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拉伯

2573浏览    316参与
۞蘇  继

国拟,阿/拉/伯/帝/国意识体设定第二次公开版本。


供广大爱好者参考

欢迎交流讨论


p1海报(?)

p2是更新后的新版人设,但并不是最终版本,以后随着进一步学习还要再加…

(真的看不清的话,支持私聊加企鹅给高清版,lof有缩图,实在抱歉)


国拟,阿/拉/伯/帝/国意识体设定第二次公开版本。


供广大爱好者参考

欢迎交流讨论


p1海报(?)

p2是更新后的新版人设,但并不是最终版本,以后随着进一步学习还要再加…

(真的看不清的话,支持私聊加企鹅给高清版,lof有缩图,实在抱歉)



爱布素杉影象馆
恭賀開齋佳節 Eid Muba...

恭賀開齋佳節 Eid Mubarak عيد مبارك

恭賀開齋佳節 Eid Mubarak عيد مبارك

۞蘇  继
盖德尔夜吉庆! 在ysl,盖...

盖德尔夜吉庆!


 在ysl,盖德尔夜是一年中最贵之夜,"超越一千个月"

“我在那高贵的夜间确已降示它,你怎能知道那高贵的夜间是什么?那高贵的夜间 ,胜过一千个月 ,众天神和精神 ,奉他们的主的命令 ,为一切事务而在那夜间降临 ,那夜间全是平安的 ,直到黎明显著的时侯。”

[97:1~5]


出镜国拟:古国:阿/拉/伯/帝/国

     

盖德尔夜吉庆!


 在ysl,盖德尔夜是一年中最贵之夜,"超越一千个月"

“我在那高贵的夜间确已降示它,你怎能知道那高贵的夜间是什么?那高贵的夜间 ,胜过一千个月 ,众天神和精神 ,奉他们的主的命令 ,为一切事务而在那夜间降临 ,那夜间全是平安的 ,直到黎明显著的时侯。”

[97:1~5]



出镜国拟:古国:阿/拉/伯/帝/国

攝影精選
卡塔尔的沙漠玫瑰 国际博物馆日...

卡塔尔的沙漠玫瑰

国际博物馆日将我们带到了卡塔尔,阿拉伯半岛上一个很小但富有的国家。

卡塔尔被波斯湾水域包围,南部与沙特阿拉伯接壤。

在首都多哈,你会发现卡塔尔国家博物馆,这里的展示于2019年3月开放。这座精致的建筑由 Pritzker 奖得主、建筑师 Jean Nouvel 设计,他从沙漠玫瑰水晶中汲取灵感。仔细观察,在新博物馆的未来派紧密相连的盘状屋顶中,你会看到20世纪初的老阿米里宫 (Old Amiri Palace) ,以及被周围棕榈树环绕的庭院。


© Hasan Zaidi/Shutterstock

卡塔尔的沙漠玫瑰

国际博物馆日将我们带到了卡塔尔,阿拉伯半岛上一个很小但富有的国家。

卡塔尔被波斯湾水域包围,南部与沙特阿拉伯接壤。

在首都多哈,你会发现卡塔尔国家博物馆,这里的展示于2019年3月开放。这座精致的建筑由 Pritzker 奖得主、建筑师 Jean Nouvel 设计,他从沙漠玫瑰水晶中汲取灵感。仔细观察,在新博物馆的未来派紧密相连的盘状屋顶中,你会看到20世纪初的老阿米里宫 (Old Amiri Palace) ,以及被周围棕榈树环绕的庭院。


© Hasan Zaidi/Shutterstock

۞蘇  继

关于阿拉伯帝国时期科技发展的简要叭叭叭,全是谐音,屏蔽机制你等着

 配图 

Ysl深刻地影响了更广大的地中海与西亚世界的知识创造


而所谓“ysl学者”,无论粽教信仰,只要受到ysl文明影响,都可算在内。


他们为现代科学带来的影响大到令人惊愕。


比如:代数,算法,方位角,酒精,蒸馏,碱这些常用词语(的英语)皆是取自阿语


先知ﷺ于公元632年归真后,ysl的势力便随着阿蜡笔呀帝国的疯狂扩张速度而迅速壮大


Ysl对于《古兰》的关注带来的高识字率也意味着更多人(至少上层)可以研究自然哲学文献


前面也提到帝国初期贯彻了ysl“平等对待他人”的呼吁


这使得在帝国中,知识创造更为平等。


鼓励慈善的风气更...

 配图 

Ysl深刻地影响了更广大的地中海与西亚世界的知识创造


而所谓“ysl学者”,无论粽教信仰,只要受到ysl文明影响,都可算在内。


他们为现代科学带来的影响大到令人惊愕。


比如:代数,算法,方位角,酒精,蒸馏,碱这些常用词语(的英语)皆是取自阿语


先知ﷺ于公元632年归真后,ysl的势力便随着阿蜡笔呀帝国的疯狂扩张速度而迅速壮大


Ysl对于《古兰》的关注带来的高识字率也意味着更多人(至少上层)可以研究自然哲学文献


前面也提到帝国初期贯彻了ysl“平等对待他人”的呼吁


这使得在帝国中,知识创造更为平等。


鼓励慈善的风气更是驱动包括蛤理发在内的虔诚慈善者持续提供资助


这使得ysl博学者得以拥有更多的资源去系统研究自然现象


巴格达,阿爸丝王朝的第一个首都,由王朝的第二任蛤理发曼苏尔于754年建立


这座城市在原基础上扩张,到930年,成为了拥有人口100万的世界第一大城市


在这里, 宏伟的智慧宫(bayt al-hikmah)拔地而起——这个伟大的图书馆源于曼苏尔的私人收藏,但他将其开放给了包括印/度代表团在内的访问学者


继任者哈伦·拉希德亦继承了这一传统,并且大力支持翻译运动


而下一任的马蒙更是将其重建并使之成为国际的翻译和研究中心


哈里发马蒙本人参与了智慧宫的日常运作,并程序化地赞助知识创造


后任亦复如是


到了850,智慧宫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图书馆。


马蒙大力赞助翻译家-学者家庭,把希腊语,中文,梵语,波斯语,舒利亚语(谐音了)等的实用文献带入啊蜡笔呀世界,史称为“翻译运动”(亦称为“实用文献啊蜡笔呀化运动”)


此运动最初翻译的是来自波斯的占星术和天文学文献,在这项工作完成后,转而涉及更多领域。


于是马蒙派遣使节从拜占庭人手中收集希/腊语的科学手稿,并在战争中将这类手稿当作战利品来征集。


这场运动自伍/麦/叶王朝一直持续到950年,届时几乎所有的希/腊语学术文献都已拥有多种啊蜡笔呀译本,收集在智慧宫中


巴格达的翻译家中,不少是亚里士多德的迷粉,ysl哲学家伊本·鲁士德便是其中代表,他被称为“评论者”


至今关于亚里士多德的希/腊语评论性著作的阿语译本怕是比英语还多。


而所谓的翻译运动也并非如其名仅仅做翻译


而是加以注解和评论


附加不少比较,总结或者分析的著作


在这个过程中诞生的大量新问题也被学者们记录并深入研究


他们计算获得的地球周长仅比现代精确度低2%


他们通过增加指南针方位角改进星盘,900年已经和环形地球仪结合。


他们也有很多见解实际上与希/腊语文献原本的结论截然不同,并附有详细的观察数据支撑。


举个例子:受到了印/度影响的比鲁尼甚至提出了太阳系的日心说模型,这就是和亚里士多德直接唱反调的。


在智慧宫诞生的文明奇迹也不仅仅是出于原先来自希/腊语文献的领域


啊蜡笔呀帝国的学者已然成为了当代我们所熟知领域的开山鼻祖


数学方面,学者们专攻算术与代数,开创了三角学的研究


使用了数字“0”的概念来完善印度数字,普及十进制


“代数之父”花拉子米所著作《代数学》为实用数学的最早指南


他列出了用于解决几个世纪以来极具影响力的方程式的一般规则


并提出了“人们在计算通常所需的东西,经常是一个数字”这样的理念


给算法,二次方程与多项式方程的探索提供了无限的可能性。


亦有第一个为光学立下科学法则的伊本·海塞姆


等等


而这种学术行为被支持的原因,又归结到帝国崇尚ysl这个事本身,


比如,更好地了解天文学可以给清蒸寺带来更为准确的官方计时。


完善的地理知识可以更好地帮做里拜的人精确算出麦(放屏)加的朝向


而ysl本身也一直在吼追求科学,求知是“主(防)命”,是义务。


翻译运动也培养了人们的理性思考,反过来影响了帝国的粽教哲学


希腊关于宇宙本质的理性辩论也被带入啊蜡笔呀帝国社会背景下并进一步发展壮大。


啊蜡笔呀帝国还诞生出了一种特殊的教育形式“ysl式大学”(madrasas)


1200年左右,在巴格达拥有30座,到1500年左右,在滴嘛石窟(谐音)有150座


而每座清蒸寺也附建有纸质图书丰富的图书馆


在这些场所皆可得到相关逻辑,算术,天文,占星相关典籍资料。


阿爸丝王朝给予公共服务和国家利益以特权


实用的技术亦得到了广泛支持


水利工程,农业科学也是飞起


大型水坝,水车以及地下引水渠皆是大为发展


建筑方面使用了拱门取代了流行的希腊柱子和门楣系统


850年智慧宫的巴奴·穆萨兄弟等人所著《精巧设备之书》所包含的100中设备原理及运作中,提到了世界上最早的可控程序机器


我滴妈,中世纪就自动化了


1206年博学家加扎利搞了本更神奇的,


什么,巨型水钟(????)还有大象和城堡形状的自动报时钟表(???????)


还有自动音乐机(????????),以水为动力的永动自动长笛(??!!!)


以及。。全自动中世纪机器人(我不知道打什么好了)——可以自动倒水,以及冲厕所,,还有一个飘在湖上的机器人乐队。。


好叭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加扎利发明了凹轮轴,这个就是曲轴和节状齿轮的早期版本了


然后十四世纪传入了欧/洲。。具体是啥百度有,反正,现代世界就是在他们的基础上运作的。


加扎利这个嘛中世纪就给搞明白了,我没有文化,一句卧槽走天下。


总之,那个时期的啊蜡笔呀,铁打的知识交流中心


融汇多种文化于一身,兼收多种粽教的理性之长


不同种族和信仰的科学家们不拘泥自己到底来自哪里,只是纯粹的,怀有探索求真的热忱。


也许这就是文明之光下的大同。


在那个时代,可真是,开挂一般的存在。。

۞蘇  继
“智慧宫” 详情 于是来自四...

“智慧宫”

详情 


于是来自四方的学者,在这里探寻天地万物运作的机理,成就他们无疆的文明奇迹。

点亮属于他们共同的文明之光

无论你出身为何,无论种族与信仰,只要追求真知,便可於此占据一席之地。


一如圣人ﷺ所言,"学者优越於修士,有如圆月优越於群星"


阿/拉/伯/埃/及(古夫塔,aph)(上)

波/斯(伊梅奥雷特,私设,因为本家仅仅到萨/珊而愚私下以为波斯未曾断绝)(中左)

阿/拉/伯/帝/国(哈利德,私设,我怀疑本家不知道有阿帝……)(中右)

印/度(aph)(下)

人物不齐。


阿/拉/伯和波/斯的书上是阿帝在波/...


“智慧宫”

详情 


于是来自四方的学者,在这里探寻天地万物运作的机理,成就他们无疆的文明奇迹。

点亮属于他们共同的文明之光

无论你出身为何,无论种族与信仰,只要追求真知,便可於此占据一席之地。


一如圣人ﷺ所言,"学者优越於修士,有如圆月优越於群星"




阿/拉/伯/埃/及(古夫塔,aph)(上)

波/斯(伊梅奥雷特,私设,因为本家仅仅到萨/珊而愚私下以为波斯未曾断绝)(中左)

阿/拉/伯/帝/国(哈利德,私设,我怀疑本家不知道有阿帝……)(中右)

印/度(aph)(下)

人物不齐。


阿/拉/伯和波/斯的书上是阿帝在波/斯和印/度的影响下提出的完整日心说模型


阿帝右侧的纸张绘制为巨型水钟(机械)结构图

黑色图书上阿语为"科学"同样也翻译为"知识"(二者为同词)

印/度的笔记为三角学几何模型,为阿帝带领下创立的新学科

书架下层为蒸馏器,酒精等专业词汇英文亦来源于阿语

上层为阿/拉/伯星盘,是阿帝时期天文学高度发展的象征

林硕
阿联酋阿布扎比伊蒂哈德塔俯拍

阿联酋阿布扎比伊蒂哈德塔俯拍

阿联酋阿布扎比伊蒂哈德塔俯拍

Light

感谢 @琪琪 太太的科普,于是摸了一只阿拔斯王朝的马蒙

全名是 @阿布·阿拔斯·阿卜杜拉·马蒙·本·哈伦·本·穆罕默德·本·阿卜杜拉

总之很难记就对了

关于萌点:因为我对他了解真的不深,所以只能简单地评价他为阿拉伯历史上一位伟大而开明的君王

如果想要深入了解关于他的事迹的话,推荐《帝国史译丛:阿拉伯帝国》这本书和b站up@朱雀桥上的科普文章(再次感谢 @琪琪 太太提供的资料)

PS:关于服饰问题,因为似乎本人没...

感谢 @琪琪 太太的科普,于是摸了一只阿拔斯王朝的马蒙

全名是 @阿布·阿拔斯·阿卜杜拉·马蒙·本·哈伦·本·穆罕默德·本·阿卜杜拉

总之很难记就对了

关于萌点:因为我对他了解真的不深,所以只能简单地评价他为阿拉伯历史上一位伟大而开明的君王

如果想要深入了解关于他的事迹的话,推荐《帝国史译丛:阿拉伯帝国》这本书和b站up@朱雀桥上的科普文章(再次感谢 @琪琪 太太提供的资料)

PS:关于服饰问题,因为似乎本人没有画像,于是我就随着自己的心情啦(红配绿还是好看的吧)

        背景是阿拔斯王朝的地图


爱布素杉影象馆

‏رمضان كريم 恭賀齋祺

‏رمضان كريم 恭賀齋祺

桓文

乌姆鲁勒·盖斯的悬诗(自译)

停足吧,朋友,

让我们且停下,

为我对挚爱的回忆哀悼哭泣。

这是她的居所,

正处达胡勒与胡麦里间的沙漠之滨。


直到现在,

她营地的痕迹也没有完全磨灭。

当南风吹起细沙掩住它们,

北风又将其扫去。


旧居的院落和圈占已然荒凉,

野鹿的粪迹似胡椒种堆积满地。


在我们别离那日的清晨,

我仿佛就站在部落的花园里,

身处金合欢灌木丛中,

因着柯罗辛*瓜剖豆裂的苦痛,

我的双眼为泪水所迷。


我在荒凉之地举哀,

朋友们叫住骆驼;

对我言说:

“莫要亡于哀伤;

安心承载这忧苦。”


不,我的哀痛唯有泪水才可纾解,

然而,此地荒芜能否予我丝毫慰藉?...


停足吧,朋友,

让我们且停下,

为我对挚爱的回忆哀悼哭泣。

这是她的居所,

正处达胡勒与胡麦里间的沙漠之滨。


直到现在,

她营地的痕迹也没有完全磨灭。

当南风吹起细沙掩住它们,

北风又将其扫去。


旧居的院落和圈占已然荒凉,

野鹿的粪迹似胡椒种堆积满地。


在我们别离那日的清晨,

我仿佛就站在部落的花园里,

身处金合欢灌木丛中,

因着柯罗辛*瓜剖豆裂的苦痛,

我的双眼为泪水所迷。


我在荒凉之地举哀,

朋友们叫住骆驼;

对我言说:

“莫要亡于哀伤;

安心承载这忧苦。”


不,我的哀痛唯有泪水才可纾解,

然而,此地荒芜能否予我丝毫慰藉?


我未遇见乌拿撒之前,

就为那二人哀悼;

我命重演,犹如之前与

玛扫之地的乌姆-候莱希,

和她的友邻乌姆-莱芭卜。


她们形容俊美,行动举香*,

如和柔的西风带来丁香的气息。


泪水就这样流下我的胸膛,

追忆着往日情愫;

眼泪浸湿了我的剑带,

我的爱是如此轻柔。


看吧,我与诸位美人

共度过多少佳日;

我尤其铭记

在达拉特·朱勒朱丽水塘的那天*。


那日我为众女宰杀了骑行的骆驼,

以做飨食:

多么愉悦啊,

她们把我的骆驼所戴的配饰

分到了自己骆驼的身上。


这真是个奇迹,一个谜语,

那正被上鞍的骆驼已然没有了鞍!

这个屠夫也是希奇,

送出昂贵的礼物,

如此不顾自己!


女孩们把骆驼肉丢进了锅子;

肥瘦相间恰似白捻丝绸上的流苏。


那日我钻进了驼轿,

乌拿撒的驼轿!

她抗议道:

“瞧你做的好事,

你会害得我徒步走路。”


她推搡着我,驼轿也随着我们摇晃;

她说,“你磨伤了我的骆驼,

乌姆鲁勒·盖斯,快下去。”


然后我回道,

“把它赶走吧!

松开它的缰绳,而你归向我。

不要去想骆驼和我们加给它的重量。

且让我们行乐。”


“如你这般貌美的女子还有很多,

乌拿撒啊,我都曾在夜间造访;

我曾赢得她的思绪转向我,

即使与她的孩子相较,

也从未失手。”


又有一日,

我与她在沙丘后漫步,

她对我的恳求置若罔闻,

铁了心发誓要守贞。


乌拿撒啊,柔和些,

收起你的风情媚态,

如果你下定决心,

真的要和我一刀两断,

那就做得轻柔些,友善些。


有什么与我相关的欺骗了你吗,

你的爱要杀了我了,

确实吗,只要你吩咐我的心,

它就会俯首听从?


如果我有什么习惯烦扰了你,

那就把我的心从你那儿拿走吧,

它会照做的。


你的双眸不含泪水,

只在我破碎的心上朝我放箭。

许多面容姣好的女子,

她们的帐篷不易被旁人寻见,

我却在那里快活度日。


我绕过在她身边放哨的哨兵,

那儿有人想要索了我命,

如果能隐瞒对我的谋杀,

只因不能对我公开下手。


曾有一次,我绕过这些人,

那时正当昴宿星在天显现,

就像饰带上镶着的钻石,

伴着奇珍异宝。


然后她对我说:

“我指着神明发誓,

对你这浪荡的生活,

你找不到丝毫借口推脱;

我也不指望能从你的天性中

抹去这坏习惯了。”


我与她前去幽会,

她边走边扫去我们身后的脚印,

用她一件绣花罗裙隐去足迹。


我们穿过了部落圈地,

寻到了空场的正中,

既有沙砾起伏,又有沙丘绵延。


我将她的两绺发丝拉向我;

她向我俯下身来;

腰身纤细,脚踝丰盈。


细腰,白肤,胴体纤弱,

酥胸似抛光的明镜闪亮。


她的肤色就像鸵鸟初生的蛋儿

——白皙中又透着点黄。

纯净之水滋育了她,

那水没有被众人的后裔沾染。


她转过身来,露出她光滑的俏脸,

用一瞥的眼神警告我,

就像野外的小兽,

潜在瓦杰拉的沙漠。


她又露出白鹿秀颈似的颈项;

当她扬起头时,

既不是毫无妆饰,

却也又浑然天成。


还有她那一头绝美的秀发,

松开绑缚时就装饰她的美背,

既黑,浓郁的黑色,

厚密如一颗椰枣,

簇聚着坠在负重的枝上。


她的鬈发蜿蜒盘上发顶;

发辫迷失在了鬈曲的秀发中,

然后发丝倾泻。


她与我相会时,腰身纤细,

细如骆驼身上弯曲的皮缰绳。

她的形状好比一枝棕榈,

因为果实的重量压弯了腰。


清晨,当她醒来,

麝香便铺满了床铺。

她在早上总是睡得很多;

无需用到劳作时穿的裙子紧束腰身。


她伸出纤细而不粗砺的指头,

好似扎比沙漠的蚕虫,

她的容光在夜晚可以照亮黑暗,

就如修士塔中的明灯。


对她这样的美人,

智者总是目不转移,

充满爱意地注视她。

她在衣着长裙和短袍的众女中,

身材匀称合宜。


人们都停了年轻时做的傻事,

但我心中对你的爱意却没有抹去。

许多吃了苦的谋士都向我举谏,

要对你爱意的灾祸警醒,

而我却离弃了他们。


多少个夜啊,降下了它的帷幕,

将我笼在深沉的哀恸之中,

就像海浪冲袭着我,

用哀伤试探着我。


我对夜倾吐,

当它庞大的身躯缓慢地碾向我时,

用它的胸膛,它的腰身,

它的臀部施压我,

然后向远方移去。


“长夜啊,黎明将启,

但我失去挚爱,

不会有更大的光亮了。

这倒奇怪,星星止住,

就像被麻绳捆缚在坚石上。”


其他时候,我把人们的皮水囊灌满,

走进沙漠,踏过空旷的废墟,

在那,野狼嚎叫着,

犹如家人空腹受饿的赌徒。


我对狼说道:

“你得着的这么少,

和我同样一贫如洗。

无论我们得着什么,

皆都舍弃了,

所以我们如此瘦弱。”


清晨早些时候,

鸟儿还在巢中安眠,

我就给马儿上了鞍。

它既有教养,身又修长,

速度胜过野兽。


极速攻击,又逃离,又转向,

然而还是如山洪中冲刷的岩石坚牢,

鞍辔在枣红骏马身上顺滑移动,

就如雨点打在光滑的石子上。


纤瘦但充满生命力,

火焰在它之中着了,

恰似沸腾的壶打了个响鼻。

当其他的马匹因着疲倦,

在尘土中拖蹄曳步时,

它还是全速奔跑。


少年人会从它的背上摔下,

强壮的驭手也会狼狈丢衣。

孩子好好调教它时,

我的马儿就是一流。


它有着公鹿的两肋,

羚羊的双腿,

野狼的疾奔。

且从后观,厚重的马尾

占满了两腿间的空隙,

几乎垂到了地面。


它站在房子前,

背似巨大的磨石。

它有着许多牧群领袖的血统,

浓如梳染白发的海娜*花汁。


当我骑着它奔驰的时候,

我们瞧见了一群野羊,

牝羊好像着了拖尾长袍的少女;

它们转而逃离,

我的马儿却抢在它们四散逃去之前。


它越过了公母羊各一头,

将它们杀死,正好做餐食;

我的马儿甚至没有出汗,

更无需整装刷洗。


我们在傍晚折返,

眼儿也望不尽马儿的俊美,

当你凝视一部分的时候,

就又会被另一部分的美吸引住视线。


它佩戴着鞍辔和缰绳,站了整夜,

我钦佩地注视着它,

看它在马厩里站了整夜,

丝毫没有合眼休息。


但来吧,朋友,

我们站在这儿哀悼,

你见着闪电了吗?

看那闪光就如双手的疾光,

在簇聚的厚云中穿梭。


它的闪耀好比修士

把灯捻浸到油灯中的光亮。

我与同伴共坐,

观看那闪电和即将袭来的风暴。


那瓢泼大雨右笼盖坦峰,

左接希塔尔,盖着耶兹布勒山。


风暴剧烈,直冲库泰法的参天巨树,

将它们吹个脸着地,底朝天;

云雨过处,山洪把野山羊席卷下盖南山。


泰马花园里不存一棵

矗立的椰枣树干,

除了砖石垒砌的稳固石屋,

其他房子皆是瓦摧门烂。


当第一波雨势侵泄而下时,

那山好比巨人披着条纹大氅。

山洪中的穆杰米尔峰峦,

和被冲刷下的碎片点散,

就如纺车纺锤不住旋转。


云彩把礼物倾泻在加贝特的沙漠,

让地面开了水花,

仿佛也门商人铺开了

他衣箱中的尽数华裳。


好比吉瓦山谷里的云雀在清晨苏醒,

饮了陈年醇酒而放声一歌。


又如裹着泥沙的野兽,

似洋葱露了根须,

它们在夜间的山洪中淹死,

曾掩在沙漠的深处。


注释:

* 转译自The Poem of Imrul-ul-Quais, Sacred Texts, translated by F.E. Johnson, 1917.

本诗应该是最古老的悬诗,和其他作品一样,它也从一个主题突然转向另一个主题,其中充满了诗意的对比。评论家认为乌姆鲁勒·盖斯开创了阿拉伯完美的“盖绥达”体格律长诗之先河。


* 柯罗辛(colocynth):即药西瓜,是一种藤本有毒的植物,味苦,属于苦瓜类果实。


* 行动举香:这里指的是麝香。


* 在下面的几行诗中,诗人提到了这样一个故事:当他向乌拿撒求爱时,一直跟随着她和其他的女伴骑着骆驼到达拉特·朱勒朱丽水塘。女子们下池洗澡,诗人把她们的衣服都藏了起来,直到她们一个个从水里出来索要自己的衣服。女孩们忍了很久才屈服,以至于后来都抱怨说饿昏了。诗人便大肆宰杀骆驼,就地起灶。饱腹之后,她们不愿让他被困在沙漠里,于是便把诗人骆驼上的行李分担到了每人的骆驼上,而诗人则钻进了乌拿撒的驼轿,乌拿撒开玩笑地抗议说,驼轿对他们俩来说太小了。


* 海娜(henna):千屈菜科散沫花属的灌木,是散沫花叶经过烘干,杀菌,研磨成的纯天然的植物粉末,有人用于纹身、彩绘以及头发、指甲等的染色。

乌鸦

艾布杜剌合曼·哈米西

艾布杜剌合曼·哈米西

乌鸦

穆哈希德《宝库》

其实我不是很喜欢家庭这个概念,奈何我喜欢这首诗。

穆哈希德《宝库》

其实我不是很喜欢家庭这个概念,奈何我喜欢这首诗。

乌鸦
穆罕默德·哈菲兹...

穆罕默德·哈菲兹·易卜拉欣《诗歌》

穆罕默德·哈菲兹·易卜拉欣《诗歌》

۞蘇  继
古国/中世纪 国家拟人:阿拉伯...

古国/中世纪

国家拟人:阿拉伯帝国。

供各位历史与文化爱好者参考。


与百度百科出入大,慎入。


更新版本点这里 


古国/中世纪

国家拟人:阿拉伯帝国。

供各位历史与文化爱好者参考。


与百度百科出入大,慎入。


更新版本点这里 


爱布素杉影象馆
حافظوا علي مساف...

حافظوا علي مسافة آمنة 保持安全距離,預防新冠傳播!

حافظوا علي مسافة آمنة 保持安全距離,預防新冠傳播!

乌鸦
艾布·哈桑&mi...

艾布·哈桑·法里

艾布·哈桑·法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