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阿里斯托芬

405浏览    10参与
墨莉忒

西方哲学史笔记 – 04:诸神的世界 – 诗歌与哲学之争

◆ 诗歌与哲学有何差异?诗歌的功用是什么?


《荷马史诗》:打造希腊秩序(永生与有朽,“抑制了人类的死亡冲动”

赫西俄德:书写人类起源史

三大戏剧家:探讨人的生存意义

索福克勒斯:鲜活的角色与命运的偶然性,进而挑战神圣秩序的崇高性

希腊人的精致化——城市(ἀστεῖος)观念的成形

平衡是宇宙的法则——但不平衡永恒长存(肃剧的目的,便是诉说后者,来强调前者)

人要“是其所是”,城邦秩序也如是

埃斯库罗斯:奠定了古希腊的肃剧创作方式,最早深入探讨悲剧力量

欧里庇得斯:用说教的方式处理肃剧,尼采认为他是理性化的开端,他用理性打破了肃剧中的冲突,试图告知人们世界的真相...

◆ 诗歌与哲学有何差异?诗歌的功用是什么?


《荷马史诗》:打造希腊秩序(永生与有朽,“抑制了人类的死亡冲动”

赫西俄德:书写人类起源史

三大戏剧家:探讨人的生存意义

索福克勒斯:鲜活的角色与命运的偶然性,进而挑战神圣秩序的崇高性

希腊人的精致化——城市(ἀστεῖος)观念的成形

平衡是宇宙的法则——但不平衡永恒长存(肃剧的目的,便是诉说后者,来强调前者)

人要“是其所是”,城邦秩序也如是

埃斯库罗斯:奠定了古希腊的肃剧创作方式,最早深入探讨悲剧力量

欧里庇得斯:用说教的方式处理肃剧,尼采认为他是理性化的开端,他用理性打破了肃剧中的冲突,试图告知人们世界的真相,但这也在扼杀古希腊人的精神力量(通过批判欧里庇得斯,尼采其实是在为其后他批判苏格拉底做铺垫,因为尼采认为是苏格拉底彻底完成了古希腊的理性化)

阿里斯托芬:讽刺政治事务→果戈里:用笑来对抗恶

柏拉图:哲学的立法之诗


诗歌与城邦政治、礼法有关,可教化人们,授予历史起源的真相。

哲学,尤其是苏格拉底的哲学,则会质疑一切,挑战诗歌的地位,试图消解、颠覆旧有诗歌的秩序,并构建新的哲学之诗。

 

◆ 索福克勒斯《安提戈涅》

 

非常直白

 

黑格尔对《安提戈涅》的思考:

城邦的律法(克瑞翁)与家庭的权利(安提戈涅)之间的冲突

 

安提戈涅挑战自然秩序的不合理性(质疑克瑞翁成为城邦统治者的合理性与统治方式的合理性)

 

暴君-僭主克瑞翁:让尸体留在城邦内,致命的混合:干净的与肮脏的、新生的与腐败的,类似例子如色拉叙马霍斯(混淆正义与强者的利益)

哲学家特别是苏格拉底的工作:区分概念,对界限进行澄清

肃剧中体现出来的命运的偶然性(随机的苦难)与命运的必然性:其后的基督教企图通过上帝的最终审判调和这种矛盾、弥合这种分裂

神义论:古希腊人没有解决这个冲突,甚至默认了这个冲突,从而在其上建立了自己的哲学;而犹太希伯来传统与基督教中则一直致力于解决这个矛盾,可以说其信仰的根基就是建立在解决这个矛盾之上的。(圣经《约伯记》)

 

城邦(律法)具有根本缺陷——安提戈涅对全宇宙的控诉

 

◆ 阿里斯托芬

 

谐剧缘起:体现狂欢(kosmos,另一义为宇宙)之精神,故名为komoidia


对城邦政治的讽刺:《鸟》

设想理想的城邦:悬空的

将笑声与人类的愚蠢绑定

 

法律秩序的问题:《云》


笑声的永恒意义:攻击、讽刺、不节制的表现

在柏拉图的作品中,苏格拉底是不笑的,而在《会饮篇》中,阿里斯托芬却会哈哈大笑。


对苏格拉底的控诉:控诉苏格拉底有无神论的倾向,即不虔敬,还控诉苏格拉底败坏雅典的年轻人


认为只有诗歌才能呈现世界本源的动力:爱欲(Eros)


◆ 诗歌与哲学之争

 

争论的本质:掌握解释世界的权柄

 

苏格拉底如何思考诗歌?

1、诗歌的言说不可靠,前后矛盾,甚至导向自己谴责自己,诗歌不诚实。

《普罗塔戈拉》:

339c 这[诗]人两样都说,怎么会[339d]显得与自己一致呢?一方面,这[诗]人首先确立的是,成为一个好男子实际上很难,可诗作刚往前走一点儿,他就给忘啦。明明匹塔科斯[d5]说的与他说的是同一个说法——是高贵者太难——他却[难道不是在]谴责[这个说法],而且宣称不接受匹塔科斯的与他自己相同的说法?要是他谴责一个跟他自己有同样说法的人,那么很明显,他是在谴责自己。所以,他所说的要么前一个不正确,要么后一个不正确。

2、诗歌是模糊不清的、混乱的。

《普罗塔戈拉》:

347e 诗人们说的什么,其实没可能问出个名堂来。多数人说话引用[e5]诗人的时候,一些人说这诗人是这些个意思,另一些人则说是那些个意思,就这些事情争来辩去,始终不能得出结论。可他们[既美且好的人]呢,干脆让这类聚谈[348a]靠边去,凭自己的东西自己在一起聚谈,用属于自己的言辞提出和接受互相检验。正是这样的人,我觉得,我、尤其你应该模仿,而非[模仿那些低俗的人],让诗人们靠边去,凭我们自己的东西[a5]相互立言,检验真理和属于我们自己的东西。如果你还想问,我仍旧让自己回答你;不过,要是你愿意,你就让我,使我们停在中途的[话题]进行下去,以便有个了结。

3、诗歌对神的虔敬不是真正的虔敬;诗歌过多地阐述了对身体的感受,而不是对灵魂的感受。

《斐多》:

61b 于是,我不仅首先制作诗献给眼下正在祭祀的这位[阿波罗]神,而且正是由于这位神,我才想到,一位诗人如果算得上诗人,就得制作故事而非制作论说。[b5]可是,我自己并不是说故事的,因此,我拿起手边的故事——我懂得伊索的故事,用我先前读过的故事制作出这些诗。

65a 那么,[热爱智慧之人的]这种明智本身是如何获得的呢?[a10]一旦在探究中伴随着这种[灵魂与身体的]结合,[65b]身体是障碍抑或不是呢?我要说的是这么一回事:视觉和听觉让世人获得某种真实,抑或不过是这样一类情形,就像诗人们一再对我们嚷嚷的那样,我们既没有准确地听见也没有准确地看见任何东西?何况,如果这些涉及[b5]身体的感觉都既不准确也不清楚,别的感觉恐怕就更如此咯,毕竟,所有别的感觉都比这些听觉和视觉更差。你不认为是这样么?

 

诗歌与哲学在意图为城邦建立秩序、为人民解释自然秩序的意义上没有真正的冲突,而只是解释的方法和内容不同。他们都同意有一种自然秩序,在这个秩序上可以建立城邦的秩序。由此,从整个思想史的角度来看,索福克勒斯的《安提戈涅》其实是古希腊、古罗马灭亡的伏笔,因为古希腊所拥有的这套自然秩序系统无法很好地解释,为什么在这种绝对的神圣秩序之下还会面临那么多偶然的苦难。所以当有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希伯来传统出现的时候,古希腊、古罗马是无法招架的。

 

其他联想:伊利亚特第十三卷

Daydream日常

【地中海日报】八卦版-十大未解之谜(1)

【你希十大未解之谜】

1.阿喀琉斯是施爱者还是被爱者?

(此处埃斯库罗斯柏拉图开始互扯头花)

2.苏格拉底到底行不行?

(村花:雅典居然有我睡不服睡不到的人?!苏老师是真的不行!)

3.亚历山大和赫菲斯蒂安到底睡过没有

(此处亚里士多德高深莫测笑/大帝御下文人高深莫测笑/Diogenes开始掀桌)

4.奥德修斯是不是暗恋阿伽门农?这对是不是深柜?!

(高冷淡定心机腹黑永远在维护爱人利益尊严第一线x暴躁傲娇可劲折腾不作死不罢休)

5. 阿里斯托芬克里昂你们怎么回事!

(每天都在舞台上狂cue剧院第一排那位x雅典顶级权势人物天天被骂岿然不动)


TBC. 

【你希十大未解之谜】

1.阿喀琉斯是施爱者还是被爱者?

(此处埃斯库罗斯柏拉图开始互扯头花)

2.苏格拉底到底行不行?

(村花:雅典居然有我睡不服睡不到的人?!苏老师是真的不行!)

3.亚历山大和赫菲斯蒂安到底睡过没有

(此处亚里士多德高深莫测笑/大帝御下文人高深莫测笑/Diogenes开始掀桌)

4.奥德修斯是不是暗恋阿伽门农?这对是不是深柜?!

(高冷淡定心机腹黑永远在维护爱人利益尊严第一线x暴躁傲娇可劲折腾不作死不罢休)

5. 阿里斯托芬克里昂你们怎么回事!

(每天都在舞台上狂cue剧院第一排那位x雅典顶级权势人物天天被骂岿然不动)


TBC. 

La Note Bleue

【荷马】【赫西俄德】【埃斯库罗斯】【欧里庇得斯】【索福克勒斯】【阿里斯托芬】【品达】【萨福】【维吉尔】【奥维德】

之前的合在一起发一遍吧。  


数月来的颓丧无力并没有给我带来平静,既然如此我还是继续挣扎吧。

该哭的都哭过了,微小如我,拿起书本和笔的力气还是有一点的。


【荷马】【赫西俄德】【埃斯库罗斯】【欧里庇得斯】【索福克勒斯】【阿里斯托芬】【品达】【萨福】【维吉尔】【奥维德】

之前的合在一起发一遍吧。  


数月来的颓丧无力并没有给我带来平静,既然如此我还是继续挣扎吧。

该哭的都哭过了,微小如我,拿起书本和笔的力气还是有一点的。


豆_白夜千灯

关于相处模式的猜想49

鸟:想象一下!我们鸟类多么伟大,因为我们是虚空之缝卡俄斯与爱神厄洛斯的孩子,比神明和人类都古老,而且我们天生就能在大地和天空之间飞翔。


欧埃尔庇得斯:你的话很漂亮,它本身就似长着翅膀能飞翔,可是——容我发问,你们见过鸵……


佩斯忒泰罗斯:(打断)闭嘴!你傻吗?


鸟:想象一下!我们鸟类多么伟大,因为我们是虚空之缝卡俄斯与爱神厄洛斯的孩子,比神明和人类都古老,而且我们天生就能在大地和天空之间飞翔。


欧埃尔庇得斯:你的话很漂亮,它本身就似长着翅膀能飞翔,可是——容我发问,你们见过鸵……


佩斯忒泰罗斯:(打断)闭嘴!你傻吗?

食野社

书名:鸟

作者:阿里斯托芬

[1]

一开头只有混沌、暗夜、冥荒和茫茫的幽土;那时还没有大地,没有空气,也没有天;从冥荒的怀里黑翅膀的暗夜首先生出了风卵,经过一些时候渴望的情爱生出来了,他是像旋风一般,背上有灿烂的金翅膀;在茫茫幽土里他与黑暗无光的混沌交合,生出了我们,第一次把我们带进光明。最初世上并没有天神的种族,情爱交合后才生出一切,万物交会才生出了天地、海洋和不死的天神,所以我们比所有天神都要早得多。

我们是情爱所生,这是很显然的;我们又会飞,又能帮助天下有情人。靠着我们的力量,好多漂亮的年轻人虽然坚决不肯,到末了与他们的情人成其好事,总是由于接受了鹌鹑,秧鸡,塘鹅,波斯鸟之类的馈...

书名:鸟

作者:阿里斯托芬

[1]

一开头只有混沌、暗夜、冥荒和茫茫的幽土;那时还没有大地,没有空气,也没有天;从冥荒的怀里黑翅膀的暗夜首先生出了风卵,经过一些时候渴望的情爱生出来了,他是像旋风一般,背上有灿烂的金翅膀;在茫茫幽土里他与黑暗无光的混沌交合,生出了我们,第一次把我们带进光明。最初世上并没有天神的种族,情爱交合后才生出一切,万物交会才生出了天地、海洋和不死的天神,所以我们比所有天神都要早得多。

我们是情爱所生,这是很显然的;我们又会飞,又能帮助天下有情人。靠着我们的力量,好多漂亮的年轻人虽然坚决不肯,到末了与他们的情人成其好事,总是由于接受了鹌鹑,秧鸡,塘鹅,波斯鸟之类的馈礼。人类一切重大的好处都是从我们这儿得来的;我们告诉他们季节,春天、秋天和冬天,什么时候该种地;大雁南飞到非洲去的时候,航海的人就该挂起船舵去睡觉,奥瑞斯特斯也该准备毛衣,为了出去打劫不会着凉,然后鹞鹰又出现来报告新春;春天是剪羊毛的季节,然后燕子来了,那就该卖掉毛衣,买件薄点的衣服。我们就是你们的阿蒙、得尔福、多多涅、阿波罗,因为你们不管干什么都得先找鸟问上一卦,不管是做买卖,是置家具,还是吃喜酒。你们问卦要找鸟,求签也找鸟,打喷嚏也叫鸟,开会也叫鸟,说一句话是鸟,佣人是鸟,驴子也是鸟,所以我们就是你们的阿波罗神,这是很清楚的。


[2]

要是哪位跟个娘们通奸,看见她丈夫在前排看戏,就可以飞了去,奸完了再飞回来坐着。由此看来,长翅膀岂不是最妙的事吗?就说狄伊特瑞斐斯才不过有个草编的翅膀,可是已经被选为骑兵队长,又升为将军,从无名小卒成为大人物,变成黄头大马鸡了。


[3]

我们要是赢了,他们将要得到许多好处,比从前阿勒克珊德罗斯所得到的还要多得多。首先,劳里昂的银枭币那是评判员们最喜欢的,你们不会缺少,而且越来越多,钱要在口袋里作窝,孵出小钱来;你们生活要舒服得就像住在圣庙里一样,因为我们要在你们屋顶上放上飞鹰的楣饰;你们要是想盗用公款,我们就给你们一只飞得快的鹞鹰;你们要是想吃饭,我们就送给你们反刍过的细粮;可是要是你们不让我们得奖,你们就赶快,像石像那样,做些铜盘子戴在头上吧;要不然我们动了火,你们一穿上白净净的衣服,我们就要来报仇,我们所有的鸟都要来拉屎。


[4]

伸出你的手来,我的爱人,拿住我的翅膀跳舞吧,我就把你轻轻举起。


食野社

骑士

书名:骑士

作者:阿里斯托芬

[1]

快打,快打那坏蛋,他是骑兵队的捣乱鬼,一个收税人,一个无底洞,一个卡律布狄斯强盗。一个坏蛋,一个坏蛋!我要骂许多次,因为这家伙一天要变作许多次坏蛋。快打,快追,扰乱他,骂他,我们也骂他呢,快逼近他,大声地吼!要注意,不要让他逃掉了,因为,他知道欧克剌忒斯是怎样一直逃到了他的磨坊里去的。


[2]

我刚一吞下热腾腾的金枪鱼,喝下一大蛊纯酒,就要用下流话来责骂那些驻在皮罗斯的将军们。

我吞下牛肚、猪肠,喝下汤汁,还来不及洗手,就要大声压倒那些演说家,把尼喀阿斯也吓坏了。

你所说的这一切都令我喜欢,只不过有一件事情我不乐意,那就是你独个儿把汤汁喝...

书名:骑士

作者:阿里斯托芬

[1]

快打,快打那坏蛋,他是骑兵队的捣乱鬼,一个收税人,一个无底洞,一个卡律布狄斯强盗。一个坏蛋,一个坏蛋!我要骂许多次,因为这家伙一天要变作许多次坏蛋。快打,快追,扰乱他,骂他,我们也骂他呢,快逼近他,大声地吼!要注意,不要让他逃掉了,因为,他知道欧克剌忒斯是怎样一直逃到了他的磨坊里去的。


[2]

我刚一吞下热腾腾的金枪鱼,喝下一大蛊纯酒,就要用下流话来责骂那些驻在皮罗斯的将军们。

我吞下牛肚、猪肠,喝下汤汁,还来不及洗手,就要大声压倒那些演说家,把尼喀阿斯也吓坏了。

你所说的这一切都令我喜欢,只不过有一件事情我不乐意,那就是你独个儿把汤汁喝光了。

你就是吞了鲈鱼,也不能叫弥勒托斯人惊慌失措。

等我吃了牛排骨,我就要去收买矿山。


[3]

如今你们看见他老糊涂了,他的琴栓掉了、琴弦断了、琴身裂了,你们一点也不可怜他。他老了,就像孔那斯那样漂泊着,他的花冠凋谢了,他就要枯蒌而死;本来,凭了他先前的胜利,他应该在主席厅里喝喝酒,应该抹上香膏,坐在酒神的石像旁边看看戏,不应该独个儿发呆。我们的诗人还想起了克剌忒斯受过你们多少气,挨过你们多少骂。自然啊,他只能用他那大声的嘴吐出一些漂亮的意见,给你们一点点不值钱的早点,就把你们送走;然而,他能够坚持到底,跌下去又爬起来。为此,我们的诗人心里很害怕,一直在拖延;此外,他常说一个水手应当先划划桨,然后去掌舵,应当先到船头看看风势,然后去驾驶。为了这一切,为了我们的诗人小心翼翼,不敢猛浪冲进来胡说八道,你们就为他放出一阵阵赞美的潮音,高举起十一把桨发出——


[4]

我一点也不威吓你,只希望你倒霉得这般模样:一平锅乌贼鱼正搁在灶上咝咝响,你却要去替弥勒托斯人辩护,——事情成功可以获得一个金元宝的财喜,——你赴公民大会以前,匆匆忙忙把乌贼鱼塞进嘴里,还没有吞下去,就会有人来召唤你,你急于要得到那个金元宝,就把鱼吞下去,闭气而死。


[5]

我有一道关于你的、崇高的神示,说你会变作一只鹰,统治整个大地。

我也有一道,说你会统治大地和红海,会在厄克巴塔那做陪审员,吃果子蛋糕。

我做过一个梦,看见雅典娜女神用勺子把健康和财富舀来倒在德谟斯身上。

真的,我也做过一个梦,看见雅典娜女神从卫城上走下来,头上立着一只猫头鹰,她大桶大桶地把神膏倒在你头上,把蒜卤倒在帕佛拉工头上。


食野社

阿卡奈人

书名:阿卡奈人

作者:阿里斯托芬

[1]

我们是麦子,外邦人是壳子,现在壳子是簸得干干净净的,至于外邦侨民,那又当别论,他们虽不是公民,总得算面粉里带的麸子。


[2]

不怕克勒翁对我耍诡计,就让他翻出来千百套鬼把戏:我有公理和正义作我的战友;决不会学他样当场出丑——讲政治,原来是懦夫;论风月,明明是色鬼。

来吧,阿卡奈的诗歌之神,带足了火的威力,又强烈、又凶猛,来到我这儿,要来势像火花怒发,令人想起一盘小鱼儿正要下锅,有的人在调盐加醋,有的人把鱼儿泡泡浸浸,搅出了五光十色,火扇一扇,橡树木炭里哄的一阵跳出了火星。请你就这样爆发出来,教你的乡邻一齐唱出高亢激昂的、粗声野气的歌曲!...

书名:阿卡奈人

作者:阿里斯托芬

[1]

我们是麦子,外邦人是壳子,现在壳子是簸得干干净净的,至于外邦侨民,那又当别论,他们虽不是公民,总得算面粉里带的麸子。


[2]

不怕克勒翁对我耍诡计,就让他翻出来千百套鬼把戏:我有公理和正义作我的战友;决不会学他样当场出丑——讲政治,原来是懦夫;论风月,明明是色鬼。

来吧,阿卡奈的诗歌之神,带足了火的威力,又强烈、又凶猛,来到我这儿,要来势像火花怒发,令人想起一盘小鱼儿正要下锅,有的人在调盐加醋,有的人把鱼儿泡泡浸浸,搅出了五光十色,火扇一扇,橡树木炭里哄的一阵跳出了火星。请你就这样爆发出来,教你的乡邻一齐唱出高亢激昂的、粗声野气的歌曲!


[3]

赶快带你的提篮和你的大酒盅去赴宴会,酒神的祭司召请你!请你快一点,你把宴会耽误了这么久。什么都准备好了:躺榻、餐桌、靠垫、毛毯、花冠、油膏、糖果,连妓女都到了,还有麦片糕、奶油饼、芝麻糕、蜂糖饼、美貌的歌女——“哈摩狄俄斯最亲爱的”。


犁舍一禾
读阿里斯托芬时你的心情: 波塞...

读阿里斯托芬时你的心情:

波塞冬作证,我的眼睛受到了污染

读阿里斯托芬时你的心情:

波塞冬作证,我的眼睛受到了污染

ohyeah

爱情常态


关于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儿,我最喜欢阿里斯托芬的说法。
  阿氏说,人起初不分男女、两性俱全,也就是说,都是阴阳人。这帮阴阳人像豌豆一样,自己给自己授粉,一个人繁殖出后代。更离奇的是,个个都是四条腿、四只胳膊、两个头、两套五脏六腑,支支杈杈像直立的螃蟹。这样的人走路向前滚,身体非常灵活,打起架来四臂齐摇,兼且俩脑袋,天生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神仙害怕了,惟恐他们无法无天起来,一个压服不住,就篡了自己的权,便以霹雳为斧头,闪电为利剑,趁人们熟睡之际,咔嚓咔嚓挨个劈开,阴阳人一分为二,一半成了男人,另一半...

        
关于男女之间的那些事儿,我最喜欢阿里斯托芬的说法。
  阿氏说,人起初不分男女、两性俱全,也就是说,都是阴阳人。这帮阴阳人像豌豆一样,自己给自己授粉,一个人繁殖出后代。更离奇的是,个个都是四条腿、四只胳膊、两个头、两套五脏六腑,支支杈杈像直立的螃蟹。这样的人走路向前滚,身体非常灵活,打起架来四臂齐摇,兼且俩脑袋,天生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神仙害怕了,惟恐他们无法无天起来,一个压服不住,就篡了自己的权,便以霹雳为斧头,闪电为利剑,趁人们熟睡之际,咔嚓咔嚓挨个劈开,阴阳人一分为二,一半成了男人,另一半成了女人。
  因为男人和女人本是合在一起的。所以彼此就有引力。时不时地还想合在一起。当合起来之后,引力没了,才发现两半之间根本不像看上去那么严丝合缝——事实上,距离被劈开的时代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任何一对组合都不再是阴阳人身上的原装货。不管跟哪一半合在一起,严丝合缝的概率都是零。
  阿里斯托芬说,瞧见另一半就犯魔怔是常态;跟另一半结合之后才发现不够严丝合缝也是常态:因为不严丝合缝而分开是常态:再分开时像被劈开一样痛苦也是常态;为了不痛苦而不敢分开还是常态:采用修修补补的手段,试图实现后天的严丝合缝更是常态。
  这个阿里斯托芬是古希腊的喜剧大师,从职业上讲,相当于现在的导演或者编剧,他还是雅典情圣,泡妞的祖宗,市民们的爱情咨询师。虽然阿里斯托芬很受大伙的崇拜,跟他同时代的苏格拉底却有不同意见,您知道,这人是哲学家,也是个抬杠的老手,不过他的意见不大受人重视。
  苏格拉底还有两个学生,一个是柏拉图。此人大名鼎鼎,人所共知;另一个叫色诺芬,相对来说名气不大,不过下面将说到他。这对师兄弟都到了发情期,柏拉图爱上了剧院的一个报幕员,色诺芬则正单恋一挤奶工。为了提高求爱的成功率,师兄弟一起去请教阿里斯托芬。
  阿里斯托芬先重述了那套般配理论,然后作总结:追女孩并不是什么难事儿,重要的是要弄清楚,谁才是真正般配的另一半。若不然,结婚之后岂不后悔?后悔7再去离婚。我的小乖乖,那就好像重被劈成两半,是很痛的啦。
  色诺芬回到家里,躺在床上想谁是最般配的,想了半天觉得头痛,就不想了,他是粗线条,心说:麻烦什么,还是那挤奶工吧。柏拉图则列了一套方程,先把报幕员代入,发现无解,然后就去街上寻找另一半去了。可是找了三年,沮丧了三年,每求得一个解,都发现不是最优解。这时候色诺芬和挤奶工的孩子已经学会淘气了。
  还没结束呢。色诺芬越来越觉得他和挤奶工之间不般配了,他急于离婚:柏拉图则孤独得要死,他急于结婚。为了避免再走弯路,他们去请教老师苏格拉底。老苏说:
  不管怎么选择,你们都将后悔。
  这是一句名言,任何一个要结婚或者要离婚的朋友,都不妨试着去理解它。
      来源:意林-2009-10  李开周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