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阿火

459浏览    9参与
阿葵

不知火友情向梦(⚠️避雷

“阿离”

“不对,应该是阿火…”

“你过得怎么样?”

“时间过去的好快呀……”

“转眼就要快要半周年了”

“这几个月里,我真的好爱好爱你”

“不是一见钟情,也不是因为你的外表”

“我想…你应该会知道的”

“我真的很想很想和你在一起。”

“但是比起和你在一起”

“我想要你幸福,我想要你开心,我想要你快乐,我想要你实现自己所有的愿望,你和义心一定要幸福,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看到那么多人喜欢你,我真为你感到高兴”

“所以你一定要一直开心下去呀”

“我爱你阿..火………离”

“阿离”

“不对,应该是阿火…”

“你过得怎么样?”

“时间过去的好快呀……”

“转眼就要快要半周年了”

“这几个月里,我真的好爱好爱你”

“不是一见钟情,也不是因为你的外表”

“我想…你应该会知道的”

“我真的很想很想和你在一起。”

“但是比起和你在一起”

“我想要你幸福,我想要你开心,我想要你快乐,我想要你实现自己所有的愿望,你和义心一定要幸福,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看到那么多人喜欢你,我真为你感到高兴”

“所以你一定要一直开心下去呀”

“我爱你阿..火………离”

毒Adan
MC宝可梦27:裂空座没等到倒是让阿火进化成了Y喷!
MC宝可梦27:裂空座没等到倒是让阿火进化成了Y喷!
毒Adan
MC宝可梦15:阿火进化后我终于可以生产精灵球了!
MC宝可梦15:阿火进化后我终于可以生产精灵球了!
莱斯利小姐

【信朗拉郎/蒋世龙x阿火】 一场鸿门(2)

一个喝醉酒的古惑仔小孩被社团老大拐走的故事


chapter2


fever club,


蒋世龙是水姐call来的,本来在公司准备回家,接到水姐的电话,神神秘秘的,不说干嘛,就让他来,不知道在搞什么。


蒋家同丧钟的矛盾已经到了必须解决的地步,丧钟只要再敢动作,蒋世龙必然不会留他。其实蒋世龙并不想除了丧钟,这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翻不了天,可惜他野心过了头,留着实在折腾人。今天来,是给水姐面子,他知道水姐是聪明人。


蒋世龙自从美国回来,就无数人想讨好他,不缺女人自己送上门,也有许多人试图往他被窝里塞人,毕竟作为蒋家唯一的男丁,一直有无数眼睛在...



一个喝醉酒的古惑仔小孩被社团老大拐走的故事



chapter2



fever club,


蒋世龙是水姐call来的,本来在公司准备回家,接到水姐的电话,神神秘秘的,不说干嘛,就让他来,不知道在搞什么。


蒋家同丧钟的矛盾已经到了必须解决的地步,丧钟只要再敢动作,蒋世龙必然不会留他。其实蒋世龙并不想除了丧钟,这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翻不了天,可惜他野心过了头,留着实在折腾人。今天来,是给水姐面子,他知道水姐是聪明人。


蒋世龙自从美国回来,就无数人想讨好他,不缺女人自己送上门,也有许多人试图往他被窝里塞人,毕竟作为蒋家唯一的男丁,一直有无数眼睛在盯着他,又想捞好处又想抓把柄,上位之后更甚,毕竟作为全港最大社团的坐馆,没人不想讨好他,妄图在他身边博得一席之地,更何况蒋世龙本身也是个帅哥,身材高挑,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冷漠的优雅气质,就像是行走的画报。如果不是身后总跟着一脸凶神恶煞的陆秋,是随便往哪一站都会有女人上去搭讪的程度。


水姐十八岁死了阿哥,十九岁就能管住联旺胜手下所有夜场,在尖东摸爬滚打这些年,什么样的男人都见过,知道小蒋先生并非只是表现出来的这么温柔优雅,四联帮暗潮涌动,他必然已经察觉。其实第一次见到蒋世龙,水姐就知,丧钟斗不过他,不如早些跟小蒋先生攀上关系,或者达成利益共识,不然以丧钟的性子,肯定还会妄图动坐馆的位子,小蒋生不会放过他。到时候丧钟倒台,水姐也不会好过,不过为了自保罢了。


况且水姐自信蒋世龙不会拒绝她,拜托,尖东水姐,美艳如斯,追她的人从尖东排到了台湾,至今还没人对水姐say过no。


半个钟之后,蒋世龙say了。


卡座里,水姐看着蒋世龙端着酒杯,对自己攀到他身上的美腿不为所动,想着这人还真是坐怀不乱,不是装的,好像真的对自己没兴趣,水姐双手勾过他的脖子,捧住他的脸,自己轻轻凑近,在小蒋生耳边吹气,


“小蒋先生,我知你唔中意彪哥偷偷给你送的女仔,不知你中不中意我…这边的女仔啊。”


蒋世龙抬起眼看她,笑了一声,


“多谢水姐的好意,不过,我还是比较中意那种类型的。”


蒋世龙说完这句话,往阿火的方向抬了抬下巴。水姐诧异地抬头想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美人能让蒋世龙对自己不为所动,结果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看到一个喝多的毛头小子在吵闹。


果然还是中意男人,原来网上的传闻是真的,蒋世龙当坐馆前曾经交往过一个男性恋人,不过不久之前已经分手。水姐看蒋世龙一直盯着那个小孩,识趣儿的收回了腿。


“原来小蒋生中意这种类型,我知他是洪英社挞沙的人,挞沙手下的大艇鸡成被差佬搞了,本来该他顶上,结果半路冒出一个爆seed,搞得他做不成大艇,这小子应该气坏了,怪不得来我们四联帮的场子买醉,在这喝半天了,现在喝醉了撒酒疯呢。不过,我看这小子点了我不少靓女啊,估计唔中意男人的。”


蒋世龙给自己的酒杯添了酒,


“我的事就不劳水姐操心了,自己看中的人,得自己去勾,不是吗?”


说着对水姐举了举杯,向阿火的方向走过去。


阿火迷迷糊糊的,好像看到一个个子很高的男人走到自己面前,好像穿着黑衬衫还打着黑领带,切,以为自己是模特吗,没事长这么高干嘛,还得抬头看他,真是越看越不爽。


“喂!交…交出你的内裤!”


蒋世龙不动声色,只勾了勾嘴角,


“好啊。”




后续:这里 



莱斯利小姐

【信朗拉郎/蒋世龙x阿火】 一场鸿门 (1)

chapter1


阿火第一次见蒋世龙是在挞沙哥的鸿门宴上,挞沙为了下一届坐馆选举蓄势,几乎把全港有头有脸的社团老大都请来了。


长红出。大艇的位子没争过爆seed,阿火心里一直憋着气,今天这条长红,想着一定要拿下,结果又被爆seed给抢去了。


阿火实在气急了,但众多老大在场,又不敢发作,只好闷闷坐下,没忍住捶了下桌子。刚坐定,就听到身后一声嗤笑,阿火给气坏了,猛的转身,想看到底是哪个东西也敢笑老子。只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黑色长风衣,在室内也没摘下墨镜,身后跟几个手下,正走向隔壁桌准备落座,阿火只觉得这人有点装逼。不过发型还不错,不知道哪儿做的。


阿火看了一会,...



chapter1


阿火第一次见蒋世龙是在挞沙哥的鸿门宴上,挞沙为了下一届坐馆选举蓄势,几乎把全港有头有脸的社团老大都请来了。


长红出。大艇的位子没争过爆seed,阿火心里一直憋着气,今天这条长红,想着一定要拿下,结果又被爆seed给抢去了。


阿火实在气急了,但众多老大在场,又不敢发作,只好闷闷坐下,没忍住捶了下桌子。刚坐定,就听到身后一声嗤笑,阿火给气坏了,猛的转身,想看到底是哪个东西也敢笑老子。只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黑色长风衣,在室内也没摘下墨镜,身后跟几个手下,正走向隔壁桌准备落座,阿火只觉得这人有点装逼。不过发型还不错,不知道哪儿做的。


阿火看了一会,发现这人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直到挞沙亲自走下台来迎他,“小蒋生,第一次见面,呐,你知的,我是挞沙,希望以后我们洪武社和四联帮可以多合作,一起赚钱嘛,你说对唔对啊!”挞沙说完大手张开去抱这个身形高大的男人,挞沙一脸过分热情的笑容,套近乎的样子虚假得让人作呕。


男人一脸从容,连微笑都客套得不像话,似乎无意着眼于挞沙的示好。阿火才想起来,前段闹的沸沸扬扬的,蒋家最后一个男仔,刚回国就干过丧钟成了四联帮新坐馆。阿火看着这人,觉得,可能国外长大的,身上看不出像挞沙这种古惑仔气质,反而有点 优雅?阿火觉得,真是装模作样,不过,看挞沙吃瘪的样子,心里快意了许多,毕竟前两天才被挞沙当着自己小弟的面打了,阿火不服气,恨挞沙恨得牙痒痒。


挞沙拉拢外帮势力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阿火见怪不怪,只顾忌那人是全港最大社团的新坐馆,势头正旺,捉摸不透,也招惹不起。就没做声,又看了那人一眼,才吊儿郎的准备转过身去,没想到,这个时候,那人摘下了墨镜,落座前,侧过头对着阿火笑了一下,阿火愣了一下,转回身去。


那个笑是什么意思,阿火没想明白。


烦人的饭席一结束,阿火就起身往门外走,准备一个人找个地方喝几杯,这种时候,就是要给自己找点乐子,酒精和女人能带来快乐,当然,钞票是前提。这花不出去的二十万,今晚就给它玩出个花样。


不想把钱散在挞沙的地头,阿火带着小弟到尖东的夜场放肆,开了满桌的酒,一边搂着一个“学生妹”,酒精已经上脸又上头了,又和小弟们乱打牌,疯的不行,心情才好点起来。


阿火喝多了,开始胡乱说话,四处“打劫”,张牙舞爪,嚣张至极,却又没人真的去治他,因为没有人会忍心斥责一个脸蛋红扑扑,眼睛圆圆的瞪着你,用一只手指指到你脸跟前,还不忘一手叉腰,对着你喊“交出你的内裤啊!”的  古惑仔。


由于场面一度过于可爱,甚至还引起了小范围围观,而主人公阿火,没人敢告诉他他喝醉酒会做一些让自己丢人的事,再加上其实他也不是经常喝醉,再加上他喝醉实在过于反差大家都很喜欢(是的),所以大家至今都以为阿火不知道自己的醉酒丢人史,但其实阿火每次清醒后都是记得一切的,不过他也知道丢人,所以假装不记得。平时也不会让自己喝醉,今天实在气愤,才没忍住喝多。还忘了自己在四联帮的场子。


一路听着“小蒋生”走到阿火面前的男人,心情复杂的看着眼前这个醉鬼,觉得这个小鬼头,实在是…可爱


今天挞沙的鸿门宴,本来无意去,但大妹说洪武社的元老欢喜哥刚出狱,当去拜访他老人家了。从公司回了家一趟,去的迟了,到门口已经听到挞沙拿着话筒在叫开始拍长红,一进去就看到一个二十出头,戴着单边耳钉的小鬼头,懒散地坐着,耍无赖似的举手一块一块地加码跟隔壁对着干,被人说了就拍着桌子跟人叫板,掏出现金嘲笑对手,结果筹码没带够,长红也没抢到,反倒被人家笑了,看他气的,拳头都捏紧了,用圆眼睛瞪人家,也不知道自己的狗狗眼一点杀伤力都没有。但他娇蛮不可一世的样子,生气瞪人的样子,甚至大声骂人的样子,都太鲜活了,好像头上的呆毛都比别人有趣。蒋世龙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居然笑出了声,单边耳钉的小孩听到了,转过头来,这才发现,他脖子上有个纹身,火。然后小孩就用他的狗狗眼瞪着男人。


蒋世龙想,别瞪了,快被你瞪硬了。





涩囷
摸帅气美女阿火😎😎😎😎...

摸帅气美女阿火😎😎😎😎😎

阿火唱歌好好听😍😍

希望早日3D直播🙌🙌

摸帅气美女阿火😎😎😎😎😎

阿火唱歌好好听😍😍

希望早日3D直播🙌🙌

糙汉

阿火和轩仔

想搞一个轩仔弯爱直,一直暗恋好友礼,但礼是个直男和师姐好上了,轩仔作为好朋友藏起感情祝福他,却在聚会分开后一个人喝酒,被路过的阿火挑衅调戏了。后来这样那样被火追到手的文。


觉得轩仔就是那种在酒精催化和阿火(失恋一个人喝闷酒阿,阿SIR~)的挑衅下,噼里啪啦忍不住对着一个认识却不熟的人说了一大堆,然后趴在吧台上抹眼泪。被阿火摸了摸脑袋,拎起他脑袋靠在自己肩膀上。被示好亲吻时脸颊两坨醉酒的红晕,两眼发直,脑子晕乎乎的,塞满了阿火那句,要不要和我试试?他是自暴自弃打算试试,但是到紧要关头又还是觉得不行,瞬间清醒谨守防线,忍不住推开人家那种正直小可爱啦。


觉得被拐上床时, 被阿火...

想搞一个轩仔弯爱直,一直暗恋好友礼,但礼是个直男和师姐好上了,轩仔作为好朋友藏起感情祝福他,却在聚会分开后一个人喝酒,被路过的阿火挑衅调戏了。后来这样那样被火追到手的文。


觉得轩仔就是那种在酒精催化和阿火(失恋一个人喝闷酒阿,阿SIR~)的挑衅下,噼里啪啦忍不住对着一个认识却不熟的人说了一大堆,然后趴在吧台上抹眼泪。被阿火摸了摸脑袋,拎起他脑袋靠在自己肩膀上。被示好亲吻时脸颊两坨醉酒的红晕,两眼发直,脑子晕乎乎的,塞满了阿火那句,要不要和我试试?他是自暴自弃打算试试,但是到紧要关头又还是觉得不行,瞬间清醒谨守防线,忍不住推开人家那种正直小可爱啦。


觉得被拐上床时, 被阿火直接坦荡的攻势亲得脸红耳赤无力招架的轩仔特别特别的可爱,穿短裤的细长小腿曲立着被火热的手顺着往上摸,不习惯突然和男人如此亲密,身体僵硬无措,拽着枕头两眼放空盯着天花板特别紧张。终于在阿火摸到他屁股扯内裤时腰背一麻,一阵战栗,腿脚猛然一抬控制不住自己把他踢下去。


嗬嗬嗬,轩仔这个,身强力壮杀伤力强的傻白甜人妻飞虎队,真是可爱啊


“阿SIR,你不想就出声咯,嗮唔嗮打到我半身不遂啊!”


轩仔一边道歉一边认认真真给趴在床上动弹不得的阿火按摩了半个晚上。


阿火本也是上次亲他看他反应特别可爱,趁他喝醉安慰他逗他玩让他振作起来,结果玩出火被踢下床还扭到腰。[允悲]哇,明天还要去收数,真是特别凄凉。


第二天去喝早茶,腰骨疼的阿火保持一个姿势装CHOK,面对小弟的问询板着脸都不知道怎么开口。刚好轩仔提着活血化瘀和壮阳补肾的药酒来找他,小弟们目光淫邪眯成缝:噢~~~~阿嫂做嘅!


阿火:……


轩仔:……对不起。


糙汉

【飞虎&使徒行者】(邱骏轩&阿火)落火

因为最近在看飞虎。阿朗在使徒行者大概五分钟戏份,也忍不住要拉郎,真迷醉。采用维基百科里说阿火是卧底的设定。

希望两位在殉职之前拥有一些美好的回忆。合掌。

人妻神勇飞虎队和火爆卧底古惑仔。不知道攻受。


=============================

想看阿火这个外围小头目仗着手下人多羞辱多管闲事打抱不平的轩仔,几个人压制住他,从头顶浇他啤酒,酒水顺着面颊流到下巴,滴湿胸口t恤,现出胸膛的挺拔形状。


想看阿火做戏做全套,知道他是警察后,充满轻蔑意味的拍轩仔湿漉漉的脸,从贴面额发遮挡下,那乌黑的眼睛像是蕴含了黑色的火焰,毫不畏惧地直视他。


想看轩仔回家路上经过暗淡...

因为最近在看飞虎。阿朗在使徒行者大概五分钟戏份,也忍不住要拉郎,真迷醉。采用维基百科里说阿火是卧底的设定。

希望两位在殉职之前拥有一些美好的回忆。合掌。

人妻神勇飞虎队和火爆卧底古惑仔。不知道攻受。


=============================

想看阿火这个外围小头目仗着手下人多羞辱多管闲事打抱不平的轩仔,几个人压制住他,从头顶浇他啤酒,酒水顺着面颊流到下巴,滴湿胸口t恤,现出胸膛的挺拔形状。


想看阿火做戏做全套,知道他是警察后,充满轻蔑意味的拍轩仔湿漉漉的脸,从贴面额发遮挡下,那乌黑的眼睛像是蕴含了黑色的火焰,毫不畏惧地直视他。


想看轩仔回家路上经过暗淡的巷子,听到异样进入查看,遇到遭仇家追砍的阿火。孤立无援被人搜捕,以为今日再无生路的阿火突然被人从后捂住嘴,那个人动作敏捷手法老练,低声在他耳边说:别说话,跟我走。那声音坚定又温柔,阿火以为他的联络员派人来救他,心中一阵感动,紧紧拽住那人的手。一直到光亮处两人认出对方,尴尬得来又有些恍惚。阿火从没想过是自己欺辱过的警察帮他渡过这生死一劫,还不计前嫌送腿伤的他回家。


想看阿火一边苦恼该怎么还这警察人情,边装酷冷脸骂他多事。在轩仔笑眯眯地注视下,盛情难却一口喝干了他端来的汤。


想看阿火放下碗,嘴角不由自主的抽动,神情复杂:“第一次?”轩仔微微吃惊,有些不自信的咬了咬嘴唇,眼睛低下去:“是啊,我照电视节目煮的。是不是好难食?”“第一次,……都算不错了!”阿火袖子抹了抹嘴,将碗递给他:“装多碗给我。”轩仔笑得见牙见齿,转身去厨房再给他盛。


想看从沙发到厨房的视角是条直线,阿火看到他利落修长的侧背,看到他舀过一勺后停下来,眼尾悄悄瞄了这边一眼,阿火急忙转看电视。再看回时,那碗送到了轩仔嘴边,他嘟嘴吹了吹,忍不住好奇尝一口,微微皱了皱眉。阿火暗笑到揪住自己大腿直抖。


想看他喝汤抿唇含住的部位阿火记不清是不是刚才自己唇舌碰过的位置,没来由得脸和心口陡然一热,移开视线。阿火突然觉得,家里只有一套碗碟,好像不是太方便。


想看阿火突然玩心大发想把轩仔拉到床上,谁知道这飞虎仔长期搏击训练条件反射太能打,一个闪避和反击已将阿火制服得死死的压在床上。格拉一响,一声惨叫,阿火手差点断了。


想看阿火按住他后脑勺冷不丁来个湿吻,轩仔瞪大眼睛当机了。后背渐渐一片湿黏,膝盖保持姿势半弯着(身高差)贴住裤缝的手握紧又松开,松开又捏紧,唯独忘了去推开。胸腔因呼吸困难亦或是别的什么,火烧一般炙热。阿火松开他柔软的后颈,擦擦嘴,又拍拍轩仔的肩,“说实话,你要是女人,我早叫般细的叫你阿嫂啦。”


想看轩仔一脸不可置信,捂着嘴脸红红的样子瞪着阿火离开的身影。感觉都超可爱的。


超可爱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