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弥陀佛

2502浏览    1752参与
小溪水
再回不去的地方 再不能见的人...

再回不去的地方 

再不能见的人

或许即是我们的遗憾


冥冥中 难以割舍的 总是一波三折 一留再留 

却也 终会道别


那个人 走了

那个家 真的没了


人生苦短 世事无常

一想及时行乐 一想克制慎独

月亮天蝎的别扭


人生皆虚妄

再回不去的地方 

再不能见的人

或许即是我们的遗憾


冥冥中 难以割舍的 总是一波三折 一留再留 

却也 终会道别

 

那个人 走了

那个家 真的没了


人生苦短 世事无常

一想及时行乐 一想克制慎独

月亮天蝎的别扭


人生皆虚妄

妙亮
妙亮
妙亮
妙亮
妙亮
妙亮
妙亮
妙亮
妙亮
小溪水

今天初一 

我想列豆是菩萨送我的修行吧

从今天开始的修行


抱抱我

今天初一 

我想列豆是菩萨送我的修行吧

从今天开始的修行


抱抱我

智转

师父因群中有人拉善款开示如下:

须弥山佛国网 https://www.dishendashi.org/text/58d405779ea5661869c6cb0e

师父因群中有人拉善款开示如下:

智安及坐下弟子,何故我坐下,至今未建庙,因为寺庙者,十方慈悲缘,我已说化缘,然无众发心,众何不发心,释迦末法至,波旬众罪人,未证谓有德,以理称佛法,令众入道理,皈依成魔民,着我佛法衣,以表己之能,以留己之名,四处化缘分,建有诸等庙,实则无佛缘,称佛道场灭。如是罪孽使,实乃狂心使,为魔所利用,愚痴做魔民,令众断佛种,以罪称净地,断灭佛净土,是称欺骗缘,诳骗大众故,令大众有罪,不信真正法。是故我所住,茅棚于末世。各位善知识,...

须弥山佛国网 https://www.dishendashi.org/text/58d405779ea5661869c6cb0e

师父因群中有人拉善款开示如下:

智安及坐下弟子,何故我坐下,至今未建庙,因为寺庙者,十方慈悲缘,我已说化缘,然无众发心,众何不发心,释迦末法至,波旬众罪人,未证谓有德,以理称佛法,令众入道理,皈依成魔民,着我佛法衣,以表己之能,以留己之名,四处化缘分,建有诸等庙,实则无佛缘,称佛道场灭。如是罪孽使,实乃狂心使,为魔所利用,愚痴做魔民,令众断佛种,以罪称净地,断灭佛净土,是称欺骗缘,诳骗大众故,令大众有罪,不信真正法。是故我所住,茅棚于末世。各位善知识,大善古震旦,今者称中国,今者道场灭,佛法已难遇,所遇之佛庙,所遇之善说,皆为魔所为。譬如人受骗,骗子所说法,最令人动听,所以其受骗。

各位入群者,群中若有人,建庙化善款,当做如是说,令其自褪去。

智安及我弟子,不允有人于汝等群中化缘筹助。2014.10.9

 


智转

谛深大师开示:为什么不许群内募捐

须弥山佛国网 https://www.dishendashi.org/text/58d552047b95c82481184520

谛深大师开示:为什么不许群内募捐

坐下弟子及声闻善知识,随缘乃佛法慈悲根本之一,所谓随缘,不以任何有依而自所应之,称为随缘。所谓化缘之相乃随缘之一种用相。不于众生中以醒目宣之而求檀越,只于自己行走处,于应当食时,坐于广坪,托钵不语,应者为语言表,后称檀越慈悲,若来者未应即语,即为有罪共业之举。

化缘之函乃将大众之布施转成佛法缘分之举,是称化缘。若有人以某种名义,向大众讨要钱财称为化缘,此称有罪之缘,必于其累世集成罪报。若有人遇汝等比丘,发心无求而予,...

须弥山佛国网 https://www.dishendashi.org/text/58d552047b95c82481184520

谛深大师开示:为什么不许群内募捐

坐下弟子及声闻善知识,随缘乃佛法慈悲根本之一,所谓随缘,不以任何有依而自所应之,称为随缘。所谓化缘之相乃随缘之一种用相。不于众生中以醒目宣之而求檀越,只于自己行走处,于应当食时,坐于广坪,托钵不语,应者为语言表,后称檀越慈悲,若来者未应即语,即为有罪共业之举。

化缘之函乃将大众之布施转成佛法缘分之举,是称化缘。若有人以某种名义,向大众讨要钱财称为化缘,此称有罪之缘,必于其累世集成罪报。若有人遇汝等比丘,发心无求而予,并行礼敬,称为供养。

是故,善知识,吾等住世,不于众生有求,亦不关心大众种种相,更随众生自愿而去,称为随缘。若复有人,罪孽深重,谓欲杀僧令僧从之,此称求恶报,随之即得护法处之。佛之弟子,不与恶鬼畜牲共住,更不履险地,为佛所制戒。

是故,善者,于我弟子群中,若有求财者,当立处之,以护佛法。谛深,2014,12,3日。

 


小溪水
还没来得及道别 便成了永别
还没来得及道别 

便成了永别



还没来得及道别 

便成了永别


不是和尚

一瓣花,一滴水,此生,无悔

【为你魂飞】


《喻世明言》有云: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花随水走,水载花流。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

(冯梦龙)


至于后两句:“世人只知落花痴,落花未必有意,流水亦非无情,谁人能解流水痛?”却是很少人记得。


世人只顾句前的凄美与意境,却忘记了诗人真正想说的,也是诗的悲哀啊。


……


佛曰:万物皆有其灵,万物皆可成佛。


一只鲲鱼可化鹏鸟,一棵树可以长出腿来,一只大椿可以活八千岁,一个人能破空成仙,就连天地……也都可以是一个大妖。


那么……一瓣花也可以思考;

那么……一滴水也可以有情义。


……


万丈潺峰山的雪水穿过九万里的土地,流过了寒风刺骨,流...

【为你魂飞】


《喻世明言》有云: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花随水走,水载花流。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

(冯梦龙)


至于后两句:“世人只知落花痴,落花未必有意,流水亦非无情,谁人能解流水痛?”却是很少人记得。


世人只顾句前的凄美与意境,却忘记了诗人真正想说的,也是诗的悲哀啊。


……


佛曰:万物皆有其灵,万物皆可成佛。


一只鲲鱼可化鹏鸟,一棵树可以长出腿来,一只大椿可以活八千岁,一个人能破空成仙,就连天地……也都可以是一个大妖。


那么……一瓣花也可以思考;

那么……一滴水也可以有情义。


……


万丈潺峰山的雪水穿过九万里的土地,流过了寒风刺骨,流过了千山万水,流过了千古名山,流过了绝世楼宇,流到了南蜀山涧里,不知是哪处潭水,守着这雪山里流下的记忆。


一道小溪成了遥遥长河的一部分,它载着从雪山融化的雪的记忆,也成了雪水里的记忆,也不知为何,这里的秋天叶子照常枯落,这里的冬天总能下一次雪。


溪边有一棵树,一颗很老很老的玉兰。


据说有一个僧人在这棵树下悟道,踏出红尘之外。


据说有一对将死的情侣在这棵树下定下终身,血把花瓣染得通红。


她太老了,故事也太多了。很多人知道她,但很少有人愿意跋山涉水来看一棵玉兰树。就是看了,不过一番慨叹,直走了之。或是灵光一闪,想出什么故事或看到什么人,便欢愉地离开传着这棵玉兰树的传说。


至于她的故事……自然也成了溪水的记忆。


这棵玉兰树啊,她太老了,枝丫总是开满了花,压得她弯下了腰。


但树虽是老的,可花却是年年新。年年都有花啊叶啊被风讲的故事吸引,喋喋不休地询问老树。


不过没什么担心的,反正她的故事有很多,小溪的故事有很多,她和她朋友的故事,足够说上几万年了。


……


直到远在潺峰山的雪水不知从何时何地带来了一句诗,说得连老树都不住点头。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花随水走,水载花流。

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


清风总是能带起老树对它的回忆,这时她总是轻轻地摇晃身体,把这诗讲给今年的花和叶听。


它说的太好了,很多花瓣都被说动了,就连树叶也动容。


夏天里花儿们拧着身体,想看看那流水是不是像诗里说的那么无情;秋天里叶儿们求着风把他们捎到溪里,看看无情的流水是什么样的。


老树也欢喜了,没了那么多花叶压着她,她也慢慢直着腰。


……


要说花有仙葩,这玉兰树上也开过一朵仙葩。


与其说仙葩,不如说奇葩。


不知是何原因,这朵花里只住着一个灵魂。没有想过太多,她就一天睡一个花瓣数着日子,期待着有一个新的房间能从树枝里长出来。


她也曾被老树所讲的诗句打动过,想去看看没有同伴诉说过的流水是怎样的。


可是有一天下了大雨,雨好大呀,带着寒意拍在她身上,好疼啊。就算躲哪个房间也会被无礼地拍打着,她疼得受不过,颤着身子控诉着雨水的野蛮和过分。


她不喜欢水了,水那么粗鲁,才不要见他呢!她等着新的房间出现,进去好好睡一觉去去晦气。


可是她没等到。


邻居家的几个姐妹在叫她,我们是不是得看看流水了,你看叶子们都开始下去了。


不去!水有什么好的,你看她们下去之后都没回来,肯定都被拐走,被……被打了!就……就像那天的大雨一样!一阵小风吹来,她激动地说。


你不下去啊……那我们可去了!真是期待呢……又一阵风吹过来,邻居也被欢喜地带走了。


整棵树就剩下了她。


只能睡着以前的房间,也没人和自己聊天欢笑。平日里很好说话的风儿也变得严肃了,只有老树还在笑,直说她孝顺。


只有老树一个陪伴了,就连她和她的朋友的故事也提不起她的兴趣了,倒是风儿是越来越严肃了,几次想赶她离开枝丫。


日子长了她也不高兴了,本想大喊一声来反抗坏蛋风儿的,结果一道狂风卷过,愤怒与豪气的怒斥变成了惶恐与不安的尖叫。


房子都被拆了啊……她蹲在一个花瓣里,连风儿都变坏了,嗯,和那些雨水一样过分!


她瞧着越来越近的水面,不禁摇摇脑袋,不想来,不想来,结果还是来了啊……


“哒。”房子里传出一声响,她触摸着身下的水,好凉……身边也没有姐妹,就是叶子也是看不见……好无聊啊。


咦,那是什么!她抬头望向天,发现一朵朵白色的小花片正掉下来。怎么还有傻子下来呢?


头仰得太高了,她呛了口水,一滴带着白花的水滑到她的身上。


好吧,我来看看这个可怜的姐妹……她又把头低了下来,看着这滴水,却发现白花不见了!


我的天啊,她……她不会被水给吃了吧……她那么好看,这粗鲁的水怎么下得去手啊!


她慌乱着,水不会把我也吃掉吧?!我我……寒风一过,冻得她发冷,直转圈圈。


那水滴更是森寒了许多,她想把水踹出去,可是被冻得没有力气。


……


“啊呀!好漂亮的花瓣!”一个披着袍子的姑娘拾起了花瓣,一口呵气让花瓣上没水的地方抹了层霜,“这个小水滴也很好看啊!要给哥哥看看!”


“哥,哥!”姑娘一边叫着一边轻手轻脚地挪着步,“快来看啊,好漂亮的花瓣!”


“冬天哪来的花瓣……咦?真的哎……”哥哥笑着说,手里的书也夹着几片白花合上了,“正好放茶水里,虽说就一片,好歹也是祛风散寒,通气理肺的药材……”


“傻子……你不知道玉兰花的花语么?”姑娘羞红了脸,小声嘀咕道,“是忠贞不渝的爱情啊……”


看来两位都看出了这瓣花的来历。


哥哥抚了抚书,也没听到姑娘后面说的,只当是笑骂和询问,“这你可问到我了,这都是你们女孩子家家知道的,我又不懂……”


姑娘嘟起了小嘴,小鼻子里喘出两股热气,“笨蛋!笨蛋……”她一手捧着花瓣,一手抽过男子的书,轻轻地跑开了,“看那么多书有什么用!还不如借我保存花瓣!”


“喂喂,虽说我看完了,但是你好歹先把水倒掉吧!我那书可就一本啊……”男子挥着手大声叫道。


……


“哼……死人,白痴!”姑娘的小脸冻得通红,“干嘛要倒水,我偏要和花瓣一起夹在书里!”


她小心翼翼地翻开这本《喻世明言》,随意翻阅着,“哎!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啊……那个傻子呀……唉,就这页了!”


……


好暖……我是被水吃掉了么?被水吃到了不应该是冷冷的么?他摸起来那么冻手……啊,我在一个女孩手里!我还没被吃掉!她在朦胧中想到。


噢呦,手指缝里钻进来的的风真冷啊!……咦!这水怎么还没走啊!……


……


这是什么啊,一片片的,好大好方!上面还有小黑花啊……真是的,没有小白花好看。


啊呀,这是要做什么?


“啪。”


呕呦,好痛!比雨打了还痛!我这是要被它吃掉了么……


呜呜……


我感觉后背好干,好难过啊……


我都这么痛,那水没我苗条,肯定也是痛得不行吧!这可怜啊……啊,我也好可怜……


她这么嘀咕着,刚写出来没多久的书没通灵性自然也听不到,那么……她怀里的水呢?


水又不是花瓣,他当然也听不明白花瓣在嘀咕什么。


啊呀……好干,后背好干……我,我不讨厌水了,我想喝水……树奶奶也不在这儿……小白花也不在……哦,她最好别跟我一块受这罪……好渴,好渴……


我,我要死了么?


我,我不想干干的,那肯定不好看呀……


怀里好舒服,啊呀,后背也不干了!


她睁开眼睛看着一片黑暗,但是透着书的缝隙的光她看到了一丝荧亮。


啊,是水!他也瘦了哎……应该不会那么痛了吧……


我……我在……喝水?不不不,我怎么会像水一样把别人吃了呢?我不喝,我不喝……她感到后背好像又干了起来似的。


两页纸有些湿了,潮气让她想大吸两口,可她没有。


我不能吃水……我不能吃水……我可不想变成吃别人的坏蛋……啊……好想风儿啊……


正想着,一股水灌倒她的身体里,让她浑身一颤。


她好想落泪,可是一哭水就带着泪水回来了。


你……你别这样……我,我还讨厌着你呢!


可水还是一点点地被她吸收,不容她来拒绝……


……


水,干了,花瓣再也看不见他了,连个影也看不见。


我还没和他说过一句话啊……好想听听他的声音……


我还没问他我的伙伴们去了哪,怎么就走了?


我还没问他是不是像诗里说的那么过分,怎么就走了?


我……我好想说……水啊……我爱你啊……我爱你啊……你怎么就走了?


我好困啊……我……我想睡个觉,最好能在梦里问问他……


花瓣,干了,身体里的水早就不见了。


全世界都没看见,只有还没通灵的书的湿痕和花印记录了这些,就连好像什么都知道的老树……也没看见。


一滴水……一瓣花……


就这么没了。


————————————————————————————

结局未完,待风来。


不是和尚

佛心在,江湖在,我在

《师傅》【江湖】
  乙

“啊——畜生啊……打了俺闺女啊!呜……”远处一声咆哮,带着声嘶力竭的穿透感连我都感觉耳朵轰鸣。

......

“让一下,多谢施主,阿弥陀佛。”我提着和尚腔一边道谢一边往着正在围起的人堆里挤,我倒不是喜欢热闹的人,但是,我那个不省心的师傅却是啊。

“咋又有人受伤了呢?”

“江湖械斗呗,这帮狗瘪犊子玩意儿,在大道上一言不合就拔刀,天天都得有几个误伤啊.可怜前两天张寡妇家的小闺女被扫了一下,当时就没气儿了……”

“作孽啊……”

……

“一帮狗畜生!打了人就跑,也没点江湖人的骨气!”

“你小点声说吧,说不准这人堆里就有……”

“俺说的不是...

《师傅》【江湖】
  乙

“啊——畜生啊……打了俺闺女啊!呜……”远处一声咆哮,带着声嘶力竭的穿透感连我都感觉耳朵轰鸣。

......

“让一下,多谢施主,阿弥陀佛。”我提着和尚腔一边道谢一边往着正在围起的人堆里挤,我倒不是喜欢热闹的人,但是,我那个不省心的师傅却是啊。

“咋又有人受伤了呢?”

“江湖械斗呗,这帮狗瘪犊子玩意儿,在大道上一言不合就拔刀,天天都得有几个误伤啊.可怜前两天张寡妇家的小闺女被扫了一下,当时就没气儿了……”

“作孽啊……”

……

“一帮狗畜生!打了人就跑,也没点江湖人的骨气!”

“你小点声说吧,说不准这人堆里就有……”

“俺说的不是实话吗?俺还说错了?”

“当初倭寇犯疆的时候也不见这帮人出来,平时咋咋呼呼打打闹闹倒是有声势唉?……还打伤人!还打死人!这就现在的江湖?我去他娘的!”

看来真是积怨已久,这人一堆起来说两句就被点燃了。

我继续往中间走,我知道这伤人的时候师傅是从来不在人堆里打屁摆龙门的。果然.

“无上太乙救苦天尊——这位施主,贫道尚知一些医术药理,能否让贫道看一下这位的伤势?”师傅单膝下沉俯身,也不撩衣角,手里捏着葫芦,平静地问着痛嚎之人。

“啊?啊!快……快!求求你,求求你!先生救救她,先生救救她!俺就这么一个女儿啊……俺,俺……”那人是个膘肥体壮的大汉,现在却哭着像个孩子。听到师傅的话,连滚带爬地过来给师傅磕头,满脸是血,那“嘭嘭”声听得人心发痛。师傅连忙将大汉止住,大汉还要磕,却发现自己低下不去了,看着师傅的一双枯手将自己给箍住了,被血泪浸泡的眼睛闪起了神采,“俺……”

师傅这会儿看也不看他,一瓶疮药撇给他,转头走向那受伤女孩那边。

“嘶……”看着女孩锁骨上的刀痕,师傅眉头一皱,“这是……”搭脉上的手收到袖子里。

“切,也没个轻重,现在的江湖人啊。”

师傅从怀里掏出个巴掌大的葫芦,倒出一粒药石,指甲盖儿大小的药石呈黑色,形状不均,隐有淡香从中传出,让人舒舒服服迷迷糊糊得想睡觉。

他颇为肉痛地摸了摸药石,搓掉一点点黑灰,露出白玉般的瓤,又捏开那女孩的嘴巴一把将药石塞入口中,随即解开水葫芦,抬起她的脖子给灌了口水。过了会儿又管大汉要了酒,捻了撮麻沸散入酒,捏嘴,灌酒。又是一小会儿,师傅这捏一下那捏一下,洗了手。

“不是什么大伤,破了个皮而已。”师傅撇撇嘴道,手上却不闲着,又从衲衣兜里掏出黑布,药酒,尖刀,棉花,麻沸散, 草药罐,火折子……先是铺开布,将各物码放好,又拿起火折子,拔盖吹一口,又提起尖刀,在火焰上拐上两拐,提起棉花一角抿了刀刃两边,再拐上两拐,盖上火折子。又掏出了个小瓦盒放在一边,手上的刀这时已经贴到肉上。未得定睛一看,便见刀尖就在女孩锁骨的伤口旁边划了一圈,那伤口周围的皮肉都给割了下来。师傅轻轻一提,一串皮带着烂肉便飞了起来,正正好好,摔到瓦盒里,挄了两挄。

“啪。”师傅合上盖,码在黑布上,将刀上的血迹擦净。揪了块棉花把伤口堵上,不一会棉花便青黑青黑了,再换,再堵。

待到放出的全是暗红色的血的时候,师傅拧开药罐,四指和食指一合,我便提着水葫芦和皂荚净手过去,接过药罐,将药草捣碎,在伤口上铺上薄薄一层,又用布条绕过肩部,将伤口轻轻裹了起来。

“阿弥陀佛。”将药罐合上,我起身合十,向师傅和众人宣了声佛号。

“无量寿福。”师傅也收拾好东西,揣进兜里,拽着衣角起身了。又要了纸笔,给大汉写了副方子,道“吃点药,再熬点山药啊,莲子啊,白芍啊做粥给这位女施主喝,切忌荤腥,多摁摁天枢穴等一些补血的穴位,这些问药房的先生是都知道的。”合上鸡毛笔,吹了吹药方,交给正双手伸前候着的大汉,顺手拿走了用完的疮药瓶,“注意别让这位施主受惊,血都别让看见……平时给她推个气,或者自己深呼吸就行。”语罢,师傅解下腰间的水葫芦,给自己灌了一口。

师傅甩了甩袖子,唤我共走,我捡起瓦盒,跟了上去。这时候我再一次听到这老头儿低声念道,“五,四,三……”

“先生、法师留步!”大汉急急叫道。老头儿嘴角咧了开,揣着明白装糊涂,“施主何事?”

“两位大恩大德,邱大没齿难忘!不知两位大师能否移步寒舍,让俺报二位恩德?”这邱大倒是好不容易拽句文,一个俺字坏了整句话。

“也罢,那便叨扰施主了。”我和师傅各念了句经文,师傅顿了一下,应道,那一脸的仙风道骨之气,好似说了这话要了结因果似的。但我知道……这是我师傅想笑但又憋着的表情……

“散了散了……”

“那道士真厉害,一刀就把那肉都割下来了!”

“那小和尚不过十多岁吧,是那道长的徒弟么?”

“别逗了,道士能收和尚为徒?估计是结伴而行吧.”

……

“那老道长真是好人啊,要别人谁有那闲工夫救别人啊.”

“只求因果平息,这才是真道士啊!”

“那些所谓的江湖人能这样就好了.”

“你说侠?几十年前就再没有侠了!现在的江湖人?我呸!”

“侠啊……”

……

听着众人的议论,我跟着师傅跟着邱大走了,心里却升起了一堆疑问不解.为什么道士不能收和尚为徒?江湖人?侠?那都是啥?江湖……又是什么?一肚子疑问自然是不能大众之下询问的,倒不是我脸皮的事儿,而是我师傅不让问,说我拉低他的档次.嘿!有这么说徒弟的么?

至于自己想么,听他们的描述,似乎江湖人就是一帮脾气火爆的痞子混混?那侠.....像我师傅那样的……救人于水火的的人?医师药师的另一个称呼?至于江湖……和江湖人有关,但那又是什么呢?是江湖人做鱼虾,世间为江湖?是江湖人自己统领的那片区域?还是对江湖人势力的统称呢?我想不明白了。

我的视线从脚下的青石路转到师傅脸上,哪还有之前的落寂孤愁?看似一脸平和,但是他心里肯定乐开了花!

至于为什么高兴啊,我觉得可能是他的裤裆有人缝了吧……但我觉得更主要的,还是师傅为又救了一个人而高兴……

想到这我也笑了,盘了盘手里的佛珠。

……

“先生,法师,这就是俺家了。”

(未完待续……)

——————————————————

贫僧有话说:

各位施主,因果已接,江湖画卷将开……阿弥陀佛。

梵梦如露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