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阿贝少

3974浏览    55参与
过月

搞点怪东西,假装更新✓

p1自己填的字,原图p2

感觉很符合我文里的阿贝少先森,所以就放一下

搞点怪东西,假装更新✓

p1自己填的字,原图p2

感觉很符合我文里的阿贝少先森,所以就放一下

负库存场

p1快乐代餐,人造人猜想:只真正成为原初之人才可以穿着人的证明,以及耳朵上的是实验体编号…… •᷄ࡇ•᷅ 才发现我第二个忘记写编号(屑女人我相信你就是这么屑,多来点)

p2少老师要变成阿老师,那肯定得想想被遮住的地方长什么样嘛,这很合理

……本来还有p3的,但是老福儿不让放,真的没露多少啊,最多16+꒦ິ^꒦ິ走wb吧,搜同名呜呜

p1快乐代餐,人造人猜想:只真正成为原初之人才可以穿着人的证明,以及耳朵上的是实验体编号…… •᷄ࡇ•᷅ 才发现我第二个忘记写编号(屑女人我相信你就是这么屑,多来点)

p2少老师要变成阿老师,那肯定得想想被遮住的地方长什么样嘛,这很合理

……本来还有p3的,但是老福儿不让放,真的没露多少啊,最多16+꒦ິ^꒦ິ走wb吧,搜同名呜呜

酒心巧克力味的omega少女攻(等散兵)

宝贝宝贝宝贝你好帅你好可爱你好棒啊啊啊啊!!!!

看你被打我好难受可是你被打也好帅啊嘿嘿嘿

看的时候只能是😢😢😢🤤🤤🤤🤤😢🤤😢🤤😢🤤🤤🤤🤤🤤

宝贝宝贝宝贝你好帅你好可爱你好棒啊啊啊啊!!!!

看你被打我好难受可是你被打也好帅啊嘿嘿嘿

看的时候只能是😢😢😢🤤🤤🤤🤤😢🤤😢🤤😢🤤🤤🤤🤤🤤

卖唱的

406宿舍的那些事(1)

第一次写文,各位将就着看吧

无cp向

ooc预警

渣渣文笔预警

前方有屑阿贝少出没!

1.“在门口是等着被领养吗”

10月8日的406宿舍门口,空和阿贝少大眼瞪小眼。


“你也没带钥匙?”两人异口同声问道,“……”


阿贝少:“只能等他们了。”话音刚落,魈就到了。“你们怎么不进去?”“……我俩没带钥匙。”“知道了。”


魈刚要去翻包,突然愣了一下,“怎么了?”“…我好像拿的是钟离先生的包。”空震惊了“!不是吧?看来只能等万叶了”


等万叶到时,三人一齐盯着他看,枫原万叶不解:“你们怎么不进宿舍啊?”“你带钥匙了吗?”“啊这…钥匙没带哎。”阿贝少和空听到这话瘫了下去,...

第一次写文,各位将就着看吧

无cp向

ooc预警

渣渣文笔预警

前方有屑阿贝少出没!

1.“在门口是等着被领养吗”

10月8日的406宿舍门口,空和阿贝少大眼瞪小眼。


“你也没带钥匙?”两人异口同声问道,“……”


阿贝少:“只能等他们了。”话音刚落,魈就到了。“你们怎么不进去?”“……我俩没带钥匙。”“知道了。”


魈刚要去翻包,突然愣了一下,“怎么了?”“…我好像拿的是钟离先生的包。”空震惊了“!不是吧?看来只能等万叶了”


等万叶到时,三人一齐盯着他看,枫原万叶不解:“你们怎么不进宿舍啊?”“你带钥匙了吗?”“啊这…钥匙没带哎。”阿贝少和空听到这话瘫了下去,眼里失去高光。


这是,405宿舍那位以嘴毒而闻名全校的斯卡拉姆奇回来了,他先是打开们,然后回头问:“怎么,你们不进宿舍在门口是等着被领养吗”他发现他们并没有开门,又嘲讽道:“啧,钥匙没带?蠢货们,不会找宿管大爷吗?还是说你们已经蠢到我不了解的新境界了?”


斯卡拉姆奇的话倒是提醒了他们,他们直接飞奔到楼下,斯卡拉姆奇的脸上挂上了恶劣的笑容,转身走进宿舍,趴在窗户边看戏。看的戏当然就是他们被宿管大爷骂的场面了啊




2、“大半夜的不睡觉”

雷电将军看着他们,“大半夜的不睡觉,集体爬墙头是想干什么?!”

“额......主任,能不说吗?”空不怕死的问。

“嗯?”雷电将军一记刀眼,空瞬间不敢再插话了。


“你们四个必须给个理由,半夜逃学是要记处分的!”雷电将军生气的说,“你们自己商量谁说。”

空小声问万叶:“真的要说吗?”“还是招了为好,雷电主任很坏的。”万叶回答道。

“枫原万叶!你在讲什么,就你来说!”

“事情是这样的......”



这天晚上,魈丢下一句“有事出去”就走了,因为魈最近总说这句话,阿贝少和空怀疑他谈恋爱了!然后阿贝少和空在那商量如何跟踪魈,于是刚回来的万叶就被稀里糊涂拉来了。“所以?你们想干什么啊?”“咳咳,鉴于某人‘有事出去’的理由用了太多了,我和空决定跟踪一下。”“可是......(魈君是去拿快递了啊)”“没有可是!”


22:30,三个人刚爬上墙头,就被身为教导主任的雷电将军发现了,刚想跑,转身就撞到了魈。然后就有了开头的一幕。


“啧,念你们是初犯,给予警告一次,另加1000字检讨,星期一早上当着全校的面前念。”“好的。”“回去吧。”


当然,熬到2点和星期一的全校检讨都是后话了



3.“小伙子们挺勇啊”

今天是冬至,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空掏出珍藏已久的火锅and火锅底料,并问道:“今天一起吃火锅吗?”“没有菜你吃啥火锅?”阿贝少不解。“去找食堂大妈啊,只要你嘴够甜,她们会帮我们办好这件事的。”


然后吧,提瓦特大学的学生们只看到两位学长风一般的冲到食堂,几分钟后又风一般的冲出来,手里还拎着一大堆东西。


魈和万叶进来时,看到的景象属实是震撼到他们了:用来放作业和试卷的桌上,现在堆满了菜,正中间还有一口正在煮的火锅;旁边俩人在商量先放什么。“…这里是宿舍?”枫原万叶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魈则是一言不发的退出宿舍,当他看到“406”几个数字时,脸都黑了下去(感觉身边的黑气都要成型了)枫原万叶尴尬地笑着打圆场:“魈君啊,我觉得适当放松一下未免不可。”“魈就别臭着个脸了,我们带了杏仁豆腐,正好一块吃点火锅,你觉得怎么样?空。”“我觉得这样也可以啊,万叶也一起呗,人多热闹。”听这话,魈和万叶才坐下来一起吃。


刚吃到一半,宿舍门就被推开了,进来的是教导主任之一的雷电将军。“……”空气里一阵安静,只听得到火锅的声音,“挺厉害的,敢在学校里吃火锅,和我去教导处一趟!”


温迪还在教导处摸鱼工作,看到雷电将军带人过来,带着看热闹的心过来问道:“哟,这一次又怎么了?”“你说怎么了?在宿舍吃火锅!”“?!小伙子们挺勇啊,检讨欢迎你们。哎,这次该多少字了?”“1500,星期三晚上我亲自查看!”


让我们来采访一下愚人众的第六席是如何看待这件事的,“斯卡拉姆奇学长,你好,请问你对此事有什么看法?”“违反校规的蠢货们,看来是不知道那个女人会查看用电情况呢,但又关我什么事?”回答来自天天违反校规的[散兵]。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后续,我反正是满足自己了🙃

对不起,我的文吵到你们眼睛了,我自裁谢罪

洛时_Sera

进行一个双垩摸鱼


if线,其实主要是想画阿贝少


p3我放大画完的,然后缩小一看,笑死,好大,,,

(哈哈哈哈哈哈哈真不是故意把那个部分画那么大的哈哈哈,要怪就怪sai,放大了把握不住哈哈哈哈咳咳咳......)

还好下面的阿贝多把那玩意遮住了,不然看起来就好像阿贝少在这种情况下兴奋了咳咳咳(bushi)

p2是半路上拍的,觉得针不戳就,拍了,嗯。


ps:为了省事没去抠衣服,如果发现衣服少了肩带装饰锁链花纹五金等,莫慌,就当战斗过于激烈,掉没了

进行一个双垩摸鱼


if线,其实主要是想画阿贝少


p3我放大画完的,然后缩小一看,笑死,好大,,,

(哈哈哈哈哈哈哈真不是故意把那个部分画那么大的哈哈哈,要怪就怪sai,放大了把握不住哈哈哈哈咳咳咳......)

还好下面的阿贝多把那玩意遮住了,不然看起来就好像阿贝少在这种情况下兴奋了咳咳咳(bushi)

p2是半路上拍的,觉得针不戳就,拍了,嗯。


ps:为了省事没去抠衣服,如果发现衣服少了肩带装饰锁链花纹五金等,莫慌,就当战斗过于激烈,掉没了

两叶

一点神奇的想法


看了上次雪山剧情阿贝多独白之后的双垩脑洞,大概是:

阿贝多念在阿贝少在某种意义上算是自己"同源"的哥哥。于是在雪山找到了阿贝少并把他带回家,在长时间相处下阿贝少逐渐放松警惕,最后时间久了在一起了……


双垩…嘿嘿…双垩……嘿嘿😋

一点神奇的想法


看了上次雪山剧情阿贝多独白之后的双垩脑洞,大概是:

阿贝多念在阿贝少在某种意义上算是自己"同源"的哥哥。于是在雪山找到了阿贝少并把他带回家,在长时间相处下阿贝少逐渐放松警惕,最后时间久了在一起了……


双垩…嘿嘿…双垩……嘿嘿😋

周

阿贝多与阿贝多与阿贝多 下

阿贝多上 

阿贝多中 

我终于把这个坑填完了!

彩蛋是有内容的


        你呆滞的看着眼前那熟悉到骨子里的面孔,【阿贝多】的手放开了你的下巴,转而拍了拍你的脸颊,但这样的举动并没有让想要逃避事实的你清醒过来。

  

  阿贝多关上门朝着你们的方向走来,一步一步的走的极为缓慢,你听着阿贝多短靴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心里的绝望就又多加了几分。

  

  【阿贝多】依然按照刚刚的姿势抱着你,还故意的又将你往上拖了拖,突然间放手,你的尖叫还没溢出喉咙就看见阿贝多已经走到了你的面...

阿贝多上 

阿贝多中 

我终于把这个坑填完了!

彩蛋是有内容的



        你呆滞的看着眼前那熟悉到骨子里的面孔,【阿贝多】的手放开了你的下巴,转而拍了拍你的脸颊,但这样的举动并没有让想要逃避事实的你清醒过来。

  

  阿贝多关上门朝着你们的方向走来,一步一步的走的极为缓慢,你听着阿贝多短靴踩在地板上的声音,心里的绝望就又多加了几分。

  

  【阿贝多】依然按照刚刚的姿势抱着你,还故意的又将你往上拖了拖,突然间放手,你的尖叫还没溢出喉咙就看见阿贝多已经走到了你的面前。

  

  “怎么,生气了?”

  【阿贝多】咬了一口你的肩膀,白皙的肩头被他留下一个暧昧至极的牙印,阿贝多眼中的你几乎身上都布满了这种印记。

  

  你张嘴,想要说出别看二字,但张开嘴巴后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反而还以为猝不及防的浪潮而溢出些许唾液。

  

  下一秒,你似乎听见了一声叹气,接着眼睛被阿贝多遮住,脚下似乎多了什么。

  

  “创生法,拟造阳华。”

  

  金色的刹那之花将你的身体拖起,不再被阿贝多遮住眼睛的你清晰的看见,在你被刹那之花拖起来的时候,阿贝多挥出的单手剑被【阿贝多】用另一种力量抵消。

  

  从你腿间滴下的浊液,溅到阿贝多的单手剑上,【阿贝多】顺势用手一抹,将那浊液在指尖拉成细丝,看向阿贝多那双绿眼睛的蓝眼睛中,写满了挑衅。

  

  承载你的,毕竟是刹那之花,等到两人你来我往打了几个来回后,脚下的刹那之花也重新散为元素,重心紊乱的你被阿贝多稳稳当当的接了下来,抱在怀里。

  

  “阿贝多……?”

  你的嗓子还是哑的,身上的肌肤也满是欢爱的痕迹,阿贝多轻轻的“嗯”了一声,将你抱的紧了些,他准备先将你带回雪山安置,现在的情况留你一个人在蒙德太危险了。

  

  “没事了,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身边了。”



(这里老地方  )


“你知道吗?”

  “当那个家伙找上你的时候,我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如此幸运。”

  “如果那是…不是我,在我醒来后会不会也做出一样的事情。”

  “我原本以为人类的感情远比不上炼金术复杂”

  “如果不想知道真相的话,那就不要思考这么多了,因为放你走,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为了爱,永远的留在我们身边吧。”

  

周

『原神乙女向』阿贝多与阿贝多与阿贝多 中

  是车,带当面ntr(?)      


        你看着床头挂着的阿贝多的画,那是你拜托了他好几次才让他用画凯亚的方法画了一次你。

  

  似乎是这幅画有这奇妙的魔力,【阿贝多】放开了抓着你头发的手,不用被迫保持仰头姿势的你瞬间脸就砸到了床上,【阿贝多】饶有兴趣的看着那副简笔画,又一次抓起你的头发迫使你抬头,只不过这一次他认真的看了看画,又看了看你的脸。

  

  “不像。”

  

(这里请移步afd ...

  是车,带当面ntr(?)      



        你看着床头挂着的阿贝多的画,那是你拜托了他好几次才让他用画凯亚的方法画了一次你。

  

  似乎是这幅画有这奇妙的魔力,【阿贝多】放开了抓着你头发的手,不用被迫保持仰头姿势的你瞬间脸就砸到了床上,【阿贝多】饶有兴趣的看着那副简笔画,又一次抓起你的头发迫使你抬头,只不过这一次他认真的看了看画,又看了看你的脸。

  

  “不像。”

  

(这里请移步afd    ID  周)


“呀,回来了。”

  【阿贝多】的手指勾起你的下巴,让想要逃避这一切的你直直面对门口的阿贝多,同时另一只手拍了拍你的腿,把最佳观赏的位置露了出来。

  

  “喂、喂,难道你要我帮你说。老公,欢迎回来吗?”

陌途忘川

旧图 给阿贝少画个星星

微血腥预警❗️❗️

不知道该怎么打标签所以打了贝老师的标签!如果有什么问题请告诉我!

旧图 给阿贝少画个星星

微血腥预警❗️❗️

不知道该怎么打标签所以打了贝老师的标签!如果有什么问题请告诉我!

一只非常帅的糕

【双垩条漫】双花 上

不会取名字,瞎取的,将就看看。(对,还有下,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画完)

时间线为雪山剧情活动第二幕结束那里开始。

从雪山活动一直拖到现在才画完,不愧是我!我也不知道我在画什么。

最后祝大家考试顺利!!!

【双垩条漫】双花 上

不会取名字,瞎取的,将就看看。(对,还有下,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画完)

时间线为雪山剧情活动第二幕结束那里开始。

从雪山活动一直拖到现在才画完,不愧是我!我也不知道我在画什么。

最后祝大家考试顺利!!!

叶沅
是阿贝少((:з」∠)_ 稍微...

是阿贝少((:з」∠)_

稍微上了下色结果只有这个大头比较满意hh

以及为什么导出来这么糊啊…明明电脑上看完全ok的来着(:з」∠)_

是阿贝少((:з」∠)_

稍微上了下色结果只有这个大头比较满意hh

以及为什么导出来这么糊啊…明明电脑上看完全ok的来着(:з」∠)_

墨血竹

他的灵魂如钻石般纯洁,但需要有人打磨出他的璀璨

雪山,能与它联想到的就只有寒冷与险峻,这个地方充斥着孤独的灵魂。

但这种地方却因为一个炼金术师的到来在一小块地方变了样,那个山洞温暖,热闹,欢快和温馨充斥了那一小片天地。

「那是……什么感觉?」

「不知道,但又不讨厌」

「算了,继续计划吧」

他计划着想让可以看出异端的旅行者消失,但却被敏锐的西风骑士发现,又被自己的“弟弟”插了一剑,只好用骗骗花来蒙混过关

「呵,编的理由不错呢,但为什么要支开他们?不知道……」

“是呢,为什么要支开他们?明明一起绞杀你才是最稳妥的方式呢……”一道清澈的男声从“残次品”的后面传出

来不及多想残次品用一排排冰锥扎向对方

「干涉计划的可能……铲除就对...

雪山,能与它联想到的就只有寒冷与险峻,这个地方充斥着孤独的灵魂。

但这种地方却因为一个炼金术师的到来在一小块地方变了样,那个山洞温暖,热闹,欢快和温馨充斥了那一小片天地。

「那是……什么感觉?」

「不知道,但又不讨厌」

「算了,继续计划吧」

他计划着想让可以看出异端的旅行者消失,但却被敏锐的西风骑士发现,又被自己的“弟弟”插了一剑,只好用骗骗花来蒙混过关

「呵,编的理由不错呢,但为什么要支开他们?不知道……」

“是呢,为什么要支开他们?明明一起绞杀你才是最稳妥的方式呢……”一道清澈的男声从“残次品”的后面传出

来不及多想残次品用一排排冰锥扎向对方

「干涉计划的可能……铲除就对了」

可是奇怪的事情出现了连「神之眼」的拥有者都挡不下来的攻击居然奇异的停在距离那个男子3cm的地方

“残次品的脾气还挺大?我有说过什么惹你生气的话吗?”男人开言道

「你明明一直在说……诶?这个感情又是什么?」

“是无奈,还是愤怒呢?啧,不重要了,因为你马上,就要没有任何感觉了”

男人拿出一把星莹矿,一点雪花,外加刚才残次品的冰锥,这些物质开始不断的变化形态最终成为一柄单手剑,哒哒哒哒哒哒,「雪藏的星银」单手剑版

“emm……莱茵多特真是麻烦,就是欠了一点小钱就让我来干这种事”

他指着残次品说

“喂!你搞得很麻烦啊!”

「又不是我让你那么麻烦的!」

“但麻烦的源头是你啊”

“为什么我心里想的你都知道!”

“才意识到吗?你无需知道太多,只用知道,你下一步该死了!”

男子飞似的冲了前去,残次品依靠多年的本能将剑挡在身前才勉强挡住致命一击

“有点本事,不过……只是依靠本能吗?”

跑!残次品的脑子里只有这个想法,自己的本能只有一次机会,剩下的本能都在让他逃跑,他也这么做了,幸亏创造者好歹给了他一个强健的身体

“哦?躲猫猫?不对,老鹰捉小鸡?差不多……陪你玩玩”男人好像来了兴致,将剑垂在地上,将雪划出一条缝线,伴着呲呲的声音

不过……残次品能跑去哪里?杜林的心脏?确实还能获得一点力量,但已经微不足道了,并且那里是死胡同,一旦遇上必死无疑,蒙德城?呵,自己刚被发觉别提普通人,就连西风骑士团也会戒备吧,璃月?太远了,稻妻就更别想了,现在能不能出雪山都是问题……

想到此时他不由得停下了身子,是啊,自己又能去哪儿呢?那里才是自己的容身之所?呵,自从被创造者判为残次品时,就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

「也许,被杀死也不是个坏事」

“开什么玩笑!”他将自己的想法推翻,他不懂正确还是错误,洁白还是黑暗,活着才是正确的这是他真能确定的

他听见划开雪的声音越来越近,就又开始全力奔跑,而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去那个地方……

“诶!故事大赛吗?派蒙最会编故事了”

这是残次品在离洞口不远处传来的声音

洞里面是温馨的柴火,两个男孩子和一个小精灵在闲聊,而洞外的自己却被追杀……

「这个感觉,好熟悉,好讨厌」

但他已经走投无路只好跑进洞里

那两名男生看见意外来客一脸茫然

尤其是那名黄头发的男生,看看旁边的少年再看看他,没别的只是因为他俩,一模一样

“哇!又是两名阿贝多!”那只小精灵发出感叹

“你为什么会到这里?”那个和残次品一模一样的少年开口,他是残次品的弟弟,也许残次品没资格这么说

“因为……”

“因为有人在追杀他啊,小鸡跑的挺快,但这只母鸡好想没什么可能保护你吧”那个男人出现在洞口一脸嘲笑的看向残次品

男子看向阿贝多

“莱茵多特,目前最得意的作品吗?你的母亲,还是叫老师来着?总之提起过你,呵不愧是白垩之子,确实不错”

“多谢夸奖”阿贝多很有礼貌的回复了男人的话

男人微笑回应又用余光瞟向残次品说

“我是奉你老师的命令来处理掉他的,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阿贝多只是微笑没有回应

男子举起剑挥斩下去,残次品已经没了力气,闭上眼,回忆起往事,从出生开始就被做实验,再一次实验过程中意外失败的他被处理掉喂了「杜林」不知是什么原因,他没死,并且保留了意识,他知道了杜林的思维,但理解不了杜林的想法,他知道杜林的喜好,但他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只是因为他是残次品还没有「赤成」,在杜林被斩杀后他重新获得了自由,但他躺在雪地上的时候眼里只有茫然,为了活着,只有活着才能成为他的执念

“活着,很重要吗?”

这是他在雪山遇到的一个人,那个人告诉他“世界上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了”说罢那个人就忙着自己的事情了

这是残次品牢牢记住的一句话

当他看到与自己非常相像的人时,他冰封已久的情绪开始出现裂痕,这是「赤成」的开端,只不过这个开端不怎么好罢了

「这次,不会出现意外了吧……」

事情当然不会如他愿,在男人挥剑的瞬间,阿贝多就冲了上去拿着「纺锤」挡在残次品身前

男子皱紧了眉头

“阿贝多,你在干什么,这是你老师的命令”

“如果我真的全部听老师的,那么我就也是残次品了!”

“不要贬低自己了,你是白垩之子,目前完美的炼金术造物,和残次品不一样,残次品终究是残次品!不用在意他们!”「还不出来吗?」

「残次品终究是残次品」

「你是白垩之子」

「完美的造物」

「不用在意“他们”」

「是啊……我终究是……残次品」

「也许……」

残次品把目光看向奋力抵挡的阿贝多

「也许……现在就是成为白垩之子的最好时刻」

「没错……就是这样,就差一步,我就是白垩之子了!」

“才不会那样呢!”

残次品站起身来拿起剑,一下又一下的砸向阿贝多的「纺锤」,打铁的声音在山洞里回响

“你们把我当什么了!”

“玩偶吗!玩具吗!”

“一出生,就干着干那的!”

“那个臭婆娘!都是那个臭婆娘的错啊!”

“我就是想活着!”

“我就是想作为一个人活着啊!!!!!”

一股寒冷的感觉从残次品的身体里沸腾,他发射出一道道冰柱,他很清楚,这不是自己能力的冰,而是……

“旅行者快看,他的手上!”派蒙惊慌的叫着

旅行者向他看去,手上握剑的间隙中出现蓝色玻璃珠样大小的东西

男人看见了这个东西,一个瞬身就离了远去,不是因为害怕,而是……「任务完成了」

残次品跪在地上嚎啕大哭,他现在就像是刚出生的婴儿般嚎啕大哭,在这个冰天雪地里一位「生命」诞生了……

————————————————————————————————————————————————————————

“赤成完成了,还带一个小礼品”

“拥有纯洁如未打磨的钻石的灵魂,却以肮脏的手段行事,虽然自己也不知道吧……如此冲突的立场,外加想要活着的强烈愿望所以分配到冰神眼吗?无所谓了,反正,他的弟弟不会撂下他不管的”

“再见了「残次品」,啊不对现在该叫,「第二位白垩之子」了,那家伙真是累人啊,回头多向她掏点钱”

也许会在写一篇吧,关于「第二位白垩之子」

不知道能不能归为双垩


灯下黑
“他”拥有的一切 是谁在赶版本...

“他”拥有的一切


是谁在赶版本末班车画画,原来是我啊

一张从2021画到2022的图(?

“他”拥有的一切




是谁在赶版本末班车画画,原来是我啊

一张从2021画到2022的图(?

老师们的舔狗
搞点阿贝少 话说这玩意应该怎么...

搞点阿贝少


话说这玩意应该怎么打tag(。)

搞点阿贝少


话说这玩意应该怎么打tag(。)

pumpkinkin

忘记在这宣一下了

之前做的伪贝向手书  再生  

有兴趣的可以去b站看看  

总算是完成了做手书的心愿

还不是很熟练 分镜和节奏问题还挺大的  之后还会尝试新的制作方法

BV1AL411j7n2(应该放的出来的吧)

忘记在这宣一下了

之前做的伪贝向手书  再生  

有兴趣的可以去b站看看  

总算是完成了做手书的心愿

还不是很熟练 分镜和节奏问题还挺大的  之后还会尝试新的制作方法

BV1AL411j7n2(应该放的出来的吧)

狗里礁
可恶!为什么好多图假贝都被摁在...

可恶!为什么好多图假贝都被摁在地上摩擦!

我想要的是强大美丽智慧邪恶集于一身的假贝啊啊啊!

可恶!为什么好多图假贝都被摁在地上摩擦!

我想要的是强大美丽智慧邪恶集于一身的假贝啊啊啊!

玖酱9ya
是阿贝少哒! 灵感来自于活动界...

是阿贝少哒!

灵感来自于活动界面的帅阿贝少

是阿贝少哒!

灵感来自于活动界面的帅阿贝少

Ayine(美美寒假版)

“完美与瑕疵 虚假和真实”

所以该怎么打tag…(沉思)

(其实感觉更像兄弟 摸了´ω`

“完美与瑕疵 虚假和真实”

所以该怎么打tag…(沉思)

(其实感觉更像兄弟 摸了´ω`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