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撒托斯

12373浏览    84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7-13 22:33
一塊餅的殘片

內含大量邪神私設,注意避雷哦

我流的克蘇魯神話/外神擬人

其實是為了校內某份project而整理的人設www


各種地方都很想修改…
一開始是想畫看起來比較小顆,但一開口就是年長者感覺的泡泡,不過後來想了想…外表年齡還是大一點比較好(有空再重畫吧)
然後奈亞,不管怎麼畫都覺得既視感很重,但他就是黑皮西裝男人啊!大家都畫黑皮西裝男人啊!要完全不像好難哦!

之後會畫一點自爽的我流擬人小四格,好喜歡祂們哦想要變得san0...(支離發言)

內含大量邪神私設,注意避雷哦




我流的克蘇魯神話/外神擬人



其實是為了校內某份project而整理的人設www


各種地方都很想修改…
一開始是想畫看起來比較小顆,但一開口就是年長者感覺的泡泡,不過後來想了想…外表年齡還是大一點比較好(有空再重畫吧)
然後奈亞,不管怎麼畫都覺得既視感很重,但他就是黑皮西裝男人啊!大家都畫黑皮西裝男人啊!要完全不像好難哦!

之後會畫一點自爽的我流擬人小四格,好喜歡祂們哦想要變得san0...(支離發言)

一塊餅的殘片

克蘇魯神話(Cthulhu Mythos)外神擬人化設定 vol.2

全為我流喜好的設定!!请注意避雷!!!

这次带上了A总和羊妈

觉得没人会看得出来,总之:
-A总在睡
-奈亚有呆毛
-羊妈有大奶……呸,我是说角
-泡泡有泡泡

克蘇魯神話(Cthulhu Mythos)外神擬人化設定 vol.2

全為我流喜好的設定!!请注意避雷!!!

这次带上了A总和羊妈

觉得没人会看得出来,总之:
-A总在睡
-奈亚有呆毛
-羊妈有大奶……呸,我是说角
-泡泡有泡泡

鱼危

《不可名状的聊天群》By鱼危 第五章

原名:《诸天直播群》

本文含克苏鲁神话背景+多神系背景+综漫。

主角是克苏鲁神话体系里最靓的泡泡,最美貌的神灵!(不容否决XD)

剧情向文,未定感情戏。

章节: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OOOOOOOOOO分割线由无数个泡泡组成OOOOOOOOOOO

  第五章
  
  [白兰·杰索:群主?]
  
  半天等不到回应,白发青年兴致勃勃的表情鼓成了包子脸。
  
  群主有这么忙吗?
  
  身为灭世级反派的自己都停下“游戏”,专门等着群主的礼物,结果三天以来,群主怎么戳也戳不动,疑似下线去忙其他事情。唉,看...

原名:《诸天直播群》

本文含克苏鲁神话背景+多神系背景+综漫。

主角是克苏鲁神话体系里最靓的泡泡,最美貌的神灵!(不容否决XD)

剧情向文,未定感情戏。

章节: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OOOOOOOOOO分割线由无数个泡泡组成OOOOOOOOOOO

  第五章
  
  [白兰·杰索:群主?]
  
  半天等不到回应,白发青年兴致勃勃的表情鼓成了包子脸。
  
  群主有这么忙吗?
  
  身为灭世级反派的自己都停下“游戏”,专门等着群主的礼物,结果三天以来,群主怎么戳也戳不动,疑似下线去忙其他事情。唉,看来每天能这么闲的只有自己,群里另外两个不同时空的群友也偶尔不在线。
  
  平行时空之一,密鲁菲奥雷的最高层战力全部聚集在白兰·杰索的办公室,A级别的队长总称为“六吊花”,分别是桔梗,雏菊,狼毒,石榴,铃兰,以及空缺的GHOST,每个人都是白兰·杰索挖掘出来的精英中的精英。
  
  总而言之,若不是出现了一个聊天群,这场灭世游戏已经濒临最终场。
  
  八兆个平行时空离终结不远了……
  
  绿色长发的青年恭谨地说道:“白兰大人,您吩咐的安排已经全部布置下去,只是日本范围……彭格列家族残留的势力还在负隅顽抗,是否要一次性清扫干净?”
  
  白兰·杰索摆了摆手:“不用叫我大人啦,喊我白兰就可以了。”
  
  他对待部下平易近人,面带微笑,仿佛并不像一个离神一步之遥的人类。
  
  “留下彭格列,让我和远道而来的朋友欣赏一下他的努力吧。”
  
  彭格列必然是主角。
  
  七的三次方里,象征纵向时间轴的彭格列是最难啃的硬骨头。
  
  很遗憾,他都不记得自己杀了多少个彭格列十代目了。要不是自己的能力在近期出现不稳定的倾向,沟通平行时空越发艰难,他哪里会留给彭格列垂死挣扎的机会。
  
  桔梗听命,退下一步。
  
  少女模样的铃兰爬出水缸,人体改造的鱼尾巴在摇晃,心直口快道:“白兰大人!您的客人也是来自平行时空吗?”
  
  “不是哦。”白兰·杰索抚摸眼角的倒皇冠,似笑非笑,“他来自异世界。”
  
  六吊花里的五个人全部吃了一惊。
  
  平行时空之外的世界?!
  
  他撕开新的一袋棉花糖,脑海中的聊天群嗡得一声,传来新的提示。
  
  【群主银之钥,向你申请进入群成员世界的穿越权限,1000点聊天币停留三天,延长时间需要支付等同的聊天币。】
  
  【通过~。】
  
  【穿越准备中……时空通道构筑中……稳定中……】
  
  白兰·杰索感受着心脏急促的跳动,声音也甜腻起来:“我将以这个世界招待他。”
  
  快让我看看,天空之上的那片世界……
  
  曾经,幻想着云端有着天堂的他,飞上了天空看到的是白茫茫一片的云海,打通了地底也只能看到地球的核心,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天堂与地狱。
  
  幻想的所在……人之力难以触及的极限……
  
  在哪里?
  
  白兰·杰索突然转过头,看向身边的空地,对时空极为敏感地他发现了轻微的波动。
  
  渐渐地,一道轻纱般笼罩的人影慢慢出现。
  
  妙曼。
  
  神秘。
  
  分不清是男是女,只知道那脱离了人类对同类的定义……
  
  人影身上起伏的不是微风,而是时空流转的晦涩气息。非要说……就像是遥远到令人绝望的光阴之外,无尽的宇宙在缓缓转动,向世人展开面貌……
  
  仅一眼,六吊花里的五个人如遭重创,控制不住地大脑剧痛,视网膜渗透血水,在幻术方面能力最强的狼毒直接化作黑烟消失,附身所在的面具四分五裂。
  
  “啊啊啊啊,白兰大人——!!!好可怕——!!”年纪最小的铃兰惨叫,钻入水里发抖,犹如直视到了比丧失希望更恐怖的事物。
  
  最终,黑发闭目的少年由虚转实,轻纱覆面,身上笼罩着一层淡不可见的星光,在星光的隔绝下,不可名状的内在不再泄露,外界的惨叫声才压抑了下去。
  
  他睁开眼,银色的非人瞳孔倒映着世界,世界瞬间哀鸣!!!
  
  银之钥。
  
  克苏鲁神话里的宇宙根源之一……
  
  拥有这一部分力量的化身,是用犹格·索托斯用自己本源塑造出来的。
  
  在家庭教师世界里没有出现过的世界意志受到了强烈的刺激,危机感飙升到巅峰。它懵懵懂懂的意志陡然苏醒,本能的明白了自己遭遇混乱侧邪神的入侵。


      天色陡然黯淡下去,裂开了无数到裂缝,世界发了疯抵抗他,哪怕是主动舍弃这一个平行时空!
  
  “你骗我。”
  
  “这个世界没有克苏鲁……”
  
  犹格·索托斯的化身之一,新出现的少年无喜无怒地淡淡说道。
  
  白兰·杰索同样七窍流血,却比自己的手下好上许多,他终究是汇聚了无数平行时空自己的精神意志,觉醒起就免疫精神幻术,可以比拟得上部分的阿赖耶识。可是他的一双紫眸满是赤红地盯着他看,用生命最后的时间去注视着对方!
  
  “哈——呼——原来——需要世界本身有克苏鲁神话才行啊。”白兰·杰索擦去唇口止不住的血水,惋惜地说道,“是我弄错了你的要求,群主。”
  
  不,你并没有惋惜的意思。
  
  黑发少年直视着他,又用最后的机会去观测密鲁菲奥雷大楼之外的世界。
  
  电光雷霆,火焰席卷天地……
  
  世界炸成烟花。
  
  “很漂亮吧。”
  
  白兰·杰索含笑,气息肉眼可见的虚弱下去,灵魂随时准备跳离这个平行时空。
  
  “嗯。”
  
  黑发少年也对他微笑,冰冷理性的微笑。
  
  脱离梦的边界,第一次来到其他世界,没有阿撒托斯的世界原来这么不欢迎自己。
  
  既然不欢迎,那就毁灭吧。
  
  他朝白兰·杰索的方向伸出手,五指柔软,如同象牙塔里不谙世事的人,偏偏指缝中隐藏的不是少年的青涩之感,而是宇宙与宇宙间的黑暗深渊。白兰·杰索的眼皮抖动,眼珠子不受控制的向上翻,脸色扭曲,精神首次接近崩溃,灵魂竟然无法自主逃脱!
  
  可是想象中的死亡没有到来……
  
  黑发少年的手放在了青年至死都不肯丢弃的棉花糖袋子里,拿出一枚棉花糖。
  
  他好奇地放入嘴里品尝。
  
  “这就是你喜欢的食物吗……太甜了,没有东方的棉花糖好吃。”
  
  顿了一下,他满足了白兰·杰索想要的惊喜:“你没有喜欢的人,最喜欢的就是棉花糖,我便实现你全世界都是棉花糖的心愿吧。”
  
  在万物归一者的化身言语下,整个世界的毁灭被中停。
  
  纯洁的白色覆盖了世界。
  
  这里……
  
  变成了棉花糖的世界,甜蜜的芬芳散播开来,包括白兰·杰索本人,一起变成了一大块人形的棉花糖,流出的血水成为了清澈的夹心糖浆。
  
  所有人没有痛苦,没有喜悦,没有恐惧的成为了棉花糖世界的一部分。
  
  这是神灵眼中最甜的童话世界。
  
  ——送给群成员。
  
  ……
  
  [白兰·杰索:……(呆滞)]
  
  [白兰·杰索:……(恍惚)]
  
  [白兰·杰索:……(掉线)……(上线)……(掉线)……(循环)]
  
  [太宰治:喂,你还好吗?听得见吗?]
  
  [左京:看上去不太妙的样子,第一次看见杰索先生连文字都发不出来,我记得这个聊天群是与脑电波联系,能够转化文字。]
  
  第一次与群主线下面基的人变成这样,两名群成员心中警惕起来。
  
  群主做了什么事吗?
  
  [群主银之钥:我送了他很多棉花糖,他太高兴了。]
  
  [太宰治:杰索先生是糖分控?以他的情况,至于这么夸张吗……(嫌弃)]
  
  [左京:杰索先生,还能回答吗?]
  
  [白兰·杰索:能……让我休息一下……我被群主甜到了……他……真是……好人……]
  
  [群主银之钥:不客气。]
  
  [太宰治:群主长什么样?杰索先生,有照片吗?!]
  
  [白兰·杰索:没有照片……群主是少年的模样,具体没有看清楚,他身上有一层纱……糟糕,我有点发烧,暂时不聊了。]
  
  [太宰治:纱?]
  
  [左京:……(沉思)]
  
  掉线后的白发青年病怏怏地躺在自家名下的医院里吊针,他的大学同学兼密鲁菲奥雷第一技术专家在旁边吐槽他:“发烧就算了,为什么你可以一边发烧到四十度,一边大喊完蛋了,全是棉花糖?”
  
  “小正……”
  
  “算了,你还要吃棉花糖吗?医生说你嗓子不好,最近不能吃。”
  
  “不……不……不吃了……”
  
  “真的吗?”
  
  “我梦到自己变成棉花糖了……”
  
  “哈哈,这么好玩的梦吗,变成棉花糖是你的愿望才对啊,白兰。”
  
  “不,是噩梦。”
  
  全世界都是棉花糖……怎么可能是美梦。
  
  白兰·杰索浑浑噩噩地想到自己身上散发的味道,还有那种绵软无骨的白色身体,让嗜糖如命的他头一回有了恶心反胃的冲动。
  
  他气若游丝地呢喃了一句话。
  
  入江正一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低头凑近:“你在说什么?”
  
  白兰·杰索迷糊道:“七的三次方变成棉花糖是什么口味……”
  
  入江正一:“……”
  
  他把冰袋往白兰发热的脑袋上一丢,说道:“你可以去啃你自己的戒指。”
  
  白兰·杰索垂在病床边的右手中指上,玛雷指环的戒面镶嵌着一枚橙黄色的椭圆形宝石,在精神遭受巨大创伤的青年眼中,像极了……橙子口味的棉花糖。
  
  银钥之门的深处,通往宇宙深渊的所在。
  
  混沌海之上。
  
  无数放射性的气泡折射着宇宙本源的光芒,多彩的虹光让万物归一者的本体看上去美丽极了,并且这种美丽是多元宇宙能够接受的审美,只是常人“无缘”看见。
  
  没过多久,黑发银瞳的少年跨界归来,望着本体,无机质的瞳孔转动。
  
  与世界联系得越深,就越难以超脱出去。
  
  并非是他对阿撒托斯有什么不满,实际上他对那位造物主的感官很好,阿撒托斯从不主动干涉世界,不主动命令诸神,以自己痴愚而快乐的方式追求着音乐的最高境界,比其他神系的至高神要平易近人多了。

  
  这么好的造物主去哪里找啊。
  
  他又不是看见阿撒托斯就想取而代之的搞事精,比起成为世界之主,他更希望见识到外界广袤的多元宇宙,增长自己的知识与力量。
  
  “这一次……勉强有点收获吧。”
  
  穿越一次,犹格·索托斯的本源化身银之钥就观测完毕了七的三次方。
  
  家庭教师的世界组成物质,解析完毕。
  
  化身回归本体。
  
  在气泡聚集体里似乎多出了一个,又仿佛是多出了无数个,晃晃悠悠地漂浮在混沌海上,每时每刻增长的不止是力量,还是无穷无尽的知识。
  
  犹格·索托斯陷入安静的状态。
  
  系统觉得很难受啊,您都穿越了,总要说几句话发表意见啊。自己的工作记录很难完成,还要帮忙收拾掉世界毁灭的证据,它们是聊天群系统,不是世界毁灭系统!
  
  “冕下……”
  
  “你唤我宿主即可。”
  
  祂回答。
  
  宿主和金手指的梗,大佬您还没有忘记啊。
  
  擅长吐槽的系统没敢说出口,乖巧地问道:“宿主,您旅游开心吗?”
  
  犹格·索托斯幽幽地说道:“以人类渺小的时间观念,我的化身出门不到五分钟就被遣返回来,连密鲁菲奥雷的大楼都没有出去,旅游地就没有了……”
  
  系统耿直道:“这是世界的错!”
  
  犹格·索托斯认同系统的说法,所以既满足了白兰·杰索,也惩戒了对方。
  
  想到世界的态度,祂为自己遭受的待遇感到一丝丝不满:“我不是倾向混乱邪恶阵营的神灵,仅仅是去参观,我也不受其他世界的欢迎吗?”
  
  系统心道:您什么危险程度自己没一点逼数吗?
  
  世界意志都选择断尾求生了啊!
  
  “也许您适合同样类型的世界。”系统幽默地说道,“比如住满魔神的深渊位面,或者有神明统治的十八层地狱之类的世界?”
  
  犹格·索托斯:“……”
  
  系统点到为止,又好奇地问道:“您要去参加伟大的阿撒托斯冕下的演唱会吗?”
  
  听出它的语气很激动,犹格·索托斯以一种古怪且冷漠的语调回答。
  
  “你也听说过祂的演唱会?”
  
  “是啊!”
  
  系统自豪地下载完资料,对比完多个神系后说道:“这可是一位预估在十三阶的知名创世神开办的演唱会!多元宇宙都流传着这一位冕下喜好音乐,热爱演唱会的消息,据说缪斯组织里的多位音乐之神都在追逐您的世界的下落,渴望去听一听祂的演唱会!”
  
  犹格·索托斯想到自己初次去也这么好奇,毫无波澜地说道:“如果你想去,我可以带你去。”
  
  系统喜出望外:“多谢宿主!”
  
  它的内心打着好算盘,只要能现场听到演唱会,自己就录像录音下来,再上传系统论坛卖出去,标上【十三阶创世神的演唱会】的名字,到时候就有哗啦啦的钱进账了。
  
  忽然,系统记起犹格·索托斯绑定自己时候的心愿,不解地说道:“宿主,您是本源世界的三柱神之一,应该参加过阿撒托斯冕下的演唱会,为何不愿意前去?”
  
  这对于任何没有达到十三阶的神明而言,是天大的机缘啊!
  
  相当于聆听一个十三阶的大道之音!
  
  “因为……太深奥了。”
  
  犹格·索托斯意味深长地说出了一位尊敬创世神的本土神明该说的话。
  
  事实真相是——
  
  谁听谁知道,进去后封印自己的听力都没有用。
  
  不愧是……混沌原核之音。
  
  
  

伊凡子

阿撒托斯x奈亚拉托提普
这对真的好吃啊!!!!!!
ooc和雷不用告诉我!!!!
反正就我一个人吃这对。

父神

在中央神殿里还是人形的奈亚向他的父神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他刚玩弄了几个人类的精神,赐予他们不可名状的疯狂,再撕碎了他们孱弱的肉体。

现在他注视着他的父神——伟大的阿撒托斯。疯狂地敲打着无形的巨鼓,吹着只会发出令人作呕的、单调的音色的长笛。

那位全凭本能行事的黑暗、混沌的巨大不定形团块,伸出那些黏糊无名的触手覆盖上奈亚的身躯。

属于人类的模样被剥离逐渐显出的他身为无貌之神的原型,他嘶吼着颤抖着扭曲着身躯,用无人识别的古老癫狂之语喟叹道:

哦,我伟大的父神啊——

阿撒托斯x奈亚拉托提普
这对真的好吃啊!!!!!!
ooc和雷不用告诉我!!!!
反正就我一个人吃这对。


父神

在中央神殿里还是人形的奈亚向他的父神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他刚玩弄了几个人类的精神,赐予他们不可名状的疯狂,再撕碎了他们孱弱的肉体。

现在他注视着他的父神——伟大的阿撒托斯。疯狂地敲打着无形的巨鼓,吹着只会发出令人作呕的、单调的音色的长笛。

那位全凭本能行事的黑暗、混沌的巨大不定形团块,伸出那些黏糊无名的触手覆盖上奈亚的身躯。

属于人类的模样被剥离逐渐显出的他身为无貌之神的原型,他嘶吼着颤抖着扭曲着身躯,用无人识别的古老癫狂之语喟叹道:

哦,我伟大的父神啊——

一塊餅的殘片
※這是邪神私設擬人慎雷※依舊是...

※這是邪神私設擬人慎雷※

依舊是外神那邊,重置了一下A總的人設

※(下面雜談)※
雖然這麼說有點微妙……我畫的這些都不是真正的擬人,說是「有捏他克蘇魯神話的原創角色」比較正確,基本上都有各種各樣的私設和不同於原作的世界觀ww  所以放出來很怕會雷到大家,希望各位看看就好((啊不過要討論的話是很歡迎的))

※這是邪神私設擬人慎雷※

依舊是外神那邊,重置了一下A總的人設






※(下面雜談)※
雖然這麼說有點微妙……我畫的這些都不是真正的擬人,說是「有捏他克蘇魯神話的原創角色」比較正確,基本上都有各種各樣的私設和不同於原作的世界觀ww  所以放出來很怕會雷到大家,希望各位看看就好((啊不過要討論的話是很歡迎的))

我爱数学

最近画的克苏鲁系列盒蛋 还蛮喜欢的就放一下(目前只有阿布霍斯还在了)

最近画的克苏鲁系列盒蛋 还蛮喜欢的就放一下(目前只有阿布霍斯还在了)

湛蓝蘑菇鲸
是爱手艺和他的崽崽们 没画阿撒...

是爱手艺和他的崽崽们

没画阿撒托斯,因为介气氛不太适合

羊妈用的是月之镜守卫者的化身

因为黑山羊太难画了

洛老在吃冰激凌

是爱手艺和他的崽崽们

没画阿撒托斯,因为介气氛不太适合

羊妈用的是月之镜守卫者的化身

因为黑山羊太难画了

洛老在吃冰激凌

For【幸子】
盲目痴愚之神,宇宙原初混沌之原...

盲目痴愚之神,宇宙原初混沌之原核


——阿撒托斯

盲目痴愚之神,宇宙原初混沌之原核


——阿撒托斯

津岛治子

【微量A奈】奈亚拉托提普的产品使用说明书

*我又义无反顾地踏入了冷圈

*好想吃粮,救救孩子


◎欢迎您购入克苏鲁系列产品——奈亚拉托提普

请严格按照本说明书的规定进行互动与维护,以免对您本人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中文名:奈亚拉托提普

英文名:Nyarlathotep

年龄:不明

国籍:不明

外形:奈亚拉托提普的人类化身通常是一个皮肤黝黑,身形瘦高,面带爽朗笑容的男子。(疑似某国前总统)


◎如何正确启动您的Nyarlathotep

请在开启电源之前为他穿戴好全部配件。

接通电源后,您将无法再轻易检查他的身体状况。

电源开启的状态下请勿强行拆卸任何产品配件!详细支持信息,请访问:

www.nozuonodie...

*我又义无反顾地踏入了冷圈

*好想吃粮,救救孩子



◎欢迎您购入克苏鲁系列产品——奈亚拉托提普

请严格按照本说明书的规定进行互动与维护,以免对您本人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


中文名:奈亚拉托提普

英文名:Nyarlathotep

年龄:不明

国籍:不明

外形:奈亚拉托提普的人类化身通常是一个皮肤黝黑,身形瘦高,面带爽朗笑容的男子。(疑似某国前总统)



◎如何正确启动您的Nyarlathotep

请在开启电源之前为他穿戴好全部配件。

接通电源后,您将无法再轻易检查他的身体状况。

电源开启的状态下请勿强行拆卸任何产品配件!详细支持信息,请访问:

www.nozuonodie.com


◎本产品的“默许”条件为:

1、与您目光对视。

2、产品沉默3~7秒。

3、产品在7秒后收回目光然后继续保持沉默。

确认在符合以上三条的情况下,可进行拍照或其他日常互动内容。


◎本产品表示拒绝的条件包括但不限于:

1、拒绝对视并用后背对着您。

2、忽然面露微笑并多话。

3、不动声色的观察你。


◎在产品出现以下状态时,请您及时与产品保持亿米以上距离,并准备报警:

1、当此说明书在任何情况下出现遗失时。

2、当本产品主动与您谈话并表现出对您极大的兴趣时。

3、您的产品出现间歇性消失的情况时。



◎产品用途:

Nyarlathotep的用途较为广泛,但受好感度影响较大。



当好感度在25%以下(即初始状态)时,您的产品有以下用途:

*安静漂亮的装饰物:您的Nyarlathotep为三柱神之一,有着极为美艳的外表,是您提高逼格和闲余之时可供欣赏的好帮手。

*同系列产品Azathoth的捕捉索引:当您家附近500米内出现Azathoth时,有百分之100%的几率发生产品间自发互动,Nyarlathotep会产生多话与陷入爱河等表现。



当好感度在25%~50%时,您的产品会随机增加以下用途:

*音乐家:Nyarlathotep擅长多种乐器,尤其擅长吹笛。你可以选择合奏这种艺术性行为来刷Nyarlathotep的好感度,而非直接对话。如果您想欣赏Nyarlathotep的美妙笛声,请将Azathoth拐至家中并使其呈暴躁状态,您的Nyarlathotep会为了安抚其而吹笛。但此种方法危险系数极高,不建议您尝试。

*阴谋家:您的Nyarlathotep喜爱看到人类陷入混乱,如果达到一定好感度,本产品会为您出谋划策对付甲方爸爸,当然,后续结果无法预料。



当好感度在50%以上:

因为产品的特殊性质,此情况几乎不会出现。以下是或许可以增加出现几率的方法:

1、同时购入本公司克苏鲁系列产品Azathoth并将好感度培养到40%以上。

2、提升您的智商至超于平常范围。

3、在多种领域具有高于常人的才能。

4、您能够提供本产品的绝大多数工作支持。

5、你和本产品一起搞事情。



◎常见问题及解决方案

Q:我的Nyarlathotep经常会说一些让我毛骨悚然的话,怎么办?

A:别担心,祂只是在愚弄您而已。如果真的出手的话,您此时只怕已经遇难了。


Q:我的Nyarlathotep经常被Azathoth带出去以后就出现了拒绝脱衣清洗,整天趴着不动的情况。

A:这是两产品间正常的互动后遗症之一,原因类型较繁杂。



一切解释权归本公司所有。

津岛治子

【A奈】沙雕小甜饼

*各种私设,我磕的cp必须有排面


1、祂们被阿撒托斯囚禁时的反应

犹格:父神大人,请不要任性,我为我因工作繁忙而忽略了您的需求至使您成为空巢老人感到万分抱歉。但是囚禁我无法解决任何问题,请您仔细想想。


莎布:只是换了个地方养胎而已。


奈亚:A总表示,是奈亚把自己捆起来跑到祂那赖着不走的,祂真的什么也没做,是奈亚先动的手。


2、养一只不可名状的宠物应该做什么准备

阿撒托斯视角,知乎体

——————————

查看全部共520个回答


谢邀,答主养的是一只克苏鲁,我女儿生下来后不要了给我养着玩的。我现在一个叫地球的星球找了片水域,取名叫拉莱耶,就把克苏鲁放在里...

*各种私设,我磕的cp必须有排面


1、祂们被阿撒托斯囚禁时的反应

犹格:父神大人,请不要任性,我为我因工作繁忙而忽略了您的需求至使您成为空巢老人感到万分抱歉。但是囚禁我无法解决任何问题,请您仔细想想。


莎布:只是换了个地方养胎而已。


奈亚:A总表示,是奈亚把自己捆起来跑到祂那赖着不走的,祂真的什么也没做,是奈亚先动的手。



2、养一只不可名状的宠物应该做什么准备

阿撒托斯视角,知乎体

——————————

查看全部共520个回答


谢邀,答主养的是一只克苏鲁,我女儿生下来后不要了给我养着玩的。我现在一个叫地球的星球找了片水域,取名叫拉莱耶,就把克苏鲁放在里面了。我还得给祂物色几个仆从并建一座城。不过我的儿子兼男朋友又缠着我了,这些事下个世纪(?)再做也不迟。


 ——2006.12.01更新——

答主回来啦,正好我和我男朋友都闲着,可以直播组装。

 

第一步 

地球此时已经进化出一种叫人类的物种了,有一个叫印斯茅斯的小镇民风淳朴,仆从就从这里面挑选好了,一定要选那种看起来就很聪明的精神小伙。

然后叫男朋友停止娇喘。

 

第二步 

按照步骤在海底建起一座巨城。

然后叫男朋友不要脱衣服。

 

第三步

要教会宠物如何入梦蛊惑人心,长大了要学会自己诱拐仆从。

然后叫男朋友从身上滚开。

 

第四步

我按照我家宠物的样子做了一个雕像,克苏鲁很喜欢!

等下,我那该死的男朋友……

——2106.10.07更新——

我回来了。

算了,不管克苏鲁了。

家里有一个畜生已经够了。


(hhh实名迫害克总)



3、夫人祂……

“A总,奈亚拉托提普已经被您流放到二次元两年了。”

 

“祂认错了吗?”


 “没有,祂已经改名叫奈亚子,成为众肥宅的老婆了。”


(我对奈亚爱得深沉,黑的爽快)



4、奈亚的眼里满是冷酷无情。


“我再也不会流泪了。”


A总看了他一眼,伸手把奈亚衣服脱了。


“试试?”



5、诱导告白

“父神大人,这个宇宙中,没有神爱我。果然,我是不是不应该出现在世界上?”奈亚欲说还休,梨花带雨,好不可怜。


“怎么会呢……”


“那,这个宇宙中,有谁爱我呢?”疯狂暗示。


“别怕,爸爸爱你,父爱如山。”






柯拉·雷诺兹

沙雕克苏鲁表情包之黄衣与a总

沙雕克苏鲁表情包之黄衣与a总

津岛治子

【A奈】为了父神大人的怜爱

*看完了圈子里所有文的我,只好自割大腿肉

*含私设,ooc预警


“我真傻,真的,”阿撒托斯说,“我单知道奈亚对我心怀不轨,且诡计多端;我不知道祂勾引神也是一把好手。我在宫殿里盲目吃鱼睡不着时,叫我们的奈亚过来给我吹笛听。祂是很听话的孩子,我的话句句听;祂就过来了。我等了半响,也没听到笛声,就唤了一声。谁知祂忽地就扑进我的怀里,向我诉说自己的委屈,说因为我的缘故害祂成了背锅侠,现在地球上发生什么事都一定是奈亚拉托提普干的。我心有不忍,安慰了祂几句,没想到祂泪眼婆娑地对我说:「我的笛子被那些蝼蚁抢去了,不能为大人吹笛,但我愿为大人吹箫一曲以做补偿。」一切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生了。一个世纪...

*看完了圈子里所有文的我,只好自割大腿肉

*含私设,ooc预警


“我真傻,真的,”阿撒托斯说,“我单知道奈亚对我心怀不轨,且诡计多端;我不知道祂勾引神也是一把好手。我在宫殿里盲目吃鱼睡不着时,叫我们的奈亚过来给我吹笛听。祂是很听话的孩子,我的话句句听;祂就过来了。我等了半响,也没听到笛声,就唤了一声。谁知祂忽地就扑进我的怀里,向我诉说自己的委屈,说因为我的缘故害祂成了背锅侠,现在地球上发生什么事都一定是奈亚拉托提普干的。我心有不忍,安慰了祂几句,没想到祂泪眼婆娑地对我说:「我的笛子被那些蝼蚁抢去了,不能为大人吹笛,但我愿为大人吹箫一曲以做补偿。」一切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发生了。一个世纪后我再次醒来时,果然,他就躺在我的怀里,哼哼唧唧的一个劲往我身上蹭,还叫我要对祂负责。可怜我还什么都不知道就莫名其妙上了祂呢……”阿撒托斯于是淌下眼泪来,声音也呜咽了。



“父神大人,你又来了。”莎布•尼古拉斯不耐烦的看着祂的脸,说。“我问你,是不是你主动叫奈亚去的?”

“唔唔。”祂含糊的回答。

“那你怎么后来竟依了呢?”

“我么……”

“你呀。这总是你自己愿意了,不然……”

“阿阿,你不知道奈亚在床上有多勾人,一个劲地缠我。”

“我不信。我不信你真会拗他不过。你后来一定是自己肯了,倒推说祂勾人。”

“阿阿,你……你倒自己试试看。”阿撒托斯笑了。



奈亚拉托提普乖顺地依偎在阿撒托斯怀里,嘴角微微上扬,心里回味着某位不知名的地球调查员(没错就是我)教给祂的如何把自己的父亲带上床之三十六计,第一次觉得人类还是有那么点用的。阿撒托斯想了半响,最终还是没有告诉祂那位调查员其实是自己的信徒。




音乐ongaku_

突然想起没发过lof……是我流娘化的COC诸神+旧支们
不喜娘化的话请自行避雷谢谢💦
顺序是A总-克总-羊妈-黄衣(哈斯塔)-泡…犹格-奈亚
最后4p是小剧场www


各种意义上的很草(指线稿狂草以及努力在生草)还带了隔壁型月的角色来无许可联动 但是没认真画就不打那边的tag了www

突然想起没发过lof……是我流娘化的COC诸神+旧支们
不喜娘化的话请自行避雷谢谢💦
顺序是A总-克总-羊妈-黄衣(哈斯塔)-泡…犹格-奈亚
最后4p是小剧场www


各种意义上的很草(指线稿狂草以及努力在生草)还带了隔壁型月的角色来无许可联动 但是没认真画就不打那边的tag了www

神奇的海螺姑娘

《【克苏鲁】无声歌者 bl同人 04》

食用须知

     ①本文克苏鲁同人,同人!请勿深究!请勿带入现实!爽就完事了!(bushi)

      ②主角(♂) ,为原创角色。cp(应该是这说法)为阿撒托斯和奈亚拉托提普。

      ③ 本章剧情推动!正式进入剧情!【本章结束时会说一些事情。】

      ④信息量有点大,以及口头出场的小奈是奈亚拉托提普③,简称奈亚③。

     ...

食用须知

     ①本文克苏鲁同人,同人!请勿深究!请勿带入现实!爽就完事了!(bushi)

      ②主角(♂) ,为原创角色。cp(应该是这说法)为阿撒托斯和奈亚拉托提普。

      ③ 本章剧情推动!正式进入剧情!【本章结束时会说一些事情。】

      ④信息量有点大,以及口头出场的小奈是奈亚拉托提普③,简称奈亚③。

      ⑤本章无r18描写【如果唾液交换不算的话。】

     如果可以接受以上,请!

——————————————————

     

       奈亚老师看起来似乎很高兴,但我仍旧不明白他的笑容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很抱歉Oede。” 老师低声说:“因为我原因,现在已经到九点。也就是说,你今天不能享用早点。”

    ——没关系的老师,Oede并不饿。

    我摇摇头表示理解。

    事实上, 自我拥有记忆以来,就从未感到【饥饿】过。不是说周围的人将我照顾的很好,而是我根本就没有这种感觉。人们因为生长的需求,必须得从外界摄取能量。

    而饥饿就像是人缺乏能量时,一种从胃部发出的信号。

    但是我不一样,我并不需要进食。

   

   

     ——那......我们现在去书房学习?

    “不了,” 老师摸了摸我的头说:“Oede自己去吧,老师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

    老师的拒绝让我一愣,但是我很快反应过来。

    他需要休息了。

    奈亚老师每隔一个月就会休息几天,这无可厚非。但是现在我在遭受那个梦境之后,一点也不想和他分开。

    ——那是.......为什么呢?

    ——老师,您不......

    “纸上的字把自己点着了,” 他露出了一个奇怪的微笑:“我得去灭火。”

     简直像是在暗喻着什么一样。

     点着?

    ——为什么会点着?

    我问。

    “原因有很多。” 他用手将眼镜框向上推了推,说:“领土?文化?宗教?”

     那也是一种我从未听过的语气。

     不是在说字吗?怎么提到这些?

     “其实这件事本来与我无关的,但是——”

     老师拉长了调子,但是没有接着往下说。

     ——但是?

     我被勾起了好奇心。

      “但是乖孩子不需要知道这些。”老师如是说到:“Oede难道想变成坏孩子吗?”

    ——不。

    我瞬间摇头。

    ——Oede,是好孩子。


   “好啦好啦,不逗你了。”老师从床上起来,又略带歉意的说:“这次我离开的话,小奈也不会来哦。我们得一起去处理问题。”

     ——小奈也不会来?

      我有点失望。小奈是一只有着绿舌头的黑猫,它从来不会喵喵喵的叫,但是我却可以听到他的声音。奈亚老师不在时,只有它会陪我玩。

    “嗯?看上去很没有精神呢。”

    老师府下身子将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我再一次因为他的歉意而感到窒息。

    所以我一直很不喜欢犯错,犯错了就要道歉,可是道歉的方法会让我感到很难受。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奈亚老师就离开了。我站在门前目送他远去,看着他的背影融进大片大片的分辨不清的碧绿中。

     但是很快我发现了一个问题。老师他似乎......没有锁门?

     锈迹爬满的铁门肆无忌惮的敞开着,就像张开血盆大口的怪物。

     我曾经也幻想过外面是什么样子, 是像书中描写的那样吗?

     我也曾经试图溜出去,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放弃了。而现在,就有一个绝佳的机会摆在我的面前。

     “Oede可不能趁我和小奈不在就偷偷出去玩哦。”

    老师告诫仿佛还在耳边萦绕。

     ——好的

    我将会惹老师生气的想法抛出大脑。

   

    

    家很大,但是有很多房间都被明令禁止入内。我能活动的地方也少的可怜。

    于是我去了书房,老师就是在那里传授我知识的。每当我看到这些书架上的书,就会想到和老师一起翻看它时光,多么美好。

    话说这还是我第一次独自在家呢,我发现寂寞也不是那么的......难以忍耐?

    其实我真的很害怕一个人。孤独与空寂像是一把匕首,可以直插我的心脏。

    但是现在我独自面对那个梦之后,似乎也不是那么害怕一个人了。

    是因为什么呢?

    

   

    叮——

    门铃响了,我猜是家政公司来人了,毕竟活人除了老师和我的养父母,我也只看到过他们来过这里呢。

    我飞快的合上书,下楼去给他们开门。

    有人来我还是很高兴的 。

    我拉开门,等我看清楚来者后,我友善的笑容便凝固在脸上。

    我想,如果我还在那个声带完好梦中的话,我一定尖叫出来的。

    这丑陋的怪物给我带来的冲击,不亚于那位懂礼貌的肉块。

    ————————————————————

我不太明白我想写的东西表达清楚没有。【毕竟18流写手OTR】

所以我把目前能看出来的东西,总结一下!

①主角不需要吃饭。抗毒max。 三观歪。想成为乖孩子。无法忍受寂寞。依赖奈亚而害怕阿撒托斯(被掰,现在不怕)。年幼孤露。无法说话。【主角不是人类(确信)】

②奈亚有分身且多。企图将主角三观塑造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已经成功】。可以听到主角的声音。说过【无法抵抗主角的声音】。

③阿撒托斯在主角梦里出现,还将触手伸进主角嘴里。

④我这个起名超废的。主角的名字其实是有来源的,你们可以在前面加个“A”去搜搜看。名字和主角的能力有关。

一名有点非的审神者

论我的一些沙雕反应(克苏鲁神话篇)

不可名状(带undertale)


基友:融合怪


我:克总!!!!!


羊妈(带undertale)


基友:Toriel?


我:莎布尼古拉斯!!!!!


泡泡


基友:洗澡泡泡什么的


我:犹格索托斯!ZAP!


话痨(带奈亚私设,私设为一名带着可以变表情的面具且特别话痨)


基友:SCP-035 话痨面具 呸,骚话面具,是占据面具


我:奈亚拉托提普!



基友:Null


我:阿撒托斯!G        ...

不可名状(带undertale)


基友:融合怪


我:克总!!!!!




羊妈(带undertale)


基友:Toriel?


我:莎布尼古拉斯!!!!!




泡泡


基友:洗澡泡泡什么的


我:犹格索托斯!ZAP!




话痨(带奈亚私设,私设为一名带着可以变表情的面具且特别话痨)


基友:SCP-035 话痨面具 呸,骚话面具,是占据面具


我:奈亚拉托提普!





基友:Null


我:阿撒托斯!G                 




鱿鱼


基友:抽风之神                 


我:黄衣之王                 (唯一默契???)




还有我的沙雕日常


我梦到了私设古神集体蹦迪,然后我直接吓醒。


然后就是秋游,我们组就是定口号,然后我基友说ZAP!我说G!


队友:你们san还在?


然后就是全班搞活动,6个人,然后是喊代号的,我们组就厉害了。


人妻(误):阿撒托斯


楼上小跟班兼三人组:奈亚拉托提普


我,三人组之一:犹格索托斯


闺蜜,三人组之一:莎布尼古拉斯


基友:克苏鲁


我基友祂损友:哈斯塔



朋友:妙,实在是妙

Halenko
天天睡觉的阿撒托斯🌚

天天睡觉的阿撒托斯🌚

天天睡觉的阿撒托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