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布罗迪

1375浏览    92参与
镜之彼端
如果跟去年的上线规律一样的话,...

如果跟去年的上线规律一样的话,明天下午三点在爱奇艺就能看网飞圣斗士更新的6集了!!!我好饥渴啊!!!没有瞬妹儿我好心焦!!没有3D黄金我好心焦!!!饥渴难耐地摸个鱼(真、摸鱼)

如果跟去年的上线规律一样的话,明天下午三点在爱奇艺就能看网飞圣斗士更新的6集了!!!我好饥渴啊!!!没有瞬妹儿我好心焦!!没有3D黄金我好心焦!!!饥渴难耐地摸个鱼(真、摸鱼)

社会你阿布

主题:【公告】阿 布 罗 狄开会司马脸,打架司马脸,要他一直笑吗,对不起做不到,他叼朵玫瑰在嘴里也是司马脸[2]

开启无图模式 跳转楼层 鼓励楼主 收藏主题

 🐟🐠🐟🐠🐟🐠

投喂奥利奥给楼神(0)

№0 ☆☆☆ = = 于 2020-01-21 23:59:41留言☆☆☆举报

举报  打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szd

№1 ☆☆☆= =  于 2020-01-22 00:00:08留言☆...

主题:【公告】阿 布 罗 狄开会司马脸,打架司马脸,要他一直笑吗,对不起做不到,他叼朵玫瑰在嘴里也是司马脸[2]

开启无图模式 跳转楼层 鼓励楼主 收藏主题

 🐟🐠🐟🐠🐟🐠

投喂奥利奥给楼神(0)

№0 ☆☆☆ = = 于 2020-01-21 23:59:41留言☆☆☆举报

举报  打赏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szd

№1 ☆☆☆= =  于 2020-01-22 00:00:08留言☆☆☆

举报  打赏删除

 

草,还真是

№2 ☆☆☆= =  于 2020-01-22 00:01:55留言☆☆☆


贴膜

圣斗士国内攻度排名:迪斯马斯克>沙加>艾欧洛斯>加隆>撒加>修罗>童虎|>米罗>阿鲁迪巴>史昂>卡妙>穆>艾欧里亚>阿布罗狄

穆 0.21
史昂 0.39
阿鲁迪巴 0.41
撒加 0.60
加隆 0.67
迪斯马斯克 0.76
艾欧里亚 0.13
沙加 0.72
米罗 0.42
童虎 0.53
艾欧洛斯 0.70
修罗 0.54
卡妙 0.37
阿布罗狄 0.09

对比贴一下圣斗士战斗力强弱排名(有官方依据):
撒加史昂童虎沙加穆加隆艾欧洛斯艾欧里亚>卡妙修罗阿布罗狄阿鲁迪巴米罗>迪斯马斯克


圣斗士国内攻度排名:迪斯马斯克>沙加>艾欧洛斯>加隆>撒加>修罗>童虎|>米罗>阿鲁迪巴>史昂>卡妙>穆>艾欧里亚>阿布罗狄

穆 0.21
史昂 0.39
阿鲁迪巴 0.41
撒加 0.60
加隆 0.67
迪斯马斯克 0.76
艾欧里亚 0.13
沙加 0.72
米罗 0.42
童虎 0.53
艾欧洛斯 0.70
修罗 0.54
卡妙 0.37
阿布罗狄 0.09

对比贴一下圣斗士战斗力强弱排名(有官方依据):
撒加史昂童虎沙加穆加隆艾欧洛斯艾欧里亚>卡妙修罗阿布罗狄阿鲁迪巴米罗>迪斯马斯克


快樂腦洞

假情或真騙?第十章 化絕望為工作(中)

“靠個美容傳銷?哥哥,萬萬料不到你英明一世,到頭來還會被騙了錢又騙感情!”

   撒加一臉冷笑地反駁:“哼!你以為我會嗎!”

    “‘她會騙光你錢!還有榨乾你身體後當你垃圾扔掉!Oh  My God!玖玖!來!跟我一起深呼吸 ,大口吸氣......呼氣......沒事!只是幻覺......Oh My God......”

    玖玖本來跟隨著第二主人放慢呼吸,目光無意掃向撒加的方向,隨即發出低沉的嘶哮,加隆的手感受到玖玖的炸毛,不解地問“怎麼了?”

 ...

“靠個美容傳銷?哥哥,萬萬料不到你英明一世,到頭來還會被騙了錢又騙感情!”

   撒加一臉冷笑地反駁:“哼!你以為我會嗎!”

    “‘她會騙光你錢!還有榨乾你身體後當你垃圾扔掉!Oh  My God!玖玖!來!跟我一起深呼吸 ,大口吸氣......呼氣......沒事!只是幻覺......Oh My God......”

    玖玖本來跟隨著第二主人放慢呼吸,目光無意掃向撒加的方向,隨即發出低沉的嘶哮,加隆的手感受到玖玖的炸毛,不解地問“怎麼了?”

           加隆也望向斜對面,也被撒加搬來的東西嚇了一跳,是一個巨型怪物的模型,它長著八隻腳,像隻蜘蛛,頸部有個整齊的切口,明顯未完成頭部。撒加掏出點血紅色顏料畫它的爪子。

     “這個回到公司再弄好不好!為甚麼把這些道具搬回家!”加隆連忙安撫著受驚的玖玖。

     撒加一邊畫,腦海裡浮現阿布羅迪的身影,喃喃自語地道:“唯有他......可以拯救我......”

     不消一會,撒加需要用平躺在地面替腳掌上色,近日過份操勞,很快就進入夢鄉。加隆很詫異世間居然有女子使哥哥掏出真心,決定偷偷查看他的手機揭開謎底。

   弟弟拿住哥哥的手機蹲到他面前,揪他的拇指按向手機下面的圓鍵,指紋解鎖成功,一人一貓死盯著屏幕看戲。

     果然,一打開相冊,滿滿都是一個金色直髮的女人和海藍色波浪長髮的男人,“阿布羅迪?哥哥開始玩小明星了?”

     加隆打開他的小宇宙再比對一下,那個叫小布的分明就是阿布羅迪的分身。再查看阿布羅迪的大號,看到一大堆二三線化妝品的廣告,可想而知他混得不好。

     “玖玖你不用怕的!這屋子我也有份的!我不會讓你睡大街的!”

     但這次玖玖沒回應他,只是死死地盯著屏幕,腦海中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又一個金羊毛市的早上,溫柔的陽光籠罩著大地,通宵工作的人都準備收拾東西回家,一般的上班族都被逼起床,用盡一切手段準時回到工作的崗位上。

     最早工作的玖玖,牠和同伴──一隻沒名字的白毛盲貓站在屋頂上,如同空中飄揚的旗幟一樣,目送兩位主人離開後才回去睡覺。

     比貓咪晚了點上班的是沙加,一天之內擔任著三場重要戲份和演唱會的彩排。他未來還和薩爾娜還有一場對手戲,悄悄地透過卡妙轉告所有導演:在未來三周內不會跟薩爾娜有任何交流。

     “阿布被弄成這樣子我也很生氣,可是工作上不能意氣用事。”卡妙帶點血絲的眼睛訴說近日的疲勞。

        沙加穿好此場戲所需的古代戲服,角色是來自異國的外交隊首領,戲服橙藍相間,低調又顯出類似波斯的風格,眉間中的紅痣簡直就是神來之筆。

    他端正地坐在化妝間上,雙眼輕闔,嘴唇輕輕翕動,透出自己的見解。“卡妙先生,我這種懲罰,對她來說是一種休息。”

 “嗯?”卡妙一臉疑惑。                 

“我深曉薩爾娜非天生善妒,據我最近的觀察,她精神明顯曾經受創,例如雙手不經意地緊握成拳頭。但是,因為她行為魯莽、衝動,必需作小懲大戒!”最後一句的語氣突然加重,卡妙首次感受到沙加在演戲之外的憤怒。

“卡妙先生,請你記住,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沙加說完後把雙手平放在膝蓋上,這是代表真正閉目養神的訊號。

     卡妙辦事效率高,很快就和導演商議好薩爾娜的去向:廣告二人各自拍攝,再利用剪接、替身等效果把二人合成在成品裡。而有份合作的電影、電視劇,則大量削減,剩下的用替身解決。

     這樣薩爾娜不但工作量大減,而且少了很多展示實力的機會,為了拍戲所作的犧牲便付之一炬。

     果然,不久後薩爾娜氣急敗壞去趕到沙加面前,卡西歐士也差點趕不上她的步速。

     “我已經賠錢了事!你這樣做是甚麼意思!終日弄一副出家人的樣子!原來都是假仁假義!”如沙加所言,薩爾娜緊緊握著拳頭,只是忌憚於沙加的地位和逼人的氣場,不敢動手。

     卡妙想上前拉開薩爾娜,沙加輕輕遞高右手阻止,再雙手合十道:“無休止的喝罵,並不能消除你心中的嗔恨,入戲太深,沉淪虛構世界中,是可憐人也。”

     薩爾娜又突然如洩氣的氣球,慢慢放開陷在手掌中的指甲。

    “這兒是大型片場,記者全都在場,言止不夠謹慎的話,那麼你辛辛苦苦換來的地位就毀於一旦了。”縱使薩爾娜即將如同準備捕獵的野獸,沙加仍毫無懼色,平靜地打開自己帶來的保溫瓶,呷嚐著苦茶。

     “始終你傷害了師兄,我亦無可能坐視不理。”

     “我會賠他很多很多的工作,我會再賠錢!可是你應該知道,很快就是‘國際電影節參賽作品’的演員遴選,我必需在這三個月內做出成績出來!”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人死後如燈滅,何苦執著虛幻的名利?”沙加低著頭,語氣帶點憐憫。

    “要是有作品打進‘影響世界的一百部電影’裡,那就算我死了,我的名利也延續至千秋萬世!”薩爾娜的語氣亦開始由咄咄逼人轉為帶點求饒的意味。

     “若遇上空閒時間,好好疏理自己混亂的思緒、培養藝術表演者應有的修養。”

     爭論持續不休,米羅匆忙檢查完場景後上前喊薩爾娜埋位,卡西歐士也很識相地帶薩爾娜到一角冷靜一下。

     “沒事的,你會拿到影后、視后的,你是女王!”

     下一秒,薩爾娜卻狠狠地掐緊卡西歐士的手,淚珠一滴又一滴地流下來。“卡西歐士......你知道我的痛苦嗎!我由出道至今,天天都要歇斯底里地吼叫去拍戲,要嘛大哭、要嘛大笑,之前阿布羅迪弄開我手指的時候,我聽到有把聲音叫我殺死他,我清醒的時候場面已經失控......我很害怕......”

     始終,女王大人也有脆弱的一面。

     卡西歐士沒太大痛覺,點點頭道:“女王大人,拍完這場戲後應該有很多時間休息,甚麼都別想。”

     只到上午十一時,薩爾娜和沙加先後完成各自的戲份,沙加休息一會後翻開手機更新小宇宙,卻冒出一條令他心裡一懸的“熱點推介”:“孤獨王沙加為奪取資源    宣佈暫停與薩爾娜交流”

    沙加很驚訝“狗仔隊”收集情報之快,明明只是私下跟導演講,怎會......

    打開新聞再細看,內容看得讀者咬牙切齒 ,記者名稱很清楚寫著“穆先生”三字。                     

 

快樂腦洞

假情或真騙? 第九章 化絕望為工作(上)

“完蛋了!完蛋了!”阿布羅迪覺得自己簡直就在絕地求生,自己也有避開撒加啊,可是對方總是有方法找到自己啊!

        面對這個企圖試探自己的男人,可行方法有數種。首先是封鎖他兼避開他,很明顯的這方法不可行。另外一種就是繼續騙錢,騙到自己有能力反抗為止,但是,自己不用騙,對方常常送錢,說不定在錢裡面動手腳,例如電視劇常出現的追蹤系統。

       還有兩招,一招就是完全順從他的意願,讓他對自己如何就如何,問題就是自己不知道對方想如何,真的...

“完蛋了!完蛋了!”阿布羅迪覺得自己簡直就在絕地求生,自己也有避開撒加啊,可是對方總是有方法找到自己啊!

        面對這個企圖試探自己的男人,可行方法有數種。首先是封鎖他兼避開他,很明顯的這方法不可行。另外一種就是繼續騙錢,騙到自己有能力反抗為止,但是,自己不用騙,對方常常送錢,說不定在錢裡面動手腳,例如電視劇常出現的追蹤系統。

       還有兩招,一招就是完全順從他的意願,讓他對自己如何就如何,問題就是自己不知道對方想如何,真的要犧牲自己的朋友,失去了自我後後悔嗎?這個不可以。

      剩下最後一招,就是互相試探,令對方不能沒了自己,到時為所欲為。不但沒損失,還獲得個人肉提款機。

      阿布羅迪把對話框轉回撒加去,撒加這次又發了一張圖片,是自己出道電影《我愛金羊毛》裡的截圖,同一張側臉,同一個低頭,不過臉上的眼淚是被導演罵了半天後折騰出來的。

    回想一下,自己出道至今有份參演的電影可弄成一本電話簿,然而當中擔任男一的也只有這一部。可能跟大部分過氣女星一樣,隨便找個人嫁了當歸宿。

    很噁心,很噁心,自己是個收入還夠養活自己的男人,怎能為錢出賣肉體?

      “是阿布羅迪嗎?你很喜歡他嗎?”很直接的問題,自己的身份是“小布”,自然不覺得很尷尬。

      “不是,只是發現這兩張圖角度一樣。”

      阿布的臉上有點不屑,不是喜歡的話幹嘛死纏著自己?想討回被騙的錢?還是......

      “那你覺得阿布羅迪怎樣?”雖然撒加明顯知道自己的身份,不過仍期待著他的答案。

    撒加攤坐在沙發上放鬆,盯著屏幕,露出意味深長的奸笑後用文字回覆著:“這臉蛋、這身材不去接客就是歡場一大損失。”

    認了認了!果然是盯上了自己的美色!要嘛就是當自己是男妓,要嘛推自己出去接客賺錢。

      不待阿布緩過氣來,撒加發出通話請求,嚇得他連忙拒絕。不久後,一段語音播出一道低沉而略帶沙啞的聲線,如輕微拉動的低音大提琴,迴旋在水蒸氣裡。

    “我今天收養了一隻貓,是個長滿藍灰毛的妹妹。在今天之前,牠一直食著別人倒出來的廚餘,睡後巷臭渠旁的一處半濕的紙皮上,夏天的時候堆積的垃圾和廚餘中的腐肉憋成惡臭的味道,冬天卻沒處可遮風擋雨的地方容納自己。”

      如同電台廣播劇般,阿布羅迪投入流浪貓妹妹的故事,忘記了對撒加的疑問。

    “在這種環境下牠熬病了,瑟縮在角落瑟瑟發抖,一個噴嚏便噴出一大沱鼻涕,但沒人願意掏出手巾幫牠抹掉,身體瘦得都現了肋骨,遠處看就是一隻裹上了皮的恐龍骨架。”

      “街上的小孩都不喜歡牠,認為牠是不祥之物,都拿小石頭扔牠,但牠也看在小孩份上沒有反擊。大人就見到牠都繞路走,甚至驚動了動物撲殺隊,驚惶之下牠唯有逃到一個冷氣機後方......”

      隔了一會沒新留言,害得阿布羅迪有點焦急地催促:“接下呢?那隻貓怎樣呢?”

      撒加看出阿布的反應,畢竟是有貓之人。“到了晚上,撲殺隊離開了,而我下班孤單地回家,牠又打探式在我身後叫‘喵、喵’,哥哥好心給我一點食物吧!‘喵’,為甚麼沒人喜歡我呢?”

    隔著文字,他不曉得阿布羅迪已聽得眼淚不斷地流。阿布羅迪連忙穿好睡衣在客廳繼續關心貓妹妹,丘比攤坐在沙發上等主人餵藥,然而主人餵藥時心不在焉,數滴藥水都滴在沙發去。

      同時,撒加激昂的貓叫吸引了一隻灰貓的注意。牠長得胖乎乎的,但相比於丘比又顯得瘦了一圈。濃密灰藍色毛梳得整齊貼服,雙眼渾圓而透出傭懶的氣息,深黃色的瞳孔配上黑色的眼框,感覺像畫了條大眼線。

    修長的尾巴平靜地下垂著,像春天的楊柳,粗大的頸圈上掛著名貴絲綢造的黑色頸帶,繫著有點殘舊的銀色牌,刻上“玖玖”二字,字體很是秀麗。

      撒加沒察覺玖玖從背後走過來,思考了一會又緩緩地道:“當時下了點雨,牠都濕漉漉的,我伸手去抓牠,就像揪小雞般容易。看到心地善良的牠弄成這樣,我不禁流淚。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而是需要一個新名字。可惜,當我發圖徵求好名字時,得來的回覆就是‘甚麼鬼’。”

      玖玖乾脆走到撒加面前,研究著他的表情。撒加瞄到腳邊的牠,笑嘻嘻地上前頸圈上的扣子。“玖玖站好,給我拍一下吧嘻嘻嘻......”

       玖玖有點驚愕地伸出軟錦錦的手阻止,卻不敢冒出爪子,怕是傷害到撒加。牠乖乖地站住,但完全沉住臉,雙耳向後伸展,弄成一雙“飛機耳”。如果牠會說話,第一句肯定是說“我怎麼會有這個逗逼主人”。

    對話框的另一端是一臉不屑的和傷心的阿布羅迪,“誰想理你感受?我只是心疼著貓咪!”

      然而,阿布羅迪一收到照片就忍不住“噗”一聲笑出來,哪裡瘦弱了?還一副傲嬌樣子,明著主人是個千依百順的剷屎官。

    旁邊的丘比精神好了點,可以研究自己的主人為何主人掛著兩行眼淚還能笑出來。

      “牠應該有主人養的吧?不如查查身上有沒有晶片。”遺憾的是,要是現在戳穿謊言又不知道對方有甚麼行動。

      “如果牠有主人的話,就一定是全天下最狠心的混蛋。”

    阿布揚揚眉,“全天下最狠心的混蛋”這稱號的確很適合他。

    畫面回到撒加處,連自己的弟弟加隆也提著一大袋急凍雞柳回來,他風風火火地走近沙發,空間感都被削去了一半。

    “玖玖!我買了很多雞柳給你啊!你想蒸還是炒?”加隆行了數十步才行到廚房放下雞柳,也有在家繞一圈,看看有沒有貓毛收集起來弄毛球。

      兩人一貓所住的豪宅位於金羊毛勒斯利區的最南端,大門外泊著二人共用的銀黑色跑車,一面窗承包一望無遺的海景,一面落地玻璃可以欣賞後院的玫瑰花叢。

    整座獨立屋可以容納數十人居住,不過大部分房子後來空置著,乾脆拆掉用來放一大堆蒙了點層的電影道具和貓砂盤。剩下來的就是浴室、廚房、兩個主人的睡房、一個稱作“安全屋”的房子。

    那房的大門上了鎖的,只有一小道供貓咪進去的門,房裡有秘道直通後院。

    客廳雖大,但設備仍和一般家庭一樣,有個約半個人高的長方型木櫃,櫃的上方掛著部多功能掛牆大電視,櫃頂放滿各大小框架,前方是生活日常,後方則是一大堆“貓醫生”活動的銘謝狀,內容是感謝“雙子電影公司”派出玖玖探訪絕症病人,盡顯企業對社會的關懷。

      放在最中央的是兩個孿生兄弟一人一邊托住剛睜開眼的玖玖,一臉純真的牠被高舉著手腳,還未知道自己的兩個主人原來是“黐線佬”(神經病)。

      後來二人發覺玖玖親切友善,而且懂得解讀人心,感應到對方的處境再作反應。所以二人帶牠申請“金羊毛市貓醫生”,陪伴絕症病人過人生中最後一段路。

    只是現在年紀大了體力不支,畢竟換作人類的話已是七十多歲的老奶奶,目前在家過著跟退休的人類差不多的生活。

      當然,牠也有沉著臉的時候,例如有段時期養尊處優,肚子上的肥肉都藏不住了。兩個主人閒著沒事就輪著把手掌平放在肚腩上拍照,照片至今還被框起,佔滿了櫃頂。

    平日沒事幹,就最愛躺在在客廳角落那張插滿玫瑰的地氈曬太陽,那地氈每星期都由兩個主人輪著更換,常常被撒加主人拿去當打卡道具。

      總括來說,玖玖沒遇上不幸的事——除了在數分鐘前由“貓醫生”被“淪落”瘦弱的流浪貓。

      加隆洗乾淨雞柳之後去整理冰箱,瞄到玖玖就很驚訝地問道:“玖玖?你的頸帶呢?”

      撒加惡作劇地拿著頸帶揚了揚,然後起來往放得雜亂的電影道具走去,手機還放在桌上,加隆有點好奇撒加是不是又在背後說自己壞話,趁著機會翻看撒加和小布的對話。

      “不要信他!玖玖是以前的管家在公園撿回來的......”

      此聲音帶給撒加極大的危機,他一下子撲上去跟加隆搶電話,二人互成一團,加隆“咯咯咯”地笑,一同跌坐在沙發上。

      加隆也玩得有點累了,把電話還給自己哥哥。哥哥很是著急地翻查對話框,發覺沒新的語音發送,皺起眉頭。

      “放心吧!我都沒開語音功能!”加隆笑累了慢慢收起笑容勸道:“哥,你還有心情泡妞!而且是個美容傳銷!過了幾個月後我們就睡大街了!兒女私情你就暫時擱在一邊好嗎!”

    “我這樣做完全是為了公司!”

快樂腦洞

假情或真騙? (第八章 絕望的感覺+前言)

嗨!總算又碼了數章,多謝你們的等待呢!我沒失蹤的,只是想碼到穆先生出場去開展我的沙穆線。呼,沙穆快將交流了!


    這篇小說是撒布沒錯,未來會加入沙穆、米妙、星雅等CP,中間雖有虐,結局仍是甜的。


此外,有些感想想發表一下。

第一,是有黑子覺得撒加和阿布羅迪在官方作品沒甚麼交流,所以很厭惡撒布。其實CP這麼多,那麼官方要派多少糖才滿足所有CP黨呢?所以撒布在官方作品沒太多交流沒所謂的。


第二,針對某讀者的留言,我想補充一下。不止BL作品,BG作品或是文學作品中,妒忌是其中一個恆久的話題,所以不是BL作者愛把女配都看作愛妒忌的惡毒婦人...

嗨!總算又碼了數章,多謝你們的等待呢!我沒失蹤的,只是想碼到穆先生出場去開展我的沙穆線。呼,沙穆快將交流了!


    這篇小說是撒布沒錯,未來會加入沙穆、米妙、星雅等CP,中間雖有虐,結局仍是甜的。


此外,有些感想想發表一下。

第一,是有黑子覺得撒加和阿布羅迪在官方作品沒甚麼交流,所以很厭惡撒布。其實CP這麼多,那麼官方要派多少糖才滿足所有CP黨呢?所以撒布在官方作品沒太多交流沒所謂的。


第二,針對某讀者的留言,我想補充一下。不止BL作品,BG作品或是文學作品中,妒忌是其中一個恆久的話題,所以不是BL作者愛把女配都看作愛妒忌的惡毒婦人。


    而且,薩爾娜妒忌別人的情節早在官方作品出現過,例如妒忌星矢打敗卡西歐士奪了聖衣。

至於甚麼性格後期轉變啊之類的,因為我的是架空背景,力抗海皇等情節是不存在的。而我所做到的是盡力保留角色的性格。

還有薩爾娜不是只擔任專給主角打臉之用的小反派,從她可以看出很多東西、推動很多情節。只能說,黑子你看到第7章就說我愛把薩爾娜寫成因妒忌阿布的美貌而毀容,你就輸了。


先碼到這兒,看腦洞呢!最重要是開心!

====================正文=====================

在阿布捂著自己的臉半小時後,卡妙才風風火火地趕到,見到阿布滿面都是乾涸的血漬,感覺像辛辛苦苦建出來的藝術品一夜間被毀滅,臉上難以掩飾震驚的表情和縮小的瞳孔。 

 

      “阿布羅迪!發生甚麼事了?告訴我!”他急忙從隨身側揹袋掏出含酒精的濕紙巾輕輕抹掉棕紅色的血漬,酒精刺激著阿布的傷口,阿布又忍不住捂住了臉。 

 

      阿布用虛弱的聲線道出來龍去脈,狀態好了點後突然翻了翻自己的小袋問道:“你怎知道我出了事?手機......手機呢?” 

 

      撒加此時慢慢地交出阿布的手機,阿布很慌忙地搶回手機,查看手機內的資料有沒有被刪除。 

 

      “對,我拿你的手機撥給你經紀人。”撒加用邀功一樣的語氣安撫阿布羅迪,阿布確認手機資料無被刪除後才鬆一口氣。 

 

      卡妙行到卡西歐士面前大聲罵道:“我是阿布羅迪的經紀人,我現在要控告你的女藝人薩爾娜嚴重傷人罪!嚴重傷人!明白嗎!” 

 

      卡西歐士早料到卡妙的台詞,輕鬆地狡辯道:“明明是阿布羅迪搶走了屬於薩爾娜大人的資源,你們應該要理會女生的感受嘛!不過你們走運,女王大人應該也消氣了,我代表她向阿布羅迪賠償十萬,最重要是和平嘛!” 

 

      本來躲在卡妙身後期待討回公道的阿布眼睛發亮,心中盤算著十萬可以做的事,平日做綜藝節目弄得渾身瘀傷也只得數百塊,倒不如一次性得了十萬,臉上的傷往後才講。 

 

      “有錢了不起嗎!你敢碰我的人!我就要你的女王滾出金羊毛!”卡妙氣得臉色發紫,雙眼死瞪著卡西歐士,說著說著還激動得用手戳著卡西歐士的胸,但發覺對方體格太強壯,若是動武起來自己不是他的對手。 

 

      撒加也上前掏出自己手機道:“我有金羊毛市警察的電話,五分鐘後他會直接上薩爾娜的家裡直接拘捕。”他和卡妙輪著責罵卡西歐士以本傷人,卡西歐士笑著被二人逼到牆角裡去。 

 

      “可我的氣未消!回去問你女王知不知道我是誰!”撒加一拳錘向卡西歐士的腹部,奈何卡西歐士的腹部太硬,他反倒笑瞇瞇地望向自己,拳頭也有點發疼。 

 

      “很快你的女王就會坐牢,到時看看你還能不能笑出來!”卡妙也附和地罵道。 

 

      雙方呈僵持狀態,一股微弱的力道同時抓住卡妙二人的手臂,打破了凝固的空氣,阻止了新一場打鬥的發生。 

 

      二人同時錯愕地回頭望向阿布,阿布輕聲地道:“你們不要再打了,我願意接受和解。” 

 

      “不!不!我還是有能力保護旗下藝員的!”卡妙焦急地勸阿布羅迪不要接受和解,這短短數分鐘內卡妙已經經歷不同的情緒變化,接受訊息量過大,血壓一時瘋狂飆高。 

 

    他隨便找張椅子坐下緩緩氣,手機卻得勢不饒人地冒出小宇宙訊息通知,點開一看,原來是魔鈴那邊傳來晚上工作的詳情。“你好我叫米羅,是魔鈴的出道MV‘絕望之地’的導演,感謝阿布羅迪來客串,他的鏡頭會在音樂的中段出現,請準備好絕望的感覺。” 

 

      MV製作團隊明顯未知阿布羅迪的情況,卡妙直接撥給米羅解釋。“米羅導演,我是阿布羅迪的經理人卡妙,抱歉他今天狀態不太好,不如明天......” 

 

      “不要緊的,精神狀態不太好也可以先過來。”米羅也有自己的壓力,卡妙急得再想方法說服,要是阿布現在過去說不定會上娛樂版頭條。 

 

      “不要緊的,我先錄好自己的部分,明天早上再過來吧!”一道低沉的女聲從遠方飄到話筒的彼端,如沙漠中的甘露,解救了卡妙內心的焦急。 

 

      “魔鈴說可以,那麼明天見!”對方匆匆地掛線,明顯整支製作團隊忙著趕進度,卡妙也有點歉意。 

  

      同時撒加那邊也閒不了那兒去,他要撥給某位警察說要銷案。“艾奧利亞?你現在在哪?” 

 

    “已經到了,你快掛線!” 

 

    “不用了!當事人要求銷案!今天辛苦你了!” 

 

      “最少先抓她回去吧!不然我回去該怎樣寫報告......” 

     

      撒加連忙掛線,不同情艾奧利亞的處境。 

 

      等到卡妙二人都忙完後,卡西歐士也上前繼續講話:“既然阿布羅迪願意,待會你給我銀行帳戶號碼,只要你不對外公開此事,我就打款到你帳戶。” 

 

      整場鬧劇結束了,卡妙還是召救護車送阿布羅迪到醫院,護士循例詢問傷口的來源。 

 

    阿布支支吾吾地道:“跌......跌傷的......”他希望醫生起了疑心替自己查個真相,但畢竟護士不是警察,不能強逼阿布羅迪說真話,護士在旁邊皺著眉在病歷表填填劃劃後,替阿布羅迪敷藥包紮後喊他回家,不要吹風。 

 

      他回到家還是按捺不住好奇心解開只露出眼睛和鼻孔的繃帶,嘗試接受自己已被毀容的事實:一道道的傷痕如粗糙的蠟筆亂畫上去,深黃色的消毒藥水漬印在傷口邊緣;海藍色的頭髮隱約透出燙焦的深棕色,本來微形波浪的頭髮被弄成不規律的形狀,例如有撮起了角、一小撮弄成弦月彎。 

 

      他的臉現在也有點又痕又痛,唯一可做的就是泡個澡,把自己內心的悲傷和委屈隨著洗澡水流走。 

 

      當整個身體都浸在舖滿玫瑰花瓣的浴缸裡,阿布的五官都被封閉著,很享受寧靜的環境,每根頭髮都往上飄,像在海裡深處的海帶,吸收著玫瑰的養份。他很想一輩子都留在水裡,可惜他始終不是一條魚,不上水的話會窒息而死的。 

 

      當他上水的時候,所有頭髮都濕漉漉地貼在後背,總算回復原狀。 

 

        “叮咚!”一聲消息通知截斷了阿布羅迪的幻想,他站起來,拿起放在掛牆肥皂架的手機,發覺原來消息通知已經多得折疉了一堆。 

 

      他先從最頂端的開始看,是卡妙的小宇宙動態更新:“今天心情已經糟了,下班回家還要看到這貨。美麗又怎麼樣!蛇蠍美人!”配圖是對著一個上半身是蠍子、下半身是蛇看雕像豎中指。 

 

      由於卡妙的動態是公開的,也引來不少騷動。先是米羅憑著“附近的人的動態”找到了卡妙並在留言留一個問號,後來雕像的原作者也憑著“蛇蠍美人”標籤找到了這動態,留言讚嘆道:“老兄你真理解我想表達的內容。” 

 

      阿布笑了笑,順道打開點讚名單,找到沙加的名字,頭像是一朵蓮花。他也好奇自己的師弟平日生活是怎樣的,翻開一看,最新的動態是一張帝王眼鏡蛇低頭特寫,整體看下去就像牠做錯事低頭道歉一樣。 

 

            下一條就是黛絲找上了自己的小宇宙帳戶後私信:“對不起!對不起!阿布羅迪對不起!都是我不好!害了你好好的臉都沒有了!真的!真的!我願意賠償所有的醫藥費!真的!” 

 

      阿布羅迪嘆了口氣,細心回想著,發生此事是出乎意料之外的,大家都不想,從此以後多了個朋友聽自己訴苦都不錯,於是簡單回覆道:“沒事兒。” 

 

      好了,處理完一堆訊息,阿布羅迪開始轉到自己的小號,看看撒加到底說了甚麼。 

 

      很快,他就後悔了,這都是甚麼鬼?訊息分開了十多條,內容簡直就像由兩個人輪著寫一樣: 

 

“你封掉我!你為甚麼封掉我!你信不信我殺了你!”留言時間為下午一時三十分。 

 

      “我到底做錯了甚麼?我是不是說了甚麼話令你生氣了?”留言時間為下午一時三十分。 

 

      “我得不到的東西沒人能得到!就這樣殺了你太便宜你了!我要你慢慢死!慢慢被折磨至死!”留言時間為下午一時三十一分,死亡恐嚇一則。 

 

         接下來的都是內容重複的留言,直到活動完結為止。阿布羅迪見到撒加的氣也消得差不多了,就嘆了一口氣想回覆點甚麼,可是又怕再刺激到他的情緒。 

 

       就在此時,撒加傳來一張照片,在家中的他回復柔和的藍髮,他側過臉,掛了一滴眼淚,但那滴眼淚明顯是滴眼藥水的。 

 

      “這又是甚麼鬼?”阿布羅迪對於莫名其妙的留言感到有些惱火,反正混飯吃的臉蛋都被毀了,要是復仇的話都達到目的了,難道真的如他所言,要把自己折磨至死? 

 

      他感受到撒加的可怕,感覺到到處都有雙無形的眼睛盯著自己。數天前遇上的那個男人,似乎知道自己的真實身份、工作地點,說不定會了解自己模糊的身世,也說不定他是可以主宰一個人命運的神,心情好的時候發糖,心情不好的時候派刀片。 

 

      在腦海裡又忽然湧起了迪斯馬斯克的警告,不如問問自己的好友令撒加死心的方法。 

 

    “迪斯,救我!現在那個叫撒加的男人死纏難打,還命人毀了我的樣子!” 

 

      不料數分鐘後迪斯回話說:“我現在很忙,麻煩你兩天後才找我,我真的離不開美容院!” 



聊将锦瑟记流年

(很水的)圣诞贺图,考试比较多实在没时间。p1彩色、p2黑白、p3草稿,个人比较喜欢草稿的感觉,果然考试才是我画画水平最高的时候。

(很水的)圣诞贺图,考试比较多实在没时间。p1彩色、p2黑白、p3草稿,个人比较喜欢草稿的感觉,果然考试才是我画画水平最高的时候。

快樂腦洞

假情或真騙? 第六章 裝作有緣無份的可憐人(下)

    不論發送甚麼訊息,阿布的手機都即時震動。他的心裡一懸,陣陣寒意由背部湧遍全身,手心不斷冒出汗來,心臟急速地跳動使得他出現缺氧的情況。 


      “完蛋了!完蛋了!大哥我只騙你十多萬,你用不用纏我纏到工作地方去!”阿布很恐慌地望向撒加,待了一會才緩和了火氣,撒加拿起燙髮棒輕輕抓起阿布羅迪的一小撮頭髮,夾緊髮尾。 


      “你的貓好可愛。”燙髮需要很長時間,撒加開口閒...

    不論發送甚麼訊息,阿布的手機都即時震動。他的心裡一懸,陣陣寒意由背部湧遍全身,手心不斷冒出汗來,心臟急速地跳動使得他出現缺氧的情況。 

 

      “完蛋了!完蛋了!大哥我只騙你十多萬,你用不用纏我纏到工作地方去!”阿布很恐慌地望向撒加,待了一會才緩和了火氣,撒加拿起燙髮棒輕輕抓起阿布羅迪的一小撮頭髮,夾緊髮尾。 

 

      “你的貓好可愛。”燙髮需要很長時間,撒加開口閒聊。 

 

      “多謝。”阿布尷尬地笑道。 

 

      “叫甚麼名字?”撒加把燙髮器一點一點地往上捲,阿布感受到自己的頭髮被大力拉扯。 

 

      “叫甚麼名字......呵呵......”阿布微笑一下當作回應,因為實在不想透露關於自己的秘密。 

 

      撒加再把燙髮器往上捲,阿布感覺自己的頭皮也快被掀開了,點點的熱力吹得阿布羅迪頭皮發麻。 

 

    “叫甚麼名字?”他再往上捲,阿布感受到他的手指再動一分,自己的頸部便會被灼傷。 

 

    阿布已緊張得全身都長滿雞皮疙瘩,“叫丘......”他的聲線太小,撒加聽不見。 

 

“嗯?” 

 

    “叫......” 

 

“嗯?” 

 

    阿布的頭髮開始傳出焦味,他閉上眼睛用驚慌的語氣道:“牠叫丘比,是我女兒......” 

 

    束縛一下子被鬆開,阿布鬆一口氣,他不明白面前這個男人想對自己怎麼樣,不想在工作以外的地方碰面。 

 

“啊,很好的名字。”撒加兩三下子便燙好小波浪的髮型,然後紮成複雜的髮髻,最後插上各大小髮夾、一小撮菊花和一大朵牡丹花便完成。 

 

      阿布由工作人員協助下穿上和服,重新研究自己頭上的牡丹花,它很高調地炫耀自己的艷紅,看似與自己的妝容有點格格不入。 

 

        和服店的負責人走進化妝間大力拍手大聲吼叫:“所有美男美女!出動了!”男負責人雖人到中年,仍活力十足。八名模特兒同時站起來穿木履,阿布的木履已經是比較輕便,也幾乎失去平衡跌在地上。 

 

      鏡頭移到中央廣場上,華麗的舞台已佈置好,邊框用薰衣草包圍著兩個巨型屏幕,畫面仍是技術人員在測試音響設施的情況。中間留一小塊地方供司儀道開場白和結尾語,負責的司儀站在一旁練習講稿。 

 

    指定路線放滿鏡頭、印著活動資料的告示牌,規模不小,早就引來不少明星應援團和看戲群眾聚集到欄杆前。還有一種人愛到處亂走的,就是各小報的記者,特點是拿著超巨大的鏡頭找最佳位置,找寫廣告軟文的素材。 

 

      在一堆急速的移動步伐中,有一抹紫髮特別顯眼,路人都如獲至寶地掏出手機,鎂光燈閃亮不停,吸引了負責人流管理的工作人員注意。 

 

      “你還不快回化妝間準備!噢!不好意思!”那工作人員以為紫髮人是迷路的模特兒。 

 

      從那工作人員的視角來看,面前這男人蒙著面,只露出額頭上的豆豆眉和略帶殺意的眼神,蒙面布太緊,突出了清秀的輪廓。 

 

      工作人員看到一身異域風打扮的人,正好奇著他的身份。那人很識趣地掏出記者證,露出帶點肌肉的手臂。 

 

      “自由記者?穆先生?”那工作人員知道對方的地位,輕聲地道:“穆先生,這邊位置好,請。” 

 

      圍觀的人群把附近的路都堵住了,活動終於開始。 

 

    司儀穿著整齊的西服上台興奮地介紹是次的活動:“嗨!大家好!歡迎來臨春日和服公司一年一度的‘霓裳和服展’,話說路邊的花都開了!是不是很漂亮呢!” 

 

    “這麼美麗的環境,怎麼不配套合適的衣服呢?所以今次我們邀請了八位俊男美女展露我們公司精心挑選的套裝,每種套裝都有不同的主題!特別留意的是女王薩爾娜的花魁裝!” 

 

“嫌太遠看不到?不要緊!請翻開你們的手機,同步收看直播!不止如此,活動完結後登入公司官網,投出最愛的主題,有機會獲得一次免費和服體驗!名額只有五個!五個!” 

 

    在司儀努力炒熱氣氛的同時,在地面工作人員都努力派發小冊子作最後衝刺。司儀見準備差不多便大喊“事不宜遲,我們請他們出場吧!” 

 

    現場響起節奏強勁的音樂,第一、二名女模特兒先後悠悠地登場,司儀在沿途介紹和服的主題、細節等,可惜看眾似乎不太領情,他們只關心的是價錢和整體美不美。 

 

      此時撒加拿著煙盒從後門抄小道離開,黛絲看到也不敢過問。 

 

      “第三名是阿布羅迪先生,他想展示的是‘櫻花粉飛’......” 

 

      阿布羅迪走著輕快的步伐出場,隨即引來一股驚歎,司儀也把他畢生學到的讚美之詞都用在阿布身上。 

 

      果然,溫暖的陽光灑向阿布羅迪,鼻上的金粉反射出零碎的閃光,又不會搶去和服的風頭。每一個動作,每一次揮手都令頭上的牡丹花一抖一抖的動,如迎來微風一樣。 

 

      阿布羅迪每走數步便旋轉一圈,又跟群眾有距離地互動。呼喊聲蓋過了司儀的聲音,大家很齊心地翻到第三頁研究阿布的套裝。 

 

    “我要穿這套!我要穿這套!不過明明這套是配櫻花啊!”、“想把他的牡丹拔掉怎麼辦?” 

 

      最煩人的就是拿不到小冊子的大媽,到處吼叫破壞氣氛。“借給我看看嘛!我想給女兒穿!” 

 

    這種場面阿布早已見慣,他笑了笑後轉著圈到第一個街口處。 

 

      第一個街口沒甚麼特別,只有阿布羅迪的頭號粉絲——星矢,騎摩托車送外賣薄餅時回頭看阿布,看個失神導致整部摩托車裁在某商店的外牆。 

 

    第二個街口人流比較多,靠近一棟專門搭廠景的大廈內,裡面的十多個人都無所事事,不時往窗外望,又看看手錶,表情都帶點不悅,明顯是不滿活動害他們出不成外景。 

 

        數個人繼續看戲,坐在導演椅上的一個深藍色長髮的男子站起來和大家一起看和服。 

 

      “米羅導演?外面有甚麼?”一道輕柔的聲音問道。 

 

     “現在該第三位出場,應該還佔一段時間。”米羅回頭望去一個在地上打坐的金髮男人,他的眉間有粒紅痣,雙眼很平靜地閉著。 

 

      “外面引起無數少女叫聲的是阿布羅迪嗎?是我師兄呢!”他的語氣很是輕快。 

 

      “對,隔壁廠的導演曾經跟我吐苦水,說他怎麼害得全劇組NG一整夜......啊,對了!沙加你撥給你經紀人,你今晚全晚都留這兒。” 

 

      所有屏幕追蹤著阿布羅迪走到第三個街口,斜對面便是西西里魔法院。難得打扮得美美的,阿布向西西里魔法院的方向大力揮動衣袖,怎料面前卻是一片濃煙! 

 

      阿布也沒時間研究濃煙的種類,動作誇張地自轉一圈後直上斜坡。隔著一層白煙,他錯過了櫻花落下的美景,更錯過了在美容院的窗邊,氣急敗壞地向自己高舉“爆炸性危險品”的迪斯馬斯克! 

 

      當白煙慢慢散去,阿布羅迪已上斜坡,這是全場的精華地段所在:預設的鏡頭用仰視角度掃瞄全身的背影和與落櫻融成一體的效果,模特兒一步一步地往上行,兩旁矮小的灌木叢像宮女一樣迎接著他,引起了無數少女的幻想。 

 

      白煙遺下一股薄荷香遠去,也遺下在行人路上一個落寞的身影。他欣賞著自己的傑作,深吸著最後一口薄荷煙,然後一個冷不防地回頭望向迪斯! 

 

      迪斯來不及關上窗簾,視線交接的一刻,他終於明白為何阿布羅迪表現如此慌張。不怕邪,用手指再輕輕撥開一點窗簾,只見撒加瞇起雙眼,朝自己輕吐最後一口白煙...... 

 

       

 

 

 

 

 

       

 

 

 

      


快樂腦洞

假情或真騙? 第五章 裝作有緣無份的可憐人(上)

這幾章主要是讓更多的人物出場的 因為金羊毛市是個多姿多彩的社區嘛!


============================================

阿布羅迪完全不知道發生何事,永不停下來的警號鐘使他不能集中精神,很無助地到處張望。 


      “我們已經報警了,這手錶不是你本人擁有的吧?根據公司規定,我們已聯絡物主,請你留在原地接受調查。” 


      “我......我不是賊.........

這幾章主要是讓更多的人物出場的 因為金羊毛市是個多姿多彩的社區嘛!


============================================

阿布羅迪完全不知道發生何事,永不停下來的警號鐘使他不能集中精神,很無助地到處張望。 

 

      “我們已經報警了,這手錶不是你本人擁有的吧?根據公司規定,我們已聯絡物主,請你留在原地接受調查。” 

 

      “我......我不是賊......”阿布已無法集中精神,職員的表情更疑惑了。 

 

    另外一名職員在經理室根據電腦所顯示的個人資料聯絡物主:“請問是撒加先生嗎?這裡是金羊毛官方珠寶店撥過來的,剛才有位先生拿了你的錶去本店櫃位售賣,請問你有授權給任何人嗎?” 

 

“男人?什麼樣子?” 

 

            拿著話筒的職員往阿布方向瞟一眼,形容他的特徵:“水藍色頭髮,長得頗漂亮,眼旁有粒淚痣......他好像叫......” 

 

      可憐的阿布羅迪知名度低得連路人也叫不上名字。 

 

      “哈哈哈哈哈......”一陣狂笑嚇得職員怔了一怔。“任由他吧!任由他吧!不過記得把我接下來的話告訴他......” 

 

       阿布偷瞄著談電話的職員,對方不時點頭,掛線後又再撥別的電話。後方傳來了密集的腳步聲,阿布都猜到警察來到。 

 

      剛才在櫃位的女職員開啟電閘,隨即有個健碩的男人直接走到櫃位前。“是不是有人報警?” 

 

      那男人身穿整齊的制服,金羊毛市的警察都擁有自己的制服,外面會印上所屬警員的姓名,於是店內的所有人都知道他叫“艾奧里亞”。 

 

      阿布也跟著職員望向他,艾奧里亞長著清爽的金髮,麥芽色的肌膚,濃眉大眼,很典型的希臘人臉孔。健碩倒是健碩,但直覺告訴阿布,對方是個頭腦極簡單的人,可能隨時會動手打自己。 

 

      剛才負責致電撒加的職員匆匆趕上道:“是我們報警的,因為那名先生持有別人的錶,不過持有人主動要求銷案,所以今天麻煩你們白走了。” 

 

      艾奧里亞忍住怒火指罵所有職員浪費警力之後記下所有人的個人資料,特別是阿布羅迪,連家中住址、個人愛好也要查。 

 

      收隊後,在場的職員沒為帶來麻煩表示任何悔意,而是把手錶放回櫃位上道:“先生,剛才我問過總店經理,為免日後惹到任何麻煩,我們還是不會收你的錶。” 

 

      “可是,這錶是撒加送給我的......” 

 

      對方搖了搖頭,“啊,對了!撒加先生叫我跟你說......”她轉述撒加的話時多帶了幾份嚴肅:“賣掉又好,藏起來也好,最重要是不要不見了!” 

 

      阿布點頭後有點失落地離去,他想去另一間當舖再試試看,不過時間已差不多了,要去和服公司報到。 

 

           和服公司裡已預備好臨時化妝間,兩邊各有四張木椅和全身化妝鏡,衣服、大小插座和燙髮器的電線散落一地,活動助理搬運物資時也要小心翼翼。 

 

“阿布羅迪,你坐左側第三張椅子。”助理一手抱著一個大箱一手遞了活動通告給他。 

 

          這活動連他在內一共有八位模特兒,他排第三,最後壓軸出場的是一線花旦薩爾娜。現場合共有四位化妝師,而撒加一名印在造型部工作人員的首位。幸好負責替自己弄造型的是個叫“黛絲”的新人。 

 

      活動的指定路線很簡單,只需由和服公司出發,經過三個街口和一條斜坡到中央廣場的一條紅線面前,沿途會由工作人員護送。 

 

      阿布從自己的小袋中掏出一小袋巨型棒棒糖碎片含在口中解決飢餓,坐下來之後黛絲很熱情地打招呼,把化妝箱放在地上。 

 

      “阿布羅迪你好,我是今天來替你化妝的。”黛絲拉開化妝箱的一個小抽屜,百多種顏色的眼影使人覺得眼花瞭亂。 

 

阿布愉快地點頭,縱使撒加不時在自己身旁經過拿東西,也不覺有一絲恐慌。 

 

      “阿布羅迪,嘩你真的好漂亮!你家中有兄弟姊妹嗎?”黛絲替阿布化上大地色眼影,再配上往上揚的黑色眼線,把清純的阿布變成神秘的小貓。 

 

      “我有定期做護膚嘛!我晚下給那間美容院的名片給你!家中......我是獨生的,現在多了隻胖貓叫丘比。”阿布提起自己的愛貓,情緒也高興起來。 

 

      “待會給我照片看看有多胖!”黛絲掏出唇掃,輕輕為阿布的嘴唇塗出淺粉色。 

 

      “很快就完成了!怎麼樣?我的技術好棒吧!” 

 

      “一點都不好!”一道暴喝震攝全場,本來各自嬉笑的各人凝固了動作,包括準備挨罵的黛絲。 

 

      熟悉的藍色長髮落在阿布的肩上,阿布已經淡然了,又是那位男人吧?為甚麼天天纏著自己呢? 

 

化妝鏡反映出撒加收起笑容、眼角上揚的樣子,黛絲失去了剛才的笑容。 

 

“麻煩你看看阿布羅迪的和服。”撒加降低了聲量,黛絲望向身後的和服,粉、藍、淺棕三色組合的直向間條,簡約而透出活潑的氣息。 

 

      “這件和服的主題是‘櫻花紛飛’,你卻把人家的眼線畫得像去夜店?”聲線低沉的質問使黛絲的身體顫抖不停,因為要是答了下場更慘。 

 

      “即是紅色眼很影就萬能的是不是!上紅下白弄得像粵劇一樣也沒問題是不是!”責罵如火山爆發般,凡人力量不能阻止。 

 

      “對不起,我重新化一次。”黛絲微微彎腰鞠躬想拿起化妝箱,卻被撒加當足球般橫掃至對面的椅底,被撞到腳的薩爾娜也怯了怯,不敢發出一言。 

 

      撒加用拇指指向薩爾娜,帶點威嚴地命令:“薩爾娜的妝還不夠濃,你還不用你的花旦妝去補救!” 

 

    黛絲向阿布羅迪撅嘴後轉身離去,撒加還不忘補刀。“時間無多了!還不快些!” 

 

現場只剩下微微抽泣的聲音,經過一小段插曲,兜兜轉轉還是由撒加回到自己身邊。 

 

      此刻撒加的身驅填滿了阿布身後的背景,阿布用發抖的嘴唇溫柔地道:“我覺得......覺得......黛絲化......化得很好看......我......我......我很滿......”那強大的壓逼感使阿布控制不住地結結巴巴。 

 

      “滿不滿意能由你作主嗎!” 

 

     耳邊又突然被高分貝攻擊,阿布叫了一聲,深吸一口氣冷靜自己,腦海在自我洗腦道:“沒事的!沒事的!這個男人只不過是聲音大,凡事只懂吼叫。飛機聲的分貝比他的叫聲高許多,所以應該有空就呆在飛機下面,這樣就適應面前這個男人的脾氣。” 

 

      久違蘭花香鑽入阿布羅迪的鼻子,挑起不好的回憶,阿布本能地抓住撒加的手拒絕,撒加沒任何情緒表達,只用專業的口吻安撫阿布:“沒事的,這卸妝水不會致敏,我會輕力一點。” 

 

      嘴上說輕力,動作仍舊粗暴得阿布的皮膚都紅了一塊。“別動。”撒加時而凌厲時而溫柔的眼神教人捉摸不定。 

 

      撒加的化術技術果然是大師級,很快便跟上大家的工作進度,再噴一下一次性染髮噴霧,妝容部分完成了。 

 

    趁著撒加去拿燙髮棒,阿布羅迪掏出手機對鏡自拍,經過改造的妝容的確濃淡得宜,本來上揚的眼線隱藏在經裁剪的假睫毛後,女生特有的小心機;淺粉的眼影配著湖藍色的瞳孔,如春天中百花綻放的情景,生機處處。 

 

    腮紅由停留在顴骨的上半部位置,連著眼影一起看,就像一個眼罩,再灑上一點點金粉,在陽光映襯下必然閃出鑽石般的光芒。 

 

    可是,阿布再看一眼自己,那標誌性的淚痣被厚重的粉底遮蓋,發現了不妥之處——面前這個男人完全在複製另一個“自己”! 

 

      “啊!我很少化男生,所以拿了自己女朋友作靈感,給你看看。”燙髮棒插上電源後還要等待發熱,撒加掏出手機登入小宇宙,無意瞟到阿布羅迪的桌布:阿布羅迪自己和丘比的自拍。 

 

      “咦?為甚麼頭像是灰色的?她封鎖了我!”撒加怒瞪著屏幕,眼框睜大至人體極限,瞳孔充出血絲,雙手顫抖得如篩米一樣。 

 

      阿布頓時慌了,本來撒加生氣不關他的事,可是待會他要用這雙發抖的手替自己燙髮啊! 

 

      在千鈞一髮間,阿布偷偷開自己的分身解鎖撒加,“是不是你......惹她生氣了?” 

 

    撒加再登入帳號,見到阿布的分身在線,手指沒歇息地發訊息,甚至不斷發語音。很自然地,阿布的電話不斷地震動! 



FreestylerinBeatrice

【授转/恶搞】圣斗士童话《暴走圣斗士—十二宫篇6》教皇骂你了?

本集,年中组三位黄金纷纷被教皇训斥。关于教皇的各种说法也是越来越离奇,越来越狗血。。。。= =。。。。


教皇:阿布罗狄,你收拾个仙皇座怎么这么晚回来?还有,你怎么和迪斯马斯克一样都把这种不三不四的书带到圣域里来!现在形势已经很紧迫!你们都长点心,别在圣域里搞这些乱七八糟的!!!


阿布罗狄:不...不是的,教皇,这是时尚杂志,正经的很,绝对没有不三不四的内容.....不过,很抱歉,回来晚了的确是因为去买这个杂志,因为是限量版.....
回到双鱼宫————
阿布罗狄:还是双鱼宫安静,最近教皇火气真是大啊....
阿布罗狄:什么人!


阿布罗狄:迪斯马斯克!你大晚上蹲在草丛里干什么?!
迪斯马...

本集,年中组三位黄金纷纷被教皇训斥。关于教皇的各种说法也是越来越离奇,越来越狗血。。。。= =。。。。


教皇:阿布罗狄,你收拾个仙皇座怎么这么晚回来?还有,你怎么和迪斯马斯克一样都把这种不三不四的书带到圣域里来!现在形势已经很紧迫!你们都长点心,别在圣域里搞这些乱七八糟的!!!


阿布罗狄:不...不是的,教皇,这是时尚杂志,正经的很,绝对没有不三不四的内容.....不过,很抱歉,回来晚了的确是因为去买这个杂志,因为是限量版.....
回到双鱼宫————
阿布罗狄:还是双鱼宫安静,最近教皇火气真是大啊....
阿布罗狄:什么人!


阿布罗狄:迪斯马斯克!你大晚上蹲在草丛里干什么?!
迪斯马斯克:嘘!蹲在这里听,听见没,教皇又在骂人了!这次骂的是修罗!
阿布罗狄:嗯嗯...我跟你说,今天教皇也骂我了,还说我和你一样看什么不三不四的书....


迪斯马斯克:什么不三不四!你别听教皇瞎说!我看的都是正经的少女漫画!


阿布罗狄:迪斯马斯克,为什么我们要蹲在这里用小宇宙说话...还有你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
迪斯马斯克:看你说的,我这不是怕你像刚才那样大喊大叫么....
阿布罗狄:我都怀疑他是不是有老年痴呆症!
迪斯马斯克:对!我跟你说阿布罗狄,我觉得最近教皇让我办事都颠来倒去的....
阿布罗狄:对,我也发现了。你过来,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这次教皇派我去杀仙皇座,我刚要动手,教皇就小宇宙通知我住手,我刚要回去,教皇就叫我快动手,反复了好几次....所以我.....
迪斯马斯克:哎呀!还好我没解决了紫龙,不然教皇一会儿又反悔了,我又不懂复活人。嗯,阿布罗狄,你这个方法很好嘛!


修罗出来后,去了双鱼宫,于是——
修罗:不就是个冒牌雅典娜和一群反叛的青铜过几天要来闯宫闹事吗?凭我们的实力有什么好担心的,教皇竟然为了这种事叫我别在宫里做蛋糕.....
阿布罗狄:说起那个城户纱织,她名气也不小啊,超任性的大小姐,在当地是出了名的捣蛋鬼,这种女孩是雅典娜的话,世界岂不是会更黑暗?!
迪斯马斯克: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就是任性,不过她竟然敢与教皇为敌,真是玩大了不要命吗?我们的教皇虽然有老年痴呆症,但好歹也是具有强大力量的人!


修罗:不对,你们说的教皇的情况我以前在书上见过,那个应该叫男性更年期综合症!一定没错的,教皇年纪大了,八成是这样!来,先吃蛋糕吧.....



迪斯马斯克:看不出啊,修罗,原来你也是个读书人....
阿布罗狄:是啊,修罗,那教皇会不会以后都这样了?
修罗:放心吧,等教皇更年期结束了,一切就都会正常了。

灰蓝

【城户沙织生贺】感谢你的诞生

前排注意只有双鱼,巨蟹,射手的出场。

迟到的生贺。

大概是一个战后日常。

ooc属于我,荣耀属于城户沙织。

双鱼宫

阿布罗迪的玫瑰今天依然开的灿烂。

沙织就是在阿布罗迪洒玫瑰花瓣当地毯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好,阿布罗迪。”少女有些拘谨的对他点点头就想略过面前这个八尺高的男性。

“雅典娜!为什么?”姑且还是少年的男性直起身子目光直直看着她。

“哪有什么为什么。想做就做了”少女歪着头俏皮的眨眨眼睛,想着估计是这个大男孩是在说为什么战后会复活自己这件事情。

少女明显没有看出阿布罗迪内心的煎熬,转身想要离开但是却被突然横下心的阿布罗迪塞了满怀的花。

“以前没有机会,以后...

前排注意只有双鱼,巨蟹,射手的出场。

迟到的生贺。

大概是一个战后日常。

ooc属于我,荣耀属于城户沙织。












双鱼宫

阿布罗迪的玫瑰今天依然开的灿烂。

沙织就是在阿布罗迪洒玫瑰花瓣当地毯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

“你好,阿布罗迪。”少女有些拘谨的对他点点头就想略过面前这个八尺高的男性。

“雅典娜!为什么?”姑且还是少年的男性直起身子目光直直看着她。

“哪有什么为什么。想做就做了”少女歪着头俏皮的眨眨眼睛,想着估计是这个大男孩是在说为什么战后会复活自己这件事情。

少女明显没有看出阿布罗迪内心的煎熬,转身想要离开但是却被突然横下心的阿布罗迪塞了满怀的花。

“以前没有机会,以后我会陪你过每一个生日的。”阿布罗迪快速的说完又继续照顾着他的花瓣地毯。

巨蟹宫

在迪斯马斯克和紫龙一战以后巨蟹宫阴冷的氛围便荡然无存了。

沙织闲庭散步般的走了进去然后笑起来和这位比自己年长不少的男子打了个招呼。

“这个给你。”迪斯马斯克随手一扔将一个方方正正的纸盒子扔了过去。“是裙子。”他有些不好意思然后立马笑了起来。

“还是十三岁的小娃娃呢!学什么成年人板着个脸还随时一身白色。小孩子就该有小孩子的样子。”他揉了揉少女蓬松的头发。

“谢谢你的礼物。但是注定我不能和小孩子一样,从城户光政死后我就已经是雅典娜了。女神可不是一个小孩子所以女神不能像小孩子一样,女神得保护所有人。”少女说着露出遗憾的表情。

“因为女神是圣人,而圣人是不会喊疼的。”少女笑着看向迪斯马斯克。“谢谢你准备的礼物。我很喜欢。”

射手宫

这是艾俄洛斯去世的第十四年。

“雅典娜。”他们这样子唤她。而她也这样子回应。

反倒是沙织这个名字不怎么被人叫起来。

她看向墙壁上面的遗言。

像是城户光政去世以后的沙织自己看向射手座的黄金圣衣看了一夜一样的看着看着墙壁上面的遗言。

“我办到了!艾俄洛斯。”这表情像极了当时抱着射手座圣衣哭着问该怎么办的少女。

少女凝视了片刻叹了口气就往外面走去。

艾俄洛斯享年十四岁。





BlackSaga

【十三年前的自己之三——雅典娜/米妙/沙穆】


今天老阿姨我生日(8月27日,处女座),记录自己,暴露年龄。纪念一下自己的青春。小朋友们不要挑剔我。
那时候摄影,后期啥的都非常小儿科,相机600-1200像素……在今天有点不可想象。
不要太挑剔,毕竟它们来自……十三年前。

【十三年前的自己之三——雅典娜/米妙/沙穆】


今天老阿姨我生日(8月27日,处女座),记录自己,暴露年龄。纪念一下自己的青春。小朋友们不要挑剔我。
那时候摄影,后期啥的都非常小儿科,相机600-1200像素……在今天有点不可想象。
不要太挑剔,毕竟它们来自……十三年前。

灰蓝

【雅all雅】此时此刻的他们(03)

  两双异色的眼睛连眨都不眨的盯着迪斯马斯克。但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被盯着的迪斯马斯克却是异常兴奋起来,空气中飘荡的是邪灵的气息!作为黄道十二宫中最接近冥界的一宫对于邪灵的气息这让他愈来愈兴奋了。


  廖沙这次也终于坐不住了直接将妮娜护在了身后还小声叮嘱她道:“别硬碰硬!你身上已经没有玻璃珠了还失血过多,那可是巨蟹座!你喜欢用水银和水作为媒介的吧。”被这样子一说,妮娜终于冷静下来了。整个人都瘫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沙织见状,不留痕迹的把妮娜护在了身后而暹罗猫却是是立着毛挡在了沙织面前。


  剑拔弩张的气氛。迪斯马斯克那阴狠的冷笑让人不由得毛骨悚然。“那个老头子教出来的小鬼居然是个专攻...

  两双异色的眼睛连眨都不眨的盯着迪斯马斯克。但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被盯着的迪斯马斯克却是异常兴奋起来,空气中飘荡的是邪灵的气息!作为黄道十二宫中最接近冥界的一宫对于邪灵的气息这让他愈来愈兴奋了。


  廖沙这次也终于坐不住了直接将妮娜护在了身后还小声叮嘱她道:“别硬碰硬!你身上已经没有玻璃珠了还失血过多,那可是巨蟹座!你喜欢用水银和水作为媒介的吧。”被这样子一说,妮娜终于冷静下来了。整个人都瘫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沙织见状,不留痕迹的把妮娜护在了身后而暹罗猫却是是立着毛挡在了沙织面前。


  剑拔弩张的气氛。迪斯马斯克那阴狠的冷笑让人不由得毛骨悚然。“那个老头子教出来的小鬼居然是个专攻黑魔法的巫女!还凭借水银召唤出来了BAEL,不辱师门吗?”可能是因为太过于好笑,他的嘴角都要勾到耳根了。“迪斯马斯克,够了。”撒加也恰好出现打断了迪斯马斯克的话。


  “对不起,杀了你们的师傅。”撒加微微弯腰对面前这三个还是少年少女的魔法师道歉。“收起你们伪善的样子吧!圣斗士。”安东恶狠狠的拍开撒加伸过来试图扶起妮娜的手。“你明明可以阻止他的但是你没有!就像你们的雅典娜本来可以阻止这一切但是她也没有!现在再道歉有用吗?我师傅也已经死了啊!”安东的语速越来越快,说到最后甚至哭了出来。


  “就是那些人毁了我的国家、我的亲人、我的未来,就是这样子的人毁了我的一切啊!城户,你以后千万不要相信他们那个伪善的神啊!”沙织身后的妮娜声音沙哑,扶着她的肩膀站了起来。“如果他们都还活着该多好啊。”妮娜的头放在了她瘦弱的肩膀上,她感觉到了她的肩膀上有着滚烫的水珠一滴一滴的滴落。


  无法反驳也无法告诉她们你所痛恨的神便是你现在抱着哭泣的人。生命之轻,像是女孩子的一滴眼泪。但是却一滴一滴的眼泪像是有千斤重一样砸在了她的肩膀,把她砸的生疼。她第一次明白原来自己所保护的是这样沉重的东西。


  铺天盖地的内疚包裹了她。如果自己没有睡几百年又如果没有阿波罗打那个莫名其妙的赌约再或者没有神这种存在……可最令人难过就是没有如果。


  温热的泪水从她的泪腺滑落,在地上留下了水痕。“撒加,这个小鬼有神性。”迪斯马斯克轻而易举的越过安东廖沙站在了沙织的面前。“雅典娜?”阿布罗狄闻言性的试探的喊了她一声。条件反射般的转头看他又尴尬的转回去。


  认亲?认个鬼。认了怕是就要被后面那个还在哭泣的女孩子一玻璃珠打进脑袋里。干脆的仰头直视迪斯马斯克的眼睛语气平静的问他:“那他们的师傅真的是你杀的吗?迪斯马斯克。”她的眼睛亮亮的像是戴了美瞳一样。“为了完成任务有些时候牺牲是很正常的。”迪斯马斯克并不觉得有人牺牲这件事情不正常,语气像只是单纯在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样。


  再说撒加和阿布罗狄此刻也已经确定了这紫色头发的女孩是从上上代圣战结束之时便再也没有出现过的雅典娜。因为上上代损失及其惨重再加上圣域被人布上了结界,活下来的圣斗士也再也没有回去过圣域。


  一度认为自己被雅典娜所抛弃了的圣斗士再次与雅典娜相遇了。


  妮娜三人极其自然的聚在一起说着些什么然后一下子把沙织推给了离他很近的迪斯马斯克。“抱歉,我们不想和与圣斗士有关的人一起。。”廖沙的假笑在此时显得异常让人讨厌。


  此时妮娜也放松了绷着的身体拿着不知道什么地方来的玻璃珠扔给了被迪斯马斯克抱着的沙织。


   “拿着这个我就可以用魔法了吗?”少女的心思倒是容易猜。每个少女必有的幻想之一,成为一个魔法少女保护人类!“想什么呢!城户。纪念品,这是纪念品!真的是像个小女孩一样可爱啊。”妮娜看着一脸期待的沙织毫不客气的打消了她的幻想。“最多用来监视迪斯马斯克。”


   沙织听她说起来迪斯马斯克,茫然的回头看了那个同样一脸莫名其妙的男人。“我监视他干什么?我可不是在找她们啊。”像是要表达自己不认识他们一样,沙织干脆自己站在另外一边去了。妮娜闻言像是有些不忍心的盯着廖沙,希望廖沙可以替她说出来。


   “我们要去苏联,你要和我们一起吗?而且看起来你和他们认识,他们应该不会丢下你不管。”妮娜说着还抱着胸自顾自点头。沙织听了也很明白了,毕竟她们只是萍水相逢又怎么可能一直带上她呢?但是原谅她的厚脸皮。某种意义上的完全不想和圣斗士在一起。


  撒加三人也就在原地互相看着对方,空气里面都满是沉重。迪斯马斯还在把玩着手里握着的淡蓝色的玻璃珠,那是妮娜在走之前塞给她的礼物。他思考着如何找个理由和说服撒加让他们偷偷的跟着那三人。


  属于她那个时代的迪斯马斯克、阿布罗狄、撒加,都已经魂归故里,他们不是这个时代里面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的他们。她第一次如此清楚一件事实。


  但是,仔细思考的话或许连沙织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她是如此希望与需要和他们道别呢?许是因为当时连见都没有见过他们便失去了生命也许是因为虽然也曾经复活过却因为她又死了一次。


  沙织有些漠然的想着。那已经是过去了。


  好不容易再次回到圣斗士之间的雅典娜又要再次离去吗?撒加有些疑惑,他对于雅典娜的出现是迷茫的。


  “别开玩笑了!雅典娜,突然出现又突然离开你到底当人类是什么啊!他们估计想这样子说。”


  妮娜他们都还没有来得及对于跟着他们沙织说些什么。那位金发少年又从不知道什么地方跳了出来,语气还是那样子欠揍。“怎么样?还是相信你所相信的吗?相信你的圣斗士?”少年的语气还是异常活泼。“欸欸!别打我啊!”少年往后退避开了沙织想打上他头的手。


  “当然相信啊。那可是我可以托付生命的一群人啊!”沙织把玻璃珠递给少年,看他接住了才笑着回答。“就算他们想杀了你?”少年歪着头眨眨眼睛,好奇的看着他。“就算他们想杀了我。”沙织还是把手按在了少年漂亮的金发上。


  少年拿开她的手,自顾自的走了。


  “雅典娜!你在干什么啊?为什么和一只鸽子说话?”迪斯马斯克从另外一边过来这个位置喊一声在和赫尔墨斯对话的少女。


灰蓝

百物语其三会动的画

亲生经历改编

人物崩坏预警

所以有大佬提供下一篇的题材吗?

我已经要把鬼故事写成恶搞了。


咳咳,那是我在前几天发生的故事。阿布罗迪清了清嗓子才继续说道。

那天是极其普通一天,有多普通呢?我普通的在翻人物画集的时候画集上的人物诡异的动了一下他天蓝色的眼睛。

我的雅典娜女神啊!先说啊,我并不是没有见过鬼。我们在座的各位谁不是海里冥界一起闯过来的呢?但是这画动的过分诡异了一些。

好!星矢和艾欧里亚你们别那么激动故事只是吃不了人的。而且作为圣斗士不能怂!这是前辈的善意提醒。

整件事情的经过听我慢慢说!我说你们是不是想闻闻看我的玫瑰的诱人香味?

很好很好,终于可以听人讲话了。

但是我已经讲完了!你们这群完全不停人讲...

亲生经历改编

人物崩坏预警

所以有大佬提供下一篇的题材吗?

我已经要把鬼故事写成恶搞了。









咳咳,那是我在前几天发生的故事。阿布罗迪清了清嗓子才继续说道。

那天是极其普通一天,有多普通呢?我普通的在翻人物画集的时候画集上的人物诡异的动了一下他天蓝色的眼睛。

我的雅典娜女神啊!先说啊,我并不是没有见过鬼。我们在座的各位谁不是海里冥界一起闯过来的呢?但是这画动的过分诡异了一些。

好!星矢和艾欧里亚你们别那么激动故事只是吃不了人的。而且作为圣斗士不能怂!这是前辈的善意提醒。

整件事情的经过听我慢慢说!我说你们是不是想闻闻看我的玫瑰的诱人香味?

很好很好,终于可以听人讲话了。

但是我已经讲完了!你们这群完全不停人讲话的人去见哈迪斯吧!

“嘛嘛,这第三个故事讲完了。下一个是迪斯马斯克!”沙织急忙的抢过已经吹熄的蜡烛希望以此抑制阿布罗迪把蜡烛当玫瑰扔去扎人的欲望。

“不过阿布罗迪你什么时候吹的蜡烛?”


淳于冰子

“圣斗士星矢”三十周年展—杭州站。

圈内小伙伴发的同人图以及黄金等身模型。

巨蟹宫、狮子宫、处女宫以及双鱼宫的场景布置都不错,很有感觉;水瓶宫还行,其他的一般吧。

“圣斗士星矢”三十周年展—杭州站。

圈内小伙伴发的同人图以及黄金等身模型。

巨蟹宫、狮子宫、处女宫以及双鱼宫的场景布置都不错,很有感觉;水瓶宫还行,其他的一般吧。

OscarATiger

清晰一点的蓝卷毛,虽然我觉得大头贴真心没必要那么大图但小图在手机上看简直糊的……唉

清晰一点的蓝卷毛,虽然我觉得大头贴真心没必要那么大图但小图在手机上看简直糊的……唉

哈二狼

逆转与圣的联动合集【。
有年长组场合【p1-p2】,妙米场合【p3】以及年中组场合【p4】
其实本来是从后面两个开始搞搞出来投喂亲友的 然后一搞不回头【。】

联动真的是双倍快乐啊【。】

所以:
p1-p2『激斗!5分钟解决的战斗!
新人律师艾欧洛斯vs天才检视撒卡!』

p3『狩魔流卡妙!使用冻气的检察官!』

p4『法庭检察官消失案件!』

【可闭嘴吧你。】

逆转与圣的联动合集【。
有年长组场合【p1-p2】,妙米场合【p3】以及年中组场合【p4】
其实本来是从后面两个开始搞搞出来投喂亲友的 然后一搞不回头【。】

联动真的是双倍快乐啊【。】

所以:
p1-p2『激斗!5分钟解决的战斗!
新人律师艾欧洛斯vs天才检视撒卡!』

p3『狩魔流卡妙!使用冻气的检察官!』

p4『法庭检察官消失案件!』

【可闭嘴吧你。】

露浓

【圣斗士】十日谈番外(1)

注:随便选了一个地方停的,可能略感突兀,但是这种题材内容我可以一直写下去2333。下面就等第二集播出之后再写哈哈。

--------------------------------------------------------


PBS|前线 特别系列人间之神第一集讨论帖


0楼  四洲联盟圣域字幕组

字幕组友情提醒:已经放出西、法、德、意、葡(巴西)、俄、中、日、韩、阿拉伯、塔家路十一种语言字幕。时间还是有点赶,但能保证比油管上现有的准确。目前还有波兰语、波斯语、和土耳其语字幕在制作中。感谢世界各国朋友的倾情相助。下一集也会第一时间放出...

注:随便选了一个地方停的,可能略感突兀,但是这种题材内容我可以一直写下去2333。下面就等第二集播出之后再写哈哈。

--------------------------------------------------------


PBS|前线 特别系列人间之神第一集讨论帖

 

0楼  四洲联盟圣域字幕组

字幕组友情提醒:已经放出西、法、德、意、葡(巴西)、俄、中、日、韩、阿拉伯、塔家路十一种语言字幕。时间还是有点赶,但能保证比油管上现有的准确。目前还有波兰语、波斯语、和土耳其语字幕在制作中。感谢世界各国朋友的倾情相助。下一集也会第一时间放出字幕!节目已经出了三个小时,大家踊跃讨论吧,也不用害怕剧透了。

 

1楼  匿名

卧槽。

 

2楼  JSW1999

虽然说让这么没营养的水还是匿名用户占了首回复好像不太好,但我还是先认同一下楼上的心情吧。真得没别的话好说了。

 

3楼  五月天

还可以朗诵我的用户名三遍。

 

4楼  回到1938

真不知道有什么好卧槽的。FBI的那些文件曝光一年半了,里面白纸黑字记录着圣斗士带着两个人几分钟从迈阿密瞬间移动到希腊的事情。你们是没看呢还是没信?再说了,教皇传送飞机的新闻视频总是看过了吧?那也已经小半年前。今天节目里的那点也不就那样,到底有什么好震惊的?

 

5楼  总结君

来总结一下第一集里展示的所有能力:

  1. 瞬间移动:三个人,迈阿密-格林兰-冰岛-大西洋小岛-布达佩斯特-雅典(文字记录,未证实)
  2. 瞬间移动:单人,短距离(新闻视频)
  3. 瞬间移动:波音747飞机,4500英尺高度-14000英尺高度,方位不变(飞行记录仪证实);波音747飞机,~10000英尺平行位移(新闻视频)
    (以下全部为节目视频,不一一注明)
  4. 瞬间移动(?):玫瑰花,未知地点-莫哈韦沙漠
  5. 高速移动:7秒钟完成素描设计稿
  6. 念动力:40发子弹空中悬浮
  7. 念动力:93朵玫瑰花空中悬浮
  8. 打击力:一发 .223子弹贯穿M1亚伯罕坦克,射程3.2英里
  9. 打击力:一朵玫瑰花粉碎(熔化?)M1亚伯罕坦克,射程2.1英里
  10. 盾防:接下8的玫瑰花x92(?老实说教皇和双鱼座交手的那段我真没看懂)

 

6楼  匿名

“…打击力:一发.223子弹贯穿M1亚伯罕坦克,射程2.8英里…”

英制单位什么鬼,欠揍啊。

 

7楼  匿名

懂不懂,自由单位。【1】

 

8楼  风之缘

楼上两个可以别纠结旁枝末节不?感谢总结君的列表。这么看来的话,确实节目中展示的那些都不算什么,还是教皇两次瞬间移动波音747来得恐怖(除非能证实迈阿密到希腊的瞬间移动)。

 

9楼  匿名

有谁解说一下最后教皇和双鱼的那一下交换到底什么意思?我也没看懂。甚至连节目组都没看懂,那个镜头一点解说都没有,鸦雀无声,看的时候我差点以为开静音了。我怀疑如果看懂了这个最恐怖。

 

10楼  匿名

我想知道的是,为什么是40发子弹和93朵玫瑰花?有谁数过吗?

 

11楼  总结君

子弹我看到盒子了,鹰牌的标准.233盒装,一盒20发,两盒就40发啊。玫瑰花我是截屏数的,用了好几个镜头核实,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12楼  匿名

……楼上威武。

 

13楼  wWWw

一朵黑玫瑰可以在两英里外粉碎一辆M1亚伯罕,那么在十来米开外可以对一个人做什么?双鱼座对主持人邪魅一笑,说了一句我给你一个好镜头,然后就把92朵黑玫瑰往教皇身上招呼了。然后我们看到的是,教皇消失换了个位置出现。这里节目用了一个连续长镜头,没做任何剪切。根据镜头画面的角度大小推算一下,教皇这里移动了两百多米。还可以看到玫瑰花好像被他控制住了,没撞他身上也没爆炸。把镜头放到最大的话,能看到教皇身边有闪电。这个状态维持了一分十三秒,玫瑰花全部落地,接着教皇回到镜头初的位置。大约就是,能熔化一辆坦克的攻击乘以一百袭击教皇,被他先连人带攻击一起转移了两百米,然后用盾防直接抵消了。

 

14楼  匿名

难道双鱼座真会把能炸掉坦克的攻击往教皇身上招呼么?多半是控制住了的;那就是个演示吧。

 

15楼  wWWw

要真是没有任何威胁的攻击,教皇为什么要转移到两百米开外?就看那个镜头里他都那么小还有点模糊了,可见那时候他离所有摄像设备都很远,不然节目组舍不得剪辑个清晰镜头进去?他这么转移显然是害怕万一没完全控制住,可能会波及旁边的人,所以还是走远点。双鱼座心倒是大啊,这种级别的攻击敢随便甩。要是万一有人反应快一点,想要“救”教皇陛下,或者其他什么事,这不要玩脱?

 

16楼  回到1938

我倒觉得是双鱼座对教皇的能力有绝对的信心,知道不会玩脱。

 

17楼  wWWw

比教皇陛下的自信心还充足么?

 

18楼  回到1938

是啊,我能理解。我觉得我妈作为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对方济各陛下的信任多半是比教宗他自己的自信心来得更充足一点。

 

19楼  匿名

我先不吐槽楼上作为一个天主教家庭的好孩子看这个节目的心理状态,就想问问你的用户名怎么回事。让人毛骨悚然好吗?你是外星人吗,等不及坐看天下大乱?

 

20楼  匿名

附议楼上。第一次看到就吓了我一跳。

 

21楼  回到1938

想哪去了!!1938年是《动作漫画》第一期的年份,超人出世好吗?

 

22楼  知更鸟

+1。我还以为这个梗很明显呢!秘密组织超能力者,怎么联想都是超级英雄吧,为什么会联想到纳粹和二战啊,我也是很服。

 

23楼  waspy

大概是因为圣域太白了吧。

 

24楼  知更鸟

???!!!现在看到的圣域人物,一个没露脸的前教皇,一个没露脸的女性圣斗士,一个希腊裔美国人教皇,一个瑞典人黄金圣斗士,一个日本公民大祭司。怎么看出来的“太白了”?

 

25楼  匿名

虽然我不同意你楼上,但FBI档案里那个没露脸的女性圣斗士“棕色卷发”,多半是白人。前教皇金发。大祭司是被日本公民收养,她的金发碧眼不能更标准了吧?所以目前看到的五个不全是白人么?看得见脸的都是金发碧眼。白人至上主义者可高兴了,不然你去那几个右翼论坛逛逛就知道。

 

26楼  女祭司

讲道理,这是一个古希腊多神教的宗教组织。

 

27楼  匿名

讲道理,现任天主教教宗是阿根廷人,黑人教宗也快了。

 

28楼  匿名

讲道理,你先给我找一个代表天主教廷的女性出来。

 

29楼  匿名

首先,原则性地说一句,组织宗教都他妈的混蛋。其次,圣域多半比梵蒂冈有钱。第三,圣域干脆把教廷放在地球人都没法管的异次元空间里了。最后,超。能。力。者。

双鱼座已经证明了他可以一个人分分钟手撕一个坦克营,教皇大人捞飞机的那一手如果用来摔飞机的话大概一弹指一架F22吧,他还拥有无懈可击的盾防。梵蒂冈干什么还值得关心么?想想,这个组织和这群超能力者和人类文明共存了三千年。你们就真没一点危机感么?

 

30楼  匿名

……我进这贴是为了感慨一下华伦天奴的大设计师居然在弄完今年秋冬系列之后就去炸了几辆坦克。好吧,我撤了,你们随意。

 

31楼  匿名

FBI曝光到现在,圣域又是记者发布会,又是做纪录片的,现在真是底牌全掏出来了。人家很真诚了好不好。就像楼上说的,他们和人类文明共存了三千年,就这样一直没存在感,再有钱有势也没想过统治世界。三千年还不够证明人家真对你没什么意思么?好心歹心都没有,所以真不用有啥危机感。

 

32楼  花鸟风月

30楼朋友,我也是来吼“居然是布伦戴尔啊啊啊啊”的。今年的秋冬装美哭了,那个百鸟系列真得好看得不像话。能色彩绚丽复古装饰风还能这么有新意,真只有布伦戴尔这种天才能做得到啊!!

 

33楼  匿名

“…教皇大人捞飞机的那一手如果用来摔飞机的话大概一弹指一架F22吧…”

应该不行,F22的速度和波音747的速度差那么多?

 

 

34楼  全球鹰公主

但是一架F22比波音747轻多了啊,得要一比十,所以动能是波音747更大。再说了,教皇捞飞机的那几个操作显然是小心精确,唯恐将飞机磕破块皮,还要关注航道机场紧急设备。他要是想摔飞机那得轻松一百倍,高空变低空,低空变地下,随便摔。

 

35楼  匿名

他们和人类文明共存了三千年却什么也没干,我想想这一点其实很上火。

 

36楼  回到1938

现在你们知道我这用户名什么意思了吧?圣域不就是超人么,就算一个圣斗士抵不上一个圣域差不多就等同超人的设定了。剩下的就是权利啊界限啊参与啊这些话题,80年的漫画历史,该说的都说过了。顺便吹一记施耐德导演一语成谶。

 

37楼  匿名

……《钢铁之躯》《正义黎明》仍然是烂片中的烂片。

 

38楼  匿名

我倒是很想看看当着教皇陛下的面炸国会大楼是什么结果,尤其是当年他亲姐姐天天在里面工作的时候。【2】

 

39楼  匿名

就算不能提前注意到,炸弹会在爆炸瞬间被教皇大人全部转移走啊!所以说蛮力是没有用的,空间转移才是真外挂。超人的力量还真不能和圣域比。圣域现在是有不知道多少个超能力者,至少两个带空间转移这种外挂。除此之外他们还有钱啊!还连着掌权人物啊!!

 

40楼  回到1938

“就算不能提前注意到,炸弹会在爆炸瞬间被教皇大人全部转移走啊。所以说蛮力是没有用的,空间转移才是真外挂。”

卧槽,想想还真是,这个超人确实没法比。空间转移太可怕了。

 

41楼  欧普拉2020

提到教皇的姐姐就想吐血,就冲这事我恨圣域一辈子。佛州的民主党参议员啊!年轻漂亮洁身自好资本雄厚魅力拔群,前途一片光明。圣域曝光之前我都听民主党内部人士在讨论她有没有可能参加总统大选的事了。圣域这事一出全完了。就别说她自己的可能,在2018年初折了一个民主党参议员,真得是黎明曙光突然被狂风暴雨吞没的感觉。

 

42楼  匿名

求不讨论漫画电影诸如此类。圣域的事情很让人心塞了好么?超级英雄漫画只会让这事更讽刺。

 

43楼  匿名

欧普拉2020的那位,你是不是忘了圣域的事儿是被被POTUS捅出来的?圣域自己明明就很想隐姓埋名的。用得着恨圣域吗?【3】

 

44楼  美国道路

好吧,POTUS是头猪,但曝光圣域这算是一件靠谱的事情。世界人民有这个知情权。

 

45楼  欧普拉2020

楼上请不要侮辱猪。不过是的,世界人民有这个知情权。这个曝光,唉,原则上来说算是一件好事吧。

 

46楼  小王子

都自己说“世界人民”了,麻烦美国人别霸楼好吗?人家希腊人有出来说希腊政治吗?瑞典人有八卦双鱼座是谁的后代了吗?日本人有出来讨论大祭司到底多有钱了吗?就你们一伙不停地说。还想让超能力者的亲姐姐当总统?简直搞笑。

 

47楼  wWWw

你们速度太快了……不过刚才有人提到炸国会大楼我就想说了,还记得2011年德密提欧议员竞选活动上的那桩枪击案么?

 

48楼  匿名

那件事在圣域刚曝光的时候被各大媒体都翻烂了。最后好像是说只有疑点没有结论?

 

49楼  总结君

啊,正好我刚才在翻新闻报告和一些老的讨论帖,就想总结一下迈阿密竞选活动枪击事件里的疑似超能力的。那次教皇和他弟弟确定在场。这几个报告比较靠谱,还有这个帖子里面当初挖了好多料,分析也很不错。

【链接】【链接】【链接】【链接】【链接】

 

50楼  匿名

太长不看,求总结君继续总结。

 

51楼  匿名

两篇新闻在付费墙后啊,求总结。

 

52楼  匿名

我就是想来说一句,坛子里真得没有日本人么?不来八一下城户大小姐么,她不是在圣域曝光前就老是上报纸的,肯定有料可以挖吧?

 

53楼  总结君

肯定有人太长不看,我顺便总结一下。

已确认的事实:

  1. 根据联邦调查局放出来的报告,枪手一共打了七百余发子弹。
  2. 根据现场目击者报告,只看到一个枪手,面对德密提欧议员向正前方扫射,一共听到三轮枪声。
  3. 受伤者位置分布全场,和现场目击的枪手和开枪位置不符。
  4. 一共三十五名伤者,无人死亡。
  5. 至少有七个人的伤势应该是几分钟内死亡的,头部中弹,重要器官中弹等等,但无一例外撑到了抢救台,时间在20到35分钟不等,被称作迈阿密奇迹。
  6. 德密提欧议员最年轻的弟弟当时也送进了医院,事后德密提欧议员还做过简短的说明。顺便,竞选活动开始的时候只有德密提欧议员的丈夫女儿出场,她两个弟弟都不在。

 

一些比较靠谱的推测:

  1. 教皇是枪手开始开枪以后赶到现场的(我觉得这一点基本肯定,没什么好说的)。
  2. 枪手一方也有超能力者,所以造成了明明只看到一个枪手,一个射击方向,但受伤者遍布全场的情况。
  3. 教皇他弟弟也是圣斗士,因为这个事件中的战斗才被送进医院。
  4. 迈阿密奇迹是教皇还有其他圣域人士带来的,让本来死路一条的伤者硬是撑到了医院。

 

至于不靠谱的猜想就太多,我不总结了,感兴趣的人可以自己慢慢刷帖子。

 

54楼  匿名

卧槽??!!总结君那个推测最后一条你确定么?这不等同于起死回生了么,还足足有七个人啊!!

 

55楼  匿名

靠,起死回生都来了?

 

56楼  匿名

圣域真得自称希腊多神教的吗?这真不是基督再临吗?

 

57楼  阿门

楼上几个显然没关注过这方面的事。之前迈阿密通报挖过一个故事:一个曾在德密提欧家教区任职的神父,后来去了日本,被日本那边挖过是城户大小姐的熟人;他在04年的时候因为车祸眼睛瞎了,结果11年的时候眼睛就莫名其妙复明了。

【链接】

 

58楼  总结君

不算起死回生吧,就是重伤撑到了医院,被医生救回来了。其实也有可能就是自然的奇迹呢。

 

 

59楼  匿名

自然的奇迹,简直像是中学生在学“自相矛盾”时的举例说明。在讨论圣域的一句话里同时出现“自然”和“奇迹”。[摊手]

 

60楼  匿名

哪个文明的神话宗教都有死而复生的传说吧,不要和基督过不去。

 

60楼  匿名

57楼那故事很可怕了,而且“使盲者复明”真得很基督教。顺便,我简直开始怀疑当年教皇大人的“海难失踪”是真死了,然后11年的时候复活再临了。

 

61楼  匿名

圣域曝光后讨论迈阿密枪击案的时候就有人这么猜想过。那时候我觉得阴谋论者想太多,现在我都快信了。

 

62楼  匿名

我现在改信希腊多神教来得及吗?

 

63楼  总结君

我在那个帖子里也讨论过,就不说死而复生这种事情了,教皇假死的十五年又不真是一片空白。城户大小姐说过,她是教皇带大的。他们两关系那么亲密,早在2011年就被狗仔拍过照片;那个时候还看不懂他们的关系,但现在就很明白了啊,就是兄妹一样的关系,共处了一辈子。如果他们刚刚认识就能那么亲密那还真得是一见钟情了。再说了,教皇如果真在96年那时死了,代表着什么?圣域如果真搞死过一个十四岁的未成年人,那就算人复活了,这事也不能就这么过去。

 

64楼  匿名

总结君强行给圣域上人畜无害光环么?就按现在的说法,圣域让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假死,丢去了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国度(日本),从此消声灭迹,让那孩子的家人葬礼仪式都办了——这又算什么鬼?

 

65楼  欧普拉2020

……真得很心疼德密提欧议员。要是PBS的节目做完这件事情还不解释清楚,我自己撸袖子去做调查报告,说到做到。

 

66楼  匿名

FXXX,夜太深了,我已经快要不敢一个人刷这个讨论帖了。

 

67楼  东方之珠

再次呼吁这个帖子里对日本熟的人。城户财团收养的大小姐继承人啊,多爆炸的话题,肯定能挖出料吧?还有前面两个布伦戴尔设计师的粉丝呢?有没有什么八卦分享?话说PBS节目组捂得真严实啊,直到今天节目播出才能确认圣域来的人到底是谁,之前都只听说是个社会名流。

 

68楼  匿名

又是超人又是基督又是手撕坦克营的,设计师粉丝都被吓走了。

 

69楼  总结君

当初有人翻译日本那边的讨论帖的,我去翻翻我的收藏。

 

70楼  匿名

妈呀总结君简直是这个论坛的宝藏。

 

71楼  花鸟风月

设计师小粉丝在默默跟楼。今天看了节目整个人都是懵的,还没反应过来。我承认自己很迷妹了,他在纽约参加服装周的时候蹲点等过,八卦也收集了不少,但设计师到底不是明星,其实没有多少料。我是真想不到哪一条能和圣域有什么联系,或者展示了什么超能力。不过如果有人感兴趣的话我可以放一些收集到的信息。

 

72楼  管理员

我们希望这里的讨论不要太偏离第一集节目和第一集的主题,力量。如果是关于个人的背景挖掘分析,出去开个专帖比较合适。友情提醒:教皇和大祭司都有个人粉丝帖和资料收集分析贴,资料分析的帖子甚至一直都在论坛置顶。布伦戴尔的资料分析贴还没有开,如果花鸟风月朋友有兴趣的话应该去开一个,分享一下你的信息!

 

73楼  玫瑰使徒

求开大设计师的资料分析贴!顺便71楼的朋友粉丝帖也欢迎你!虽然我们之前不认识这位设计师但是真得是瞬间被圈粉啊。求老粉带我们一起浪!

 

 

  1. 欧美论坛里的一个常用梗,凡是美国相关的都是“自由XX”,而英制单位现在只有美国人坚持用,就变成了自由单位。
  2. 《正义黎明》里有一幕,超人去国会山参加众议院的听证会,然后有人把炸弹藏在含铅的轮椅里带进来引爆,超人没来得及阻止,眼睁睁地看着周围人死光。
  3. POTUS:美国总统的缩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