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尔伯特

12086浏览    339参与
嘉子瑜

[光暗]阿尔伯特变矮了(下)

公式光×阿尔伯特

ooc有,改结局本就逆天而行,死在路上很正常(。脑的馿唇不对马嘴的,希望不要骂我x

这一晚虽是夜宿郊外,但阿光却非常的安心,本是浅眠的阿光居然睡到第二天大中午赛特将他唤醒。但是睡醒后的一切都变了,昨晚本应在怀中的人不见了。阿光尝试去呼唤或者去寻找对方的以太但一无所获。

“冒险者,你为何会睡到这里。”阿光无法回答这只阿马罗,难道说因为你的主人想来见你?但是阿尔伯特不知去了哪里,哪来的什么主人呢。阿光说不出这是什么感觉,心底酸酸的好像空了一块。明明昨天那个人还活灵活现的在自己面前述说着冒险趣事,还事不关己的打趣自己,一觉醒来却如同做了一场很真实的梦。阿光扶手起身...

公式光×阿尔伯特

ooc有,改结局本就逆天而行,死在路上很正常(。脑的馿唇不对马嘴的,希望不要骂我x

这一晚虽是夜宿郊外,但阿光却非常的安心,本是浅眠的阿光居然睡到第二天大中午赛特将他唤醒。但是睡醒后的一切都变了,昨晚本应在怀中的人不见了。阿光尝试去呼唤或者去寻找对方的以太但一无所获。

“冒险者,你为何会睡到这里。”阿光无法回答这只阿马罗,难道说因为你的主人想来见你?但是阿尔伯特不知去了哪里,哪来的什么主人呢。阿光说不出这是什么感觉,心底酸酸的好像空了一块。明明昨天那个人还活灵活现的在自己面前述说着冒险趣事,还事不关己的打趣自己,一觉醒来却如同做了一场很真实的梦。阿光扶手起身,身后有什么东西咯到了自己,回头便看到昨天还穿在那个人身上的衬衫短裤。衣物中还有一小块凸起,阿光伸手去翻看,是一块残破不堪的火红的灵魂水晶,上面甚至还有些温热感。

昨天的一切是真的。

“赛特,你以前的主人……阿尔伯特他有和你讲过什么传说吗?”

“传说啊……当然有,他是个好奇心很重的人,只要是新鲜有趣未曾听闻的都会去探听。这个世界的传说有很多,大多他都是信的,除了一个。”

“是什么?”

“传说这个世界被神祗所保佑,曾有一位将死的战士在死前还想见见他心慕之人,于是向神祈求可以再给他三天的时间。神听到了虔诚信徒的声音,并提出了交换的条件。‘我可以让你与她相见,但代价是你的灵魂会归属于我,不再会有往生。’这个条件太过无赖了,但是战士真的很爱他的爱人,于是还是答应了。结果那场本应无人生还的战役中,他悄悄的回到了故乡。村民看到他时无不诧异,甚至有人诋毁他是否临阵逃脱,才会这么毫发无损的回来。但他什么都没有解释,只是与爱人平静的度过了三天后消失了。什么都没有留下,也再也没有回来。村民说他是受不得训斥所以逃跑了,还有人劝他的爱人回头找个新的郎婿。爱人本是不愿相信的,但是最后还是再嫁了。”

这算什么传说?阿光十分不满这个所谓的“传说”。

“其实这个传说还有一个版本。战士回到家中与爱人坦白自己时日不多,如果思念他便去教堂那里倾诉,他会听到的。神如果怜悯他们,便会给他们再次见面的机会。可惜爱人并不是信神之人,只当战士从战场中逃脱出来神智不清。而战士消失后,自然也没人去倾诉祷告,结果可想而知。主人生性虽然不算嫉恶如仇,但骨子里总有些理想主义的。他还猜想其实传说中的神祗不过是一只蛊惑人心的妖异,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战士甘心付出灵魂。”

阿光联想到前几日自己开玩笑说,希望可以成为阿尔伯特的同伴一起冒险。

“祷告吗……”阿光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情,他隐隐觉得昨天异常的一切与赛特口中的“传说”有异样的交界处。阿光觉得如果把自己带进这个传说,那自己不就是那个“心爱之人”?可自己与阿尔伯特,持有相同灵魂的不同个体。就算自己确实对对方抱有点龌龊心思,但是阿尔伯特?他就是个榆木脑袋。

难不成自己真的要去做个“望夫石”?阿光甩了甩脑袋要把这个离谱的想法甩出脑海中,但是忽然想到昨天阿尔伯特潜水的地方似乎的确是个教堂一样的建筑。…………唉。谁让自己已经习惯了一个随时陪在身边的“灵魂”了呢?

阿光和赛特告别后又回到了昨晚二人畅聊的篝火前,二人借的阿马罗还在原地等待着他们。阿光拍了拍两只,示意安抚他们,随后握着灵魂水晶跃入湖中。好在白天湖内的情况还算清晰,阿光很快便找到了昨天返程的地方。进入后,里面其实并没有什么能在意的东西,大部分都已被沙石掩盖住看不出模样,只有半个圣母还露在外面。阿光上前去触摸那雕像,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在心中祈祷着。

把那个可爱的战士还给我吧,我们的冒险甚至还没有开始啊。

什么都没有发生,意料之中。阿光在水底等待了许久,手中的灵魂水晶也四号没有反应,或许自己也被这个传说冲昏了头吧。阿光感觉身体被水泡的有点发肿,不得已只能返程回到了岸上。悬挂公馆管理人看到湿答答的英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被吓了一跳,连忙把他推倒了浴室让他暖暖身子。但英雄拒绝了他,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那一晚过去后,英雄有恢复的如同往日一样,重新回到了拯救世界而奔波的生活中。唯一有点小变动的,或许是他每隔一段日子就会去云村看看赛特,去伊尔美格看看风景。阿光将其名为劳碌中的小放松,他从赛特那里听到了很多关于阿尔伯特的趣事糗事。虽然没有从本人那里听来的生动,但这样的日子对他来说也是足够了。

直到有一天,阿光醒来发现,枕旁的灵魂水晶不见了。像是当初找不到阿尔伯特一样,凭空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脚下被扯动的触感。阿光向下看去,只看到一个毛茸茸如同人偶大小的小人在扒着他的裤腿,避免自己掉下床去。

“身为大英雄,你的睡相真的称不上好,你知道吗?”


或许两人的冒险才刚刚开始?

素质三连赤核爆

🌟预售🌟最终幻想14刺绣钥匙扣

预售时间:1.10—2.1

预售代理:JACKPOT

详情欢迎走微博,微博还有转发抽奖🎉🎉

⚠️手机用户保存p2打开TB即可⚠️

微博传送门:https://weibointl.api.weibo.cn/share/112934951.html?weibo_id=4459241542768756

🌟预售🌟最终幻想14刺绣钥匙扣

预售时间:1.10—2.1

预售代理:JACKPOT

详情欢迎走微博,微博还有转发抽奖🎉🎉

⚠️手机用户保存p2打开TB即可⚠️

微博传送门:https://weibointl.api.weibo.cn/share/112934951.html?weibo_id=4459241542768756

嘉子瑜

[光暗]阿尔伯特变矮了(中)

公式光×阿尔伯特


ooc有,我也不知道为啥居然还会有个(中)越写越跑偏基本完全脱离大纲了(扶额


虽说阿尔伯特早就以灵魂体旁观着一切,但切实感受到阳光洒落、清风拂过、花香飘逸,阿尔伯特还是不禁激灵了一下。重新感知到这个世界让阿尔伯特傻呆呆的,阿光看到身旁人的反应不小心笑出了声,惹来了对方愠怒的视线,可惜其威慑力在阿尔伯特的仰视下骤减。不过阿光也还是知道要收敛一些,故作严肃咳嗽了两声,仿佛刚刚偷笑的是别的什么人。


“不去外面看看吗?”阿光抬手挎上阿尔伯特的肩,还顺带着往怀里扯了扯。但阿光似乎忘记了现在的阿尔伯特有点“娇小”,导致直接把对方搂到了怀里。两人的肉体隔着轻薄...

公式光×阿尔伯特


ooc有,我也不知道为啥居然还会有个(中)越写越跑偏基本完全脱离大纲了(扶额


虽说阿尔伯特早就以灵魂体旁观着一切,但切实感受到阳光洒落、清风拂过、花香飘逸,阿尔伯特还是不禁激灵了一下。重新感知到这个世界让阿尔伯特傻呆呆的,阿光看到身旁人的反应不小心笑出了声,惹来了对方愠怒的视线,可惜其威慑力在阿尔伯特的仰视下骤减。不过阿光也还是知道要收敛一些,故作严肃咳嗽了两声,仿佛刚刚偷笑的是别的什么人。


“不去外面看看吗?”阿光抬手挎上阿尔伯特的肩,还顺带着往怀里扯了扯。但阿光似乎忘记了现在的阿尔伯特有点“娇小”,导致直接把对方搂到了怀里。两人的肉体隔着轻薄的衣衫碰撞在一起,阿光感觉衣摆下露出的一小块蹭到了对方温热的肉体,一瞬间浑身的感知能力全都集中在腹部。


“?走啊,愣着做什么呢?”阿尔伯特对自己的处境浑然不知,用手肘怼了怼对方。阿光回神听到旁边人在朝着这边议论些什么,只能拉开了两人的身体,但似有不甘的十指相扣牵起阿尔伯特的手离开公馆门前。周围的人似乎都看得到阿尔伯特,百年过去,早就无人知晓当初的大罪人长得什么模样,只当是大英雄带来的什么同伴。即便如此,路上有人前来搭讪,阿尔伯特也只是躲在身后不出声。


阿光提议不如去逛逛风景,两人慢慢悠悠地走到圣林牧场,期间阿尔伯特试图将手抽出,不过都被阿光死死攥住,尝试了几次只能放弃。向管理员借了两只阿马罗。其阿光将中一只年幼一点的缰绳交给了阿尔伯特。阿尔伯特接过,垫起脚去给小阿马罗顺毛,“当初,我和赛特相遇的时候,它大概也就这个年纪吧。”,眼中流露出的温柔怀念让阿光有点胸闷。说是逛逛风景,但这个世界早已被光之泛滥摧毁了百年,哪有什么好看的呢。如果能将阿尔伯特带回原初世界就好了,这个想法在闪出的一瞬间被阿光否决了。不说之前灵魂体的时候他就不敢动这个想法,现在阿尔伯特身上发生了什么他还一头雾水,万一出了什么变故……就在阿光还在犹豫他们的旅行从哪里开始,阿尔伯特已经骑上了阿马罗准备出发了。


是错觉么,就这么一上午的时间,阿光感觉阿尔伯特好像又小了一丢丢。


“去伊尔美格看看吧。”阿尔伯特看似在提建议,但是根本没在等阿光的回复就甩起缰绳起飞了。阿光搞不懂阿尔伯特为什么会这么急,还是顺着对方的意思骑上阿马罗跟在后面。从水晶都到伊尔美格的路程不算短,但这一路上阿尔伯特一直闭口不言,阿光几次想要和他搭话也都只是敷衍着点点头嗯嗯做答,看着根本不像听进去的样子。

眼看要到达目的地,“唉,有一个人,他没实体的时候依附着我,至少还能陪我说说话。现在这个人有实体了之后,连说话都不愿意和我说了。阿尔伯特,你说这个人是不是负心汉?”

“嗯……对……负心汉……”…………“等等,谁负心汉?负心汉是这么用的吗?”

见阿尔伯特终于反应过来,阿光心满意足加快了阿马罗的速度将阿尔伯特超了过去。阿尔伯特当然反应过来这是在赌气,暗自扶额怎么大英雄还这么小脾气的,不过阿尔伯特也没再陷入思绪中。


当二人赶到目的地时已经几近黄昏。在水平面之上,阿尔伯特似乎在确认着寻找什么地点,然后一头扎进了湖中。阿光跟随着,一边四处看寻,他记得这里,他曾在这附近帮赛特找回奖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水里光折射的原因,阿尔伯特看上去又变小了,根本不像个成年男子应该有的体型。阿尔伯特在一个看似教堂一样的建筑前停了下来,并示意阿光不用跟着进去。阿光只好点点头,向上指了指表示自己在岸上等他回来。


上岸后,阿光从周围寻来了些枝条生起了火。虽然来到第一世界还是可以在水下呼吸,但是衣服会湿掉,今天又穿的是便服一出水衣服全都紧巴巴的贴在身上,好不舒服。阿光望了望周围,四下无人。但是……阿光心里斗争了许久,还是决定把衣服脱掉烘一烘。万幸直到他重新穿回衣衫也没人过来松了口气,他可不希望自己被流传成有奇怪嗜好的人。不过大英雄似乎忘记了这个地方还有很多不可见的小妖精,这就是后话了。天早就从橙黄转到漆黑,阿尔伯特还是没上来。阿光不知道阿尔伯特在漆黑的水底中是不是迷失了方向,又不敢轻易行动,只能来回在岸边徘徊。


“呼!”水中终于传来了动静。阿尔伯特划向岸边起身抖落身上的水,与刚洗完澡的豆豆柴有八分像。阿光发现阿尔伯特真的是在越变越小,在湿衣服的衬托下阿尔伯特简直像个十三四岁刚玩完水的小男孩。阿光下意识伸手想要帮阿尔伯特脱下浸湿的衬衫免得着凉,结果遭到了对方玩味的表情。

“想什么呢?我就算现在是实体本质上也就是也只有以太的灵魂体,难不成会像你一样着凉了?”阿尔伯特握拳想要顶在阿光的胸口,可惜他没注意到了自己的变化,本应有力的拳头打在胸口上更像是在撒娇。阿尔伯特装作无事发生,径直走向篝火旁坐下,回头示意阿光也回来坐下。


今晚的阿尔伯特异常的话多。虽然平时二人在悬挂公馆里也不时会有闲聊,但今天晚上的阿尔伯特更像是个诉说者,诉说着百年前的林林总总。阿光也不插话,只是在旁边静静的看着阿尔伯特。他见过桀骜不驯狂气十足的阿尔伯特,也见过温柔笨拙手足无处的阿尔伯特。但是今晚的阿尔伯特又不一样,他像是一个在荒漠中被独自留下的冒险者终于遇到了过路人,恨不得将自己知道的一切有趣离奇的事情倾盆而出,讲到激动处甚至恨不得起身亲身演示。


阿光本应做个专心致志的聆听者,但他现在有点心猿意马。阿尔伯特身上的衣服也早已干透,松垮的衬衫随着阿尔伯特的大幅动作如同风中残烛,里面大片的肌色在火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有存在感。但是这个人毫无自觉也就罢了,还时不时凑到他身前来确认他的反应,他都能从脖领里看到阿尔伯特的两颗小草莓了。阿光感觉自己有点起立的迹象,明明自己没什么特别的嗜好为什么会对着少年起反应,他不愿去想其中的原因,虽然其实他早就知晓。


阿光试图重新做回一个聆听者。事与愿违,当他视线重新转回阿尔伯特的脸时,他确定他真的起立了。阿尔伯特泛红的脸颊在火光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生动,双眸水灵灵的像是两颗蓝宝石。阿光不禁双手掩面逃避现实,阿尔伯特注意到阿光的异常举动,仔细一看也无语了。

“你听哥布林吃白蚯蚓也能起立?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种癖好?”

“我不是……”

“你要不要去哪里解决一下?”

“…………我离开一下。”阿光被阿尔伯特拆穿后简直无地自容,起身离开座位去远处冷静。


“嗯?你好慢啊,解决完了吗?”阿光回到篝火旁的时候,发现阿尔伯特又变小了,变成十岁孩童大小,坐在原地等他等的昏昏欲睡。阿光觉得自己不能和一个不清醒的“小孩子”去争辩什么,一把抱起快要睡过去的阿尔伯特准备带他返航,便阿尔伯特闭着眼喃喃自语。

“赛特……”阿光愣了一下,决定把地点更改一下。身后的两只阿马罗早已入睡,索性云村不算太远,阿光换了个姿势,将阿尔伯特背起前往云村。


到了地方果然众多阿马罗已经入睡了,阿光蹑手蹑脚的挪到了赛特身旁将阿尔伯特摇醒。阿尔伯特迷迷糊糊揉了揉眼睛,本就巨大的阿马罗衬得阿尔伯特像个拉拉菲尔。阿尔伯特像白天对小阿马罗一样顺着赛特的羽毛,然后将脸靠在上面之后又毫无防备的睡了过去。看来今天只能在这里休息了。阿光叹了口气,无奈的将小阿尔伯特放倒搂在自己的怀里,借着赛特的羽翼就这样睡了过去。

古氏_光风霁月
#授权转载 Partner i...

#授权转载

Partner in Crime YωY

I love Ardbert & Seto too much...

作者@moogiedaisuki

#授权转载

Partner in Crime YωY

I love Ardbert & Seto too much...

作者@moogiedaisuki

嘉子瑜

[光暗]阿尔伯特变矮了(上)

公式光×阿尔伯特


OOC注意,大概是个童话梗?


第一世界的以太波动了下,这导致阿尔伯特的灵魂出现了“小小的变动”。


阿尔伯特他变矮了。


光之战士日日奔波拯救着被他“破坏”的第一世界,是不会在意这种小事的。嗯,一定发现不了。虽然在如今,能看到他的应该只剩下光之战士一个人,但是也正是因为是光之战士,他才不希望对方发现,毕竟身高这东西对一个人类男子汉来说还是有那么一点重要的。


可惜的是,光之战士回到悬挂公馆后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识破了。


“阿尔伯特你是不是变小了?”...

公式光×阿尔伯特

 

OOC注意,大概是个童话梗?

 

 

第一世界的以太波动了下,这导致阿尔伯特的灵魂出现了“小小的变动”。

 

阿尔伯特他变矮了。

 

光之战士日日奔波拯救着被他“破坏”的第一世界,是不会在意这种小事的。嗯,一定发现不了。虽然在如今,能看到他的应该只剩下光之战士一个人,但是也正是因为是光之战士,他才不希望对方发现,毕竟身高这东西对一个人类男子汉来说还是有那么一点重要的。

 

可惜的是,光之战士回到悬挂公馆后看到他的第一眼就识破了。

 

“阿尔伯特你是不是变小了?”

“……不是,是你长高了。”

“?”阿光被反驳的是有点懵,自己老大不小了还能三次发育?

 

不能怪伟大的光之战士太ky,奈何阿尔伯特这个简直是小了一圈,连身上毛茸茸的盔甲都像是缩水了一样。一直都是互相平视的对方,突然需要向下低头才能找到对方的碧眸,怎么可能没发现呢?

 

光之战士并不讨厌这样的阿尔伯特。阿尔伯特与他像是复制粘贴的一样,身高当然也是一样的。正常状态下阿尔伯特一脸严肃凶狠的表情,在需要抬头仰视他的那一刻烟消云散。只剩下可爱了。像是个得不到主人宝宝的赌气小柴犬。在这个身高差下,阿光可以轻易的看到阿尔伯特的发旋,浅棕色的短发随性的不行。阿光不自觉的用手想去捋顺对方的头发,发现居然真的能够碰触到阿尔伯特,甚至掌心还能感觉到对方短发的松软。

 

这不应该。阿尔伯特是个灵魂体,而且之前也有尝试过,阿光的手每次都会“黑虎掏心”。阿尔伯特似乎也没有料到,眼镜瞪得大大的想抬头看看阿光放在他头顶的手。

 

“要不要我去问下于里昂热或者雅修特拉?”阿光觉得关于以太啊魔法啊这种事情还是交给专业的人来比较好。但阿尔伯特没有回应他,像是在沉思又像是当机了。阿光也不催他,低头看着小一号的阿尔伯特,头顶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揉着对方的短发。就当阿光想要更进一步去亲亲阿尔伯特额头的时候,他终于有动静了。

 

“还是不要问你的战友们了,先不说他们这么想,你要怎么解释状况?身边有一个百年没有任何变化的灵魂体突然变小而且具象化了?”阿尔伯特叹了口气。“我回想了下之前我的战友们似乎有说过和这个有关的一些传说,虽然我不太相信它的真实性,但就当作是那样好了。毕竟我自己都成为了一个百年前传说中的罪人。”阿尔伯特重新抬头看向阿光,此刻的他眼中只剩下平静,如同风平浪静的海洋。虽然刚来第一世界时的再会阿光就已经感觉到了,但是现在的阿尔伯特像是只留下了柔软,当年初见的那份桀骜已经无影无踪。如果可以,阿光真的很想就这么把他搂在怀里亲亲他。

 

“我需要验证一下这个传说的真实性,如果是真的,那我现在应该和一个真正的人没有区别。你有没有什么适合我穿的衣服?”阿尔伯特等待着阿光的回复,却发现对方欲言又止。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嗯……本来是有的,但是现在……”阿光委婉地用右手比量了一下阿尔伯特的头顶。

这回轮到阿尔伯特无言了。

 

两人在房间里又吵又闹,终于在给阿尔伯特找出来件夏季靛蓝衬衫后得以解决。不得不说阿尔伯特虽然体型变小了一圈,但是依旧很壮实,大一码的衬衫穿在他身上已经撑得起来。在阿光多次劝阻这个衬衫真的只扣中间两个扣子,并让步不然就把自己身上的兜帽坎肩给他穿。阿尔伯特虽然还在小声嘀咕说为什么拯救世界的大英雄的穿衣风格会这么破廉耻,但终于还是顶着羞耻穿着衬衫和阿光走出了悬挂公馆。

梅瑞迪斯

沙雕梗改图,直男阿尔伯特。

沙雕梗改图,直男阿尔伯特。

嘉子瑜

[光暗]选择题

a公式光×o阿尔伯特

写着写着就跑偏了。

p1主干。p2选项a。p3p4选项b。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a公式光×o阿尔伯特

写着写着就跑偏了。

p1主干。p2选项a。p3p4选项b。




秋汐

整理了一下近期剪的5.0相关GMV

*占TAG抱歉

*均有5.0剧透请注意

【FF14】论漆黑三嫁的兼容性: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9453410

【5.0群像/甜饼】岁月神偷: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5321736

【水晶公/公式光】追光者: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4318715

【光之战士/暗之战士】Rescue me: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9561962

【阿尔博特中心/光暗光】让酒:https://www.bilibili.com/video...

*占TAG抱歉

*均有5.0剧透请注意

【FF14】论漆黑三嫁的兼容性: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9453410

【5.0群像/甜饼】岁月神偷: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5321736

【水晶公/公式光】追光者: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4318715

【光之战士/暗之战士】Rescue me: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9561962

【阿尔博特中心/光暗光】让酒: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4591290

【光暗光无差/手书翻拍】说好的炸鸡块呢: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6938613

【爱梅特赛尔克/公式光】失忆蝴蝶: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4839150

【桑克瑞德/敏菲利亚】: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3592538


现在LOF只能发本地视频,有点头疼,懒得一个一个单独发了所以把近期剪过的5.0相关视频都整理在一起了,可以按需取粮


没存在感团团

#CP25##摊宣#@Comicup魔都囧猫娘 


双日参展 最终幻想区【T47】「虚拟人形工程部」



预售地址:


戳:<漆黑三嫁&公式光双闪吧唧套组>


戳:<3.0伊修加德众亚克力挂件套组>



本摊位参与专区集章~欢迎各位光呆来玩~(大概还能塞很多给各位光呆)



#CP25##摊宣#@Comicup魔都囧猫娘 


双日参展 最终幻想区【T47】「虚拟人形工程部」




预售地址:


戳:<漆黑三嫁&公式光双闪吧唧套组>


戳:<3.0伊修加德众亚克力挂件套组>




本摊位参与专区集章~欢迎各位光呆来玩~(大概还能塞很多给各位光呆)



嘉子瑜

[光暗]打雪仗

北方人公式光×南方人阿尔伯特

现代Paro,OOC有,这回真的是打雪仗了!

休息日的清晨,最烦恼莫过于不是自然醒,而是被吵醒。

光半睡半醒间将怀中的阿尔伯特往自己边上拢了拢,手掌附在他的耳边,但似乎效果甚微。阿尔伯特皱着眉头将被子掠过头顶,想要进一步阻挡噪音。可惜噪音的源头一跃而上,正中二人中间的缝隙之间,将被子撤下继续叫嚷。

“豆豆,大休息日不要吵。哥哥昨晚刚到家,让他好好休息一下。”铺盖下阿尔伯特遍布全身的红痕在无声的反驳光,但需要好好休息是真。可惜的是,蹦到床上的活物最后还是得逞了。阿尔伯特一脸疲倦的睁开双眼,看到豆豆柴快速摇动着尾巴的兴奋模样,最后一丝的起床气也烟消...

北方人公式光×南方人阿尔伯特

现代Paro,OOC有,这回真的是打雪仗了!

休息日的清晨,最烦恼莫过于不是自然醒,而是被吵醒。

光半睡半醒间将怀中的阿尔伯特往自己边上拢了拢,手掌附在他的耳边,但似乎效果甚微。阿尔伯特皱着眉头将被子掠过头顶,想要进一步阻挡噪音。可惜噪音的源头一跃而上,正中二人中间的缝隙之间,将被子撤下继续叫嚷。

“豆豆,大休息日不要吵。哥哥昨晚刚到家,让他好好休息一下。”铺盖下阿尔伯特遍布全身的红痕在无声的反驳光,但需要好好休息是真。可惜的是,蹦到床上的活物最后还是得逞了。阿尔伯特一脸疲倦的睁开双眼,看到豆豆柴快速摇动着尾巴的兴奋模样,最后一丝的起床气也烟消云散了。

“豆豆,怎么一大早兴奋成这样?有什么好事吗?”阿尔伯特起身想要去抱豆豆柴,但是小豆豆柴见他起床就跑到窗前等待着他过去。

光笑着随手递给了阿尔伯特一件长袍让他披上,钻回被窝准备一大一小两只汪汪的互动。

只见阿尔伯特走到窗边抱起豆豆柴,朝窗外望去,愣在那里,然后飞速的折回光的身边将被子掀开。

“下雪了!下雪了!我们出去玩雪!!”

兴奋的小动物从一只变成了两只。

这其实不能怪阿尔伯特。他自幼生长在南方,从没见过下雪,一切和雪相关的知识都只是从图片或者文字中获取的。看着阿尔伯特眼睛亮晶晶看着他,光不禁笑出了声,也起了床。

“记得多穿一点,玩雪的时候不冷,等玩完就有你冷的了。”

光帮裹成小熊一样的阿尔伯特紧了紧身前的围巾,转身为两只小动物开门。门外的雪比光想象的要更大一些,虽说在北方下雪不算什么稀奇事,但这种无人踩踏一尘不染的积雪每每看到还是使人心情舒畅的。

虽然这幅景象仅仅昙花一现。

“是雪!是雪!”阿尔伯特大声叫嚷着,跑到院子里捧起一团雪握住就朝光丢去。光堪堪闪过,也舀起身下的雪反击。豆豆柴在二人外围绕着圈圈,好不快乐。一开始两人还会注意一下不要太扰民,但是到了后面兴起也把这想法抛掷脑后疯闹起来。

“大早上吵什么吵!要闹去广场闹!”隔壁的埃斯蒂尼安穿着保暖睡衣眯着眼睛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朝着楼下发泄愤怒。两人被吼的不敢出声,只得细声喘粗气。光也不顾刚刚闹出一身汗,直接躺倒在雪地上。阿尔伯特见状也躺在了光的身边,傻嘿嘿地笑着舞动四肢,似乎这样能与雪融为一体。

光侧身看向还在兴致勃勃玩雪的阿尔伯特。也不知是被屋外的冷气冻的还是刚进行剧烈运动热的,阿尔伯特双颊泛红,配上傻乎乎的动作,显得无不可爱。光忍不住起身向旁边的“大熊”凑过去,亲了亲他的鼻尖。

“开心归开心,别感冒了。回去吧,我给你做早饭。”

“嗯。豆豆,回家了。” 豆豆柴听到了“哥哥”的呼喊,听话地跑回到他身边。阿尔伯特抓住扶他起身的手,二人一犬一前一后回到了房间

屋外又回归一片平静,只有院内乱糟糟的雪,证明了清晨的一场胡闹。

嘉子瑜

[光暗]雪景

公式光×阿尔伯特

跑题作文

自从伊尔美格教堂事件过后已经过了三个月有余,光已经慢慢习惯了阿尔伯特在他身旁时不时闲谈打发时间。虽然闲暇的时间总是短暂的,毕竟光是背负着拯救第一世界使命的英雄。但每晚阿尔伯特现身,双方相视而谈已经成为二人专属的秘密。

“说起来,阿尔伯特有见过雪吗?来到这边之后,似乎一直四季常春,反而有点思念起伊修加德的雪了。”光低着头,似是在回忆着原初世界的种种。看着出神的光,阿尔伯特搜刮了一下自己脑海中支离破碎的记忆,

“有是有,不过残存下来的记忆里也只剩儿时玩伴间打雪仗。光之泛滥后好像的确没再有过飘雪。”

光忽地抬起头盯着阿尔伯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起身向...

公式光×阿尔伯特

跑题作文

自从伊尔美格教堂事件过后已经过了三个月有余,光已经慢慢习惯了阿尔伯特在他身旁时不时闲谈打发时间。虽然闲暇的时间总是短暂的,毕竟光是背负着拯救第一世界使命的英雄。但每晚阿尔伯特现身,双方相视而谈已经成为二人专属的秘密。

“说起来,阿尔伯特有见过雪吗?来到这边之后,似乎一直四季常春,反而有点思念起伊修加德的雪了。”光低着头,似是在回忆着原初世界的种种。看着出神的光,阿尔伯特搜刮了一下自己脑海中支离破碎的记忆,

“有是有,不过残存下来的记忆里也只剩儿时玩伴间打雪仗。光之泛滥后好像的确没再有过飘雪。”

光忽地抬起头盯着阿尔伯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起身向门外走去。阿尔伯特急忙匿了身形,但看着急匆匆的光,也不好出声询问。

一路无言,阿尔伯特看着光一把推开观星室的门,走动传送装置前猛地停住。

“还没带你回过原初世界,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差错。

不过既然现在我们两位一体,应该没什么问题。”光似是在对着他说,又像是在喃喃自语。随后光自己点了点头,一脚踏入了传送装置,阿尔伯特的意识也在踏入的一瞬间消失了。

阿尔伯特意识再度恢复时,被眼前的景象震得讲不出话。面前的景色是他不曾见过的,看地形轮廓有些眼熟,但这里的确不是第一世界。至少第一世界是不会有这白雪茫茫的景象。

“这里曾在我最无助的时候,给了我无尽的温暖。”方才一直沉默的光,望着震惊的阿尔伯特低语道,“进来暖暖身子吧。”

阿尔伯特随着光进入巨龙首营地,看着光走去角落拿出两个杯子,倒入温热的奶茶,将其中一杯放在了他的面前。

“你应该没有失忆到忘记我只是灵魂体吧?”阿尔伯特试图调侃调侃光。但是光并没有接话,反而紧盯着阿尔伯特的双眸。

“曾经有一个人,在我受到万人诬蔑时,让我保留了对未来的希望。那时我也忙碌得很,但只要我回到这里,他就会为我端来温热的奶茶。称赞我,安慰我,希望可以缓解我身上的疲惫。后来,这个人为了保护我而做出了我终身也不会忘掉的举动,我永远失去了那个在我背后支撑着我的人。”

光虽然看着他,但似乎又是在透过他在看着别人。

“几个月前的最后一战结束的那一天,我回到公馆便在想。啊,为什么又要让我经历一次这种事情呢,这次的阵痛又要持续多久呢。”

“不过幸好,海德林待我不薄,你回到了我的身边。我终于把握住了一次,虽然介质不同,但我们不会再分开了。”想到这里,光终于露出了这晚最灿烂的笑容。

阿尔伯特静静地听着光讲述着自己在伊修加德的种种,桌上的奶茶,也早已转凉。就在天光微亮时,阿尔伯特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我们去看看他吧。”

光没有想到阿尔伯特会提出这个要求,呆愣了一下。

“好。我也想去和他讲,现在我有你在身边,过得很好。”

莺
CP25 FF14摊宣 F06...

CP25

FF14摊宣

F06双日 像素小人量不多

CP25

FF14摊宣

F06双日 像素小人量不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