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萨aza

2138浏览    109参与
Cetus-Vela

【ROZA】微风

大概是听了《三月末的风》的一些自己的感觉,不过不会太和原曲相同就是了,想讲一下两个人的羁绊。架空向。纯直白第三人称叙述。基本无主线。很短。第一次写这样的流水账....

-----------------------------------------------

阿萨从可以走路开始就从来不是让人省心的一类,故上小学时,常常是今天骑自行车撞到了墙,改明又因为踢足球破了手臂,创口贴是常客。整个人像是从土堆里扒出来的泥猴。


罗伊的衬衫总是干净整齐,看起来就是乖巧懂事的小大人,但论心眼,似乎比不过阿萨的成熟老练。罗伊从幼儿园开始就和阿萨关系好,无非就是对当时阿萨关于挑食的抗拒而崇拜罢了,而这...

大概是听了《三月末的风》的一些自己的感觉,不过不会太和原曲相同就是了,想讲一下两个人的羁绊。架空向。纯直白第三人称叙述。基本无主线。很短。第一次写这样的流水账....

-----------------------------------------------

阿萨从可以走路开始就从来不是让人省心的一类,故上小学时,常常是今天骑自行车撞到了墙,改明又因为踢足球破了手臂,创口贴是常客。整个人像是从土堆里扒出来的泥猴。


罗伊的衬衫总是干净整齐,看起来就是乖巧懂事的小大人,但论心眼,似乎比不过阿萨的成熟老练。罗伊从幼儿园开始就和阿萨关系好,无非就是对当时阿萨关于挑食的抗拒而崇拜罢了,而这份崇拜到后来演变成了挚友的情谊,再往后,就顺其自然的成了其他难以言喻的东西。


罗伊在小学的时候,有一个相机,他经常跑到湖边,因为那里有紫藤花、有小动物、有蓝天、有一颗还没有怎么长大的小树,还有阿萨。


阿萨虽然对于罗伊的态度并没有表现的很直接,但心底难免是慢慢的觉得罗伊是不可或缺的存在。这种被培养出来的直觉直到感情会乍然收束的初中也是如此,甚至因为时间的缘故而越发依赖着成长。


阿萨喜欢去湖边玩,因为罗伊会拍很多照片,而且偶尔罗伊还会带着自家的猫一起去,阿萨喜欢摸着肚腩的毛,然后坐在湖边看整个天空倒映在罗伊会发光的眼里,阿萨也在里面看到了自己。如果你可以看到罗伊的照相机,那么你会发现里面绝大多数的照片主人公都是阿萨,要么是愉快的打着水漂的阿萨,要么是面对着阳光伸懒腰的阿萨,要么是难免会坐下来发呆的阿萨。


这个地方可以说是,或者必须说是两个人在小学平铺直叙的学习生活中的一点彩色的墨渍,慢慢渲染开了旖旎的色彩。


罗伊不记得自己幼儿园的时候是不是对阿萨开过以后要当夫妻的玩笑话,但阿萨好像记的很清楚,但这份清楚是用来嘲讽罗伊弱智的。


靠着家里关系在初中仍和阿萨当同班同学的罗伊只会帮阿萨写着作业,然后嗯嗯点头。


“因为感觉只有夫妻可以一直到白头啊。”罗伊从试卷和飘逸的字迹中回答阿萨。


“哦...这样啊。”阿萨趴在桌上,难得失去了去操场打球的兴致。


初二的某天,穿惯了松垮运动服的阿萨突然找到罗伊,说想和罗伊交换一下穿衣服的习惯。罗伊看着阿萨满眼的兴奋和那种不同寻常的光芒,突然想起了五年级的时候,在湖边的那颗树下,阿萨曾对未来有着虽然幼稚但却可贵的描绘。


罗伊答应了阿萨,第二天在面对满柜子的白色衬衫的时候,从最底下挑出了一套运动服。到后来,被压在下面的是一件件叠的整齐的衬衫。


阿萨就这样穿了好久的衬衫,而且是穿的整整齐齐,就好像专门学过罗伊的穿衣方法。


罗伊记得年级里当时选穿衣模范,阿萨突然从睡梦里惊醒,然后不由分说第一个站起来推了罗伊,然后迷迷糊糊的字正腔圆道,“我觉得罗伊穿衣服真的很标准,而且他学习优异....”


虽然全篇是心血来潮的谎话,但是罗伊看了眼身上笔挺削瘦的衬衫,头一次觉得脸红。


最后罗伊也确实当选了,然后就和一个模特一样在八个班级都展览了一遍,张开手臂转了好几圈。罗伊觉得脸红,气红的。阿萨果然是大坏坏,他想。然后勾起了嘴角。


于是因为这一笑从穿衣模范变成了校草。


阿萨深觉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然后不知道因为什么,提出了这个提议。或许是出于一种狡黠的抱负心理,又或者是没来由的年少欢喜的小心思,总之鬼使神差的做了。


罗伊的运动装一开始依旧穿的笔挺,于是有青灰色边的白色运动裤衬的腿长也就再度成了罗伊连选校草的绝佳理由。阿萨对此莫名的开心,又有些奇妙的小失落。


初二下半学期,罗伊依旧名列前茅,阿萨在班级第十混着,然后突然一声不响的去学了音乐,拉着罗伊陪他。罗伊只好延迟了周末的补习班,每周去学吉他。


两个人偶尔还是会去湖边,静静地扫弦,弹些尚且生疏的小调,调子传的好远,扫动了白云,吹落了树叶,还折皱了湖面的涟漪。


罗伊初三毕业后选择了规规矩矩的读书,阿萨选择了艺术生。两个人却还是在一个学校,这可能真的是缘分的羁绊。于是已经做好了分别预期的两人又像过去的十二年一样混在了一块。继续着实质为双向但名为暗恋的暧昧,只差一层窗户纸的心知肚明。


阿萨突然开始意识到危机是因为高二某天的一次意外。罗伊被人堵在校门口表白了,阿萨就站在罗伊后面,那个女学生低着脑袋,柔顺的黑发堪堪垂落,披在肩头。周围是热闹的起哄声,口哨声。如果罗伊答应了呢,阿萨觉得那自己就要失去罗伊了。那时他并没意识到这种霸占的欲望可以冠名为喜欢。


罗伊将自己的运动外套拉链拉到最上面,下巴埋在高高的领子里,然后说:“谢谢你的喜欢,不过,试着去更加喜欢别的人吧。因为我有喜欢的人啦。很抱歉哦。”他微微愧疚的一笑。


女生没有像往常故事的主角一样跑开,而是沉默了一阵,抬起头看着罗伊,阿萨突然发现这个女生挺好看的,应该是罗伊喜欢的那种温柔的女生。


“那么我可以知道你喜欢的人是谁吗?”女生问。


阿萨差点漏了罗伊话语中的关键部分,对哦,这个弱智会喜欢谁呢,他喜欢的人该有多...傻逼?


阿萨再过了一个小时才知道自己骂了自己。


罗伊低低的笑着说了一句“不可以哦”,然后转身出了校门。阿萨拎着书包,心情莫名有些不好,他第一次不了解罗伊,那种奇怪的愤怒和慌张汇聚成了一种有着压强的雾霭,总之萦绕在心头的时候会不开心就是了。


罗伊朝着湖边走去,阿萨跟在后面,踢着石子儿,吹着口哨。


把作业取出来摊开在石桌上,阳光尚且还算充足,但却是柔和的。


“喂,弱智罗伊。”阿萨转着笔,扭捏了好久开口,“你喜欢的那个人是谁啊。”


罗伊坐在树下,捣鼓着他的摄像机。然后抬头,就这么看着阿萨。


阿萨有些忐忑的心虚。“应该是那种可爱傲娇的女孩子吧。”阿萨装作调笑状的补充道,而可爱和傲娇是在罗伊口中用来形容阿萨的,他只希望给自己留一些相像的最后幻想。


“不是哦。”罗伊拿起相机,对着天空拍了一张。


彻底不可能了,阿萨想。但他嘴上还是继续说,“那是温柔的女孩子?霸道的女孩子?长发的女孩子?短发的女孩子?”


“不是哦,阿萨都猜错了呢。”罗伊心情有些好的继续对着湖面拍照。


三月份的微风慢慢的把罗伊的话传到了阿萨的耳朵边,“不是女孩子哦,阿萨。”


“哈?”阿萨的心突然和风一样跳了起来,可以听的一清二楚,“不会吧罗伊。”你最好是。阿萨觉得如果这样的话,自己还有些机会。


阿萨对罗伊的喜欢已经到了破罐子破摔、已经承认了的地步。


罗伊站起身朝阿萨这里走过来,身上还套着运动服。


阿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罗伊拉起来,拉到湖边,阿萨当时什么都想不出来,脑子里是缺氧的空白,好像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一无所知,而暗自期待。


然后罗伊在阿萨侧脸上轻轻亲了一下,就像三月末的风一样微燥着的拂面。


湖面清清楚楚的记录下了这个青涩的喜欢表达式。


“阿萨,我喜欢的一直是你呀。”罗伊说。比什么都真实。


阿萨还能感受到两个人都有些颤抖的呼吸,然后想起了那个玩笑话。“夫妻不是最长久的。”他说。


“那什么是最长久的呢。”罗伊看着他早恋的对象。


“是我们。”阿萨把每一个字都念的很重。


“对,是我们。”罗伊笑了,像世界上第二轮太阳。


但对阿萨来说,无论三月还是六月,腊月的积雪还是盛夏的蝉鸣,罗伊都是唯一的太阳。


如果不知道未来有多长,那就顺着风抓住三月的尾巴,然后去迎接四月的繁花。有一天,当抬头看着天空的时候,总有一段旋律永不凋零的绽放在两个少年的指尖,贯彻了过去、现在和未来。将所有零星的故事串成了一串,酿成了最好的岁月。


-----------------------------------------------

如果能看到这里,很感谢你能看完这篇可能干涩的流水账。虽然并不有趣,也不好看。但只希望ROZA的两位可以有一辈子的羁绊,无论是何种感情。

柚木之之

画了囍的印象曲绘 ×

好哥哥出嫁 ✓


ipad和手机的色差已经完全搞不懂了啦.jpg

粗糙一模 细节全无


画了囍的印象曲绘 ×

好哥哥出嫁 ✓


ipad和手机的色差已经完全搞不懂了啦.jpg

粗糙一模 细节全无

Ali-星空味的伊夏

【roza】天堂彼岸(1)

 一个不知道要写多久但是会努力认真写的坑

摆渡人设定(后续会稍微提一下但是完整的世界观设定建议看原作)

结局be/he未定,二者皆有可能

⚠️幼儿园文笔,严重ooc

⚠️雷者慎入,望轻喷

⚠️cp向,请勿上升至liver本人

如无问题,祝食用愉快


——————————分割线——————————


序言.

    漆黑一片。

    空无一人的演出大厅里,没有灯光,没有歌声,没有表演,也没有掌声和欢呼声。只能模糊看见,观众席上的凌乱,以及舞台上的...

 一个不知道要写多久但是会努力认真写的坑

摆渡人设定(后续会稍微提一下但是完整的世界观设定建议看原作)

结局be/he未定,二者皆有可能

⚠️幼儿园文笔,严重ooc

⚠️雷者慎入,望轻喷

⚠️cp向,请勿上升至liver本人

如无问题,祝食用愉快











——————————分割线——————————


序言.

    漆黑一片。

    空无一人的演出大厅里,没有灯光,没有歌声,没有表演,也没有掌声和欢呼声。只能模糊看见,观众席上的凌乱,以及舞台上的一片废墟。

    金发的少年艰难的从全是金属支架和灯具的废墟中爬出,抬头映入眼帘的只有观众席上坐着的一个带着兜帽的少年。

 

0.

    他给不了少年太多的承诺,但是答应的事,就一定会做到。

    “需要我的时候,呼唤我的名字吧,我会出现在你身边的。”

 

1.

    淡蓝色的天空逐渐抹上了一丝红霞。

    都市里陆陆续续地点上了灯,夜幕的到来丝毫没有给这座城市带来任何的宁静,反而,城市变得更加喧闹起来。街上是来来往往的人海,望不到尽头的车流——以及些许嘈杂的话语声。五彩的霓虹灯则将这座都市装饰的更加繁华。

    罗伊站在人行天桥上望着这座城市——他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脸上是让人看不透的心情。

 

2.

    “看够了吗?”罗伊身后不远处,一个穿着绿色猫耳兜帽外衣的少年问他。少年表面与常人无异,但仔细一看,他身后长了条黑色的类似于恶魔的尾巴,再加上,少年的瞳眸是罕见的红绿异瞳,不认真观察的话,还被人以为是什么爱玩Cosplay的中二病少年。

    “该走了。”少年再次发出了不耐烦的催促声。

    “打消你的念头吧,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少年轻声叹气,“只有我能看得见你。”

    罗伊没有出声,只是保持着沉默。

 

3.

    “所以,我已经死了,对吗?”

    罗伊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让少年的脸上带上了些许惊讶。“是。”少年并没有再说些什么,这种时候,他总会让出那么一些时间去让知道了真相的人去悲伤。也好,哭够了再上路,至少不会给他带来太多负担。

    再次令少年惊讶的是,对方听到自己简短的回答后,并没有像自己预料中的一样心情崩溃,陷入悲伤之中。相反,对方没有出声,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再次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你是谁?”沉默过许久后,罗伊才问起对方的身份。

    “阿萨,你的灵魂摆渡人。”

 

4.

    他本该有个大好的前程……和未来。

    阿萨想。

    他身为罗伊的摆渡人,他知晓罗伊生前一切的事情。

    罗伊生前是个拥有百万粉丝的偶像,凭借着超强的歌力和演技,多次登上过国际性的领奖台和各种杂志报刊。而且为人温柔、阳光,算得上是万千少女的梦中情人。

    明明能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实力——这是阿萨对他的第一印象。

    可惜的是,这么优秀的一个人,却因为一场演出事故,与世界告别。

 

5.

    “不早了,再不跟我走,我就难保你不会经历二次身亡了。”

    “为什么?”

    “先跟我走,等到了安全屋我会告诉你的。”阿萨的神情变得严肃,他走上前,毫不犹豫地拉起罗伊的手就走。

 

    “诶你轻点!”罗伊被阿萨拽了一路,手臂被掐的生疼,但奈何自己力气不比对方大,罗伊也只好认命。

    罗伊并不知道阿萨到底要带他去哪,他只觉得他们现在所处的这座熟悉又陌生的城市变得逐渐模糊起来,眼前的景象,逐渐变得清晰起来——一片空旷的荒原。

    在他们的不远处,似乎有一点微弱的亮光。

    阿萨长舒一口气,“看来你比较幸运,第一个安全屋不算太远,再走会就到了。”

 

6.

    天黑了。

    罗伊和阿萨离安全屋的距离也越来越近了。

    今晚的风有点大,风的声音里似乎还夹杂着隐隐约约的类似于野兽嘶喊的声音。

    ……是错觉吗?罗伊想着。

    风变小了,那些声音却随着二人离安全屋的距离变小而变得越发清楚。阿萨似乎也察觉到了异常,开始变得警惕起来,也逐渐加快了脚步。罗伊刚想开口问些什么,却被阿萨阻止了。

    “嘘,不要出声,听我的,尽量用你最快的速度,能走多快就走多快。”阿萨刻意压低了声线朝对方说道。罗伊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便没有再出声。

 

    到了。

    阿萨迅速地拉开门,还没等罗伊反应过来,直接毫不犹豫地把对方推了进去。

 

TBC.


——————————分割线——————————

强烈安利《摆渡人》系列,孩子超喜欢看的(当初在学校图书馆看见摆渡3出了后光速跑去买书的某人)!!!!!

PS:这两天孩子在一模所以暂时不更新(别骂了别骂了我爬qwq)

xxvr,三月份咕得很爽(dbq我自己爬)

(孩子想扩列推roza的姐妹了orz)

Nemse🔫

都是咋子哥!(重新发因为眼部位置稍微调整了一下x

都是咋子哥!(重新发因为眼部位置稍微调整了一下x

金钱至上
罗♡伊♡你♡是♡个♡弱♡智♡

罗♡伊♡你♡是♡个♡弱♡智♡

罗♡伊♡你♡是♡个♡弱♡智♡

未河不可
是昨天晚上摸鱼画的阿萨

是昨天晚上摸鱼画的阿萨

是昨天晚上摸鱼画的阿萨

曦诺⭐
咋子哥五万粉贺电!本领大!

咋子哥五万粉贺电!本领大!

咋子哥五万粉贺电!本领大!

南火朱雀

这身帅哦

谢谢a哥

求求aza整点阳间服饰

这身帅哦

谢谢a哥

求求aza整点阳间服饰

南火朱雀

啊 这身好丑

p2是昨天深夜摸鱼 白团子是我一个抱枕 手感超好所以想aza也抱抱同款

p34是p图 恐怖游戏动森

啊 这身好丑

p2是昨天深夜摸鱼 白团子是我一个抱枕 手感超好所以想aza也抱抱同款

p34是p图 恐怖游戏动森

顾青延.

【方舟paro】ROZA设定——阿萨篇。

一切仅为设定勿上升真人‼️‼️‼️


2020.03.31编辑:今天看见咋子哥古早动态纳闷自己是医疗,对不起咋子哥你在我这是辅助xx


这边是罗伊ver. 


——嗨——我是阿萨、Aza。听说这里能找到回去的办法,还能解决我身上这些奇怪的东西。总之、就拜托你们啦。

阿萨  Aza     ★★★★★   


辅助    攻击范围3×3+4   远程位  ...

一切仅为设定勿上升真人‼️‼️‼️


2020.03.31编辑:今天看见咋子哥古早动态纳闷自己是医疗,对不起咋子哥你在我这是辅助xx


这边是罗伊ver. 



——嗨——我是阿萨、Aza。听说这里能找到回去的办法,还能解决我身上这些奇怪的东西。总之、就拜托你们啦。

阿萨  Aza     ★★★★★   

 

辅助    攻击范围3×3+4   远程位  支援 治疗

属性>>

生命上限 1356(信赖加成+50)


再部署 中等


攻击 339(信赖加成+20)

   

部署费用5


防御 242 

   

 阻挡数 1 


法术抗性  3


攻击速度 中等


再部署 70s




信赖值>>

                                                   0%

————————————————




技能>>


Rank1

技能1    沉沦之声  攻击恢复->手动触发

            攻击范围扩大(4×4),技能持续时间内攻击有概率使敌人陷入混乱状态(敌我转换)


技能2    决意之声  自动回复->手动触发

            攻击范围扩大(4×4),停止攻击。范围内其他友方单位攻击力额外增加阿萨攻击力的40%,攻击间隔减短。



特性>>

攻击造成法术伤害,且对敌人造成短暂停顿。



天赋>>

盛大结尾

技能结束时45%几率对技能范围内敌人造成2秒停顿。

          ↓精英化2后更新为↓

盛大结尾

技能结束时50%概率对技能范围内敌人造成2秒停顿。



人员档案>>>>


基础档案>>

【代号】阿萨(Aza)

【性别】男

【战斗经验】未公开

【生日】8月18日

【身高】178cm

【矿石病感染情况】

参照医学检查报告,确认为感染者。


综合体检测试>>

【物理强度】优良

【战场机动】普通

【生理耐受】普通

【战术规划】普通

【战斗技巧】卓越

【源石技艺适应性】普通(?)


客观履历>>

来自异世界的偶像,因故感染矿石病后经他人介绍来到罗德岛,并以治疗矿石病为交换条件,作为罗德岛的一员行动。

在声音中的特殊技巧与精巧的狙击技术之间,依照本人的意愿,阿萨将作为辅助干员为罗德岛提供支援。


【提升信赖以查看更多信息】




语音记录>>>>


任命助理  

>  Doctor——啊、没什么,只是叫一叫你。毕竟我还要熟悉一下这样的称呼嘛。


交谈1

>  虽然在罗德岛呆着确实不错、不过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嘛。所以能早点回去就好了呢——。


交谈2

>  ...Doctor对偶像很感兴趣?啊啊、我记得企鹅物流里有一个可爱的好妹妹…啊、不是,咳。是小姐,也是偶像吧?


交谈3

>   嗯、嗯嗯。关于VirtuaReal?算是偶像的一种啦。


晋升后交谈1

>  Doctor可别太掉以轻心了哦?就算是罗德岛也会有特殊事件发生的。


晋升后交谈2

>   那个、Doctor。罗德岛不会突然飞出来虫子什么的吧?那玩意超恶心啊。不我不是害怕,那玩意打死会爆浆诶很恶心啊。


信赖提升后交谈1

>    似乎发生了有趣的事情啊——要去看看吗Doctor?


信赖提升后交谈2

>   嗯?嗯??你们、看不到罗伊身后的翅膀吗?那个能表达他心情的翅膀大家都看不到吗?!咳、关于他的事我才不清楚。完全没关心过。


信赖提升后交谈3

>     …罗伊(Roi)啊。……关于这个人我没什么好说的,他就是个土星王子罢了。…笨蛋、看到那么危险的东西都不知道躲开,难怪会在轰炸区被炸死……。


闲置

>   ...Doctor?Doctor——?嗯、睡着了啊。真是的,这么没有警惕心,到底是怎么指挥大家的啊——。


干员报到


>   嗨——我是阿萨、Aza。听说这里能找到回去的办法,还能解决我身上这些奇怪的东西。总之、就拜托你们啦。


观看作战记录

>   ...原来如此。还蛮简单的嘛。


精英化晋升1

>   晋升…?原来是这样啊……。


精英化晋升2

>   嗯~好——这下就可以不留余力的上咯!


编入队伍

>   好好好、交给好哥哥我没问题~。


任命队长

>   啊?这次让我做Center吗?


行动出发

>   啊啊、好。今天状态满分!


行动开始

>   在决定迈出第一步的时候你就已经死了。


选中干员1

>   这里是天才一号阿萨——。


选中干员2

>   ..嗯?叫我吗?


部署1

>   好、来了!


部署2

>   那就让好哥哥展示一下什么是Pro——。


作战中1

>   轻松搞定♬


作战中2

>   ...死了。


作战中3

>   形势逆转!


作战中4

>   小、心、远、处—。


4星结束行动

>   好!谢谢大家的支持与关注!非常感谢——!


3星结束行动

>   Yes。这就是Pro啊。


非3星结束行动

>   啊、差一点。没事,下次,下次一定可以。


行动失败

>   看上去好像、失败了啊…。抱歉抱歉、我的我的。


进驻设施

>   这么大的房间都可以免房租吗…?!


戳一下

>   …哈哈。


信赖触摸

>  好哥哥从不骗人,所以这句话是假的~。


问候

>   晚上好哦。Doctor。


基建设施加成>>>>

洞视 -> 进驻会客室时,线索收集速度提升25%


偶像 -> 进驻宿舍时该宿舍所有干员心情每小时回复+0.20(同种效果取最高)



临床诊断分析>>>>

造影检测结果显示,该干员体内脏器轮廓模糊,可见异常阴影,循环系统内源石颗粒检测异常,有矿石病感染迹象,可确认为是矿石病感染者。


【体细胞与源石融合率】8%

这、等一下,阿萨先生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会在一个月之内从3%飙上8%?!这也太快了吧?!总之、必须严加观察才行啊!!

                               ——医疗干员 末药


【血液源石结晶密度】未公开

嗯、阿萨先生确实有好好做过检测啦,不过这一部分内容已经被罗伊先生拿走了、还说这件事要对阿萨先生保密…很抱歉我这里并没有留底……。

                              ——医疗干员 芙蓉



【档案资料一】

来自异世界的虚拟偶像。

自称是好哥哥。待人也的确温柔,虽然偶尔会闹小别扭,不过这并不影响其与部分女性干员的交流。

虽然自称是被资本家剥削的普通市民,但有王子做朋友的偶像收入很低这种话任谁都不会相信吧。


【档案资料二】

阿萨先生的实力值得期待。

能够在歌唱的同时发动攻击,除了外套帽子上那个类似猫耳的部分可能是音响外,在专注于音乐的同时能够锁定敌人也是很强大的天赋。

说起来、大家都对阿萨先生的异色瞳很感兴趣呢……他的眼睛真的很好看。不过本人倒是不愿意与大家四目相对呢…喜欢聊天的他也不会在这种时候害羞吧?



【档案资料三】

关于矿石病的来源,阿萨先生并没有过多说明。以下内容来源于与他一同来到罗德岛的术士干员罗伊。

与来到罗德岛时相同,两个人是在意外之下来到了泰拉世界。

在路边发现了像是黑色矿石堆的奇怪东西,本是由罗伊先生提议调查一下,但却被阿萨先生发现不对劲,在他把罗伊先生推开老远之后那堆矿石毫无预兆的爆炸,掀起的气浪差点把没站稳的罗伊刮起来。四周恢复正常后他便立刻去到友人身边,却发现那些黑色的矿石有一部分出现在了对方的脖颈处。

经过推测,两人遇上的很有可能是感染者的尸体。

提起这件事情的时候罗伊先生脸上满是复杂情绪,经讨论决定放弃调查。



【档案资料四】

虽然一起来到了罗德岛,但阿萨先生和罗伊先生之间的关系和气氛都有些微妙。

像是幼稚的口头斗殴、轻易答应了对方的一些请求,甚至平日里有些暧昧的怪味发言,让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不断改变着。

究竟两个人是什么关系,罗德岛暂且无法得知。



【档案资料五】

在对方眼里的罗伊和阿萨,与其他人看到的都是不一样的。

在阿萨眼中,身为萨科塔的罗伊背后确实有着一双样子类似于罗德岛所有拥有翅膀的干员的、大小刚刚好的白色翅膀,心情好的时候就呼扇呼扇,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乖乖被他收在背后。

在罗伊眼里,阿萨是个有着恶魔角和尖耳朵的、真正意义上的萨卡兹。同时他也知道阿萨关于眼睛的秘密。

这种给予对方的特权,与两位明面上的相处方式大相径庭。…不过可以确定的是,两位组成组合的话,确实很合适。

但、组合『ROZA』的两位成员间的关系,暂时不明。

顾青延.
明日方舟paro的ROZA!以...

明日方舟paro的ROZA!以后补文字版设定(。)

藏了很多梗(。)

这样画只是因为我私心想画咋子哥腿环xxx(悄悄拍一个小细节:改成了罗德岛的样式)

啊太困了晚安晚安。

明日方舟paro的ROZA!以后补文字版设定(。)

藏了很多梗(。)

这样画只是因为我私心想画咋子哥腿环xxx(悄悄拍一个小细节:改成了罗德岛的样式)

啊太困了晚安晚安。

Cetus-Vela

【ROZA】圣诞结

虽然圣诞节已经过去好久啦,不过还是写下了这篇并不好康的东西~

罗萨cp向,不要上升本人哦。

都去听有能man剪辑的双人版《圣诞结》!

-----------------------------------------------

其实国内并没有什么对于过圣诞节的特殊情缘,但好像冬天第一片的雪花就该和圣诞老人的故事一起出现。最好的话,要有一个想见的人,想做的事。那么圣诞节的意义倒有了提前过年的滋味。


罗伊那个弱智还在外地,阿萨直播闲聊的时候被粉丝问起圣诞节,很高兴的想起了这一令猫不爽的事实。然后不自觉的聊起了罗伊,“罗伊...罗伊那个弱智还在外地呢。什么想他啊,谁会想一个弱智啊。”...

虽然圣诞节已经过去好久啦,不过还是写下了这篇并不好康的东西~

罗萨cp向,不要上升本人哦。

都去听有能man剪辑的双人版《圣诞结》!

-----------------------------------------------

其实国内并没有什么对于过圣诞节的特殊情缘,但好像冬天第一片的雪花就该和圣诞老人的故事一起出现。最好的话,要有一个想见的人,想做的事。那么圣诞节的意义倒有了提前过年的滋味。


罗伊那个弱智还在外地,阿萨直播闲聊的时候被粉丝问起圣诞节,很高兴的想起了这一令猫不爽的事实。然后不自觉的聊起了罗伊,“罗伊...罗伊那个弱智还在外地呢。什么想他啊,谁会想一个弱智啊。”然后嘬了一口水,猫猫开心。


其实一点都不,阿萨总感觉好像缺了罗伊那头看见就烦的金毛会不自在,别别扭扭的承认了罗伊其实很重要。


下播之后,阿萨用手机翻了翻动态,三两下就滑到了底,罗伊12月22号发了条动态,是一张机场的照片,阿萨有些气的点了个赞,想评论一个什么时候回来,又一股脑全部删掉了。


罗伊的头像是那张他自己曾经偷偷摸摸背着阿萨换的ROZA情头的一半,其实当时要是罗伊在他转发之后还跟他说想换的话,阿萨是勉强愿意的。可惜弱智罗伊憨憨的解释了一通,标点都没有,阿萨看的很累,觉得罗伊真就是个弱智。


阿萨点开动态编辑界面,打了几个字,祝粉丝们圣诞节快乐,虽然现在是12月23号晚上,离平安夜还有一天。盯着自己那张土爆了的头像发了会儿呆,一想到罗伊可能看不到,阿萨觉得自己真的有病,就气鼓鼓的把手机一摔,卷进被窝睡了,半截尾巴忘了盖被子,孤零零的贴着床单。


就在阿萨觉得这个圣诞节为什么不是12月26号,越想越气的时候,忘了关静音的手机叮咚一声。


阿萨一骨碌爬起来,希望是罗伊的消息,然后又一头栽倒在少了一个人的床上。


又不甘心的摸过手机,打开微信和b博,还是没有等到想的那个人。阿萨最终恨恨的打开了微信,和置顶的那个人上次聊天是12月22号,罗伊登机之前。


“天才一号呼叫弱智一号。收到请回答。over”阿萨打字道。


对面过了几分钟,终于姗姗来迟的回道。


“💎阿萨大坏坏是不是想我了呀✨”


弱智罗伊,阿萨开心的想。


“呕,你怎么这么恶心。”


“想我就要说哦,阿萨。”罗伊刚回到酒店,在玄关处换了从家里带的拖鞋。


阿萨本来想回“谁会想你啊弱智罗伊”,然后又删掉,犹豫着想发一个“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罗伊”。


却看到对面罗伊又回“罗A已收到萨B的💎思念✨,over”


阿萨觉得罗伊还是个弱智,自己也是弱智,就把字全部删了。


“要睡了吗”罗伊把包放在酒店的沙发上,单手打字道。


“guna,不想理你了。”阿萨侧躺在床上,敲敲打打出几个字。


“那你就早点睡吧。王子也要休息啦。”罗伊觉得自己好像能想象阿萨有些微红的脸。


“呕”阿萨回了个单字。


“照顾好自己呀阿萨。我很快就回去哦。”罗伊当然知道阿萨给他发微信的最终目的,虽然...他是个“弱智”。


“巴不得你不回来,拜拜。”阿萨想了想,又发了个鄙视的表情包过去。


“好的٩(•̤̀ᵕ•̤́๑)ᵒᵏᵎᵎᵎᵎ”罗伊加了个颜文字。口是心非的阿萨,他愉快的想。


阿萨抱着印了一张罗伊的Q版傻脸的“皇家抱枕”准备去梦里胖揍那谁,就收到了一条动态提醒。


罗伊_Roi:提前祝大家💎圣诞节快乐呀✨!


底下有几个粉丝评论道:咋子哥刚刚也发了祝大家圣诞节快乐!贴!都可以贴!


罗伊那个弱智回复粉丝道:啊?阿萨发了吗?


然后是提示:罗伊_Roi赞了你的动态。


“故意的吧,弱智罗伊。”阿萨把手机放在床头充电,又突然记起自己忘了关机。迷迷糊糊的想着去关,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半,阿萨被“直升机巴士”彻底吵醒,“弱智罗伊...”阿萨半梦半醒的嘟囔。


床头有本日历,上面有两个红色的圈,一个圈在24号,一个圈在26号。两个圈上有一根线,又打了个叉,充满了怨气。


阿萨在床上躺了一会儿,伸手去摸手机,却发现手机因为一晚上没充进电又开着,已经自己关机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倒霉到家了。”阿萨哀嚎着爬起来,裹好衣服,刷牙洗脸,然后勉强哼着歌出门吃早饭。


小区里的早餐店或者各种杂货店都贴了些雪花、拐杖糖、袜子样的装饰,就连理发店的老板娘也笑呵呵的贴了一张圣诞老人大头贴。街上也有些早起出来吃早饭的小情侣,手挽着手,不肯放过平安夜的一分一秒。


阿萨没有带手机出来,所以吃到暖乎的油条和豆花的时候,想拍照片,又发现自己手机放在家里。只好慢吞吞的蹭着早餐店里的暖空调。


“小伙子,今天那个金色头发的没跟着一起来哇?”早餐店的阿姨是本地人,收拾着一张餐桌。


“哦他啊,他有事情去外地了。”阿萨有些落寞的用勺子戳了戳断成两截的豆花。


“个么什么时候回来啊?有个消息伐?”阿姨乐呵的将餐具端去后厨,声音从布帘后面传出来。


“诶哟哪有这么快啊,还要两天呢。”阿萨笑道。


“那赶不上圣诞节了喽,蛮可惜的。”阿姨从后厨出来,喜滋滋的和阿萨说,“你知道伐,我们家老头子今天早上突然给了我条金项链,真是的,贵都贵死了。”


“那不是挺好的么,叔叔有心啦。”阿萨撕了半根油条,嚼啊嚼。


“也是也是。今天这个天,看起来是要下雪么。”阿姨看了眼外面的天,叹了口气,“这里已经好久没下过雪喽。这么久以来头一回。”


“是啊。”阿萨说着,和阿姨打了个招呼,然后推开门出去。颇有些小情调的风铃叮咚一声。


有一家礼品店在放《圣诞结》,阿萨想起去年自己唱了这首歌,还傻傻的问罗伊是不是也唱过。这么想着,推门进去,人不多,大概很少有人会在平安夜当天去挑选礼物吧。


售货员小姐姐在前台帮着结账,阿萨在规模不大的店里转了转,出门的时候,手里攥了一个套着绿色兜帽的猫猫挂坠,神奇的是有着和阿萨一样的瞳色,还有一个礼品袋。“我疯了吧我给罗伊那个弱智买礼物。”阿萨看着掌心那个猫猫的挂坠,心情很好的把它放进口袋。


街上的喷泉倒是还在喷水出来,阿萨伸手去碰了一下,被冷的龇牙咧嘴,赶紧插进口袋捂一会儿。


说实在的,如果罗伊在的话,会把阿萨的手强制放进自己的口袋,然后再去捂住阿萨冻的不行的手,顺便过了会儿后,多事的把围巾也给阿萨。


阿萨突然觉得里面穿了短袖的自己也是弱智。阴沉绵密的天空居然飘起了雪,不久,家家户户的小朋友穿的严实的跑下楼来,开始撒欢,只有阿萨冻的像傻狗,缩在长椅上,看着四五只团子开心的接住一片片雪花。


“我住的城市居然下雪啦*。”阿萨想。


“哥哥,你很冷吗?”一个小朋友拽了拽阿萨的衣服。


“没有哦。”阿萨吸了吸鼻子。


“我把围巾给哥哥吧。”小朋友把自己的红围巾解下来,踮起脚尖想给阿萨套上。


“啊?哦谢谢谢谢。”阿萨有些手足无措的低下头,围巾不小,正好合适。“那你不会冷吗。”阿萨问那个小朋友。


“不会!因为我还有一条围巾!”小朋友脖子里赫然还有一条袖珍版的围巾。


这小孩子总不会带两条围巾出门吧,阿萨想,好怪。


那个小孩子突然扯了扯阿萨,示意他弯下身子,阿萨疑惑的照做了,软软糯糯的声音听着有些晕,还有些悄悄话的气音:“这条围巾不是我哒!是那个哥哥让我给你的。”说完指了指远处一个人。


阿萨望过去,是罗伊,身旁放着一个行李箱的罗伊。


然后阿萨呆呆的看着罗伊跑过来,大衣在风里飘啊飘,落了几片雪花,一直到把他拥在怀里,“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呀,阿萨。”


“手机没带出来。”阿萨脸红着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小声说。


然后罗伊笑着亲了一下阿萨,旁边的小孩子哇的一下跑开了。


“弱智,不是说26号回来吗。”阿萨勉强暖和了一点,声音轻到可以听见雪花簌簌落下。


罗伊依旧抱着阿萨,不过是让阿萨的手紧贴着自己高领毛衣的腰际,感受一下三件厚衣服的温度。


“因为再不回来小傻子就冻死啦。”罗伊朝阿萨吐了口热气,“不是让你照顾好自己吗。”


“照顾好了好吗。我今天早上被你的闹钟吵醒了,什么直升机巴士啊,太土了。然后我就睡不着了,下楼吃了早饭,油条和豆花。结果被那个阿姨秀了一脸。”阿萨努力汲取着罗伊身上的温度,不知道为什么开始碎碎念。


“那我就夸夸阿萨吧。皇家大乖乖阿萨。”罗伊松开阿萨,把他的手捂住。


阿萨一屁股坐在长椅上,“土爆了,呕。吐了吐了。”


“我买了个东西给你。”阿萨支起脑袋,把手从罗伊手里解放出来,脖子里还围着罗伊的围巾。阿萨看着罗伊期待的眼神和突然端正的坐姿,忍不住吐糟:“是个和你一样弱智的东西。”


趁着罗伊低下头拆礼物袋的时候,阿萨伸出手揉了一把罗伊的金发。彼时罗伊刚好把礼物拆了出来,一只蓝色眼睛戴着红色围巾的金毛挂坠,有些傻的吐着舌头。


阿萨拿出自己口袋里那只猫猫挂坠,放在罗伊手心里,和那只金毛并排,脑袋靠在一起。


“回家直播吗?”罗伊拿走了那个猫猫的挂坠,留下那只金毛的挂坠给阿萨。


“平安夜还要压榨粉丝。”阿萨陪罗伊去把晾在一旁落满雪花的行李箱抬上楼,“弱智吧你。”


罗伊推开家门,然后转过身,将阿萨头上的几片雪花掸掉,“那就不播啦。要下去玩雪吗?”


“不要,太冷了。”阿萨任由罗伊帮自己把雪花弄掉,趁着空隙也伸出手去拍罗伊身上化的差不多的雪花,把它们捻成水珠。


“诶哟差不多得了,先进去再说。”阿萨侧身进了门,三下五除二的换了鞋。罗伊在玄关处弯下腰换了鞋,再把外套脱下来,晾在已经挂了条红色围巾的衣帽架上。


“呼,回家啦。”罗伊把那个猫猫挂坠掏出来,放在茶几上,然后拍了张照。


两个人几乎是同时晒出了照片。


罗伊_Roi:“平安夜快乐!要记得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度过哦!”

[图片]:套着兜帽的异瞳猫猫挂坠,背景是茶几。


阿萨Aza:“平安夜快乐!圣诞节也快乐!”

[图片]:围着红色围巾吐着舌头的金毛挂坠,背景是木色的床头柜。


粉丝:贴,贴昏了。


第二天,从窗里望外面的话,一切都是白色的了。两三个早起的小孩在打雪仗,个别年轻人或者大一点的孩子在堆雪人。


“阿萨!阿萨!我们去堆雪人吧!”罗伊拉开窗帘,然后推了推还裹着被子的阿萨。


“嗯....来了。”阿萨睁开眼睛,然后坐起身子,外面太阳很大,不过雪一时半会儿融化不掉。


罗伊把阿萨要穿的衣服放在床旁边触手可及的地方,然后到阳台去晾衣服。


“罗伊!我短袖呢!”阿萨在房间里大声嚷嚷。


“都给你收起来啦!冬天就不要穿了哦!”罗伊说。


“诶呀你个弱智。”阿萨从房间里走出来,拐去浴室洗漱,“今天去楼下吃早饭吗?”喊的有些大声。


“好啊。”不多久,罗伊端着空了的盆子从阳台出来,“昨天你吃的油条和豆花吗?”


“可以可以。”阿萨套上厚厚的外套,推着罗伊出门。


吃完早饭,阿萨迫不及待的奔向楼下的小花园,幸运的是,雪还有很多。


罗伊去收集雪,阿萨把雪揉成一个团子,然后堆出了一个怎么说呢,巨号雪人,艳压群芳的那种。


阿萨最后抢了罗伊的围巾,围在雪人并不存在的脖子上。旁边的小朋友看热闹不嫌事大,送了阿萨两块蓝色的石头,阿萨于是开心的堆出了一个秃头的雪人罗伊。


你关注的阿萨Aza发动态啦!


阿萨Aza:弱智雪人。大家圣诞节快乐!

[图片]


罗伊_Roi转发并评论:💎皇家雪人✨圣诞节快乐!这次是正式的哦


-----------------------------------------------

谢谢你看我这个垃圾哦!

*原歌词:我住的城市从不下雪

都去听两个人虚拟合唱的圣诞结!太好听了!








南火朱雀
爽图摸的短裤aza(私心小辫子...

爽图摸的短裤aza(私心小辫子)

爽图摸的短裤aza(私心小辫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