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阿絮

83754浏览    5788参与
一弦二柱

浮梦28:亲吻

徐晋×周子舒


翌日,薛扶便派了人恭恭敬敬来请周子舒前去驻军大营议事,正儿八经地钦差大人南宁王殿下竟然是个“一问三不知”“再问找周子舒”的人间极品,周子舒又是个没什么官职在身上的,这一来二去的,扬州驻军大营的事宜反倒是名正言顺地交给薛扶的人。

这一手明降暗升赫连翊玩儿得顺手,薛扶也乐见其成,赫连翊也没再召周子舒回京,反倒是给了一道“协助南宁王”的密旨命天窗送到周子舒手上,也不知道打的什么心思。

周子舒也便懒得琢磨去了,总之暂时先杵在原地和景北渊一道做个闲人,一连几天都是假模假样地做个议事厅的摆设。


这日,扬州城备军完毕,前面的几场小打小闹算是结束,薛扶有意在春耕结束之...

徐晋×周子舒


翌日,薛扶便派了人恭恭敬敬来请周子舒前去驻军大营议事,正儿八经地钦差大人南宁王殿下竟然是个“一问三不知”“再问找周子舒”的人间极品,周子舒又是个没什么官职在身上的,这一来二去的,扬州驻军大营的事宜反倒是名正言顺地交给薛扶的人。

这一手明降暗升赫连翊玩儿得顺手,薛扶也乐见其成,赫连翊也没再召周子舒回京,反倒是给了一道“协助南宁王”的密旨命天窗送到周子舒手上,也不知道打的什么心思。

周子舒也便懒得琢磨去了,总之暂时先杵在原地和景北渊一道做个闲人,一连几天都是假模假样地做个议事厅的摆设。


这日,扬州城备军完毕,前面的几场小打小闹算是结束,薛扶有意在春耕结束之前平乱,自然是愿意主动出击的。

“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

薛扶带着周子舒和景北渊走出主帐,目之所及,皆是整装待发的将士,薛扶看着身边的两个年轻人,颇有几分感慨,问道:“南宁王殿下,周公子,此番南下扬州,与京城相比,可有何不同啊?”

这话也不知道是在问什么,周子舒目光一转,那边景北渊已经看过来,随口便回道:“倘若北渊要在京城做个富贵闲人,便是没有什么不同。”

“殿下决断,老臣佩服。”薛扶赞赏地看了看景北渊,随即看向周子舒,颇有几分学堂里先生挨个抽问的意思:“子舒有何见解?”

“侠之大者,该为国为民。”周子舒能言善辩惯了,本就是这么一句不好不坏的套话说出去,但是说完了又觉得不妥当,顶着薛扶深沉的目光,沉默了片刻,又道:“子舒不知能否抱得了家国,便只求问心无愧”

“先生见笑了。”周子舒看着薛扶,竟然被这看着看穿了一般,坦荡地笑起来。

“好!好!好!”薛扶听罢,便抚掌笑起来,很是豪迈双廊:“你们这几个小子,倒是一个比一个通透,很好!”

“一点子张狂乱语。”景北渊便笑道:“让先生看笑话了。”

“老夫这个年纪,可不如你们几个小子通透。”

薛扶笑着摇摇头:“好得很!生子如此,我大梁江山,不愁没人守!”


“哟,那不是肃王殿下?”

老少三只狐狸你来我往地扯着嘴皮子,刚走出主帐没多远,景北渊就看到不远处的校场上一个还算眼熟的,顿时眼睛就往周子舒那边飞。

南宁王殿下眉头一挑,有热闹不看王八蛋,更何况是周子舒的热闹。

周子舒闻声,顶着景北渊意味深长的目光一抬头,果然看到不远处的校场上,似乎正在比试箭术,其中有一个人,正是周子舒好几日面都没见着的徐晋。

周子舒乍一听到“肃王殿下”这几个字心里还略微有一丝微妙,这几日他偶尔闲下来想起某人来也是大喇喇以“徐晋”代之,现在猛地一下说起来肃王殿下,他差点儿没反应过来。

决断如周子舒,这几日下来也没把肃王殿下决断明白了,现在还不上不下地挂着呢。


“果真是晋儿。”

薛扶远远地看过去,突然一挑眉。

那边正一群年轻的军中汉子横七竖八地坐卧在校场之上,中间围着徐晋和另一个膀大腰圆的汉子,估计就是这二人正在比试,旁边的人就可劲儿裹乱起哄。

周子舒眯眼看过去,徐晋穿了一身深色的武袍,衬着一张白玉似的俊脸,竟然显出几分年轻气盛的锋利来,他混在一群参差不齐的军汉中,倒是不温不火地站着,挽着弓平视着远处,丝毫不见心浮气躁的模样,倒是很有几分大家风范。

“话说回来……晋儿这嘴皮子,倒是比他爹厉害些。”薛扶满意地看着年轻人的背影,转过头来,道:“当年的老肃王可是个三棒子打不出来一句话的闷葫芦,晋儿倒是跟谁都能说会道的,也不知道随了谁。”


“嗯,肃王殿下少年英才。”景北渊随口应了一句,不咸不淡地,随后才看向周子舒:“子舒觉得呢?”

“唔。”周子舒哪里看不出来景北渊正端着碗想看他的热闹呢,又正好薛扶在这儿,他也不好对着景北渊甩眼刀子,一挑眉,只好笑道:“非要说……撒娇耍赖他倒是很有一手,其他的那约莫是营里的将军们教得好,可不能赖我。”

这几句话说得颇为亲近漂亮,薛扶一听就笑起来,调侃道:“那倒是,这混小子那扮猪吃虎的本事也是得了他爹真传,小心思一箩筐地多,子舒可要多担待些。”

“……”这话周子舒也不知道该不该应,想了想,索性破罐破摔地一点头,“劳先生费心了。”


景北渊看着周子舒宛如“被婆母训话”的模样心里乐得不行,憋笑憋得十分辛苦,不过……他看向校场,那边徐晋显然也看到了他们,也不管比试不比试了,丢了弓就往这边过来了。

看周子舒对薛扶的态度……这小子估计在周子舒心里还是有点儿分量。

“薛老,我看我们这等闲人还是快些走。”景北渊意味深长地示意不远处的徐晋:“不然一会儿肃王殿下记了我的仇,我可没地方哭去。”

薛扶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笑眯眯地打量了片刻周子舒,才道:“南宁王殿下说得对,”

“跟他好好说几句话,毛头小子没见过世面,免得整天念着。”薛扶拍了拍周子舒的肩头,很是为老不尊地张口就来:“我还有事,就不在这儿碍你们的眼了。”

周子舒简直哭笑不得,一避身让薛走过去了,才被景北渊在肩头点了一下,给了周子舒一个“怎么样兄弟够意思吧?”的眼神,才跟着薛扶一起溜达走了。


这真是……周子舒活了这么多年,生平头一次别人看这种热闹,一时半会儿感觉还真有些微妙。

周子舒抬眼,徐晋已经走到他的面前,少年人毕竟还是少年人,心里想了什么脸上就完全藏不住,周子舒感觉徐晋眼里的笑意都带着灼热的意味,直勾勾地落在他脸上。

“啧。”周子舒心里不明不白地叹了口气,挑起眉看着徐晋,懒洋洋地开口:“肃王殿下……怎么你一来别人都走了?”

“嗯?”徐晋好几日没见着周子舒,正来得及仔细打量过,就被周子舒一句懒洋洋的话说得耳根子都麻了,抬起头才愣愣道:“他们……大概是知道我只想跟子舒一个人说话。”

周子舒轻轻地笑了一声,没有说着徐晋的话头往下说,反而抱着手臂,好整以暇地看着徐晋,问道:“想跟我说什么?”

徐晋顿了顿,就直直地朝周子舒凑过来,周子舒愣了一下,被徐晋身上温暖而又炽热的草木香气裹了个结结实实,紧接着听到徐晋在他耳边轻声道:“子舒跟我来。”


“做什么?”周子舒被徐晋拉着手腕儿,一路上迎头撞上好几个目瞪口呆的军士,最后被拉进了一处无人看守的帐子。

掀开门帘儿,周子舒就看到成车装好的粮草正整整齐齐地列在帐中,到这儿来做什么?

周子舒手腕儿一晃,皱眉:“徐晋……”

话音戛然而止。

方才还闷头往前走的人突然就转过头来,面对面地就把周子舒拽进怀里,炽热却又柔软的嘴唇就这么堵上来,把周子舒还没说完的半句话通通堵了回去。

周子舒猝不及防地被拽进徐晋怀里,紧接着就被徐晋含住了嘴唇,心里竟然是一点儿微妙的……意料之中。

这小子在这儿等着呢。


这点迟疑很快就被打断,徐晋的舌尖湿漉漉地缠上来,勾着周子舒的,热切但是又小心翼翼地试探着,不断地纠缠起来。

“唔……”周子舒不自在地闷哼了一声,被徐晋搂住他的手臂紧得有些呼吸不畅,这一分神就被徐晋趁虚而入,陡然打乱了呼吸。

暧昧纠缠的声音响起来。

徐晋手下扣着那一截细窄的腰,控制不住地收紧了力道,方才火急火燎地烧上头的急切在唇齿的纠缠之中略微得到缓解,他才去看周子舒的神色。

他垂着眼帘,似乎十分放松地模样,微微抬起头任由徐晋亲吻。

分明是纵容的神态。

那瞬间升起来的,那种似乎能够掌控的满足感,几乎让徐晋头皮发麻。


“嘶……”周子舒感觉徐晋的力道是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了,稍微退后一点摆脱他黏糊的亲吻,手握住徐晋的手臂。

周子舒垂眸,示意:轻一点。

但是徐晋就是觉得这样的距离还不够,周子舒今天又穿了深色的天窗制服,腰上三指腰封勾勒出来收束到极致的线条,徐晋握着那一截腰,轻而易举地带着周子舒转了个身,把他提起来抵在身后的木架上。


“喂!”

周子舒被他这动作猝不及防地吓了一跳,身体敏捷地反应,抬腿夹住徐晋的腰,手掌撑上徐晋的肩头,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这样的姿势……就是老流氓如周子舒也有些面子上挂不住。

但是徐晋就仰头看着周子舒,眼睛小动物一般地明亮,湿漉漉的显得格外无害,又带着让人不敢直视的炽热和急切,徐晋抿了抿唇,感觉耳根子有些发烫,但还是说:“我好想你。”


“……是吗?”

周子舒看着徐晋的眼睛,好一会儿,才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语气就柔和下来。

徐晋就是有那个本事,让周子舒半点儿发不出来脾气。

周子舒一只手抚上徐晋的下巴,把所有的重量都放在徐晋身上,然后缓慢地用指腹抹干净徐晋唇上的水渍,才低头重新吻上去。

他的声音含混地压在唇齿之间:“怎么想的?跟我说说?”


格中稿

“让所有的爱都团结在一起,让所有的爱都相互分担。因为所有的爱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那就显得特别沉重。所以让我们一起分担爱吧,让我们一起感受爱吧。”张哲瀚

“让所有的爱都团结在一起,让所有的爱都相互分担。因为所有的爱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那就显得特别沉重。所以让我们一起分担爱吧,让我们一起感受爱吧。”张哲瀚

落落星光

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格中稿

越战越勇影分身,不是武大师,是打电话给guoan的电话姐,你们还有谁不知道跟着跑的吗?你看她置顶投票,直接就违背了李老的初心啊…

越战越勇影分身,不是武大师,是打电话给guoan的电话姐,你们还有谁不知道跟着跑的吗?你看她置顶投票,直接就违背了李老的初心啊…

等光至等你归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山中悟絮

这紧身白西装,快看桃,蜜大腿 寸头,

这紧身白西装,快看桃,蜜大腿 寸头,

山中悟絮

微博关键时候脑子就好使了  双桃组合 这组合非常不错


微博关键时候脑子就好使了  双桃组合 这组合非常不错


山中悟絮

微博  关键时候脑子就好使了  双桃组合


微博  关键时候脑子就好使了  双桃组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