普吉的老人看着他,脸上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桑吉尔,听说你们部落出现了一位骁勇善战的少年?据说他抵挡了好几次外敌的侵袭.”接着,他又说道,“陛下派我来‘请'他去皇宫走一趟.” 
又是那高高在上的王! 
桑吉尔甚至想仰天大笑几声,他们可敬的王啊!为什么不放过他! 
“没有那个人!”他给普吉丢下一句话,然后匆匆忙忙地出了门. 
甚至没有看到当他转过身那一刻,普吉嘴角勾起的嘲弄的笑. 
“这是怎么一回事?”当桑吉尔走进自己的家,这一片狼藉让他目瞪口呆. 
不好!他心里暗道,他赶紧跑去那间艾瑞克常住的屋子. 
只是一眼,让这个身经百战的男人双腿发软,硬生生地跪倒在地上. 
他看到了自己的宝贝女儿,左胸口空出了一块血窟窿,面无血色地躺在艾瑞克的怀里. 
他还看到艾瑞克紧紧地握住她的手,一遍又一遍地在她耳边说:“我在,我在,我在……” 
我还在,可是你却不在了. 
 
艾瑞克跪在他的面前,一字一句地对他说起今晚发生的所有事情. 
他说,那几个人是在他临睡前突然破窗而入的;他说,因为寡不敌众,所以他很快就处于下风;他说,就在那把刀要刺进自己的胸膛时,卓琳娜突然出现,挡下了那一击…… 
“求您了,”艾瑞克给他磕了三个响头,“请让我去报仇.”少年忍着哭腔,咬牙切齿地对他说. 
可他却狠狠地甩给他一巴掌. 
“滚出去!别让我再看见你!”他对少年嘶吼着,“我女儿拼了命让你活下来,你他妈凭什么去送死?!” 
“现在,立刻,滚出我的家.” 
“离开瓦坎达,随便去世界上任何一个他们找不到的地方.” 
“然后,别再回来了.” 
 
少年站起身,一下一下地轻轻拍走自己身上的尘土,然后驼着背,走出这扇家门. 
临走前,他又回头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女孩. 
她紧闭着眼,如果忽略那个血窟窿,会让人以为她只是陷入了熟睡,过不久就会醒来了. 
“滚出去!”他身后的桑吉尔又对他威胁道. 
他咬着牙,从此再也没有回头. 
 
8. 
…… 
他又一次踏上了这片土地. 
在一次又一次血与肉的切磋后,他最终还是倒在了这片土地上. 
 
永远地闭上双眼前,他恍惚回想起了刚刚那个所谓的“堂哥”对他说的话: 
“父亲从来没有下达杀死某个部落首领的命令.” 
男人叹了口气,“普吉的野心太大了,甚至在背地里干了不少见不得人的事,父亲当时担心总有一天瓦坎达会落入他人之手,就已经做好了处死他的准备.只是没想到,普吉的消息会那么灵通,提前我们一步……” 
“对于那个女孩和桑吉尔首领,我很抱歉.”男人满怀歉意地向他深深地鞠了一躬,“但是,你始终是瓦坎达的亲王……” 
 
他一句话也没说,一瘸一拐地硬撑着整个身子,一步一步不知去了何处. 
最终,他在一块还算干净的草地躺下. 
算是他最后的归宿吧. 
 
瓦坎达的夕阳还是那么美,正如当年他和小姑娘偷偷逃了训练跑到草原上看到的风景. 
他闭上眼,恍惚听见: 
“For you,my King.”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