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阿明

11.1万浏览    1520参与
重楼

【你all】让我为你拭去眼泪

•gb,你精神物理都是攻

•贝和莱的“你”比较黑


19伦/利/明/贝/莱


19伦

你为他缠新的纱布,一圈一圈,最后轻柔地在他的后脑上打结。

从伤兵身上你几乎找不到当年那个莽撞的,火热的少年。

“痛吗?”你问他。

他并不回答,好似没听到一般。你便静静地在旁边等待着,同时给他倒了一杯热牛奶。

手伸到他嘴巴时,你忽地感到有什么温热的液体落在手腕。

一滴,两滴。

现在的艾伦强大又疏离,像一块流光溢彩的,却触之即碎的水晶。

很久没看到他笑了。

世人或崇敬他,或恐惧他。可没人想过,他痛不痛。

“你十五岁的时候,我可没想到会看到你这一面呢。”

你轻笑着把他拥入怀里,吻去他...

•gb,你精神物理都是攻

•贝和莱的“你”比较黑


19伦/利/明/贝/莱


19伦

你为他缠新的纱布,一圈一圈,最后轻柔地在他的后脑上打结。

从伤兵身上你几乎找不到当年那个莽撞的,火热的少年。

“痛吗?”你问他。

他并不回答,好似没听到一般。你便静静地在旁边等待着,同时给他倒了一杯热牛奶。

手伸到他嘴巴时,你忽地感到有什么温热的液体落在手腕。

一滴,两滴。

现在的艾伦强大又疏离,像一块流光溢彩的,却触之即碎的水晶。

很久没看到他笑了。

世人或崇敬他,或恐惧他。可没人想过,他痛不痛。

“你十五岁的时候,我可没想到会看到你这一面呢。”

你轻笑着把他拥入怀里,吻去他眼角的泪水。你和他十指相扣,把身体的热度传过去,尝试着抚慰那痛苦的灵魂。

“你别怕。”感受到怀里的身躯逐渐停下颤抖后,你蹭着他的耳垂。

“我会在你身边的,艾伦。”



利威尔

你回到房间后没有找到他,想了想,马上去了那个地方。

远远的,你看到熟悉的身影在墓园打扫。

每个墓碑前都放着一束洁白的百合,花瓣上甚至带着水珠,像一只只羽毛上沾了雨水的白鸽。

你一言不发地走过去,接过他手中的清洁用具,接着清扫灰尘。

他也没有反对,静静地看着你娴熟的动作。

“…小鬼,你有偷偷来打扫吧?”

你愣了一下,朝他笑笑。

看来还是瞒不过士兵长啊。

你深知他受伤后依旧不变的洁癖,他也必然不允许同生共死的伙伴墓上有一点灰。苟活于世的人常常呆在墓园,某个瞬间,好像能看到那些人还在身边。

“嗯,至少让大家干干净净的吧。不然除了韩吉桑,其他人一定会嫌弃我们不好好收拾的。”

你略带调侃地说着,却扶正了韩吉墓前的百合花。

他沉默了很久。你并不在意地站起身,推着他的轮椅往回走去。

夕阳昭示着一天的落幕,你还记得利威尔当初的模样,似乎下一秒就要永远地闭上眼,连呼吸都感到十分痛苦。

可他是坚强的,受了那么重的伤,依旧挺过来了。

这还得多亏阿克曼的血液。

但这血液,是幸运的吗?

你低下头,看到对方眼角模糊的一抹红色。

于是你从背后抱住了他。这一刻的你们不是背负沉重的战士,只是最普通的,想要为对方取暖的同伴。

“你一直在守护别人。”

“现在,让我来守护你吧。”



阿明

他成为团长后,你时常透过他的蓝色眼睛想要看到些什么。

那个说着看海的少年,那个温柔到甚至有些柔弱的少年,终究被逼成了现在的模样。

和昔日的伙伴站到对立面,想必很不好受。

得到巨人之力后,注定他要背负最沉重的责任。

用别人的话来说,“这是用埃尔文团长性命换来的机会。”

所以他被逼得不断成长,谁都想去抓住什么,最后又什么都没抓到。

你知道,他也害怕最后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牺牲。

“我给你读诗集吧。”你看着还在批公文的他,出声道。

他点了点头,看向你的眼睛中难得地出现了,仿佛漂流已久的人终于找到一个孤岛的安心感。

你便拿起诗集,属于少女的清透嗓音描绘出最美的画卷。

“我永远走在这些岸上,在沙与沫之间。涨潮会抹掉我的足迹,海风会吹去这泡沫。可是海和岸,却永远存在。*”

你看着他眼角不知为何落下的一滴泪,放下诗集,走到他的面前,捧着他的脸。

“你已经看到海了。”

你轻柔的擦去他的泪水。

“所以此行,不要迷茫。”



贝尔托特

你被他抱在怀里,他的身高能轻松地把你整个人包裹住。你放松地靠在他宽阔可靠的胸膛上,捧着本书看,不时亲亲他的下巴。

“小贝,帮我拿一下糖。”你头也不回地说道,他便伸出手,抓住一旁桌子上的奶糖,细心地剥好,再喂到你的嘴里。

你的舌尖瞬间品尝到融化的,浓浓的奶味。这让你愉悦地眯起了眼。

“真乖。”你笑嘻嘻地用一个吻作为奖励。

“这么听话,那些被你送入地狱的人看到一定会惊讶吧。”

他顿时浑身一僵,下意识地别过头去,却被你卡着脖子扭了回来。

“为什么不敢看我?我有说错吗,你无论是亲手还是间接害死的人,有多少个呀?”你一副无辜的模样看着他,手上的力气却和语气完全不符。

他颤抖得更厉害了。

“别想着跑哦,你知道后果的。”你终于松开了手,他咳嗽几声,混着细细的呜咽。

你歪了歪头,贴上他的脸,怀着无限柔情的手抹去他不住落下的眼泪。

“…哎呀,怎么哭了?我说过哭是没用的,再多的眼泪也抵消不了你的罪过,那些人永远不会死而复生。”

“给我忍住哦。”

他不敢继续哭了,拼命的忍住了抽噎。

你摸摸他的头。

“终归要下地狱的人,不如多让我愉悦一会吧。那些被你害的人看着你被我养得这么好,不知会作何感想呢?”

“真是期待。”



莱纳

“莱纳莱纳,我想吃那个!”

“这个看着也好可爱…”

“我可以再喝一瓶饮料吗?最后一瓶!”

你挽着莱纳的手,似乎十分兴奋地到处蹦蹦跳跳着。而他只是顺从地跟在你身边,付钱,然后任劳任怨地帮你拿买的东西。

莱纳当初一度精神状态不好,连睡梦都十分痛苦。在你这样活泼可爱古灵精怪的女友陪同下,他逐渐好转,现在已经几乎恢复了。

——“莱纳,别人都这么说呢。”你在他耳边呢喃,双手紧紧地抱住他,而他全身都不住地颤栗。

夜晚的房间里,你一盏灯都没有开,连月亮的光线你都嫌弃,还找人定制厚厚的遮光窗帘。

而你在全黑暗的环境下拥吻他。

“莱纳,我是不是对你很好啊?快说谢谢。”

他颤抖的唇几乎说不清话,似乎是出于对你的恐惧,神志不清地依旧吐出了你想要的那两个字。

“怎么这么小声?再说一遍。”

“…是…谢…谢……”

好吧,不能和患者计较嘛。你十分好心地想着,安抚地拍拍他的背,挺大一个人的,沦落到在一个姑娘怀里哭。

“好啦,别哭了,枕头要被哭湿了。”你拿着手帕擦去他的眼泪,听着他含糊而断断续续的“对不起”“我错了”之类的词。

“毕竟你再怎么道歉,再后悔,那些人再也回不来了啊。”

“知道你害死多少人吗?啊,我上次看到有个孩子…他一边哭一边喊着想要爸爸呢,下一秒就被巨人吃了,真可惜。”

“我如果是他,一定很想拉你下地狱哦。哎,不对,应该就这样让你痛苦地活着,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开。”

你似乎是无视了随着你的话语,全身颤抖得越来越厉害的莱纳。终于在你滔滔不绝又甜美至极的话语中,他崩溃地大哭起来,双手紧紧地抓着你的袖口,不断地祈求着什么。

他的动作太大,把窗帘掀起了一个角。在那一瞬间的月光下,你脸上是甜甜的笑容和毫无笑意的双眼。

“快睡吧,莱纳。”

“我迫不及待看到你在梦里痛苦的神情。”


*节选自《沙与沫》

野火阴烧

一些杂涂鸦

p23性转注意,艾琳

一些杂涂鸦

p23性转注意,艾琳

粘液粘液

除了打拳不关心任何事的阿明,被老叔们调侃也一言不发的阿明。好想掏钱请编剧告诉我他以后的故事😤

除了打拳不关心任何事的阿明,被老叔们调侃也一言不发的阿明。好想掏钱请编剧告诉我他以后的故事😤

粘液粘液
原本是为了找信仔的参考去看了演...

原本是为了找信仔的参考去看了演员的老片,结果被社恐又认真的阿明打动!

这个片子本来的构架蛮好,剧情和角色也很真情,自由搏击练习拍得十分认真,怎么就虎头蛇尾了啊!


原本是为了找信仔的参考去看了演员的老片,结果被社恐又认真的阿明打动!

这个片子本来的构架蛮好,剧情和角色也很真情,自由搏击练习拍得十分认真,怎么就虎头蛇尾了啊!


BOX

番外①

注:轻微艾尼和贝尼,主明尼。

Her Memory


#

追溯到他们还是个训练兵的时候。


青少年,荷尔蒙,多巴胺,黏腻的仲夏之夜。

光是说说就足够浮想联翩,在尚未真正接触外的世界的恐怖的15岁的新兵们,除了训练,唯二度过时间的方式无非是和迷恋的对象交换体液…或许太直白,不过在名为亚妮·雷恩哈特的金发少女的眼里,这是一种类似毫不做作的,略带鄙夷的说法。


她无所谓那种东西,就算有必要交出身体也罢,无所谓,因此也不会主动去做。


于是,莱纳也好贝尔托特也好都被它的氛围影响了,混蛋莱纳甚至迷恋上了这里的女兵——一个名叫赫里斯塔的娇小姑娘,都说她的笑...


注:轻微艾尼和贝尼,主明尼。

Her Memory


#

追溯到他们还是个训练兵的时候。


青少年,荷尔蒙,多巴胺,黏腻的仲夏之夜。

光是说说就足够浮想联翩,在尚未真正接触外的世界的恐怖的15岁的新兵们,除了训练,唯二度过时间的方式无非是和迷恋的对象交换体液…或许太直白,不过在名为亚妮·雷恩哈特的金发少女的眼里,这是一种类似毫不做作的,略带鄙夷的说法。


她无所谓那种东西,就算有必要交出身体也罢,无所谓,因此也不会主动去做。


于是,莱纳也好贝尔托特也好都被它的氛围影响了,混蛋莱纳甚至迷恋上了这里的女兵——一个名叫赫里斯塔的娇小姑娘,都说她的笑容是天使,在亚妮看来却有点难以言喻的怪异。

就连沉稳的贝尔托特,都有一次说出了些奇怪的东西。


依稀记得最燥热的某个夜晚,他们出任务,回来时,莱纳被叫去帮忙整理地下仓库,然后就只剩亚妮和高得离谱的他站在漆黑的巷角,兵团的宿舍灯火通明,偶尔传来一两声尖叫或者大笑,然后,然后…


少女感到一股难耐的闷热,没错,体力不支也就算了,散热功能也被该死的厚卫衣阻隔得透不过气,男人跟在她的身后,很近,近得抬头只能看见他的脸模糊在暗黑里,光打在他的胸口,发达的胸肌流下几颗清晰可见的汗珠和麦色的皮肤一起形成名为性感的味道。


她顿住眼神,幽蓝的瞳眸眨了眨,脚步或许慢下来了。


于是她听见男人早就变声的嗓音从上方传来:“阿妮…”


“怎么了?”


“我…你…你今晚,要回去吗?”他总是颤抖着,仿佛少女能一口把他吞掉,真想让他注意下自己夸张的体型,明白应该害怕的是谁。


“不然呢?”她突然来了点兴致,半开玩笑道。


似乎察觉对方并不厌恶,男人终于采取了毕生最大胆的举动——他弯下腰,用企图去吻她的姿势伸出了宽大的手,却只是停在她的耳边。


“可以吗?”男人的口吻变得可笑。


“我觉得…”少女微微低头,真的在考虑这个问题,转动蓝眸,挑拨头发,分明下一句就会答应,但当她张开唇瓣:


“还是算了。”


最后无疾而终,贝尔托特羞愧得几个星期都在躲避她,身为战友的亚妮因而被困扰住——或许,她真的在渴望男人的慰藉也说不定。


#

又一次。


这次是艾伦耶格尔,唯一一个有过亲密接触的男人,为了训练体术,不知多少次抱住他的腰或脖子,踢打他的腿间,扣抓他的头发或衣服。


他们之间的气氛一向正常,直到该死的青春期的到来。

谁也逃不过,就连满脑子复仇的那家伙也是,说来狡猾,艾伦首次对女人有欲望竟然是三笠阿克曼以外的。


炎热的午后大概是,训练场的尘埃飞扬,干燥到连汗水都是奢求,黑发翠眸的少年背部着地,又被重摔,他放弃了挣扎,平躺着被毒辣的太阳烘烤,娇小的对手俯视着自己,变得高大又充满权威。


“够了,我认输。”少年气喘吁吁,森林之眼里热浪起伏,浑浊不堪。


“不错,你比上次进步了。”金发少女破天荒的夸奖,甚至放弃了继续虐待,也许是真的累了。


她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虚弱,衣服早已脱得只剩背心,纯白的,已经变得灰尘仆仆,晒得偏橘的部分格外有魅力,原本无色的她终于有了点神采奕奕的颜色。


少年没发现自己已经看入迷了,而亚妮已经警觉对方带着侵略性的目光,于是有些愠怒的想要再教训他一顿。


迅雷掩耳之势,少女跨坐在对方的腰间,抡起拳头对准他的鼻子,艾伦的肌肉记忆帮他逃过一劫,于是他们以极其暧昧的姿势对峙着。


少女的白皙的脖颈近在咫尺,粘的在脸上,下巴的调皮金发耷拉至他的鼻尖,这么说十分糟糕,但不得不承认她臀部的力量压住了男人的致命器官,背心领口散发着混杂咸湿味的芬芳。

尚且纯情的少年脸红了,让人误以为是炎热导致的。


“谁允许你骑在我上面了?”


艾伦装腔作势起来,用对话分散她的注意力,鼓足勇气翻身压住那女孩,反客为主,盯着她的蓝眸,怒气冲冲的蓝眸,渴望还是害怕的咽下口水。


“这样…才对。”少年很慌乱,纵使肌肉酸痛,也不敢放松撑在对方耳边的手臂。


她很漂亮,漂亮的有点过头了。

不出所料,下一秒男孩的骨头传来爆裂声,痛苦的呻吟着,再没有力量和气势反抗。

金发少女拉伸着用力过猛的手臂,将刚刚的短暂羞涩隐藏在波澜不惊的面色下。


一个二个都被冲昏头了?该死的青春期。


#

真正和阿明阿诺德有交集是在一次整理仓库的邂逅,天知道那个密不透光的小房间里发生了多少肉体碰撞,她很庆幸是和女人差不多的他在这工作。


对方的金头发看起来顺滑干净,不长不短,发梢夹着其他男孩的恶作剧——一小朵雏菊。

他并未察觉,兢兢业业的整理着架子上落满灰的旧书,侧颜上圆润的鼻头湿漉漉的,淡蓝的衬衫袖口扎在手肘上方,露出骨节分明的腕部,潮湿的白手指捻动书页,灵活自如,像是经常这么做。

金发少女自愧不如他的魅力,移不开目光,也不想直视,她将注意力放在面前的杂物上,抽出一本小说抖落灰尘,百无聊赖的翻看,却不小心入迷——


“勇士疲于奔波,放下屠龙刀,死去的公主是他永远的心结,于是别国来了女巫,用魔法帮助他们在仙境中重逢。”

“可一天又一天,他忘记了为国争光的职责,勇士抛弃了现实的一切,只为和幻影般的旧爱共享余生。”


“最后,他疯了。”


悲伤的故事。

她合上书,天色渐晚,爱好摸鱼的亚妮又任性了一回,她对帮自己收拾的阿明感到一丝抱歉。


“阿尔敏。”少女冷淡的声线唤着他的名字。


“诶…?什么?”对方显然被吓一跳,就像他从不知道她会开口说话一样。


“辛苦了。”


“嗯?嗯!这是应该的吧。”少年张着大蓝眼睛,支支吾吾道。


他慌忙将手里的各种书籍推进木抽屉,像个冒冒失失的孩子,与传闻中博学多才的形象有些差异,体态欣长瘦弱,阴柔的俊秀。


亚妮不是第一次见他,毕竟对方最亲密的挚友是自己手下的学徒,但这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其实也没那么近,还隔着几厘米吧。

阿明阿诺德不像其他男孩争强好斗,充满攻击性,任何女孩都乐意和他相处。


“你有那种感觉吗?”


“感觉?”


“对异性…很饥渴的感觉。”她昂首平静的说。


“啊!我…”少年的蓝眸闪了闪,紧张的怪叫一声,单手放在脑后的时候摸到了那朵雏菊,摘下来捏在手里,脸蛋蹭地红透了:“阿妮有什么困扰吗?为什么这么问?”


“没什么。”


亚妮后悔她的问题,对他放松警惕过了头忘记对方是个如假包换的男人,她把棕黑封面的奇幻小说推到他手里,转身离开。


“回去了…对了,下次见面我教你格斗怎么样?如果想陪朋友在兵团多待一会的话…这是我唯一做的比较好的。”临走前,她别过一缕头发,语调有点微妙的波动。


“就当是今天的谢礼。”


#

于是下次见面就在某个较为阴凉的傍晚。

明明是类似浪漫约会的开端却终结于男人的惨叫,无数次发起攻势无数次被看似娇小的少女摔翻在地,阿明心知肚明这样的结果,却仍然抱着愉快的心态和她训练。


“你最需要的是增肌,然后放下善心,以置人于死地为目的对待敌人。”金发少女捏住他的手臂,平稳的过肩摔。


她蹲下来,看着激起灰土的男人坐在地上,不由得露出怜悯:“你很弱,好在挺有骨气的,不然会是个可爱的家伙。”


金发少年对亚妮的怜悯无所适从,他原本愉快的心情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耻辱和忍耐。


“阿妮那天的问题,我想有必要回答一下,我…”


阿明站起来,面带愁容的朝她靠近:“我有,并且这是十分正常的,每个人都有那么一个阶段,我希望阿妮不要为一些在外因素误以为我并非正常男性,不然,无论是借机接触你的念头还是被你轻视的感觉都让我很困扰。”


亚妮愣了愣,不可否认,她的确被他欺骗性很高的外貌忽悠得忘记了避嫌,所以才会情不自禁的问出从不会对其他男人提起的东西。

少年在她的视线上方仅仅一点,悄悄抬头便可以跌入他的海洋眸子,白衬衫下若隐若现的骨骼线条让她改变主意了,她不打算继续压抑对异性的欲望,因为就算是这样的阿明阿诺德,她也无可救药的被其吸引着。


“你不需要困扰,我没有轻视你。”她移开视线。


“那我也不想当个混蛋。”阿明的耳朵变成了粉红色,就连目光都让他觉得会冒犯,于是低头盯着脚尖。


“我不在乎,反正不愿意的话,随时都可以踢断你的腿。”


“哇喔…不要一脸平静的说出超可怕的话啦。”分明为难却是听上去轻松了许多的语调,他道。


“所以…”


“…所以?”


“要试试吗?”她毫不掩饰的说。


阿明没有理由拒绝她的提议,于是,亚妮又多了一个不眠的理由。


#

他们在仓库,在树下,在任何隐秘之处用身体彼此倾诉。


#

直到玫瑰的季节。


金发少女等在某次出行的路口,洋楼的窗户上是粉白交织的蔷薇,她理了理衣服,迎接从另一端跑过来的约会对象,除了他气喘吁吁的模样,这次亚妮还收获了一束艳丽的玫瑰。


“这算什么?”她看着满天星装点的庸俗的花束,无奈的勾着唇。


“正是因为俗气,所以大家都会明白这一点…”他满脸通红的笑起来,暖阳在他脸上飞翔:“我们是爱人不是吗?”


亚妮接下花,笑容越发苦涩,眼角却莫名奇妙的湿润:“嗯。”


啊…真没想到会这样。

她用带着银戒的手指蹭着卧蚕,重新真诚的笑了,伸出手捏了捏对方的脸蛋:“真是个笨蛋。”


#

后来,他揭发了她的叛徒身份。

后来,她被冰封,势要连心也一起。


#

“好痛好痛…阿妮,手下留情吧!”


可爱的少年捂脸撒娇着。

回想那天他微笑的脸庞,比星星还要令人神往。



C-137
发型对颜值的提升作用 前三季是...

发型对颜值的提升作用

前三季是美,第四季是帅

发型对颜值的提升作用

前三季是美,第四季是帅

野火阴烧

小时候,在墙内度过冬天的艾伦和阿明

小时候,在墙内度过冬天的艾伦和阿明

旺旺旺旺财
上一次能摸鱼手绘还是上一次(...

上一次能摸鱼手绘还是上一次( ・⊝・∞)

上一次能摸鱼手绘还是上一次( ・⊝・∞)

鹿鹿鮮貝
【此身亦是遗物】 放一个小明在...

【此身亦是遗物】

放一个小明在这里听大海的声音

【此身亦是遗物】

放一个小明在这里听大海的声音

生误今天做饭了没
一些摸鱼 巨人中学真的很可爱?...

一些摸鱼

巨人中学真的很可爱😭😭😭

一些摸鱼

巨人中学真的很可爱😭😭😭

旺旺旺旺财
捞捞🥳安利大家吃让明,绝对真...

捞捞🥳安利大家吃让明,绝对真,包甜🥳(能点赞支持一下就更好啦【【なきむし。|爱哭鬼】让×阿尔敏-(甜向-只身为我推添砖加瓦-哔哩哔哩】 https://b23.tv/co1DqOu

捞捞🥳安利大家吃让明,绝对真,包甜🥳(能点赞支持一下就更好啦【【なきむし。|爱哭鬼】让×阿尔敏-(甜向-只身为我推添砖加瓦-哔哩哔哩】 https://b23.tv/co1DqOu

深昏睡

摸了一下女装。对不起,下次还敢画

摸了一下女装。对不起,下次还敢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