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萨

70347浏览    1146参与
晞。

对名字做出了修改,蹲这个的群号是1065346770,是我的个人谷群,还会出其他东西。

樱花祭限定,数量目前可能有点少,如果有太多人没抢到会开二团。

同柄吧唧已出图。

接下来是一些事,对出是因为店家分不清角色选项少一点会好发货不是拉郎哈。众所周知我是个黑黑画手是个火畜,只吃葛葉相关cp,拉郎没必要,我又不吃。

这次出的vtb除了myyknkz都是第一次画,大家想要哪个vtb的谷我可以征求意见然后出。拿这点杠我阴阳怪气的也是没必要。

爱买不买,不差你这点钱。

就是这样,希望大家和我相处的开心啦!我个人有洁癖,群内标出了不聊cp向。并不针对嗑任何cp的人,各有所爱,但希望能顾及其他人的...

对名字做出了修改,蹲这个的群号是1065346770,是我的个人谷群,还会出其他东西。

樱花祭限定,数量目前可能有点少,如果有太多人没抢到会开二团。

同柄吧唧已出图。

接下来是一些事,对出是因为店家分不清角色选项少一点会好发货不是拉郎哈。众所周知我是个黑黑画手是个火畜,只吃葛葉相关cp,拉郎没必要,我又不吃。

这次出的vtb除了myyknkz都是第一次画,大家想要哪个vtb的谷我可以征求意见然后出。拿这点杠我阴阳怪气的也是没必要。

爱买不买,不差你这点钱。

就是这样,希望大家和我相处的开心啦!我个人有洁癖,群内标出了不聊cp向。并不针对嗑任何cp的人,各有所爱,但希望能顾及其他人的感受。

群内聊天随意w

妖七

【ROZA】温泉r

是给玉川的生贺()

拖了两天才写好的我是屑

写的梗题


生日快乐

走评


是给玉川的生贺()

拖了两天才写好的我是屑

写的梗题


生日快乐

走评


早春柿

「Roza」双人床⑴

》cp=Roza。

》VRf4合租。

》原设定、含捏造。



“哦对,有一个重大发表忘了说。”


话尾上扬、难掩的是兴奋和吊人胃口的任性。


“那就是……——”

啪地合掌,刻意压低了声线,徒增几分沉嗳。缄默片刻,倏然朗声开口。

“我、罗伊、度人和八老板要开始合租了!”


语毕便开心的发出了拍肚皮的声音,紧接着忽略了弹幕的问号风暴,自顾自的开始讲下一个话题。

毕竟多的staff也不让说。


关于合租的事情,总而言之就是罗伊买了一套离公司很近的房子……怎么说也是异世界的王子,这点小钱和排面还是要有的。因为一不小心把房子买大了,罗伊便提出了「...

》cp=Roza。

》VRf4合租。

》原设定、含捏造。








“哦对,有一个重大发表忘了说。”


话尾上扬、难掩的是兴奋和吊人胃口的任性。


“那就是……——”

啪地合掌,刻意压低了声线,徒增几分沉嗳。缄默片刻,倏然朗声开口。

“我、罗伊、度人和八老板要开始合租了!”


语毕便开心的发出了拍肚皮的声音,紧接着忽略了弹幕的问号风暴,自顾自的开始讲下一个话题。

毕竟多的staff也不让说。


关于合租的事情,总而言之就是罗伊买了一套离公司很近的房子……怎么说也是异世界的王子,这点小钱和排面还是要有的。因为一不小心把房子买大了,罗伊便提出了「要不要一起来住」这样的提议。

度人和八木欣然同意,毕竟跟朋友合租的感觉还不坏?线下联动也会方便很多。


阿萨倒是犹豫了很久。讲实话、比起跟人合租,他更喜欢一个人待着,躺的四仰八叉的也没人知道,他讨厌不自在和被人束缚,天天和其他人打交道与享受独属自己的一方净土,他无疑会选择后者。


把这样的想法跟罗伊说了之后,罗伊意外的没有惊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语气略显遗憾。

“这样啊……那还挺可惜的,毕竟我这的房租是你现在房子的一半。既然你这样说,哎、不强求!那多出一间房我就去找光一……”

叹了口气、罗伊的眉拧成了结,抿紧唇线,故作沉重的拍了拍阿萨的肩,露出了“我理解”的皇家笑容。



房租、一半?

阿萨眼底丛星泛滥,立刻捕捉到了这段虚情假意的话中重要的关键词,像觅食的护理找到了猎物一般,倏地翻掌将罗伊的手紧扣在手里。

“嘶…你好哥哥最近有些闲钱,不介意去你那再租个房子,就当度假了。”

罗伊笑容僵滞了几秒,掌心的温度聚成一团火,灼烧着心底暧昧的一隅。缓缓地抽开手,敛眉绷唇、刻意让自己的表情显得很嫌弃。



待罗伊离开后,阿萨兴奋地在原地“Hoo——”了一声。

一半的房租……那能少打多少工啊。不错不错、让我回家好好算一下。——今天就播PUBG吧,呼~!








入住新家第一天。




“哎哎、度人,你为什么只是看着!来帮帮忙啊。”

罗伊叫苦不迭,自己身娇肉贵的哪干过搬箱子这种重活啊。此刻抱着叠成一摞的纸箱子爬了七楼更是自己从未想过的日子……这破烂房子竟然没电梯。


突然,罗伊感到手上的重量轻了不少,目前的视野也没有再被纸箱子挡住了。往右瞥了一眼,旁边的人竟比自己矮了一小截……阿萨?


“你是王子啊还是公主啊,跟个小姑娘似的,娘不娘你。你还在老牛犁地的时候我都跑十来回了。”

已经跑了五六回楼梯的阿萨自然的帮罗伊拿了几个叠的高高的纸箱子,一边嫌弃的吐槽着这看着个儿高实际上是个弱鸡的同期。


“唷、这么猛,不愧是你996打工仔。”

罗伊也不肯吃亏,习惯性地戳他痛楚。



楼梯很窄,不适合两个人并排走。可阿萨和罗伊还是保持着同样的步伐,肩抵着肩,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乐此不疲的取笑对方。

平静的关系如川流拍打着岸边,旋起小小的浪花,随即受重力下落,消失殆尽。


阿萨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也不错。

比起一个人独居在家里、打工居家两点一线的生活,到底是这样的生活更让他快活吧。

说不定都不用自己做饭或者吃外卖了。

冬日暖阳越过窗侧着云角铭镀成痕,照得身边人蓬松的金色软发更加耀目,融化了绵云之下的冷空气,也浸润了对方嘴角的温柔弧度。



“我挺开心的。”

没有接阿萨怼人的话茬,罗伊自顾自的开始说起来。

“能和你们一起住,和八老板、和度人。”

“……和你。”

最后一句罗伊说得很轻,但好像又最满足。像小孩子得到了和别人不一样的、最好吃的糖果。

盯着罗伊的脸,阿萨一瞬间的愣神,随即摇了摇头,试图让意识归位。


咚咚、咚咚。

………………嗯?





“庆祝我们VR六期生合租的第一天——干杯!”

玻璃杯碰撞发出清脆声响,啤酒上的轻薄浮沫沿着杯壁流下,听着八木迪之略显朴素的祝酒词,四人将杯中的酒一口饮尽。


他们好像喝了很多、也聊了很久,阿萨记不太清了。只记得度人好像哭了,三个人围在他身边哄了又哄。虽然说度人看起来在这四人里面是最老实最冷静的,但「失忆」这件事一直缠绕着他,这是他的敏感点。度人年龄不是最小的,但他一定是里面最像孩子的。


八老板酒量很不错,似乎没有一点醉的迹象。反观他自己,他感觉自己的话更多了。得吧得吧的这张嘴就没停过,一会儿从自己原来家里的破烂网络聊到度人和羽音前辈过于贴贴的调侃,口无遮拦、毫无底线。


罗伊显然是醉了的,白净面皮上晕染的红赧使他露出马脚,而且好像比平常笑的更开了。阿萨这样想着,满脑子都是上午罗伊的那句不轻不响、却酥酥麻麻,直挠他心底的那句话。

…………啧、好怪。




一直到了后半夜,八木终于提出各自回房间睡觉。正当阿萨前脚刚迈进房间,身后就传开了罗伊的大喊声,和啪地一声关门的声音。


“我房、房间里有一只这——么大老鼠……”

罗伊伸足了胳膊,使劲的比划出一个大小来。喘着粗气,眼角微微泛红。



八木迪之当然知道罗伊这是醉的不轻了,就算和牛交配这老鼠也不至于这么大吧。但想想这么晚了,抓老鼠实在不便,遂顺嘴提了个建议。

“这么晚就别捉老鼠了呗。要不罗伊你去咋子哥那里睡一晚,明早起来再捉。”



“?啊我……”

没有给阿萨驳回的余地,度人和八木的房间同时发出清脆的关门声——啪。



………

…………………



再后来的有一段记忆似乎被清空了。等到阿萨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和罗伊背对背的躺在床上了。身边是罗伊上下波伏的呼吸声,他知道罗伊还没睡,他说过自己有打呼噜的习惯,



“阿萨?睡了吗。”

“啊?……哦,还没。”

“……嗯,就叫叫你。”


罗伊显然还醉着,话语染上的笑意似乎都能挤出一个音符出来。阿萨感觉自己的意识一点点恢复过来了,同时,一份从未有过的、名为心虚的潮涌快要淹没了他。

他心虚,他没法解释现在的情况。

他没办法解释现在心脏不规律的跳动,他好像从某段时间开始一直回避着的东西。

到底是没办法,还是不敢。


正当思绪越来越乱的时候,罗伊一个翻身,与阿萨对上了视线。

橘黄调的灯光映在两人脸上,相视无言。



阿萨觉得不行,这样不行。

罗伊醉着、他也醉着。




……不行,这样的状况,会出事。




TBC。

北汁Kitazawa
一个字,冲🏄🏻‍♀️🏄?...

一个字,冲🏄🏻‍♀️🏄🏻‍♀️🏄🏻‍♀️

等新衣装出并且速摸后再一起发阿b

一个字,冲🏄🏻‍♀️🏄🏻‍♀️🏄🏻‍♀️

等新衣装出并且速摸后再一起发阿b

U番茄汤猪头R

#roza#夏日循环

jk奶子碰碰球,双性转

罗伊娜×阿萨姆

没怎么用脑子写的,可能还有错字

其实标题是首歌,我瞎取的(……)

最近太忙啦!!!!!!!!史密斯夫妇3在写了


头顶的旧电扇吱呀吱呀转着,天气预报37度高温的天气却只能靠快要坏掉的空调与电扇消遣,窗外的排气扇嗡嗡作响,是关上窗子也掩不了噪音。


罗伊娜是出于完全自愿的,她可喜欢在夏日跑去阿萨姆那小小的出租屋和人挤在一间房里打大半个上午的游戏,偶尔也会认认真真抄会儿对方的作业,拜于罗伊娜是文科生而阿萨姆擅长理科,两人总会心有灵犀的把不擅长的科目交给对方,解决完作业基本就是燥热的午间了,罗伊娜...

jk奶子碰碰球,双性转

罗伊娜×阿萨姆

没怎么用脑子写的,可能还有错字

其实标题是首歌,我瞎取的(……)

最近太忙啦!!!!!!!!史密斯夫妇3在写了








头顶的旧电扇吱呀吱呀转着,天气预报37度高温的天气却只能靠快要坏掉的空调与电扇消遣,窗外的排气扇嗡嗡作响,是关上窗子也掩不了噪音。

 

罗伊娜是出于完全自愿的,她可喜欢在夏日跑去阿萨姆那小小的出租屋和人挤在一间房里打大半个上午的游戏,偶尔也会认认真真抄会儿对方的作业,拜于罗伊娜是文科生而阿萨姆擅长理科,两人总会心有灵犀的把不擅长的科目交给对方,解决完作业基本就是燥热的午间了,罗伊娜就会在饭点给她的“房东”做一顿美美的午餐。

 

一顿风卷残云饱腹后是阿萨姆的午睡时间,罗伊娜本没有午睡的习惯,但阿萨姆的作息实在是糟糕,大早上被女朋友拉起来不午睡简直令她承受不住,所以一番适应后演变成午睡已经变成了二人一天的例行环节。

 

罗伊娜会在午睡前换身衣服,一般来说她会从阿萨姆的衣柜里找出一件大码的T恤或者薄衬衫。阿萨姆虽然与她的身高差不了多少,但码子却比她小了一号,原因无非就是青春期发育带来的差异。阿萨姆实际上很不爽这点,但她也懒得因为这点事和人拌嘴。

 

罗伊娜今天运气不好,只从房东衣柜里翻出一件薄薄的吊带,想了想算了,她们谁和谁。遂三下五除二换了衣服爬上阿萨姆的单人床,随便翻出两条皮筋给阿萨姆扎头发,在夏日散着头发午睡对哪个头发稍长的女孩子来说都会换来一脖子汗。

 

迷迷糊糊的阿萨姆任了人的动作,完事后就赖在人怀里闭上了眼睛,罗伊娜把小女友习惯性的揽进怀里,给二人盖好薄薄一层被子。

 

今天的阿萨姆是被热醒的。

 

不能睡到自然醒的感觉很差,阿萨姆耷拉着眼皮撇了眼空调,红灯显示它不争气的卡了壳不运作了。现在倒好,只有头顶一盏旧电扇能带来些凉意,她身边还倒着一头金毛大型犬睡的比她还甜。

 

她抽不出身子,偏偏对方的手还搂的紧,胸前丰盈的软白团子就隔着薄薄的吊带布料抵在她宽大睡衣下空空的胸口,失去内衣的束缚那一点小小的凸起甚至都紧紧相贴。

 

阿萨姆清醒后感觉脸蛋开始发烧,她告诉自己是被热的,太阳太毒辣,运气太不凑巧。但却又不肯狠心抽身,一是怕弄醒了好不容易入睡的恋人,第二说来害臊,她自己也贪恋这样的柔软与心爱之人的温度。

 

她就这样与她身体紧贴,也不管二人身上都汗津津的,恋人的侧脸上粘了两根金色的发丝,粉嫩的唇微张,脸蛋与耳尖都因热意浮上浅浅的红晕。肩上那根摇摇欲坠的纯白色吊带早就滑到了手臂,露出北半球的软白与那道深沟。她想就这样偷偷吻她,二人一起融在一起,化成两颗跳动的鲜红心脏,热烈的爱意透过薄薄的、跳动着的血管就能全部传达给对方。心口一股难耐的冲动,加上热浪,将他的理智蒸发的一点不剩。

 

阿萨姆抬起了头。

 

她主动去吻罗伊娜,哪怕恋人就此被扰醒,管他呢,就算是拿梦游这种拙劣的理由来搪塞也无所谓了。但只是轻轻附上唇的那一刻,身体却下意识的退缩了,一个光明正大的吻变成了偷腥,让她突然怪不好意思的。但是在她沉浸自己小情绪里的那半秒,对方那双蓝眼睛已经睁开了一半,虽然意识还没从睡梦中醒来,却依旧能精准的揽过恋人的脑袋,烙上一个迟来的吻。

 

这是独属于她们二人在冗长夏日里的小小浪漫。

 

 

常世四無

P1说书咋

P2罗伊娜

为什么我只会画头

P1说书咋

P2罗伊娜

为什么我只会画头

weiya🌿

刻了点东西,顺带发一下(。

刻了点东西,顺带发一下(。

叭叭叭
谢谢阿萨,谢谢囍孩子已经好了(...

谢谢阿萨,谢谢囍
孩子已经好了(昏

谢谢阿萨,谢谢囍
孩子已经好了(昏

南火朱雀
爽图摸的短裤aza(私心小辫子...

爽图摸的短裤aza(私心小辫子)

爽图摸的短裤aza(私心小辫子)

叶叶叶叶笙

我摸了 我画的好丑 我对不起咋子哥˚‧º·(˚ ˃̣̣̥᷄⌓˂̣̣̥᷅ )‧º·˚

我摸了 我画的好丑 我对不起咋子哥˚‧º·(˚ ˃̣̣̥᷄⌓˂̣̣̥᷅ )‧º·˚

土地爷笋爷
听完rera速摸一个异域阿咋...

听完rera速摸一个异域阿咋

有bug,对不起(((

听完rera速摸一个异域阿咋

有bug,对不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