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米娅

43.1万浏览    6019参与
Chrop_aim

我只是深夜发疯

全是草稿,慎入,小心猝死

我只是深夜发疯

全是草稿,慎入,小心猝死

青木 あき
大家好,这是我的大老婆二老婆和...

大家好,这是我的大老婆二老婆和三老婆

大家好,这是我的大老婆二老婆和三老婆

Yuio

p2角色源石病病发注意

p2角色源石病病发注意

鹿门三
阿米娅~ 私服 小短漫的一格~...

阿米娅~

私服

小短漫的一格~

(୨୧•͈ᴗ•͈)◞︎ᶫᵒᵛᵉ   ♡

阿米娅~

私服

小短漫的一格~

(୨୧•͈ᴗ•͈)◞︎ᶫᵒᵛᵉ   ♡

踏歌北行
摸鱼 “博士,下雨了,我们回去...

摸鱼 

“博士,下雨了,我们回去吧。”

“……好”

摸鱼 

“博士,下雨了,我们回去吧。”

“……好”

汀雾

和阿米娅的对话

阿米娅…


你不要笑,一笑我心里就慌,就好像…下一秒我就再也看不到你的笑容了。


更不要哭,你一哭我心就发颤,就好像谁把我的心脏剜开了似的,我想拭去你脸上的泪,可怎么也拭不干净。


嗨呀,这样倒是为难你了,瞧我,尽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不过,凯尔希医生说得对,不要再这样消耗你的身体了,你知道那一次我让你用奇美拉,结果你昏倒在战场上,我有多后悔吗…啊,凯尔希确实狠狠骂了我一顿,不过她骂的对,我也一句都没有反驳。


……嗯,我知道你不达成你的目标是不会罢休的。


唉,但是,可以多依靠我一下吗?我虽然没有完全恢复记忆,但是总会有那一天的不是吗…


我不属于这里?你在说什么傻话啊阿米娅,我既然来了,...

阿米娅…


你不要笑,一笑我心里就慌,就好像…下一秒我就再也看不到你的笑容了。


更不要哭,你一哭我心就发颤,就好像谁把我的心脏剜开了似的,我想拭去你脸上的泪,可怎么也拭不干净。


嗨呀,这样倒是为难你了,瞧我,尽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


不过,凯尔希医生说得对,不要再这样消耗你的身体了,你知道那一次我让你用奇美拉,结果你昏倒在战场上,我有多后悔吗…啊,凯尔希确实狠狠骂了我一顿,不过她骂的对,我也一句都没有反驳。


……嗯,我知道你不达成你的目标是不会罢休的。


唉,但是,可以多依靠我一下吗?我虽然没有完全恢复记忆,但是总会有那一天的不是吗…


我不属于这里?你在说什么傻话啊阿米娅,我既然来了,那当然不会走啊…你说过,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一起走下去不是吗


嗯…好像没有什么要说的了…我总是这样,平时说话少了,关键时候就不知道该怎么说……


………


啊,就是…阿米娅…我一直很喜欢你啊,然后…你每次说欢迎回家,我都觉得很温暖……


…诶,真的吗?


…唔…


………


嗯…(笑)阿米娅你听


外面在放爆竹呢,一起去看一下吧?

我叫黄大仙
好久没画立绘了,画一只阿米骡~

好久没画立绘了,画一只阿米骡~

好久没画立绘了,画一只阿米骡~

1639

【明日方舟/凯博】在新年派对的同时

  试图开车的产物,然而连油门都没踩下去。本来应该和那篇沙雕新年贺文一起发的,被我拖到了现在。

  纯爽文,无脑甜,文笔差,欢迎批评

  您点的前妻已到货,请查收。


~~~~~~~~~~~~~~~~


 夜里十点半,在打了一天雪仗而筋疲力尽的未成年人大多返回房间休息后,开始出现在桌上的酒精饮料逐渐使新年派对的气氛从热烈转向亢奋。麦克风从空的手里被传到更多人手上,音乐的音量开始不受控制,随着酒精的影响显现出来,歌声跑调也跑得越来越离谱。在月见夜扶着半醉的梓兰转到阴影里去时,博士不得...

  试图开车的产物,然而连油门都没踩下去。本来应该和那篇沙雕新年贺文一起发的,被我拖到了现在。

  纯爽文,无脑甜,文笔差,欢迎批评

  您点的前妻已到货,请查收。






~~~~~~~~~~~~~~~~






 夜里十点半,在打了一天雪仗而筋疲力尽的未成年人大多返回房间休息后,开始出现在桌上的酒精饮料逐渐使新年派对的气氛从热烈转向亢奋。麦克风从空的手里被传到更多人手上,音乐的音量开始不受控制,随着酒精的影响显现出来,歌声跑调也跑得越来越离谱。在月见夜扶着半醉的梓兰转到阴影里去时,博士不得不认为派对现场已经不适合阿米娅再待下去了。

  “阿米娅,小孩子该回去睡觉了。”博士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微笑地看着大家的阿米娅,揉了揉她的头发,“明天早上起床就是新的一年啦。”

  “我再待一会好不好?和大家在一起很开心。”阿米娅靠在他身上,用脸蹭了蹭他的手臂。

  博士叹了口气:“如果不把你安顿好,凯尔希医生那里我不好交差啊。”

  阿米娅仰起脸朝他微笑,长长的耳朵一晃一晃,荧黄的灯光映着积雪让甲板上通明透亮,少女脸颊上细细的绒毛都看得一清二楚:“那博士陪我跳一支舞好不好?跳完我就去睡觉。”

  博士无奈又宠溺地点点头,他面对任何问题都永远沉静镇定,只有这两个女性总有让他束手无策的本事,夹在两个人之间的时候他也跟普通的男人没什么两样:“好吧,阿米娅可要说话算话哦。”

  他们相拥在甲板上缓缓地旋转。现在的音乐是能天使在灌下半瓶香槟后不着调地唱着的重金属,很不适合被当做舞曲,但阿米娅踏着心里旋律的节拍,在她优雅姿态的引导下博士笨拙的舞步竟也有了几分章法。

  “又是一年了啊,博士。”她唱歌似的说。

  “阿米娅又要长大了。”博士笑意温和。

  “其实之前我从来不觉得新年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少女静静地说,“和新的一年一起等着我们的,除了罗德岛的理想,还有很多离开,失去和牺牲。”

  博士又摸了摸她的头发,少女刚刚说出那些话时露出了一点符合她年龄的脆弱,却让他没来由地宽慰:“现在我回来了,阿米娅,我会让罗德岛的未来更值得期待的。”

  舞步结束,他把她抱起来原地转了几个圈,阿米娅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笑着惊叫,在他把她放下来之前伏在他耳边悄悄说:“博士一定会给罗德岛带来更多胜利的。”

  博士把她放下来,亲昵地拍了拍她的脸颊:“所以有我在阿米娅偶尔也可以把自己当成小孩子,现在小孩子该去睡觉了,凯尔希医生在哪里?”

  阿米娅似乎懂了什么,朝他俏皮地眨眨眼:“在办公室哦。”

  博士目送着她踏着雪跑上甲板通往主舰的台阶,那件过分宽大的外套随着跑动一摆一摆,对自己笑了笑,也向室内走去。身后传来煌从舰桥上跳下来时人群的惊呼声,他转过一个转角时听见可露希尔在和谁窃窃私语,大概是计划着本年度最后一个恶作剧。

  祝她不被凯尔希发现,博士在心里哼着歌想,免得把她这个月工资给罗德岛省了。

  他在凯尔希的办公室前站住,敲了敲门。和甲板上派对的欢声笑语比起来,这里冷清得有些不真实,但他脸上的燥热感并未因此而平复,甚至更强烈了。

  “进来。”传来猞猁医生的声音。

  他推开门看到凯尔希一个人站在窗前遥望着甲板上的派对,在他推门进来时耳尖动了动,但并没有转过身来的意思。

  “送阿米娅去休息了吗?”凯尔希淡淡地问。

  “我叫她回房间了。”博士趁机紧贴着凯尔希站到她身后,猞猁的耳尖又动了动,却没有转身推开他,“毕竟现在是…成年人时间。”

  他们沉默了一会,博士的手指慢慢梳理着凯尔希银白的短发。他的手渐渐向下,抚过医生线条纤巧的后颈,一点点触摸着凯尔希的脊椎。Mon3tr呻吟一声,从医生白大褂的下摆滑出来,知趣地化作一摊阴影溜走了。

  “新年快乐。”博士嘴唇贴着凯尔希耳后的绒毛,悄声说。

  “新年快乐。”医生微微晃了晃脑袋,毛茸茸的耳朵扫过博士的脸。

  博士忍不住伸出手拨弄了一下那只耳朵:“你该给自己放个假的,大猫。”

  “我记得我告诉过你很多次,别叫我大猫。”凯尔希冷冷地说。

  “可你确实该给自己放个假了。”博士的手滑到凯尔希腰间,试探性地等了等,见她没有反对,便停在那里不动了。

  “我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有…”

  医生的抗辩被突然的噼啪声打断,毫无预兆地,办公室里的灯灭了,黑暗笼罩着他们。窗外派对上的人群发出惊叫声,显然是整个罗德岛照明系统的电都被断了。下一个瞬间,连绵的烟花在夜空中落下火雨,彩色的焰火映亮凯尔希愤怒的脸。

  “可!露!希!尔!”她咬牙切齿地念着这一“惊喜”的始作俑者的名字,转过身来想要推开博士去启动办公室的备用电源,却被这个家伙一把抱住了。

  “这样不好吗?”黑暗中他呼出的热气落在她脖颈处。

  凯尔希停止了挣扎,冷笑:“你和她串通好的?”

  “我只是来找你,”博士把她抱得更紧,“来和你照例迎接新年。”

  短暂的沉默,他们在黑暗中相拥,窗外的烟花还没有停止,远处的人群大概已经从突然断电的惊吓中反应了过来,惊叫已经变成了欢呼。逆射的流星在夜幕上恣意绽开绚烂的花朵,而后万千光流星落如雨。

  博士打定主意今晚不去想可露希尔这一场焰火花了罗德岛多少预算。

  “照例迎接新年?你之前的事都忘干净了,怎么会知道我们以前怎么迎接新年?”在烟花的爆炸声间隙,凯尔希冷漠地问。

  “只是一种感觉,如果这是惯例,我们就照例迎接新年,”博士吻吻她的额头,“不过如果这不是惯例也没关系,我们从此就把它变成惯例。”

  “毕竟我们还要一起迎接很多个新年。”他温柔地摸摸她的脸,然后手顺势向下解开她白大褂领口的扣子,“凯尔希,我回来了,不会再走了。”

  “还有,”在他的嘴唇被猞猁的一个吻封住前,他低低地笑着说,“我刚刚想说…虽然你不应该总是睡在办公室里,但这张床也不必搬走。日后用得着的时候还多着呢。”

伤跡
PPT版《明日方舟》PV预告图...

PPT版《明日方舟》PV预告图5(制作中)

【你是谁?】

PPT版《明日方舟》PV预告图5(制作中)

【你是谁?】

Serararara

“欢迎回来,Doctor”


Replinted by courtesy of カワグチ 

(https://sites.google.com/view/kwgc/)

授权见weibo,请勿二传

“欢迎回来,Doctor”


Replinted by courtesy of カワグチ 

(https://sites.google.com/view/kwgc/)

授权见weibo,请勿二传

言衾衾

摸鱼,0202了,我还馋阿能身子

摸鱼,0202了,我还馋阿能身子

零彻

【明日方舟】主线剧情0-8狩猎 0-9临光 0-10困境 0-11突围

爷关更。

待在家里快闷出蘑菇了,除了吃饭睡觉p5外想想还是更新好了。


前文请从右上角目录传送。

博士名字依旧用的是我自己的游戏id,大家看的时候自行脑补更换。

文案对话有更改。

以上。


压抑湿润的空气在四周漫无目的地飘着,所有人都仿佛被强行按下了暂停键的玩偶一般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包括那个被称为“弑君者”的赤发蒙面的整合运动头目也沉默地看向了声音发出的方向。

队伍最前方的Ace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死死地盯着声音传出来的方向,他握紧了手中的盾,墨镜后的双眼微眯。

蛮长得有些诡异的几秒之后,弑君者冷冰冰地说道:“梅菲斯特?”

还带着稚气的孩子的声音再次透过浓雾传入所有人的耳中:“你没有拒绝的理由吧...

爷关更。

待在家里快闷出蘑菇了,除了吃饭睡觉p5外想想还是更新好了。


前文请从右上角目录传送。

博士名字依旧用的是我自己的游戏id,大家看的时候自行脑补更换。

文案对话有更改。

以上。



压抑湿润的空气在四周漫无目的地飘着,所有人都仿佛被强行按下了暂停键的玩偶一般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包括那个被称为“弑君者”的赤发蒙面的整合运动头目也沉默地看向了声音发出的方向。

队伍最前方的Ace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死死地盯着声音传出来的方向,他握紧了手中的盾,墨镜后的双眼微眯。

蛮长得有些诡异的几秒之后,弑君者冷冰冰地说道:“梅菲斯特?”

还带着稚气的孩子的声音再次透过浓雾传入所有人的耳中:“你没有拒绝的理由吧?一些不小心飞进来的小虫子......值得你亲自追击么?我的部队已经接到了你的情报,你已经尽到了你的责任。”说罢那个人再次发出了让人不适的轻佻笑声。

弑君者死死地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握着匕首的手背上青筋暴起。

“接下来,请你回去吧。毕竟你负责的是核心能源区及其外围。”来人停下了脚步,似乎有意将自己隐藏在浓雾之后。

弑君者不悦地咂舌,有些厌恶地说道:“啧,少做多余的事。”

“嘛,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还有其他事情要做,对吧?”来人轻笑着打断了弑君者的话。

弑君者握着匕首的手指节轻响,她和被称为梅菲斯特的人剑拔弩张了数秒之后她选择了妥协。她从断墙上轻盈地一跃而下,说道:“好,随便你。”她面无表情地穿过浓雾有过梅菲斯特的身边,“我已经等不及要观赏你的惨败了。”说罢,她对着身后的队伍打了个响指,“收队。”

短短几十秒之后弑君者便和她的队伍消失在了浓雾之中。




罗德岛的众人在废墟之后沉默地看着整合运动干部之间的交流,阿米娅有些疑惑地歪了歪头:“...敌人的头目,带着一部分整合运动的部队——撤退了?”

“这小子,在做什么?”杜宾皱着眉看着终于从浓雾后走出来的一身白衣的瘦弱男孩——他的手中拄着一根造型怪异的黑色法杖。

“那个人,”零彻低声说道,“感觉很难办的样子。而且,整合运动的数量依旧是我们的数倍之多。”

“明白。”




梅菲斯特走到街道中央,惬意地倚在他的法杖上,他眼神轻蔑地落在罗德岛众人所待的废墟上,说道:“诶诶,弑君者的口气一直不是很礼貌,请允许我代她道歉。”说着他装模作样地鞠了一躬。之后他回复了高傲的态度,说道:“自我介绍一下,你们可以称呼我为‘梅菲斯特’。”

杜宾冷漠地打断了梅菲斯特的话:“你们整合运动,究竟要做什么?”

梅菲斯特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也没什么。其实,放你们离开也无所谓。毕竟刚开始,你们也不算是整合运动的目标。”

“既然我们不是目标,那为什么?”阿米娅皱眉回应。

“因为我有幸观赏了你们的战斗。”梅菲斯特的脸上露出仿佛小孩子看到精致玩具一般的开心笑容,“你们的作战方式和你们的人员配置,很有趣哦。”

“有趣?”零彻身边的医疗干员轻轻颤抖起来,“你说战场的厮杀...有趣?”

梅菲斯特不以为然地挑了挑眉:“罗德岛,我看过你们的资料。原本我和很多人一样,只把你们当做是普通企业。现在看来,你们锁涉猎的,可远远超出了摆弄试管的范畴哦。所以,”他用魔杖敲了敲地面,“要是让你们轻轻松松地离开,就没什么意思了吧?”

“各干员,”零彻突然对着PRTS低声指示道,“做好战斗准备。”

仿佛是回应了零彻一般,梅菲斯特笑起来说道:“我想和各位,来一场祭祀式的竞赛。”

“够了。”杜宾不悦地握了握武器,“我们没工夫和心智不全的小孩子浪费时间。”

“准备突围。”零彻面无表情地继续指示道,“杜宾吸引他的注意力,阿米娅,Ace,行动。”

诡异的爆破从废墟四周蔓延至整合运动的阵地,梅菲斯特的脸上出现了兴高采烈的表情:“刚刚那是什么?你是向谁打了什么信号么?”

“与你无关,小鬼。”杜宾有意挡在了零彻的前面,阻断了梅菲斯特探究的视线。

“啊啦,都是些企业人士了,连谈话要注意礼节这个道理,都不明白么?”梅菲斯特挥了挥手,几个举着巨大盾牌的整合运动成员帮他挡住了爆破的余波。

“...博士,现在怎么回事?请继续下达指令。”杜宾侧头对身后的零彻低声说道。

“啧,我们的撤退路线被切断了。他的人比想象中还多。”零彻难得不再是漫不经心的面无表情,而是少有地咬了咬牙。

“短短几分钟,他怎么...”杜宾回头看向梅菲斯特,眼神中充斥着难以置信。

“这可不好,”梅菲斯特托着下巴笑道,“我诚心诚意地邀请你们,你们却只想着——逃之夭夭么?”末了,他的表情突然变得极为狰狞。

“呿。”杜宾也咬了咬牙。

“其实,只要你们赢了,就可以安全地离开我的猎场。”梅菲斯特又恢复了高傲的笑容,“接下来,我的这些朋友,会不断地尝试杀掉你们。你们只要活下来,就是胜利。怎么样?规则很简单吧?”梅菲斯特歪头笑道。

“呵。”一直空荡荡的零彻的眼睛中突然闪过一丝异样的光华,他拿着PRTS的手托着下巴,眼睛盯着梅菲斯特那张嘲讽的脸,嘴角似乎跃过了一丝寒冷彻骨的笑,“Ace。”

“是,已经做好了强行突围的准备。”Ace推了推墨镜,将巨剑扛在肩上。

“在他眼里天灾已经什么都不是了。”零彻拎着铳站起身,“他的眼里只有被他视为游戏的战争罢了。速战速决了,我们没功夫和他耗。”

“狂欢吧,天灾就要降临了。”梅菲斯特举起了手中的黑色法杖,“我高贵的客人们,能邀请你们参加游戏,我感到十分荣幸。上吧,我的朋友们,请你们,尽情的狂欢!”

“杀...杀!!!杀了他们!!”

不计其数的整合运动成员潮水一般地朝罗德岛的阵地冲了过来。

“呐呐,其实啊,我们是知道你们在核心区里做了什么。”梅菲斯特惬意地靠在巨盾的后面观赏着战局,“那个你们从核心区里救出来,一直带着碍眼的黑色兜帽的家伙,非常非常的,令人在意呢。”

“——!”阿米娅施法的动作明显僵住了。

零彻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地瞟了梅菲斯特一眼,他低声对阿米娅说道:“先着手眼前的战斗,不要被他的废话影响。”

“...是,博士。”阿米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梅菲斯特挑了挑眉,继续说道:“弑君者只关心你们之后要做什么,要去哪里。我和她不一样哦。我只关心——你,是谁?从哪里来?”他的目光落在了零彻的身上。

零彻面无表情地拉了拉头上的兜帽,遮住帽子里因在石馆中长年不见阳光而变成银白色的短发。他没有被纱布遮住的蓝色的眼睛冷漠地看向梅菲斯特,没有说话。

“对,你,就是现在盯着我看的你。”梅菲斯特饶有兴趣地托着下巴,“那个设施里,究竟是什么装置,有着保存生命的功能呢?我非常,非常好奇。”

零彻一只手捏紧手里的PRTS,一只手拎着铳,沉默地和梅菲斯特隔着炮火对望。

梅菲斯特似乎很认真地想了想,他眼睛一亮,说道:“嘛,罗德岛的客人们,把这个家伙当成见面礼留给我吧?那样的话,虽然有些扫兴,但作为交换我放你们离开也是可以的哦。”

阿米娅几乎是惊慌失措地看向了零彻,消瘦的少年却只是将PRTS叼在嘴里,然后面无表情地给手中铳上膛。下一秒,阿米娅确实听见了,让人不寒而栗的冷酷的轻笑声从少年嘴边溢出。他轻轻抬手举枪,然后没有一丝犹豫地扣动扳机,子弹从枪膛中飞射而出,在瞬间削断了梅菲斯特耳边的一缕头发。

在梅菲斯特因恐惧而变形的表情中,零彻面无表情地拉动枪栓,金属子弹掉在地上的轻响在那一刻似乎被无限放大,清楚地传入梅菲斯特的耳中。

那个似乎弱不禁风的大男孩拿下嘴里叼着的PRTS,冷笑了一声,说道:“好啊,如果你能活着过来的话。”

愤怒和恐惧让原本高傲的梅菲斯特几乎尖叫起来:“所有人,杀!!”



“喂,小心!”近卫干员回身拉了一把身边的医疗干员,但是子弹还是擦过了医疗干员的胳膊,刺目的血瞬间从伤口中涌出。

“不要紧,只是擦伤,我能解决好。”医疗干员咬了咬牙,“请先专注于眼前的敌人。”

“从对方阵营撕开的口子完全不够。”阿米娅伸手擦了擦额角的汗,“这样下去包围圈只会越来越小。”

“目前我们没有增员,只能采取守势,这样根本没办法突围。”对于前方杜宾的大吼声穿过枪声和厮杀声传了过来。

“优先用火力压制对方的远程物理攻击单位。”在这样危机的情况下,零彻的脸上依旧是一如既往的无表情,“阿米娅,先锋就交给你们术师解决了。”

“明白。”阿米娅点了点头。

零彻沉默地看了看阿米娅的背影后,冷漠地看向躲在整合运动阵地中心的梅菲斯特。那个白色的疯狂的男孩像是走火入魔了一般地笑着。

“没错没错!就是这样!接下来,f3,e5!”

杜宾瞟了梅菲斯特一眼,咂舌道:“令人讨厌的小鬼。”

梅菲斯特诡异而精密的指挥依旧在继续:“很好,那么,b4,b5。”

“敌人正在向我们的侧后方迂回!”近卫干员大吼道。

“调两名重装干员和一名狙击干员!只要能牵制住他们就足够了!”阿米娅同样大吼着回应,她的目光落到了身后不远处那个定定地注视着现场思索的大男孩,“博士...”

“之后,h2,h6。”

零彻抬起头,突然笑了起来:“呵,果然还是太单纯了啊。”他将铳扛到肩上,“利用国际象棋的玩法么,可惜,只学到了皮毛罢了。”他拿起手里的PRTS刚想说些什么,手却不受控制地颤抖了一下,PRTS掉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在枪弹和厮杀声中显得格外突兀的轻响。

“博士!?”阿米娅几乎是惊慌失措地赶喊了出来。

“近卫干员,把敌人赶出掩体!”Ace指示道,他回头看向零彻所在的方向,“怎么了?”

“啧,使用铳的负担还是太重了么。”零彻苦笑着看着已经完全麻木的右手。

“博士,请休息一下。”阿米娅担忧地皱眉,“接下来还是交给我们就好。我们一定会把你带回去的。医疗干员,照顾好博士。”阿米娅交代完便继续进入了战场,零彻看着女孩的背影,嘴角扯起一丝有些落寞的笑容。




“哈哈,你们怎么啦?”梅菲斯特从断墙上跳了下来,“你们的指挥,怎么突然就不行啦?弑君者说什么我会失败,可我现在看到的,明明是你们罗德岛狼狈挣扎的景象啊!”白衣的男孩挥了挥手里的法杖,“好了,现在,术师,c7,吃掉敌人的战车吧!”

“...咳。”阿米娅挥手挡住因法术爆破扬起的尘土,“敌人的术师现身了...之前一直躲在重装干员身后么?”

“来不及了!阿米娅,趴下!”杜宾飞身上前,将阿米娅扑在身下。

强烈的震动在战场上弥散开,这次冲击几乎将罗德岛的队伍完全打散。

零彻用左手拉住了差点被震飞的医疗干员,两个人在爆破的余波中顺势趴在了地上。

“PRTS,我让你注意的那个人的位置,现在她的位置在哪?”零彻对着就掉在身边的PRTS说道。

“博士,她已经来了。”




“去死吧去死吧!就像雨夜的火星一样!!”梅菲斯特发出了疯狂的笑声。

“啧,为什么...”阿米娅摘下了刚刚挡住尘土的帽子后从地上站了起来,“明明都是些狂暴的感染者,战斗却完全由他一个人指挥...再这样下去,他会把指挥优势发挥到极限!“

“所以,只要压制住他就可以了。”零彻面无表情地说道,“只要将他所以为的‘尽在掌控’打破,就可以了。”

“可是有什么方法...”阿米娅喃喃地说道,抬眼却看到了零彻嘴角似有似无的笑容。




“我们,不是还有后手么。”




“呜呜呜咳啊!”

整合运动的成员突然发出了凄厉的哀鸣,他们有些人甚至直接被某种力量从阵地上直接撞了出去。

“什么?怎么回事?”梅菲斯特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怎么有人被...撞飞了起来?这...是什么啊?”

高大的身影穿破整合运动的阵地来到了战场中央被包围的罗德岛的位置。

“你们的速度比我估算的慢上太多了,我可是连平民都顺手安顿好了。”

——沉稳而有力量的成年女性的声音。

“你是...”阿米娅愣怔了片刻,眼中出现了一丝惊喜。

“加大进攻力度!别给他们重整阵地的机会!”来人冷静地指示道,同时挥起手中的黑色重盾打飞了试图偷袭零彻的整合运动士兵。

“临光小姐!”阿米娅惊喜地唤道。

零彻却是长出了一口气似的拉了拉头上的兜帽:“...赌对了。”

“阿米娅,你没事就好。尽快撤退!”临光冲阿米娅点了点头。

杜宾战斗的动作不停,声音却似乎没有刚刚那么紧张了:“幸亏这次作战有你参加。”

“信号弹的定位很有效。看来你们遇到的麻烦确实不小。”临光解释道,她回头看向了身边黑衣的大男孩,“您就是零彻博士吧?耀骑士临光,前来迎接你们了。”




梅菲斯特有些狼狈地从地上站起身,他有些厌恶地看向临光:“啧,这女人怎么回事?”

似乎听到了梅菲斯特的声音,临光冷冷地看向他说道:“你——压制切尔诺伯格军事据点的整合运动像机器一样高效。而你所带领的这些各个都像神经错乱的暴徒。”她盯着梅菲斯特的眼睛,“屠杀,纵火,围猎。这些,只不过是为了满足你自己残忍的趣味而已吧?会在这种时期煽动如此不堪之事的人,可没能耐策划足以击溃整座城市的方案。你的指挥官大概是命令你制造混乱,而你顺应着自己低劣的品味肆意妄为。”

梅菲斯特的眼神完全失去了温度,他的表情在瞬间凝固。

“...狙击手?”零彻抬头环视四周,似乎发现了什么。但他话音未落梅菲斯特便用没有任何温度的声音说道:“浮士德,把他那张嘴给我打穿。”

下一刻,紫色的箭矢破空而出,直直的射向了临光的方向。虽然有了零彻的提醒,她也只来得及在箭矢集中她的瞬间举起自己的盾牌。

“咳...”临光重重地将盾牌杵在地上,她刚刚执着盾牌的右手此刻在不受控制地剧烈颤抖。

“临光!”阿米娅和零彻伸手扶住了临光。

“敌人的狙击手,很强。”杜宾搜寻着狙击手藏身的位置,冷汗渐渐布满了她的额头,“临光再被击中的话,一定会失去防御能力。”

“临光,先后退。”零彻冷静地指示道。

“不行,威力太大了。如果击中我方小队,后果不堪设想。”临光摇了摇头,“我必须挡住他的箭。”

“量力而行,如果你再失去战斗能力,我们就真的很难离开了。”零彻皱眉。

“明白。”




“挡开了浮士德的弩炮?就凭盾牌?”梅菲斯特的眉毛完全拧了起来,“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再来!!把她打成碎炸!”他失态地大吼起来,一反刚刚游刃有余的样子。

似乎有人无声的回应了他的指示,强烈的杀意在瞬间充斥了整片战场。

“临光,在右边!!躲开!!”零彻同样也是一反常态地大吼了起来。

“不会让你得逞。”另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挡住了来势汹汹的箭矢。

“Ace!”

“狙击干员,准备。”Ace站起身,似乎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一样, 他平静地指示道,“目标,南侧高台——齐射。”

某个人似乎被打中了,布满整片战场的杀意也在瞬间退散了。

“什么?!你们居然敢,居然...”似乎比刚刚自己被临光揭示时更加愤怒,梅菲斯特的表情已经完全扭曲。

“没有打中。”零彻眯了眯眼睛,“大概只能稍微压制那个人而已。现在没有时间去详细了解他们的队伍构成了。”

“兼具机动性和威力,越拖下去我们安全挡下他的弩弹的几率就越小。”Ace分析道。

“不要给他们喘息的机会,趁着E3小队狙击干员干扰他们的时候。”临光重整阵势,举起了盾牌,“阿米娅!”

“了解!E1小队射手,和我一起,压制整合运动!E2小队,用最大火力,撕开整合运动的防线!”




“你们这些家伙...为什么不能老老实实地去死!”梅菲斯特的眼睛已经完全失去了焦距,“你们的命运,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落下帷幕?”

“临光。”零彻面无表情地说道,“就是现在。”

临光心神领会地点头:“E4全体,随我冲击敌方阵地!一次性击溃前方的阻挡目标!狂奔起来!!”




“可以了。休整一下。”零彻靠在一面断墙上说道,被长年封在石馆中的他在这样程度的行动中几乎脱力。

“敌方追击目标已经被我们全歼。”杜宾伸手扶住了差点倒在地上的零彻,“我们成功突围,现在已经基本脱离了切尔诺伯格上城区。”

“虽然我们消灭的只是包围阵势中一小部分兵力。但至少我们安全了。”Ace也靠在墙上深深地出了一口气。

临光看向Ace,深深地鞠了一躬:“谢谢你刚才的援助,临光不会忘记这份恩情。”

Ace笑了起来,他摆了摆手:“请别这么说,我可没资格让耀骑士还我人情。”说罢他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说说刚刚那个狙击手吧,临光。”

“好。”临光看了一眼抬起头来的零彻,对方似乎对于这个话题也很感兴趣,“除却炮弩巨大的威力,我认为他可能预设了其他的火力点,以及自动射击器械。我遇到了交叉火力的射击,但我们却只观测到了一个狙击手。”

“我也有同样的感觉。第一发弹药和第二发弹药爆炸的时间点虽然非常接近,实际上却有着微妙的时差。”Ace摸了摸下巴,思索道,“那并不是连射弩弦的功劳。至少,我发动火力压制时,对抗的并不是第一位狙击手。”

“你意识到了什么,Ace?”临光的表情很凝重。

“说不准。如果敌人不是飞速地移动——就是同时存在于许多地方。”Ace一字一顿说出自己的结论。

“敌人的机动性...怎么也不可能达到这种程度。我不能想象这样的移动手段。”临光皱眉,“整合运动比我认知中的更加危险。”

“是那个凶狠的臭小子下令狙击你的。他在指挥围攻我们的时候甚至没有动用狙击手的力量。”杜宾抛给临光和Ace各一瓶饮用水。

“看来那么恶劣的性格,是有同样危险的力量支撑着的。”临光接过水,点了点头。

“但他一直没有出手,哪怕是在暴怒的情况下。”Ace沉声提醒道。

“所以,要么在战斗上他是个废物,要么就是现在还不到他展现实力的时候。”杜宾点了点头,“当然他展现出的指挥能力,已经很令人怀疑了。他的部队就像是完全被他操纵着一样。而且他的指挥方式,博士说是国际象棋什么的。”

“不管怎么说,”临光突然露出让人安心的笑容,“我们已经脱离了他的控制区域。”

“临光,谢谢你。”一边的阿米娅向临光深深地鞠了一躬,“如果没有你及时赶到的话,我们很可能就要深陷危机了。”

“我看见了信号弹,当然要按照战前计划赶过来。”临光笑了笑,“允许我和Ace根据局势采取不同行动的是你。是你解决了自己的问题。”她伸手温柔的摸了摸阿米娅的头发,“一路上,我看到了整合运动的暴行,也对他们的实力产生过怀疑。如果我在那时候停下来和他们战斗呢?如果我去帮助乌萨斯人抵御整合运动呢?如果我原地坚守只是等着你们撤退到我面前呢?”

“我不擅长预见,不断战斗是我达到目的的方式。”临光看着阿米娅的眼睛,很认真地说道,“所以阿米娅,你有自己解决危机的实力,而我只是履行了自己的职责。这是你通过自己的努力摘下的果实。再自信点。”

“临光小姐。”阿米娅也终于是舒心地笑了。

“嘛,当然,还要和之前一样,感谢博士的指挥和判断。我想那个求援的信号弹应该是您设置的吧?”临光看向杜宾身后那个靠在墙上休息的黑衣男孩。

“嗯,不过...”阿米娅挠了挠额角。

杜宾倒是不在乎地叹了口气:“我们每遇到一个人就要和他解释说博士失忆了的事情,这也太麻烦了。”

“Dr.零彻么?”临光若有所思地看着男孩空旷的眼睛,“我的一个朋友同样也失去了记忆,你一定会和她很合得来。毕竟对你来说,没有什么比‘现在’更重要了。”

男孩看向临光,他沉默了几秒,点了点头。

“那么各位。”临光重新拿起自己的盾牌,“走吧,我们还要把博士护送到罗德岛。”

“好厉害。”看着临光离开的背影,零彻有些感叹,“真的,像是‘光’一样。”

“嘛,博士。以后你还会看到的,罗德岛的大家,不仅仅是临光,杜宾,Ace。”阿米娅拉住男孩的手,“所有人,都很厉害的。当然,属于罗德岛的你,也有这样的地方。”




“对不起,我失手了。”某个深蓝色头发,有些阴沉冷酷气场的少年出现在梅菲斯特的身后。

“不,不要道歉。”看到少年的瞬间,梅菲斯特的眼睛便像看到了宝物一样亮了起来,“是我的错,我太冲动了。”他想了想,按住少年的肩膀,“能帮我追踪罗德岛他们么?我会去把情况通报给塔露拉姐姐的。她应该已经压制住了切尔诺伯格的核心指挥塔。那么就让她来解决这些虫子的生死吧。”

“明白了。”少年轻轻拍了拍梅菲斯特的手,似乎在安慰他。

“小心点,优先保护好自己,好么?”末了,梅菲斯特依旧不放心地叮嘱道。

“...好。”




“嘛,我的任务完成了。该走了,我的同胞们。”白衣的少年举起了他手中造型奇艺的法杖,“去迎接属于我们的时代吧!”



序章黑暗时代上完


作者登场:就终于更新了。看的人少也有足够的理由咕咕咕(躺)。所以等到更新霜星小姐姐得等到什么时候啊淦。总之我继续加油了。

欢迎留言理智捉虫,杠精请自行离开。

(ps.博士形象性格有参考我的自设,还有的是从原剧情中脑补的)

以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