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松

141.1万浏览    27708参与
揽潇

《春意》cp色松

  –

  色松/2x4,是存货里很喜欢的一篇,看的愉快❤️

  –

  又是春天,公园的柳叶淌着翠,探出嫩芽与尖尖,斑驳树影下他的脸,流泄笑容的甜。

  他眼角眉梢的笑像是块甜甜的奶酪,光是看着就让人心情大好。两只手扒在湖边的木制围栏上,像只慵懒的猫,迷迷糊糊地张开嘴巴吐露疲倦,满脸是对阳光的想念。经历了连绵不绝的阴天,阳光抚摸脸颊的感受是如此亲切。混合着泥土的香甜,满眼都是生命的鲜。

  灿烂而又温柔的金色拢聚在他的侧脸,承载万千星云的眼却总是喜欢半眯着,遮住一半浩瀚的海域。他从口袋里掏出刚去小卖铺买的棒棒糖,打算剥开包装时却发现糖整颗黏在了包装纸上,满手都是糖浆。他略微不爽,却...

  –

  色松/2x4,是存货里很喜欢的一篇,看的愉快❤️

  –

  又是春天,公园的柳叶淌着翠,探出嫩芽与尖尖,斑驳树影下他的脸,流泄笑容的甜。

  他眼角眉梢的笑像是块甜甜的奶酪,光是看着就让人心情大好。两只手扒在湖边的木制围栏上,像只慵懒的猫,迷迷糊糊地张开嘴巴吐露疲倦,满脸是对阳光的想念。经历了连绵不绝的阴天,阳光抚摸脸颊的感受是如此亲切。混合着泥土的香甜,满眼都是生命的鲜。

  灿烂而又温柔的金色拢聚在他的侧脸,承载万千星云的眼却总是喜欢半眯着,遮住一半浩瀚的海域。他从口袋里掏出刚去小卖铺买的棒棒糖,打算剥开包装时却发现糖整颗黏在了包装纸上,满手都是糖浆。他略微不爽,却又眼珠一转生出坏念想。

  

  “把手伸出来。”

  

  便尽数抹在了我的手掌上。

  

  他笑着,也不收敛这份久别重逢的喜悦,周围的鲜活跳跃进彼此的脑海卷起狂风巨浪,我弯腰拾起地上一片遗弃的树叶,悄悄地任由它在湖面漂流,不管是亲吻还是更深层的疯狂,在叶子接触到湖面挑拨涟漪泛起圈圈的纹时,就只剩下了拥抱的想法。

  

  “来抱一下吧?一松。”

  

  他收敛起放肆的笑,有些手足无措,慌张地向后方来往散步的人群张望。手别扭地想要伸出,却又怯怯放下。抿着唇不肯说话。我知道这家伙内在的忸怩,在我的面前放肆,在公众面前却总是低下头保持沉默。

  当初约他出来玩,穿过人群的时候,他猫着背带着白口罩和墨镜,将兜帽放在头上绳子赶紧拉到最长,全副武装地穿梭人海,炎炎烈阳下仿佛是来自北极的因纽特人。当我背对着人群想要给他发消息问他在哪儿,他暗戳戳我的腰摘下口罩,汗珠划过他的颚角,长吸一口气全部叹出,如释重负似的。那一段时间的他因为压力过大陷入自闭,也是我千哄万哄才把他约出来。幸好一切都过去了。

  那时候的我握住他的手腕,抚摸结痂的伤疤,顺其自然地与他十指相扣,他感觉变扭想要松手,我却握紧手中的温热和汗珠,拽他跑向了游乐园。

  小孩子总是喜欢装作大人般成熟,内心却依旧向往天真浪漫的色彩,看到大鼹鼠这类游戏便迫不及待地拿起棒槌准备玩,另一边对我指手画脚让我去给他买最喜欢的巧克力圣代。

  情人节那天他看我两手空空免不得心中失落,直接把我推开表示友尽告别,还特意别过头五官拧在一块,样子滑稽又可爱,冲我大喊着:“猫咪不能吃巧克力,可我能吃!没有巧克力的你在我面前看来就是一条毫无价值的腐烂的鱼!”

  因为是在家里,所以他就十足霸道了。

  我不知为何听到他幼稚的口气就笑得合不拢嘴,从口袋里取出精致的黑盒子。柔滑的丝绸下包裹宝石的手链。其实一开始是想要送他项链的,倘若水蓝色的宝石陷入锁骨的沟壑中,会映得目光更加清明。但如果,他不愿意那么显眼的话——我便把项链变成手链,在你走动的时候,能听见细珠碰撞的脆响,那是我在想你的声音。

  我从包里取出亲手制作的巧克力,慢慢靠近他再把他搂进怀里顺毛。亲吻他柔软的发丝,头脑浸泡在甘甜的橘子香里。他拆开包装袋将颗巧克力放进嘴里,上面包裹的可可粉可能对他来说稍稍苦涩了点,使他的眼睛微微眯起。我与他直面地对视着,夹杂了数日的忍耐,嘴巴开始亲吻他的眉角,轻触他的鼻尖,然后笑着覆盖上他的唇线,侵入内部的温暖。

  深邃到令人情迷意乱,口腔内分泌致命的毒液,麻痹我们的神经大脑,让我们拥抱彼此一口气跌下天堂。唇瓣彼此摩擦着,他口中的薄荷糖味道带来清凉,能够稍微冰镇这份火热的躁动。

  “情人节的巧克力,情人节的吻,以及情人节的我你想要选哪个做礼物呢?”我觉得逗他是件十分有趣的事,因为他每次都能给出有趣的反应。

  “当然是全要了。”他勾上我的脖子,回吻。

  春天。现在是春天。他开始了新的学年,明明功课多的要死,却下定决心全部掐在一个时间段里就算是熬夜也要完成,打算着第二天来神清气爽的见我。可现在在我怀里的人哪里是神清气爽啊?分明在我怀中不到一秒就睡着了。春风很是可爱,是大自然的腮红刷,在我怀里的他脸蛋粉嫩嫩的,眼角也是红红的,只是眼下的黑眼圈一点也不可爱。我心疼地抚摸他的眼角,将他背起走进车里,放在后排的位置顺便盖上小毯子。

  我习惯性往口袋里摸了摸,发现烟盒不知不觉中被调包成小卡片。上面醒目的红字提醒我不许再抽烟,右下角的折角里藏着——我想你了。

  

  “我也是,一松。”

  

  我想你了,好想好想你,每天都在想着你,喜欢你。没有一天不在思念你。甚至你之前送给我的那包芥末味蔫了的薯片我也吃完了,因为是你送给我的。一点也不好吃,真的,又辣又干甚至还有点酸,不知道是不是坏了,我还在空闲时间折了三罐的小星星,祈祷你期末考好点呢。

  心里突然多出了很多话想要跟他说,却又因为他在睡觉不忍心打扰他的美梦。浅浅的午觉,其实也能够是奇妙的旅程,只要有天马行空的构想,没有梦是做不成的。

  但有一句话必须要说,千言万语凝结成的心意必须要传达到才行。

  

  “一松啊,我喜欢你。你像是这春风一样轻灵,像是满天繁星一样惹人欣喜。”

  

  你是海平线上升起的太阳,光芒照耀整片天堂,  

  

  是卷起我思绪万千,无处安放的欲望。

  

  –

  end

  

LAKYER
之前吸了一下午小熊猫的产物

之前吸了一下午小熊猫的产物

之前吸了一下午小熊猫的产物

没有洁癖

松与coc跑团(和克苏鲁松无关……大概)

小松(kp):中立邪恶。超喜欢戏剧性的展开,更喜欢时不时坑pl,无论是不是真的危险都想看对方脸色发青,如果出目和剧情太安定会改剧本,一般不会开太正常的团。

空松(kp):守序中立。往往会自己将剧本没写的细节扩充,扮演npc会非常认真。详尽而细致的恐怖形容是现实san杀手,但是自己完全没有意识,会看pl的欧非情况调整难度,力争让对方体验完整的进程。

轻松(kp):绝对中立。一般不会改剧本,一板一眼地按照剧情来,pl出现预想外行动容易慌乱,而且难以抵抗现实话术。不知道为什么当kp就会很非,是搞事爱好者喜欢对付的那类人。

一松(kp):混乱善良。只会在恐怖的地方故意描写很多,但是写出来的东西未...

小松(kp):中立邪恶。超喜欢戏剧性的展开,更喜欢时不时坑pl,无论是不是真的危险都想看对方脸色发青,如果出目和剧情太安定会改剧本,一般不会开太正常的团。

空松(kp):守序中立。往往会自己将剧本没写的细节扩充,扮演npc会非常认真。详尽而细致的恐怖形容是现实san杀手,但是自己完全没有意识,会看pl的欧非情况调整难度,力争让对方体验完整的进程。

轻松(kp):绝对中立。一般不会改剧本,一板一眼地按照剧情来,pl出现预想外行动容易慌乱,而且难以抵抗现实话术。不知道为什么当kp就会很非,是搞事爱好者喜欢对付的那类人。

一松(kp):混乱善良。只会在恐怖的地方故意描写很多,但是写出来的东西未必很吓人,在pl乱跑的时候会简单粗暴放旧日来扳回正轨,但是自己总能解释清楚来源,其实看到pl有温情扮演和打出he会很开心,为此常常放水。

十四松(kp):你确定要让他当kp?

椴松(kp):守序邪恶。喜欢暗暗提高线索的难度和判定标准,也会偷偷增加怪的难度,被发现了就萌混过关。讨厌不按照规则书来的人,也讨厌不扮演的掷点机器,特别喜欢看pl对着没有情报的地方浪费时间,甚至会为此改剧本。几乎不放水,不加难度就是大发慈悲了。


小松(pl):混乱中立。搞事情专业户,现实话术和场外发言常有,规则书吃的很透但是把这份了解拿来钻空子,在使用实体骰子时甚至会修改点数,如果kp计算错误会理直气壮吃下对自己有利的部分,比起存活和结局更在意自己玩的开不开心,但是也会扮演乐于助人的好队友。

空松(pl):中立善良。比起骰子更喜欢扮演,总是能通过大量描述搬出角色卡不存在的交涉技能,进入状态之后pc的性格就是他的性格所以其他人总是很在意他写了什么卡。秘密团的时候看不出来阵营,却能够看穿其他人让队友很害怕,但是大部分时候喜欢扮演牺牲型好队友,对于he意外的执着。

轻松(pl):守序邪恶。无情的掷点机器,不喜欢扮演太多的内容,因而也总是制作理智型的pc,和队友合作会留个心眼,规则书也常常翻,但是遇到剧本原创内容会一下子慌乱,一旦走进逻辑死胡同就出不来,很容易被队友卖也很容易卖队友的pvp玩家。

一松(pl):中立善良。能够把很弱的pc点上奇怪的技能,最后却用得很好,带心理学和医学是常规操作。讨厌战斗和内讧,并不是不擅长只是讨厌。扮演会投入到结团都转不出来,甚至为了剧情内的行为而感动落泪,但是不会在人前露出来。比起自己的pc更希望npc能有好结局。

十四松(pl):绝对中立。总是做一些体力型pc,初始点数高于15点的技能除非kp推荐否则从来不带,往往有欧到让人嫉妒的出目,非起来基本也没别人事情了。行动自有逻辑而看不透,非常擅长在对话npc的时候一针见血,是不怎么看规则书的实践派。

椴松(pl):中立邪恶。喜欢把重骰花费在外貌上,魅惑点很高的刁民一个,擅长在npc身上挖线索,甚至会想方设法套kp的话,遇到物理性难题十分苦手。随身物品会写一大堆有的没的,说着喜欢秘密团实际上相当依赖队友的发挥,比起存活结局更容易打出逃离结局,npc的死活毫不在意。


入了双坑的结果。

不知道之后会不会产出伪跑团实况。

给看不懂的人的科普:

coc跑团:coc=克苏鲁神话背景,跑团=依赖骰子的桌上扮演游戏

理论上是合作游戏但是到底合不合作看kp和pl双方的心情了。


kp:coc中主持人专有名词,需要扮演npc及给出背景线索等东西,某种意义上主宰玩家生死。


pl:玩家,使用并扮演名为角色pc的人物进行游戏的人。


其他各种名词可以在评论区问

困困困困困困困困

刚入松圈画的,掏出来上了个色,感觉两种都还可以(?)

刚入松圈画的,掏出来上了个色,感觉两种都还可以(?)

monolonom

传染90——咬我——

  “咬我。”


  小松抬起头看着轻松。


  他感觉到三男抓着自己肩膀的手僵住了,十指像是要扣进他的皮肉之中一样。


  他颤抖着手从身上蹭了一把还温热的血,朝着轻松的嘴唇抹去。


  “我说,咬我。”


————


  谁都不许插手。...



 

 

  “咬我。”

 

  小松抬起头看着轻松。

 

  他感觉到三男抓着自己肩膀的手僵住了,十指像是要扣进他的皮肉之中一样。

  

  他颤抖着手从身上蹭了一把还温热的血,朝着轻松的嘴唇抹去。

 

  “我说,咬我。”

 

 


————

 

 


  谁都不许插手。

  

  在开始前,小松特意强调了这一点。

 

  所以没有人敢插手。

 

  空松的拳头攥得很紧,他甚至可以听见自己肌肉与骨头之间用力摩擦的声音。那种声音很沉,每一声都钉进他的骨髓里,脑子嗡嗡作响。

  作为次男此时应当如何做?出手阻止这一切,还是坚持到最后一刻不插手?明明自诩为two top,明明是哥哥,明明明明明明……

  可是却。

 

 

  轻松从一开始的苦口劝说,渐渐变为沉默不语,他看着面前这一幕格外奇怪的场景,又想起曾经对长男口出不逊之言的自己。

他突然发现,自从父母双亡后,长兄二人其实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长辈”。空松基本上家务样样包揽样样精通,而小松呢……虽然平日里总是嘲讽他什么都做不好、什么都不去做,可是实际上他在所有人心目中的角色,就是“父亲”那样的吧。所谓长兄如父。

  可正因为如此,什么事情到最后都需要他来承担吗……

  这会不会有点太奇怪了呢?

 

 

  椴松已经从围观的人群中推开了一条路走去了角落。他蜷缩在墙角,把头埋在双臂之间盯着自己触角上的光点看,光点如此柔和,可外面的声音是如此嘈杂刺耳。

  简直比那一天还要刺耳。

  轻松曾为了独立而离家过一次,送别的当晚小松泄愤似的揍了大吵大闹的十四松。那时候椴松对长男的愤怒是纯粹的。

  可是此时此刻呢?自己真的能对十四松产生同样的愤怒吗?说到底一直没有注意到十四松异样的自己有资格愤怒吗?

  还以为在安全岛上那番话已经让十四松想通了。

  可是。

  事实是。

  

 

  只有一松还在试图呼唤那个名字:十四松。

  十四松你住手。

  你们俩都住手。

  一松都没有想到此时扮演劝架人角色的会是自己。如果放在平日里,他一定会双手插兜站在一边看热闹不嫌事大地说什么“打起来打起来,一起下地狱吧混账兄弟们”。

  可此时的长男,此时的五男,此时的所有人,都已经不正常了。空松为什么不动?!轻松为什么沉默?椴松为什么逃跑了……

  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种样子……

  十四松。

  十四松你听我说话啊混蛋……

  

 

  小松再一次被击倒不起,他们已经数不清这到底是第几次了。

 

  从一开始看似势均力敌的缠斗,到后来小松逐渐下风,身上的伤越来越多,体力也逐渐支撑不住。

 

  兄弟打架?

  围观的人已经无法将这个词冠在此情此景之上了。

 

  十四松根本就没有手下留情,他的每一击都像是要把小松的骨头击碎,他迫不及待地把小松高高挑起在空中,连击 ,再摔在地上,像是赶时间一样迅速消磨着小松的意志与力量。

  小松的计谋和策略在自己的兄弟面前则几乎完全被看透了,或者说他压根儿没准备在这场兄弟打架中耍什么小聪明,他扔掉了所有多余的武器,手中只留了一把未出鞘的弯刀。

 

  “把刀拔出来,小松哥哥。”

  

  “哥哥刀不出鞘就能打败你哦~”

 

  “哈,随你。”

 

  而那把未出鞘的刀现在已经飞到了荆棘笼子边上,离倒地的小松距离很远。

  小松试图站起身,摇摇晃晃向着武器走去。

 

  而他身后的十四松将球棒举在脸侧,他的汗水顺着脸边冷漠而僵硬的线条滑落,在下巴处倒数了三个数,然后纵身跳下。

  他已经在心里将这一击视为了最后一击,朝着那人的后脑。

  

  我要毫无保留的,把我自己证明给你看,小松哥哥。

 

  “铛——”

 

  金属的球棒敲击肉与骨头的声音在大厅中回响着,只是听着,就觉得撕心裂肺地痛。

 

  这一击,什么东西就彻底地瓦解了吧。

  不愧是我呢……

  瓦解一切的我。

 

  可是十四松对上的那双眼睛里有蓝色的火焰。

  火焰中烧灼着极度复杂的情绪,他甚至无法从中挑出一个词语:愤怒吗?失望吗?无力吗?难过吗?痛苦吗?悲伤吗?

  次男的眼中究竟装着什么呢。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会被最疼爱自己的哥哥这么注视着呢……

  

  “住手,够了。”

  

  空松的声音沉得像是千斤的力量压在房间里所有的氧气上。

  那声音竟然有几分像是另一个人。

  原来那个人的声音,是这么变成这样的吗?

  被岁月中千万种情绪,被风化剥蚀,被沉淀淘洗后,声音也会改变吗?

 

  空松哥哥,千万不要变成那样子哦。

  我还是喜欢你平日里的声音。

  听着有些痛的,抑扬顿挫的,包含着极度热情与极度柔情的声音。十四松很喜欢。

 

 

  空松单手挡下了球棒。

  所有人都能听见其中骨头错位碎裂的声音。

  血痕一点点从皮下往上赶,从鲜红的血点,连绵成青紫色的淤痕。

  而他身后原本重心不稳朝着荆棘笼子倒下去的小松,此时一头撞进了轻松的怀里。

  三男咬着牙,任凭那人类鲜血的味道浸染他的衬衫,留在他的手臂手心与胸前。

 

  “哥哥不是说了……不要插手吗……”

  小松咳出一口血,他的视线中只有轻松被自己粘稠的血弄脏的黑色皮鞋,还有那双鞋子后面未出鞘的弯刀。

  他还想伸手去拿。

  可是轻松得手抓在他的肩膀上就像石头一般坚固。

 

  等等……

 

  等等啊………

 

  我为什么要坚持?

 

  我在为了什么而坚持?

 

  小松伸向弯刀的手突然就垂下了,他的眼睛越睁越大。

 

  啊,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我坚持了吧?

 

  

  他曾经坚持要以人类的身份变强,是因为他以为十四松还是人类。

  他可笑而固执地认为,日常的世界总有一天会到来。

  怪物只是这个畸形世界的过客。

  所以他要坚持作为人类保护他们。

  总会有一天需要有人去正常工作,买房子,买菜做饭,总会有这么一天。

  他想他应该就是那个人。

 

  陪着十四松,告诉十四松,没关系,哪怕作为人类我们也可以坚强地活下去的人。

  他想他应该就是那个人。

 

  可是他错了。

 

  荒唐可笑。

 

  十四松早就不是人类了,在自己都没有任何记忆的时候。

 

  那自己究竟在坚持什么呢?

 

  怕那十分之一的变异不会降临?怕死亡?还是怕变成和轻松、椴松那样每分每秒都在煎熬的怪物?

 

  啊……

 

  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比他眼睁睁地看着十四松此时此刻离开要可怕吧?

 

 

 

 

  “咬我。”

 

  小松抬起头看着轻松。

 

  “什……么………?”

 

  他感觉到三男抓着自己肩膀的手僵住了,十指像是要扣进他的皮肉之中一样。

 

  “小松你开什么玩笑!”

  轻松嘴都没张开,每一个字都是从他的嗓子中挤出来的。

  包括愤怒,包括不解,包括不知所措。

  

  “哈哈……哥哥……咳咳、哥哥……的血,对你来说很有……吸引力吧……”

  小松颤抖着手从身上蹭了一把还温热的血,朝着轻松的嘴唇抹去。

 

  “我说,咬我。”

 

  三男紧紧闭着嘴。

  他的脸色煞白,衬着嘴角的那一抹血红亮得扎眼,绿色的幽火在他的眼底暴涨。

  心脏开始狂跳,每跳一下他都觉得天地在跟着震动。饥肠辘辘的感觉,每一个细胞都在猖狂地叫喊着吃了他的感觉,人间美味就在自己唇边的感觉,醇香的分子顺着自己呼吸到达肺部的感觉。

  

  “轻松!”

 

  有人推开了他,接替他的位置抱住了长男。

 

  是一松。

 

  “快离开!!!所有的混杂体,都离开!!”

  

  一松把长男抱在怀里吼。

 

  人群开始躁动。

 

  显然所有围观的混杂体都早已忍耐不住,窃窃私语中人群围着的圈子越来越小。

 

  “那你来咬我……”

  小松伸手揪住一松的领子,试图把自己拽起来。

  而一松只是把他的脑袋往胸口一按,咬牙切齿地说:“你给我闭嘴。”

 

  “那……那你们……你们谁来咬我……拜托,大活人、咳咳、大活人欸!这么新鲜的……你们不心动吗……只要咬一口……”

  小松试图从一松的怀里挣脱,可是一松就如同一个坚实的堡垒,将他护在胸前。

  “我再说一遍,你给我闭嘴。”

 

 

  空松还在和十四松僵持着,此时没有挡球棒的那只手抽出了棍刀,暴怒的风随着刀尖划过的圆形成了疾速的保护罩:

  “你们谁敢来咬,来一个,我杀一个。”

 

  轻松还愣着。

  他的血线不自觉地自己行动了起来,忽而做爪忽而化蛇,兴奋地颤抖着吵着那个鲜血淋漓的人类抓去。

 

  “轻松哥哥!!看着我!!!”

  有人闯过了风壁冲到轻松的面前,椴松的灯在他面前晃了一下,“冷静!冷静一下!轻松哥哥!”

  

  椴松撕下了自己万圣节穿的斗篷,用力去擦小松染在轻松唇边的血。

 

  在那光中,轻松感受到了冰冷刺骨的海浪从头到脚将自己冲洗了一遍。饥饿感终于消退了。

 

  而这边的黑森也意识到情况不对,站起身命令围观的塞尔夫在场的混杂体全部离开。

  还有几个恋恋不舍的也被如月踹了屁股。

 

  “想找人咬你吗~?来呀~这边来~我可以帮你哦~”

  被关在荆棘笼子里的顾不知何时把自己的身体拆卸成了一小块一小块,此时只有一张嘴在空中飘着,朝着笼子的缝隙处飘出来,她的手伸向小松的方向,轻轻勾了一下手指。

 

  蓝色的刀风在一瞬间出现又消失。

  

  顾的手和那张企图穿过笼子的嘴紧接着就被切成了无数的小段。

 

  空松甚至没有回头,他只是从自己刀身的反光中露了一只眼睛冷冷地盯着被切碎的女孩:

“你敢碰他,我会把你切碎到无法自己拼回去。”

 

“椴松,你赶紧带着轻松离远点。”

  一松按着小松的脑袋喊。

 

  椴松点头就拽着轻松跑到了房间的另一边,并帮轻松将染了小松鲜血的衣服脱下来扔到一边。

   

  “为什么不咬我……为什么你们都可以变成怪物,却不带哥哥呢……”

  小松在一松怀里的声音很闷,一松感觉到他依旧在用力挣脱着。

  

  “小松,你不是说过我们两个总有一个要坚持下去吗!!!”

  空松喊。

 

  “那还不是你先毁约了!!!”

  小松努力翻过身。

 

  所有人都看见了他脸上那混杂的液体。

 

  没人敢确定那是什么。

 

  就当是血吧。

  一松咬住了牙。

  他从来没有见过长男哭啊。

 

  “你,一个人闯进全是怪物的仓库,差一点就被分尸了!”

  他对空松说。

  “你,因为变成怪物所以就演戏把我们全部都赶走!”

  他对轻松说。

  “你,以为自己要死了都不说实话!”

  他对一松说。

  “你,不也是抱着会死的决心跳海去救十四松的吗!”

  他对椴松说。

 

  “还有你……虽然我没有记忆……但是你……”

  小松最后看向了十四松,

  “哪怕一直都是怪物……也一直是我们的兄弟啊!!!”

  

  “为什么,为什么不咬我,让我感染啊……再不感染的话,我会输……我输了的话……”

 

 

  “十四松就会离开的啊……”

  

  

 

  “所以求求你们,咬我吧。”

 

 

 

 

 

 

——————

 

 

 

  可是没有时间留给他们去思考小松的请求。

 

  十四松肩上那个黑影发出了柏木的声音:

“看戏也看够了,再这么下去就有点无聊了。”

 

接着一个带着巨大兜帽的男子出现在十四松的身边。

  “你先带他们走吧,我下一趟走。”

  十四松朝着pur说。兜帽男点点头,瞬间又出现在了荆棘笼子里,那些人消失了。

 

/身为六胞胎/

/哎!哎!/

 

  空松感觉架在自己胳膊上的球棒滑落了。

  十四松把那根球棒放在了地上,朝着黑森的方向鞠了一躬:“球棒是黑森师傅的礼物,我就不带走了,最后谢谢师傅一直以来的照顾和包容。其实师傅你早就开始怀疑我了吧……这样都没有赶走我们,其实师傅的内心真的很善良呢。所以希望我的叛变不会影响到其他人在塞尔夫继续留着……”

  黑森咬着烟没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不是六倍/

/六分之一/

 

  十四松走过空松,走过抱着小松的一松,走到了大厅中一个空出的地方,从这个地方他能清楚地看到其余的五个人。

 

/身为六胞胎/

/weeeee/

 

  他朝着那五个人深深鞠了一躬。

  “多谢大家,各种意义上的。”

 

 

/成长的辛苦/

/完全不能想象/

 

  “十四松!”

  空松叫他,可他在十四松抬起头那一瞬间的冰冷的眼神中退却了。

  不要走。

  所有的挽留似乎都被冰冻了。

  可他总得说些什么,他必须说些什么。

 

“我、我领到了一把新吉他!我们还要一起唱歌对不对……那个、六子之歌啊!你走了就没人陪我唱了!”

 

 

/身为六胞胎/

/tong/

 


  “抱歉呐。”

  十四松无奈地笑了一下。

  兜帽男再一次出现在了他的身边,伸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生活的味道也是/

/六个汉子味/

 


  “十四松哥哥,到底为什么,为什么啊!”

  椴松重复着就连他自己也觉得好无意义的问题,他觉得酸性的眼泪从嗓子眼儿开始往外冒,再到眼角,再到空气中蒸腾成呛人的水雾。

 

 

 

/身为 六胞胎 ……/


 

  “因为,十四松是十四松嘛……”

 

  十四松最后的声音消失在了大厅里。

  笼子里空荡荡的,笼外也空荡荡的。

  只有一根球棒在原地静静地躺着。

 


 

/身为六胞胎/

/身为六胞胎啊……/

 

 

  大厅中不知道是谁,第一个哭了出来。

 

  

 

 

 

 

  

 

 

 

 

 

 

 

 

蓝筱同学
❤️💙➡️💜传奇 长兄一...

❤️💙➡️💜传奇 长兄一

赤鹿大藏 青户唐次 与 紫坂一

作者推特@dsmk_tamago

自汉化  侵删 请勿转出lofter

有条件的话还请翻墙去支持原作者

❤️💙➡️💜传奇 长兄一

赤鹿大藏 青户唐次 与 紫坂一

作者推特@dsmk_tamago

自汉化  侵删 请勿转出lofter

有条件的话还请翻墙去支持原作者

pishow

如果二四松被对方突然抱住……!

如果二四松被对方突然抱住……!

画风杀我
“罪恶靠隐瞒为生” ee大家好...

“罪恶靠隐瞒为生”


ee大家好,这里是新人画杀ee

画的是数字组的杰森和警察

是第一次入老福特请多多关照吖!!

以后会在阿松圈里发作品的

请多多关照!!

“罪恶靠隐瞒为生”



ee大家好,这里是新人画杀ee

画的是数字组的杰森和警察

是第一次入老福特请多多关照吖!!

以后会在阿松圈里发作品的

请多多关照!!

阿酸先生

放放手书里的图


再不要脸的宣传n波

BV1CA411879H

放放手书里的图


再不要脸的宣传n波

BV1CA411879H

跖冉

「净土」

•一卡拉意识流短打,总之就是瞎白话


你是我纤尘不染的一块净土,将满身风尘

涤地无类。

我伐毛洗髓,生怕污你灵魂。

1

恶魔骇人的翅膀遮挡住地狱血红的太阳

我跪在高贵的领主脚下

讨好般亲吻它的脚趾

魔王伸出骨瘦嶙峋的手抚摸我的头

「我可怜的孩子呦」

他张开流淌着鲜血的嘴

「为我杀死一个天使」

那样的话

「我便恕你无罪」

2

我听信恶魔的谗言

装作一缕冤魂混入圣洁的灵域

在那里

温暖的阳光永远普照

无罪的子民呼吸着花香

一只天使向我走来

「先生,Do you need free hug?」

他无暇的羽翼沐浴...

•一卡拉意识流短打,总之就是瞎白话



你是我纤尘不染的一块净土,将满身风尘

涤地无类。

我伐毛洗髓,生怕污你灵魂。

1

恶魔骇人的翅膀遮挡住地狱血红的太阳

我跪在高贵的领主脚下

讨好般亲吻它的脚趾

魔王伸出骨瘦嶙峋的手抚摸我的头

「我可怜的孩子呦」

他张开流淌着鲜血的嘴

「为我杀死一个天使」

那样的话

「我便恕你无罪」

2

我听信恶魔的谗言

装作一缕冤魂混入圣洁的灵域

在那里

温暖的阳光永远普照

无罪的子民呼吸着花香

一只天使向我走来

「先生,Do you need free hug?」

他无暇的羽翼沐浴着阳光

黑色的墨镜同身上的白衣令人肋骨发痛

一股厌恶涌上心头

他直勾勾地看着我

使我以为身份败露

可他却说

「先生,Don't be shy.」

我憎恨这只天使

他享受着如此美好的生活

却要用这种方式践踏一个罪人的尊严

「你不是一名合格的天使」

罪人喃喃道

天使笑了笑

「这世间可没有绝对的标准」

天堂明媚的草坪上

蒲公英慢慢起飞

天使拥抱了罪人

并施以他最真挚的微笑

在这里无人有罪

3

蹩脚天使带着罪人来到圣殿

请求无上的天使长为他洗礼

「我可怜的孩子呦」

罪人跪在大天使的脚下

姿势仿佛忏悔

「你是否有罪?」

罪人不发一言

他清楚自己的罪孽

绝无半分可能进入天堂

「天堂无人有罪」

天使与罪人一同跪在大天使脚下

大天使的六只圣翼满意地扇动

「孩子,你做得很好。」

他缓步走到罪人身边

在他头上洒下天堂的蒲公英

罪人必须要完成任务

但天使说他无罪

尽管天使同他遨游花海

为他提供栖身之地

并给他最温暖的怀抱

尽管这一切并不存在于地狱

那个他要赎罪的地方

4

罪人无法摆脱罪恶的命运

他的灵魂开始溃烂

若是再拖延下去

他的身份便要败露

他将回到地狱

被放入滚烫的油锅煎熬至死

或是

被恶魔生吞活剥

永无轮回之日

可是罪人不忍心伤害他的天使

他早已爱上了这片净土

没有过分的嘲弄

没有虚假的伪装

没有邪恶的妄念

只需要做一只慵懒的猫

安然享受天使赐予的温暖

恶魔早就料到这些

它早已为罪人降下最恶毒的诅咒

只有罪人杀了天使

那无穷无尽的欲望才会平歇

5

罪人为了缓解诅咒的痛苦

砸了天使的吉他和墨镜

撕坏他最喜爱的卫衣

甚至对天使拳打脚踢

诅咒的痛苦缓解了

内心的悲伤却愈发强烈

天使笑着对他说

「It's OK.」

这可掩盖不了他眼底的水光

罪人哭着对天使说

我有罪

诅咒让罪人的声音变成扑棱棱的鸽子飞向远方

天使只好同他一起哭泣

他们哭到日薄西山

哭到星辰漫天

哭到筋疲力竭

这时魔王的声音在罪人耳边响起

「如果你再不动手

我将举兵侵犯你的净土」

闻言罪人哭得更大声

是他用污浊之身闯入禁区

若罪人夏娃吞吃红果

食髓知味

这是他的因果业报

他该偿还

6

在天使惊惧的目光下

罪人举起了苹果刀对准自己的喉咙

「我本无罪」

我大声喊出

这次的声音没有变成白鸽

在模糊的一片泪水当中

我看见空松担忧的脸

Fin.


碎碎念:大概就是一个救赎的故事,这里的魔王地狱什么的都是一松的负能量。空松理所当然的就是辣只天使啦。

最后这只是一松做的一场梦罢了。

不知道有没有写出做噩梦时醒来发现一切都还在的庆幸感觉,我这渣文笔恐怕还要修炼一百年才能写出色松的好(猛男落泪

总之写的肥肠爽。

不说了,溜了溜了。(ง ˙o˙)ว

每天一苟杞,医生远离我
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画哭的十...

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画哭的十四

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画哭的十四

与门之环

#自汉化# 无授权 请勿转载

作者:さや原

不给糖就捣蛋🎃

#自汉化# 无授权 请勿转载

作者:さや原

不给糖就捣蛋🎃

碎柚籽

指绘摸鱼合集(除了p2)

做做复健,好久没画了

成咸鱼干了


指绘摸鱼合集(除了p2)

做做复健,好久没画了

成咸鱼干了


缺粮村

偶像女子高校生(误)

是我流女子松!!先画了345ww

美丽文案来自@宁远 

偶像女子高校生(误)

是我流女子松!!先画了345ww

美丽文案来自@宁远 

两极与夜
辣眼警告,色渣警告

辣眼警告,色渣警告

辣眼警告,色渣警告

年年彩彩

きょんおそつめ そのさん (1)

寝ろ@低低速中  p站id:1880943

⚠️授权漢化,一切無端轉載禁止🚫,商用禁止🈲️,請尊重原作者的權利🙏


因为前几张和后几张的时间不太一样所以繁体字➡️简体字了。

きょんおそつめ そのさん (1)

寝ろ@低低速中  p站id:1880943

⚠️授权漢化,一切無端轉載禁止🚫,商用禁止🈲️,請尊重原作者的權利🙏


因为前几张和后几张的时间不太一样所以繁体字➡️简体字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