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德莱德

2842浏览    390参与
SchwarzenRózsa

[小剧场]Vorgeschlagen(Edelweiss) (雪绒花)

又名【九亿少女梦中情人欧洲音乐王子卖身给瑞士富婆意欲为何】感谢大钱妹子取的副标题!

本篇灵感来自昆仑和钢琴家合作的特别款金桥表,这款表一直觉得非常高贵但是透明的又很色气。这真的是最适合小少爷的表了,当成雪绒花粮真的是绝了。两个都是冷淡类型的人到底怎么甜法呢?

仍是无情也动人。

请先看梦幻城堡(奥瑞 奥洪) 

------------------------------------------


维也纳 Hermesvilla

琴房


阿黛尔拿着一杯白葡萄酒走了进来。罗德里赫停止了演奏,看着她把郁金香高脚杯放在钢琴上。

“噢,我是不是该庆幸你没喝威士忌。...

又名【九亿少女梦中情人欧洲音乐王子卖身给瑞士富婆意欲为何】感谢大钱妹子取的副标题!

本篇灵感来自昆仑和钢琴家合作的特别款金桥表,这款表一直觉得非常高贵但是透明的又很色气。这真的是最适合小少爷的表了,当成雪绒花粮真的是绝了。两个都是冷淡类型的人到底怎么甜法呢?

仍是无情也动人。

请先看梦幻城堡(奥瑞 奥洪) 

------------------------------------------


维也纳 Hermesvilla

琴房


阿黛尔拿着一杯白葡萄酒走了进来。罗德里赫停止了演奏,看着她把郁金香高脚杯放在钢琴上。

“噢,我是不是该庆幸你没喝威士忌。”

“我每次有擦掉水渍啦。”她倚在钢琴上,慢悠悠的饮了一口。

他起身拥住她:“你知道,我永远对你没办法....随你高兴就好。”

“哼,我又不是你那位大小姐妹妹。别说的我好像对你做了多坏的事一样。”

“我喜欢你对我做的任何事,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

“呃,如果要对你干点什么坏事,我更喜欢在床上。”

他在她柔美的唇中品尝到了香气淡雅的Chasselas[1]。


“最近我做了个决定,可能是我人生中做的最亏本的生意。”

“那是什么?”

她划出全息屏,显示出这幢房子的建筑图,密密麻麻的物品清单和一大串数字组成的表格。

“这里维护打理的花费,你算过这笔帐没有?”

“噢,我知道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但是我们家还是没有问题...”


“先不说这个,如果让你在我和这幢梦幻城堡之中选一个,告诉我答案。”

“当然是你。”他没有片刻犹豫。

“你愿意放弃你这些过时的贵族做派吗?”

“我愿意。”

“你愿意为我弹ragtime[2]吗?”

他无奈的一笑,坐到钢琴面前,The Entertainer的旋律在指尖流淌。他又即兴弹了一段,明显他更满意这个。

“不要以为我只会弹古典哦,你想听什么我都会给你弹的。”

“哦?那你愿意为我放弃钢琴吗。”她知道自己抛出了最难的问题,一边喝着葡萄酒一边等待着他的答案。

他眉头皱了一下,“我愿意。”

他感觉到这位小姐接下来可能会提一些更刁钻古怪的问题,于是把心一横眼睛一闭。

“那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我愿意....”他睁开了他紫色的眼睛。"Wie bitte?"

她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个黑色的盒子,半透明可以看到里面的部件,是个音乐盒。上面有一架精巧的三角钢琴。钢琴虽小但连滑轮和脚踏细节都一个不少。

“打开琴盖。”

里面是一只昆仑金桥手表[3]。他把它拿出来,发现透明的表盘上居然镌刻着贝多芬第七交响乐原乐谱的节选,纤细的五线谱与长形机械机芯相得益彰。还有他名字的缩写,RE。

“戒指这么庸俗的东西,当然是由你来准备。这可是我找昆仑专门为你定制的。”她给他戴上。

“虽然昆仑价格不贵,但是这个音乐盒可是非常昂贵的呢。因为是我亲手做的。REUGE[4]很贵,你知道我的时间更贵。我在REUGE花了整整一个月——这个倒是其次,做这个可会让手变粗糙呢。”她把她漂亮的手伸到眼前,无比惋惜的摸了摸指腹。“里面有三首曲子,巴赫、莫扎特,贝多芬...”

他握住了她的手,在指尖上轻吻着。

“你总是这样...”


他从衣服内衬口袋里拿出一枚金色的戒指,戴上她的无名指。是非常简洁小巧的款式,上面有细致优美的雕花,只有一颗不大的钻,是一朵雪绒花的花蕊。

“这个我放在身上好几天了,一直在等待机会呢。我想你不会喜欢我们家那些戒指,特意画了手稿找索娅订做了一只。不是很庸俗吧?”

“的确这个不会妨碍我拿机枪。”她拿到眼前细细的看,金色睫毛下的琉森湖波光粼粼。

“咳,都说了是亏本生意了。你以后不用担心这幢烧钱的老古董了,也不用向你父亲要钱了。”她有一点脸红,看起来更像少女了。

“不过不是没有代价的,你以后只许为我一人演奏。”


“遵命,我的好小姐。”

“期限可是——100年,你愿意吗?”

“我愿意,直到到我手指不能弹的那天。”


------------------------------------------

注释:

[1]莎斯拉(Chasselas)是瑞士最有名的白葡萄品种,该品种皮薄,所酿制的葡萄酒花香和果香较为突出,同时还带有一丝矿物气息,酸度不会过高。

[2]Ragtime是一种采用黑人旋律,依切分音法(Syncopation)循环主题与变形乐句等法则,结合而成的早期爵士乐,盛行於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後。其发源与圣路易斯与纽奥尔良,而後美国的南方和中西部开始流行,它影响了纽奥尔良传统爵士乐的独奏与即兴演奏风格。代表人物有Scott Joplin,其代表作有《The Entertainer》

[3]钢琴家约阿希姆·霍斯利(Joachim Horsley)与昆仑表(Corum)合作,金桥系列约阿希姆·霍斯利特别款。表盒是与Reuge合作,为金桥系列约阿希姆·霍斯利特别款腕表打造独特的表盒。此音乐盒专为约阿希姆·霍斯利设计,可演奏他改编的三首旋律。

[4]  查尔斯·御爵(Charles Reuge )1865年在圣克洛瓦(Sainte-Croix)瑞士成立REUGE音乐怀表工厂,1886年雅伯·鲁吉成立了第一个音乐盒制作工坊,REUGE音乐盒王朝就此诞生。作为全球唯一能生产精密高级八音音乐盒的公司,REUGE八音音乐盒是瑞士国宝,是瑞士政府指定馈赠外国来访元首的礼物。

SchwarzenRózsa

Hermesvilla梦幻城堡(奥瑞 奥洪)

奥洪瑞的修罗场。雪绒花微渣,有钢琴play。

前后的剧情和背景设定请点这里

--------------------


维也纳 Hermesvilla[1]


伊丽莎白每次来到这座所谓的“梦幻城堡”,爱玛仕别墅,都觉得全身不适。这是位于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的一处建筑,曾是哈布斯堡贵族的狩猎区。奥匈帝国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将这座别墅送给他的妻子,他的皇后——另外一位伊丽莎白,就是著名的茜茜公主,并称其为“梦幻城堡”。没人可以否认它的精巧华贵,其实住在里面的种种不便只有自己知道。


埃德尔斯坦家的老爷喜欢维也纳森林[2]的新鲜空气早就不...

奥洪瑞的修罗场。雪绒花微渣,有钢琴play。

前后的剧情和背景设定请点这里

--------------------


维也纳 Hermesvilla[1]

 

伊丽莎白每次来到这座所谓的“梦幻城堡”,爱玛仕别墅,都觉得全身不适。这是位于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的一处建筑,曾是哈布斯堡贵族的狩猎区。奥匈帝国皇帝弗朗茨·约瑟夫一世将这座别墅送给他的妻子,他的皇后——另外一位伊丽莎白,就是著名的茜茜公主,并称其为“梦幻城堡”。没人可以否认它的精巧华贵,其实住在里面的种种不便只有自己知道。

 

埃德尔斯坦家的老爷喜欢维也纳森林[2]的新鲜空气早就不在此居住,空荡的大宅里只有罗德里赫维蕾娜还有管家和几个仆人。他曾经表示过如果他们结婚,这便是给她的结婚礼物。外人看起来简直浪漫之极,当代的奥匈童话。其实她一点都不想要这份礼物——除了这位小少爷可没人想让自己住在博物馆里。不仅如此,还得花上一大笔钱来打理。她的年俸虽高,但是这笔巨资明显得由她的家族来支付。为了省去一笔巨资和定期修葺的麻烦,他们大部分人都把祖上的城堡和别墅交给了政府打理,用作博物馆或者艺术中心之类。

 

现今对派头还很重视的人当属两位小少爷。英国皇室由政府养着亚瑟自然不必操心,但另外一位小少爷可就不一样了,表面上高贵体面其实得精打细算过着日子。如果伊丽莎白不嫁过去,维蕾娜总有一天会嫁到海德薇莉家来,罗德里赫就成了个孤寡留守老人,凄惨之极。海德薇莉兄妹粗算了一下,把这里交于政府打理收入颇丰自己也省心。但这对兄妹完全不为所动,大有和这幢老古董及里面的大大小小古董一起陪葬的觉悟。海德薇莉家老爷和夫人虽然不要求未来的大少奶奶给少爷补内裤,但若她要坚持也不是什么大事;而女儿可千万不要住到这栋所谓的“梦幻城堡”里做一个表面风光私下还要给老爷补内裤的贵妇人。

 

她进了大门,感觉草坪和松柏又得请人来修剪了。顶着大太阳踩着沙砾地走到罗德里赫居住的西幢,心里一直在抱怨着为什么要住这种没有地下车库还必须走这么远路才能到的地方。进门后发现管家不在,只有机器人在慢腾腾的打扫。要不是为了省下请清洁工的钱罗德里赫连打扫机器人都不会用,他成天担心程序突然bug会打碎他的那些几百年的古董。

 

这个时间他应该在琴房的,但是为什么没有听到琴声呢。她小心翼翼地绕开一块19世纪安纳托利亚卡拉皮纳尔地毯,几百年早就该碎成渣了,完全不可以踩,还得花大钱去保养,捐给博物馆不好吗。还有奥匈帝国镶满红宝石的水晶餐具,珊瑚贝雕的冰淇淋碗,诸如此类的东西,都是用之傻逼卖之不能只能供着。想到这里伊莉莎白眼里看到每一件大有来头的文物都化成了一串数字让她头疼不已。

 

她向琴房走去,她的平底鞋踩在厚厚的土耳其地毯上面。虽然他从来没有说过,但她知道他讨厌高跟鞋在地毯上留下的痕迹。所以她非常自觉的从不穿高跟鞋进来。

 

钢琴play

 

在她经过伊莎的时候,身上寒冷清冽的香水味让她打了个冷颤。是银色山泉[3],她在罗德里赫身上闻到过,还称赞过很清雅脱俗很适合他。

“呃,我不知道你今天会突然过来。”罗德里赫慢条斯理地扣上衬衫扣子,想找他的眼镜。

伊莎忍住把眼镜踩碎的冲动,捡起来递给他。

“谢谢你,伊莎。”他给了她一个像平时一样优雅的微笑。

“你难道不应该和我解释一下吗?”她抱着手臂,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咳,你说过,我们现在是处在需要彼此都冷静一下的状态。”他把琴谱收拾好,合上了琴盖。

“我们从来没在这里做过,最多只吻过。”

“原来你想在这里做吗?我觉得你会不太舒服....”

“我看你刚才舒服的很!”她生气的背过去,让他可以体面地穿上裤子。

 

“不如你先说说想和我说什么呢?”罗德里赫扣上了皮带。

她沉默了一会,说:“本来我不知道如何开口。现在我长话短说,分手吧。”

“伊莎,我不想和你分手。你知道,我们都已经到谈婚论嫁的阶段了...”他有点委屈又带着卑微的乞求。

“呵,那我真庆幸自己没有嫁给一个和我闺蜜搞在一起的男人。说吧,你和她保持这样的关系多久了?”伊莎看着小少爷放下矜贵身段的样子,他那张漂亮的脸如此楚楚可怜,差点就心软了。

“伊莎,我们奥地利男人平均有29.3个性伴侣[4],这很正常...”他闭起了眼睛,脸上表情还是那么矜持高贵,好像她才是是大惊小怪的那一个。

“......”伊莎简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来杯酒冷静一下。”冰冷的玻璃杯贴在了她的脸上。阿黛尔漂亮的金发湿了一部分卷曲地贴在她的鬓角和脖子上,身上穿着一件罗德里赫的拉夫领白衬衫,纤长的脖子遮住了大半,光着脚,一双美腿全露在外面。伊莎知道这件衬衫和他身上那件一样,也是他无比珍爱的。她气得一扬手,阿黛尔往后一退稳稳拿住了酒。

“还好没洒出来把地毯弄脏呢。”她直接把酒放在三角钢琴上,马上就出现了一圈水印。她往上一跳,坐在钢琴上,晃着她那纤细白嫩的足尖,点了一根大卫杜夫gold。她站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只系了几颗扣子的白衬衫下,白色内裤若隐若现,当然屋里仅有的那个男人也能看到。她根本无需卖弄身体,光这副慵懒又冷淡的模样就不知道多性感。伊莎知道她非常自律不会轻易抽烟,罗德里赫也禁止任何人在琴房里抽烟,坐在钢琴上更是绝对不可以。这赤裸裸的挑衅让她攥紧了拳头。

 

“别装的像个受害者了。”还没等她开口质问,她听到阿黛尔说。

“你今天跑来干嘛的?别告诉我你是专门来捉奸的。你要分手的原因是什么?”阿黛尔饮了一口酒。

“说不出来了吧?哼。”她冷笑一声。

“不如我来替你说,你发现你心里有另外一个男人。”她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重重的放在那昂贵的钢琴上,然后直接把杯子当成了烟灰缸。

 

伊莎被她一语说中,顿时没了脾气。

 

“虽然你并没有和那个男人发生什么,但是你别说你没有想过。如果罗迪只是身体上出轨而心里爱的还是你。你觉得你们谁比谁更高尚?”

“你有什么资格来评判我们的事情?我和罗迪还没有分手,搞朋友的男朋友很高尚吗?”

“呵,也请你不要站在道德制高点来评判我。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好女孩。我不爱罗迪,我只是觉得和他身体相性还不错。至于罗迪的想法,与我无关,我也不在乎。”

 

“想清楚你到底要的是什么,伊莎。”

 

阿黛尔跳下来擦干钢琴上的水渍,把散落在地上的衣服穿上,头发重新编好。不一会又恢复到了那个脖子和脚踝都看不到的禁欲冷美人。

 

两人目送着阿黛尔离开,又是一阵难堪的沉默。

 

“你爱她吗?”

“她是我第一个喜欢的女孩,在还没遇到你之前,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她了。不过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呃,我一直都被女孩子保护着,说起来还真是丢脸呢……”

“我真羡慕她。”

“什么?”罗德里赫疑惑的看着她。同样疑惑的还有琴房外靠着墙抽烟的阿黛尔。

“她永远像瑞士钟表一样精确准时从不出错。她永远知道自己要什么,恶人都做的这么理智,让人无法恨她。”

“而我,根本不像你们想的那样强大…我在感情上完全是个懦夫。她说的对,我的确心里有另外一个人。”她捂住脸。

“伊莎,我不在乎这个。”他欲把她拥入怀中。

“不,我不能允许自己和爱人对彼此不忠贞,不管是心灵还是肉体上的。对不起,我们不可以继续下去了……”她哭着推开他。

“那让我最后再抱你一次好吗?”他拿出手帕给她擦眼泪,上面是精致的雪绒花刺绣。她抱住他大哭起来。

 

“真是有够蠢的。”

阿黛尔把手伸进口袋,触到了自己那块雪绒花手帕。她拿出来擦了擦自己的枪,转身离去。

 

----------------------------------

本来写了阿黛尔之后觉得她简直是我梦中情人,已被掰弯。怎样的男人才可以配得上她呢。后来突然想到一个渣男配渣女的设定。经常看东欧大佬们的文奥及中欧夫妇在我心目中的形像完全崩了。现在我只能用不可描述来形容他....

 

注释:

虽然我的故事是假的,但是物品和地点都是真的哟。

[1]Hermesvilla Vienna: Sissi of Austria’s Palace of Dreams

null[2]维也纳森林位于维也纳城西部,其间的树林草地都是敞开的,是本地人散步、郊游之处。这里是奥地利著名的富人区,期间散布着各式别墅。维也纳森林中有贝多芬和的舒伯特故居,《维也纳森林的故事》是小约翰·施特劳斯继圆舞曲《蓝色的多瑙河》之后的又一部杰作。

[3]银色山泉:来自英国品牌Creed。令人振奋的舒爽高山空气与阿尔卑斯山涌出的纯净清泉气息。柑橘、茶香、黑醋栗、麝香与龙涎香调,也是Olivier CREED个人喜爱的香氛气味。清凉水感气息,和谐的柑橘、茶香与黑醋栗香调。

适合阿黛尔这种冰美人的香水,条件反射就是这款了。禁欲总裁系的男香。也是我个人非常喜欢的一款。

null

[4]这是真事,本篇灵感来源之一。真的只能对小少爷说,不愧是你!

SchwarzenRózsa

Guns N'Roses 枪和玫瑰II(瑞法 洪)

美人,就应该配枪,雪茄,美酒,和美人。

居然有人不知道阿黛尔是谁,能不冷么😢。阿黛尔是阿德尔海德|阿德莱德的昵称,瑞士娘。我之前特意为她单写了设定的,但是估计没人看。

有瑞法GL。成天撩人反被撩,不那么游刃有余的法大家肯定是很想看的。虽然我写的女孩都很飒,但是最A的就是阿黛尔了,治老流氓就得比她更流氓。我爱死她了!

前后的剧情和背景设定请点这里

枪与玫瑰I(法洪法) 
------------------------------


日内瓦 火枪俱乐部


虽然索娅伊莎还有阿黛尔三个从小枪法就是顶尖的,水平相当互相切磋是一大乐趣。但索娅的消息十分灵通,知道一大批新的...

美人,就应该配枪,雪茄,美酒,和美人。

居然有人不知道阿黛尔是谁,能不冷么😢。阿黛尔是阿德尔海德|阿德莱德的昵称,瑞士娘。我之前特意为她单写了设定的,但是估计没人看。

有瑞法GL。成天撩人反被撩,不那么游刃有余的法大家肯定是很想看的。虽然我写的女孩都很飒,但是最A的就是阿黛尔了,治老流氓就得比她更流氓。我爱死她了!

前后的剧情和背景设定请点这里

枪与玫瑰I(法洪法) 
------------------------------


日内瓦 火枪俱乐部


虽然索娅伊莎还有阿黛尔三个从小枪法就是顶尖的,水平相当互相切磋是一大乐趣。但索娅的消息十分灵通,知道一大批新的枪械到了MIE6,伊莎枪都要摸到吐了。于是提议在酒吧喝一杯等着阿黛尔没有进射击场,伊莎虽然不能说出口,心里很是感激她的体贴。

“呃,她说20分钟之后在停车场等我们。我们先走吧,如果让她等会被她骂的呢。”

“好的,正好可以抽只烟。”

走到停车场门口吸烟处站定没多久,出来几个酒气熏天,踉踉跄跄的男人。

“这才几点就喝高了。”伊莎余光盯着那几个壮汉。

“嘿,他们盯上我们了。”索娅掐灭了烟。

“这是在阿黛尔家,我们得收敛一点。我来解决他们。”

“两个异国风情的小美人....”金发男子欲把手搭到索娅的腰上,被伊莎一把抓住反剪,发出咔嚓一声。

“啊啊啊!好痛!”他发出一声惨叫。

“正好我今天没有碰枪手痒的很。先生,您是想断哪根骨头呢?”

另外几个男人不相信这两个娇滴滴的美人能把他们怎么样,围了上来。

“唉,姐姐实在不想弄脏衣服和手啊...”索娅正要拔枪,一枚子弹从眼前划过,她面前那个男人脸上出现一道血印。

“居然敢在我的地盘上对女士动粗。”一个冷冰冰的女声。

“啊!茨温利小姐!对不起!”几个男人听到这个名字吓得瑟瑟发抖,酒醒了一半。

“算你们走运。如果我不来,你们会更惨。到这来玩的女人你们也敢招惹?想喝酒还是去别的酒吧。特别是这两位,啧。”

那女孩一身黑衣,黑色军靴 ,背着枪。一头金发尤为显眼,编成麻花辫放在胸前。长得极美,看上去只有16岁的样子。面若冰霜,一双绿眼睛不怒自威。

“Luca,马上叫保安到停车场把这几个人送到警局去。此生不可以进我们经营的任何场所。”她挂断了电话。

“对不起,呃,你们俩的话,也不会被这几个渣滓吓到。下次来我免单。走吧。”

“小刺猬,你还是老样子,离开枪你就不能出场了。你今天没开车吗?”

“你们都开车来了我为什么要浪费能源。”她理直气壮的答道。


坐落在阿尔卑斯山下,苏黎世湖畔的私人医疗美容中心,风景美极,说是天堂也绝不夸张。内部以白色为主色调,墙纸是暖黄色,灯光也是,看起来不至于像医院那么冷冰冰。里面的女孩也都是白色工服,盘起的金发,典型的日尔曼美人。看上去和阿黛尔一样不苛言笑但是手法轻柔之极,对待你的身体堪比世上最温柔的情人。

伊莎本来觉得花这么多时间静静的躺在这里简直要了命,但是在香薰和温柔的触碰之下她全身都放松下来:“我不得不承认,你们是这个世界上最会享受的女人。”

“为了保持身体的美丽这也是必须的呢,所以你静下心来享受好了。你总是处在高强度的工作环境,不好好爱惜自己会很容易老呢。”

“可是我没想到阿黛尔这种成天枪不离手的女孩子——”

“SPA和枪一样是我们生活必需,没有冲突。你一定对我有什么误解,我可比你会享受生活多了。”

美容师在她脸上像弹钢琴一样轻轻弹着收尾,她便问道:“噢,你一定很会弹钢琴。”

“哦,您真会说话,我不会弹钢琴呢。”

“你一定是想起了王子殿下在你身上演奏的感觉。”索娅戏谑道。

还真被她说中了。她想起了那双天生为钢琴而生的,细长骨节分明的手。

“您的身体真美丽。”给她做身体的女孩对她说。

“是吗,它上面有很多伤痕……虽然表面上愈合如初了,但是伤痛我却不能忘记。而且,我的肌肉线条太明显了。我好羡慕你们的。”

“不,伊莎,这正是你的迷人之处。女人早已不是温室中玫瑰,也没人规定何种标准才算美丽。”

“这点我倒是同意。”阿黛尔难得会附合索娅。


做完脸部身体全套护理之后索娅和阿黛尔都非常享受容光焕发。伊莎可怜的头发也做了保养,只有她觉得太过于繁琐,开始一二个小时还很舒服,之后就像受刑一样,还不如做体能训练....

伊莎不顾阿黛尔嫌恶的表情凑近她的脸细看。她本就少女般完美无瑕的脸在这么多程序精心打理之后,如打磨后的钻石一样光彩夺目,她做了个夸张的表情:“啧啧...怪不得你可以一直保持16岁的容颜...原来是这么麻烦的。”

阿黛尔轻哼一声:“首先。过度的表情不要做,会产生皱纹的。你这样的表情会让法令纹加深。”

“噢,所以我也要像你这样面无表情吗?太难了。”

一直没开口的索娅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第二,护肤习惯很重要。你的工作性质特殊,对皮肤伤害很大....”

“做女人可太麻烦了!啊,我一直当自己是男孩就好了...”

“那你可就错了!虽然我不可以透露客人的隐私,但是你最熟悉的那几个男人都会定期来这的。”

“这点我可以证明。他们比你可讲究的多了,所以你不要觉得体面的绅士是那么好当的哦。”索娅轻轻摸了一下她的脸,“哇,果然抛光之后手感就好多啦。”


吃完饭之后阿黛尔带她们来了到了吸烟室,小圆桌上面放着一只象牙的雪茄盒,中间雕有她家族的族徽,侧面镶金,有手工錾刻的花纹。边上还有一套铜鎏金烟具。看着两人疑惑的眼神,她说道:“我可不想吸你们俩的二手烟。提醒一下,抽烟对皮肤不好。”

阿黛尔打开烟盒拿起一只,和她的手指差不多粗细。“哼,只是Davidoff而已,贵的也不会舍得给你们糟蹋。”

“哇,702系列署名2号[1]。这个很贵啦,难得见你这么大方。”索娅也拿起一只。

“你们是约好了都给我带的酒吗?刚刚的账单我可免不了。雪茄是为了回礼,我勉为其难地为你们服务一下。”她把酒倒好推到她们面前。

“伊莎带的多格托卡伊莎莫尼贵腐(tokaji)甜白会与雪茄的辛辣、苦涩相互补充,使雪茄的口感更加醇厚。索娅带的雅文邑[2]适合更刺激的雪茄。 ”她指着酒柜,“或者你们爱配哪种,威士忌,朗姆酒,自己拿。”

“当然是tokaji,我爱死它了,就像我爱伊莎一样。”

“我也爱你!还有阿黛尔。你的酒柜太惊人了……能在这里喝个痛快就好了,可惜不可能实现...”

“知道就好,我的酒和雪茄都是我的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

“上次在苏富比拍到那盒120年前的JUAN LOPEZ[3],你一定会写进遗产清单。”索娅揶揄道。

“投资而已,我从来不做亏本的生意。”她点燃了雪茄,并没有用雪茄剪而拿出军刀,在头上轻巧的一转,切口非常平整。入口后她没有急着抽,先往外吹了两口。

“Olala~还好没有男士在,会被你吓到不举。”

“呵,只要刀够锋利,环割没有痛苦。”阿黛尔露出了鲜有的笑容。

索娅拿起雪茄剪,“Guillotin.[4]”咔嚓,优雅地剪掉了雪茄头。“呵,万恶之源。”

“天呐,你俩都够吓人的...阿黛尔,其实你笑起来更美。如果说的不是这种可怕的话男人都要被你迷倒了。”

“哼,为什么我要让男人着迷?”阿黛尔轻蔑一笑。

“虽然小刺猬从来不会取悦男人,不过她没发现其实这样的她对男人有致命的吸引力呢。当然,我也被她迷住了。”索娅含情脉脉地看着她。


“哦?今天晚上你可以来我房间睡。”阿黛尔拿着酒杯晃着里面的冰块,绿眼毫不畏惧地迎上她那双不知道勾走了多少男人心魂的紫蓝色眼睛。对这个女流氓的套路她了解的很。

伊莎惊人的专业雷达早已开启,偷偷拍下转发给了她的兄长。再说老流氓调戏不成反被撩不是大家都喜闻乐见吗?她心里已经乐上了天,但是又不能直接表现出来,于是眨巴着绿眼睛故作天真无邪的样子问道:“120年还能有味吗?”

“保存的好的话是像酒一样越来越醇的。”索娅伸过手指勾着她光泽盈润的卷发,掩饰着她已被拨乱的芳心。“头发也是一样,果然做了保养之后就漂亮多啦。阿黛尔家的产品真不是盖的。”

“夸我也没用——想知道味道的话自己去拍。不要觊觎我的,不会给你们浪费的。”她专注享受着雪茄。

索娅也仔细品着雪茄的味道:“牛奶咖啡,皮革和香料的味道....”

20分钟之后差不多一支抽完了。
“余韵很清澈,还有奶油香。这个尺寸真是很适合女士呢,拿着也很优雅。”

三人都对雪茄评价不错。

“有给弗朗西斯的。”她从雪茄柜里拿出几盒递给索娅。

“不用这么大还礼吧。”

“又不是给你们抽的,你们父女俩的美貌和那张嘴真是天生用来诱惑人掏空钱包的。你不是说适合女士吗。”

“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好心。”同样是商人,她感叹自己精明不过阿黛尔。


三人聊到很晚都困了准备回房睡觉 。

“真的不来我房间睡吗,你们俩一起来也可以。”分别的时候阿黛尔说道。

“NON!”索娅把愣着的伊莎拽进了房间。

翌日晨,医疗美容中心门口。

“我还有事要处理,你们路上小心。”阿黛尔昨天穿的一身黑,进了医疗中心就换了一身白。今天穿了一件墨绿的衬衫,藏青色裤子,外面还是穿着白大褂,和身后的湖光山色融为一体。身上唯一的装饰就是手腕上那块低调的劳力士datejust,她保养得极好的金发和琉森湖一般的绿眼,已胜过任何华丽的珠宝。

“谢谢你,我的小刺猬,再见。”索娅看着眼前的美人美景如画,又对昨天被反撩很不甘心,告别贴面的最后一下她没有吻脸颊,而是在阿黛尔唇上用舌尖轻舔了一下。“哇,真是像花瓣一样柔嫩美味的唇。”

“那你不品尝一下花蜜的滋味吗?”阿黛尔借着身高优势捏住了她的下巴,低头直接吻了上来,撬开了她的唇,狠狠惩罚了一下始作俑者。

“哥哥,你说的很对。索娅还是惨败了。”伊莎也预料到了这个结果,把刚刚拍的一手素材发给了兄长。

索娅和伊莎上了车坐定,阿黛尔弯腰凑近她耳边说道:“Mon chouchou~记住,要禁欲七天[5]*。虽然对于你来说太难了,不过一周后我正好要去巴黎呢。我想去顺便去感谢一下弗朗西斯。”

“不用了!”索娅红着脸,用手背遮住了唇,像个被强吻的怀春少女。她慌张地打开自动驾驶飞驰而去。

伊莎回头看着阿黛尔站在那里点了一只小雪茄,不知道笑的多开心。

“天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她,太帅了!”伊莎已经被迷得的云里雾里发出了一串尖叫。


“闭嘴!给我安静!”索娅收起她贯用的娇滴滴嗓音,用她绝不会轻易示人的厉声喊道。



注释:

[1]雅文邑是在法国雅文邑产区酿造的白兰地,在一个连续的蒸馏器中进行单次蒸馏。雅文邑味道相比干邑更为复杂和强烈,通常带有干果风味。它需要搭配更加刺激的雪茄,不适合精致、轻包装的如大部分古巴雪茄。那些饱满的,带有一丝香料和大量的木质、泥土气息甚至干果风味的雪茄会是不错的搭配。

[2]Davidoff大卫杜夫是瑞士的知名品牌之一,以高级烟草产品见称,包括雪茄、香烟及烟斗烟草,有“雪茄中的劳斯莱斯”的美誉。Davidoff雪茄最初是在古巴工厂生产,与cohiba雪茄是同一个地方,而且曾经占据了工厂雪茄产量的大部分。八十年代后Davidoff雪茄转由多米尼加生产,但仍延用古巴的配方。

702系列署名2号 3480rmb一盒,25支。

[3]JUAN LOPEZ-胡安洛佩兹,古巴政府在革命后充公的众多雪茄品牌之一,1876年由JUAN LOPEZ DIAZ在古巴哈瓦那创立。当时唯一一个手工制作雪茄的品牌,因此深受雪茄客的爱戴和尊敬,声誉良好,虽然款型并不多。[4]Guillotin.法国大革命的时候发明的断头台。这个雪茄剪就是这种样子的。

[5]激光脱毛之后要禁欲一周。

若只初见
曾经的阿德莱德的天空~ 祈祷澳...

曾经的阿德莱德的天空~

祈祷澳洲大火早日熄灭

曾经的阿德莱德的天空~

祈祷澳洲大火早日熄灭

行摄心情

[原创摄影]2018行摄南澳州莫利亚塔保护公园


莫利亚塔公园是距离南澳州首府阿德莱德市中心约10公里的地方,其实这种地方在阿德莱德就是最平常不过的徒步登山的地方。整个阿德莱德市区,南、西、北都在大海的环绕下,唯独东面有海拔超过200多米的群山屏障,并且有终年不停的长流淡水。每年我都会到这里看看走走,去发现躲在树林里的澳洲国宝考拉。今年带来了600镜头,也学学许多人为之疯狂的拍摄小鸟。


我不懂鸟,许多鸟都没有研究过,叫不出种类,唯独澳洲的彩色鹦鹉,会一眼认出来。图片中的鹦鹉不停地在树洞口徘徊,估计那里面有他们的宝宝。


后面才发现,原来这种鹦鹉也有不同的品种,前面树洞里尾巴是绿色的,这种尾巴是蓝色的,千万不要被它们彩色的外衣蒙混。...



莫利亚塔公园是距离南澳州首府阿德莱德市中心约10公里的地方,其实这种地方在阿德莱德就是最平常不过的徒步登山的地方。整个阿德莱德市区,南、西、北都在大海的环绕下,唯独东面有海拔超过200多米的群山屏障,并且有终年不停的长流淡水。每年我都会到这里看看走走,去发现躲在树林里的澳洲国宝考拉。今年带来了600镜头,也学学许多人为之疯狂的拍摄小鸟。


我不懂鸟,许多鸟都没有研究过,叫不出种类,唯独澳洲的彩色鹦鹉,会一眼认出来。图片中的鹦鹉不停地在树洞口徘徊,估计那里面有他们的宝宝。


后面才发现,原来这种鹦鹉也有不同的品种,前面树洞里尾巴是绿色的,这种尾巴是蓝色的,千万不要被它们彩色的外衣蒙混。





我是鸟盲,这几种鸟就叫不出名字了。
















这座山的地貌同样反映出火山喷发的痕迹,有喀斯特地貌特征。




行进中发现山石中有这种小蜥蜴,到处窜。


用一片桉树叶作对比,可见它体形有多么小。





据说澳洲人喜欢在中午时分外出徒步晒太阳,我留意观测了一下。接近40度高温,遇到的几个徒步者都穿着很少。






我就是坐在树荫底下,也热到发晕!

行摄心情
初答

205

今天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日子!我搬到新家一个多月了,家里一直没有微波炉,室友也没有买的,我因为嫌新的贵也没有买,二手的也一直没有找到中意的。但是,今天得到了一个二手的正常工作的微波炉,该是免费的——今天和室友去附近的超市买东西,走回来的时候看到一户人家再往外搬东西,一开始我们以为是搬家,但后来才发现他们好像是在丢弃不要的东西,正好他家的车停在门外,我就瞄了一眼,是一辆奥迪——划重点了!如果是一辆很普通的车而且房子很一般,那多半是不是很富有的人家,他们丢弃的东西多半是不能工作了坏了的;但是这户人家看着还不错,我们就斗胆去问了一下,这些东西可以卖吗,女主人人超好,告诉我们不要钱你们要可以搬走,这...

205

今天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日子!我搬到新家一个多月了,家里一直没有微波炉,室友也没有买的,我因为嫌新的贵也没有买,二手的也一直没有找到中意的。但是,今天得到了一个二手的正常工作的微波炉,该是免费的——今天和室友去附近的超市买东西,走回来的时候看到一户人家再往外搬东西,一开始我们以为是搬家,但后来才发现他们好像是在丢弃不要的东西,正好他家的车停在门外,我就瞄了一眼,是一辆奥迪——划重点了!如果是一辆很普通的车而且房子很一般,那多半是不是很富有的人家,他们丢弃的东西多半是不能工作了坏了的;但是这户人家看着还不错,我们就斗胆去问了一下,这些东西可以卖吗,女主人人超好,告诉我们不要钱你们要可以搬走,这个微波炉只是门的地方有一点问题,但是可以正常工作。我说我们可以给你付钱,她坚决不要,我们再三感谢就搬走了,感恩。

还有昨天有一件很开心的事,之前的一个作业出成绩了,嘻嘻得了HD,大学的第一份作业就得了最高的成绩,开心的吖批,也感恩小组的各位小伙伴,尤其是一位做过相关工作的老哥,毕竟我觉得我好像出的力比较少......

初答

204

我觉得自己的写作方向可以是澳洲生活或者留学生日记,虽然都是碎碎念,而且哪有人想看这种奇怪的东西......

那今天说一家这边的奶茶店吧,叫“喜の茶”,对你没有看错这不是“喜茶”,我认真研究了一下,国内爆火的奶茶店“喜茶”英文名是“heytea”,而这边这家“喜の茶”英文名是“hitea”。不过就算是盗版也很想去尝一尝,毕竟这边就那么几家奶茶店,好喝的更是屈指可数,所以对于这家新开的奶茶店我还是很开心的。

因为我家乡没有喜茶,所以我也不清楚它们的菜单有什么不同,我点了一杯奥利奥抹茶奶盖,给朋友买了一杯芝士莓莓,先说一下前者,奶盖味道很浓厚,而且我喝饮料喜欢要三分糖,他的这款饮料三分糖后抹茶味道...

204

我觉得自己的写作方向可以是澳洲生活或者留学生日记,虽然都是碎碎念,而且哪有人想看这种奇怪的东西......

那今天说一家这边的奶茶店吧,叫“喜の茶”,对你没有看错这不是“喜茶”,我认真研究了一下,国内爆火的奶茶店“喜茶”英文名是“heytea”,而这边这家“喜の茶”英文名是“hitea”。不过就算是盗版也很想去尝一尝,毕竟这边就那么几家奶茶店,好喝的更是屈指可数,所以对于这家新开的奶茶店我还是很开心的。

因为我家乡没有喜茶,所以我也不清楚它们的菜单有什么不同,我点了一杯奥利奥抹茶奶盖,给朋友买了一杯芝士莓莓,先说一下前者,奶盖味道很浓厚,而且我喝饮料喜欢要三分糖,他的这款饮料三分糖后抹茶味道依然浓郁,加上奥利奥细碎,真的很好喝,可惜就是没有大杯,不能让我一次喝个爽。再说一下帮朋友买的那杯,奶盖味道依然醇正,而且沙冰混合着草莓的颗粒,口感很好,就是要的全糖的有点甜了,而且超大一杯,很有满足感。

因为是新开的店铺,还主动赠送了满十赠一的小卡片,以后又有新店可以喝奶茶啦哈哈。

牛犇摄影
澳大利亚AU阿德莱德Adela...

澳大利亚AU阿德莱德Adelaide南郊水坝Myponga Reservoir Lookout,谷歌地图导航中发现这个标记的拍照点,夕阳已近天际,光线超赞,驾车一路狂奔,停车开机就拍,插片滤镜是来不及了,只能寄希望于±1档曝光包围连拍+后期拉。

其实到达时,最佳光线已过,山峦投影也变浅,日光也没那么暖了。大顺光,偏振镜也没法滤掉水面的反光;总之整体的对比度减小,如果再早到5分钟,光线会提高几个档次,留点小遗憾。😔😔

这是选了设定参数那张照片Lightroom处理,没有加入另外两张包围的照片做合成(周末再合成一张对比一下,画面细节会更丰富一些),上部天空和下部地面各加了一个...

澳大利亚AU阿德莱德Adelaide南郊水坝Myponga Reservoir Lookout,谷歌地图导航中发现这个标记的拍照点,夕阳已近天际,光线超赞,驾车一路狂奔,停车开机就拍,插片滤镜是来不及了,只能寄希望于±1档曝光包围连拍+后期拉。

其实到达时,最佳光线已过,山峦投影也变浅,日光也没那么暖了。大顺光,偏振镜也没法滤掉水面的反光;总之整体的对比度减小,如果再早到5分钟,光线会提高几个档次,留点小遗憾。😔😔

这是选了设定参数那张照片Lightroom处理,没有加入另外两张包围的照片做合成(周末再合成一张对比一下,画面细节会更丰富一些),上部天空和下部地面各加了一个渐变蒙板,天空左侧高光处又刷了一层画笔蒙板增加色温和对比度,提高天空左右两边的冷暖对比。其他都是常规调整变形、曲线和色彩,最后LR锐化和降噪。

佳能6D的宽容度还是看不见泥坑D850的车尾灯,老16-35ii代的边角画质就更不想再吐槽了,灭门已是今年板上钉钉的事了,希望给老器材寻觅个好人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