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消

13.8万浏览    1177参与
雨竹

part.24沙....雕?

“咳...咳!”

弑君者咳嗽着,嗓子进了点让人不舒服的东西

外面风沙大得要命,这些粗制滥造的帐篷根本不管用!

由梅菲斯特领导的医疗(自己的)队员向您建议,少张嘴,细嚼慢咽,少说点废话。十分有益于您的生活健康与生命安全

此话不假,敌方的杜林在打哈欠时被风灌了一嘴沙

这十分有助于活跃气氛!我军大笑不止!尽管代价是也灌上一嘴沙,但是没问题!气氛万岁!

“呸...喉咙干死我了。”

“所以说...!我们今天的战斗方针就是!”

坐在桌子旁的...看起来像是领袖的家伙猛拍了一下桌子

“看到那个了吗?”

她指指桌上的地图,又指指远方的一堆沙雾

“啊..!看到了老大!”

“老大对方位的辨...

“咳...咳!”

弑君者咳嗽着,嗓子进了点让人不舒服的东西

外面风沙大得要命,这些粗制滥造的帐篷根本不管用!

由梅菲斯特领导的医疗(自己的)队员向您建议,少张嘴,细嚼慢咽,少说点废话。十分有益于您的生活健康与生命安全

此话不假,敌方的杜林在打哈欠时被风灌了一嘴沙

这十分有助于活跃气氛!我军大笑不止!尽管代价是也灌上一嘴沙,但是没问题!气氛万岁!

“呸...喉咙干死我了。”

“所以说...!我们今天的战斗方针就是!”

坐在桌子旁的...看起来像是领袖的家伙猛拍了一下桌子

“看到那个了吗?”

她指指桌上的地图,又指指远方的一堆沙雾

“啊..!看到了老大!”

“老大对方位的辨析真是精准啊!”

“兄弟们到时候冲的时候加油啊!”

一堆人摇头晃脑的向外看着,大概布满了整个九十度

还有一些目光在盯着一边的面包储备

“所以啊!大家要做好战斗准备!隐形部队可别让沙子影响了战斗服...其他人也意别喝水的时候让沙跟着水一块走错路...梅菲斯特不在这,我可救不了命。”

“知道了!老大!”

群声应和

“唉...要是霜星这时候在这跟咱一块打多好啊...可惜去筹备攻打龙门了..可热死我了..”

她拿着扇子扇着风..实际上扇子破损的地方吹的风比这扇子还管用...

“唉...”

她拿起一块还算软和的黑面包往嘴里送去

哦不...面包的小孔里还有几粒沙子

在经过一番剧烈的咳嗽后,弑君者的呼吸系统取得了对沙粒的自卫反击胜利

大家也就都享用着自己的午餐,有些人幸运的吃到了面包两侧的部分,沙粒难以进入,而且口感不错,因而并未进行呼吸道和外来物的殊死搏斗

有的人则没有这么幸运,他们很明显进行了持续的拉锯战

部分同事自告奋勇帮助解决问题,对背部的猛拍是一个结束战局的好方法,只是部分重装干员在充满诚意的一击后暂时造成了整合运动的非战斗性减员

“好了!休息的也差不多了!”

她也站起身来,拍拍身子(事实上这很重要),冲着下面的士兵们喊着

“来吧!今天就去把那个罗德岛的博士给我砍了!”

她举起她惯用的匕首,向着那个...她也只有个大致方向的地区指着

“整合运动万岁!”

“整合必胜!感染者终将获得胜利”

“整...唔...咕”

不排除不少人会在这种情况下会偷偷在桌子上拿几块面包塞到嘴里

“那个..弑君者老大啊。”

“怎么?”

“我觉得如果我们真的打赢了的话,不如就把对面的那个什么...什么博士绑来吧?”

“为啥啊,我们又没源石供着他。”

“我们每次跟他打都输了吧,照这样下去弟兄们得全进龙门局子啊。”

“怕什么啊!你上就是了,拖住!我去他们老巢直接了结了那个博士的性命!”

弑君者此言不假,她的步伐如同影子一般,瞬间就绕到了敌方先锋的背后

“哦?”

凛冬回了回头,拿着如同度假的语气发问

“哟?这是咱第几回见面啦?弑君者小姐?恭喜啊,今天博士没带阿消哦。”

“你...没阿消又怎么样..不是..!”

她花了大概半秒组织语言

“有阿消又怎么样!你看我马上提着博士的人头来见你!”

“对啊..!老大加油!”

凛冬前的一个卫兵为她打着气

“你还有空...!”

凛冬一斧子下去,可惜弑君者已经无暇顾及了

“呵...果然没有阿消...”

她在奔跑的时候四处张望着

“没有暗锁..没有那熊猫..没有银灰家二小姐....!”

她的心情就如同博士的简历包突然着火了一般

“你个死博士...看我今天不....嗯?”

怎么回事...好像被拽住了..

“谁...!”

她马上回起头来,发现自己的尾巴被狠狠拽着

“红...切掉。”

红举起了匕首!无比紧急的情况啊!弑君者小姐!

“救救救救救救救救.....命!”

她使出了浑身力气,终于把尾巴从红的手上挣脱了下来

“哎...?!”

前面的是拉普拉德

“哟!难得一见!”

拉普拉德冲她招了招手

“不不不为什么是你!”

她紧急刹车,但是看起来很难刹住了...

“怎么?你难道不想来打一架吗?”

“我不想跟你打一架啊!”

弑君者的步伐慢慢变得迟缓了..她好像绕不到后面了..

“都是鲁珀族...放我一马吧...”

“我后面那家伙叫银灰,整天跟博士称兄道弟的,你想去的话。”

拉普拉德马上闪开了路,映入弑君者眼帘的是银灰那已经发出刺骨白光的手杖

“对面的博士你等着..我下次..”

后面的红并没有撤退

“我说...不如你来罗德岛练练?练好了说不定自己还能跑出去,嗯?”

拉普拉德索性坐在地上打着趣

“我怎么会去你们罗德岛!我就算死也不会进你们罗德岛的门半步!我...”

“啰嗦。”

红使用了刀背打击,效果拔群

结果是,红获得了(可能是唯一一个)想怎么摸也不会被说的尾巴

陈连续几次提出了要人请求,但被凯尔希和红回绝了

博士还是没有拿到研磨石

至于弑君者...

说老实话,生活环境改善这事,其实挺让人开心的

除了伊桑更有意在路过时保持隐形...其他..

罗德岛还是一如既往地安宁...大概吧..

至于被关起来的弑君者的感受,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但是,就阿消和其他三人的探监频率来看,我们至少可以确定弑君者的生活还算是有些姿色

应该还算吧

 

 

 

 


XS。
疫情期间我祝你们身体健康! 协...

疫情期间我祝你们身体健康!

协我岛干员祝大家一定要快乐~

疫情期间我祝你们身体健康!

协我岛干员祝大家一定要快乐~

喝茶的侦探。

阿消认为博士很温柔的故事。小短打。

博士是个温柔的人。

阿消这么想的时候,她面前的博士正将脸埋进软绵绵而富有弹性的落地沙发。博士有着乌青的黑眼圈,瘦弱的身躯勉强撑起厚重结实的防护服,手里还拿着芙蓉方才送来的曲奇饼干。阿消知道,博士又困了。事实上自从上午结束了剿灭作战后博士的精神就不太好,但他还是像平时一样安抚受伤的干员,打足精神进行后续清理事务的安排。

这样的博士很了不起。阿消自认没有博士那样聪颖的头脑,无法设身处地去换位思考,但她总觉得在智力方面天赋异禀的人会感情薄弱些,像小说里那些冷酷而吸引人的主角——曾经的博士,那个没有失去记忆的博士,就是这样的角色。有干员这么传言过。

可阿消想象不来。打从来到罗德岛的第一天,她看到...

博士是个温柔的人。

阿消这么想的时候,她面前的博士正将脸埋进软绵绵而富有弹性的落地沙发。博士有着乌青的黑眼圈,瘦弱的身躯勉强撑起厚重结实的防护服,手里还拿着芙蓉方才送来的曲奇饼干。阿消知道,博士又困了。事实上自从上午结束了剿灭作战后博士的精神就不太好,但他还是像平时一样安抚受伤的干员,打足精神进行后续清理事务的安排。

这样的博士很了不起。阿消自认没有博士那样聪颖的头脑,无法设身处地去换位思考,但她总觉得在智力方面天赋异禀的人会感情薄弱些,像小说里那些冷酷而吸引人的主角——曾经的博士,那个没有失去记忆的博士,就是这样的角色。有干员这么传言过。

可阿消想象不来。打从来到罗德岛的第一天,她看到的就是可亲的温柔男子。若非亲眼见识过博士在战场上与平日截然不同的神态和高超的指挥能力,阿消会怀疑这位平日与普通男性无异的人的身份。何况,博士在基建时总带着浅笑,和每位干员都关系不错……就是这样的人。

博士是个温柔的人。阿消不止一次这么想过。

……回过神的时候,博士已经睡着了。地暖供应很足,睡意慵懒地流淌在这塞了过多家具而显得拥挤的宿舍。阿消自己也被困意包裹,她晃了晃身后蓬松的大尾巴。

或许是因为意识被困倦搅和,阿消倾身坐到了落地沙发旁边屏息观察博士的睡颜。博士有着一张清秀的脸,因为常年被面罩遮挡而白皙得有些病态。难怪大家总担心博士的身体健康。沙发是松鼠的图案,博士曾抱着它得意地对阿消说“像不像你?”——尽管那时候博士的身躯几乎要被沙发压倒。

她钻进博士怀中,阖起眼帘。睫毛在阿消有些婴儿肥的面颊投下小片阴影,恬静平和。博士的手臂悄无声息地抬起,轻轻拍在阿消的后背。阿消想要扬起嘴角,但她努力忍耐。

下雪了。

END

觉得冷的时候突发的小短打而已,想抱抱阿消毛绒绒的大尾巴。

仙人掌脉动和太阳
暑假画的阿消 她可爱死了!!!...

暑假画的阿消

她可爱死了!!!啊啊啊啊啊

暑假画的阿消

她可爱死了!!!啊啊啊啊啊

✨锦旗锦旗✨
全体札拉克干员给您拜年了

全体札拉克干员给您拜年了

全体札拉克干员给您拜年了

髭切的裤裆为什么那么白

-小   心   火   烛-

————被连天的爆竹声吵到睡不好做恶梦爬起来临时摸的东西

各位节日期间请一定要注意安全。 

-小   心   火   烛-

————被连天的爆竹声吵到睡不好做恶梦爬起来临时摸的东西

各位节日期间请一定要注意安全。 

拉低全tag水平·洛
鼠年札拉克干员必须有排面!!!...

鼠年札拉克干员必须有排面!!!!!!

(砾砾和清道夫赶不上趟了呜呜呜待会补)

鼠年札拉克干员必须有排面!!!!!!

(砾砾和清道夫赶不上趟了呜呜呜待会补)

咸鱼包

咕咕咕差点画不完贺图

咕咕咕差点画不完贺图

云陌
一没蓝天使,二没年。侦探事务所...

一没蓝天使,二没年。侦探事务所倒是都凑齐了。看来鹰角知道我喜欢什么(^m^ )不过还是太少啦!请鹰先生继续 ,不管是毛茸茸大尾巴还是真正的兽人,都请多来一点!

一没蓝天使,二没年。侦探事务所倒是都凑齐了。看来鹰角知道我喜欢什么(^m^ )不过还是太少啦!请鹰先生继续 ,不管是毛茸茸大尾巴还是真正的兽人,都请多来一点!

拉普兰德

罗德岛的核平日常

私设鲁珀族女博

CP向   巨型 OOC  现场    要素太多了标签打不过来

就在这天     粗心大意的博士不小心忘记把拉普兰德从红的宿舍里调走    于是.........拉普兰德的尾巴...被红撸秃了......博士建议她先不要去战斗

但是...她依然坚持要去上战场...

在万般无奈下   博士选择了妥协

作战失败了......拉普兰德则站在一边秃着尾巴嘲...


私设鲁珀族女博

CP向   巨型 OOC  现场    要素太多了标签打不过来

就在这天     粗心大意的博士不小心忘记把拉普兰德从红的宿舍里调走    于是.........拉普兰德的尾巴...被红撸秃了......博士建议她先不要去战斗

但是...她依然坚持要去上战场...

在万般无奈下   博士选择了妥协

作战失败了......拉普兰德则站在一边秃着尾巴嘲讽着整合运动的弑君者...

凛冬:丢人!你给我马上退出战场!

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   博士就因为这个和凛冬吵起了架   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银灰正打算看看他亲爱的盟友在办公室做什么

刚走到离博士办公室不远的地方就听到了吵架声音

急匆匆的赶到了现场 开门的力度大到门差点飞了

入目的是一个鲁珀族少女掐着腰红着脸和凛冬吵架   银灰并没有打算自己一个人去劝架

他找到了真理   然后真理也去劝架了.........虽然没有成功   她们依然在吵架

这时陈sir路过了这里    听到吵架的声音刚想制止

就听到了背后熟悉的一声:粉肠龙!   她转身下意识就说到:叉烧猫有什么事!  ......诗怀雅炸毛了

她们在博士门口不远处吵起了架

伊芙利特因为用火把一旁的体检报告烧着了  被赛雷娅说了一会   然后阿消以飞快的速度冲到了现场用水喷伊芙利特   伊芙利特一边跑一边喊着赫默    路过赫默宿舍时   赫默迷迷糊糊的推了推眼镜走了出来   追在伊芙利特身后的塞雷娅在看到赫默后停下   与赫默注视着那  因为在“嬉戏打闹”而渐行渐远的两人    然后与赫默不紧不慢的走向了她们正要跑进去的地方---博士的办公室

在走廊里   她们看到了陈sir和诗怀雅吵架的场景

过了一会

阿米娅急急忙忙的赶到了博士的办公室

在办公室门口   她用平淡无奇的眼神看着正在吵架的陈和诗怀雅    显然   她已经习惯了

她先是礼貌的敲敲门   问到:刀客塔?在吗?

然后真理听到了 便放弃了劝阻博士与凛冬吵架

然后去给阿米娅开了门 

阿米娅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银灰站在博士和凛冬的中间试图劝架      落地窗外不远处的拉普兰德秃着尾巴好像在嘲讽着整合运动的弑君者

伊芙利特被阿消追着喷水    赛雷娅和赫默在一旁驻足观望    她虽然有一点点惊讶   但依然面带微笑  走到博士身边  用甜美的声音对博士说:博士   

您还不能休息哦~......〔博士突然没了声音   一旁的凛冬也不发话了  银灰和真理见状走到了她们身边  银灰把尾巴给了博士   博士摸着尾巴  露出满足的笑容   而真理则给凛冬倒了一杯水给她喝〕

这时走廊里的陈和诗怀雅的吵架声把雪雉惊到了

她跑到博士办公里    怯生生的刚想问博士这里发生什么了     就听到刚从弑君者身边走到博士办公室门口的拉普兰德对着不远处的德克萨斯喊到:德克萨斯做的到吗!以及那声:闭嘴!

能天使则说到:呦~老板~你们在.........〔她手中拿着的苹果派差点就掉到了地上〕

远山和星极在宿舍讨论着占卜的问题  

深海色也来到博士办公室门口    飞快的用笔画下了这个名场面

芙兰卡则在宿舍给雷蛇的角上绑了一个蝴蝶结

可雷蛇并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绑完了蝴蝶结的芙兰卡一脸坏笑的走开了    

杰西卡看到了这一切   在确认芙兰卡走了的时候

告诉雷蛇她角上有一个蝴蝶结  是芙兰卡前辈绑上的…………

这时博士的办公室已经快炸了

虽然门外的陈和诗怀雅已经停止了吵架

可是这不能阻止前来捣乱的阿和华法琳

吽愁的扶额      这个声音很快惊动了凯尔西

在凯尔西的震慑下

干员们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岗位

啊    今天的罗德岛也是核平的一天呢~〔拉普兰德如是说到〕

那隻喵
「鼠年的博士是屬於我們扎拉克的...

「鼠年的博士是屬於我們扎拉克的!!!」

快過年了,趕緊把島上的扎克拉的小姐姐拉出來給大家拜年了
希望每位博士新的一年都是理智滿滿的!源石充足!都能招募到心儀的干員!!!
最重要的是,都是身體健康的!!!
放假就和我一樣都宅在家裏打打遊戲,肝肝稿吧,別出門了!

「鼠年的博士是屬於我們扎拉克的!!!」

快過年了,趕緊把島上的扎克拉的小姐姐拉出來給大家拜年了
希望每位博士新的一年都是理智滿滿的!源石充足!都能招募到心儀的干員!!!
最重要的是,都是身體健康的!!!
放假就和我一樣都宅在家裏打打遊戲,肝肝稿吧,別出門了!

白白白白殇
迫 害 突然觉的阿弑好可爱(/...

迫       害

突然觉的阿弑好可爱(/ω\)


从开始就被迫害的人,

成为了最后还活着的人

(yj爸爸请您留个活口吧嘤嘤嘤)

迫       害

突然觉的阿弑好可爱(/ω\)





从开始就被迫害的人,

成为了最后还活着的人

(yj爸爸请您留个活口吧嘤嘤嘤)

FixMePlz
也不知为啥我喜欢的干员就都是特...

也不知为啥我喜欢的干员就都是特种

也不知tag咋打

也不知为啥我喜欢的干员就都是特种

也不知tag咋打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