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阿瞬

592浏览    12参与
踏欢寻风
再刷一次圣斗士的时候拍到的,瞬...

再刷一次圣斗士的时候拍到的,瞬真的是小天使。

再刷一次圣斗士的时候拍到的,瞬真的是小天使。

Bird

医院 133

来吧,来看星矢小朋友“高光”😂😂😂


(接上)


“丫的急诊科?阿穆和沙加那里的?他妈的好一个小畜生!”迪马斯气到七窍生烟。

“呵呵。”米罗呵呵一声冷笑端起茶杯来喝茶,和一听又牵扯进个急诊科,把阿穆和沙加也扯进来了,眉头皱得更深的艾俄罗斯对望一眼,“把小畜生给我叫来!他妈的把阿穆和沙加一并叫过来!”

乱了套了。


急诊科。

贵鬼并不在科室,不,不不,他在的,只是不在外面,做为一名随时随地工作就是学习,学习就是工作的小实习生,他此刻正跟着阿穆手下姓周的一个2年级住院医生——就是上次遇上已经禁用的甲胺磷惊慌失措导致违反操作手册,害阿穆分心差点头上挨一记,沙加主任...

来吧,来看星矢小朋友“高光”😂😂😂


(接上)


“丫的急诊科?阿穆和沙加那里的?他妈的好一个小畜生!”迪马斯气到七窍生烟。

“呵呵。”米罗呵呵一声冷笑端起茶杯来喝茶,和一听又牵扯进个急诊科,把阿穆和沙加也扯进来了,眉头皱得更深的艾俄罗斯对望一眼,“把小畜生给我叫来!他妈的把阿穆和沙加一并叫过来!”

乱了套了。

 

急诊科。

贵鬼并不在科室,不,不不,他在的,只是不在外面,做为一名随时随地工作就是学习,学习就是工作的小实习生,他此刻正跟着阿穆手下姓周的一个2年级住院医生——就是上次遇上已经禁用的甲胺磷惊慌失措导致违反操作手册,害阿穆分心差点头上挨一记,沙加主任公开情感战胜了理智一回的那位周医生——小贵鬼跟着他,还有好几名实习生一起在一间诊疗室里对着块猪肉练习紧张性血气胸深静脉置管。胸外科我们小宋医生和邓医生给全院办过10多场深静脉置管培训班以后其他科室倒还好,都能虚心学习虚心接受,就急诊科不服气,说凭什么和“胸”相关的就是胸外科强项啊?“紧张性血气胸”属于紧急情况,带了个“急”字应该是他们科的优势,要办培训班也该是急诊科派人出去给别的科室办,怎么轮得到别人来培训他们?于是包括周医生在内的好几名高年级医生就暗搓搓卯足了劲带领全科室苦练深静脉置管技术,发誓万一下次再有突发状况在治疗气胸上和胸外“狭路相逢”,务必要做到从技术上碾压胸外科。

不是说什么,到底是阿穆主任的小徒弟,沙加主任亲自带着的人,小贵鬼学习能力是强的,胆子也是大的——主要还是胆子大——一众实习生当中他第一个掌握血气胸深静脉置管的动作要领,并主动,要求上手操作,虽然是对着块猪肉操作不是面对真的患者。迪马斯派人到急诊科,贵鬼正在周医生满面微笑的鼓励下和频频点头的嘉许中给大家演示深静脉置管呢,没能第一时间遇上迪马斯派去的人。

但是沙加遇上了。

今天阿穆不在——早起有点不舒服,穆主任躺在床上没能起得来,申请休假一天——急诊科和EICU便由沙加一人负责,吃了中饭沙加主任就一直留在急诊一区待着。一个看起来就不是他急诊科的人,小背头梳得锃亮,穿件一尘不染浆洗得雪雪白,熨烫得笔挺的白大褂,像极了某些无知医疗偶像剧里脑残的小配角,忽然出现在他科室门口探头探脑往里张望。看见他,一溜小跑跑上来,竟也是块活宝,叫起“沙加主任”,和沙加打招呼,“您在呢?您吃过了?”的时候点头哈腰卑躬屈膝极尽恭敬之能事,说有“机密事”要和沙加说,让沙加“附耳过去”听他讲。沙加怎么可能鬼头鬼脑附耳在个小医生——姑且叫他小医生好了,谁让人家也穿着白大褂呢——附耳在个小医生嘴边听他讲话,眉头一皱,说,“你是迪马斯的人?有什么话你就讲吧!”小医生连声答应,“嗳,嗳嗳!那我说了?”摇身一变转述起迪马斯的话来竟仿佛迪马斯上身瞬间变了个人,腰板挺起来了,头抬起来了,人也神气活现抖起来了,说,“这可是您让我说的啊!迪主任本还想给您留些颜面!迪主任说了,急诊科沙加主任听好了!您科室贵鬼医生摊上大事儿了!现IT部门已经来过,迪主任,儿外艾大主任,儿外中心米罗主任还有法务张律师都在史老院长办公室等着他呢!请他带上他的门禁卡立即去一次。迪主任还说,请您,或者阿穆主任,您二位其中之一起码也跟着一道去一次!”

“……”

沙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站在护士台那里手搭着护士台边角眼睛死死盯住迪马斯的人,“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可怜小医生转述完迪马斯的话已经又一秒切换回卑躬屈膝模式,只觉得一股冷气压低低地朝自己压过来,吓得哆哆嗦嗦哪还敢再说一遍,“不,不不,不是我,是我们迪主任,迪主任……”

“究竟发生什么事!”

“我不清楚,我真不清楚!迪主任说了,反正是件极丢人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得保密,保密!”

沙加差点没气昏。极丢人的事?保密?他妈的连话都不给他说清楚迪马斯就敢派人来他这里发疯!冷冷一笑看着小医生,“你们迪主任莫不是得了失心疯?我手下人都忙得很没空去见他,我跟你去,我去会会你们迪马斯!”甩了下白大褂衣摆,也不等迪马斯的人反应,朝自己手下使了个眼色抬脚就往法务科走。

边上急诊科一干人等早看傻了,接到自家主任眼神反应过来赶紧奔去诊疗室……

小贵鬼这才知道自己或许真是“摊上大事儿”了。“IT”,“儿外中心”,“法务”,“门禁卡”,尤其是“门禁卡”这个词,这几个关键词听在沙加耳朵里沙加是听不明白的,但他稍微想一想却能想到个大概。听小伙伴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来给他通风报信说质控疯了,“好大的口气”来让他,他老师,还有他主任去师爷爷那里,话里话外提及IT,儿外中心,法务和门禁卡,“沙加主任光老火了!已经赶过去了,你,你究竟犯了什么事儿?要不,要不赶紧找阿穆主任想想法子?”贵鬼一下脸就白了,“没,没事儿!”嘴上说没事儿,手上却连往静脉置管里抽气用的针管都拿不住了,塞给周医生,“师,师兄,下次,下次我再演示哈!”拔腿往外跑,边跑边掏出手机来一个接一个电话疯狂打给冰河。

 

胸外小会议室里,冰河做为与会者当中级别最低的那一个正负责ppt翻页和会议纪要,和卡妙,艾尔扎克,崔副主任和小宋医生一起开个小型的术前准备会议。手术是艾尔扎克的,一台难度极高的完全性心内膜缺损补矫术。基本上艾副主任做好了所有准备工作特意约卡妙只为把手术方案给卡妙看一眼。“您过过目?有什么不完善的,我没想到的地方您替我想想?”这是艾副主任笑着对卡妙说的原话。

能有什么不完善的,从病人第一天入院开始的身体检查结果到几版手术方案的模拟和修订,再到手术室,麻醉室,护理组人员配置,术前患者身体指标跟踪和监测,甚至家属谈话记录和家属访谈问卷,样样完备,样样简洁明了又准确到位,卡妙只需要坐在椅子上看着ppt听着艾尔扎克跟他说,连开口提问的劲都不怎么需要浪费,省力得不得了。

“很好。我没什么要补充的,就按你的想法做。”微微笑着看向艾尔扎克,卡妙说,“一助你选定了?”

“我呀!当然是我,我给老萨当一助!”崔副主任的声音,“完全性心内膜缺损多难得,我自个儿还没上过手呢!”

“不,不不。你我同为副主任,我可不敢劳烦你。”艾尔扎克笑道。

“就是!都是当副主任的人了,怎么还来跟我抢生意?”小宋医生,“还得是我!我给老萨当助手,对不对啊老萨?”

这还抢起来了。

卡妙笑了,“完全性心内膜缺损遇见的机会是不太多,你们要是愿意就都进手术室去看着艾尔扎克操作。至于谁当一助谁当二助你们自己定。”转脸看向坐在会议室最前端操控电脑的冰河,“?”小医生有点心不在焉,不停地看手机,看一眼又摁一下显然在把来电摁掉,“有事?”卡妙朝冰河伸出手,“有事你去。你把鼠标给我。”

“不,没有,没事情。”冰河一怔赶紧说。哪能让卡妙代替他操作电脑,他光是站在那里,已经可以感觉到房间里有两双眼睛,来自崔副主任和小宋医生,时不时在斜着朝他一瞟一瞟。

“那你把手术那天的排班调出来我看一下。”卡妙说。手下人抢着要进刀房,那天的排班他有必要看看有没有需要调整的地方了。

答应一声,冰河调出系统排班。白大褂口袋里手机又震动起来,又是贵鬼,不得已,只好又一次摁掉。

 

贵鬼急啊,都快急死了。冰河不知道在干什么死活不接他电话,阿瞬倒是从NICU护理站的窗口看见他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在底楼花园里兜圈子和NICU护士长打了声招呼请了几分钟假跑下来问他,“喂!干什么呢你?我叫你你没听见?慌里慌张的,你闯大祸了你?”

言者无心,我们阿瞬小护士本来是苦哈哈地干一上午活突然看见个小伙伴想偷会儿懒和小伙伴玩一会儿开心一会儿的,没想到一句玩笑话小伙伴却神色慌张转身扑上来拉住他,“阿瞬?阿瞬啊,阿瞬阿瞬阿瞬!”

“怎,怎么啦你?!”阿瞬倒吓一跳。

“你还记不记得那天的事!”。

“哪,哪天啊?什么事情呀你这半天云里掉下来一句话!”

“就是那天!冰河,他问我俩要门禁卡,他说他在儿外中心帮忙的时候感觉儿外两位师兄处理一个case处理得有问题,导致一个小朋友抢救不及时死掉了,他想借我俩的门禁卡到儿外系统里去看一看抢救记录求证一下自己的想法,你没答应他,你还记得不?”

“我靠!”阿瞬当然记得,“我当然记得!我们儿外师兄们怎么可能有问题!有问题他应该去找阎罗王,或者直接找我男神!没凭没据他瞎怀疑谁呢!还想偷偷摸摸暗地里捣鬼搞调查,我怎么可能借卡给他!”

“我借了呀!”贵鬼都快哭了,“我觉得他说得有道理,万一呢?万一师兄处理得确实不对怎么办?那可是活生生一条人命啊!不应该抖出来让院长和主任们知道知道,好好严肃处理处理?”

“行了!你卡借都已经借了。”阿瞬斜眼睛看他,“那天你不挺慷慨激扬的吗?说只要真相调查清楚了,就算事后穆主任找你你都不怕,沙加主任找你你也不惧,哪怕米阎罗亲自来找你算账你都有话怼得他屁都不敢放!为真相而战,为正义而战,为希波拉底誓言而战!看家本领你都使出来了,IT的防火墙都给你翻过去了,这会子你哭哪门子丧着哪门子急啊!”

“冰,冰河他……”贵鬼哭丧着脸容色惨白,“他,他会不会,把我给他的东西,给,给,给到外面去了?”

“啊?!”

“就是外面,比如,外面律师那里?”

“我X!”

“喂喂!”冷不丁斜里窜出来个流里流气的声音,“小鬼们,在公共场合说这种事情真的好吗?”贵鬼和阿瞬吓一大跳,两个人都是一激灵赶紧扭头去瞧,一瞧瞧见个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人穿件白大褂,叼着支没点燃的香烟从一大簇同样五颜六色的月季花后头踱着步子走出来。

“你?是你!你!”神外新秀,YGHP“young genius with high potential”的小医生杀马特,不,不是,是小医生星矢。

“你偷听我们讲话?!”把同伴往身后一拦,阿瞬怒目圆睁。

“偷听?你们讲这么大声我还需要偷听?”星矢好笑地看着他,“看起来是我倒霉啊!也是我和你们这几个小鬼头有缘分,居然前因后果都让我听全儿了!”

“你在胡说些什么!妈的,你才小鬼头!你小鬼头!”贵鬼冲出来了。

“放客气一点小鬼。”星矢根本不以为然,“与其现在跟我急,还是想想怎么应对接下来的事情比较重要吧?我猜猜,此刻外面的律师已经拿到你从系统里偷出去的东西,你们沙加主任,迪马斯主任,儿外米罗主任还有我们医院法务都已经在哪间办公室里等着你了吧?哦,对了,在你老师的老师办公室?”

几句话,说得小贵鬼顿时瘪掉的气球般再次面如死灰。

阿瞬也惊了,转头看贵鬼,“已经,已经捅出去啦?!”

“迪主任刚才派人来把我主任叫走了……”

“不可能!冰河不可能把你给他的东西拿出去给外面的人!”阿瞬不肯相信,“他那样做岂不是一点都不考虑你会怎么样?!”

“坚持正义,为病者发声,是冰河医生奉行的人生信条吧?”

“你闭嘴!”

“确实,和一条人命比起来,门禁卡权限,不许私自调取内部资料并外泄的院部规定,包括朋友被查出来会怎样,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

“你闭嘴闭嘴!”阿瞬跳着脚要打人了。

星矢耸耸肩,吸了口没点燃的烟无所谓地闭上嘴。

贵鬼站在花园当中,痛苦地抱着头大叫一声蹲下去,大概静默了一分多钟,站起来,“没错!杀马特说得没错!”

“喂喂!我叫星矢,星矢!”

“你说什么?!”

星矢和阿瞬两个年轻人同时发声。

“既然答应了冰河的事情我绝不后悔!他有没有把资料给外面的律师是他的事情,我,我相信他那么做有他的道理!但是做为一名医生,有良知的医生!我也有责任搞清楚儿外两位师兄到底要不要为小朋友的死负责任!”握紧了拳头,小贵鬼抬脚要往法务科走,“我去自首!我去承认卡是我的,资料是我下载的打印的保存到我邮箱里去的!和一条人命比起来,这些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破规定又算得了什么!”

“那儿外两位师兄怎么办?!”

“……总有办法的,我,我去求我师爷爷想办法!”

阿瞬一把拽住他胳膊,“所以你真的要去揭穿冰河?”

“什么?”

“你去自首,去求史院长想法子是不是就要揭穿冰河?”

“……”

“他和你不一样!毕竟你没有真的把东西给到外面,IT查到你下载打印保存到邮箱里最多了,其他的查不出来!但是他,如果真的是他故意把急救记录给到外面,你一说出来,他就要完蛋了!”

贵鬼脚步一僵,“那怎么办?!”

“死扛啊小鬼。”星矢笑看着他,“你后台有多硬你不是想假装自己不知道吧?美人儿说得不错,”美人儿,指的是阿瞬,“毕竟你没有真的把东西给到外面,IT查到你下载打印保存到邮箱里最多了,其他的查不出来。只要你一口咬定不知道外面律师是怎么搞到你邮箱里的东西的,质控最多罚你违反纪律,要罚你其他,你主任,你老师,你老师的老师恐怕都不会同意吧?”

“当,当真?”贵鬼不太敢确定地回看他。

“呵呵。”带着几分淡漠,几分疏离,几分玩世不恭又有几分年轻人特有的傲气好笑地笑了几声,星矢朝他口中的两个小鬼头看看,又抬头看看天,看看四周的建筑物,看看身处的这家医院,“老早就听说了长崎医院怎样怎样,长崎医院的主任们医生们怎样怎样,小鬼,考验你们各自的主任,男神,老师的时候到了不是吗?让我们拭目以待一下,如果真的发生了不可告人的事情,他们是不是也会和某些医院的医生一样联合起来试图掩盖事情的真相?这些大佬们到底有多大,有多么的值得人敬仰,不是光岁数比我们大,职位比我们高就能令人服气的吧?”

小贵鬼从花园赶去法务科的一路上昂首阔步,底气不要太足哦。

 

法务科,史院长办公室里,迪马斯捂着心口坐倒在一张沙发椅上,“你,你你你!你们,你们你们!”指着米罗和沙加,光是你,你们,却说不出半个完整句子来已经快要被气死了。行政一个小医生,就是去叫沙加的那个端了杯冷水在他边上不停地拿手掌给他扇扇子,“主任?哎哟哟主任,您不要紧吧?要不要给您拿瓶硝酸甘油?或者拿保心丸来给您吃一颗?”

沙加冷笑地看着他们。过来以后沙加主任先是听了事情经过,又看了电脑上对方律师提交到法院的指控证据,那份儿外急救中心的抢救记录,然后看了IT刚查出来的,还热乎着的他科室里小贵鬼的一系列操作痕迹,看完了看向迪马斯,“就这?”又看米罗,“就这能证明是我科里的人把你科室的急救记录泄露给律师的?你确定?”

……


短歌

圣斗士星矢同人——曾经的练笔

神话的源头,星斗璀璨下的奥林匹斯山脉耸立云天,持续着它一如白昼的神秘作风。众神俱已疲倦于喧嚣的嬉戏,沉沉入眠。无垠夜空中,只有东风神欧洛斯忠于职守,照例清点着星位上钻石般闪耀的星宿,烦闷时挥挥衣袖,顺便为神之国境内饱尝烈日荼毒的干燥土地扇去一丝暑意。

同样的夜幕,同样的风,吹散了一天腥风血雨,迎回女神的圣域被宽恕,被同样宁憩的胸怀包拢,呈现出它十三年来最温柔恬静的一面——今夜多情。

凌晨1点,米罗枯坐在天蝎宫的台阶前,任凭黄金圣衣上凝结了一层白露,他依然了无睡意。

他不是不疲惫。虽然明眼人都知道在十几个小时前的那场战斗中,他是所有守宫者中最敷衍最不尽力的一个。敷衍在于他让刚从死亡线上挣扎...

神话的源头,星斗璀璨下的奥林匹斯山脉耸立云天,持续着它一如白昼的神秘作风。众神俱已疲倦于喧嚣的嬉戏,沉沉入眠。无垠夜空中,只有东风神欧洛斯忠于职守,照例清点着星位上钻石般闪耀的星宿,烦闷时挥挥衣袖,顺便为神之国境内饱尝烈日荼毒的干燥土地扇去一丝暑意。

同样的夜幕,同样的风,吹散了一天腥风血雨,迎回女神的圣域被宽恕,被同样宁憩的胸怀包拢,呈现出它十三年来最温柔恬静的一面——今夜多情。

凌晨1点,米罗枯坐在天蝎宫的台阶前,任凭黄金圣衣上凝结了一层白露,他依然了无睡意。

他不是不疲惫。虽然明眼人都知道在十几个小时前的那场战斗中,他是所有守宫者中最敷衍最不尽力的一个。敷衍在于他让刚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的冰河来给自己擦伤点皮肉了事,甚至连个轻伤都算不上;不尽力当然是指他最后关头饶冰河一命,还目送这个少年去和卡妙——少年的师尊同室操戈。

不积极、不勇猛、缺乏忠诚感、缺乏择善固执的坚定信念,而且多少还带了那么点阴险。

米罗忽然间很想笑,他发现自己虽然还称不上是个坏人,可怎么也不能算是个好人,最低标准来说不是个合格的女神守卫者,一个被宣称为有能力与太阳争夺光辉的黄金圣斗士。因为他从来就对光辉不抱有任何欲望。

即使是这样的他也已经感到心体俱疲,不敢想象如果当初自己拥有的是如艾奥里亚般的精进进取,今天的自己是否又会有另一番景观呢?假设已无法挽回的事,实在是人类进化至今发明的最伟大最有效的自我鞭挞了。

米罗凝视着脚下,凝视着蜿蜒崎岖的盘山道,凝视着山下二十年来从未亮起过一盏灯的天平宫斜顶。打十二岁起,他就再也没有象今天晚上这样一个人独处过,一个人独坐等候天亮,一个人不言不语不行不动,心却没有片刻安静下来。在这之前他几乎都已快遗忘心脏搏动是怎样一种感觉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米罗记起自己曾在圣域的古书堆里看到过这么句话,那时他还误以为是某种神秘的修炼方式。但那已是非常久远的记忆了,久远的仿佛根本就没发生过,不知此刻怎么会从自己嘴里喃喃而出。“就算是同伴,在得到我的许可之前,也不是谁都能不打招呼就抄近路下山的。”

米罗说的很慢,语气里没有恶意,措辞间甚至还夹杂着些许不属于米罗式的幽默成分。他已经懒得连手指都不愿意多曲一下,更不用说是回头去面对一支离自己面门不足3厘米的三角锥,还有锥后那双快淌下泪来的浓翠眼眸。

来人走下台阶,从巨大的天蝎宫门柱后的阴影慢慢走进室外繁星环绕的光圈。和锁链清脆的“噌、蹭”作响相比,他的脚步轻曼、无声,每踏出一步身后便留下颗泪珠跌碎满地。

不禁苦笑了下,米罗终于还是决定扭回头去迎接一下这位爱哭的偷袭者,这并不代表他变得温柔,只是比女人的眼泪更可怕的东西只怕就就只剩下男人的眼泪了。

“我听说过你很会哭,只是威力之大依旧是超出了我的想象。”冰冷的寒光正悬悬遥指他的眉心,和它的主人一样,据说是88个星座中最牢不可催的银色锁链也因连番超极限恶战,金属表面裂痕斑斑。即使这样,刺眼的三角锥仍是可致人死命的凶器。

米罗偏仰着头,恰恰也只能看清来人的面部。一张带着少女般腼腆羞涩的柔嫩脸庞,一双充满坦然与憧憬的翠绿眼睛,被中世纪门徒奉为最接近神般圣洁的少年,此刻却在悲伤中哭泣。

“瞬,你在后悔吗?”虽然米罗并不真的这么认为,只是为了拯救同伴的生命而错失亲手报仇的机会,的确勉强可以算个理由。

“——如果重来一次,我还是愿意先救冰河。”回答的太在意料之中,如果不是熟知仙女座战士的个性,只怕米罗早已高挂起他一贯的嘲讽笑容了。

“不后悔,却来偷袭?”米罗温和地注视着瞬,看着透明的泪水如清泉般无声洗刷过少年红润的眼眶,米罗忽然感觉自己的眼睑似乎过于干涩,干涩而且酸涨,可惜他已找不到泉水的源头了。

“我只是厌恶。”虽然嗓子听起来有些嘶哑,瞬仍以同样庄重的表情和语气回应米罗的提问,“厌恶无法原谅你,厌恶想要通过偷袭来报仇的自己。”

米罗哑然失笑,为了这只有最单纯的人才能理所当然说出口的可爱理由,如果死在这纯如白纸般的人手上是不是连自己这样的人也能够得到净化?

“那你对自己还真够优待了,像我就从来没办法为自己掉一滴眼泪。”顿了顿,又道,“你的手已经控制不住锁链方向了。”说着,米罗拍拍自己身右的空地,以少见的柔和又不容抗拒的语调说道,“过来,坐到我身边。在我临死前,你不想想听听仇人的忏悔吗?”

阿瞬呆了呆,却真的乖乖拖着锁链坐到米罗身旁。才一坐下,米罗就立刻将自己大半上身卧倒在他膝盖上,舒服地叹息一声,喃喃道:“如果那天遇到我的人是你,多好——”


鹿岛Lisk
家猫与野猫🐈 我带着我奇怪的...

家猫与野猫🐈


我带着我奇怪的xp来了

家猫与野猫🐈


我带着我奇怪的xp来了

鹿岛Lisk
情人节快乐٩(๑ơలơ)۶♡

情人节快乐٩(๑ơలơ)۶♡

情人节快乐٩(๑ơలơ)۶♡

鹿岛Lisk
天冷了 抱抱٩(๑•◡-๑)۶

天冷了

抱抱٩(๑•◡-๑)۶

天冷了

抱抱٩(๑•◡-๑)۶

自挂圣域枝

【旧文重发】那一夜——给青铜圣斗士

八万年前写的一首诗(其实也就两年)

原文在新浪博客

给大家一个昨天没发雅柏生贺的补偿

给所有的曾经陪我一起成长的少年们

————————————————————————————————

那一夜我想要做一个孩子

悄悄离开孤寂的尘世

我不想长大

更不想离开

是否我们相聚已成必然


(伤痕,是你的勋章)


那一夜汽车离开了你的故乡

载着你去那未知的远方

是否命运对你太过苛刻

姐姐,伙伴

随着眼泪模糊了时光


那一夜时光给你未知的邂逅

你静静地牵起未来的手

随着未来把你带到未知的远方

随他去吧

无论是天涯海角,血光刀枪...

八万年前写的一首诗(其实也就两年)

原文在新浪博客

给大家一个昨天没发雅柏生贺的补偿

给所有的曾经陪我一起成长的少年们

————————————————————————————————

那一夜我想要做一个孩子

悄悄离开孤寂的尘世

我不想长大

更不想离开

是否我们相聚已成必然

 

(伤痕,是你的勋章)

 

那一夜汽车离开了你的故乡

载着你去那未知的远方

是否命运对你太过苛刻

姐姐,伙伴

随着眼泪模糊了时光

 

那一夜时光给你未知的邂逅

你静静地牵起未来的手

随着未来把你带到未知的远方

随他去吧

无论是天涯海角,血光刀枪

 

那一夜长剑贯穿了你的胸膛

只剩下未来的眼泪在天地间流淌

不想放弃,可是你只能倒下

那一夜飞马的白翼格外闪亮

 

(在这世界上,我只在乎你)

 

那一夜你离开了城市的灯光

在密密的树林里恣意的游荡

洒下了月光,斑驳了时光

成长路上她是你的臂膀

 

或许战斗的时候总要受伤

眼睛缠了绷带,摸索着回乡

她陪在你身旁,让你好起来,一直想

若你是青龙,她必是神女,也许还是凤凰

在她身边就像回到了童年时光

 

那一夜你在看不到尽头的甬道里奋力奔驰

她在故乡的叠水前静静守望

渴望你归来,渴望你安然回乡

时光如流水,在密林间静静流淌

陪在你的身旁,让我充满力量

 

(妈妈,儿子连一面都见不到么)

 

那一夜北冰洋寒冷孤寂

天际的银河仿佛低声啜泣

母亲啊我已离你千万里

但儿依然记得你的名字

 

那一夜我要去寻找你

我飞越关山,我等待千年

我好想见到你的面容

可是为了你,我却搭上了伙伴的性命

难道我真的只能与你分离

 

那一夜在星空下,我又想起你

老师不让,伙伴不让,谁也不让

似乎只有我知道你的意义

如今我在公开场合再也不敢提起

母亲,老师,同伴

是否都成了我心中的刺

 

(哥哥,弟弟会长大的)

 

那一夜我们各奔不同的方向

哥哥你改变了命运的的安排

离家的时候我总是想起你

想起我们欢笑的童年时光

 

那一夜你按照约定归来

可是却像换了个模样

那时你知道么

弟弟心里有多苦,有多痛

 

那一夜我们完成共同的梦想

你一直在我耳边说要坚强

我们一起成长,有欢乐也有忧伤

我还记得那夜美丽的旧时光

 

(在这世界上,我们要学会坚强)

 

那一夜我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我想完成那未知的使命

我爱弟弟,可我更想做自己

哪怕经历千难万险,风吹雨淋

 

那一夜我回到了故乡的怀抱

猛然发现一切都变了模样

太多冲动,太多悔恨,太多流泪和感伤

太多太多,人情世故让人迷惘

 

那一夜我看透了未来的方向

带上恋人的希望

向着神秘的天堂

想做自己

想学会坚强

想在世界上,用努力让自己发光

 

(感谢你们,愿意陪伴我)

 

我们年龄相同,我们始终有梦

我们在那夜的星光中徜徉

亲情,友情,爱情

现在统统要让路于梦想

时光啊,请你陪伴我

穿越星光的海洋

抵达未知的天堂

 

那一夜,我回到你们身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