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阿淼

4693浏览    32参与
多喝热水

喂,看见耳朵啦

(不像Q版的Q版?

喂,看见耳朵啦

(不像Q版的Q版?

Noya

【阿淼/单人】旧照片

阿淼的情绪有点低落。


昨天她走进社团办公室时,伪梦背对着玄关,正仰头看着那只宠物鸽。

阿淼没有说话,安静地看着这一幕。这几年她无数次看到过这样的景象,但此刻,却后知后觉地发现有什么缓慢地改变了。这个小姑娘从当年那个强撑着坚强、咬着牙面对内心孤独的柔软女孩,变成了一个更勇敢也更平和的人。

“阿淼学姐。”

无论是三年级平级还是升到四年级后,伪梦都一直没有改口,还是如低年级时一样叫她学姐。

“我要毕业了,对下一届社长的人选……有什么建议吗。”

伪梦语调平静,一直没有回头。


阿淼闭了闭眼睛,将注意力拉回到现实,从置物柜里拿出一本相册。

“啊这个交给你啦,电子版迟迟那里也有备份,...

阿淼的情绪有点低落。


昨天她走进社团办公室时,伪梦背对着玄关,正仰头看着那只宠物鸽。

阿淼没有说话,安静地看着这一幕。这几年她无数次看到过这样的景象,但此刻,却后知后觉地发现有什么缓慢地改变了。这个小姑娘从当年那个强撑着坚强、咬着牙面对内心孤独的柔软女孩,变成了一个更勇敢也更平和的人。

“阿淼学姐。”

无论是三年级平级还是升到四年级后,伪梦都一直没有改口,还是如低年级时一样叫她学姐。

“我要毕业了,对下一届社长的人选……有什么建议吗。”

伪梦语调平静,一直没有回头。


阿淼闭了闭眼睛,将注意力拉回到现实,从置物柜里拿出一本相册。

“啊这个交给你啦,电子版迟迟那里也有备份,但是我还是觉得洗出来的照片会更有感觉一点。唔,之前我们弄了一点点,以后你跟活动的时候如果有好的照片就可以放进去,冲洗费用会费报销。”

栖书把这本相册交给阿淼管理的时候是这样说的。相册里每一张照片的内容和位置,阿淼已经烂熟于心。但此时此刻,她还是翻开了相册,用指尖轻轻触碰着每一张相纸。

第一页的照片上,是她三位已经毕业的室友。确切地说,是她们建立社团答辩时的样子。

画面的右侧是迟迟,刚刚播放完了全部多媒体文件和演示文稿,正在走上讲台。栖书站在讲台中间微微侧身,用鼓励的眼神和迟迟对视。大虫则单手按着讲桌面向评委。三个人都穿了正装,微笑着,看起来沉着而张扬。

阿淼没有真正见过她们的这一面。她的印象里,是迟迟揉着眼睛嘟囔好困好困,大虫年复一年与帐篷支撑杆肉搏,栖书抱着专业书蜷缩在椅子上念念有词。

四学年,似乎给每个人都带来了改变,而自己没有。

在这所学校里,每个人都扮演着自己的主角,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剧本,樱桃和兰卡的专业天赋,伪梦的能力与沉稳,鱼头简单和多彩的交织,而她一年又一年看着人们匆匆而过,抬起手抓住了时间。

丰富的实践经验让她不在意一年又一年的留级,她清楚那些理论对自己来说并不难。或许她只是不愿意离开这里,网络传媒这种东西,本来就是在哪做都一样的。

但太多人无法停留。

指尖触碰到一点弧度,她小心地捻开保护膜,将那张相纸抽出,惊讶地发现背面有字。

是迟迟的字迹。


    时间会回答成长

    成长会回答梦想

    梦想会回答生活

    生活回答你我的模样

                           迟迟 于社团答辩成功当日晚


迟迟把这段话写在了照片的背面。

是歌词,阿淼想。她检索一番,很快音乐声在办公室里响了起来。

阿淼拿着照片安静地坐了一会。

她呼了一口气,将照片放回相册,点开了一个聊天框。

“阿淼同学,我院两位副院长下学年开设课程较多,需要助教数名,能完成工作任务表现突出,或将有大量工作实践机会。如有意向,可与我联系。”

是辅导员发来的消息。

阿淼飞快地输入着字句,离开了办公室。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中,音乐还在流淌。


    海洋会回答江湖

    江湖会回答河流

    河流会回答浪潮

    一起跃入人海

    做一朵奔涌的浪花


Noya

【群像/高年级组】“就一定要实现”

“还没连好吗。”

“这里的蓝牙设备太多了。”迟迟把视线从手机上移开,看向左侧各社团似乎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迎新展台。“只能保证我们的音响不被误连接……但是……”

她抓了一把头发,试图在迎新展会的嘈杂声中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回手机上。与此同时,右边的校田径队展台开始打鼓。

栖书摸了摸鼻子,又看向大虫,后者的姿势仿佛在与帐篷的支撑杆进行着一场激烈的肉搏。

栖书托腮望着面前来来往往的新生,真情实意地思索起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同意来迎新展会帮忙。

到底搞不搞得定啊!大虫!

身后传来交谈声,似乎是大虫放弃了肉搏,在寻求田径队男生的帮助。

“嘿!栖书!”

阿淼将几瓶冰镇饮料放在展台上,自己扭开了一瓶,...

“还没连好吗。”

“这里的蓝牙设备太多了。”迟迟把视线从手机上移开,看向左侧各社团似乎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迎新展台。“只能保证我们的音响不被误连接……但是……”

她抓了一把头发,试图在迎新展会的嘈杂声中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回手机上。与此同时,右边的校田径队展台开始打鼓。

栖书摸了摸鼻子,又看向大虫,后者的姿势仿佛在与帐篷的支撑杆进行着一场激烈的肉搏。

栖书托腮望着面前来来往往的新生,真情实意地思索起自己到底为什么要同意来迎新展会帮忙。

到底搞不搞得定啊!大虫!

身后传来交谈声,似乎是大虫放弃了肉搏,在寻求田径队男生的帮助。

“嘿!栖书!”

阿淼将几瓶冰镇饮料放在展台上,自己扭开了一瓶,并示意栖书不必客气。

栖书报以感激的目光,选了一瓶汽水和一瓶果汁递到迟迟面前。迟迟朝阿淼点点头,选了果汁。

“你们都在这里帮忙招新吗?”栖书回过头,看到阿淼带着敬畏的表情看着大虫和几个男生奋力将遮阳帐篷固定在地上。

“其实是我们新建的社团啦。昨天你搬过来忙得比较晚,还没有和你介绍。”

“今年新建的社团格外多。”阿淼若有所思。“栖书知道那个鸽社的展台在哪里吗。”

栖书缓慢地转动脖子,与阿淼对视,缓慢地消化着社团第一位新社员是自己新室友的事实。

“就是我们啦!”大虫走过来,利落地咬下一段透明胶带,将海报贴在帐篷的上沿。

海报上俨然写着鸽子养成基地的字样。

国际歌激昂地奏响。阿淼和栖书望向大虫,风吹动她的头发,扬起她的衣襟。


    “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 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这是最后的斗争 团结起来到明天”

    “英特纳雄耐尔”

    “就一定要实现”


大虫望向迟迟。

迟迟望向田径队的蓝牙音响。

“啊……还是连错了吗……”


家里蹲

I m 阿淼,是鸽子养成基地的本尊

I m 阿淼,是鸽子养成基地的本尊

宣石程书想接稿
不知道几百年前画的了 orz...

不知道几百年前画的了

orz

就这么摆着吧

闲的

不知道几百年前画的了

orz

就这么摆着吧

闲的

阿淼

〖九辫儿〗如果有如果

  “如果”,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词汇,也是这世界上最悲哀的词汇。


  说它美好,是因为往往有很多人用“如果”这个词去设想很多美满的东西。


  说它悲哀,是因为那些东西往往都是没有得到的或已经失去的。

————————————————————————————————————


  “翔子,如果你先遇见我……那结局会不会不同呢”


  “傻瓜,哪有什么如果”


  “那如果……有如果呢”


  “好了,辫儿,别闹...

  “如果”,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词汇,也是这世界上最悲哀的词汇。


  说它美好,是因为往往有很多人用“如果”这个词去设想很多美满的东西。



  说它悲哀,是因为那些东西往往都是没有得到的或已经失去的。

————————————————————————————————————


  “翔子,如果你先遇见我……那结局会不会不同呢”



  “傻瓜,哪有什么如果”



  “那如果……有如果呢”



  “好了,辫儿,别闹了”



  “我没有……”



  “我先走了,你嫂子等我回家吃饭呢”



  “……嗯……拜拜”



  “明个见”



  “嗯……明天见”



  张云雷笑着与其挥手告别



  看着杨九郎的背影一点一点消失在巷子的尽头



  张云雷说不出是什么样的感受



  不甘?难过?失望?



  他说不清啊



  嘴里咸咸的,好像是泪

——————————————————


  “先生,先生?”



  先生大概又做梦了,他又哭着说什么“后悔啊、回来啊”我得叫醒他了



  “啊,丫头,我做梦了”



  “是啊 先生”



  “幸好有你叫醒我啊,我怕我会陷在梦里醒不过来了”


  先生笑着说,笑意不及眼底



  “不会的,先生”



  “丫头,你永远都是这样理智,就不能感性一点?臭丫头”



  “先生,该起了”我转过话题



  我口中的先生张云雷,他曾是名震一时的相声演员,却突然称病宣布封箱,再不复出。



  我的任务本是照顾他,但却不知他病在何处

他说我带给他的更多是陪伴,别的无需管


  我只知他一直在等一个人



  而我要讲的就是他和那个人的故事

——————————————————


  没错,我又开新坑了……



子书
临摹了一张阿淼 阿淼好可爱(/...

临摹了一张阿淼

阿淼好可爱(/ω\)害羞

超治愈的番  还有漫画  好有爱(⑉°з°)-♡

临摹了一张阿淼

阿淼好可爱(/ω\)害羞

超治愈的番  还有漫画  好有爱(⑉°з°)-♡

贾酒子

阿淼太可爱了呜呜呜 图源是自己在番里截的图

阿淼太可爱了呜呜呜 图源是自己在番里截的图

一个大笑饼

雨光荫

细雨的夜晚,

走过绿荫地,

偶遇温暖得你,

午餐晚餐,

温柔,

而舒心,

度过地光阴,

突然的风景,

愿我,

日日能伴你,

直到,

我们老去,

细雨的夜晚,

走过绿荫地,

偶遇温暖得你,

午餐晚餐,

温柔,

而舒心,

度过地光阴,

突然的风景,

愿我,

日日能伴你,

直到,

我们老去,

执虫
阿淼好可爱!快速摸了个可爱阿淼

阿淼好可爱!快速摸了个可爱阿淼

阿淼好可爱!快速摸了个可爱阿淼

老木游戏很菜

《喂,看见耳朵啦》155551阿淼超可爱!!我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可爱!!

《喂,看见耳朵啦》155551阿淼超可爱!!我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可爱!!

狼未知

第一次用sai2画画,画的是阿淼(他真可爱_),图二是动作的出处

第一次用sai2画画,画的是阿淼(他真可爱_),图二是动作的出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