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拉丁

25.3万浏览    2177参与
白晓轩&白岚夜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这窝 燃起...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这窝

燃起了俺当年吹笛子的欲望

巴巴虫又是一个我爱的火系少年

看我能堆多少√

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这窝

燃起了俺当年吹笛子的欲望

巴巴虫又是一个我爱的火系少年

看我能堆多少√

邬芠

极度ooc的粮    慎入!!!

大腿割肉系列_(:::з」∠)_

求求大佬可怜可怜赏赏粮,一口都要的勒那种_(:τ」∠)_

p4是流浪旅行者丁x人鱼红

极度ooc的粮    慎入!!!

大腿割肉系列_(:::з」∠)_

求求大佬可怜可怜赏赏粮,一口都要的勒那种_(:τ」∠)_

p4是流浪旅行者丁x人鱼红

冬夜深渊

图源Twitter: i___131 ​ ​​​

图源Twitter: i___131 ​ ​​​

油脂煎蛋
就 填了一個表格玩玩(大概是目...

填了一個表格玩玩(大概是目前比較喜歡的吧)spn沒有畫上去

話說我真的好喜歡綠眼睛棕頭髮的人啊(我要是不打标签估计没有人认的出来)

填了一個表格玩玩(大概是目前比較喜歡的吧)spn沒有畫上去

話說我真的好喜歡綠眼睛棕頭髮的人啊(我要是不打标签估计没有人认的出来)

四四鲨观察记录
有人想拼一下阿拉丁的娃吗!!!...

有人想拼一下阿拉丁的娃吗!!!!!!是亲友给我画的!!!!呜呜呜呜阿拉丁真的太可爱呜呜呜呜呜

有人想拼一下阿拉丁的娃吗!!!!!!是亲友给我画的!!!!呜呜呜呜阿拉丁真的太可爱呜呜呜呜呜

我好想会画画

P1是给脚男的P2是俺新墙头,还没画完x

P1是给脚男的P2是俺新墙头,还没画完x

当众撒欢
求约稿!这种大头50r左右一个...

求约稿!这种大头50r左右一个,大概五天之内出图,要先付20r的定金。球球大家救救孩子吧😭🌹

求约稿!这种大头50r左右一个,大概五天之内出图,要先付20r的定金。球球大家救救孩子吧😭🌹

沐之铭✨
阿拉丁,果然我是个垃圾

阿拉丁,果然我是个垃圾

阿拉丁,果然我是个垃圾

墙头多如麻
贾方真的太太太太太帅了!!!为...

贾方真的太太太太太帅了!!!为什么我现在才看到阿拉丁!这是什么神仙颜值!在倒戈的边缘反复弹跳。


胡茬奶音又高又帅我疯狂可以!


我是真的不会用水彩啊😂200g的纸给我擦烂了!


希望太太能够多多产粮,完全不够吃啊喂!

贾方真的太太太太太帅了!!!为什么我现在才看到阿拉丁!这是什么神仙颜值!在倒戈的边缘反复弹跳。


胡茬奶音又高又帅我疯狂可以!


我是真的不会用水彩啊😂200g的纸给我擦烂了!


希望太太能够多多产粮,完全不够吃啊喂!

妖夢ω正义泣雪

死亡爱丽丝 侵略者联动 活动角色
角色故事 武器故事 个译
希望大家喜欢

死亡爱丽丝 侵略者联动 活动角色
角色故事 武器故事 个译
希望大家喜欢

妖夢ω正义泣雪
Piece of Daud

【贾方x阿拉丁】Pheromystery(无料本内容)

不愧是传统艺能,不过我就是打不倒的,我再来


Slo本很快发完了,我也没抢到,感蟹大家对钻石的爱!


接下来会接着写神父和魅魔的故事哦

英国梨与小苍兰

不愧是传统艺能,不过我就是打不倒的,我再来


Slo本很快发完了,我也没抢到,感蟹大家对钻石的爱!


接下来会接着写神父和魅魔的故事哦

英国梨与小苍兰

rizamy

【贾拉】Spring has Arrived (4)

我觉得有点ooc。。。你们酌情观看哈


“旺铺转让,有意者请拨打电话……”

这块木板上开出的价格足够吸引人,夸张的荧光色字体一下子就把路人的目光吸引过去了,贾方也不例外,虽然他不是路人。这个阿拉丁到底多想把店铺卖出去。他牵着珍妮迈开腿走了进去。

深棕色大眼睛的青年似乎早有准备,郑重且僵硬地坐在桌旁,对着越来越近的一大一小弯了弯嘴角,左边脸颊上的酒窝更像是硬挤出来的。

“你有新工作了?”

“大哥哥,你要走了吗?”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没等阿拉丁考虑好先向谁解释,贾方就颇为难得地好心相劝,“你要知道,这个地段生意不是那么好做,没有几个人想接手的。”珍妮还在旁边一脸严...

我觉得有点ooc。。。你们酌情观看哈







“旺铺转让,有意者请拨打电话……”

这块木板上开出的价格足够吸引人,夸张的荧光色字体一下子就把路人的目光吸引过去了,贾方也不例外,虽然他不是路人。这个阿拉丁到底多想把店铺卖出去。他牵着珍妮迈开腿走了进去。

深棕色大眼睛的青年似乎早有准备,郑重且僵硬地坐在桌旁,对着越来越近的一大一小弯了弯嘴角,左边脸颊上的酒窝更像是硬挤出来的。

“你有新工作了?”

“大哥哥,你要走了吗?”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没等阿拉丁考虑好先向谁解释,贾方就颇为难得地好心相劝,“你要知道,这个地段生意不是那么好做,没有几个人想接手的。”珍妮还在旁边一脸严肃地点头附和。

他抿着唇酝酿了几秒,“实不相瞒,前不久我去Marriott酒店的玉餐厅应聘……我被录用了。半个月之后正式上任。”

“虽然不是行政总厨,但至少也是个主厨吧。”说到这里,阿拉丁有点骄傲地笑了。

“自从大学毕业,我收到过饭店、餐馆甚至公司食堂的offer,我总以为我的机会来了。”

“大酒店后厨一直是我向往的工作,这次我很确信这就是我真正的机会。所以……”最具有决定性的话往往放在最后,气氛也总是最焦灼。

“所以,你就更应该去了,阿拉丁。把握住你的‘时间表’,珍也会有新的时间表。”

一旁的小姑娘终于按捺不住着急,“爸爸,那……我们还能见面吗?”

“当然。”贾方深色的眼睛在灯光盈盈中又流露出罕见的认真与温柔。阿拉丁见过深夜里的港湾,那种海流般的力量又一次席卷而来。

只能随波逐流,妄想逆水行舟。


校门口已经铺成了一块雪地,罗伯茨太太踮着脚朝里张望,放学铃声尖锐得令人不安。已经响过三拨,校门口只剩下稀稀拉拉几个人,却唯独不见珍妮。阿拉丁隐约觉得不对劲,在平常,做卫生也不该这么久啊。他给班主任通了电话,对方表示自己确认过每一个孩子都离开了校园。此刻,所有最坏的设想一齐涌来,又不断一一否定。手足无措,阿拉丁选择先报警——贾方那边暂时无法接通。剧烈的心跳声敲击着鼓膜,嘴唇止不住发颤——此刻,他最怕面对的就是贾方,他甚至有点小小地庆幸不必那么快就亲口告知他,却又矛盾地希望此时此刻能有一个人来稳住他的心神——虽然他也不敢想象贾方发疯般的慌乱,但两个人一起承受总好过一个人,不是吗?无助像潮水般将他吞没,他决定先从附近找起。

阿拉丁高声呼喊着女孩的名字几乎找遍了附近所有街区,没有、还是没有。正是雪后初霁,化雪时候寒意更甚,风一过后背冰凉,心底也一片冰凉。如果是自己悄悄走的,珍妮会去哪里?如果不是……他想都不敢想。阿拉丁抹了一把脸,双腿难以自控地发软。冷静下来。

太阳在云层上卧着悠悠下沉,傍晚、落日、晚霞……他大概知道了。

珍妮坐在老榕树巨大的枝杈上,只是远远望见,阿拉丁就眼窝发热。高悬的心终于重重落下,连带着全身的力气都好像被尽数抽离。大多数父母找到独自离家的孩子,必有一套程序,除了喜极而泣就是声泪俱下的责骂,此刻他完全能够感同身受。

阿拉丁爬上去和女孩并排坐着,思索着合适的语言,使语气尽量放缓,“为什么来这儿?我很担心你,珍妮。”女孩摆弄着书包带子,安静的时候像极了她父亲。半晌,她抬起小手抹去阿拉丁眼角的泪,嚅喏道,“……对不起。我不想回家。”“能告诉我原因吗?因为学校的事?和朋友吵架了?被老师批评了?”珍妮仰起小脸,两条眉毛紧紧皱在一起,阿拉丁简直想伸手替小孩儿抻开,“自然课期中测验……我只得了B”,女孩的声音越来越小,“从没这么差劲过。”也许不能理解这件小事对孩子而言的严重程度,但一联想到贾方平时一以贯之的严格要求,大概就能明白,为什么珍妮决定“离家出走”。“他会责备你?”摇头。“爸爸会失望,我很害怕让他失望。”小姑娘说着就快哽咽了,“怎么会呢,”阿拉丁连忙安抚,“你爸爸绝不会因为这种小事……”不等他说完,珍妮突然变得更加激动,眼里泪光闪烁,嗓音都带上了哭腔,“他会的!我能看出来,每次我做得不够好,我都能看出来,从他眼睛里!”看来这事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走吧,我们先打车回家。我保证,他绝对不会。你愿意相信我吗?”“……嗯。拜托,别告诉爸爸我上这儿来了。”“那你能向我保证再也不乱跑了吗?他会急疯的。”“……我保证。”

贾方刚从化验室出来就收到让他下班直接回家的消息。驱车回到小区将近九点,他让珍妮先上楼洗漱。贾方示意阿拉丁上车,“怎么回事?我载你一程,上来说。”

在夜色里一路沉默,两旁的路灯投下一道道光影,黑色轿车穿行过三个街区后停靠在路边。“珍妮因为这次考得不好,不敢回家。”贾方倒是表现得出人意料,很平静——平静、且焦虑,“为什么……我不明白,我从来没有因为这种事情责怪过她,我只要求她尽力而为。”“她说,她能从爸爸的眼睛里感觉到失望。她不想让你难过。有时候连我也……”

有时候,我甚至无法对着这双眼睛超过三秒钟,这道冷硬外壳上最薄弱的防线。

他把后半句话硬生生咽回肚子里,男人脸上那种温柔得近乎脆弱的神情像一根细弱却柔韧的丝线绞紧了他。那是一个父亲的眼神。“珍妮是我的骄傲,不管怎样,我永远以她为荣。”“这就是症结所在”,阿拉丁终于肯转向他,“这些话,你不应该对我讲,去告诉珍妮你的想法,她真的非常、非常害怕让你伤心。父亲的感受对她来说尤为重要。”又一阵沉默,贾方的半张脸隐没在阴影中,“难怪珍妮那么喜欢你”,他迎着男孩的目光,“一直以来,我以为我已经做得足够好。”“不,一直以来,你都是珍妮最在乎的人。因为她爱你,贾方。”

时候不早,阿拉丁也该回家了。贾方长久注视着,直到那道身影消失在街角处。此时他非常想来支烟——从女儿出生到现在,他戒烟好多年了。


佳音

【灯拉】阿拉丁航海日记 06 分割线

【灯拉】阿拉丁航海日记 06 分割线


船只在正午阳光浓时驶进了斯坎兰的码头,商人和与 他随行的“友人”在无形魔法的协助下毫不费力地从严肃士兵的盘问和热情水手们的玩笑中脱身,轻而易举地入驻了许多远道而来的他乡贵族都情愿栖息于的旅馆,在宽敞的长廊和与墙壁融为一体的旋转楼梯周围散步游戏时挑选着房间:它们都是富有着斯坎兰国度的王子所喜爱的高贵与华丽,金银珠宝毫不吝啬地摆放在各处目光可能涉及到的地方。阿拉丁在内心感叹着,终于解开了为什么一家旅馆戒备的森严程度几乎让人怀疑自己是否来到了第二个皇宫。 


少年审视着各个卧房...

【灯拉】阿拉丁航海日记 06 分割线

 

 

 

船只在正午阳光浓时驶进了斯坎兰的码头,商人和与 他随行的“友人”在无形魔法的协助下毫不费力地从严肃士兵的盘问和热情水手们的玩笑中脱身,轻而易举地入驻了许多远道而来的他乡贵族都情愿栖息于的旅馆,在宽敞的长廊和与墙壁融为一体的旋转楼梯周围散步游戏时挑选着房间:它们都是富有着斯坎兰国度的王子所喜爱的高贵与华丽,金银珠宝毫不吝啬地摆放在各处目光可能涉及到的地方。阿拉丁在内心感叹着,终于解开了为什么一家旅馆戒备的森严程度几乎让人怀疑自己是否来到了第二个皇宫。 

 

少年审视着各个卧房的过程持续了很久,依然没有找到满意的一间;那些带着璀璨装饰品的房间虽然令他感叹,却打心里叫他觉得十分格格不入。可能是曾经堪称贫困的生活和不光彩的小偷身份在脑海中作祟,即便阿拉丁十分欣赏走廊里琳琅满目的珍珠和钻石,也无法下定决心在全部装点了发出光亮的奢侈品的多个房间中挑选出其一。全程在商人和男孩身后跟随的侍从见阿拉丁走了半天后停下脚步却不指定,以为要被人责骂或打发离开,急得团团转着,阿拉丁安慰也不是,解释又解释不清,不知所措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在走廊中来回迈步。 

 

Genie看出了两人的滑稽的窘迫,早有准备似的牵住男孩的手,将他领到走廊最尽头的空地——那是只墙壁稍微又些破损,地上积攒了点儿灰尘的宽敞阳台,视野能够从栏杆往上一直穿梭去没有天花板遮挡的半空中,并正正朝着商人和少年停留着他们船只的码头,阿拉丁甚至能够看到那只小帆船缝满了补丁的,此刻正在斯坎兰海域的海风中摇曳生姿的红色船帆。他有些不解地望向Genie,对方悄悄用空出的那只手做了个在与Jasmine共舞的那个舞会上,为了让自己靠近亲爱的茉莉公主而作出的同款手势,地上的积尘一扫而空。他又用眼睛瞟瞟屋顶本该在的位置,在不足一瞬间的功夫解决了问题,甚至顺带修复了墙壁上零零落落的瑕疵。 

 

两人后方看不见丁点异常的侍从只见两人愣住在那里:“先生们?” 

 

阿拉丁一个激灵,似乎是还没有适应除自己以外的人类无法看见魔法的事实一般准备闪去一旁,被精灵依旧拉住的手直径拽回。全能的精灵面不改色地对着那位侍从明知故问:“我看到这里的墙壁没放什么东西,”他指指比起满是装饰品的走廊显得十分空旷的阳台壁和栅栏,“是出什么事了吗?” 

 

“是的先生。十分抱歉,但之前这里的墙体和屋顶发生了塌陷…”他看了看已经被修正的天花板,“我想他们已经做过维修了,现在应该不会出现问题。请您们放心,先生。” 

 

小偷转转眼珠想着,突然恍然大悟似的跟Genie对了对眼神,了然一般地加入了对话,学着商人仿佛仅仅叙述着最平常的事一般的语气提出了需求:“正好。那么能帮我们搬张床进来吗?”他看着男人因自己语调的模仿而憋笑的表情和满脸写着的“小朋友别想学大人说话”的一副样子,拼死才忍住温怒没有一拳头揍上去。“我想今晚就该住在这儿了,”他说,可怜的侍从在凝视他们很久后抓着脑袋离开,大约思考着这两人的思维是否是出了些什么故障。等他走远,Genie才赞许一般地轻轻笑了两声,几根手指耍了个把戏,为本来与长廊没有任何隔阂的阳台加上两扇看着厚重的木门,才转过身去。下午中海水上的反光往往最为热烈,阿拉丁身子前倾地靠着阳台右边些的栏杆,双手支撑着自己,眯起眼睛望着远处;斯坎兰的人民在与阿格拉巴的建筑稍有不同的房屋中忙里忙外,地摊和当铺中摆放的物品也颇有斯坎兰的特色和风格。再看着倾向阳台左边的海洋,似乎也同此刻这儿的居民们一般熙攘着, 海浪互相敲打的声响也热闹得一片。码头就像是一条分割线,少年望着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左侧的不远处,同样凝视着码头两端的风景的商人想到。是一条切割了不同又相同风景的分割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