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阿瓦拉克

9062浏览    246参与
福州锅炉厂
先放一个线稿 能不能赶得上cp...

先放一个线稿 能不能赶得上cp30关窗【来不及】

是gb!!【洁癖注意】

先放一个线稿 能不能赶得上cp30关窗【来不及】

是gb!!【洁癖注意】

子时妖

早上pinterest推送来一张照片 ,他的脸惊了我一下。

那个红围巾带来的视觉冲击真是强

早上pinterest推送来一张照片 ,他的脸惊了我一下。

那个红围巾带来的视觉冲击真是强

子时妖
Ratzinger大神说戈尔贡...

Ratzinger大神说戈尔贡山那段剧情非常有趣,阿瓦拉克能够跟洞窟里的怪们友好相处,他可能经常跟他们带酒喝,还教他们简单的对话。

阿瓦拉克说它们像小孩子,对猎魔人的到来很不高兴

好的。就让它们换一种方式报复一下猎魔人吧


Ratzinger大神说戈尔贡山那段剧情非常有趣,阿瓦拉克能够跟洞窟里的怪们友好相处,他可能经常跟他们带酒喝,还教他们简单的对话。

阿瓦拉克说它们像小孩子,对猎魔人的到来很不高兴

好的。就让它们换一种方式报复一下猎魔人吧


子时妖
依旧是奥伯伦主角 我老觉得他是...

依旧是奥伯伦主角

我老觉得他是长发公主 ,并且有点洁癖

依旧是奥伯伦主角

我老觉得他是长发公主 ,并且有点洁癖

子时妖

在艾恩艾尔精灵中,有没有一项运动像《哈利波特》中的魁地奇一样受到所有人的喜爱?

感觉艾瑞汀一棍子挥下去,阿瓦拉克人要没了

p.s.本来想尝试油画质感的,经过我的不懈努力,终于画成了水彩……orz

在艾恩艾尔精灵中,有没有一项运动像《哈利波特》中的魁地奇一样受到所有人的喜爱?

感觉艾瑞汀一棍子挥下去,阿瓦拉克人要没了

p.s.本来想尝试油画质感的,经过我的不懈努力,终于画成了水彩……orz

兰祯未那lavena
共 同 语 言 原来对阿瓦拉克...

共 同 语 言

原来对阿瓦拉克下诅咒的是你们狂猎啊,我二周目开始发现这个B藏得挺深的, 还想拐着我女儿去做危险的事!

既然大家都不看好阿瓦拉克,那可不可以在乌玛的事上稍微达成一致呢?乌玛比阿瓦拉克可爱多了是不?大家一起来嘲笑阿瓦拉克怀念乌玛吧!!(ಡωಡ)

共 同 语 言

原来对阿瓦拉克下诅咒的是你们狂猎啊,我二周目开始发现这个B藏得挺深的, 还想拐着我女儿去做危险的事!

既然大家都不看好阿瓦拉克,那可不可以在乌玛的事上稍微达成一致呢?乌玛比阿瓦拉克可爱多了是不?大家一起来嘲笑阿瓦拉克怀念乌玛吧!!(ಡωಡ)

子时妖

番外-奇怪的聚会(下)

“跟我来。”黑发精灵对葡萄说,他肩扛长剑,甩开披风,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

葡萄对着散落在地上、冒着黑烟的台词提示器默哀三秒钟后,去追走在前面的精灵。

《爱上我的勇者》舞台类似于“饥饿游戏”的副本空间,里面的场地巨大,山水建筑一应俱全。演员被传送进这个独立的舞台副本进行表演,观众们则像看电影一样观看他们的表演。

在艾瑞汀加入之前,葡萄一直兢兢业业扮演着勇者的角色,念着提词器的台词,走着剧本规定好的路线。

她在柠檬味冰糕村收获第一位队友——医师,艾瑞汀。

再然后,剧情就乱套了。因为狂猎之王根本不肖参加演出。

艾瑞汀从收到这个宴会邀请开始就各种不爽,心情差到爆表。他见到葡萄后,一把夺过她...

“跟我来。”黑发精灵对葡萄说,他肩扛长剑,甩开披风,大步流星的向前走去。

葡萄对着散落在地上、冒着黑烟的台词提示器默哀三秒钟后,去追走在前面的精灵。

《爱上我的勇者》舞台类似于“饥饿游戏”的副本空间,里面的场地巨大,山水建筑一应俱全。演员被传送进这个独立的舞台副本进行表演,观众们则像看电影一样观看他们的表演。

在艾瑞汀加入之前,葡萄一直兢兢业业扮演着勇者的角色,念着提词器的台词,走着剧本规定好的路线。

她在柠檬味冰糕村收获第一位队友——医师,艾瑞汀。

再然后,剧情就乱套了。因为狂猎之王根本不肖参加演出。

艾瑞汀从收到这个宴会邀请开始就各种不爽,心情差到爆表。他见到葡萄后,一把夺过她的大剑,直接让这张地图里的哥布林、蜘蛛精、小岩妖等一众剧情怪团灭。救死扶伤的医师被他演成了狂战士,而勇者葡萄,像小跟班似的,战战兢兢跟在艾瑞汀身后,帮狂猎之王提鞋拎包,端茶倒水。

主线辅助器和台词提示器疯狂闪烁,提示艾瑞汀走剧情。黑发精灵转身就是一剑,提词器当场报销,主线辅助器机智的飞向高空,才免于一死。

他们在村头遇见了信使史凯裘,按照剧情,他要告诉勇者一行,草莓味酸奶城贴出了公主失踪的告示,正在等人揭榜。

“啊!是你们解决了村子的麻烦!你们一定是勇士吧!我也想做一名勇者!”史凯裘开始念台词。

艾瑞汀走上前看了看他的马,然后把马背上的信件袋摘下来一丢,翻身上马,对着发呆的葡萄说:“过来。”

葡萄犹犹豫豫走上前,看着艾瑞汀,精灵弯下腰,像拎小鸡仔一样把她提上了马背。然后他双腿一夹马腹,大喝一声,马儿扬起蹄子飞奔。

“哎?!我的马!我还没说完呢!!!”史凯裘大喊。

这个固执的年轻人在马屁股后追出二里地,硬是把所有台词都念完才善罢甘休,敬业程度令人动容。

但艾瑞汀哪会管剧情,他是极速通关流玩家,越过支线绕过主城,直奔魔王城。

当艾瑞汀又一次横扫挡路小怪后,他们被空气墙挡住去路,没办法再前进了——剧情卡主了。

“是结界?”艾瑞汀摸了摸透明的墙。

“那个……”葡萄犹豫地说。

“说吧,你总是知道很多,小dh'oine。”

“我叫葡萄。”葡萄小声抗议。她被马颠得七荤八素,现在整个人底气不足。幸好演出前阿瓦拉克带去她处理了过紧的胸衣,不然现在是什么惨状,真的很难讲。

“我当然知道你是谁,你是闹人的小女孩。”艾瑞汀傲慢地说,“就算来自其他世界,也依旧是dh'oine,是个人类。”

“……”葡萄都忘了,这帮精灵是大种族主义者,鄙视人类是他们的被动技能。

“说吧。你发现了什么?”

“剧情节点。”葡萄叹了口气,决定用玩家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宽容地对待艾瑞汀的鄙视。“我们遇到了非过不可的剧情节点,否则副本不会开启下一个通道。”

“非过不可的剧情是什么?”艾瑞汀抱着胳膊问。

主线辅助器小心翼翼飞到葡萄眼前。葡萄看着剧本,念道:“勇者之队的医师舍己救人,奄奄一息。正在危急关头,智慧的女巫登场。哦,我知道了!卓尔坦要登场了。”

“我得表现得奄奄一息?”艾瑞汀挑起一根眉毛,环顾四周,被他拍倒的小怪横七竖八躺了一地。

“我想是的。这样卓尔坦才好以救星的身份出场。”葡萄说。

“好吧。好吧。”黑发精灵挑了块干净的地方躺下来,同时命令道。“把披风放在我头下。”

葡萄赶紧照做。她心里泪流啊,以前葡萄跟杰洛特在野外探索的时候,白狼总是在前面打头阵,遇到扎营或者休息时,也非常照顾葡萄,他会把她安顿的妥妥当当,他们相处和睦,越来越像朋友。而艾瑞汀就是个大爷,在他眼里她是个仆人,她为他服务天经地义。果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这精灵大爷在地上干躺五分钟,什么都没发生。

“怎么回事?”艾瑞汀皱眉问。

我哪知道!葡萄特别想这么怼他,但对上精灵那对古怪的绿眼睛,她顿时哑火,觉得还是不要挑衅他为好。艾瑞汀的眼睛比盖尔的更像猛禽,它们在他细长的眉毛下闪着危险的绿光。

葡萄不敢跟他对视了,转过头看向主线辅助器:“医师垂危,勇者将手放到医师身上,绝望地呼唤,希望诸神垂怜,将生命之光再次赠给这位垂死的仁医。勇者说(提词器)——我要说台词。”

“那就照做。”

精灵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长腿交叠,薄薄地布料绷出肌、肉的轮廓,他的腿有型又修长。

这养眼的姿势尽收眼底,葡萄心脏狂跳,感觉自己的嘴角要留下眼泪了。

见葡萄没动,黑发精灵不耐烦地说:“把手放到我身上,说台词!”

葡萄凑上前,也不知道该把手放放哪,最后试探着把手放在他胸前,噫!胸肌不错啊!她忍不住多摸两把。

艾瑞汀笑了,他的笑容仿佛猛兽进攻前的信号。葡萄立刻停下了正在占便宜的咸猪手。

艾瑞汀满意地哼了一声,说道:“说台词。”

提词器都被你砸烂了,我说什么啊!葡萄苦逼的看着他。

“快说台词!”艾瑞汀催促。

葡萄脑子一热,扑到艾瑞汀身上:“你不要死啊!你死了我可怎么活下去!”

精灵呛了一下,咳嗽起来。

葡萄依稀听见了笑声和口哨声,观众们笑场声音过大,都传进舞台副本里了。

葡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一张嘴就是古早电视剧里男主快死时女主说的台词。

“不要担心,亲爱的勇者,他会没事的。”卓尔坦终于登场了。

艾瑞汀一看卓尔坦出场,空气墙消失,立刻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简单命令道:“走。”

这回是用走的了。因为主办方想尽一切办法引导艾瑞汀走主线,包括马被小怪(系统)吃掉,但依旧阻止不了他大步流星向魔王城进军的步伐。在艾瑞汀的带领下,主角团开了剧情加速器,一路直切魔王城,让雪糕国王拉多维德五世,试炼师父叶奈法这一众演员,演了个寂寞。

————

看着魔王城上空紫黑色的乌云,葡萄叹了口气,终于到了!这一路可真艰难啊!

艾瑞汀那大长腿一步顶她三步,她时不时就得小跑着去追精灵,卓尔坦就更难了,他两个小短腿使劲倒腾,才勉强不掉队。

这一行人没一个演自己角色的,卓尔坦一看艾瑞汀拿剑砍怪,自己也不当女巫了,抄起一段粗苯的木棍当武器,大杀四方。有那么一阵子,葡萄觉得他们演得的其实是“西游记”,走在前面的高个子精灵是悟空,队伍后面压阵的是沙僧,她是八戒,现在他们要去魔王城救唐僧。听说那个唐僧特别唠叨,把红飞碟机器人都给唠叨的短路了。

一路走来,勇者小队的成员们彼此熟悉,葡萄觉得与艾瑞汀相处起来没那么糟糕了,他是那种直来直去的性格,有什么就说什么,跟阿瓦拉克一比,艾瑞汀坦诚的像个天使。他有时候会不动声色的照顾葡萄,也会使坏捉弄她,但在卓尔坦的维护下,她通常吃不了亏。

前往魔王城的山涧没有路,卓尔坦砍倒巨魔树,搭建了一座独木桥。葡萄看着飘着云雾的悬崖腿发软,眼发晕,抖个不停。艾瑞汀啧了一声,用布蒙上了葡萄的眼睛,像夹布娃娃一样把她夹在胳膊下,带她过桥。走到一半,风把葡萄的眼罩吹跑了,她面朝万丈深渊,吓得连连尖叫。

黑发精灵似乎觉得这样很好玩,他站在桥上不动,故意放松胳膊。

葡萄用尽全力抱紧艾瑞汀的腰,不断重复:“别松手!千万别松手啊!”

“求我!”艾瑞汀恶趣味地说。

“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X100次。

“你怎么这么没骨气!”站在山对面的卓尔坦恨铁不成钢,他大声说,“要是俺,就拽住他的卵蛋说‘不把俺安全送过去就捏碎它!’”

卓尔坦的威胁见效了,艾瑞汀飞快地扣住葡萄双手,两大步走过了桥。

“谢谢。”站到安全地面的葡萄礼貌的道谢。

精灵面色阴郁的看了她一眼。

“……”葡萄无语,难道艾瑞汀觉得她是那种随便捏人家那啥的人吗!为什么要这样看她!

“那个,”为了缓解尴尬,葡萄主动换话题:“艾瑞汀,你不恐高吗?”

“他怎么可能恐高。”卓尔坦在一边搭腔,“你不想想他是谁。”

“精灵?”

“不不!想想咱们大陆的老百姓是怎么称呼他的?”

葡萄恍然大悟。狂猎,在如鬼魅一般从空中滑过的幽灵。这位是狂猎之王,他没事就骑着马在天上遛弯,他的确不会恐高。

经过一番折腾,葡萄一行终于抵达魔王城。魔王城非常有最终章地图的氛围,寸草不生的焦土和若隐若现的白骨,看上去十分邪恶。

但越往城堡深处走,感觉越不对,太安静了,没有风声也没有小怪。

“我们不会被包围了吧?”葡萄拽拽艾瑞汀的胳膊。

葡萄的两名队友早已看出此地气氛怪异,纷纷手按武器,处于备战状态。

“嘘——!”

有人朝他们嘶声嘘着。

葡萄转头,看见了罗契和萝卜,一人一马以一种难以置信的姿势挤在旮旯里,蓝衣铁卫的指挥官正拼命朝她挥手。

“你不是骷髅大将军?”卓尔坦问。

“嘘!嘘!”罗契一只手放在唇边,绷着嗓子说,“快找个掩体藏好!”

“为什么?”葡萄问。

罗契没来得急说明原因。一个大爆炸回答了葡萄。

众人纷纷找掩体遮蔽。

“怎么回事?!”葡萄抱着脑袋和卓尔坦挤到艾瑞汀身后,对他们来说,高个子精灵是个挺不错的掩体。艾瑞汀厌恶的把他两丢到一个岩石后面。

“魔王和公主打起来了!”罗契说。

“啥?”众人一愣。

“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不对付,”罗契说,“先是口角,然后互丢碗碟,再后来就是魔法对轰。”

“副本里不是不能使用魔法吗?”

“我怎么知道?反正他们都用了!总之这里太危险了,我和萝卜正想办法撤离呢!”

轰!轰!轰!

葡萄只觉得天旋地转,她意识到自己飞起来了,是被爆炸的热气掀飞的。但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她在空中翻转了十几个圈,被转的头晕眼花,差点吐了。

最后,她跌进了某个柔软的地方,在满眼的金星中,她闻到了苹果的香气,还有爆米花的甜味。

“你没事吧?”

葡萄的太阳穴传来清凛的凉意,她渐渐恢复视觉。她发现自己的头枕着阿瓦拉克的手臂,她的胳膊侧伸出去摸着伊勒瑞斯的光头,脚搭在盖尔的腿上,脚上还倒扣着一个爆米花桶,自己和三个精灵全身都洒满爆米花。

“这是哪儿?”葡萄艰难地开口询问。

“观众席。”阿瓦拉克回答,他的指尖轻触她的太阳穴,上面凉意悠悠,让她舒服多了。

葡萄吃力的坐起来,茫然地看着周围,过了十几秒才反应过来,自己被爆炸掀出了副本。

“你总是以令人吃惊的方式来到我身边。”盖尔打趣道。

阿瓦拉克把葡萄交给盖尔,然后站起身,表情罕见的严肃。

葡萄看见观众席内大部分人都站起来了。

葡萄努力转动僵硬的大脑,回想前一秒他们在说什么?魔王和公主打起来了?希里和卡兰希尔打起来了?红飞碟机器人呢?

实际上,红飞碟机器人已经来控场了。

它们控制住观众席上想冲过去帮希里的杰洛特和其他角色,捞起了摔在观众席角落里的艾瑞汀、卓尔坦还有罗契和萝卜。这几位也摔得七荤八素,神志不清,机器人们正在帮他们检查身体。

投影画面显示出正在战斗的魔王和公主——实际上他们并不是用魔法,而是用城堡里的道具魔法炮对轰!那东西除了声音响,气浪猛,没有什么实质性伤害。

为了安抚骚动的众人,视频回溯了演出刚开始魔王和公主对话的剧情。

“请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魔王·希里说。

“我不会妥协的,你这邪恶的魔王!”公主·卡兰希尔说。

是正常范围的演出。剧情快进。

“如果你想逃跑,我建议你保存好体力。”魔王·希里说。

“不劳你费心。”公主·卡兰希尔说。

“在你返回牢房前,我是否可以邀请你共进一餐呢?”魔王·希里说。

“……我答应你,但我并不感到荣幸。”公主·卡兰希尔说。

依旧是正常范围的演出。剧情快进。

画面变了,魔王·希里和公主·卡兰希尔开了好几瓶酒,正喝得满脸泛红,喜笑颜开。这一段之前的演出里没有被播出,毕竟勇者才是主角,故事一直围绕葡萄一行人展开,摄影机也一直跟在主角团身边。

“我啊!嗯——”卡兰希尔努力压下了一个酒嗝,“我穿越的时候失误过几次!”

“穿越到错误的时间和错误的地点,这种失误我也有过。有什么好说的。”希里晃晃酒瓶,身子也跟着一起晃起来,她发现里面空了,又去开了一瓶。

“不!是穿越的时候身体分了家!头在一个女人的浴室里,身体则留在实验室里。更糟糕的是,那女人和他的男人因为惊吓过度,分不开了,他们差点被淹死在浴缸里。”

“哈哈哈哈!”

“哎!总之,克利凡,就是阿瓦拉克,气得够呛,把我救回去以后狠狠训了我一顿。嗝!”卡兰希尔还是打了个酒嗝。

“不,你没有我惨,我穿越的时候,”希里把嘴凑近卡兰希尔的耳朵,“特别容易发生爆炸!”

“那是魔法波动吧!我们可以利用魔法波动找到你。”卡兰希尔想点一下希里的额头,但他似乎醉得不轻,一指戳过去戳到了空气。

“不是魔法波动,就是单纯的爆炸。那次阿瓦拉克气得三天没理我。”希里摇摇晃晃的,一把搂住卡兰希尔的肩,“我们练习穿越,落到一群可爱的绵羊当中,就在那时,发生了爆炸,成吨的羊毛,哈哈哈哈!炸成了碎片!阿瓦拉克对羊毛过敏,连打了三十个多个喷嚏!连个法术都施放不出来!”

“哈哈哈哈哈!”两个醉鬼笑得瘫在一起。

观众们不闹了,全都转头看向精灵这边的席位。瓦拉克还站着,观众席的光都来自大屏幕,忽明忽暗的,也看不清他的脸,不知道精灵贤者这会是什么表情,是巨尴尬,还是咬牙切齿,想回去后教训两个口无遮拦的小兔崽子呢?

葡萄就纳闷了,阿瓦拉克的两个学生,这么愉快的一起爆黑历史,究竟是怎么打起来的。

剧情快进。一路快进。

“金叶子你还留着吗?我的邀请依旧作数的。”

葡萄正全神贯注的看着荧幕上的剧情发展,盖尔突然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了一句。热气吹进耳孔里,搞得她半边身子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葡萄一转头,盖尔的脸近在咫尺。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坐在人家腿上,她想站起来,被盖尔按住了:“坐着吧,你刚才摔得不轻,轻微脑震荡,还是不要乱动为好。”

葡萄脸红了,她点点头,乖乖坐着,也不敢乱扭了。

“那么,你会再次拜访觉醒宫殿吧?”盖尔依旧贴着她耳朵,用他特有的演讲家似的的语调诱哄道,“我向你保证,这次没有飓风,也没有魔法锁链,你会受到应有的欢迎。”

“我——”葡萄刚要回答,看见阿瓦拉克微微侧了一下头,他似乎看了她一眼,但又飞快转回去了。

“嗯?小葡萄,你的回复是?”

“我、我最近还在陪杰洛特完成陶森特的猎魔人委托,等事情结束,我想我应该会,嗯,会去的。”

“呵呵。”盖尔笑了,他放开了葡萄,身子靠向椅背,“可爱的拒绝理由。”

哎,虽然她真的很动心,但理智也告诉她,去了没好果子吃,精灵是瞧不上人类的,他们只会把人类当低等生物看。葡萄一直没弄明白,为什么会盖尔对她感兴趣。对精灵来说,彬彬有礼和居心叵测并不冲突,也许他对她有什么奇怪的兴趣?

最后,希里和卡兰希尔打架的理由终于露出大白天下——传统的甜粽子咸粽子之争!只不过他们争得的是甜奶酪和咸奶酪。两个人趁着酒兴,开炮对轰,全灭了勇者团队,搞得演出提前结束,也让众人虚惊一场。

阿瓦拉克松了口气,又坐回座位上,他看了一眼僵硬地坐在盖尔腿上的葡萄,评价道:“没摔傻。不错!”

葡萄难得的get到了他的意思。

——————

舞台剧后,游戏方又组织了体育竞赛和文艺展示。大家都玩的非常开心。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巫师3角色聚会也即将结束。

葡萄为众人送行。她顶着女精灵的眼刀,跟阿瓦拉克拥抱告别。

“再会吧。”他说,“我们总会相遇,也总要离别,但我认为这不是永别,我会在曾经的时间,等你偶然一现。”

葡萄抬头看着阿瓦拉克,疑惑地问:“什么叫曾经的时间?二周目?”

精灵淡淡一笑,跟着同伴们踏入传了送阵。

他走了。留下了一脸问号的葡萄。

这时,杰洛特走过来,神神秘秘的拉着葡萄来到角落里,他低声问:“你会陪我去陶森特对吧?”

“那是当然的。我们的旅程还没结束,为什么这么问?”

“咳!”杰洛特清了清嗓子,“安娜·亨利叶塔女爵送了我一个葡萄庄园。”

“我知道啊,怎么啦?”

“过两天叶要搬过去住。”

“哇!恭喜!”

“你能不能……帮我检查一下屋子里的设施?我不信任红飞碟后勤组。”

“咦?你知道了?”葡萄意外了一下,杰洛特知道了他的很多道具都是由红飞碟后勤组负责,也明白了这个小组有时候不靠谱。比如为艾恩艾尔精灵准备的纯素宴,就是想当然的产物。

“所以能不能拜托你?”

“怎么回事?”葡萄问,“红飞碟后勤组给了你什么错误的道具吗?”

杰洛特一脸苦相,“我和叶想在宴会开始前温存一下,红飞碟机器人给我们找了房间。”

葡萄抿嘴直乐:“我知道啊,你们玩25禁来着,是不是特别开心啊?”

杰洛特的表情更苦了,“我们上床以后发现床上有特丽丝的头发,房间里还有其他属于她个人的东西。”

“什么情况?”葡萄到抽一口冷气。“红飞碟把你们带错了房间?”

“我去找红飞碟,它声称这个房间就是我的!”

葡萄懂了。那个房间的确是杰洛特的,但却是游戏本体里选了特丽丝的杰洛特的房间。小飞碟把走了叶线的杰洛特领进了特线的主角房间。

“你知道叶气成什么样吗?”

“那你们玩的25禁是?”

“我当牛做马呗!”杰洛特苦逼地说。

“……”葡萄同情的拍拍杰洛特。

这bug对杰洛特来说真是太不幸了。

总之,巫师3角色欢聚会圆满落幕。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而葡萄,还要继续陪杰洛特完成陶森特的旅行,相信那也是一个精彩的故事。


子时妖
老年人专用节日表情包:祝你身体...

老年人专用节日表情包:祝你身体健

是截图改图。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像《有个玩家叫葡萄》里面,精灵们在聚会厅的截图2333

老年人专用节日表情包:祝你身体健

是截图改图。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像《有个玩家叫葡萄》里面,精灵们在聚会厅的截图2333

子时妖

有个玩家叫葡萄(番外-奇怪的聚会中)

庭院里传出奇怪的歌声。歌词含混不清,听起来像:揍揍你的小屁股。演唱者是丹德里恩,另一个歌手音色模糊,好像舌头短了一节。葡萄一时也辨认不出是谁。

进入庭院,葡萄便被烤肉的香味吸引。雷索亲自主厨,两个小地灵打下手。烤架上的肉冒出蜜色的油脂,用腾腾香气拉住了所有人的脚步。

维瑟米尔拿着肉串,一边吃一边抹泪,“为啥你不是我们学派的呢?狼派到了我这一代,只盛产做黑暗料理的猎魔人了!”

葡萄汗了一把,当年希里在凯尔莫罕吃的都是什么啊!

雷索一看葡萄来了,给她了一串烤肉。葡萄咬了一口,差点跪下来叫雷妈妈!因为真的好吃!

“你平常在野外也这么吃吗?”

“有时候吃生肉。”

“哇!那不是浪费食材?”...

庭院里传出奇怪的歌声。歌词含混不清,听起来像:揍揍你的小屁股。演唱者是丹德里恩,另一个歌手音色模糊,好像舌头短了一节。葡萄一时也辨认不出是谁。

进入庭院,葡萄便被烤肉的香味吸引。雷索亲自主厨,两个小地灵打下手。烤架上的肉冒出蜜色的油脂,用腾腾香气拉住了所有人的脚步。

维瑟米尔拿着肉串,一边吃一边抹泪,“为啥你不是我们学派的呢?狼派到了我这一代,只盛产做黑暗料理的猎魔人了!”

葡萄汗了一把,当年希里在凯尔莫罕吃的都是什么啊!

雷索一看葡萄来了,给她了一串烤肉。葡萄咬了一口,差点跪下来叫雷妈妈!因为真的好吃!

“你平常在野外也这么吃吗?”

“有时候吃生肉。”

“哇!那不是浪费食材?”

“因为有时候不能生火啊!”维瑟米尔接过话头,“而且偶尔吃点非加工的肉类对身体有好处的。”

“原来如此。”葡萄恍然大悟似的点点头,随即发现维瑟米尔用古怪的眼神看着她。“怎、怎么了?”

“孩子,”老猎魔人放下肉串,担忧地说,“你最近是不是吃了什么含有激素类的食物,一下子长了好几岁的样子!”

“……”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有这么夸人的吗!

“你没事吧?你看起来像突然十八岁了。”维瑟米尔用关切的语气问道。

“我本来就十八岁啊!”葡萄泪流满面。

“哎???”老头子迅速坐直了身体,整了整衣领,把腿收拢,好在淑女面前礼貌得体。

雷索把要递给葡萄的肉串换成了烤苹果,“女士们总担心自己的腰围,你也是吧?”

“……”葡萄开始认真思考,自己在游戏本体里究竟给这些角色们留下了一个什么样的印象。姐妹们,在欧美游戏里做人设的时候把自己的胸捏大一点啊!这帮老外对东方人脸盲!!!

“揍揍大道平淡,过来走金发人美美。”

歌声还在继续,葡萄看见了另一个歌手,是揍揍魔。这丹德里恩真是不挑搭档,跟谁都能合唱。她环视四周,庭院里人最多,普西拉、卓尔坦、罗契、迪杰斯特拉、哈尔玛等等这些与猎魔人阵营友好的角色都在。女术士们则聚集在一颗大榕树下,神神秘秘讨论着什么。

角色众多,唯独没见杰洛特和叶奈法。他们两个到场比较早,但葡萄一直没见他们。她调出后台,想通过视频系统找一下杰洛特,结果视频中央弹出几个红色大字:25禁!

我去!平常白狼和叶奈法阿十八的时候葡萄还能红着脸看看,现在系统直接显示25禁。你们两个玩的够花的啊!

葡萄陪维瑟米尔坐了一会儿,就去找阿瓦拉克,相信他已经闲下来了。

艾恩艾尔精灵这边有了新的发展:盖尔对壁挂视频里显示的同人绘画很感兴趣,在飞碟机器人的帮助下,找到了巫师3论坛,又找到了艾恩艾尔的tag,翻里面的同人绘画,看得津津有味。

卡兰希尔和伊勒瑞斯坐在沙发上边喝饮料边看艾瑞汀在玩巫师3。艾瑞汀刚被游戏里的自己杀了,正在读档复活。葡萄有心过去指点一二。结果艾瑞汀复活以后操作杰洛特跑到boss面前,站好后动也不动,任凭游戏里的狂猎之王砍砍砍,杰洛特跪,再次读档复活,送上去继续挨砍!

卡兰希尔和伊勒瑞斯骂艾瑞汀小心眼。葡萄深以为然。

“葡萄?”是阿瓦拉克的声音。

葡萄赶紧转身,想为阿瓦拉克露出她最甜美的笑容,但她的嘴角刚扬起来就僵住了:他好高!好有压迫感!

“看起来我们都做了些改变。”阿瓦拉克说。

“嗯是!但我想一会我们就会习惯。”葡萄说。

阿瓦拉克看着她,勾起嘴角。

这种看破不说破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克利凡。”一个打扮的光彩照人的女精灵走到阿瓦拉克身边。她看见葡萄,目光变得不友善。

那是阿瓦拉克实验室里的女精灵,葡萄能理解她看见玩家时的心里阴影。

“那、那个,你好啊,房间收拾利索了吧?”

女精灵瞬间拉下了脸。

阿瓦拉克咳嗽一声,“我们去花园走走吧。”

葡萄也觉得自己超不会讲话,简直哪壶不开提哪壶,她跟着阿瓦拉克走去花园,感觉自己背后如芒在刺。

走了几步,阿瓦拉克转过身,关切地问:“你没事吧?”

“我今天的妆容不合适吗?显老?”葡萄崩溃得问。为什么所有见到她的人都在问,你是不是吃了什么添加剂,一下就长大了。

“你多虑了,我对你们人类的年龄并不敏感。”精灵回答,“我只是觉得……你似乎不太舒服。”

“哎?我没有。”

“那为什么走两步就气喘吁吁?”

“……”葡萄泪流满面,总不能说是为了挤沟,把下胸围勒得太紧。

阿瓦拉克看了她一会,抿嘴笑起来,他已经洞察了一切。他带她去了更衣室,葡萄红着脸进去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胸衣,终于呼吸顺畅了。

她出来的时候会场响起广播:请所有来宾到典礼大厅。

阿瓦拉克彬彬有礼地邀请葡萄一起去典礼大厅,葡萄也特别想把自己的手塞进他的臂弯里,但一目测两人身高差,她打消了这个念头。天龙地虎什么的,太不河蟹了!

葡萄跟着精灵们来到宴会厅,那里已经站满了人。

一个红金白三色的飞碟机器人发表讲话:“接下来是最欢乐的互动环节,我们准备了情节跌宕的剧本,邀请大家一同演出大型多人剧《爱上我的勇者》!”

参会的人和精灵反应冷漠,仿佛机器人宣布的活动与他们无关。

“故事讲述雪糕王国的公主被大魔王掳走,勇者和他的伙伴们不畏艰险营救公主,最后勇者抱得美人归,并登上王位的故事!”

台下有人发出了嘘声,声音大约是从史凯利格群岛那一堆人里发出的。葡萄也觉得这个剧真是俗不可耐。

“演出的角色抽签决定,每个阵营最多得到三个演出位置。”飞碟自顾自地说着,全然不顾台下一片喝倒彩的,“勇者的角色,我们已经决定了人选,相信各位都不会反对,她就是——葡萄!”

“哎?我演勇者?”葡萄指了指自己。

“请到台上候场。”

台下的嘘声变成了兴奋的口哨声,维吉在一边举着小红旗:“葡萄!葡萄!我挺你!”

“……”真想装不认识他。

宴会现场出现了大红地毯,灯光四动,音乐声起,所有人都看着她,葡萄紧张得差点顺拐。

“下面,让我们先决定反派阵营的角色。”主持人机械地执行着自己的程序。“首先,魔王的角色——”

大屏幕开始抽签。所有人的名字飞快滚动。

“希瑞菈·菲欧娜·伊伦·雷安伦!”

哗——

这下人群又骚动起来。

“我演大魔王?”希里有点意外,一想到自己角色这么叛逆,顿时兴奋起来,她朝亲友们挥手,开开心心地走上舞台。

“我要当你的死对头了!”希里走到葡萄身边。

“勇者和大魔王可以趁现在抱抱对方,待会就要不死不休了。”飞碟主持人趁热打铁。

希里抱住葡萄的腰,一个旋身,带她转了一圈。葡萄吓了一大跳,死死抱着女猎魔人的脖子,台下出现了奇怪的喝彩声。观众里有人喜欢百合!绝对有!

“接下来抽取大魔王手下首席大将骷髅将军的扮演者。”

名单停下来。上面赫然显示的是萝卜!

葡萄嘴角抽搐,连萝卜都被邀请参加宴会了吗?

“什么?萝卜没法念台词?好的好的。”主持人说,“由于角色情况特殊,由弗农·罗契饰骷髅将军,萝卜饰演他的坐骑。”

“这也行?!”罗契在台下抗议。随后蓝衣铁卫指挥官被一群人推上了舞台,他的帽子差点被推搡掉了。

现场的气氛被调动起来,大家纷纷打趣着演员们,葡萄和希里笑作一团。

“下面是雪糕王国国王角色。”

“拉多维德五世!”拉多维德表示当国王是老本行,演起来毫无压力。

“下面是雪糕王国公主角色。”

葡萄一看公主的名字差点含笑九泉,这抽签也太逆天了!她怎么抱得“美人”归啊?

大屏幕上的抽签结果显示的赫然是:艾瑞汀·布里克·格拉斯!

精灵们也热闹起来,他们朝狂猎之王鼓掌,艾瑞汀黑着脸走上舞台。

葡萄赶紧拉着希里站到罗契身边,好离“公主”远一点,但希里明显不怕艾瑞汀,她挑衅的看了他一眼。

“下面是雪糕王国试炼师父角色。”

“温格堡的叶奈法!”

一片礼貌的鼓掌声。

“荒野剑客角色。”

“沼泽巫婆角色。”

“海滨巫医角色。”

上面几个角色不知道是干什么的,台下反应平平。

“最后,”红飞碟主持人说,“我们终于迎来了主角团角色抽签,勇者将和两位生死之交,经过雪糕王国试炼师父的试炼,增强了武功和技艺,他们披荆斩棘来到魔之都,打败骷髅将军,拯救公主!”

“勇者队之充满仁爱的医师角色!卡兰希尔!”

葡萄吐血,这个暴躁又爱冒险的狂猎领航员哪里仁爱了!

“勇者队之纤弱但非常勇敢又有智慧的女巫角色!卓尔坦·齐瓦!”

这都是什么奇怪的抽签结果,台下哄堂大笑。

“我们稍后会为演员们提供服装道具。现在请大家发表入选感言,先从大魔王开始吧!”主持人把话筒交给希里。

希里看着艾瑞汀,得意地说:“待会你就要穿上裙子被我掳走、囚jin了。”

精灵面色阴郁地瞪着她。

“不要这样看着我,”希里说,“魔王又不会虐待公主,你是逃不掉的,就算你真这么做了,我和的我的骷髅大将也会跨越时间与空间的裂隙抓到你!”希里把小说里艾瑞汀对她说的台词添油加醋复述一遍,最后还勾起对方的下巴,朝他邪魅一笑。狂猎之王也笑了,他飞快伸出手,压住希里的后脑勺,给她来了个强吻!

葡萄的下巴差点掉了,希里像被煮熟的大虾,从头红到脚,台下一片混乱!杰洛特、恩希尔和叶奈法冲过来要撕了艾瑞汀,伊勒瑞斯挡在艾瑞汀前面,大喝:“谁敢过来!”

游戏方规定副本内不能使用武器和法术,但是没说不能肉搏!双方撸袖子对峙起来,人类这边大喊不许艾瑞汀演公主,他会欺负魔王;精灵这边感觉主办方不尊重他们,要求离场。

红飞碟机器人一下出动了二十多台才稳住局面。

经过艰苦协商,卡兰希尔和艾瑞汀互换角色,由卡兰希尔演公主,艾瑞汀演勇者队伍里充满“仁爱”的医师。

这戏演出来是究竟是什么样的啊……葡萄看着演员名单绝望的想。


——————

随缘更


子时妖

哈哈哈哈!我的猫!!!

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

你们是同一种族的吧!!!

哈哈哈哈!我的猫!!!

你们两个是怎么回事!!!!

你们是同一种族的吧!!!

子时妖
孩子妈走的早。 —————— ...

孩子妈走的早。

——————

其实我有个问题:阿瓦拉克是看着劳拉长大的吗?

孩子妈走的早。

——————

其实我有个问题:阿瓦拉克是看着劳拉长大的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