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阿瓦拉克

7767浏览    147参与
子时妖
画这个只想吐槽贤者大人在凯尔莫...

画这个只想吐槽贤者大人在凯尔莫罕养伤似乎十分艰难。艾恩艾尔精灵好像只吃素食。hhhh

画这个只想吐槽贤者大人在凯尔莫罕养伤似乎十分艰难。艾恩艾尔精灵好像只吃素食。hhhh

子时妖
阿瓦拉克那句你们人类的品味很独...

阿瓦拉克那句你们人类的品味很独特已经成了名梗

他前几分钟还在吐槽人类的人体艺术,后面盖尔就真的画起了人体艺术。2333

阿瓦拉克那句你们人类的品味很独特已经成了名梗

他前几分钟还在吐槽人类的人体艺术,后面盖尔就真的画起了人体艺术。2333

子时妖

一个奇怪的脑洞:把阿瓦拉克和仙鹤放到一起会怎样

多少年没画过这种带结构的五官了,真是难到怀疑画生。

一个奇怪的脑洞:把阿瓦拉克和仙鹤放到一起会怎样

多少年没画过这种带结构的五官了,真是难到怀疑画生。

子时妖
看在我能get到盖尔画风的份儿...

看在我能get到盖尔画风的份儿上,巫师3的第一个同人让他出镜吧

看在我能get到盖尔画风的份儿上,巫师3的第一个同人让他出镜吧

子时妖

阿瓦拉克的原画怎么这么掉san啊…

感谢3D组给了他一张还算正常的脸

一个吐槽:艾恩艾尔一族的黑眼圈和发际线都特别让人捉急,有多少玩家看见艾瑞汀的真面目后呼吁他赶紧把面具带回去

阿瓦拉克的原画怎么这么掉san啊…

感谢3D组给了他一张还算正常的脸

一个吐槽:艾恩艾尔一族的黑眼圈和发际线都特别让人捉急,有多少玩家看见艾瑞汀的真面目后呼吁他赶紧把面具带回去

子时妖

巫师3一周目通关了~!

巫师3一周目通关了,有了喜欢的角色!给我一点奶,我能产一牧场的草!!!

1.2019年第一次接触巫师3,超级好玩!熬夜玩!顶着黑眼圈玩!直到进了维吉玛宫殿,将军几个问题把我问懵了,于是关了巫师3去补巫师1、2。巫师1对手残党真是太友好了!巫师2因为手残没玩下去,导致巫师3一直搁置到了2022年来通关,2022年我已经千锤百炼不手残了。

2.因为瞎转地图错过了百果园救女孩的任务,以为自己错过了燕子药水配方,一直把包包里那唯一一瓶燕子药水当祖宗供着。无论多么艰难,哪怕遍体凌伤,也一定不要用掉它!我被逼成了只吃美食从不嗑魔药、非常热爱健康的猫派猎魔人,10级以内的怪靠走位取闪避+剑油+法阵取胜。...

巫师3一周目通关了,有了喜欢的角色!给我一点奶,我能产一牧场的草!!!

1.2019年第一次接触巫师3,超级好玩!熬夜玩!顶着黑眼圈玩!直到进了维吉玛宫殿,将军几个问题把我问懵了,于是关了巫师3去补巫师1、2。巫师1对手残党真是太友好了!巫师2因为手残没玩下去,导致巫师3一直搁置到了2022年来通关,2022年我已经千锤百炼不手残了。

2.因为瞎转地图错过了百果园救女孩的任务,以为自己错过了燕子药水配方,一直把包包里那唯一一瓶燕子药水当祖宗供着。无论多么艰难,哪怕遍体凌伤,也一定不要用掉它!我被逼成了只吃美食从不嗑魔药、非常热爱健康的猫派猎魔人,10级以内的怪靠走位取闪避+剑油+法阵取胜。等我发现冥想可以补充药水和炸弹,已经是50个小时以后的事了。

3.前期实在太穷,动了修改钱的念头。在交易的时候修改器一键下去,修改钱成功!但是变成999999的不是杰洛特的钱袋子,而是商人的。以后我老老实实捡垃圾,并且不远万里回来找白果园的商人交易,想把送他的钱都赚回来。

4.同样是瞎转地图,错过很多主线流程,因为走着走着就会发现有东西需要调查,把任务做的七零八落。最让人耿耿于怀的是血腥男爵的主线,提前杀死了树心。看剧情讨论好多人说男爵死时都哭了,我一滴眼泪没掉,一度怀疑自己错过了两万字的剧情。

5.JRPG玩多了,很难不让杰洛特按东方游侠的设定行走江湖。诚心帮受害者被骂、实实在在交任务被坑、老老实实做人被踩,妹子都坐床上等着了,我一听对方是以结婚为目的,绞尽脑汁选不能睡选项。一周目时我的杰洛特一直是东方大侠的人设,从不喝酒从不打桩,骑士五德在身,能花钱的地方从不用亚克西。看完原著以后才明白,一周目真是难为他了。

6.跟迪胖八字不合,说谎被揭穿,找金币失败,总之跟他聊天一点都不顺利。一周目只有他没来凯尔莫罕帮我,我越想越生气,最后毫不犹豫的砍了他。等次时代版更新中配,发现他和杰洛特打嘴仗超好玩,但二周目我还是准备砍了他,因为他颜值不如罗契(严肃脸)。

7.血与酒中,完全不敢逆着女爵的意思办事,因为害怕她收回那座葡萄园,我是卑微的打工人。不知道二周目能不能让狄拉夫活着,让那两女的都去死,但我又不想让杰洛特坐牢。

8.埃瑞丁出场比较早,每次降临都气氛拉满,看的人心惊胆战,感觉硬杠上就是个死!为了跟他作战,我分两次,找了好多援兵,包括但不限于反间计瓦解boss军团、找女巫团体法术支援、找国家的正规海军舰队支援,找海上民族的海盗部队支援……最终战跟boss对战发现这家伙实力极差,话都没说完就要被打废了。我决定去原著里看看怎么回事,结果发现这boss他长着藏獒的身体,却是柯基的实力,性子还是二哈类傻直傻直的,有点萌。

9.到矿洞里去封印恶魔,矿洞里黑乎乎的都是不死的疫病人,然后还有恶魔,我都深入到核心了,才后知后觉的认为,我应该害怕这种环境啊!结果自己找了半天感觉,还是不害怕,算了,继续做任务吧,于是平平静静的把恶魔揍死了。

10.史凯利杰群岛的直男真的要笑死我。有个支线,一群直男抢占了妓院,把妓女们都赶出来,他们在里面喝酒。杰洛特去解决问题时候,有好多选项,直接拔剑、用迷惑法术让他们离开、男人对男人的决斗。
我选了最后一个,对面的直男吓坏了,说我为什么要上你!
然后杰洛特说你误会了,是用男人最原始的方式决斗,对面:哦,早说嘛我可喜欢打架了。
于是杰洛特把对面暴揍一顿,那帮直男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妓院……

11.讨厌石之心的任务,脸上的伤疤已经够多的了,要不是为了祛疤才不会通了这个DLC,讨厌镜子大师,最后他没亮血条,让我非常生气。

12.一直手动射箭,史凯利杰群岛清问号清的崩溃,直到有一天看见游戏提示可以自动射击,我又能再清500个问号了!!!

13.卡任务的方式很奇葩,花园狼人找不到解决方法卡了一晚上,最后终于喂肉解决了,打开包包发现了满兜子狼人肉,真是触目惊心。一周目不会卡的地方,二周目会卡,比如上塔救男爵,我二周目找不到上去路,不得已查了攻略。

14.通关以后喜欢阿瓦拉克,为了他还去翻原著。以前很讨厌巫师里的精灵,尤其厌恶松鼠党,见一次砍一次,现在游戏里伤了哪个精灵,都要内疚半天。关于阿瓦拉克,我觉得我还能吐槽两万字。

15.游戏里的人为什么都顶着黑眼圈,他们的眼部皮肤真是糟透了!有一天我还看见一个阿瓦拉克的高清截图,长寿也扛不住不保养皮肤带来的皱纹,我甚至专门知乎了一下为啥白人那么显老,原来是他们角质层比较薄,大概精灵也是这样的吧。另外看见希里晕开的眼妆,好想给她擦一擦。

16.一周目叶奈法线,希里女王结局。我对叶奈法不感冒,但却是坚定的原著党,无论几周目都会选叶奈法。

17.讨厌的任务有帮迪胖找金币,陶森特银行取钱,陶森特赛马,花园狼人。这几个任务会让我血压升高摔手柄。

18.每到新地图,最先干两件事,清问号和找理发店。自从在维吉玛宫殿剃须,刮胡子就成了猎魔人日常,要时常保证自己外观清洁整齐。有时候刚刮完脸,推了两段主线就长出胡子了,有时候在野外晃N天脸还是干干净净,也不知道杰洛特的胡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19.热衷清问号。史凯利杰群岛所有的船都被我用过,撞过。我以为换个地图他们会刷新,结果发现船不会刷新。导致后来有的港口一条船都没有,有的港口四五只船。我准备出海时,看着满港口破破烂烂随时都会沉的木船,陷入了选择困难……



Jageo

【巫师三/狼狐】我的全名

预警:

杰洛特×阿瓦拉克/狼狐

——

——

——

——


summary:

克利凡·艾斯平·爱普·科曼·马卡

(Crevan Espane aep Caomhan Macha)


杰洛特完全不相信阿瓦拉克的说法——凑巧路过。

呵,他精灵可以路过全世界,或者是随便一个世界,但是不会这么巧地路过陶森特,还刚好找到了安娜·亨利叶塔刚刚赏赐给他的白鸦园。

“抱歉,格温布雷德,我需要一个地方休息。”阿瓦拉克没有...


预警:

杰洛特×阿瓦拉克/狼狐

——

——

——

——








summary:

克利凡·艾斯平·爱普·科曼·马卡

(Crevan Espane aep Caomhan Macha)







杰洛特完全不相信阿瓦拉克的说法——凑巧路过。

呵,他精灵可以路过全世界,或者是随便一个世界,但是不会这么巧地路过陶森特,还刚好找到了安娜·亨利叶塔刚刚赏赐给他的白鸦园。

“抱歉,格温布雷德,我需要一个地方休息。”阿瓦拉克没有任何歉意地说,直挺挺站在白鸦园的花园里。

杰洛特可没空欣赏这些五颜六色的娇嫩鲜花,对不请自来的精灵摊手。顺带一提,杰洛特就是在这里发现了阿瓦拉克。阿瓦拉克当时正在研究一朵紫色的蔷薇,被主人家撞见也面不改色,反而说:“人类的爱好有时候也不是一无是处,植物的生殖器确实具有欣赏的美感。”

言归正传,杰洛特自然不喜欢擅闯的客人,看来得好好问问管家了。他说:“你不是在威伦有一处地方藏身吗?而且,你不信你仅仅是恰好路过。”

阿瓦拉克背着手,姿态颇为高傲,“威伦离这里太远了,而且我现在不需要藏身了,没人会喜欢一处全是沼泽地和水鬼的地方。”

“所有你就找上了我?”杰洛特说,不高兴地盯着阿瓦拉克高高隆起的颧骨,看着真想来一拳。

阿瓦拉克点头,“我知道你不会拒绝我,我只需要停留一段时日。”

“喔……”杰洛特反而笑了,言语颇为讥讽,“想都别想,这是我的庄园。”

“但是,是吉薇艾儿告诉我这里可以让我住一段时间的。”阿瓦拉克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饶有兴致地看着杰洛特不断变化表情的脸。看来希里的名头在杰洛特这里很好用,他想。

“好吧。”杰洛特没能拒绝女儿的建议,叹了口气,“你住下吧,我还有一间客房。”幸好之前杰洛特拨了一笔钱给管家,让他翻新一下屋子,顺带修整了客房。

“谢谢。”阿瓦拉克跟着杰洛特的步伐走向屋子,自然注意到了那些悄悄盯着自己看的佣人。


进到屋子,杰洛特对着伫立着的管家说:“巴巴,这是我们的客人,阿瓦拉克——”猎魔人显然没有记住阿瓦拉克那一长串的名字,于是停在了这个词上。当然,他也不觉得这样有什么问题,毕竟除了盖尔这些精灵会知道阿瓦拉克的全名外,也不会有人知道并且还能记住。

“是的,他们称呼我为阿瓦拉克。”精灵没有什么表情,有意无意瞥了一眼杰洛特。

“幸会,先生。”管家看见杰洛特带回来的尖耳朵客人竟然没有一点儿表情变化,也可能是眼镜遮挡了他探寻的目光。“客房在二楼,请容许我带你去看一下。”他伸出手臂,示意阿瓦拉克跟着他上楼。

杰洛特看着两人上去,一脸不情愿。他又不喜欢这个精灵,这个悄悄调查劳拉族谱近两个世纪的家伙,实在是难以想象他肚子里又藏着什么诡计。兴许这一次,就把自己的身世扒得比褪毛鸡还干净。杰洛特打了个冷战,决意好好监视阿瓦拉克。


阿瓦拉克很快从楼上下来了,他在客厅里看见了几副护甲,全是杰洛特辛辛苦苦攒出来的。它们被细心地摆放成规矩的样子,一丝不苟,锃光瓦亮,几乎没有使用痕迹。

“不错的护甲。”阿瓦拉克摸了摸面前这副带着翻毛皮的护甲,“什么学派的?”

杰洛特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阿瓦拉克到处摸索的手指,生怕他一个用力就把护甲刮花或者是把漂亮的翻毛皮扯掉一根毛——他绝不能忍受。“熊学派的。”

阿瓦拉克点了点头,自然注意到了杰洛特警惕的眼神,他对这种护食般的行为十分不屑,说:“我对你的护甲不感兴趣,不过鉴赏美的能力是共通的。这副护甲出自大师之手,图纸也是顶尖的。”

杰洛特点点头,难得赞成了阿瓦拉克的说法。他爱护甲,就像是自己的爱人,为此他可以寻遍一整片大陆或是海岛,也可以不顾他们狼派与其它派别之间的隔阂与矛盾。

“我们什么时候吃晚餐?”阿瓦拉克又问了一个问题。

杰洛特没想到这人居然如此喋喋不休还自作多情,好像这个庄园的主人是他而不是自己。天呐。杰洛特几乎要翻白眼。

“你可以问巴那巴斯巴索,而且,我从来不知道你们精灵会看得上人类的食物。”杰洛特说,他特别希望阿瓦拉克能高情商一点,听懂他的言下之意:别烦我,滚蛋。

“我们的晚餐供应时间是下午五点半,先生。”管家尽职尽责地说。

“谢谢你。”阿瓦拉克挑剔地看了一眼杰洛特,似乎很不满他逃避问题的做法。他转过身,注意到了墙上挂的画。

“这是吉薇艾儿?”他注视着画上一脸不高兴的穿着粉红色裙子的小女孩,“真有趣,不太像她,但是也能看出来是她。”

杰洛特还没回答,阿瓦拉克已经看见了挂在旁边的一副画像。“恩希尔·瓦·恩瑞斯?我不知道你和他关系这么好。”

恩希尔沉静的双眸注视着两人,并不发表意见。

“商店老板送的。”杰洛特辩解道,好像在家里挂上南方皇帝的画像是值得谴责的事情,毕竟他不喜欢恩希尔,但在获得赠予后,他依然鬼使神差地挂在了希里画像的旁边。没有人对此有异议,巴巴没有,打扫卫生的仆人也没有,连端菜上桌的玛琳也没有,于是杰洛特在看了几次之后觉得,这玩意挂这里还挺合适的。

但是今天精灵的话让他感到了莫名的耻辱,他开始反思,为什么自己会挂上恩希尔的画像在家里。恩希尔手腕强硬,铁血统治,自己绝对算不上喜欢(甚至是爱戴)他,就算有希里的关系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你还记得你和吉薇艾儿还有那位女术士在我的实验室里干了什么吗?”阿瓦拉克脸上没有情绪,“你们搞得一团乱。”

杰洛特心情好了一些,因为他想起了在那场破坏的尾声,他悄悄把实验室墙上挂的主人画像涂了个大花脸,那副憨态他一回想起来就发笑,如果不是时间紧急,他一定要把画像带回来,和希里一同取笑上面臭着脸的精灵。

“我记得,如果你的秘密没有那么惹人厌的话。”杰洛特颇为无辜地摊了摊手,拉开一张椅子坐下来,小臂平放在桌面上。

精灵贤者没有要坐下来的意思,他保持着居高临下的姿态望着杰洛特,“你们可能难以理解这件事,但是我必须这样做。”





“等等!”杰洛特在阿瓦拉克打开门的那一刻,他绝望地想起了一件事。巨大的警铃声在他的脑子里疯狂响起,刺耳的推门声如同宣判他的死刑。

他就不该让阿瓦拉克自由活动!

“什么?”阿瓦拉克已经走了进去,只稍稍扫了一眼并不宽阔的卧室,略过几个奖杯和一摞书本,他就看见了杰洛特妄图藏起来的东西——一副裸体画像。

画像里的猎魔人赤裸着身子斜躺在一张白色椅子上,黑暗的背景衬得猎魔人的皮肤更加苍白,流畅健硕的肌肉被技艺高超的画家勾勒得淋漓尽致,却不失柔美,一颗巨大的狮鹫头颅摆放在他的脚边,睁着眼睛。

杰洛特想立即逃跑。他死死盯着阿瓦拉克的后脑勺,而阿瓦拉克一动不动看着那副画,似乎在仔细端详画面的美感。

正在杰洛特试着说些什么来缓解尴尬,以便于逃离这场灾难,阿瓦拉克开口:“画家的画技很高超,他把你描绘得——很完美。我见过盖尔的画,他把绘画当成爱好,说实话,我不能欣赏,他的画有着难以理解的用意。”

杰洛特顿时有些羞耻,他不介意别人对他肉体的评价,他也听过很多次了,但是现在说这话的是精灵贤者阿瓦拉克!天杀的,精灵的品味他不敢苟同,之前阿瓦拉克占据丹德里安的红宝石套房在里面端详人类世界的裸体画像时,他说的是“你们人类的品味……很独特”,这让杰洛特不屑一顾。结果,这件事发生在了他身上,而这次他说的居然是“完美”?!

杰洛特莫名感到一阵寒气从脚底板往上蹿,一路升到他的脑袋里,以至于他的脸也被冻僵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阿瓦拉克。

“呃,这不是我……我的意思是,”杰洛特难得磕磕绊绊地开口,“我当时没有脱衣服。”他不清楚自己在意的点居然是“脱衣服”,他必须解释清楚,虽然精灵贤者不会像吟游诗人一样把这件事弄得人尽皆知,但是他想,他得说清楚。

阿瓦拉克讶异地看了一眼杰洛特,这是他鲜有地露出一个生动的表情,平日的他就像是被白霜覆盖的雕塑,永远是高高在上的模样。“但是你摆出了这个姿势。”他精准地抓取到了另一个点,“你放松地躺在了地上。”

天呐。杰洛特就差逃跑了,他那天在画家喋喋不休的极尽赞美之下摆出了一个“英勇”的姿势,简直是头脑发昏。

“我告诉他,这个姿势方便我睡觉。”杰洛特半恼怒地咕哝着,喉咙发出紧张地吞咽声。他得确保阿瓦拉克不会带着任何误解离开这幅画,虽然他看到这幅画已经是最大的意外了。

“说实话,我想亲眼看看。”阿瓦拉克轻描淡写的语句差点把杰洛特吓跑,可是他的脸现在确实没有变化,“如果画家没有看过你的裸体,那么他就是在纯粹地想象,伪造出一副画。”

杰洛特要怎么样才能阻止喋喋不休想要力求公允的精灵贤者呢?他显然不知道这个答案,于是他沉默了,希望通过沉默传达他不知所措的态度。精灵贤者的脑子里存着什么他并不清楚,也不想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阿瓦拉克并不是在耍流氓——是的,杰洛特用上了这个词——而是纯粹的好奇和探究。

杰洛特已经尽力为阿瓦拉克开脱了,他还做不到面不改色地告诉阿瓦拉克“那我脱给你看吧”。

“我理解。”阿瓦拉克莫名其妙地找了个台阶下,点点头,“也许以后。也许你也会知道我的全名。”

没有以后,两个都是。杰洛特默默地想,不明白为什么阿瓦拉克会生硬地补上后面一句。他才不会为了精灵的好奇而脱光衣服任他观看,也不会费尽心思地去记住精灵的全名,这两件事对他来说都没有好处。

他想起当初阿瓦拉克从乌马变回来的时候一丝不挂的样子,不过杰洛特在意的不是他干瘦的身子,而是他身上复杂的纹身。青黑色的纹身布满了他整个身子,有文字也有图腾,晦涩难辨。杰洛特当时还没看完,精灵就很快恢复意识,给自己套上了衣服。

惟一可以肯定的是,阿瓦拉克下面带把,不是什么长得像男人的女性精灵,毕竟他不想再遇见一位“艾莉儿”了。他对这种事很包容,只是很震惊罢了。



阿瓦拉克似乎对那幅画像耿耿于怀,只是他不能再次进入到杰洛特的房间,而且那副画已经被杰洛特悄悄取了下来,塞进了箱子里。

杰洛特不明白,这位精灵贤者已经活了几千年了,什么人(或者不是人)没见过,也许他见过的裸体比自己见过的人还多,偏偏对这幅画像如此在意,像是暗藏某种阴谋。他忽然想起刚开始的时候自己的誓言:好好监视阿瓦拉克,免得他顺势把自己也调查一番。

当杰洛特在某天难得的晚饭时间提到这件事的时候,阿瓦拉克的回答是:“那副画很迷人,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吸引着我,或许和你本人有关。”

杰洛特宁愿自己没问出这句话。他瞥了一眼站在远处带着墨镜看不出神色的管家,感到了羞耻,然后说:“呃,你为什么这么说?”

“我不知道,或许和吉薇艾儿有关,也许也无关,你和她——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有着意外律的牵绊。”

兜来兜去原来还是希里。杰洛特恍然大悟,他把“阿瓦拉克也许是个变态精灵”这个想法丢出了脑子,放松了一些。

“原来你住在这还是因为希里的事吗?”杰洛特语气带上轻蔑,暗自好笑。

“不。”阿瓦拉克严肃地反驳了,“她已经阻止了白霜纪元的到来。”

“所以呢?这和你继续研究没有冲突。”

“我不需要你的信任。”他灰蓝色的眼睛盯着杰洛特,“这只会浪费我的口舌。”

“也许惟一能让你觉得在我身上没有浪费时间的是告诉我你的全名。”杰洛特说,讥讽道,“阿瓦拉克。”

精灵贤者极有可能在这一瞬间露出了恼怒的神情,不过杰洛特没有捕捉到转瞬即逝的情绪。阿瓦拉克平静地说:“你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好吧。杰洛特耸耸肩,感到了这个精灵的无趣。精灵贤者总是一副严肃的模样,嘴唇的角度从来没变过,眉毛的弧度也和他的脸型严丝合缝,连脸颊的凹陷都是如此完美,尤其是尖耳朵前面吊着的精致的小辫子,甚至不会随着他的动作而左右摆动。杰洛特怀疑阿瓦拉克是不是每天花一个小时在照镜子编辫子上。



精灵贤者在这里住了五天,杰洛特并不想和他住在一起,还是上下楼关系,但,见鬼的,好像一夜之间陶森特变得无比安宁和谐,连一点需要猎魔人的委托都没有,没有纠纷,没有恶兽,也没有酒窖里的沙尔玛,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惹人厌的精灵贤者。

噢,还有他的全名。杰洛特认为阿瓦拉克对此耿耿于怀,有种莫名其妙的执念,好像猎魔人记住了他的全名就能获得无上的能力似的,几乎要把它当成了一种魔咒。

所以杰洛特热衷于激怒阿瓦拉克,在无法逃避相处的时候就非要找几句话,然后得意洋洋地念出“阿瓦拉克”这个名字,试图在精灵没有任何变化的脸上找出破绽,并乐此不疲。


事情终结于第六天的晚上,阿瓦拉克说他会在明天离开这里,前往另一个地方。杰洛特对此欢欣鼓舞,不过没有表现出来,否则显得他太无礼了。

阿瓦拉克弄来了好几瓶酒,并坦言这是在杰洛特的地下室找出来的。他在下面晃悠了几圈之后,找到了最醇最烈的几瓶。出于私心,他顺手拿了一瓶上面标签印着“白狼”的红酒。

杰洛特这时大度得很,连“白狼”的调侃也不放在心上,开始和精灵喝酒。

他们聊了会天,多半是白霜纪元,还有精灵在人类之间的存在,人类对于精灵的意义(可以说没有什么意义,阿瓦拉克是这么说的),以及当初阿瓦拉克和希里逃生的细节。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阿瓦拉克在微醺的状态下,说出了一句足以把杰洛特吓到清醒然后再爆杀十个巨棘树魔的话:“猎魔人,我要和你上床。”他的脸色不变,衣服没乱,连那两根辫子也不晃。

管家识趣地离开了屋子,没有一句话。

“喂,巴那巴斯巴索……”杰洛特眼睁睁看着管家关上了门,比吸血鬼还像吸血鬼悄无声息地蹿了出去。

“你搞什么?”杰洛特恼羞成怒,“你根本没有喝醉。”

“是的,我很清醒。”阿瓦拉克说,“我想这是一件能达成我目标的事。”

杰洛特警觉起来,“你想干什么?”他可不希望在脱光光在床上运动的时候被一个传送门扔去搞研究——他相信阿瓦拉克会这么干。

“对你无害。还有,我知道你不会拒绝我。”阿瓦拉克的眼眸像是能蛊惑人心,当他不断靠近杰洛特时,杰洛特没有离开,而是用愠怒和困惑的眼神回视着他。



等杰洛特恢复意识,他们两个已经赤身裸体滚到了床上,而精灵贤者的小辫子依然精致地躺在他的尖耳边。


“那副画大部分是真的。”这是阿瓦拉克在床上的第一句话,“他没有画出你的伤疤。”





————





阿瓦拉克失神了一会儿,斜睨着杰洛特,无声地控诉他粗鲁无礼的行径。他必须让杰洛特完全地记住自己的名字,不仅仅是精灵贤者和阿瓦拉克。


在他翻身骑到杰洛特身上时,说:“我会一个字一个字地教你,你必须记住。”


这就是阿瓦拉克说的目标。



那天晚上,杰洛特终于记住了这位精灵贤者的全名——克利凡·艾斯平·爱普·科曼·马卡,也叫阿瓦拉克。



/2022.10.10






(ao3 100%同步)

Rabb-fox

新鲜热辣的阿瓦拉克出炉了

[图片]
一个引流~无cp向

B站:BV12N4y1N714


一个引流~无cp向

B站:BV12N4y1N714

toki酱
存货 可能没时间画完了 在当社...

存货

可能没时间画完了

在当社畜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存货

可能没时间画完了

在当社畜的路上一去不复返😭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