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阿贝多

487.3万浏览    14618参与
asdfhzx
我偶然间看到了一套衣服(隔着屏...

我偶然间看到了一套衣服(隔着屏幕照的)

我偶然间看到了一套衣服(隔着屏幕照的)

九漏鱼

[双垩]养猫日常指南

.水仙文学注意避雷,假为Albedo


.真假真假真假,重要消息说三遍


.写得很屑,会有ooc


    阿贝多第一次遇见Albedo是在盛夏的一场雨后,光打在水光粼粼的绿叶上,显得叶面上也发着亮,路上的积水倒映着人来人往的繁忙,倒映着那块被遮挡的蔚蓝。


  那条小巷的死胡同是他经常路过的地方,里边堆放着各种废弃品和垃圾,总有几只苍蝇锲而不舍地在周围嗡嗡乱叫,雨后的湿润混着夏日特有的闷热,行人总是捂着鼻匆匆而过。


  他就是在这里循着微弱细小的猫叫,拨开杂乱的废品,踏过肮脏的垃圾,从隐秘的...

.水仙文学注意避雷,假为Albedo


.真假真假真假,重要消息说三遍


.写得很屑,会有ooc












    阿贝多第一次遇见Albedo是在盛夏的一场雨后,光打在水光粼粼的绿叶上,显得叶面上也发着亮,路上的积水倒映着人来人往的繁忙,倒映着那块被遮挡的蔚蓝。


  那条小巷的死胡同是他经常路过的地方,里边堆放着各种废弃品和垃圾,总有几只苍蝇锲而不舍地在周围嗡嗡乱叫,雨后的湿润混着夏日特有的闷热,行人总是捂着鼻匆匆而过。


  他就是在这里循着微弱细小的猫叫,拨开杂乱的废品,踏过肮脏的垃圾,从隐秘的小角落里、从那一个小小的纸箱子里将小家伙抱了出来。


  究竟是命运的驱使,还是内心一时的冲动?


  阿贝多不知道,他怀里揣着那只小毛团,在人来人往的巷口伫立了好久,连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怀中的小毛团动了两下,阿贝多的思维顿悟似地恍惚回来,青翠的眸子眨了两下,将小毛团捧到眼前。


  小毛团是米白色的,想必那个小纸箱也挡不了多少雨,浑身都是湿漉漉的,毛紧紧地贴在一起,看起来是真的狼狈,眼睛就睁开了条缝,像没睡醒一样,冰蓝的眼眸也朦着层雾气。


  阿贝多点了点它粉嫩的鼻尖,看它晃了一下头,恼怒似的轻轻挥了挥嫩爪,粉粉的肉垫搭在他手上,从喉咙里滚出一丝微弱的呜咽。


  他看见它的眸里透着朦胧,冰蓝倒映青翠,冷色相互融合,晕出梦幻混沌中极致的一抹暖意,阿贝多愣了愣,随即轻笑了一声。


  其他种种原因已经无可紧要,无论如何怎样,都不关他们的事了。


  它是自己的了,阿贝多站在人来人往的潮流里想,以后它叫Albedo了。

  

  

  

  穿过面前那片还算得上宽敞的草地,嗅着空气中雨后湿润的潮味,阿贝多小心翼翼地将Albedo兜进自己轻薄的外套里,遮掩得严严实实才打开家门。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莱茵多特坐在款式简约的沙发上看书,头也不抬,只是挑了一下眉,“去哪里玩了?”


  “没有,在等雨停。”阿贝多边低着头换鞋边闷声回答,这是他第一次对莱茵多特这样撒谎。 

 

  手心有点滑,是出汗了,阿贝多抿了抿唇,隔着外套无意识地将怀中的Albedo往上托了托。


  莱茵多特闻言,抬头看了一眼阿贝多,又望了眼窗外,看得清楚叶面发着亮,叶尖还在往下滴水。

  

  “什么时候下的雨啊……”莱茵多特放下手中的报纸,头发顺着她站起身的动作轻晃,她走近窗边,用手去接天边落下的光,“别致的景色呢。”


  “我先回房写作业了。”阿贝多低顺着眉眼,一副乖巧的模样,脚步不停向自己房间挪动。


  “等等,把你怀里的东西留下。”莱茵多特眯着眼享受难得的日光,指尖有一阵没一阵地敲着窗棂,清脆而又有压迫感。


  “你以为我没发现吗?”


  “拙劣的演技。”


  还是……被发现了,阿贝多咬了咬唇,脑海中第一次生出忤逆莱茵多特的想法,他站在原地没有动,盯着地上窗外太阳撒进来的光影。


   “阿贝多,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莱茵多特冷声道,阳光落在她脸上好像没了温度,不能使她的冰刃融化半分。


  莱茵多特这个人就像是块雪山永不化的坚冰,即使跟她相处再久,也无法从她的冷峻的外表中窥出半分真实情绪。


  阿贝多从小就知道,莱茵多特不喜欢别人忤逆自己,但凡是这么做了的人,毫无例外都没落到个好结果。


  比如说,她自己创造的那些实验品,只要是不听话的就会直接销毁,阿贝多亲眼看到过那些可怜的人造人被挫骨扬灰,连一丝一毫都不曾存留。


  “你不要自以为是我最成功的实验品。”莱茵多特离开窗口,阳光落在后面,吝啬地将自己缩起来,仿佛从未照亮过她。


  “我就不会销毁你。”阿贝多的脖颈被她狠狠地掐住,金色的瑕疵被掌心覆盖着,他在窒息缺氧的放空中看见莱茵多特眸中的冷意。


  手没有力气托住Albedo,它从外套下掉了出来摔在地上,痛苦微弱的猫叫吸引了莱茵多特的注意。


  “啧,原来你去小巷的死胡同里就是为了捡它。”莱茵多特施舍一般松开阿贝多,眯着眼看他大口喘气的模样,眼里含着不明的意味,“不过是只濒死的猫,让你这般不听话。”


  “不定的因素,销毁了会更好。”语气是凉薄的,跟她的性子如出一辙,莱茵多特瞥了眼地上那只幼猫,眼神带着轻蔑不屑,“这样你才会更听话。”


  “它就交给你销毁了。”莱茵多特柔柔地打了个哈欠,轻飘飘地留下带着笑意的一句,“就当做你们的最后一次告别吧。”


  那一天,阿贝多捧着Albedo在家门口坐了一下午。


   阿贝多并不希望Albedo就因此失去生命,所以他违背了莱茵多特的命令,将Albedo留了下来。


  那是他一个人的Albedo,谁都不可以且不允许伤害它。


  “我要把它留下来。”阿贝多对莱茵多特说,青翠的眸子里透露着决绝,他没有在征求她的同意,只是平静地陈诉他要的事实。

  “好啊,但你要为它付出不该有的代价。”莱茵多特眼里闪过一丝诧异,随即又被恼意替代,忤逆她的人从不会有好下场,就算是她亲手所创造的生物也不会有例外。

  

那晚阿贝多是忍着入骨的痛意拥着Albedo入眠的。

  

  

  

  Albedo就这么被留了下来,光阴从它睁不开的眼睛缝隙溜过去,在冰蓝与青翠的混合中流转,从米白色的毛根滑到毛尖儿一下子就消失在岁月里,不见了踪影。


  起初还小的时候,Albedo缩起来就成了团,阿贝多总喜欢轻轻戳它的背脊,然后从背脊顺着给它理毛,这时候Albedo就会眯起眼享受,发出表示舒服的呼噜声。


  那时Albedo冰蓝的眼里还蒙着层雾气,不像长大后那般明亮,像一轮明月浸在一湖透蓝的水中,依稀露出朦胧的美。


  Albedo不黏人,无论是小时候还是长大之后都皆如此,它总是喜欢待在一个安静的小角落,像似在发呆,又不知究竟想什么。


  撒娇的次数是寥寥无几,顶多也就是将脸颊贴近阿贝多的手心,轻柔柔地蹭那么两下,偶尔会把肚皮露出来让阿贝多揉揉。


  这样轻描淡写模样、可以称得上算是敷衍的撒娇极其戳中阿贝多心里最深处,他总是轻笑着埋怨Albedo怎么不黏人。


  这时Albedo冰蓝的眸子就会盯着阿贝多,轻轻喵呜一声,将尾巴绕在他的手上,感觉会有点痒。


  阿贝多的补课很多很紧,平时上午八九点一出去,中午八成是回不来了的,得下午五六点那样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归家。


  说来也奇怪,无论是阿贝多什么时候回到家,Albedo永远能准时守在门口,有时是在鞋柜上,有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出来,更多时候就在门口,一打开门就会看到Albedo那双澄澈的蓝眸。


  等候的身躯由小小一只渐渐长大,被光拉长的影子越来越长,像溜走的时光都在这里将此填补。


  Albedo极为怕水,每次阿贝多给他洗澡都尤为困难,平日里冷淡乖巧的团子炸了毛,老是挣扎着想逃。


  阿贝多通常会哄着Albedo下水,轻言细语地引导,但往往被溅了一身水,只能无奈地使用强制性措施。


  洗完澡的Albedo浑身上下的毛都贴在了一起,阿贝多老是一边笑它和像自己第一次遇见它那样,一边拿毛巾给它搓毛。


  Albedo听到就会恼怒地喵呜一声,一肉垫子毫不犹豫地挥在阿贝多身上,他边笑得不能自己边柔声安抚炸了的猫主子,说他自己并没有那个意思。


  说炸毛了也是真的,阿贝多搓完毛后发现Albedo像个竖起刺的刺猬,只不过是软乎乎的,他青翠的眸里盈满了笑意,用手去戳那竖起来柔软的毛尖儿。


  像个稚气未脱的小孩发现了新奇的玩具。


  Albedo不知道阿贝多在笑什么,尾巴微微一甩,拍在他手背上,有着些娇嗔的意味。


  吹头发是Albedo最配合的一个环节了,吹风机的热气暖呼呼的,阿贝多擦毛的动作是轻柔柔的,Albedo总会眯着眼,迷迷糊糊一副想睡的样子。


  阿贝多很喜欢Albedo吹完后的造型,整只猫看起来蓬松松的,毛是软软的,他抱起来总是不愿意松手,Albedo也不反抗,就任由他抱着。


  莱茵多特是看不惯Albedo的,它很聪明,不会主动去找她触霉头,但是阿贝多不同,莱茵多特说的代价不是开玩笑的。


  阿贝多总是忍着被注射奇怪药剂后的痛意去抱Albedo,因为这样感觉会更好受一些。


  Albedo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看着他忍耐痛苦的面容,尾巴轻轻缠绕住阿贝多的手腕,安安静静地待在他的怀里,陪他度过那难受的几个小时。

  

  

  

  阿贝多知道Albedo喜欢在阳光下发着呆,光绕着它的轮廓潦草地描了一圈,米白色在此时显得更加耀眼,就像浑身泛着光,落在它冰蓝的眼里点亮璀璨。


  Albedo会看在阳光下的阿贝多,它总是会眯眼,瞳孔不自主地变幻,然后收回目光看向远方,它是认为有些亮的。

  

  

  

  

  时间寄托在钟里的时针上,在那块有限又无限的地方重复旅行了一遍又一遍,不知在哪一时刻又走过了曾经的某一点,穿插在生活的琐碎里。


  莱茵多特被揭发了,她手下的那件实验室被封掉了,许许多多违禁的药剂和药物都被带去销毁,而她也捞得了个牢底坐穿的下场。


  没过几天,阿贝多带着Albedo前去探监,一路上阳光微醺,花儿晃着身姿,草也在随风摇曳,它看得有些困,迷迷糊糊睡了一觉。


  阿贝多挠着它的下巴,揉着它的毛,眼里的青翠透着些淡漠的笑意。


  “是你做的吧。”莱茵多特看着对面沉稳的人,莫名有些感慨,说不清楚是什么感觉,只是觉得阿贝多相较以往确实成长了很多。


  “您都知道了。”阿贝多抱着Albedo站起身,用着疏离的口吻,更添了份淡薄的别样意味,“那我也不多说了。”


  “今后就再也不见了,老师。”


  出了探监所,空气中弥漫着盛夏的燥热,周围充斥着嘈杂的蝉鸣,阿贝多呼出一口浊气。


  “以后只有你陪我了啊。”

  

  

  

  阿贝多参加了工作,时间还挺合理,早上带着Albedo的目光七点出门,下午七点迎着Albedo的等待回家。


  似乎这样的生活也很不错,阿贝多边撸着Albedo的毛边想着,是之前求之不得的闲适。


  Albedo越来越爱在阳光下睡觉了,为此阿贝多特地开辟了一个专属它的小阳台供它晒太阳。


  但最近睡的时间是不是越来越长了?阿贝多感到有些困惑,而且最近Albedo的胃口不太好,肠胃也不大舒服,比之前更懒得走动。


  越想越不妙,阿贝多连忙打包Albedo去了医院,在忐忑的等待中迎来了最终的结果。


  兽医说,是Albedo老了,让阿贝多做好心理准备。


  兽医院的长廊是热闹的,有各种各样的人来往,还有各种小动物的叫声充斥耳膜,阿贝多又回到了小巷前那种茫然的状态。


  但很快又摆脱了状态。


  看着Albedo熟睡的容颜,阿贝多不禁失笑,在这种地方都睡得香,真没有警惕心。


  自从去过医院后,阿贝多对Albedo的饮食生活习惯更加上心了,每天吃多少小鱼干、喝多少水都精确到了一种无可拟比的地步。


  同事们都笑他这哪是养猫,就是养女朋友都没这么上心,这分明就是在供祖宗一样。


  阿贝多轻笑一声,那可不是,Albedo算得上他这辈子最大的祖宗了。

  

  

  

  岁月在四季里兜转,轮轮回回不知多少次,从春季那第一抹嫩绿尖儿溜到盛夏的第一声蝉鸣,从秋气第一朵雏菊的花瓣滑到寒冬的第一片雪花中心。


  在盛夏的一场雨后戛然而止。


  Albedo走了,空气中湿润闷热的气息仿佛让阿贝多回到了第一次遇见Albedo的那个时候。


  很瘦很弱的小小一只蜷缩在不大被浸湿的纸箱子里,明明是夏天,却冻的在发抖


  同事们都安慰他,说生死各有命,Albedo在天堂肯定过得很好。


  阿贝多摇着头说没事,青翠的眼里闪过一丝迷茫。


  那天下班他回家没有在门口看见等待他归家的Albedo。

  

  

  

  没了Albedo的生活好像什么都没变,又好像什么都变了。


  阿贝多和往常一般往Albedo的食碗里加小鱼干,还喊了好几声Albedo。


  房间空荡荡的,没有丝毫的回应,阿贝多在疑惑不解的余韵中才发现Albedo已经不在了。


  依旧是照常去上班,阿贝多却总感觉少了什么,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是少了每天目送自己出门的毛团子。


  傍晚归家,站在人来人往的潮流里,阿贝多有些恍惚,好像没有那么想回家的信念了。


  他在人群里伫立了好久,都不知道自己在等些什么,一个米白色衣服的小孩不小心撞了阿贝多一下,使他混沌地醒了过来。


  “对不起对不起,”小孩的妈妈连忙拉住自己的孩子,忙对阿贝多表示歉意“孩子不懂事儿。”


  阿贝多摇了摇头,说了声没关系,然后盯着小孩米白色的衣服,直到它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里。


  穿过家门那片不算大的草地,阿贝多将钥匙塞进门孔,轻轻一扭转便打开了门。


  夕日的阳光洒满一地,没有遮拦的一片亮,是阿贝多从未见过的光景。


  阿贝多张望了一下,鞋柜上摆着他与Albedo的合照,光落在照片里的那双蓝眸里,没有点亮其中的璀璨。


  原来……是少了那一个会目送自己出门、等待自己归家、无论怎样都会陪着他的Albedo啊。










Ending












景源

【原神乙女】当他想让你离不开他

ooc欢迎有效指点

涉及钟离/托马/阿贝多/温迪

钟离纯爱温迪纯欲

诶嘿~


钟离


劳累一天后疲惫的你窝在钟离的怀里,他总是会调整到让你最舒适的姿势抱着你,他身上的温热透过衣料传达给你,檀木般古典清淡的体香在你的鼻尖缭绕。

“好困啊……”

“睡吧。”

每当这时,你就会靠在他的胸膛上,听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缓缓入睡。

这种独一无二的安全感,除了他再无人能给你。

而你又能去何处呢?


托马


回到家,果然内内外外都打理好了,到处都干净的一尘不染,让出去玩了一天的你十分内疚。

你站在门口怔住,一时不知怎...

ooc欢迎有效指点

涉及钟离/托马/阿贝多/温迪

钟离纯爱温迪纯欲

诶嘿~








钟离




劳累一天后疲惫的你窝在钟离的怀里,他总是会调整到让你最舒适的姿势抱着你,他身上的温热透过衣料传达给你,檀木般古典清淡的体香在你的鼻尖缭绕。

“好困啊……”

“睡吧。”

每当这时,你就会靠在他的胸膛上,听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缓缓入睡。

这种独一无二的安全感,除了他再无人能给你。

而你又能去何处呢?








托马




回到家,果然内内外外都打理好了,到处都干净的一尘不染,让出去玩了一天的你十分内疚。

你站在门口怔住,一时不知怎么和托马交代。

“托马……”你迟疑。

他看着你弯着眼睛笑,笑意清澈温柔:“欢迎回家~”

然后在你还没回神的时候把你拥进怀里,揉了揉你的头,笑着问道:“玩的开心吗?”

你还没回答,他就认真的注视着你说:“有我在,一切都不用担心。”

“所以,玩的开心点,不用顾忌我。”

你更内疚了。

他点了点你的额头,笑道:“只要不要到处沾花惹草就行。”

你用力点头:“嗯!”

有这么贤惠又好看的男朋友谁出去沾花惹草啊。









阿贝多





你听见他在轻轻呼唤你的名字。

……

阿贝多。

……

“我不会让你有危险,所以,请相信我。”

“醒来吧。”

熟悉的声音在你耳边回响,手心传来接触的温热,你的意识渐渐回笼,当你睁开眼睛后,看见的便是一脸担心的阿贝多。

“好点了吗?”他把另一只手放在你的额头上量了量:“体温正常了。”

“我没事了……”你自知心虚。

“下次请不要轻易再碰不知名的东西了,以你的体质,哪怕吸引来特别的东西也并不奇怪,或者说,是招就物品奇怪的特性……”

他似乎陷入了思考。

“总之,我会照顾好你。但在我研制出掩盖你,不属于此间星海气息的药剂时,还希望你安分点了。”

他俯身靠近你,甚至于呼吸交融。

“听见了吗?”












温迪





你无法离开他。

无论是歌声还是……

“不会有人的~”

他坏心眼的在你耳边低语。

“你~是害怕了吗?”

舌尖上顶,尾音拉长。

“放松点~”

你颤抖的缩起腿弯,背靠在微凉的墙面上,而身前是夏日难抵的炙热。

“呼……”

他的声音含笑:“你感受到了吗?是风。”

你知道是风。







"吱吱廘吱吱"

⚠️整活小剧场⚠️

随便看看,欢迎一起来搞笑ww✌︎( ᐛ )✌︎

对不起钟离大人就是来客串一下的哈哈哈


📍剧情场景取自甘雨传说任务还有钟离传说任务


《关于旅行者身边两位成百上千岁男孩的修罗场故事》


⚠️整活小剧场⚠️

随便看看,欢迎一起来搞笑ww✌︎( ᐛ )✌︎

对不起钟离大人就是来客串一下的哈哈哈


📍剧情场景取自甘雨传说任务还有钟离传说任务


《关于旅行者身边两位成百上千岁男孩的修罗场故事》


(●—●)

炼 金 术 士 的 一 天 

第一次画这种形式,如果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望能谅解和提醒(汗

私心是双垩双存活线

炼 金 术 士 的 一 天 

第一次画这种形式,如果有什么不妥的地方望能谅解和提醒(汗

私心是双垩双存活线

诶嘿
阿贝多老师,你的阳华怎么又卡住...

阿贝多老师,你的阳华怎么又卡住了!

阿贝多老师,你的阳华怎么又卡住了!

Paloma
“我已在此等候多时,你终于来了...

“我已在此等候多时,你终于来了啊,旅行者。等待你的时候我翻看了不知是谁留在这的书,第七章颇为有趣,晚间闲时我讲与你听。”


动作参考来自速写班长,私心贝荧

“我已在此等候多时,你终于来了啊,旅行者。等待你的时候我翻看了不知是谁留在这的书,第七章颇为有趣,晚间闲时我讲与你听。”


动作参考来自速写班长,私心贝荧

二针疫苗让我为它痛了18天
一点岩队生草图 不知道该打什么...

一点岩队生草图

不知道该打什么tag,姑且加个离贝避个雷吧

一点岩队生草图

不知道该打什么tag,姑且加个离贝避个雷吧

平平无奇吃粮人
依旧是宝石之国pa,月人空x宝...

依旧是宝石之国pa,月人空x宝石人阿贝多

依旧是宝石之国pa,月人空x宝石人阿贝多

ACPrinceps

闲话(2)

写文难产的怪东西

N自设,A阿贝多


关于灵感和奇怪的照片

N:聊会儿?

A:好啊。

N:聊什么?

A:你想聊什么?

N:你应该知道我想聊什么。

A:我为什么会知道?

N:(深吸一口气)我写你的文,卡了,没灵感了。你懂这种痛苦吧?

A:你最近在写的明明是那位璃月夜叉的文,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N:嘶——可是你的也有啊!

A:嗯?

N:好吧好吧确实是主要在构思魈的啦……但是!总之!就是我现在没灵感了,不知道怎么写了。∠( ᐛ 」∠)_帮帮我嘛?

A:(正经)这个我确实不知道。

N:?

A:(笑)因为有你的陪伴,我的灵感总是源源不断啊。

A:你...

写文难产的怪东西

N自设,A阿贝多


关于灵感和奇怪的照片

N:聊会儿?

A:好啊。

N:聊什么?

A:你想聊什么?

N:你应该知道我想聊什么。

A:我为什么会知道?

N:(深吸一口气)我写你的文,卡了,没灵感了。你懂这种痛苦吧?

A:你最近在写的明明是那位璃月夜叉的文,不要以为我不知道。

N:嘶——可是你的也有啊!

A:嗯?

N:好吧好吧确实是主要在构思魈的啦……但是!总之!就是我现在没灵感了,不知道怎么写了。∠( ᐛ 」∠)_帮帮我嘛?

A:(正经)这个我确实不知道。

N:?

A:(笑)因为有你的陪伴,我的灵感总是源源不断啊。

A:你来问我灵感,是想要研究魈,或者画他?

N:研……究?(脑补了精5和璞鸢)不了不了不了,我一点都不想研究他。画画我也不会,但是你可以说说看都是什么灵感啊?

A:嗯……比如,画被丘丘霜铠王砸到水里连续冻结的你。

N:?

A:画被火雷海乱鬼打超载炸飞到树上的你。

N:??

A:画被四个遗迹守卫堵在墙角的你。

N:???

A:还有,研究你在受到感电反应影响时,体表和体内元素流动的变化的全新课题。

N:停,停,不要说了,痛起来了。

A:(笑)以后还那么照吗?

N:(警觉)照……什么?

A:(把照片轻轻拍在桌上)

N:!

A:(人畜无害的和善笑容)想起来了?

N:(偷偷往门边蹭)阿……阿贝多哥哥是好人……

N:(试图夺门而逃)砂糖,琴团长——!!!救——


隔壁会议室:

砂糖:刚才,是不是有什么声音?

琴:什么样的声音?

砂糖:我好像听到旅行者喊救什么的……我们不过去看看吗?

凯亚:旅行者和阿贝多在一起呢,他们做实验能出什么问题,是听错了吧?我们贸然过去,要是打乱实验进程就不好了。

琴:嗯……也对。那么继续会议吧。


阿贝多老师的手套

「垩空」舞会

金发少年轻晃手中红酒,在舞池中寻找着“猎物”的身影。犀利的目光扫了一圈后,他有些失望地低下了头,凝视着杯中泛着鲜红色光泽的酒出神。

坐在不远处的阿贝多正在与调酒师交谈着,以往半扎起来的亚麻色短发今天却披散下来,堪堪到肩处。自从空带着一阵清凉的微风走进酒吧时,阿贝多就注意到了他。空的模样,实在不像是能够随意出入这种场所的人,可他却从容不迫地点了一杯酒,在吧台边落座,而且看样子对这里很熟悉。阿贝多平时很少去酒吧,本来只是到这里赴某个同事的约,谁知那个同事临时变卦放他的鸽子,想着晚上没什么事,便暂且留在这里了。

“那边那个金色头发的,是这里的常客吗?”阿贝多啜饮一口杯中泛着白沫的啤酒,同调酒师搭...

金发少年轻晃手中红酒,在舞池中寻找着“猎物”的身影。犀利的目光扫了一圈后,他有些失望地低下了头,凝视着杯中泛着鲜红色光泽的酒出神。

坐在不远处的阿贝多正在与调酒师交谈着,以往半扎起来的亚麻色短发今天却披散下来,堪堪到肩处。自从空带着一阵清凉的微风走进酒吧时,阿贝多就注意到了他。空的模样,实在不像是能够随意出入这种场所的人,可他却从容不迫地点了一杯酒,在吧台边落座,而且看样子对这里很熟悉。阿贝多平时很少去酒吧,本来只是到这里赴某个同事的约,谁知那个同事临时变卦放他的鸽子,想着晚上没什么事,便暂且留在这里了。

“那边那个金色头发的,是这里的常客吗?”阿贝多啜饮一口杯中泛着白沫的啤酒,同调酒师搭话道。调酒师抬起头看了一眼阿贝多望着的方向,擦拭着玻璃杯轻松地说:“你说他吗?别看他年纪不大,对这里可太熟悉了。诺,听说他呀,可是“派蒙集团”的老总,啧啧,真是年轻有为,我们可比不起……”

“派蒙集团”?阿贝多对这个集团有所耳闻。听说这个集团是由一对双胞胎建立的,在提瓦特颇有威名。那么想必,坐在自己眼前的,便是这对双胞胎中的哥哥“空”了。

“诶帅哥,我看你看着面生,是第一次来吧?”调酒师突然发话,把正发呆的阿贝多拉回了现实。“啊,是。是同事约我来的。”阿贝多礼貌地笑笑,回道。“那,怎么这么久不见你同事?他不会是放你鸽子吧……”听着调酒师在耳边喋喋不休,阿贝多有些头疼。他本来就不擅处理人际关系,要应付一个自来熟的人更是艰难。

“抱歉,我想起来还有点事。”实在是受不了调酒师的唠叨,阿贝多将杯中啤酒一饮而尽,站起身说,“我那个同事临时改变了计划。”

在路过空身边时,阿贝多感受到了一阵炽烈的目光。他转头,正好对上了空那双鎏金色的瞳眸。对视了两三秒后,空移开了视线,仿佛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这个少年,还真是让人好奇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