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斯克勒庇俄斯

68214浏览    249参与
希湮Kikuko

白情礼装的学生会pa是真的妙,摸了医神会计【石上会计×】

白情礼装的学生会pa是真的妙,摸了医神会计【石上会计×】

秋波麝月

【all咕哒子】不要哭泣(希腊组)

难得尝试的治愈文字(致郁惯了码这种还真不习惯233)不过也算是有感而发吧。

是为一个素不相识,连fo也不是的太太写的(文笔这么烂一定不会被看到吧orz)

反正反正,不管目的为何,我来水了233

第一次尝试这种类型,十分短小。ooc肯定有。

希腊我比较感冒的都写了,男女都有(除了帕里斯和赫克托尔)

如果以上皆可☞


——————————————————————————【喀戎的场合】  


“master你是在哭吗?”


看着希腊的贤者将自己的脸轻轻托起,立香揉了揉自己略微红肿的眼角,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没有哦,喀戎老师。”


“笨蛋。”老师摸了摸自己的头,语气里满是...

难得尝试的治愈文字(致郁惯了码这种还真不习惯233)不过也算是有感而发吧。

是为一个素不相识,连fo也不是的太太写的(文笔这么烂一定不会被看到吧orz)

反正反正,不管目的为何,我来水了233

第一次尝试这种类型,十分短小。ooc肯定有。

希腊我比较感冒的都写了,男女都有(除了帕里斯和赫克托尔)

如果以上皆可☞


——————————————————————————【喀戎的场合】  


“master你是在哭吗?”


看着希腊的贤者将自己的脸轻轻托起,立香揉了揉自己略微红肿的眼角,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没有哦,喀戎老师。”


“笨蛋。”老师摸了摸自己的头,语气里满是嗔怪,“我可不记得教过自己的学生要勉强保持笑容呢。想哭的话,马背借你靠一下好了。”



  

【阿喀琉斯的场合】    


“哎,master,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感受到了自己肩膀上逐渐不可控的力度,立香抬起头,愣愣地看着眼前顶天立地的希腊第二大英雄此刻却慌张得像个犯错事的大男孩。立香觉得他好可爱。


“没有哦,阿喀琉斯……”  


“放心吧御主,我是向你宣誓效忠的存在。如果是为了你,我愿意牺牲生命。就算是彭忒西勒亚我也……哇啊不是master你怎么哭得更凶了啊?!!!”  

  

  

【阿斯克勒庇俄斯的场合】


“御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在哭泣吗?”看着面前俊美冷艳的青年,立香微笑着摇了摇头。但下一秒,那双突然锐利起来的蛇瞳却是让立香毛骨悚然。


“隐瞒病情可是不好的哦,御、主。”医神一字一顿地说着,“身为最优秀的医者,是绝对不允许自己在意的人忍受任何病痛的——不管是皮外伤还是心伤。所以,赌上我医神之名,在重新绽放笑颜前请务必配合我治疗到最后一刻,我的病人——我的立香。” 

  

 

  

【伊阿宋&赫拉克勒斯的场合】


“喂喂,你竟然是在哭鼻子吗?果然啊,作为指挥官还是不够格啊……嘛,算了,我的赫拉克勒斯就稍微借给你用一下好了。喂!赫拉克勒斯!抱歉又要麻烦你了哦!” 


赫拉克勒斯:“……(???)” 


  

  

【曼迪卡尔多的场合】


“哇啊,吾友,你这是?”无意中撞见了一个人蜷在墙根偷偷摸着眼泪的立香,丧系的英灵吓了一大跳。


怎么办?吾友看着好难过的样子?要安慰她吗?但是莫名其妙被别人撞见自己偷偷抹眼泪可是很尴尬的啊?要装作没看到吗?不行不行,我是她唯一的挚友……该死,要怎么安慰啊?这种奇怪的气氛下应该安慰什么才好啊?……果然这种事情就应该交给乐天派阿喀琉斯吧?不行不行,作为她唯一的朋友安慰她也是自己应尽的义务,但自己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啊?早知道亚特兰蒂斯那时候就不先把所有故事告诉她了……要不要不……再把故事讲一遍吧?到时候万一尴尬的话就说自己没有当时的记忆好了,这样就可以完美地避免尴尬了。好,就这么……  


看着曼迪卡尔多那略带羞窘、一个人习惯性自言自语却完全不自觉的样子,立香没忍住一下子笑了出来。


“谢谢啦曼迪,我好很多了。”拍了拍挚友的肩,立香蜻蜓点水般地在曼迪的脸上落下了一吻,一蹦一跳地跑开了。


哎?哎哎哎???所以这到底是什么状况啊???曼迪卡尔多觉得现在应该抱头痛哭的是自己了。

  

  


【奥德修斯的场合】  


“嘤嘤嘤。”


“佩涅罗佩,我的佩涅罗佩呢?”

(等等这个画风不对吧???)

  

 

 

【阿塔兰忒的场合】  


“阿塔,在这里安慰我,孩子们没问题吗?”


“——御主,其实在我眼里,你也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单纯孩子哦?”  

 

 

  

【喀耳刻的场合】


“仔猪,不开心了吗?要来一碗刻休翁吗?有我鹰之魔女在,是不会让你感到寂寞的!呵呵~哎?不能变猪?讨厌啦我都忘了御主有毒的耐性了,不然真想把御主变成我的仔猪放在怀里好好宠(安)爱(慰)呢……”  

  

 

   

【彭忒西勒亚的场合】


……果然还是算了吧orz



—————————————————————————

虽然我是一个喜欢be的变态,但我希望你们能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最后最后,我想逼逼一句,不管外人如何险恶,月球永远是我们的家。迦里总是有那么一群温暖纯良的人,在一直等待着你回迦。所以所以,请千万不要顺了那些图谋不轨的人的意(当然我知道太太没有啊哈哈哈,只是有感而发而已)

太太加油!不会输给他们的!(ง •_•)ง

名周@人間無骨🍵

最近改的沙雕(?)图,挑感兴趣的从者下手了,基本是森中心

自爽产物ooc不可避,一如既往的咕哒→森

明明应该是轻松愉快的产物以藏那张细想一下微妙感觉刀到了,太怪了


@毛血旺旺饼干 

最近改的沙雕(?)图,挑感兴趣的从者下手了,基本是森中心

自爽产物ooc不可避,一如既往的咕哒→森

明明应该是轻松愉快的产物以藏那张细想一下微妙感觉刀到了,太怪了


@毛血旺旺饼干 

松之空

(医神咕哒)伤

本来是合集的一部分,结果字数稍微超了点,干脆单独放出来了(摊手)


  响起了草茎折断的声响。

  树叶摩擦的沙沙声。

  鞋跟陷入泥土——

  接着。

  谁的话语在林间流淌。

    “正因为和我签订契约的是你这样的脆弱人类,所以才需要耗费更多的心思,免得你一个跟头跌入黄泉,让人绞尽脑汁把你从冥府拽回来。”

  阿斯克勒庇俄斯抱着胳膊,向森林的另一边走去。

  立香跟着他,视线飘来飘去,表情充满新奇。

    “现代医学很好,非常好,解决了一些我那个时代不知道该如何向患者解释的问题。但对...

本来是合集的一部分,结果字数稍微超了点,干脆单独放出来了(摊手)



  响起了草茎折断的声响。

  树叶摩擦的沙沙声。

  鞋跟陷入泥土——

  接着。

  谁的话语在林间流淌。

    “正因为和我签订契约的是你这样的脆弱人类,所以才需要耗费更多的心思,免得你一个跟头跌入黄泉,让人绞尽脑汁把你从冥府拽回来。”

  阿斯克勒庇俄斯抱着胳膊,向森林的另一边走去。

  立香跟着他,视线飘来飘去,表情充满新奇。

    “现代医学很好,非常好,解决了一些我那个时代不知道该如何向患者解释的问题。但对牵涉到神秘的诅咒,就算吃一瓶的抗生素也治不好。尽管我不精通魔女的秘药,但对常见的草药……”

  他停下脚步,看向树林深处的眼神骤然变得锐利。
    “站到我的身后,御主。”

    “现在有一场急诊手术。”

  呼呜——

  忽如其来的风,吹得满树的叶子剧烈摇晃。

  一度沉寂的森林于此刻发出怒吼。

 

  等到风声平静,只将树叶微微摇动时。

  贯穿血肉的声音,还有刺痛双耳的哀嚎,和风声一起远去。

  只余下浓郁的鲜红色,慢慢渗入泥土。

  他和狼人充血的双目对视片刻,将埋入对方胸口的手杖拔了出来。

  喷洒出粉末般的血液,狼人失去支撑的身体咚的一声向后倒去。

  半边身体溅上回血的青年转过身去,额头青筋暴起,一口白牙阴恻恻地闪着光。

    “御主,你是在质疑我的医术水平?”

 

    “擅自插手手术过程,还把自己给伤到了,你可真有本事啊,御主。”

  青年不快地吊高眼角,手下的动作却是出乎意料的细致温柔。

  老老实实接受包扎的立香塌着肩膀,躲躲闪闪不敢与他对视。

    “治疗是医生的责任,是我应该背负的东西,不需要患者多加考虑。”

  他的声调因为生气越来越高,却在中途降了个八度。

  缠绕的绷带窸窣作响。

  垂落的银发在立香的脸上投下摇曳不定的影子。

    “不要受伤,藤丸立香。”

  他以比影子拂过脸颊还要更轻的声音低语。

    “你身上的每一道伤痕,都是溅到我身上的污渍。既然冠上医神的名号,就应该从发病之前做好预防,放任病情发展是对我的侮辱。”

       无关职责,无关信念。

       这大概是他第一次,许愿某人的平安。

      ……就像古往今来坠入爱河的青年,为所爱之人祈愿一样理所当然。

    (为什么要用这种比喻?我是在对谁解释?)

      仅仅是思考就感到烦躁,更不用说逼迫躁动的内心给出答案。

  于是青年绷起面颊。

  似乎这样就能从烦闷的窘境中挣脱。

     “阿斯克勒庇俄斯。”

  这声呼唤让他的表情掠过一丝波动。

  蛇一样的眼睛,盯着让自己所有的养气工作功亏一篑的少女。

  瞳孔缩成细针。

  又被从她的眼眸中传来的情感,扩成了无措的圆。

  少女只是平静地与他对上目光。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

  她总是这样。

  用沉稳的、柔和的话语,穿越心灵的迷宫。

  让内心那处隐秘的场所,仿佛要燃烧起来一般灼热。

     “这是属于我们两个的伤。”

  仿佛魔法一样。

  从身体的里层流露出来的感情,准确无误地滴在病变的所在。

  就像一阵风吹过,温柔又温暖,吹得心里的某些东西,漫山遍野地盛开。

  最后。

  对着停止了全部动作、任由隆隆的心跳声叩击耳膜的他。

  少女目光盈盈地,用手指抵住了嘴唇。

     “所以,要对玛修保密啊。”

  她很不好意思地笑了。

     “………………”

  咦?

  立香啪嗒地眨了下眼睛。

  只见刚才还被定住的人,像出故障的人偶一样错误启动了。

  不仅眯细了眼睛,就连嘴角也翘了起来。

  这应该是他难得一见的笑容吧,但是,青年的眼里完全没有笑意。

     “想让我向你的学妹隐瞒病情?”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句“你的”他说得格外刻意,甚至有点阴阳怪气。

  而且反问的时候,他的身后似乎出现了一条巨蛇,虎视眈眈地盯着立香看。

  这种问题连想都不用想。

     “当然是我的……学妹。”

  理直气壮的“气”凭空消了一半,就是到不了“壮”的境界。

  危!

  立香汗毛倒竖。

  她眨了好几下眼睛,那条巨蛇不但没有消失,还缓慢向她游来,一双蛇瞳看得她毛骨悚然。

  咕咚。

  她咽了口口水,第一次觉得唾液入喉的声音好像石头坠地。

  视线中,面上维持着堪称优美的神情的阿斯克勒庇俄斯,一步一步地向她走近。

  那道挺拔的身影,莫名地和巨蛇重合起来。

  尤其是那眼睛,眯得非常细,和精细打磨的匕首一样反着寒光。

       ……让人感觉有生命危险。

     “不会有第二次。”

     “是!”

  条件反射地吼了一声。

  立香慢了半拍意识到,他并不是在威胁自己。

  对着面带不安的她的脸颊,白皙的手指伸了过来。

  拭去了渗出的血珠。

     “不会有第二次机会,让我赌上医神之名。”

  他淡淡说道。

  注意到她的疑惑,他以平淡的语调继续道。

     “你说过的吧,这是两个人的伤。”

  哼的一声呼出吐息。

     “也就是说,这也是我的伤。”

  阿斯克勒庇俄斯,闭上了一只眼睛。

    “胆敢伤害医生的患者,胆子不小嘛。”

  他的脸上有着一丝笑容。

  好像发现了前所未有的疾病似的。

    “希望这份无畏能够陪伴你的终生,我胆大妄为的御主啊。”

  目光略微变得柔和。

  似乎在说给藏在心里的那个自己听,他轻声说道。

    “这次的随访观察,可是要持续很久很久的。”


你前男友
在夕陽下閃耀的笑容 (小學生x...

在夕陽下閃耀的笑容

(小學生x3

在夕陽下閃耀的笑容

(小學生x3

崙轼
入党证,指绘选手出来丢人.jp...

入党证,指绘选手出来丢人.jpf
抡了大半月总算完事
上色成盲

入党证,指绘选手出来丢人.jpf
抡了大半月总算完事
上色成盲

温茨都
...是朋友点的医神大头。 我...

...是朋友点的医神大头。

我不会画他抱歉////

...是朋友点的医神大头。

我不会画他抱歉////

源
和朋友玩茶绘画的医神,因为挺喜...

和朋友玩茶绘画的医神,因为挺喜欢就单独截出来了(?)

和朋友玩茶绘画的医神,因为挺喜欢就单独截出来了(?)

諾利吉魔術神秘隱匿隊

                   ——唯一的光。

                   ——唯一的光。

焰桐

继续营业,这是他第一次上礼装511111妈妈好欣慰

等有心情了画一个蛇夫座的情人节小漫画叭

继续营业,这是他第一次上礼装511111妈妈好欣慰

等有心情了画一个蛇夫座的情人节小漫画叭

雪涯—lycx
希望医神实装的时候我能满宝

希望医神实装的时候我能满宝

希望医神实装的时候我能满宝

你前男友

希腊塾小学生(x

哪一年才带海哥玩!等不及好想要海哥李庄

希腊塾小学生(x

哪一年才带海哥玩!等不及好想要海哥李庄

Himalayas🌟
我又搞了,明人不说暗话(我好喜...

我又搞了,明人不说暗话(我好喜欢他🥰

(这蛇画的我自己都不忍直视,我到底为什么闲的加了条蛇(偷偷给奥爸爸扎头发

我又搞了,明人不说暗话(我好喜欢他🥰

(这蛇画的我自己都不忍直视,我到底为什么闲的加了条蛇(偷偷给奥爸爸扎头发

一回転
礼装过于美丽了,把以前的草稿细...

礼装过于美丽了,把以前的草稿细化下

礼装过于美丽了,把以前的草稿细化下

_∅∩
蛇系男子的crossover?...

蛇系男子的crossover🐍🐍🐍
接下来低浮上画新刊惹🙏🏻

蛇系男子的crossover🐍🐍🐍
接下来低浮上画新刊惹🙏🏻

La petite mort

上吊繩

// 短散文,針砭時弊的無趣之舉

去年初見到阿斯克勒庇俄斯,一見鍾情之餘,立即同舊友言稱「先生是我的上吊繩啊。」當時無人搭腔,想必是因為這樣的比喻死亡的味道重得叫人不解其故。

事實上我本人當時也理性上不懂得自己為何有這樣的想法,然而最近是漸漸理解到能描述的地步了:我是單純想描述他那樣「想為眾神的命運捉弄的人類做一點事」的願望,在此世此地與赴死毫無區別。

昨日在Qzone重提一次上吊繩,由於顧忌氣氛很快刪除,但是今日不得不又提。近來瘟疫侵擾各地,多少一般人身處剃刀邊緣,這樣的環境使得「上吊繩」在我面前淒淒惶惶地晃了起來。昨日是義人冤死、滿城危殆,困頓人捐出畢生積蓄給黑洞。今日又是...

// 短散文,針砭時弊的無趣之舉

去年初見到阿斯克勒庇俄斯,一見鍾情之餘,立即同舊友言稱「先生是我的上吊繩啊。」當時無人搭腔,想必是因為這樣的比喻死亡的味道重得叫人不解其故。

事實上我本人當時也理性上不懂得自己為何有這樣的想法,然而最近是漸漸理解到能描述的地步了:我是單純想描述他那樣「想為眾神的命運捉弄的人類做一點事」的願望,在此世此地與赴死毫無區別。

昨日在Qzone重提一次上吊繩,由於顧忌氣氛很快刪除,但是今日不得不又提。近來瘟疫侵擾各地,多少一般人身處剃刀邊緣,這樣的環境使得「上吊繩」在我面前淒淒惶惶地晃了起來。昨日是義人冤死、滿城危殆,困頓人捐出畢生積蓄給黑洞。今日又是姊妹们剃髮剜肉、不得不拿出十七年前的布衣血肉模糊地上阵。明日若是誰缺衣少食地歿了,喧鬧一通「英雄」後,家属可得5000元的撫卹。與此同時,罪魁禍首還躲在最後頭,前言不搭後語地搖唇弄舌,生怕形狀還不夠淒慘,實在是大恩大德、沒齒難忘。

廟堂上朽木為官、禽獸食祿。天子失道,大事去矣。

這樣千年前的樸素悲願,時年2020年,我們做起來還是要以性命為代價。柔弱的人有對抗眾神的願望和行為,可能是慘烈過耶穌釘十字架、徒勞過西西弗斯推石頭、盲目過普羅米修斯盜天火。然而這樣的志向始終引誘著好良心的人們,就如同剛剛系上房梁的麻繩,晃啊晃,逗貓棒一般。

「寧願徒勞無功,也不無動於衷」,可是事到最後,只是自願或不自願地被活活切成方磚,砌成扼殺自己、助長惡鬼的高牆。

先生,和其他先生們,值得嗎?太憂愁了,太虛無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