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阿絮老温

820浏览    139参与
阿絮

  篆刻心头,是你的名字。

  篆刻心头,是你的名字。

陆是叁加叁

凤格

青烟老温(目前)身份目前不揭开

阿絮佛珠

阿絮是一颗佛珠(如来佛祖的佛珠),佛珠是如来佛祖的灵气所形成的,可以完成任何一人三个愿望,代价是完成最后一个愿望将飞灰烟灭,这一天如来洗漱将佛珠放在隔扇外,一缕青烟将如来的佛珠抢走,如来的手下将佛珠抢回缺不甚遗落了一颗到凡间,两人追过去发现珠子已掉入一孕妇独自了,二人只得作罢,等佛珠在人间的肉体死亡在重返天庭,如来佛祖的手下给小佛珠设了一层保障,倒霉体质,不进自己倒霉别人也会跟着倒霉(这样就不会有人接近小佛珠了),一缕青烟心想,等小佛珠法力强大一点的时候再来找他,一缕青烟也在其后给小佛珠设了一道屏障,以便自己以后寻找方便,会让小佛珠自己找过来,...


青烟老温(目前)身份目前不揭开

阿絮佛珠

阿絮是一颗佛珠(如来佛祖的佛珠),佛珠是如来佛祖的灵气所形成的,可以完成任何一人三个愿望,代价是完成最后一个愿望将飞灰烟灭,这一天如来洗漱将佛珠放在隔扇外,一缕青烟将如来的佛珠抢走,如来的手下将佛珠抢回缺不甚遗落了一颗到凡间,两人追过去发现珠子已掉入一孕妇独自了,二人只得作罢,等佛珠在人间的肉体死亡在重返天庭,如来佛祖的手下给小佛珠设了一层保障,倒霉体质,不进自己倒霉别人也会跟着倒霉(这样就不会有人接近小佛珠了),一缕青烟心想,等小佛珠法力强大一点的时候再来找他,一缕青烟也在其后给小佛珠设了一道屏障,以便自己以后寻找方便,会让小佛珠自己找过来,屏障是小佛珠只有挨着自己的时候才会有好运,并且在小佛珠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

阿絮

这个花了我一天时间剪,别问我为啥,因为作者是个傻子,都快弄好了,又双叒叕没保存😭

这个花了我一天时间剪,别问我为啥,因为作者是个傻子,都快弄好了,又双叒叕没保存😭

阿絮

一些爪爪。

你身上有光,我抓来看看。

一些爪爪。

你身上有光,我抓来看看。

阿絮

你才是周子舒,我们的阿絮。

别人妄想来替代你。

你才是周子舒,我们的阿絮。

别人妄想来替代你。

阿絮

江南醉(温周)

        温客行

        哎,在呢。

            初春乍到,江南却迎来了梅雨季节。这江南的雨啊下的绵绵细细的。客路江南烟雨里,绿芜芳草恨迢迢。温客行有点烦恼,他家阿絮想吃城南的桂花糕,他自然是依着阿絮的,叮嘱阿絮几句,絮絮叨叨说阿絮你在屋呆着,别乱跑,饿了先吃点小食,又回头严肃的说了一句:...

        温客行

        哎,在呢。

            初春乍到,江南却迎来了梅雨季节。这江南的雨啊下的绵绵细细的。客路江南烟雨里,绿芜芳草恨迢迢。温客行有点烦恼,他家阿絮想吃城南的桂花糕,他自然是依着阿絮的,叮嘱阿絮几句,絮絮叨叨说阿絮你在屋呆着,别乱跑,饿了先吃点小食,又回头严肃的说了一句:不许偷喝酒。在阿絮不耐烦的一声:知道了,老温你真啰嗦后匆匆地去买了。却不曾想到,这雨来得突然,猝不及防把温客行困在店铺中。温客行无奈的叹了口气,怀中紧紧的抱着热乎的桂花糕。心想,他这么晚还没回来,阿絮该担心了。又过了一盏茶时间,这雨还没有停的节奏,温客行不禁有点急了,阿絮如今身子弱,刚拔完那疼死人的七窍三秋钉,每天夜里贴着他都冷的可怕。每次温客行都紧紧的把他搂进怀里,给他焐暖和。说起摘钉子,周子舒命好,保住了一命,虽说武功只保住了一半,但他仍感到此足矣。余生能与温客行煮酒烹茶,从此不言离殇。温客行本来就心疼他的阿絮,拔了钉子后,更宠的没边了。但唯一的触点是阿絮喝不得酒,在这方面温客行是坚决不许的。

            有一次阿絮耐不住嘴馋,去后山挖了一坛桃花酿。等温客行回来时,一罐已见底。温客行心中有气,这祖宗打不得说不得的,再者温客行也舍不得。就故意冷着一会儿周子舒。阿絮走过来想要哄哄他家老温,想去抱抱他,被温客行躲开。平时闹到亥时才睡的俩人却在今天戊时就入睡。阿絮无奈的笑笑,他家老温还闹着别扭呢。他凑过去亲温客行,此时的温客行早就不气了,又感觉到他家阿絮的主动献吻,回吻并加深了这个吻,完事后又惩罚性的咬了一口阿絮的嘴唇,听到“嘶”的一声后认真的对阿絮说:“周子舒,这是最后一次,不许再偷喝!感觉到自己的态度有些强硬后又放软了说:等我们的阿絮身子好些后,我们再去尝遍江南的好酒,好不好?周子舒知道老温是关心他,本来今天这事也是自己的不对,乖巧的点了点头。两人相拥而眠。

           水墨画松清睡眼,云霞仙氅挂吟身。油伞下穿淡墨绿色的公子似与这江南烟雨溶入。淡儒又带着锋利,柔和温润了周围。温客行一眼就看到了他家阿絮。他第一反应是喜,他家阿絮来接他了,等跑过去后,又开始担心阿絮的身子。他接过阿絮的油伞,把仍热乎着的桂花糕给阿絮吃。又把身上披着的披风给阿絮套上。阿絮无奈又宠溺的笑笑说:“老温,我没事,这点风雨对我来说是没影响的。温客行牵起阿絮冰凉的手,紧紧的握着,嘴上说:“还说没事,你摸你手有多冰,下次就乖乖在家等我知道吗?阿絮满目温柔的看着温客行,听着他的絮絮叨。他在这风雨中感到的不是冷,而是暖。心里暖暖的。

           两个人,一把伞。有人给你念叨着,挺好的。日暮莫回头,脉脉江南雨。


阿絮

自制孤梦MⅤ

放不下所有的回忆都像一场孤梦

自制孤梦MⅤ

放不下所有的回忆都像一场孤梦

墨莫

玩游戏,阿絮怎么会认输呢?(一)

周子舒是个固执的人,什么都不愿意输,打牌,不肯认输,直接赖皮,要人陪他打到天亮;喝酒,不愿意认输,硬硬灌下,管他之后吐成什么鬼样子;吃饭,也不肯认输,一定要比温客行多吃两碗饭才罢休


也就是有人惯着,所以才有了任性和坏脾气,以前他从不这样,认识了温客行之后就好像被宠成了顽皮的小孩,老是对着温客行耍泼,温客行也由着他,任他胡闹,脸上依旧是一副宠溺的样子


这日周子舒和温客行打发了阿湘和成岭出去玩,百无聊赖的待在房间里下棋,下到一半,周子舒快输了,就又一皱眉头,把棋局拨乱,说不下了


“阿絮,不带你这样耍赖的啊,看到我快赢了,你就马上说不下了!?”温客行恼了


“啊,我就不想下了,...

周子舒是个固执的人,什么都不愿意输,打牌,不肯认输,直接赖皮,要人陪他打到天亮;喝酒,不愿意认输,硬硬灌下,管他之后吐成什么鬼样子;吃饭,也不肯认输,一定要比温客行多吃两碗饭才罢休


也就是有人惯着,所以才有了任性和坏脾气,以前他从不这样,认识了温客行之后就好像被宠成了顽皮的小孩,老是对着温客行耍泼,温客行也由着他,任他胡闹,脸上依旧是一副宠溺的样子


这日周子舒和温客行打发了阿湘和成岭出去玩,百无聊赖的待在房间里下棋,下到一半,周子舒快输了,就又一皱眉头,把棋局拨乱,说不下了


“阿絮,不带你这样耍赖的啊,看到我快赢了,你就马上说不下了!?”温客行恼了


“啊,我就不想下了,我热,思考不出来!”周子舒嘟着嘴又开始和老温耍赖皮了


“好好好,不下就不下了,真拿你没辙!不过……”老温眼珠一转,计上心头来


“不过什么?说话说一半,又想让我揍你了是吧?”阿絮不爽


“呀!别着急,我们来玩游戏吧,阿絮!”老温扯着阿絮衣角


“玩啥呀?还有什么好玩的游戏?”阿絮表示没兴趣


“玩,玩真心话大冒险!!阿湘前几天教我的,怎么样?敢玩吗?阿絮?”老温挑了挑眉


“呵?老温,你看我怕过什么吗?来就来,谁怕了谁就是小狗!!!”阿絮把棋往棋盘上重重一放大吼道


“好的,阿絮,那就来了哦!”老温拿起了一个空酒瓶就开始转

过了一会儿,酒瓶的瓶口指着阿絮


“哈哈,阿絮,你先来,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啊?宝贝?”老温显得开心极了


“啧!倒霉!额,那我选真心话吧!”要是选大冒险的话,他又指不定怎么占我便宜呢,阿絮心里腹诽


“啊,那好!你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是谁??立马作答!不能思考!快!”老温催促着


“你,你!温客行!!”阿絮被他也整急了,一下没过脑就明晃晃的说出来这话


“哦~~是我呀!嗯嗯,我知道的,我也爱你!阿絮!”老温笑得眼睛都快没了


“这什么破游戏!烦死了!哼!”阿絮顿时觉得脸上发烫,烧得慌,赶紧把脸转过去,背对着老温


“哎呀,阿絮,玩嘛!玩嘛!没准下一把就到我了呢!”老温和阿絮撒着娇


阿絮想了想,还是不想让这个老小子这么得意,于是说:“额,再来!再来!今天我必定让你输一把!”


“好嘞!遵命,老婆!”老温瞬间变脸,笑得眉眼都弯起来,又一次转起了酒瓶


可这酒瓶不知道怎么了的,仿佛就和阿絮杠上了,又一次转到了他


阿絮这回是真有点想发火了,甚至怀疑老温动了手脚


“诶,我的好阿絮,你可别怀疑我啊!玩游戏讲究得就是个公平,我怎么会动手脚嘛,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老温信誓旦旦的说道

阿絮

库存库存还是库存~

高级感杠杠的🐶🐱

库存库存还是库存~

高级感杠杠的🐶🐱

陆是叁加叁

舞凤

阿絮×老温

公主阿湘

预定驸马阿絮

老温预定宰相

阿絮逃婚遇上老温

老温与皇上有害妹妹的仇

阿湘将阿絮带回皇宫(利用迷烟)

阿湘逼迫阿絮成为驸马

阿絮因为老温当上宰相妥协

阿湘故意将阿絮带到大殿一起为老温授予宰相的奖赏

老温震惊

随后皇上宣布阿湘与阿絮的定亲

两人碍于皇帝不能当场捅破


……

阿絮×老温

公主阿湘

预定驸马阿絮

老温预定宰相

阿絮逃婚遇上老温

老温与皇上有害妹妹的仇

阿湘将阿絮带回皇宫(利用迷烟)

阿湘逼迫阿絮成为驸马

阿絮因为老温当上宰相妥协

阿湘故意将阿絮带到大殿一起为老温授予宰相的奖赏

老温震惊

随后皇上宣布阿湘与阿絮的定亲

两人碍于皇帝不能当场捅破


……

陆是叁加叁

薄荷先生

太子×宰相

温客行×周子舒

两人本是一对冤家,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一见面就想致对方与死地的那种(就是那种你抢了我的心上人,嘻嘻)

两人在办事情途中遇到了,二话不说就开打,然后掉到河里


穿越了。。。。

目前两种故事,纯属本人脑洞,瞎想

1.两人都穿越成娃娃(比如醋憨)在主人的操作下不能自已

2.一个穿越成娃娃一个穿越成人,但是他们两个距离不能超过100米,要不那个人会灵魂出窍,两人的娃娃身可以互换(每个人都可以当人或娃娃),互换需要一种契机

太子×宰相

温客行×周子舒

两人本是一对冤家,互相看对方不顺眼,一见面就想致对方与死地的那种(就是那种你抢了我的心上人,嘻嘻)

两人在办事情途中遇到了,二话不说就开打,然后掉到河里


穿越了。。。。

目前两种故事,纯属本人脑洞,瞎想

1.两人都穿越成娃娃(比如醋憨)在主人的操作下不能自已

2.一个穿越成娃娃一个穿越成人,但是他们两个距离不能超过100米,要不那个人会灵魂出窍,两人的娃娃身可以互换(每个人都可以当人或娃娃),互换需要一种契机

陆是叁加叁
2022/6/28金骨朵影视...

2022/6/28金骨朵影视

我又看见你了  我相信会越来越好

2022/6/28金骨朵影视

我又看见你了  我相信会越来越好

阿絮
狗子,你笑的好不值钱啊。 我们...

狗子,你笑的好不值钱啊。

我们不是限定花期,而是四季花常在

狗子,你笑的好不值钱啊。

我们不是限定花期,而是四季花常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