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释密达

12831浏览    169参与
小漓7312

论如何毁掉一张画?
答:勾线并给它上色。。。
            
  画稿一时爽,勾线上色火葬场。(*꒦ິ⌓꒦ີ)
  

ps:第一次画大本命,请忽略怪异的比例和色调。

论如何毁掉一张画?
答:勾线并给它上色。。。
            
  画稿一时爽,勾线上色火葬场。(*꒦ິ⌓꒦ີ)
  

ps:第一次画大本命,请忽略怪异的比例和色调。

Lucifer

沙罗双树(五)

今天的我一脸懵逼,卧槽,阿释密达要出任务?

我打死不信。

但是直到阿释密达亲口告诉我时,我都是懵逼的。

卧槽,什么情况?他居然要出任务,但当他说了任务具体内容时,我信了。

去冥界讨伐地魁星,我秒懂。

他要去刷副本练级了,觉醒八感了。

当他即将去冥界时,我笑眯眯的拍了拍他肩:“小伙子,加油,地魁星很强的,小心谨慎,别因为在圣域实力能排的前,就掉以轻心。总之小心谨慎是王道。”

“沙罗,我明白了,我会小心的。”阿释密达笑道。

“嗯,那就出发吧。”我笑着为他送行。然后我突然想起了什么,随手捏出一个符咒一样的东西拍在他的圣衣上然后,那张符咒一样的东西就瞬间融入了他的圣衣里。

“???沙罗,你刚才往我身上拍了点啥?”阿释密...

今天的我一脸懵逼,卧槽,阿释密达要出任务?

我打死不信。

但是直到阿释密达亲口告诉我时,我都是懵逼的。

卧槽,什么情况?他居然要出任务,但当他说了任务具体内容时,我信了。

去冥界讨伐地魁星,我秒懂。

他要去刷副本练级了,觉醒八感了。

当他即将去冥界时,我笑眯眯的拍了拍他肩:“小伙子,加油,地魁星很强的,小心谨慎,别因为在圣域实力能排的前,就掉以轻心。总之小心谨慎是王道。”

“沙罗,我明白了,我会小心的。”阿释密达笑道。

“嗯,那就出发吧。”我笑着为他送行。然后我突然想起了什么,随手捏出一个符咒一样的东西拍在他的圣衣上然后,那张符咒一样的东西就瞬间融入了他的圣衣里。

“???沙罗,你刚才往我身上拍了点啥?”阿释密达说这话时候已经略带疑惑,甚至在怀疑我是不是在整他了。

苍天在上我真没那心思,这是我随手拍出的一个祝福,相当于攻击加成之类的玩意儿,在这种大事上我还是不会害他。如果这玩意不是祝福,而是跟祝福相反的玩意儿并且在他紧急关头放大招的时候突然一起效,弄出个负面效果啥的,把处女座给玩完了,那我可就是千古罪人了。毕竟历代处女座在圣战里面都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

“没什么,就是一个祝福,相当于攻击加成之类的,放心,我不会害你的。真的不会害你!害你我是猪。”说这话的时候,我真的是真心诚意的跟他讲我不会害他。

“嗯,好,那我出发了。”阿释密达听了我的保证后,终于放下了心来朝我挥挥手然后出发了。

我呢,乐得清闲,于是隐身飘出去,去了双鱼座的玫瑰园。

玫瑰园里有有只玫瑰花灵,她诞生的比我晚多了,晚了起码700年左右,不是在我开灵智后700年,而是在我来到圣域后700年。

她叫安娜托利亚,据说是一位双鱼座给她的名字,她和那位双鱼座之间没什么,她把那代双鱼座当她的老父亲看。

当我飘飘悠悠的过去的时候,安娜托利亚的眼睛都亮了,然后瞬间过来拉着我聊昨天没有聊完的话题。

聊的无非是那些双鱼座。

那些双鱼座的英勇事迹啊,那些双鱼座如何的俊美无双啊,那些双鱼座如何的如何的性格好啊……诸如此类。

其实刚开始听的时候还好,刚开始听的时候觉得卧槽双鱼座这么硬核吗?好厉害,好厉害好厉害。然后越往后听就越觉得无聊了,只能摆着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继续听下去。

终于,我实在听不下去了,我耳朵快要长茧子了,历代那些处女座那么厉害,安娜托利亚,你看我吹了吗?你看我飘了吗?没有啊!

于是,我拍了一句话过去之后她瞬间安静了:“你见过初代双鱼座吗?”

这一句拍出去之后,世界安静了。

短暂而又诡异的沉默之后,她的哭声成功的在我耳边迸发:“呜呜呜呜!你欺负人!!”


这两天手机被没收,抱歉,一直没有更,今天终于把手机拿回来了。在下实在是不太清楚啊,思密达去讨伐那个冥斗士到底是在啥子时候?于是就私设在阿斯造反的那之前。


Lucifer

沙罗双树(四)

当阿释密达睡着后,躺在他的肚子上,琢磨着我当初到底是怎么信了初代处女座阿尔忒密的鬼话来了圣域呢?

我只是记得那天阳光很好,他踏云而来仿若谪仙,他是我见过唯一一个银发的处女座,他的头发是那种很纯粹很漂亮的银色。

他身上笼罩着一层若隐若现的光晕。大抵是那层光晕和那耀眼的黄金圣衣闪瞎了我的眼,我才跟着他走了。

也许是他的说辞太动人,也许是他伸出来的那只手太过温暖,又或许是他的笑容太柔和。

最后的结局不就是我跟着他走了吗?

想着觉得也没意思,便打算睡觉,因为不管是基于何种原因,反正我现在身在圣域。

习惯性的在阿释密达的腹肌上蹭了蹭,真硬,果然啊,美观性和实用性不可兼得。

再醒来的时候我就躺在阿释密达的大腿上了。

他就...

当阿释密达睡着后,躺在他的肚子上,琢磨着我当初到底是怎么信了初代处女座阿尔忒密的鬼话来了圣域呢?

我只是记得那天阳光很好,他踏云而来仿若谪仙,他是我见过唯一一个银发的处女座,他的头发是那种很纯粹很漂亮的银色。

他身上笼罩着一层若隐若现的光晕。大抵是那层光晕和那耀眼的黄金圣衣闪瞎了我的眼,我才跟着他走了。

也许是他的说辞太动人,也许是他伸出来的那只手太过温暖,又或许是他的笑容太柔和。

最后的结局不就是我跟着他走了吗?

想着觉得也没意思,便打算睡觉,因为不管是基于何种原因,反正我现在身在圣域。

习惯性的在阿释密达的腹肌上蹭了蹭,真硬,果然啊,美观性和实用性不可兼得。

再醒来的时候我就躺在阿释密达的大腿上了。

他就那样笑着看着我,我立马坐起来。拥抱他,然后在他的嘴角落下热烈的一吻。我不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妥,毕竟妖和人的观念是不同的。我从来就目无礼教。再者我也对他没什么别的想法。男女之间那种感情?不可能的。

我觉得我刚刚和阿释密达之间卿卿我我,用人类的话来说就是卿卿我我,是没什么大关系的。我真的对他没什么想法,来来去去那么多处女座,我都很随便。

他也平静的接受了这个吻。

就这样相安无事。

有一天我闲的没事干问他:“阿释密达,你的真理是什么?”

他只是淡然一笑,然后下一句令我不知所措:“真理吗?我不知道我的真理是什么,我的前方一片迷茫。”

迷茫吗?果然啊,历代处女座不是对真理感到迷茫,就是真理太复杂,我无法理解。

真的,他们的脑回路太清奇了,我无法理解。

“沙罗,那你呢,你的真理是什么?”阿释密达的这个问题来的有点突然。

“阿释密达,你的问题我难以回答。我没有真理,也没有想过像你们处女座一样寻找我自己的真理,我迄今为止,一直都在混吃等死。虽然,我死是不太可能的。”这就是我的回答。

阿释密达似乎惊讶于我的答案,但是,他惊不惊讶,与我何干。


Lucifer

沙罗双树(三)

于是乎,我就开始了对于阿释密达的健(坑)身(人)计划。

其实刚开始阿释密达是不同意的。

但是他还是嫩了点。

经过我这个千年老妖的长达两个小时的软磨硬泡,威逼利诱,等等一系列骚操作,他终于同意了,对此我只想说:“呵,孩子,想在嘴皮子功夫上胜过我?你太嫩了!”

从此之后,圣域的人民们每天都要面对n多惊吓,那就是——处女座居然到训练场上了!!!这是个多大的消息啊!

处女座,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有名的宅男居然来到训练场上训练了,这可把希绪弗斯都吓了一跳。

希绪弗斯还曾对阿释密达表示过:孩子,你这是怎么了?

而马尼哥特表现的最过分,他直接伸手摸了摸阿释密达的额头说:“你没发烧啊?怎么突然就到训练场上来了呢?”在说这句话...

于是乎,我就开始了对于阿释密达的健(坑)身(人)计划。

其实刚开始阿释密达是不同意的。

但是他还是嫩了点。

经过我这个千年老妖的长达两个小时的软磨硬泡,威逼利诱,等等一系列骚操作,他终于同意了,对此我只想说:“呵,孩子,想在嘴皮子功夫上胜过我?你太嫩了!”

从此之后,圣域的人民们每天都要面对n多惊吓,那就是——处女座居然到训练场上了!!!这是个多大的消息啊!

处女座,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有名的宅男居然来到训练场上训练了,这可把希绪弗斯都吓了一跳。

希绪弗斯还曾对阿释密达表示过:孩子,你这是怎么了?

而马尼哥特表现的最过分,他直接伸手摸了摸阿释密达的额头说:“你没发烧啊?怎么突然就到训练场上来了呢?”在说这句话之后还伴以恶劣的笑声。

对此,阿释密达只是表示:不好意思,我乐意,你管得着吗?然后顺便一个天魔降伏砸到了马尼戈特的脑袋上。

然后世界安静了。

别看阿释密达一副瘦瘦弱弱的样子,但是打起架来真的是凶猛,凶猛,凶猛。吓得我我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我操,阿释密达这么能打的吗?我怎么不晓得??我以前居然那样欺负他!哦!他没有打我真的是他的性格好啊!

最后的结局是他练出了腹肌,然后这件事情收尾。从此他就不再去训练场上了。

还真的是按照我的计划来啊,练出了腹肌和身上的一身肌肉就完事儿了。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有肌肉的阿释密达真好看!真帅。

试问,如果你身前有一个满身肌肉的帅哥,然后每衣衫不整(本文的设定是阿释密达通常都穿着希腊式的长袍,因为我觉得那个更适合阿释一点。)的在你面前晃来晃去,你会怎样?

我会准备把他扑倒。

然而我还真就那样做了。

在某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直接一个飞扑把他压倒在地上,然后用我的脸在他身上蹭啊蹭蹭啊蹭。

蹭完了之后还发表一下感想:“不行啊,你的肌肉有点儿硬邦邦,蹭的不舒服。”

“不舒服你可以选择不靠过来,或是从我身上下来。当然,沙罗,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一直就这样。”这是阿释密达的态度。

呵呵呵,你既然都说了,可以一直靠着,那么……呵呵呵,这种送上门来的福利岂有不要之理?

我就那样理所当然的继续靠着好了,毕竟,不靠白不靠。

我以为我们的日子会这样一直平静的过下去,在我们两个的嬉戏打闹中平凡的度过,然后圣战来临。

然而他突然有一天问起了曾经我没有回答过的他的那个问题。他问我:“你是因为什么原因才来到这里的呢?我记得你当初说过你不属于这里。”

“你想听吗?这可是个很长的故事。”我挣扎许久之后还是决定告诉他。

“我不缺时间。”听了他的答复,我在脑海里稍稍组织了一下我的语言,便开始了我的叙述。

“我从前生活在中国,那是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那里有一座很高也非常非常陡峭的山,我生长在那山之巅。因为生长的太高了,再加上我又有了灵智,于是便有圣光环绕。那些人都认为我是一颗神树,于是便争相爬上山去,想要一睹我的风采。很多人都在攀爬的过程中不慎跌落,然后死亡。其实这可以间接性的算到我头上,这也是我当初为什么说我间接性的杀了很多人的原因。那群人太愚蠢了。然后啊我就那样修炼啊,那些人的尸骨的养分被我吸收,也在无形中帮我增加了修为,但是在同时我也在无形中帮他们净化了他们的罪过,让他们拥有一个好一点的来生,也算是互利互惠吧。我记不太清到底是谁说的了,世界上的每一样都可以算作是交易,这个世界每时每刻都在交易。我想,我这样也算是一种交易吧。就那样我一直修炼,然后过了几百年。我开始幻化的出人形了,但却不能离本体太远。我长久地耸立在高山之巅,我想要去别的地方看看了。我犹记那一天阳光很刺眼。我幻化出了我的身体,坐在我的本体旁边,无聊的俯瞰着大地,然后初代处女座他逆着阳光而来,宛如谪仙。”

“他把你带走了?带你来了圣域?”当我讲到一半的时候,阿释密达问了个问题。

“是啊,他问我要不要跟他走,我说,才不要呢。然而他却笑着说你残害了这许多人的性命。会有鬼差来拿你的。我信他个鬼哟,我在这里干这种事情,干了几百年了也没人来管,我想他必是在骗人,不,是在骗妖。你知道我当年哄你去练肌肉,那身嘴皮子功夫吧?就是跟着他学来的,他当年用他的嘴皮子功夫把我骗来了圣域。在我当年懵懂无知的情况下,我就那样背井离乡。”

“哎,还真是令人唏嘘啊,你居然是这样来到圣域的。”阿释密达的话中带着些许戏谑的意味。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而后者却在我的瞪视中就那样躺倒在沙罗双树间说:“好啦,我要睡午觉了。你要不要枕在我的肚子上跟我一起睡一觉?”然后我很不争气的答应了。


Lucifer

沙罗双树(二)

他是处女座的圣斗士,理所当然的他住在处女宫,我经常和他打交道,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好相处的孩子,以及我整天琢磨着怎么把他养的胖一点。

毕竟嘛,小孩子要有点肉才会可爱,我的终极目标是就要在他长大成人之前把他养的白白胖胖肉嘟嘟的,不过这个不太可能,我能把他养的圆润点,我就很满足了。

小孩子有点肉长得才可爱这种想法来源于前两天没事儿隐身飘出去之后看到了双鱼宫的雅柏菲卡,尼玛那孩子多可爱!

小小的一只,笑起来见牙不见眼。活泼可爱,而且身上最重要的是,有肉肉啊。

他当了圣斗士之后领悟了小宇宙,有了小宇宙之后人的身体更加强健,也有助于实现我的终极目标。

于是我日日用我的妖力帮他养着身体,每天逼他吃饭,总感觉我是个坏家...

他是处女座的圣斗士,理所当然的他住在处女宫,我经常和他打交道,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好相处的孩子,以及我整天琢磨着怎么把他养的胖一点。

毕竟嘛,小孩子要有点肉才会可爱,我的终极目标是就要在他长大成人之前把他养的白白胖胖肉嘟嘟的,不过这个不太可能,我能把他养的圆润点,我就很满足了。

小孩子有点肉长得才可爱这种想法来源于前两天没事儿隐身飘出去之后看到了双鱼宫的雅柏菲卡,尼玛那孩子多可爱!

小小的一只,笑起来见牙不见眼。活泼可爱,而且身上最重要的是,有肉肉啊。

他当了圣斗士之后领悟了小宇宙,有了小宇宙之后人的身体更加强健,也有助于实现我的终极目标。

于是我日日用我的妖力帮他养着身体,每天逼他吃饭,总感觉我是个坏家长,逼着自己家小孩儿吃饭。

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我的妖力的时候,他说:“你的力量好纯净好温和,我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的温暖。”听了他这话,我不禁叹了一口气,这孩子之前是遭受过什么啊?不过我的力量的确也很温和呢。

我看向阿释密达说:“很纯净吗?的确也是如此呢。没有杀过人的妖妖力才会纯净。那些杀过人的妖他们的妖力都是浑浊的,很容易就可以分辨出来的。”

他似乎很惊讶:“这样吗?不太了解你们是怎样的构造。”

我笑着说:“当然啦,妖的身体构造你永远不可能明白。其实的话我也不算没杀过人,只不过是间接性的杀死。不算在我手里罢了,所以我的妖力如此纯净。”

“?间接性的杀死?”阿释密达似乎有点疑惑,他不知道什么是间接性的杀人。

“不想跟你解释,别问啦!等你以后长大了我再告诉你。”关于我曾经间接性的杀过很多很多人这件事情我不想多说。

“哦,好。”阿释密达真是个好孩子呢,他从来不去刨根问底,对于那些我不让问的事情,他就再也不问了。

我想如果这孩子跟巨蟹座的那位一个性格的话,得了,这届处女座我可以一巴掌拍下去,然后这届处女座就可以在圣战前转世。凉了。

然后我不太清楚是几年过去了,我对时间向来没什么观念。这孩子已经不再向当初来到这里时那样瘦弱了,好歹被我养的白白净净的,也有点肉了,也不像刚开始来的时候那样的皮包骨头了,头上的金发也不再想当初那样可笑了,而是长到齐肩了。

尼玛真不容易。

我挺喜欢蹂躏着孩子的,他反正对我捏他脸他这件事情并不做任何表率。

他偶尔会在沙罗双树园里睡一场好好的午觉。在他睡午觉的期间,我会把头枕在他的肚子上面,拿他肚子当枕头。说实话,软软的挺好的。

然后又过了两年,我和他之间就这样过去了,没什么可说的。

我没事儿又双叒叕隐身飘出去了,这次我去了训练场。

艾玛,那个腹肌看得我真的是流口水,那群圣斗士一个二个都是有腹肌的,好羡慕!我也要让阿释密达练个腹肌,因为太帅了!男孩子就要有腹肌嘛,毕竟他现在都快长大了,不能再以可爱为主题了。

心里有了想法,就这样默默的决定了。


Lucifer

沙罗双树(一)

当我看见那扇沉寂了许久的门再次被打开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恍然间又是一个200多年过去了,从门的那边走进来的是一个小孩子,很瘦弱很瘦弱,头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金色头发。他还有点黑。他满身的平静与释然,我想他大概就是这一代的处女座了。

我认真的打量了一下这位处女座,然后我就得出俩字儿,磕碜。

那是真心磕碜呐,又瘦又小,头上那层金发真的是配上这么个外貌,搞得不伦不类,这孩子,可能是我见过的历任处女座中最磕碜的一个了。

但是话不能说的太死,女大十八变男大八十变这可能还有转机。

我默默地走上前去,那个孩子始终闭着眼。

我走到他面前低头问:“你就是这任一处女座吗?”

“是的,那么请问这位小姐您是谁呢?为什么会在这沙罗双...

当我看见那扇沉寂了许久的门再次被打开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恍然间又是一个200多年过去了,从门的那边走进来的是一个小孩子,很瘦弱很瘦弱,头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金色头发。他还有点黑。他满身的平静与释然,我想他大概就是这一代的处女座了。

我认真的打量了一下这位处女座,然后我就得出俩字儿,磕碜。

那是真心磕碜呐,又瘦又小,头上那层金发真的是配上这么个外貌,搞得不伦不类,这孩子,可能是我见过的历任处女座中最磕碜的一个了。

但是话不能说的太死,女大十八变男大八十变这可能还有转机。

我默默地走上前去,那个孩子始终闭着眼。

我走到他面前低头问:“你就是这任一处女座吗?”

“是的,那么请问这位小姐您是谁呢?为什么会在这沙罗双树园里呢?”我得到了这个孩子的答复,其实我知道的,我就是想问问看。

我无视掉他问的那个问题,我的重心不在他问的问题上面,而在于他的声音,说实话挺好听的。

我继续问:“你叫什么名字?”

“阿释密达。”哦,阿释密达,挺顺嘴的,挺好听的,但如果翻译过来,我如果没记错的话,是我想。咦,这是个什么名字啊?还是叫他阿释密达好了。

“阿释密达?好了我明白了。那我就来介绍一下我吧,我叫沙罗,沙罗双树的沙罗。我是这沙罗双树园中的一个老妖精,通俗点儿来说就是那沙罗双树成精了,我活了2000多岁了,不对吧?准确来说我今年2342岁。我是被初代处女座拐骗过来的。然后就在这里待了两千多年。”一口气说完这些话,我想看看那个孩子的反应。

“哦。”

????卧槽?就这么过去了?不是,孩子,你好歹给个反应啊!


本文是在下脑子一热写出来的东西。文笔不好请多担待。本文的设定是女主是沙罗双树的树妖。在圣域里待了两千多年,不是她不想离开,而是因为别的原因,她是被初代处女座拐骗来的。


Lris

圣斗士摸鱼片段1

#曾经的摸鱼,是废弃的圣斗士长篇的极短片段

#乙女向,ooc

#不完全原作萨沙,内里是武斗系战争女神·雅典娜

#应小可爱的期望,放的是阿释密达的片段,有一丢丢的德弗和阿释的修罗场(并没有)


“确实。贫穷,饥饿,歧视,冷漠,冲突,这个世界充满了痛苦,但这个世界并不只有痛苦啊,春天的花是美丽的,拂过草原,拂过宫殿,拂过你我的耳边的这阵风是原古至今的见证者,善意与爱是多么耀眼的存在啊,以及……人的温度也是如此的令人怜爱……”年幼的女孩轻轻捧住他的脸,阿释密达忽而一怔。

  人的……体温。

  原来是这种感觉吗?

  阿释密达不记得自己究竟有多久没有感受过人体的温...

#曾经的摸鱼,是废弃的圣斗士长篇的极短片段

#乙女向,ooc

#不完全原作萨沙,内里是武斗系战争女神·雅典娜

#应小可爱的期望,放的是阿释密达的片段,有一丢丢的德弗和阿释的修罗场(并没有)


“确实。贫穷,饥饿,歧视,冷漠,冲突,这个世界充满了痛苦,但这个世界并不只有痛苦啊,春天的花是美丽的,拂过草原,拂过宫殿,拂过你我的耳边的这阵风是原古至今的见证者,善意与爱是多么耀眼的存在啊,以及……人的温度也是如此的令人怜爱……”年幼的女孩轻轻捧住他的脸,阿释密达忽而一怔。

  人的……体温。

  原来是这种感觉吗?

  阿释密达不记得自己究竟有多久没有感受过人体的温度的,又或者,其实他从未感受过这种奇妙的感觉。

  肌肤与肌肤的接触而传递过来的暖意,仿佛透过了皮肤直达心脏,那种心灵震颤的感觉。

  “是……这样子的吗?”被少女的双手轻捧着脸的青年,似乎因为这前所未有的感受,以及随着少女的话语而怔愣了,觉醒了第八感,能随意出入各种空间,以心眼看清世间一切丑陋的处女座战士阿释密达,此刻却露出了如同迷途的孩子一般的些微茫然的表情,“世界上并不只有痛苦……”

  世人的痛苦是真实存在的。

  可是这脸庞传来的属于少女的温度也是真的。

  “阿释密达哟……只是看着,是什么也无法了解的。”

  女孩不急不缓的声音带着特殊的韵律,阿释密达看不见的,女孩那明明仍旧稚嫩的脸庞,此刻却是仿佛循循善诱的长者正在为迷途的学生指点迷津一般温和。

  “只是看着……什么也无法了解?”阿释密达感到仿佛有什么正在被打破并重生,虽然只是隐隐的,还未及翻天覆地之时,却令他的世界已有了风起云涌。

  “你若不去参与,你又怎么知道他人究竟是痛苦还是快乐?人类是很复杂的啊,即使是在极度困苦的环境,也能有希望的花盛开,这就是人啊。呐,阿释密达,你觉得我痛苦吗?”

  是痛苦还是快乐?

  历经了苦难,难道还能感到快乐吗?

  “女神……难道不痛苦吗?被迫从来家人身边离开,一个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突然的有了新的身份。而且……女神之前一直生活在孤儿院吧。”

  生离,死别。

  不安,无法接受。

  与饥饿,歧视相伴的童年。

  “不安,思念,就像阿释密达所说的,我非常想念我的家人,也的确是出生时就被父母给舍弃了。”紫发绿眸的少女却露出了柔软的微笑,“但是我很幸福哦。”

  “幸福?”他越发的迷惑不解。

  “嗯。因为我还有能够想念的家人啊,想念着,并且疼痛着,这也是一种幸福啊,”少女想起了那个纯净无暇的金发少年。

  亚伦……

  你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还在继续画画吗?

  “我现在也很开心。”

  维持着青年被少女捧着脸颊的姿势,阿释密达微微仰起脸,那是圣洁如天使与佛陀的美丽容貌,此刻却没了平时的平静而是由着迷惑而染上了人的气息,看起来格外的……

  让人情难自抑。

  这是她的处女座黄金圣斗士。

  她想着。

  “因为在和阿释密达说话啊。”

  阿释密达沉思了一会,突然想要说什么,抬手覆在了女孩放在他脸上的手上。

  “女神 我——”

  处女座战士与平时平静的语气略有不同的,有着极为不易察觉的激动,正当萨沙准备凝神细听阿释密达打算说的话时——

  “你们……在做什么?……!”

  看到这难得一见的感叹号时,你就该知道,这声音的主人此刻是有多么震惊了。

  少女双手捧着青年的脸庞,他们的距离近到不过呼吸之间,而阿释密达一反常态的没有打坐,甚至将自己的手覆盖在女神的手上,这种亲密而亲昵的画面,德弗特洛斯怎么也无法想象是发生在阿释密达身上的事。

  “啊,德弗。”萨沙叫出来人的名字。

  “没什么。”阿释密达迅速回应道,并若无其事般收回了手。

  啊……真可惜。

  感觉到阿释密达已经冷静下来,萨沙感到十分可惜,明明就差一点就可以听到阿释密达的心里话了,她也慢慢放下了手。

  “我只是在和阿释密达说话而已。”

  紫发绿眸的女孩回望德弗特洛斯,表情天真无辜。

  其实德弗特洛斯也并不觉得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事,毕竟一方是那个如仙人般的阿释密达,而另一方,仅仅是年幼的女孩……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刚刚他们那样亲密的姿势,他感到有些不舒服……

  应该是因为他曾许诺要守护这个女孩吧。

  将那莫名其妙的感受抛到脑后,德弗特洛斯几步走过去,“萨沙今天怎么来了?”

  “嗯?”跪坐在地上的女孩闻言歪了歪头,“我不能来吗?”

  “我听说……今天侍女们都要去净身。”

  “我不用去呢。”萨沙仅仅是微笑着说。

  原本就话少不擅与人交流的德弗特洛斯闻言点了点头。

  他想,大概也有一部分侍女是不用去的吧。

  这个单纯的青年,现在还以为萨沙是圣域的侍女。

  不同于和阿斯普洛斯那个人精相处的时候费劲掩饰,面对着德弗特洛斯,萨沙虽然没有明说,却也没有刻意掩饰什么,但德弗特洛斯完全没有往那个方面去想,也许这也是萨沙放心的原因,因为如果德弗特洛斯知道了,那么向来藏不住心事的德弗特洛斯一定会被阿斯普洛斯套话套得一干二净,但是德弗很单纯,所以他很难察觉到萨沙是雅典娜这个事实,虽然也有可能被阿斯套话,但德弗不会主动挑起话题,而阿斯也不会向德弗直接套关于她的话题。结论就是,她的身份在阿斯那里还是安全的!

  况且最近……

  萨沙眼神一暗。

  阿斯他,到底怎么了……


黎明
是点图!阿释密达打坐,因为我太...

是点图!
阿释密达打坐,因为我太菜画不出穿圣衣怎么盘腿坐所以画了别的衣服
然后也没有画的太细致抱歉QwQ

刚说完最近没啥事就光速打脸…对不起我抓紧画咕咕咕(´ . .̫ . `)

是点图!
阿释密达打坐,因为我太菜画不出穿圣衣怎么盘腿坐所以画了别的衣服
然后也没有画的太细致抱歉QwQ

刚说完最近没啥事就光速打脸…对不起我抓紧画咕咕咕(´ . .̫ . `)

一颗氯化钠

是给这个老女人的贺图 @阿释密达 !!!迟到了243年的生日快乐!!(我觉得这个纸不是脱胶是想谋杀我)

是给这个老女人的贺图 @阿释密达 !!!迟到了243年的生日快乐!!(我觉得这个纸不是脱胶是想谋杀我)

艾希叶纸:)
上课摸了一张阿释密达 头那里还...

上课摸了一张阿释密达

头那里还是好奇怪(இωஇ )

上课摸了一张阿释密达

头那里还是好奇怪(இωஇ )

MAMAMIND
冥王神话真好看

冥王神话真好看

冥王神话真好看

江雪千和

圣斗士x你 冥王神话lc 关于 睡觉习惯 ooc崩盘预警

马尼戈特

  明明都已经是巨蟹座的黄金圣斗士了,有些方面却还和小孩子一样。

  打个比方吧,半夜睡觉还老踢被子,本来应该被宠的你还得常常为他操心。

  (有时候他还会把你连人带被子一起踢下床.jpg)

  卡路迪亚

  嗯……和蝎子睡觉前有时会比赛恰苹果。

  谁先吃完谁就在上面。

  (当然不论谁输谁赢主导权都在卡路迪亚手上.jpg)

  雅柏菲卡

  因担心有毒体质会伤到你,所以他选择尽量靠边的位置就寝。(你一直都很担心他会不会滚下床)每当看到他躺在床沿的时候,你都会大大方方地搂住他...

马尼戈特

  明明都已经是巨蟹座的黄金圣斗士了,有些方面却还和小孩子一样。

  打个比方吧,半夜睡觉还老踢被子,本来应该被宠的你还得常常为他操心。

  (有时候他还会把你连人带被子一起踢下床.jpg)

  卡路迪亚

  嗯……和蝎子睡觉前有时会比赛恰苹果。

  谁先吃完谁就在上面。

  (当然不论谁输谁赢主导权都在卡路迪亚手上.jpg)

  雅柏菲卡

  因担心有毒体质会伤到你,所以他选择尽量靠边的位置就寝。(你一直都很担心他会不会滚下床)每当看到他躺在床沿的时候,你都会大大方方地搂住他的腰,嗅着那股玫瑰香气坏笑着偷亲一口美人的侧脸。

  (然后被反压.jpg)

阿释密达

  他通常以冥想的状态休息,所以你可以舒舒服服的占用处女宫的整张大床。

  但有时他也会夜袭做些让你第二天起不了床的动作。

  (什么禁欲系那都是不存在的.jpg)

 

 

  笛捷尔

  笛子喜欢看书,一般休息的都很晚。身为女友的你经常吵着要和他一起。

  但你不太能熬夜,而且一看笛子那些深奥难懂的书就脑壳发懵。

  所以书还未翻几页你就已睡着是最常见的情景。

  温柔的笛子这时就会轻叹口气然后将你抱到床上,仔细地替你盖好被子后轻拥着你,共入眠。

  (我笔下的笛子也是可以正经的.jpg)

  沙雕版笛子。

  看着一头趴在桌子呼呼大睡的你,温柔的笛子轻叹口气,然后——

  钻!石!星!尘!(冻醒

  一脸严肃的笛老师

  “知识点背完了吗你就睡?一本书才翻两页你还好意思睡?担心学考月考过不了到时候可别说你是笛捷尔教出来跟笛捷尔一起看书的女人#@%&$#……”

 

 

 

 

 

 

 

幽蓝

给sso场贩过后的通贩打一个小广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撒沙内页28p漫本《魇梦》—30r (本子完售啦!谢谢大家!)
因为细微的打印问题,附赠a4贴纸一张
处女座红绿灯双面亚克力挂件—20r

通贩准备走闲鱼,链接放评论会被吞所以改用二维码。打扰各位了,谢谢!

给sso场贩过后的通贩打一个小广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撒沙内页28p漫本《魇梦》—30r (本子完售啦!谢谢大家!)
因为细微的打印问题,附赠a4贴纸一张
处女座红绿灯双面亚克力挂件—20r

通贩准备走闲鱼,链接放评论会被吞所以改用二维码。打扰各位了,谢谢!

BlackSaga
【杂记】我想静静…😔LC处女...

【杂记】我想静静…😔
LC处女座曾译作“阿释密达”,因作者在漫画最初连载时并未给出其汉字名,故读者根据Asumita的发音音译。
但アスミタ其实并不是叫这个名字,他正确的名字在本篇结束后的处女座外传中正式给出了其汉字名“我想”。
平时总是闭着眼睛积蓄小宇宙,“我想”是天生失明的,他曾说过,自己的眼睛不是闭上,而是被封闭了,多亏如此,虽说我看不见却能感受到世间的苦难。而他一开始并不相信能把人类引向真理,直到遇上了年幼的雅典娜看穿了“我想”的悲伤,“我想”才下定决心承受世间的全部痛苦,参与冥王哈迪斯的圣战。

——来自百度知道

【杂记】我想静静…😔
LC处女座曾译作“阿释密达”,因作者在漫画最初连载时并未给出其汉字名,故读者根据Asumita的发音音译。
但アスミタ其实并不是叫这个名字,他正确的名字在本篇结束后的处女座外传中正式给出了其汉字名“我想”。
平时总是闭着眼睛积蓄小宇宙,“我想”是天生失明的,他曾说过,自己的眼睛不是闭上,而是被封闭了,多亏如此,虽说我看不见却能感受到世间的苦难。而他一开始并不相信能把人类引向真理,直到遇上了年幼的雅典娜看穿了“我想”的悲伤,“我想”才下定决心承受世间的全部痛苦,参与冥王哈迪斯的圣战。

——来自百度知道

瓶砸不能砸

一些摸鱼,真的爽到

p1笛捷尔
p2伊利亚斯
p3是给朋友画的阿释和幼年沙加

一些摸鱼,真的爽到

p1笛捷尔
p2伊利亚斯
p3是给朋友画的阿释和幼年沙加

桦季XD

9/19神棍生日快乐ww

摸了四代的处女,各个都是大美人啊啊啊

然后是一些沙雕摸鱼日常


最后顺便再不要脸的打个广告↓(喂

圣域三闹抖肩舞

9/19神棍生日快乐ww

摸了四代的处女,各个都是大美人啊啊啊

然后是一些沙雕摸鱼日常


最后顺便再不要脸的打个广告↓(喂

圣域三闹抖肩舞

丹青泊舟
@你的粮心不会痛吗 點的圖,...

@你的粮心不会痛吗 點的圖,狐狸阿釋坐禪,旁邊德弗伸出小指頭偷戳2333
然而神棍不動如山!!

用的比較插畫的方式塗了下,感覺很像繪本的插圖(?
因為畫圖太醜所以十月開始要去進修電繪了,希望可以有更大程度的進步!

@你的粮心不会痛吗 點的圖,狐狸阿釋坐禪,旁邊德弗伸出小指頭偷戳2333
然而神棍不動如山!!

用的比較插畫的方式塗了下,感覺很像繪本的插圖(?
因為畫圖太醜所以十月開始要去進修電繪了,希望可以有更大程度的進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