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阿德里粉毛

2528浏览    25参与
.
  满足一下自己的想法,想不出...

  满足一下自己的想法,想不出啥话,tag避雷

  满足一下自己的想法,想不出啥话,tag避雷

.
  是穿卡子的衣服,我心里想的...

  是穿卡子的衣服,我心里想的是,二卡子既然是副将的话,衣服会很得体不奇怪吧。

  是穿卡子的衣服,我心里想的是,二卡子既然是副将的话,衣服会很得体不奇怪吧。

サソリ菌

伽罗生日快乐!!!
单单是今年就已经有3个攻推我真的服了自己了

伽罗生日快乐!!!
单单是今年就已经有3个攻推我真的服了自己了

等月星

【伽卡】小粉毛一人承受了太多

这是私设!!!


我知道我把粉毛写的有点那个


所以轻喷谢谢


一个访谈


嗯,我要说啥?台词这么多?这任务真麻烦......


你们好......嗯?说说伽罗和阿卡斯那俩?啊那这台词可以废了,设计的太矜持了......什么?你想知道我的名字?姑娘的芳名是可以随便透露的吗?这么跟你说吧,我,优秀代表之一,除了父母和上司还有伽罗那几个狐朋狗友之后没人知道我名字,说简单点就是想知道我名字呢你们还不够格,回去再喝几年奶吧昂!


嗯?你们偏要我给个称呼?行,我头发粉色的,节日组说你们就暂目称呼我为小粉或粉毛,当然了,如果你有幸遇到我的时候敢这么喊的话,你别想活着离开了....


这是私设!!!


我知道我把粉毛写的有点那个


所以轻喷谢谢


一个访谈


嗯,我要说啥?台词这么多?这任务真麻烦......


你们好......嗯?说说伽罗和阿卡斯那俩?啊那这台词可以废了,设计的太矜持了......什么?你想知道我的名字?姑娘的芳名是可以随便透露的吗?这么跟你说吧,我,优秀代表之一,除了父母和上司还有伽罗那几个狐朋狗友之后没人知道我名字,说简单点就是想知道我名字呢你们还不够格,回去再喝几年奶吧昂!


嗯?你们偏要我给个称呼?行,我头发粉色的,节日组说你们就暂目称呼我为小粉或粉毛,当然了,如果你有幸遇到我的时候敢这么喊的话,你别想活着离开了.


(粉,粉姐,跑题了,你应该说伽罗和阿卡斯……)


你教我做事啊?


(没没没,粉姐您继续!)


伽罗和阿卡斯到底有什么好说的啊……也是,他俩前此天公开恋情了,肯定是你们请不到他们才找的我吧?


(啊……粉姐您说的都对,都对)


切……我要说什么啊?我可不念那个傻皱皱的东西啊!


(那那那直接回答吧)


(伽罗和阿卡斯是什么时候看上对方的?)


这,这……大概是一千……大概是39个月前?


[哇不是吧她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想活命就闭麦」


(啊……请问伽卡在你面前秀过恩爱吗?)


呸!那俩不要脸的还在我面前做过呢!


(啊啊?啊?!!!您,您是女生不是吗?)


呵,那俩打小就不要脸,大概983天前吧,那俩突然就腻歪了起来,当时我们因为任务多就挺久没见的了,然后就约出来聚,当时还有一个刚被发好人卡的凯撒,伽罗当时的表情……怎么说呢……一和阿卡斯对眼就有点猥琐了,我当时真想不通,做为万千少女几年来心目中的男神居然也会露出那种有点猥琐的笑,更离谱的是一向大大咧咧二的不行的阿卡斯他娇羞了!哇简直了……


(「这里说一下,这里给小粉毛的设定是早年因为任务钻研过微表情,所以说粉姐看到的是属于放大镜怼在他俩脸上看的」)


(了解……请问伽罗和阿卡斯在部队里也经常秀恩爱吗?)


以前都没那么大胆,现在的话也大胆不到哪去,但他俩真的很有病诶,门总是关不好次次被我遇(这段过不了审所以被后期哔掉了)


(啊哈哈……知道了一些不得了的事)


[这期录完我们不会被灭口吧]


「后期老师保护我们」


(请问他们双方父母同意吗?)


不同意他俩敢官宣?伽罗父母那边没什么意见,但阿卡斯被他妈妈打了一顿就是了.


(啊那访谈的最后您有什么想说的吗?)


呃……没事别去看你兄弟的门缝,不要纵容秀恩爱的,唔……珍惜眼前人吧!


毕竟阿卡斯,原本是我的……


※※※※※※※※※※※※※※※※※※※※※※※※※※※※※※※※※※※※※※※※※


我不会被灭口的对吧







然然然然然然

阿德里三日晴空【1】

情感线可能有些复杂但基本没有

开头是伽罗在和小心通信 

本文cp向不定,本人虚构阿德里和四人组的过去
----------------------------


        说到我记忆中残存的母星,她似乎总是灰蒙蒙的天空,或者下着暴雨,而我踏着沉重的脚步,吞吐敌人的血液,折断他们的头颅。

        仅剩下的记忆是那个迸溅着血腥的日子,她在爆裂的极光中死去。......


情感线可能有些复杂但基本没有

开头是伽罗在和小心通信 

本文cp向不定,本人虚构阿德里和四人组的过去
----------------------------


        说到我记忆中残存的母星,她似乎总是灰蒙蒙的天空,或者下着暴雨,而我踏着沉重的脚步,吞吐敌人的血液,折断他们的头颅。

        仅剩下的记忆是那个迸溅着血腥的日子,她在爆裂的极光中死去。

        也许阿德里曾有几日晴空,可是我已经记不得了,抱歉,小心超人。



        没关系。









      “啊,您那至高无上的炽热的太阳啊,我赞美您,发出的耀眼光芒—-”

       “啊,您那万里无云的蔚蓝的天空啊,我礼赞您,折射的美丽颜色—-”

       “啊,啊...啊?—-”


       演讲上红色头发的孩子把字的尾音拖的老长,并且扬起了疑问的声调。台下穿着校服的人群,被奇怪的声调逗得哄堂大笑,前仰后合。

      红毛小子旁边站着和他一起登台朗诵的朋友,那个粉发的女孩挪开麦克风,悄悄提示。

     “阿卡斯,碧绿苍翠!”

      被提醒的人忘了挪开麦克风,转头说“你说啥?”

      一声毫无防备的你说啥,把场下听众的气氛捅破了临界值,台下一时之间笑声不绝。甚至平时严肃的初三年级组长凯撒也崩不住自己的笑颜。


       伽罗清了下嗓子,赶紧接上了伙伴的台词。

      “啊,您那碧绿苍翠的无疆的山丘啊,我爱戴您,流出的剔透溪水。”

       他眼神示意旁边的女孩,于是他们两个一起念出了诗的最后一行:阿德里,我热爱您,我的祖国。


        “感谢初一二班的优秀同学代表带来的朗诵,让我们掌声有请下一个班级...”

         随着主持人略显尴尬的声音,他们仨终于下了台。





       “太煎熬了!!丢大脸....”那个女孩把脸都埋在了头发里。

       “都怪我忘词了,下次我一...”

       “你还有下次啊,”拿着两瓶饮料走过来的伽罗打断了阿卡斯同学的话,布丁奶茶去冰微糖是给娅塔的,冰镇可乐自己和阿卡斯一起喝。拿可乐的伽罗随口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天半夜还在打游戏,是不是今天早上现背得词啊。”

       “瞎说,我-诶疼疼疼—-”

       “阿卡斯你竟然没背词!!!”娅塔用自己最大的力道捏着他的耳朵,脸上气愤的表情都不用她再为自己的怒火做注脚。

      “粉毛你别生我气了!——”

      “你还敢叫我外号!—-”

         


        那天阳光很耀眼,万里无云的晴空真是晒人,参加个朗诵比赛却出了一身的汗。明天还要上学呢,晚上和阿卡斯练完招数再洗澡吧。伽罗在旁边默默喝着汽水,一不小心就见了底。


       “伽罗你怎么一点都没给我留啊!”


        



       

他们从前已经认识了很多年,可惜没有以后。以后的故事或许人尽皆知,可是从前的故事所有人都遗忘了,包括他们自己。


五岁的伽罗在训练的绿地上气喘吁吁,左臂的化刃也失了形状,只好化回手来,可是练提起木剑的力气也没有了。


蓝色的短发相对于十年之后还不是很长,只是小辫子将将及肩。蓝色的发尾浸湿了汗水,好在并不掉色。


         小伽罗把冒着冷气的饮料攥在炙热的掌心,两个拳头大的一瓶饮料一饮而尽。

        “伽罗,你在这里呀。”时年四岁的娅塔提着小铁皮桶招着手,脸上是明媚的笑容。她穿一身浅粉色小短裙,却光着脚跑过来。

        “娅塔,下午好。”

        “伽罗也出来抓螃蟹吗?”她举起小铁桶期待地问到。

        伽罗本来想说,爸爸叫我出来练剑术,可是话到了嘴边就变成了“对呀,我也出来玩。”

      “那就一起吧,看看谁抓的多。”

        伽罗没带桶来,眼珠子滴溜一转,说两个人不如三个人,我去叫阿卡斯。

        阿卡斯家必须有两个桶。

      

       “伽罗?”阿卡斯从门口探出头问。

       “她叫我们去抓螃蟹,你家有没有两个桶?”

        “谁呀?”

        “就,那个,扎着头发的女孩子,你认识的,叫那个,叫...”小伽罗一时之间忘了名字,嘟囔着让人听不清的字眼。

        阿卡斯倒是听懂了,“你说那个粉毛啊。”阿卡斯轻车熟路地起了个小名。

       娅塔一直跑啊跑,好容易追上伽罗,想叮嘱他什么来着,正好赶到阿卡斯家门口,马上就要到伽罗背后。

      “你说那个粉毛啊”

      “你说我吗?”娅塔小嘴微张,直盯着阿卡斯,这个阿德里人幼崽并不喜欢另一个幼崽给她起的小名。

        阿卡斯本来没觉得这个名字哪里怪,可是这个名字的得主站在他面前的时候,突然好想笑哦。

        那就笑吧,笑声嘻嘻哈哈,伽罗也被阿卡斯感染了,笑得直不起腰。娅塔有些恼怒成羞了,语无伦次地说你们太坏了,一个不注意,手机的桶掉在地上打翻。

        遭了,里面的螃蟹爬出来了。

        笑声立马就变成了呜呜啊啊的喊叫,几个小孩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了阿卡斯家。他们被满地乱爬的螃蟹吓跑,跑出了好几十米,到一条小河边拦住去路,三个人刹住车,忍不住一起哈哈笑了。

         在从河边往回走的路上,娅塔也有在认真地向阿卡斯介绍自己的名字,阿卡斯反倒把粉毛这个小外号记得更牢。伽罗手里还握着没来得及扔的空饮料瓶,听着旁边欢喜冤家的闹腾声,自己却在盘算晚上的训练。

        自此他们三个成为了幼驯染。

天羽涵秋
“在看什么?” : —————...

“在看什么?”

:

————————————————

是模板画,狠狠的代了

阿德里三人组5555

“在看什么?”

:

————————————————

是模板画,狠狠的代了

阿德里三人组5555

亚斯伯格症候群
画了点qq人……俺不会画画但俺...

画了点qq人……俺不会画画但俺好喜欢他们

画了点qq人……俺不会画画但俺好喜欢他们

冷月寒塘
摸了卡子和粉的魔法少女Pa(...

  摸了卡子和粉的魔法少女Pa(发现自己好像更适合手绘诶)

  卡的愿望是让自己比伽优秀,一次也好(QB:“好的,那就一次吧”),所以变身和衣服都是很像伽的,宝石形状是另一半阿德里的标志,武器什么都用,用得最多的是枪。

  (粉就纯靠自己脑嗨了)粉的愿望是想要朋友,然后遇到了伽和卡。粉是那种温柔的女孩子,很喜欢花,(性格应该比较像美儿?)宝石的形状也是花,然后跟伽卡初遇是在一个花田,然后卡送了她一个花环…(编不下去了,之后完善这个故事好了)。武器是镰刀,善于用花粉和草药制毒,然后镰刀就会散发毒气。粉体质很差(跑八百米烧掉半条命的那...

  摸了卡子和粉的魔法少女Pa(发现自己好像更适合手绘诶)

  卡的愿望是让自己比伽优秀,一次也好(QB:“好的,那就一次吧”),所以变身和衣服都是很像伽的,宝石形状是另一半阿德里的标志,武器什么都用,用得最多的是枪。

  (粉就纯靠自己脑嗨了)粉的愿望是想要朋友,然后遇到了伽和卡。粉是那种温柔的女孩子,很喜欢花,(性格应该比较像美儿?)宝石的形状也是花,然后跟伽卡初遇是在一个花田,然后卡送了她一个花环…(编不下去了,之后完善这个故事好了)。武器是镰刀,善于用花粉和草药制毒,然后镰刀就会散发毒气。粉体质很差(跑八百米烧掉半条命的那种),但魔法很强,所以跟伽卡分到了同一班(班里还有芬奇,但伽没问名字,后来又换了一次发型就认不出了。凯撒是大她们一届的学姐,交集不多。)

  魔女真的想不出😂

  阿德里五色(3/5)


离散型大魔王
(反正不会画完就直接发了)

(反正不会画完就直接发了)

(反正不会画完就直接发了)

拆了个拆

米娜桑考试加油!


(有参考模板)

凯撒那段是鹡鸰老师给的主意,惊天大爆笑了(毕竟这人太阴间了他敢祝福咱也不敢收)


米娜桑考试加油!




(有参考模板)

凯撒那段是鹡鸰老师给的主意,惊天大爆笑了(毕竟这人太阴间了他敢祝福咱也不敢收)


鸽子霖咕咕咕

我淦,久违了,先发这么点,我好废,主要是阿德里众,

我淦,久违了,先发这么点,我好废,主要是阿德里众,

研·木

是卡粉wwwww

(俺流卡、粉)

小女孩给小男孩送fafa

(妲拉是私设npc)

为什么lof只能上传十张图片啊wwwwwwwwww

没有饭饭只能自己做了(??

是卡粉wwwww

(俺流卡、粉)

小女孩给小男孩送fafa

(妲拉是私设npc)

为什么lof只能上传十张图片啊wwwwwwwwww

没有饭饭只能自己做了(??

九月山楂茶

是一些粉毛的私设

等我练好上色就回来搞粉毛(迫真

占tag致歉

是一些粉毛的私设

等我练好上色就回来搞粉毛(迫真

占tag致歉

Coward棠🐟

阿德里刀片组(什),是涩牌模板,因为我不会画墨镜所以墨镜都是一样的

阿德里刀片组(什),是涩牌模板,因为我不会画墨镜所以墨镜都是一样的

叫我椰子树

太甜啦!!❤️💦(上)

(阿德里粉毛妹子)杰铃娜x甜心

27杰铃娜×24甜心

大量私设

ooc


即使是两朵樱粉色的棉花糖

也不如我们手牵手的甜蜜蜜


【粉丝点CP,满足了哈❤️】

【两个女孩子当然要甜甜爱情:D】

【这才是全开联最冷的吧!我竟然是第一个产这对的?


正文↓↓

春意盎然,洒过雨露滋润后满是晕昏昏的湿气,在其中爆发的花香冲进嗅觉器官竟有一丝蜜糖味。

更齁的估计是每天都要有甜味存在的甜品店了,这条本就繁荣的街又新开了一家。以装修清新且少女风格开业时红了一阵,据尝鲜的人说-----不仅卖的食物非常美味,店长也是很甜的小姐姐哩。

--------------...

(阿德里粉毛妹子)杰铃娜x甜心

27杰铃娜×24甜心

大量私设

ooc



即使是两朵樱粉色的棉花糖

也不如我们手牵手的甜蜜蜜


【粉丝点CP,满足了哈❤️】

【两个女孩子当然要甜甜爱情:D】

【这才是全开联最冷的吧!我竟然是第一个产这对的?



正文↓↓

春意盎然,洒过雨露滋润后满是晕昏昏的湿气,在其中爆发的花香冲进嗅觉器官竟有一丝蜜糖味。

更齁的估计是每天都要有甜味存在的甜品店了,这条本就繁荣的街又新开了一家。以装修清新且少女风格开业时红了一阵,据尝鲜的人说-----不仅卖的食物非常美味,店长也是很甜的小姐姐哩。

-----------------

这条街最美的时候,估计是在黄昏之下,美的惊心,治愈舒适像被天使的翅膀拥住。好巧正在落日对面,这家新开的甜品店被镀上暖色,嘿,到有几分梦幻味道。

最靠近门的桃木桌上用彩盘盛着一块小巧的蛋糕。靠窗的位置采光很好,现在正好是有点懒洋洋的夕曛,光晕透进留下几小片彩虹

身着粉色连衣裙的年轻少女抬头随意督了眼对座,自称店长反而一脸紧张,内心默默疑惑自己又不是食品监察员也不是城管什么的。

款式简单优雅,少女心的搭配很符合这部作品的创造者:桃红色偏长发,束着中马尾留着刘海,鬓旁两撇向内拐;两只融合了浅粉淡紫的双色瞳尤其灵动,面容气色极佳;围裙挂在另一张椅子背上,身着洁白短袖衬衫,打着洋红领带

“蛋糕的造型挺好看的,就是我比较好奇…为什么姐姐要在蛋糕胚加那么多的糖?或者说这种甜,是怎么做到的?”说完甜心把从耳后滑落的墨绿色发丝往后一撩,粟色眼瞳认真注视着对方。

这块蛋糕,色香完美,味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毕竟那么多甜的总不可能会发苦发酸吧,香气也不特别齁

事实证明,甜到一定程度那是比又苦又酸还要高几层的恶心,真的没法想象为什么闻起来这么清新,吃进去跟酿了几十年的麦芽一样,仿佛血糖可以上升到一个新高度。

简直,就是前无古人的戒甜神丹

或许太夸张了?反正甜心感觉胃酸要滚上来了。

“太甜吗?其实我觉得还好诶。”杰铃娜凝视那块被叉子划下一点的蛋糕,人畜无害摸了摸下巴。

甜心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不到自己吃绝对不知道那味道有多烂,关键还不知悔改化悲愤为动力。

“那姐姐你在做蛋糕胚的时候用了多少糖呀?”甜心拧拧眉心,口腔里这甜味还意犹未尽的!

“就按照步骤教程上添加的,我还仔细用秤量过了。”杰铃娜怎么也想不出哪里错了,表情有些疑惑和沮丧。

“那…店长姐姐你再给我做一个呗,就这个款式的,我想学习学习”

“嗯,好”杰铃娜欣然答应,系上围裙,百褶裙露出的大长腿三两步跨到门前,顺手把挂在门框上钩子的营业牌子翻了一面。

做蛋糕的空间是完全曝光的,结构很像酒吧台,制作过程全裸展示不遮掩,有的人就是透过玻璃窗被潇洒的工作身影给吸引进来的。甜心在观赏的最佳位置选了偏中心的高脚凳,侧半身规矩淑女坐,鞋后跟卡着,一手放在膝盖,另一只手肘抵着桌台面,用掌骨面轻轻撑着脸颊,歪头观察着杰铃娜认真的一举一动

分离蛋清蛋白,分三次加入油和牛奶,搅拌。低筋面粉筛入蛋黄糊中,用橡皮刮刀快速打发。用打蛋器打发蛋白,加入细砂糖。做蛋糕胚时一切正常,烘烤30分钟直至发酵膨胀。完美的蛋糕胚就这样做好了,可以进入装饰环节。

“等等!那是什么?”甜心细心发现她多加了一种不常见的东西。

杰铃娜一愣,顺着目光看了看手中的袋子,恍然大悟“哦,这是夹蛋糕里的水果啦,虽然很甜但是没有什么热量,不会产生龋齿,是很天然的甜味剂哦。”说完挑出一颗作为展示晃了晃

“非洲竹芋!?”甜心之前在一本万科全书上见过这种水果,上面介绍,这种水果的平均甜味可达到蔗糖103倍,最高可达3000倍,甜味可留30分钟左右,是目前为止所发现的最甜物质之一。

她现在总算知道在进这家店之前看的论坛,为什么会有人评价这家店的甜点会腻死人了。

杰铃娜点点头,一脸坦然自若,从柜子下挑出其它材料。甜心不由怀疑正常人真能承受夹了几颗的非洲竹竽加上一大堆甜食的腻味吗?好像确实有点冷清…还有新开张时新闻上报道的那个尝鲜人的评价…

话说那个人好像是

哦…

嗜糖如命的糖心皇后

甜心望着架上那几排五颜六色的零嘴,思考怎样用含蓄的语言给杰铃娜提意见。而某位被陌生人操心的甜品师,正全心全意投入制作蛋糕其中。

用裱花袋挤淋的桃色巧克力酱,晕开沿着蛋糕胚边缘淌流餐盘,少倾凝固后装饰上点心,齁甜的草莓味马卡龙和乳白珍珠状巧克力或横或竖井然有序满铺表面,最后一盏圆形皇冠15度斜放作为点睛之笔

行云如水的熟练,看似这款是招牌,而且她还打算趁现在闲着,补上柜子里已经空了的商品

甜心在一旁默默记忆,话说,从进门开始,好像就只面对了一个人

“这家店只有你一个人经营吗?”

“不是”杰铃娜开始和面,白白嫩嫩的面团逐渐成型“还有三个我的同乡好友,我们四个一起开的店。本来是主卖甜品的,有人建议我新加点菜单,后来就一人负责制作饮品;一人负责制作熟食小吃;一人负责一些比较容易饱的主食;我负责甜品,不止蛋糕,反正就较甜的东西。哦,主食是最近加的,所以我们都能留在这里吃饭。店里只剩我一人因为他们这几天有事。”

“那你们的工作就是这个吗?”

“不。”擀面杖用力敲下,多余的面粉震起“最初只是我想开罢了,我把它当做爱好,他们陪我而己,偶尔还能蹭免费午餐。”说到这感觉好好笑,一下打开了话匣子“营业比较受心情的影响,想开就开,不想开,就像现在一样给一位有兴趣的客人展示。”说着说着嘴角上扬,略带得意只手叉腰“我们的主要工作及收入不是这个,那可是我们的荣耀。”

甜心察觉自己才刚和对方认识,还是不要多打听为尊重,安安静静观看杰铃娜做蛋糕。

也许是天生自带的气质,代表可爱的粉桃色并不在她身上显突,一举一动温雅自然;侧面显得五官挺立,专属女士的成熟韵味也毫不违和的渗入。

从角落的迷你播音器,用稚嫩童声念出的童谣在店里清晰回荡,杰铃娜轻轻启嗓用很小的声音跟唱着。温馨的背景衬映同样窈窕的人儿,笼着来自昏阳黄澄澄的庇护,恬静安谧,假如摁着相机记录个vlog,每一帧都是杂志封面。

“啊…”

维持根本不符合人设的坐姿实在太累,甜心把后脚跟伸出来,两只小腿悬着,前后随意晃摆,她向来心思细腻,不由羡慕这么轻松祥和的生活,也羡慕这么淑女的人,简直有点小完美

无意,又瞧见杰铃娜手上一包神秘的东西,如果没有看错,商品名的那三个大字是

-------卡坦精

传说甜度可达蔗糖的60万倍

这不是已经可以用甜掉牙来形容了,太小巫见大巫了!甜心觉得在这家店闹出人命之前,必须先阻止这位姐姐对甜的狂热追求。




馋你们的↑↑哈哈

杰铃娜对甜的过分追求并不是因为她的常识不够,两人会有并肩作战的打戏,猜一下杰铃娜的三位同乡干什么事去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