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阿拉什

18.7万浏览    689参与
昕流涧

庄主戴着她在wada展买的小玉发饰去了活动,夸了一波做工很好,也很贴合动起来也不会掉。大英雄揪着()凛的小玉耳朵(

庄主戴着她在wada展买的小玉发饰去了活动,夸了一波做工很好,也很贴合动起来也不会掉。大英雄揪着()凛的小玉耳朵(

曹大陆

( ´ρ`)我没怎么画过阿拉什,但是fes的衣服也太可爱了吧,一眼就被击中了

( ´ρ`)我没怎么画过阿拉什,但是fes的衣服也太可爱了吧,一眼就被击中了

劳伯崽子

这身衣服莫名上头啊


转自Twitter

作者在p3

这身衣服莫名上头啊


转自Twitter

作者在p3

(´^ω^`)💢
看見阿拉什新衣服了立刻臨時摸一...

看見阿拉什新衣服了立刻臨時摸一張!!!他好可愛哦!!!!

看見阿拉什新衣服了立刻臨時摸一張!!!他好可愛哦!!!!

亚瑟的祖母绿

复活

01

阿塞尔花了十天十夜才登上德玛峰。

他的布鞋破烂不堪,脚底有几块血肉模糊。他身上散发着难闻的气味,那是登山时淋着的雨,曝晒的光,混杂着汗液产生的臭味。

他手里紧紧握着一支箭。是一支残损的箭。箭头已经开裂,尾羽上是火烧的痕迹。但是你如果知道它经历过什么,你一定惊讶于它竟然仍然存在的事实。

德玛峰上一片寂静。一具躯体四分五裂,静静地躺在岩石上,他的脸已经无法被辨认。但是阿塞尔知道那是谁。

他走过去,跪在尸体旁。轻声道:

“——”


02

阿拉什卡曼戈,波斯军队的弓箭手,曼努契黑努尔王的战士。阿塞尔卡曼戈唯一的哥哥。

长达千百年的战争已经结束了七十年之久。阿拉什卡......

01

阿塞尔花了十天十夜才登上德玛峰。

他的布鞋破烂不堪,脚底有几块血肉模糊。他身上散发着难闻的气味,那是登山时淋着的雨,曝晒的光,混杂着汗液产生的臭味。

他手里紧紧握着一支箭。是一支残损的箭。箭头已经开裂,尾羽上是火烧的痕迹。但是你如果知道它经历过什么,你一定惊讶于它竟然仍然存在的事实。

德玛峰上一片寂静。一具躯体四分五裂,静静地躺在岩石上,他的脸已经无法被辨认。但是阿塞尔知道那是谁。

他走过去,跪在尸体旁。轻声道:

“——”

 

02

阿拉什卡曼戈,波斯军队的弓箭手,曼努契黑努尔王的战士。阿塞尔卡曼戈唯一的哥哥。

长达千百年的战争已经结束了七十年之久。阿拉什卡戈曼,作为英雄,也已经死去了七十年。他于德玛峰射出的那一箭,化作流陨,撕裂大地,为波斯和图兰的百姓带去了不可逾越的边界,和随之而来的和平。而他本人却因为无法承受过于强大的力量而死去。

人们敬仰他,称赞他是举世无双的大英雄,编着朗朗上口的童谣纪念他的伟大。传说他有洞察人心和窥探未来的千里眼,有无人能及的健硕体魄,是神明在人间的完美作品。

人们都是这么说的。阿塞尔也是这么说的,和他的妻子,和他的儿女。

和他的哥哥比起来,他只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瘦弱,胆小,总是唯唯诺诺。当十八岁的阿拉什在军队中声名鹊起时,阿塞尔却因为太过于瘦弱而不被允许参军。他最后进入军队的时候,国内已经没有足够优秀的青壮年上战场,所以像他这样的人,仅仅因为是男子就被带进了军队。

在阿塞尔进入军队的第二年,战争就结束了。

他一生不太顺遂,也并不是太糟糕。他像普通人那样娶了妻子,生了孩子,然后看着他们成家立业。他的妻子是位可爱的姑娘,他们是在庆祝战争结束的晚会上认识的。

在篝火中女孩通过重重人群,向他走过来。她的脸上有小小的雀斑,粟色长发梳成麻花辫,她脸颊通红,不用想也知道是喝了不少酒。她不停地和阿塞尔说她真是高兴,她觉得他很可爱,她喜欢他的头发,喜欢他的眼睛的颜色。阿塞尔有些不好意思,他从没这么面对过一个女孩子。

很自然地,他们开始交往,互送信件,最后步入婚姻。

如今的阿塞尔已经老了,很多事情都不太清楚。他过去做一些丝绸生意,从东方的赛里斯运往西方的大秦。这是个危险的职业,所以也有不菲的收益。老年他把路线转手给了更年轻的商人,靠自己积蓄养育自己的后半生。现在的他,可以在没事的时候喝一杯茶,这也是东方商人带来的东西。

但是今天的茶有些古怪,阿塞尔以为是自己老眼昏花,凑近了看看。

茶水上浮着一些泥土。

从屋顶上掉下来的。

整个屋子,连同脚下的土地,都开始震动。门被撞开,来人冲着他大喊到:

“快跑!快跑!图兰的军队来了!”

 

这些杀千刀的!杂种!猪狗不如的!阿塞尔不停地咒骂,他气得手直哆嗦。商人贪婪的本能促使他抓紧时间收拾细软。时间短促,他没有来得及收拾好太多东西就被他儿子拽出老房子。街道上满是惊慌失措的市民,有些小孩跪在地上大哭不止,看样子是和家人走散了。病入膏肓的人则被扔在路上,他们对正常人来说是个累赘。

才七十年,他哥哥用性命换来的和平,不过才七十年而已。

 



画完一千张再改名
之前填的表格,忙里偷闲填充一下...

之前填的表格,忙里偷闲填充一下相册(¦3[▓▓]

想了想还是不知道哪位英灵更奇怪所以填上了正在画画的自设

因为很喜欢画互动所以基本上是合影版表格,下次一定找正式的双人表格填,画的有点太满了

之前填的表格,忙里偷闲填充一下相册(¦3[▓▓]

想了想还是不知道哪位英灵更奇怪所以填上了正在画画的自设

因为很喜欢画互动所以基本上是合影版表格,下次一定找正式的双人表格填,画的有点太满了

画完一千张再改名
03 为了一碟醋包了一顿饺子,...

03

为了一碟醋包了一顿饺子,主要是为了轻薄一下我推(¦3[▓▓]

OOCdbq,是我自设咕哒的手(๑•̀ㅂ•́)و✧并把黑色指套卸下来了

画的很菜但很爽!!!和我推贴贴!!夏天就应该穿的少一点!!


03

为了一碟醋包了一顿饺子,主要是为了轻薄一下我推(¦3[▓▓]

OOCdbq,是我自设咕哒的手(๑•̀ㅂ•́)و✧并把黑色指套卸下来了

画的很菜但很爽!!!和我推贴贴!!夏天就应该穿的少一点!!


星屑stardust

【FGO/阿拉什x咕哒♀】幻痛

*

独自行走在长廊,偶遇倚壁独酌的英灵。

迦勒底常年被狂风暴雪包围,窗外不存在值得观赏的风景,阿拉什依旧凝望着,直到藤丸立香的身影倒映在厚重的玻璃之上才收回视线。

“抱歉,打扰到您了吗?”

她本想先打个招呼再接近,却错过开口的最佳时机,对此弓兵并不在意,邀请她坐到自己身边。

*

迦勒底位于南极大陆的顶点。

虽然迦勒底贴心的设定了模拟灯光用于区分日夜,“白日”训练留在身体的疲劳感还在,本该尽量休息的“夜晚”却难以成眠。迦勒底的温度控制系统似乎也在遵循日夜变化,总感觉现在比稍早些时候更加清冷。

“不是能让人醉倒的浓度,足够用来暖暖身体。”

未合上瓶塞的小壶中散发出甜香,阿拉什晃了...

*

独自行走在长廊,偶遇倚壁独酌的英灵。

迦勒底常年被狂风暴雪包围,窗外不存在值得观赏的风景,阿拉什依旧凝望着,直到藤丸立香的身影倒映在厚重的玻璃之上才收回视线。

“抱歉,打扰到您了吗?”

她本想先打个招呼再接近,却错过开口的最佳时机,对此弓兵并不在意,邀请她坐到自己身边。

*

迦勒底位于南极大陆的顶点。

虽然迦勒底贴心的设定了模拟灯光用于区分日夜,“白日”训练留在身体的疲劳感还在,本该尽量休息的“夜晚”却难以成眠。迦勒底的温度控制系统似乎也在遵循日夜变化,总感觉现在比稍早些时候更加清冷。

“不是能让人醉倒的浓度,足够用来暖暖身体。”

未合上瓶塞的小壶中散发出甜香,阿拉什晃了晃手中的小杯,表示那是苹果酒。

“master还不到年纪,作为替代请收下这个吧。”

接住弓兵丢过来的塑料瓶,立香有些吃惊,温暖顺着握住瓶子的手掌一路蔓延至内脏,瞬间连呼吸都带上了暖意。

那是一瓶加热过的苹果汁。

“阿拉什先生预料到我会来到这里吗?”

“算不上预测,”他抬手点点自己的额角,“弓兵视力一般都很好,就当做是我远远看见,躲在这里等候你好了。”

*

弓兵的视力普遍很好只是谦辞。

藤丸立香想,阿拉什大概是看透了自己的内心才故意这么说的。 

“还在疼痛吗?”

他是指立香的右手。

早前灵子转移处理微小特异点时遭遇双足飞龙,没能顺利躲闪攻击,被火球击中的右臂整个飞了出去。场面就像不吝啬血浆演出的限制级电影一样——接受同行从者紧急处理时,立香强迫自己挤出坚强的笑容。然而正如阿拉什所言,即使被魔术修补的看不出任何受过伤的痕迹,曾失去的手臂偶尔会像现在这样隐隐作痛。

从书中她了解到这是被称作“幻痛”的错觉。

如实告知医生他们,一定能得到更加细致的照顾,但是留在精神上的伤口无法通过肉体的治疗痊愈,还会为大家徒增不必要的烦恼。

必须由自己独自面对并解决的苦痛。

现在被发觉了。

“是这样的。”

立香不由自主地将苦恼和盘托出,阿拉什静静的听她讲述,偶尔抿上一口。

“立香。”

最后他放下酒杯,反问道。

“你认为这是软弱的表现吗?”

*

藤丸立香无法否认。

明明知道那是必须舍弃的特性,仍然无法避免冒出“逃走”的念头。恐惧着再次受到伤害的现在,所以才会被幻痛困扰。

使用宝具时身体因为承受力量而四分五裂的阿拉什,一定不是这样的吧。越是靠近镌刻于座的英雄,越是清楚自己的渺小,连自身的怯懦都无法战胜,又如何拯救世界呢?

“我不觉得软弱有什么不好。”

阿拉什反驳她说,“不知恐惧的、无视痛苦的人,会被最先淘汰掉哦。说出这句话的我似乎有些太过刻薄了。但是事实如此。”

“缺陷与优势往往是一体两面。人类是因为弱小才选择聚集在一起的生物,也因此变得强大、获得远超其他拥有知性的动物的地位。”

他说,“如果你问我释放宝具的时候会不会恐惧,我会如实回答,‘master,我也会动摇’,这并不是通过无数次重复就能克服的情感。”

“只要我的根源还是人类、即使身为英灵,成为你的从者,这一点不会改变。”

阿拉什轻轻触摸自己的胸口,“拉开弓弦、射出箭矢的一刻,以及回到迦勒底的现在, 始终在疼痛着。”

——和你一样。

阿拉什阖上双眼,嘴角浮现出淡淡的笑容。

“立香,得到这样的答案会让你稍稍安心一些吗?”

*

身为古代波斯传说中的大英雄,为两国人民带来和平与安宁的救世勇者的阿拉什也会感到恐惧。知晓这件事的藤丸立香松了口气,可又觉得不合时宜。

“安心享受着阿拉什先生保护的自己不是太卑鄙了吗。”她说,“身为御主的我做出使用宝具的命令,其实是在伤害你。”

阿拉什笑着拍拍她的后背,说没关系。

“为了与御主产生共鸣透漏的情报果然起了反作用,就让我追加一些解释作为补救吧。”

大英雄重新端起酒杯,看着窗外回想起往事。

*

“那是我还生活在地上的时候,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了。”

那是长达六十年的战争。

古波斯与古图兰的民众早已疲倦不堪,两国的王最终决定以和平谈判的方式结束一切。

“最初的交涉十分顺利,双方的使者为了尽快为这场历经数代的争斗画上句号,极力表现出善意。不过在针对土地的分割问题上,谁也不肯向后退一步。” 

“毕竟国土事关民生,如果分歧无法解决,战争将会再次爆发。”阿拉什叹了口气,“无论放在哪个时代,都是扎在指腹的尖刺。”

直到某人提出了一个让双方都满意的方案。

“如果这是凡人无法解答的问题,就交给上天来告知答案吧!”  

由一位双方都认可的勇士登上德马峰向东放出箭矢,箭矢落地之处会约定为两国新的边界。

那时麦努切赫尔王身边最得力的射手阿拉什,名字被双方所熟知,没有比他更适合的人选。

在两位王的许可与见证下,阿拉什以生命为代价射出宛若流星的一箭。

漫长的战争迎来了终结。  

他说,“受到女神的恩惠,我的身体比其他人更加坚韧,眼睛也看的更加长远。生前的我没有想过依赖他人,虽然有部下却没有同伴,甚至连对手也无法理解。”

如狮子般勇猛、孤独的战士?

“将大家当做保护对象的我是这么选择的。决定自己背负一切,所以不会主动接近他人。”

——直到生命最后一刻都是孤身一人。

“回到刚刚的话题吧,master。”弓兵苦闷的笑了笑,“你与我不同,藤丸立香并非孤身一人。迦勒底有许多可靠的同伴,在灵子转移的旅途中会邂逅值得信任的友人。”

“你不是孤独的救世主,也不必成为独自承担一切的英雄。正是因为你在这里,所以在我死后遥远未来的如今,从者阿拉什重新获得‘生存’的意义。”

“感受这份幻痛然后超越它,这是你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证明。”阿拉什说,“暂时无法向他人坦言也无所谓,至少了解一切的我会随时守护在你身边,听你倾诉任你差遣。”

“藤丸立香。当接受自己的弱小时,你就足够强大了。”

*

原来如此。

不必克服恐惧也能继续前行,即使是个普通人,只要保持这份普通就好。

藤丸立香终于露出今晚第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阿拉什举起酒杯与立香拧开瓶盖的苹果汁碰了碰。

“这笑容很不错哦,身为我的主人,就要这样坦荡自若才好嘛。”

立香点点头,喝下一口。

“好甜。”

果汁经由胃袋化作能量前往四肢血脉,不知不觉,手臂的幻痛悄然消失了。


每天都在爬墙的momo

摸了!


是黑白——

平板电脑画黑白太棒了……!

摸了!


是黑白——

平板电脑画黑白太棒了……!

画完一千张再改名
02 终于有时间画完了这张!!...

02

终于有时间画完了这张!!一天天也没干什么怎么就没时间画画hhh

来自沉船之后挺尸的咕哒子,大英雄:这倒霉master又怎么了

重画了背景,之前摸了TT,画完又改来改去的

02

终于有时间画完了这张!!一天天也没干什么怎么就没时间画画hhh

来自沉船之后挺尸的咕哒子,大英雄:这倒霉master又怎么了

重画了背景,之前摸了TT,画完又改来改去的

拉马克在意你的lonely soul

在玩忘川风华录,讲一个地狱笑话:原来霍去病的大招是流星一条【双重含义】

在玩忘川风华录,讲一个地狱笑话:原来霍去病的大招是流星一条【双重含义】

匿名的茜茜

【オジラシュ】【苍银骑弓】法老迦勒底末世纪行02

法老迦勒底末世纪行02-晨曦


“御主,我和法老小哥约好今晚去看百重塔,毕竟活动快结束了,那么罕见的塔想多看几眼。我们明早返回迦勒底。”

“啊?那正好啊,你们两个就把我剩下的一百四十多层都踏破了,我这次活动也算功德圆满。”

“余和弓兵是去约会,不是去加班的。”奥斯曼狄斯提杖走来,朗声道,“走了。”

两人和御主告别,灵子转移到目的地。

说是约会,但其实也没什么特别要做的,阿拉什想,自己只是想邀请奥斯曼狄斯来看日出,毕竟坐落于终年落雪苦寒之地的迦勒底难见太阳。奥斯曼狄斯欣然接受了邀约,转移过来时正是深夜,一切都仍在黑暗中沉沦,而他兴致高昂地和阿拉什寻找最佳观赏日出的地点。阿拉什领着奥斯...

法老迦勒底末世纪行02-晨曦


“御主,我和法老小哥约好今晚去看百重塔,毕竟活动快结束了,那么罕见的塔想多看几眼。我们明早返回迦勒底。”

“啊?那正好啊,你们两个就把我剩下的一百四十多层都踏破了,我这次活动也算功德圆满。”

“余和弓兵是去约会,不是去加班的。”奥斯曼狄斯提杖走来,朗声道,“走了。”

两人和御主告别,灵子转移到目的地。

说是约会,但其实也没什么特别要做的,阿拉什想,自己只是想邀请奥斯曼狄斯来看日出,毕竟坐落于终年落雪苦寒之地的迦勒底难见太阳。奥斯曼狄斯欣然接受了邀约,转移过来时正是深夜,一切都仍在黑暗中沉沦,而他兴致高昂地和阿拉什寻找最佳观赏日出的地点。阿拉什领着奥斯曼狄斯,他凭借弓箭手非比寻常的视力,带奥斯曼狄斯走过平野,趟过一条小溪,最后爬上一座高坡,坐在草地上。此处视野开阔,天际线好似触手可得,后方不远就是直入云天的塔,散发着幽暗的蓝光。

夜晚霜冷露重,山林被雾气环绕,黑暗中一切都模糊不清。

坐下后,两人一时都没有说话。盯着眼前的黑暗,阿拉什开始思绪翩飞,这次一定要约法老小哥出来看日出,其实是想借机进行一场浪漫的告白,在太阳的见证下,向太阳的化身献上忠贞热烈的词句。但真到要实践时,阿拉什却还没有想好,要在怎样的时机,以怎样的姿态对奥斯曼狄斯说那样的话。

“余听闻,一只鹰用二十年的时间,可以飞遍整个中东。”

阿拉什本来正看着眼前的渺茫雾气苦思,听到奥斯曼狄斯的话,他转过头。

“中东,这是现代人使用的词汇。余执政时,还没有这个概念。”

“法老小哥,你曾走遍整个中东吗?”

奥斯曼狄斯勾起嘴角,即使在黑暗中,以阿拉什的视力也能看到那抹轻快的笑意。

“余生前曾有近七十年漫长繁荣的统治,余也曾开疆拓土,征战一方,但余的足迹也未曾遍及整个中东。如此看来,那自由的飞鸟竟倒也令余有些歆羡了。”

“我也从没有走遍整个中东过,以后我们一起去走走看吧,法老小哥。”

阿拉什自然地向奥斯曼狄斯发出邀请,奥斯曼狄斯喜悦地睁大眼睛。“好啊!勇者,那之后可要好好规划路线!”

阿拉什笑着听奥斯曼狄斯兴奋的回答,回味起奥斯曼狄斯的话。

一只鹰二十年可以飞遍整个中东。

可阿拉什哪里有二十年。

他生前没有二十年,他死后也没有可持续二十年的光阴。在短暂的彼此相交的时间里,怎样才能把这份爱意,清晰有力地传达给他?

“弓兵,今夜没有月亮,雾气重。若你觉得冷,准许你依靠身为太阳化身的余。”奥斯曼狄斯说。

阿拉什便往旁边挪,拿出准备好的毯子,将两人裹在一起。奥斯曼狄斯不禁笑起来。

御主对阿拉什说:“法老王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花言巧语能博他一笑,但无法触动他的真心。想让他对你另眼相看,就要向他展示你的真诚和坚韧。但是关于触动他的心这一点,你也早就做到了吧!”

阿拉什思考着。时间流逝,天色泛白,深沉的夜变成了浅蓝色,山坡上雾霭浓重,身下草皮湿润,有凉风吹过,远处的阳炎塔依旧巍然矗立,塔周身缠绕着幽蓝的火焰。

“这座塔马上就会消失。”奥斯曼狄斯说。

“啊,这个时间,御主已经离开迦勒底,回家休息了。她已经打麻啦,所以高难本也没打就先回去歇着了。”阿拉什说出他刚看到的景象,回应奥斯曼狄斯的话。

接下来又是无话,一切重归潮湿与寂静,万籁俱寂,呼吸好似也在空中凝结成沉重的霜,周遭没有活的气息。

这湿冷的凌晨,这死寂的凌晨,这宛若正进行生死交替的凌晨。

万物都已垂死,万物都仍在挣扎。

一天之内竟然能有如此的时间,如此没有太阳,如此没有太阳而又漫长,如此没有太阳而又漫长以至于苦不堪言的时间。

这时,突然传来奥斯曼狄斯的声音,“勇者,快看!”

阿拉什抬起头,他发现此时天光竟已大亮,太阳升起来了。

太阳终于升起来了。

骄阳炙烤大地,烈日灼人,世界已被从黑暗中拯救,死去的一切都立刻复苏转醒,万物瞬间重获新生。

阿拉什看向奥斯曼狄斯。

太阳从奥斯曼狄斯的金眸中升起来。那双眼睛里,是光芒万丈,和天下苍生。

“法老小哥,”阿拉什拉着奥斯曼狄斯站起来,他抬起手,指向红日升起的地方。

“你比它更耀眼。”

奥斯曼狄斯金色的眼睛注视阿拉什,一瞬不瞬。此时那双眼里,只有阿拉什一人。

清晨的风从两人间穿过,法老的衣摆翩然飘起,阿拉什的心跳宛若擂鼓。

“我爱你,奥斯曼狄斯。”

奥斯曼狄斯听见了阿拉什说的话。他笑起来,那双包藏太阳的眼睛,温柔地眯着,光芒被眼睫扇碎,眼瞳中阿拉什的倒影也融化了。

“勇者,特意选择这种时刻向余告白,余若只回一句我也爱你,未免太过随意。但这在心里遣词造句的时间,你早已把余内心看个透彻,无论余接下来要说什么,也都失去了意义,真是,让人颇为光火。”

奥斯曼狄斯这样说。阿拉什看着他,看他沐浴在灿烂的朝阳里,阿拉什感到自己被面前这轮太阳感染得眼泛热意。

“小哥不亲口说出来,无论这双眼看到什么,才是都没有意义。”

“哈哈哈哈,花言巧语!”法老愉快地笑起来,“阿拉什·卡曼戈,余承认的勇者,你就是你,在余心里,亘古不变,千秋万世,烈阳颂声。”奥斯曼狄斯的声音炽热有力,言辞掷地有金石之声。

随着奥斯曼狄斯话音落下,太阳终于完全升起,炫目的光辉灼热亲吻大地,在他们身后,阳炎塔轰然倒塌,化作齑粉消散。两人一起转过头,有些吃惊地看着那曾矗立百尺高塔的地方已然只余平地。

“哈哈哈哈!如此伟业,可惜!”奥斯曼狄斯慨叹。

“嘛,以后肯定还会复刻,到时候再来一起爬塔吧!”

“哼,复刻,先不论余是否有兴致重登这百重鬼塔,御主是已经对这塔产生浓重的心理阴影了罢。”

此时在两人身后的方向,从天与地交接之处开始,一股席卷世界的飓风喧嚣而至,它吞噬天地,将所过之处撕扯成碎片,搅成一片虚无的白,白色的地平线由彼方向此迫近,不稳定特异点中的一切都将消融在那纯白虚空中。

而眼前的太阳只是越来越大,越升越高,仿佛骄傲地宣布,它无惧世界的消亡,因为它永远热烈耀目,它即是永恒。

奥斯曼狄斯朝阿拉什伸出手,“该走了,勇者!”

阿拉什握住奥斯曼狄斯的手,法老一挥权杖,指向熊熊燃烧的太阳,“余看到,我们的前路就在那里!”



END

BY 匿名的茜茜

Q太郎#雑種

谢谢,有被刀到

阿——拉——什!

谢谢,有被刀到

阿——拉——什!

画完一千张再改名
01 和大英雄的周回作战中!只...

01

和大英雄的周回作战中!只想画贴贴

缺乏耐心,这张就这样吧


友情向!咕哒是自设Lakey

这张画就到此为止吧!!真的不会再改了我这个强迫症TT

01

和大英雄的周回作战中!只想画贴贴

缺乏耐心,这张就这样吧


友情向!咕哒是自设Lakey

这张画就到此为止吧!!真的不会再改了我这个强迫症TT

云水
其实我也挺有良心的,我家大英雄...

其实我也挺有良心的,我家大英雄都是在后排蹭羁绊(*^ω^*)

其实我也挺有良心的,我家大英雄都是在后排蹭羁绊(*^ω^*)

风明
全新小系列~FGO冬奥会——滑...

全新小系列~FGO冬奥会——滑雪大项


阿福:滑雪我不是很懂,但自由式我很在行

帝王花:如果一脚就到山底了......

芙芙:梅林......混蛋......芙阿克油!

小莫:棺材板冲......滑雪!

Stella:只要能越野就行了对吧

北欧夫妇:你们是不是对北欧两项有什么误解......

皇女:在滑雪场开冰激淋店怎么样!


*春节近了,新的小系列还会远吗?

全新小系列~FGO冬奥会——滑雪大项


阿福:滑雪我不是很懂,但自由式我很在行

帝王花:如果一脚就到山底了......

芙芙:梅林......混蛋......芙阿克油!

小莫:棺材板冲......滑雪!

Stella:只要能越野就行了对吧

北欧夫妇:你们是不是对北欧两项有什么误解......

皇女:在滑雪场开冰激淋店怎么样!


*春节近了,新的小系列还会远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