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阿莱斯特

1659浏览    31参与
Galadwen

aov的英雄重置计划,我的阿莱,你怎么了😭

为什么把阿莱斯特改成纤细型,我还是喜欢老版的他😭😭

那个挑染直接就让我想到了懿(怎么会这样

阿莱对应王者的张良

感谢朋友给新阿莱配的台词(好耶

阿莱你这样很容易被侵犯的


新赛季好难,一直在连跪(救

aov的英雄重置计划,我的阿莱,你怎么了😭

为什么把阿莱斯特改成纤细型,我还是喜欢老版的他😭😭

那个挑染直接就让我想到了懿(怎么会这样

阿莱对应王者的张良

感谢朋友给新阿莱配的台词(好耶

阿莱你这样很容易被侵犯的


新赛季好难,一直在连跪(救

某帝

一些阿莱摸鱼,阿莱阿莱阿莱阿莱好可爱哦好喜欢看阿莱不停的被送到墓地又回来被不同的卡组使用到精疲力尽哦。


一些阿莱摸鱼,阿莱阿莱阿莱阿莱好可爱哦好喜欢看阿莱不停的被送到墓地又回来被不同的卡组使用到精疲力尽哦。


花菜自由基

结晶幻象

*阿莱斯特(克劳利)x薇尔(桑德里永)

*有很多,很多,很多私设,不如说全是我胡诌的

*OOC,人设全是我脑补的,而且写得不好

*是根据1108新卡的脑补!


结晶幻象


那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到事件的亲历者都不愿说出自那之后过了多少时间。


克劳利又被一群好奇的魔导师团团围住——这已经是某种日常了。极为偶尔的时候,大贤者们也会模仿书上记述的古代先贤在城镇里讲授知识。这次带着学徒回来的是克劳利。

“克劳利先生,能向我们展示一下您说的法术吗?”走在前的魔导师带着崇敬的表情恳求少年外貌的大贤者。克劳利以不符外表的成熟姿态点点...

*阿莱斯特(克劳利)x薇尔(桑德里永)

*有很多,很多,很多私设,不如说全是我胡诌的

*OOC,人设全是我脑补的,而且写得不好

*是根据1108新卡的脑补!

 

 

结晶幻象



那是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到事件的亲历者都不愿说出自那之后过了多少时间。

 

克劳利又被一群好奇的魔导师团团围住——这已经是某种日常了。极为偶尔的时候,大贤者们也会模仿书上记述的古代先贤在城镇里讲授知识。这次带着学徒回来的是克劳利。

“克劳利先生,能向我们展示一下您说的法术吗?”走在前的魔导师带着崇敬的表情恳求少年外貌的大贤者。克劳利以不符外表的成熟姿态点点头,去拿自己放在桌上的法杖——然而他什么也没摸到。

“艾华斯呢?”他转向琐罗亚。外貌上是大哥,实际也确实像照顾着另几个人的大哥的琐罗亚往往对这类小问题很在行。可惜这次绝火的大贤者摇摇头。

克劳利只好又提高声音喊了一声:“艾华斯?”法典的守护者从来没有过擅离职守。“艾华斯,你在哪?”他问。他身后的魔导师们低垂着眼,安静地等待法典的大贤者回身,像一群沉默的雕像。

过于平静的空气让克劳利有些着急——倒不是因为那群等着他的魔导师,他才不想管那群连吟唱召唤都奉为圭臬的半吊子魔导师太多,只是艾华斯不回应他还是第一次。他甚至开始怀念来自于桑德里永的那些无害却令人火大的嘲笑——

 

桑德里永。他突然想到,桑德里永。他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他想自己可能找到了犯人,于是他高喊出声:“桑德里永?是你吗?”

问题被抛进了虚空中,没有回应。克劳利叹了口气:“结晶的大贤者?”

伴随着叮叮当当的响声,有人回话:“这不是克劳利吗?”女性的声音明丽又有些尖刻,像亮晶晶的彩玻璃。桑德里永伴着莹莹的碎光走过来:“哎呀,怎么不见艾华斯呢?这样克劳利可没办法施法呀。”她晃了一圈自己的魔杖,又是一阵叮叮咚咚,好像魔杖也笑了起来:“怎么样,要不要借我的用呀?租金很便宜的,只要付我……五次你的召唤兽的使用权。”桑德里永在一片高傲的光里结束了自己的独白,轻轻笑起来,等待着克劳利的反应。

那时的桑德里永和克劳利正好相反,用着成年的身体却又时不时会耍小性子。她早就看艾华斯不爽了——凭什么那蓝色的恶魔就能占着克劳利那么久?论知识她也有不输别人的自信,特别是结晶法术。在大贤者中可没有第二个人能造出宁阿鲁鲁。

她曾经这么向克劳利炫耀过,字里行间拐了十几个弯地暗示对方别再天天盯着艾华斯了,来和自己研究法术也可以。然而克劳利那家伙,也不知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笑吟吟地看着桑德里永说,可自己研究的是召唤魔术啊。他从桌边站起来,想踮起脚去拍拍桑德里永的头,然而怎么样都够不到,只好拍拍对方的手臂。

桑德里永那时却生着闷气,不乐意克劳利总是将她当小孩子看。

 

相比之下,克劳利就成熟得多——虽然琐罗亚说过,那只是因为克劳利在意的太少不关心的太多,才营造出了“成熟”的假象。琐罗亚还指指一边沉默的恩底弥翁,说那才算是成熟的样子,连婚都结了。圣魔的大贤者没回头,只是发出了一个上扬的单音表达自己的疑惑。

现在,孩子气的桑德里永正等着假装成熟的克劳利的回复。男女主角被安置在舞台两边,魔导师们和琐罗亚担任沉默的看客。克劳利觉得一个难题——比世界与埃律西昂的构成更加刁钻难解的问题——被抛到了自己面前。

埃律西昂:极乐净土,世界的总括,足够庞大的魔力,异世的召唤兽,灵魂。克劳利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这么写。

可是桑德里永又需要什么呢?至此他完全确定了桑德里永就是导致艾华斯失踪的凶手。孩子气的魔女对他做过不少类似的恶作剧——诸如偷偷擦坏他画到一半的法阵,替换他的魔药,带着自己的宁阿鲁鲁来找召唤兽打架,等等等等,以及这次的绑架艾华斯。克劳利拿出超乎寻常的耐心一件件地解决桑德里永惹出的小乱子。可结晶的大贤者仿佛真正的魔女一般不知足,不知足地给他添乱。可是桑德里永到底需要什么呢?他的魔导书上没有答案,艾华斯也给不了他答案。他的灵魂?学识?理解桑德里永需要像理解埃律西昂那样理解世界的构成吗?艾华斯被桑德里永带走了,不在他的身边,所以他把问题掷进虚空。

虚空沉默着,没有应答。

这时克劳利发现自己似乎被困进了一个无解难题,眼前的桑德里永变成了一团混乱与未知,好看地藏在“结晶的大贤者”这个名号下。结晶的大贤者笑意盈盈,用浅色的眼睛看着克劳利。她能用那双玻璃一样的眼睛看透自己吗?克劳利想着。

 

“答案呢?”桑德里永又问了一遍,“不愿借出召唤兽的话,作为代替你自己来陪我研究魔法也可以哦?你的学徒可都在等着呢。”

魔导师们沉默,一言不发。

克劳利暂时放弃了去追根究底。桑德里永的问题把他拉回到了当下。他想,要是自己不答应她,明天艾华斯是不是会出现在宁阿鲁鲁边上的冰雕里?他又想,五只召唤兽可是个大工程,但是陪桑德里永研究魔导式可能只需要抽出几个下午的时间——况且这在平日里也不少见。他也会有需要对方的结晶法术的时候的。

所以克劳利点点头:“好啊,我陪你研究。”他又转身向他的学徒:“今天麻烦你们看结晶的大贤者的演示了。”魔导师们点点头,一言不发。

 

直到现在,克劳利变成了阿莱斯特,真正地在外貌上也成为了一个“成熟”的魔导师,他依旧想得起那天桑德里永突然亮起来的眼睛。结晶的大贤者收起游刃有余的假笑,露出了更灿烂的表情:“那我就给你们好好来场表演!”她挥舞法杖,杖间冒出了克劳利见过的最为华丽的法术。结晶如同丝绸般在空中散开,被术士的主人随意地塑形。水晶制的喷泉将灯光反射折射,成为了大贤者们工坊内的人造星辰。克劳利呆呆地望着。她什么时候研究了这种法术?

后来他也确实问了这个问题——在和桑德里永的午后魔法研究时间里。重视外表而忽视实用性是桑德里永的魔法特点,但如此华丽而毫不实用的法术克劳利着实第一次见。结晶的大贤者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说那是自己当时太开心了,为了庆祝现场发挥的。

 

和阿莱斯特相反,桑德里永的身体却在之后回归了幼年。她学着其他的大贤者那样给自己改头换面,自称“玻璃女巫”,又建立起了魔女术工坊在魔导书院和魔法都市两头跑。这些年她成长了许多。恩底弥翁曾私下里这么对她说过,也没见她再研究结晶烟花之类的法术。

魔女术工坊的主人一下回忆起了她出于嫉妒绑架艾华斯的那个下午。她说,是啊,自己之后也没用过那种法术了,不过还请魔导王先生别在工作中谈私事。

是啊。薇尔想,她再也没用过那样华丽的法术了。她再也用不了那样华丽的法术了——她再也想不起那个下午施术时的心情了。

薇尔走前,魔导王或许是念及旧情,又告诉她,要小心魔导书院迈拉松,阿莱斯特应当在计划些什么。他还说,要小心召唤师的那柄法杖。

看看,现在他们甚至都不互称本名了。“薇尔”、“魔女术工坊的主人”、“魔导王”、“召唤师”、“阿莱斯特”——多好听的伪装啊。

 

薇尔想,自己应该做点什么,至少念及旧情也得做点什么。唉,又是“念及旧情”。

要做的很简单。找到那柄艾华斯变的法杖,然后偷偷把它从阿莱斯特身边带走——嗯,很简单。薇尔点点头。她故意用夸张的语气给自己的弟子们留了封信,说自己要休段时间的假,工坊就拜托她们了。希望服装女巫能应付得来。

要做的很简单。薇尔出发前想。很简单,就像自己曾经做过的那样——就像从前那样。

 


END


中行游𝓨𝓸𝓸翔𝓝𝓲𝓪𝓸

进行一个阿莱的堆。不知道之前有没有发过,发过也别说出来2333反正我不记得也懒得翻了嘛。

进行一个阿莱的堆。不知道之前有没有发过,发过也别说出来2333反正我不记得也懒得翻了嘛。

花菜自由基

今日魔女术之梦

*阿莱斯特x薇尔(桑德里永)

*有很多,很多,很多私设,不如说全是我胡诌的

*OOC,人设全是我脑补的,而且写得不好


今日魔女术之梦


“克劳利,你还在看那本书?”魔女术工坊的主人枕在男人的大腿上,翻了个身,她的语气懒洋洋的,“你从艾华斯那儿拿到之后就一直在看……有几百年了?在研究什么?”她放下魔杖,杖上莹莹的玻璃和结晶在纯白的地面上映出蓝色的光。她伸出手想去碰那本厚极了的魔导书。

男人抬高了手,把书举过头顶。“别叫我克劳利。我是阿莱斯特。”如此自称的男人用空闲的那只手敲了一下膝上的小女孩的额头,“你也不是桑德里永了,薇尔。”他把“薇尔”两个字咬得格外重,好像希...

*阿莱斯特x薇尔(桑德里永)

*有很多,很多,很多私设,不如说全是我胡诌的

*OOC,人设全是我脑补的,而且写得不好

 

今日魔女术之梦



“克劳利,你还在看那本书?”魔女术工坊的主人枕在男人的大腿上,翻了个身,她的语气懒洋洋的,“你从艾华斯那儿拿到之后就一直在看……有几百年了?在研究什么?”她放下魔杖,杖上莹莹的玻璃和结晶在纯白的地面上映出蓝色的光。她伸出手想去碰那本厚极了的魔导书。

男人抬高了手,把书举过头顶。“别叫我克劳利。我是阿莱斯特。”如此自称的男人用空闲的那只手敲了一下膝上的小女孩的额头,“你也不是桑德里永了,薇尔。”他把“薇尔”两个字咬得格外重,好像希望能借此斩断他们先前的联系似的。书封上的宝石一下下地闪烁起来——阿莱斯特说过他觉得这本书在这种意义上很好看,但是桑德里永——或者说薇尔——总觉得这是什么不祥的预兆。明明深蓝色的宝石和自己的魔杖很相配。薇尔叹了口气。他甚至不愿意叫自己的本名了。

 

所以她有些坏心眼地旧事重提:“你以前,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可没有这么不坦率。你还会乖乖叫我们哥哥姐姐。”她又笑起来:“你当时还挺粘琐罗亚的,还经常和恩底弥翁聊天来着。”

“那只是外貌上的表现。难道你这个样子就会对我们加敬称吗?”阿莱斯特又翻起那本据说记载着一切世界之法理的魔导书,“不过恩底弥翁,现在该是个老头子了吧,不然怎么天天带着那副面具。”想起自己曾经的同事也是如今的死对头,他忍不住打起趣来。“你现在倒不会提起自己曾经以‘可靠的大姐’自称的事。”他停了停之后这么说,似乎是为了报复薇尔。

话题绕开自己之后就开始说起别人的外貌年龄了。薇尔这么想着换了个姿势趴到阿莱斯特腿上。她又捞起先前放到地上的魔杖,用阿莱斯特衣服的下摆擦起杖上那些闪闪烁烁的玻璃珠。她没再说些什么。她明白阿莱斯特看出她也不愿过多地触碰那段他们的名号还被并列放置的过去——她在回忆时向来不提及自己,只是像个旁观者一样笑着观看克劳利、恩底弥翁,还有琐罗亚的故事,就像如今的魔女术工坊一样。

 

最初的分歧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薇尔忍不住撑着头开始思考。阿莱斯特被她的手肘硌得痛呼出声,把她从自己的腿上拎起来。她就顺势靠到了阿莱斯特的身侧,有一下没一下地勾着对方绿色的长发。她接着想那个问题,最初的分歧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从恩底弥翁成了魔导王开始的吗?恩底弥翁和阿尔忒弥斯都先后戴上了面具,住进了那座魔法都市正中央的高塔里。他们开始制造魔力指示物,把它们分发给居民,用魔法给人分了阶级,也不再与自己和克劳利在工作场合外见面。

是从琐罗亚失踪开始的吗?他们之中那位大哥一样的人在某日之后就消失了。剩下的他们三人各有猜测,但又都对此闭口不谈。

还是更早,从艾华斯给了克劳利那本书开始的吗?从那之后克劳利对那本书着了迷,对于召唤术降灵术的研究越来越危险,越来越靠近禁忌的边缘。他看了几百年几千年,直到琐罗亚杳无音讯,直到他变成召唤师阿莱斯特,直到魔法都市恩底弥翁拔地而起。

于是,薇尔忍不住怨恨起艾华斯和那个固执的克劳利来。她伸出手去戳阿莱斯特的魔导书,被阿莱斯特躲开后又去戳他的脸。“你说你,为什么当时就遇到了艾华斯呢?”她黏黏乎乎地抱怨着,“遇到也就算了,那本书……真的值得你看那么久吗?”它值得你去触犯那些禁忌吗?就算你能召唤出世界的象征……她没有再想下去。答案她也隐隐约约地知道——

“为了知识啊。”阿莱斯特理所当然地说,“你当时不也是兴致勃勃地造了宁阿鲁鲁。”

确实他们都为未知深深着迷,大贤者们无一例外都是如此。薇尔再难以埋怨阿莱斯特和克劳利了,所以她开始生艾华斯的气。都是他找上了克劳利……

她一把抽走了阿莱斯特手中的魔导书,以先前未有过的决心把阿莱斯特的脸掰向自己:“别看这本书了。”

别再看了。

别再研究召唤魔术了。

你不该听艾华斯的。

……

 

她不知多少次说过这样的话。每次她都以惊人的气势让阿莱斯特看向自己,一字一顿地说出类似的内容。

阿莱斯特每次都会握住她的手,用无奈的语气笑着说出她预想中的台词:“别说笑啦。”

薇尔也想过要不要说些更任性的话,诸如“至少也关注一下你身边的人比如我”之类的,但她又不太想去触及阿莱斯特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只是把这些藏到心里。

明明这一切都是可以推倒重建的……幻象而已。薇尔有些无力地闭上眼睛。“伟大贤者”这个曾经的称号并不能为她带来知识之外的东西。

最后所有的结局全都停止在薇尔没说出来的真心话和阿莱斯特一成不变的回应前。


薇尔睁开眼睛。她走到工坊的大厅,看见结晶之大贤者的画像。她挥挥手叫来自己的同事:“服装女巫,宝石女巫,该去做建造阿鲁鲁的准备了!魔导书院和恩底弥翁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打起来了哦?”

 

玻璃女巫从结晶之梦中醒来。

 


END
Shmz
最近回来打牌 画了安心与信赖的...

最近回来打牌

画了安心与信赖的阿莱

最近回来打牌

画了安心与信赖的阿莱

某帝

阿莱的小像素画

我好喜欢阿莱斯特(非强度意义)整天挨影教召的打我也喜欢阿莱

阿莱的小像素画

我好喜欢阿莱斯特(非强度意义)整天挨影教召的打我也喜欢阿莱

中行游𝓨𝓸𝓸翔𝓝𝓲𝓪𝓸
被人机嘲讽的阿莱斯特哪里不可爱...

被人机嘲讽的阿莱斯特哪里不可爱了

被人机嘲讽的阿莱斯特哪里不可爱了

阿彪-被憎恶的骑士

埃律西昂

        写在前面:

1、本文CP为牙阝教 恩底弥翁×阿莱斯特,接受无能请绕道

2、渣文笔,有魔改,夹带私货

3、人物性格胡乱猜测

OK?


         “你小时候是个可爱孩子呢,”阿莱斯特就这样百无聊赖地靠在在创圣魔导王的身上,把身体的重量全部扔给可怜的魔导王,腾出手来玩弄他银色的卷发,“唉,怎么现在都变成糟老头子了。”这恬不知耻的召唤师夸张地叹了口气。...

        写在前面:

1、本文CP为牙阝教 恩底弥翁×阿莱斯特,接受无能请绕道

2、渣文笔,有魔改,夹带私货

3、人物性格胡乱猜测

OK?








         “你小时候是个可爱孩子呢,”阿莱斯特就这样百无聊赖地靠在在创圣魔导王的身上,把身体的重量全部扔给可怜的魔导王,腾出手来玩弄他银色的卷发,“唉,怎么现在都变成糟老头子了。”这恬不知耻的召唤师夸张地叹了口气。


  魔导王并不理会贴在他身上像狗皮膏药一样的阿莱斯特,看他的眼神像是给他放上一个可有可无魔力指示物。并不计较召唤师比他这个实际上还算年轻“糟老头子”大一千多岁的事实。阿莱斯特似乎是被时光忽视了,岁月的刻刀无法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痕迹,他依然像千年前一样年轻而美丽,现在他只穿着亚麻的便服,绿色和灰色的头发在烛光下显得柔和,变成卡里古拉时的角还留在头顶,在这奇怪的气氛中,他就是苍白而诱人的恶魔。


  魔都至高的创圣魔导王和十恶不赦的召唤师这样和谐地依偎,若是魔法师们看到了这样的景象,必会不假思索地跳到魔导兽笼子里自寻短见,被魔导兽啃地血肉模糊的同时又振臂高呼“创圣魔导王万岁!”


  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别人了。这里是属于阿莱斯特一个人的“埃律西昂”。


  召唤师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并未在意魔导王的漠然,侧过身,面对地跨坐到他的腿上,用尖而长的指甲划拉魔导王的脖颈和脸颊,一路向上,顺势摘下那隐藏魔导王容貌的面具。恩底弥翁成为王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的真容,魔导王更像是一种象征强力和权力的符号,而恩底弥翁便躲藏在这面具之后,用于放置王不该拥有的犹豫和软弱。阿莱斯特摘下他的伪装,恩底弥翁便真实地在他眼前呈现,这就是一个英俊而疲惫的青年,深红色的眼睛处于散焦的状态,透露出迷茫。


  恩底弥翁的视线就这样径直穿过面前的恩底弥翁,看到更远处的什么。阿莱斯特稍稍愣了一下,又挂上笑容:“唉,笑一下嘛,一直板着脸会老得很快的。”恩底弥翁犹豫地把手伸向了阿莱斯特,那层薄薄的布料根本阻止不了任何东西,这接触更像是把什么点燃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便失去了控制。


  胡狼和科库托斯的躯干开始融化。


  “太碍事了。”


  胡狼的鬃毛缠上科库托斯的尾巴。


  “隔在我们之间的这层皮肤。”


  龙族的钩爪生长在了胡狼身上。


  “实在是太碍事了。”


  胡狼长出了翅膀,最后的,也最完美魔导兽诞生了。


  “你爱我吗?”


  ——“我■你。”


  梅尔卡巴被银金公主所驾驭。


  “至少这种时候对我好一点吧。”


  ——“我■你。”


  银金公主无法从梅尔卡巴脱身。


  “没关系,我尊重你的意思。”


  ——“我■你!”


  梅尔卡巴和银金公主融合。


  “但是,我爱你。”


  ——“我■你……”


  完美的世界达成了。


  阿莱斯特的视界开始模糊,似乎是到了另一个世界。


  他看到年幼的王子,预言这将是伟大的魔法师,变了朵孤火花作为礼物,王子接受了。


  他疯狂的把自己变为卡里古拉,就在被反噬之际,一位强大的魔法师把他拉了出来。


  他被赤身裸体地寖泡在玻璃罐中,一位不知名青年趴着玻璃罐上看着他,不知道什么力量吸引着,他们隔着玻璃完成了一个吻。


  他从一片黑暗中脱身,把关押自己的书院变为光体,对这个不应存在的国度发起复仇。他憎恨这个地方,却唯独不能憎恨这里的王。而王选择了国家和臣民,把他视作威胁。


  他攻入了王宫,王宫已然开始坍塌,至高的创圣魔导王就坐在王座上,掉落的砖石和来势汹汹的召唤兽仿佛和他没有关系。王就应该在王座上迎来终结。


  他走近了王,想要说出一直想说的话。他大张着嘴巴吸入许多的空气,他想发声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这样滑稽的场景就这样持续了几秒钟。他就像不入流喜剧里的丑角,自讨没趣地问万人瞩目的女主角愿不愿意嫁给他,收割一箩筐观众的嘲笑。王就那样沉默地坐着,王宫的地毯开始拉长,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他拼命向前奔跑,却仍是无济于事。天花板开始大块地塌陷,他无能为力地看着,他看到王好像也无声地说着什么。


  “我也■你。”


  他看不真切,他也不知道魔导王临死前说了什么。


  他躲进了埃律西昂的幻象中。

  

  阿莱斯特回过神来,很快忘记了刚才的画面,眼前恩底弥翁担忧而又怜爱的注视着他。


  “傻孩子。”阿莱斯特环住恩底弥翁的脖子。


  恩底弥翁俯下身亲吻他 ,他也回吻,他们吻着,中间像是隔着玻璃。

        

FIN

米蟲
總合集啦!!!!!我愛萊圖#安...

總合集啦!!!!!
我愛萊圖#安詳

總合集啦!!!!!
我愛萊圖#安詳

米蟲
其實圖倫下面踩椅子來著(👌

其實圖倫下面踩椅子來著(👌

其實圖倫下面踩椅子來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