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阿松

462.6万浏览    41442参与
流泪沫沫头

  有一些抄官图动作

  有一些抄官图动作

清朝大兴文字泡

  有空做成镭射票自己印着玩

  有空做成镭射票自己印着玩

霍荼
  群里的60分,发发   (...

  群里的60分,发发

  (想了想还是打了十四松的tag)

  群里的60分,发发

  (想了想还是打了十四松的tag)

万古不易
  背着金主摸鱼(对不起是他先...

  背着金主摸鱼(对不起是他先呼吸勾引我的)(?????)

  背着金主摸鱼(对不起是他先呼吸勾引我的)(?????)

饿の余曦

  我好像画十四都会不小心画成双手举手的姿势。都挺萌就看吧

  我好像画十四都会不小心画成双手举手的姿势。都挺萌就看吧

松野 冬芽【稿】
是筋肉】神父空和村人十四】

是筋肉】神父空和村人十四】


是筋肉】神父空和村人十四】

耘云者

bgm:赛琳娜的《Wolves》

结尾收音截取了《God&Damint》

题目歌词出自梦龙乐队的《Birds》

bgm:赛琳娜的《Wolves》

结尾收音截取了《God&Damint》

题目歌词出自梦龙乐队的《Birds》

冰汐

不知道是donhira还是hiradon但是摸了

  他们两个坐在小摊前的长凳上。

  “松野。”白色西装的男人叫他,“Gattino。”

  “嗯。”平社员闷闷地嚼着章鱼烧,不去看他的男朋友。

  “你还要酱吗?”一松拿着瓶子,等着某人一声令下就往小碟里倒。

  “No thank you.” 松野空松说。

  “Va bene.” 一松将瓶子扣回去,扶着长椅,后倾,然后伸了个巨大的猫懒腰。

  只是在空松眼里看起来像条猫。这个男的伸个懒腰都能伸得很有品。受不了了。

  “你还要吃多少个?”他的意大利男朋友追问道。

  “你不用陪我的。”空松又往自己的嘴里塞了一个,只饮一小口......

  他们两个坐在小摊前的长凳上。

  “松野。”白色西装的男人叫他,“Gattino。”

  “嗯。”平社员闷闷地嚼着章鱼烧,不去看他的男朋友。

  “你还要酱吗?”一松拿着瓶子,等着某人一声令下就往小碟里倒。

  “No thank you.” 松野空松说。

  “Va bene.” 一松将瓶子扣回去,扶着长椅,后倾,然后伸了个巨大的猫懒腰。

  只是在空松眼里看起来像条猫。这个男的伸个懒腰都能伸得很有品。受不了了。

  “你还要吃多少个?”他的意大利男朋友追问道。

  “你不用陪我的。”空松又往自己的嘴里塞了一个,只饮一小口清酒(“细品是一种艺术。”一松第一次碰清酒的时候,手捧白色的瓷杯这样说道,浑然不知亚洲人的酒想要喝得男人的话可跟上乘葡萄酒的优雅根本不是一种风格。外国白人男性,蠢。但是外国白人男性,帅,所以空松一定会本能性地),“这么晚了你肯定也有别的事吧……。”

  “没有,只有护送你回家。”

  松野空松面对这种话挤不出一句回答,因为蓝调此刻已经贯彻了他的全身。一定是这样。所以才无法很痛地回应,维护自己男人的尊严。

  “Gattino。”

  “我要吃很多个。”松野空松不客气地回道。

  “那既然如此的话,你能不能同时吃两个。”一松淡然地提议道。

  “Why?”

  “因为嘴里同时塞两个会很可爱。”意大利男子依旧淡然地伸手指戳空松的脸颊。

  “呵,真是拿你没有办法……”空松佯装一个低沉的干笑,“那我就——”

  对方立刻抽出手机打开相机模式:“别忘了往这里看哦。”

  “啊啊,真是的!”

  在空荡荡的夜里,调情回荡在路人寥寥无几的街上。或许,现在该换一张不是蓝调的唱片在自己的灵魂里响彻才是。


(嗯)


作者表示

喝清酒大概也是要细品的;不过hira酱的文化水平有限,所以他还是会觉得一口气喝完也是很男人风范的东西

茈蠃

宗教松+横滨 番外

慎入 阿松+文豪野犬(?)

究极杂食人 

激情出手,不包后续

人物属于老师,ooc属于我

OK?GO!


外乡人(文豪野犬众无色松组视角)


有敲门声,是前来委托的客人吗?

我是春野绮罗子,担任武装侦探社的事务员,因为离门口近就顺便接待客户。

“请进!”


因为横滨是一个不平凡的城市,作为军队和黑手党的驻地,小偷和偷渡党的巢穴,矛盾轮番上演,神经麻木不堪。普通市民早有处变不惊的自觉。


但还是惊讶了一下。因为神父和修女走了进来。

居然是宗教人士吗。


轰炸带走了横滨的平静,烈火烧毁了信仰的光辉。


神父礼貌地提出委托。

我......

慎入 阿松+文豪野犬(?)

究极杂食人 

激情出手,不包后续

人物属于老师,ooc属于我

OK?GO!




外乡人(文豪野犬众无色松组视角)


有敲门声,是前来委托的客人吗?

我是春野绮罗子,担任武装侦探社的事务员,因为离门口近就顺便接待客户。

“请进!”


因为横滨是一个不平凡的城市,作为军队和黑手党的驻地,小偷和偷渡党的巢穴,矛盾轮番上演,神经麻木不堪。普通市民早有处变不惊的自觉。


但还是惊讶了一下。因为神父和修女走了进来。

居然是宗教人士吗。


轰炸带走了横滨的平静,烈火烧毁了信仰的光辉。



神父礼貌地提出委托。

我按惯例引导入座,侦探社大都有委托外出,小镜花初来乍到,太宰先生好像睡着了。

就决定是你了,国木田先生。


端上茶水点心。修女始终低着头,面孔模糊不清。

“神父有一双蓝眼睛。外国人?横滨混血儿也不少。“






委托人条理清晰的讲述了委托理由和内容 “应该是来之前整理过思路“

“但为打探情报直接委托,外乡人神父的身份也不能构成理由。莽撞还是谨慎?”太宰回想讲话者坚定的足音,揣测来者的意图。

“侦探社业务广泛,只要在日常委托的闲聊里提上一嘴,情报获取轻而易举,国木田没有理由拒绝。”


另一人嘬饮茶水的轻微动静几乎被交谈完全掩盖,离开时也同样安静自然。

“拖鞋可不是适合暗杀者的穿着,神父的同伴是教士先生还是修女小姐?”悠然畅想

“黑暗中绽放的小镜花要怎么相处呢~”






抱膝坐在选定的书堆旁,脚下的地板隐隐发暖,阳光透过玻璃的空间,洒落在发梢和小腿上,温度正好。小咪团成一团,毛发在呼吸中起伏。

“没问题的” 感受胸前手机的存在,安心感包围着我 “敦救了我。留在这里是被允许的。”

……

“是委托人吧。”

……

“拖鞋的声音,很小声也能听出来。…过来了。

啊,蹲下了。”小咪慵懒地看向来客,我也投以注目。


进入视线范围内的是一位修女。

曾经在插画书里见过的服装揭示身份,但无法和拖鞋联想起来。

目光上移,修女的嘴巴下弯,与半闭的眼睛对视。

紫色。

“很困吗?”

气质沉重的修女没有主动说话,而是翻找起口袋,陆陆续续地拿出了三根条状物,一根系有毛球和丝带的细棒,一根鼠尾草。

“有暗袋吧,装了这么多东西。”


修女热切的盯着猫。

“真神奇

明明没有交流,却能气氛融洽地相处”


逗猫棒模仿着,舞动起来。






“委托需要的谈话已经足够了。”我伸出手 “神父会不会阻止我的恶~行~呢~”

国木田的破防(1/1)


“空松神父。”呆愣的被唤醒。修女待机的角落一目了然,死寂的目光不管用修女服还是安静行动都掩盖不了。

“为了避免在调查现场看到你们这种不幸的事情,就让我来介绍一下横滨的土地吧。”让横滨的尖锐划开神明悲人悯天的外壳,展露生而为人的真实。

……

“这不是冷血的混蛋就一定是个笨蛋。”

本身天真的观念直面现实的横滨,偏激者逃避者挑战者漠视者态度种种。神父像镜子,像偶人,反映着,应和着。


形如理想的神父。人在哪里?


“kara……

空空如也啊“





Ps.

存在感最高————拖鞋(不),其实修女穿凉鞋是正常情况

剧情大量重复描写,写作开始缺乏灵感(考试周发出想咕的声音)但还是会坚持试试

空松委托的原因和来横滨前的经历,一松的能力有关,补充待定(下次一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