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里阿德涅

667浏览    21参与
Believe.
手残党又认真画了一张斗篷(不敢...

手残党又认真画了一张斗篷(不敢说蝙蝠衫是因为我上b站中毒了,怕下面要刷相关词语🙀)阿里阿德涅(话说我为啥这么中意露肚子的衣服⊙_⊙害怕😨)

手残党又认真画了一张斗篷(不敢说蝙蝠衫是因为我上b站中毒了,怕下面要刷相关词语🙀)阿里阿德涅(话说我为啥这么中意露肚子的衣服⊙_⊙害怕😨)

屑阿墨🌝
勾完了很劣质的线🌚 总是画不...

勾完了很劣质的线🌚

总是画不出心目中的阿里阿德涅,可恶


勾完了很劣质的线🌚

总是画不出心目中的阿里阿德涅,可恶


桓文

【狄俄尼索斯×阿里阿德涅】初遇

 17年给朋友写的生贺,一个小片段。


*


       彼时浓郁的罂栗花香还没有完全退去,修普诺斯的黑翼降下的甜蜜睡意仍然笼罩着头戴藤冠的年轻酒神。虽然厄俄斯玫瑰色的手指早已揭开黎明天幕,引出了赫利俄斯的无限光芒。狄俄尼索斯和他的随从们却仍在林边酣睡,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夜晚的狂欢之后,酒神队伍正在黎明时分稍作歇息。狂女们半裸着身体,头发散乱,相互拥着...

      

 17年给朋友写的生贺,一个小片段。


*


       彼时浓郁的罂栗花香还没有完全退去,修普诺斯的黑翼降下的甜蜜睡意仍然笼罩着头戴藤冠的年轻酒神。虽然厄俄斯玫瑰色的手指早已揭开黎明天幕,引出了赫利俄斯的无限光芒。狄俄尼索斯和他的随从们却仍在林边酣睡,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夜晚的狂欢之后,酒神队伍正在黎明时分稍作歇息。狂女们半裸着身体,头发散乱,相互拥着睡成一团。总是吵吵闹闹的萨提尔们此时正抱着酒罐兀自睡得香甜,虽在梦中,他们那尖长竖直的耳朵时不时还会摇动几下。赫尔墨斯之子,那来自阿卡迪亚的潘,还攥着芦笛,笑容仍浮现在脸上,兴许修普诺斯之子为他编造了美梦吧。


      远处太阳照耀着濯濯群山,阿涅弥伊们送来的微风吹拂着郁郁芃芃的草野,酒神之力催动的甘泉此刻仍在小股喷涌着醉人的葡萄酒。天地间的一切都唯恐惊醒酒神的酣睡。


      哭声,哪里来的哭声?


      狄俄尼索斯在睡梦中微微皱起了眉头。


      有人在哭。


      是个年轻女子的哭声。


      修普诺斯的魔力在酒神情绪的波动下完全消失了,于是狄俄尼索斯醒来了。迸发出的酒神力量此刻应该唤醒了随从,可似乎睡神谝要与他作对,队伍仍在酣梦中。


      那哭声还在耳边,风吹来了这恼人的声音。


      狄俄尼索斯拿起了缀着松球的藤杖,走进了茂密的树林去找那声音所在。


      仍在微醺中的酒神依稀辨认出这里是纳克索斯岛的左翼,他的队伍曾经来过这儿。


      他伸出常春藤前去探路,细小的藤蔓绕过石块,绕过树木,绕过溪流,指引着狄俄尼索斯来到了岛的另一端。


      狄俄尼索斯没有走出这片林子,他拨开眼前遮蔽的树叶,看到的便是这幅景象。


      有个年轻女子正坐在岩石下哭泣,她低着头,围抱着双膝,垂下的褐色长发似乎要将她裹起来。紫色长袍的下摆已经污损了,赤裸着的双足也沾上了尘土。


      呜咽,细碎的哭声传进酒神的耳中。


      ——忒修斯


      忒修斯?埃勾斯之子.......


      ——忒修斯


      诛杀米诺陶洛斯的忒修斯......


      ——忒修斯


      带走米诺斯之女阿里阿德涅的忒修斯……


      ——忒修斯,忒修斯


      此时少女抬起了头。年轻的酒神在林中刚好可以得见到她的面容。


      她绿色的眼眸中仍然充盈着泪水。


      比帕拉斯的橄榄还要更加明艳。


      她轻咬下唇,唇辦间透露出细语。


      远胜过阿芙洛狄忒的爱欲玫瑰。


      紫色长袍下隐隐显露出白皙脚踝。


      银足的忒提斯见到她也要羞惭。


      此刻,享用金座的赫拉在酒神身上投下的诅咒似乎消失了,他不再感到癫狂,不再大喜大悲,现在,他的内心平静而美好。


      是个凡女。


      年迈的导师西列诺斯的话语在狄俄尼索斯耳边响起。


      人是朝生暮死的可怜虫,无常与苦难之子。人不过如朝露,在无常的人世间,苦苦求生。


      现在,他看到她迷茫,看到她悔恨,看到她痛苦。


      他不愿意这样。


      于是狄俄尼索斯迈出了脚步。

屑阿墨🌝
#上课摸鱼 想起她的时候也会露...

#上课摸鱼


想起她的时候也会露出忧郁的表情吧?


#上课摸鱼


想起她的时候也会露出忧郁的表情吧?


知慕少艾

公主和她后花园的葡萄精【bushi】
我真的不会画动物
也不会画jio
……
酒神夫妇真好prpr

公主和她后花园的葡萄精【bushi】
我真的不会画动物
也不会画jio
……
酒神夫妇真好prpr

北极瑶光

画面都要亮成光污染了,
这几百年前的草稿终于画完了(其实是懒得画吧)
依旧是草稿更好看系列

画面都要亮成光污染了,
这几百年前的草稿终于画完了(其实是懒得画吧)
依旧是草稿更好看系列

百鳥神思者

Immortal Flower/不死之花

520贺文。阿里阿德涅×普绪克。原著向,阿里阿德涅视角。微百合。

当酒神夫人和爱神家小姐姐相遇会有怎样的故事发生呢?(发出了想看漂亮小姐姐一起玩耍的声音)

——————————————————————————

她的丈夫正举着一杯酒和爱神厄洛斯客套地攀谈。一位与自己年纪相仿的高个子女孩站在爱神身边,礼貌地对他们的话表示赞同。现在阿里阿德涅知道她是谁了。因为在这之前,酒神的歌舞团为观众们进行助兴表演时,她曾看见爱神揽着女孩的腰,并为女孩挡酒。那是一种很亲密又自然的举动。女孩很美,说话时的表情有点像她的表妹科琳娜,看上去温和美好。但是阿里阿德涅很清楚,她不能像对待科琳娜那样轻松自如...

520贺文。阿里阿德涅×普绪克。原著向,阿里阿德涅视角。微百合。

当酒神夫人和爱神家小姐姐相遇会有怎样的故事发生呢?(发出了想看漂亮小姐姐一起玩耍的声音)

——————————————————————————

她的丈夫正举着一杯酒和爱神厄洛斯客套地攀谈。一位与自己年纪相仿的高个子女孩站在爱神身边,礼貌地对他们的话表示赞同。现在阿里阿德涅知道她是谁了。因为在这之前,酒神的歌舞团为观众们进行助兴表演时,她曾看见爱神揽着女孩的腰,并为女孩挡酒。那是一种很亲密又自然的举动。女孩很美,说话时的表情有点像她的表妹科琳娜,看上去温和美好。但是阿里阿德涅很清楚,她不能像对待科琳娜那样轻松自如地对待她。

“这令人头疼的酒会什么时候结束?”忧郁的公主叹息着将杯中残酒喝下,将耳边的棕色长发拨到了身后,身上华美又厚重的紫红色长裙让她感到不太舒适。现在丈夫的美酒于她而言索然无味,她更渴望宁静与休息。但事与愿违,爱神身边的白衣女孩向她走了过来。

如果是早些年,作为一位获得永生并在众多无名仙妃中获得一席之地的凡人,她会咬紧牙关,脸色苍白地挤出生硬的微笑面对来客,因为她从不会忘记伟大的丈夫的告诫:在奥林匹斯山,任和仙女或神灵,都可以不友善,美丽而温柔的事物甚至可能更危险。因此她选择隐居在丈夫为她提供的一座长满葡萄和常春藤的华丽宫殿里,以便远离各种纷扰甚至是麻烦。

但现在,她不会再如此畏惧了。作为伟大的酒神的伴侣,理性与智慧的女性代表之一(她发誓绝无僭越雅典娜女神之意)她有勇气面对任何可能潜藏的危险。但只是面对而已,公主在心中自言自语。她柔软的胸膛中仍存有对自身的疑虑,因为她能肯定仙女不会比牛头怪物更好对付。

“你好。阿里阿德涅公主。”女孩看上去有些担心,“你似乎脸色苍白?”

毫无疑问女孩也是拘谨的,但这种拘谨并非源于恐惧,而是源于她自身所受的教养——她和阿里阿德涅一样,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公主的气质。

“普绪克夫人,很高兴认识你。我很好。”阿里阿德涅说,并用一种标准的公主式的微笑向她的女客人致意,掩盖了她内心的恐惧。这时她注意到女孩的表情有些诧异,她甚至能看到对方那被黑发遮住的细眉毛蹙了起来。糟糕,来者不善。她想。但那不是一种厌恶的神情,这使得她愿意花时间打量她。她发现女孩有一双水光流转的深紫色眼睛。哦,美人好奇的模样甚是我见犹怜,爱神为之倾心实属神之常情。

阿里阿德涅想到了普绪克的传说。她生来便是一件美丽的祭品,应当献祭给神,不得毁伤,所以她在她父母的庇护下成长,直到长成一个娇弱美丽的年轻姑娘。但阿里阿德涅不同,她不愿成为祭品,她像阿尔忒弥斯一样在山野中自由地追逐猎物,像雅典娜一样裁决角斗士的胜负,然后挑选智勇双全的英雄做她的恋人,虽然他后来不得不离他而去,但她受到狄俄倪索斯的追求后便成为了他名正言顺的夫人,而非一位不能被公诸于世的秘密情人,她做到了。

“我无数次听人提起你的故事,”女孩说着,露出一种倾慕的神情,微笑随之而生,“你的勇气和智慧永存于世。“

“彼此彼此。“阿里阿德涅回答说,”我也从仆人那里得知了你的故事。你像传说中那样美丽动人。“

她不确定这位爱神的仙妃是否会继续和她待下去,但她认为她的话均发自肺腑,而非敷衍奉承。取悦女神是明哲保身之道,但这让她感到疲惫不堪,为什么不让自己看上去真诚而友善呢?

“你也很美。”普绪克真诚地笑了,“并且智慧为你原本的美貌加冕。”

那么她该感到自豪吗?虽然她的确有一头靓丽的深棕色长发,皮肤是介于黄白之间的健康的颜色,腰身纤瘦得恰到好处,健美而匀称,用她的故乡克里特的人的话来说,就像另一位诞生于凡间的雅典娜,野性的力量美与柔和的智慧美的完美结合。但她应该接受现在她听见的夸奖吗?这是否是又一个圈套?哦不,她的丈夫和爱神一样伟大,甚至比爱神更伟大,他是大地之乐,天空之喜,不会允许此等愚蠢的悲剧发生在她身上的。

“这很有趣,美人羡慕我的智慧,我则惊叹她的美貌。”阿里阿德涅扬起了漂亮的褐色眉毛,盯紧了普绪克裸露的右肩,“那么我们就像一对一见钟情的情人?”

她决定把话题从自身的美貌上撤离,她现在有点害怕因此而惹上和对方的遭遇相同的麻烦,她不能顶着冒犯任何女神的风险谈论美貌。她又看向垂到普绪克的锁骨上方的蓝宝石项链,或许她可以像凡间亲密的女友们那样试着问那串项链的来源?得得,不用多想,十有八九是爱神的礼物,并且这种问题会显得提问者世俗又肤浅!不过,当普绪克被她盯得有些不自在时,她甚至萌发出了捉弄她的念头。

哦不停下!你不是在和你的表妹拉家常!尽管这位比你年轻,而且来到奥林匹斯的时间比你晚了不止几个世纪,但她与你的地位是同等的!你不能像对你的表妹那样对她!尽管她的口音很生硬而且怪异,你甚至不能嘲笑她!

出乎意料的是,普绪克竟然咯咯地笑了,只见她随手拿起手边的一杯酒一饮而尽,“你真的很有趣不是吗?酒神夫人。你的笑话属于很冷但当我们回想起它时还是会忍俊不禁的那种。”

但普绪克很快又冷静下来,那双紫色眼睛散发出一种奇异的审慎的光彩。

 “不过也许……我是说也许,你不应该让你的丈夫听见这种玩笑?”

阿里阿德涅沉默了,拨弄着无名指上的黄金戒指,一声轻微的叹息从她那娇艳的红唇中溢出。

“他不在乎,亲爱的,我只是他众多挚爱中的一个。”

“不,克里特的智慧之女,我以我主的权威保证,你的丈夫爱你胜过爱任何人。”普绪克不紧不慢地正色道。

来自克里特岛的公主皱紧了眉头,等待一个令人信服的解释。现在,一位严肃的女神坐在她面前,“表妹”荡然无存,爱欲之国的王妃取而代之。

“在不久之前,我丈夫曾经提起你们。这是一段美谈,他说你们是天作之合,激情与狂欢之神需要你的理智来拯救,所以婚姻不会冲淡你们的爱情,会让你成为丈夫永恒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你那挂在天上的庄严后冠便是明证。”

“我愿意相信你,如果那是真的。”阿里阿德涅笑了。她犹豫着是否要向对方伸出手,因为并不是所有女孩都喜欢和陌生人的肢体接触,即便是同性。

“我这么说绝不仅是为了安慰你。”普绪克微笑着说,“我保证他离开你便会贪恋你甜美的嘴唇和温暖的怀抱。”

如果甜言蜜语是爱神一家所擅长的,那么她应该保持警惕。阿里阿德涅想。因为她曾听说阿芙洛狄忒口蜜腹剑,厄洛斯一贯阴险狡诈云云,但她相信女孩没有恶意。年轻的姑娘需要时刻牢记希望。这是狄俄倪索斯第一次与她邂逅时说的话。

“但是并不代表你不能用这个。”普绪克说着,拿出了一条折叠好的黄金腰带,“谁说除天生的女神之外的所有女子只能被动地接受爱呢?“

阿里阿德涅接过了腰带,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使用它。但让她觉得更有趣的是,她一点也不讨厌与普绪克交谈,相反地,她甚至有点喜欢她了。当普绪克拿出腰带并用轻描淡写的口吻说出那番话时,阳光从背后投来,穿过她那蓝黑色的头发,衬托得她白皙的肌肤愈加清冷,酒会的女主人甚至认为自己快要被她那鬼魅的美迷住了。

“你这样说,可你在你丈夫之前,自己挑选过意中人吗?”阿里阿德涅突然问道。

“没有。”普绪克顿了顿,“在我意识到爱情是什么之前,我就不得不结婚了,好吧,虽然后来我才得知我的丈夫就是爱情本身。”

“你听上去不是自愿的。但有趣的是,你让自己成为那位爱神唯一也是永恒的爱人。“阿里阿德涅笑道,”狄俄倪索斯告诉我,厄洛斯以前从未有过恋人或床伴,他不像阿芙洛狄忒那样参与爱情。“

“你听上去也不是自愿的。”普绪克摇晃着酒杯中的液体,“但你丈夫一直以妻子的身份和地位爱你,从未将你锁在某个幽闭的宫殿里。”

“无论如何,我认为我们在感谢丈夫的同时,得感谢自己。“阿里阿德涅说。

女子真是柔弱又强大,这听上去很矛盾,但这是真的。或许她不应该在内心嘲笑那些愚笨又自以为是的男子们(是的包括男神在内,因为她只在内心嘲笑他们),因为他们受欲望驱使已经够可怜了,他们总认为自己能掌控一切不是吗?阿里阿德涅不仅心生愉悦,抓起身旁的酒杯,和普绪克碰了杯。

她不确定普绪克是否已喝醉,但她绝不能恭维她的酒量。当赫尔墨斯和他的助手在酒会上为众神表演幽默哑剧时,她第一次见到这个娴静温柔的女孩笑得花枝乱颤的样子。

不过欢乐总是稍纵即逝的,很快厄洛斯就过来认领他的新娘了。他将倒在座位上的普绪克扶起,让她靠在他坚实的怀抱中,女孩那头及腰的、泛着墨蓝色光辉的黑发就在那双优美瘦削的肩头滑动,绽放出一种妖冶的神采。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她那整个美好的肉 体在他身下晃动的样子。

阿里阿德涅脸红了,她疑惑地看着手中的黄金腰带,又想到了狄俄倪索斯,她那热情又健忘的,像野兽之王一样引领着无数狂热信众的、不受拘束地奔跑在原野上的丈夫。毫无疑问,用这样一根腰带绑住他那颗纯真的心是残忍的。

但她的确渴望着他,所以用上一次也无妨。她想。接着下一刻,普绪克挣扎着站起来从身后紧紧抱住了她,并在她耳边断断续续地耳语。

“如果他不从,你就下……药……”

“哦,亲爱的,你醉得不轻,当心点。”阿里阿德涅回过头,旋即闻到一股浓重的酒气。

女孩比自己要高半个头,但阿里阿德涅不得不紧紧抓住她的双肩,以防止双方都摔倒。

“啊,甜心,别把我想得太弱了,”普绪克靠在阿里阿德涅的肩头含糊不清地辩解说,“我曾站在离科尔帕洛斯只有几米远的地方,喂它面包吃。“

 “赛姬,你现在必须和我回去了。”厄洛斯皱了皱眉,将女孩拉进怀里,旋即告诉酒会的女主人他要失陪了,以致于阿里阿德涅甚至还未来得及向她的新女友告别,爱神夫妇就不见了。

哦,赛姬,她的名字的拉丁语发音如此简洁可爱,或许下次自己也可以学着用这个昵称叫她。阿里阿德涅站在原地,思考着下一次与普绪克见面的时间。她承认,后来的年轻女神不像一般的奥林匹斯神族那样可怕。在那里,最低级的宁芙也会心怀不轨。不过普绪克什么时候会来?看样子她并不十分自由。除了几位处女神,没有任何女神是完全自由的。残酷而神圣的奥林匹斯啊,对女子的要求太高了。

阿里阿德涅想,那么她现在应该去找到她亲爱的丈夫,而不是责备他,抱怨他的酒会有多么乏味。

“我的nectar,甜美的小白灵,你去哪儿了,我找不见你,还以为你又醉倒了。”狄俄倪索斯揽住她的肩,亲吻着她的太阳穴,“你喜欢这次的酒会吗?”

“我很喜欢,谢谢你。”阿里阿德涅回吻他,“并且我认识了一位可爱的朋友。”
“那很有趣,是谁?”狄俄倪索斯好奇地挑了挑眉。

“是普绪克。”阿里阿德涅将一缕碎发拨到耳后,“我很久没遇见如此温柔而友善的女神了。”

“哦,亲爱的,我不是要说你朋友的坏话。”狄俄倪索斯听完嘴角带笑,但他那漂亮的黑眉却紧蹙在了一起,“因为我不确定一位温柔的姑娘,如果嫁了一个阴险狡诈的丈夫,她是否会变得和他一样。“

“我的朋友听到这话会哭的。“阿里阿德涅禁不住笑出了声,“我们也在诋毁她的丈夫。”

“别忘了那个混蛋总从我这儿骗酒喝。“狄俄倪索斯得意洋洋地笑道,”如果我想,我可以收费,我将是他的债权人。“

“那不行,我们得让他夫债妇偿。”阿里阿德涅吻了丈夫的嘴角,发现他惊讶地蹙起了眉。但他显然很享受这种举动。这让她有些得意。这就是普绪克所说的掌握主动权?

几天之后,阿里阿德涅惊喜地发现新朋友来找她了,并且惊喜地发现女友身后有一双巨大而透明的淡蓝色蝴蝶翅膀。哦,这很帅气,比腾云驾雾更自由。

“那么,爱情之神的挚爱,我允许你带走我唯一的挚爱阿里阿德涅,但我要请你保证善待她,催促她在傍晚前回来。”狄俄倪索斯对站在妻子面前的女孩说。

“我会的,请您放心,狄俄倪索斯大人。”女孩真诚地笑道,“我的主人也不允许我在外面呆太久。”

阿里阿德涅美丽的琥珀色眼睛里竟涌出了热泪,现在她有点兴奋,不知道应该先感谢爱情还是赞叹友情。

在忒休斯离开时,她从未想过自己能收获真爱。后来,她又对女神之间的友情感到绝望,现在,希望和泪光一起在她的双眸中闪烁。

在未来,她的传说将演化出上千个版本,被世人铭记,但她只相信这一种,并试着不要去怀疑神酒赐予的永恒的青春之力。

她换上一袭轻便而美丽的红色丝质长裙,对面前的黑发女孩说, “老实说我一看见你就喜欢你,嗯……但你尽管放心,绝不是那种喜欢。”

普绪克诧异而惊喜地笑了,她现在看上去有些腼腆,和醉酒的时候判若两人, “我也很喜欢你。那么我们可以一起去你的庄园,你会为我带路的吧?” 

“当然可以。”阿里阿德涅像对待她的表妹那样不小心地捏着普绪克的手,“但你得帮我化妆,并告诉我现在罗马城里最时兴的女子发型是什么样的。”

“我一直很好奇,凡人女孩是什么做的?”这是伟大的酒神曾向他的凡人妻子提出的问题。 此前,阿里阿德涅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但现在她想到答案了。

“柔软的花朵,坚硬的宝石,清澈的泉水和莎草纸上的墨香,再加上一些小秘密?”


空桑寂

【克里特岛的神话体系】雅典娜与阿里阿德涅

在神话中,雅典娜与阿里阿德涅有时被视为同一位女神。这有助于探查 克里特岛的神话体系。

《神谱》中将阿里阿德涅视为狄俄尼索斯的不朽的妻子。所以此处称她为女神。
就像《品达颂歌》提到酒神的母亲塞墨涅是雅典娜的朋友。此处也将塞墨涅视为不朽的女神。

克里特岛有大量的文物出土。尤其是岛上的克诺索斯地区,有古代王宫的遗址,挖掘出大量文物。
这些文物里,有 记载线性文字的泥板、各种建筑雕像……各类文物。

而雅典娜的名字,最早就记载于克里特岛的一些泥板上。
如:
克诺索斯地区的线性文字B泥板:a-ta-na po-ti-ni-ja
一块未破译的线性文字A泥板:a-ta-no-dju-wa-ja...

在神话中,雅典娜与阿里阿德涅有时被视为同一位女神。这有助于探查 克里特岛的神话体系。

《神谱》中将阿里阿德涅视为狄俄尼索斯的不朽的妻子。所以此处称她为女神。
就像《品达颂歌》提到酒神的母亲塞墨涅是雅典娜的朋友。此处也将塞墨涅视为不朽的女神。 


克里特岛有大量的文物出土。尤其是岛上的克诺索斯地区,有古代王宫的遗址,挖掘出大量文物。
这些文物里,有 记载线性文字的泥板、各种建筑雕像……各类文物。

而雅典娜的名字,最早就记载于克里特岛的一些泥板上。
如:
克诺索斯地区的线性文字B泥板:a-ta-na po-ti-ni-ja
一块未破译的线性文字A泥板:a-ta-no-dju-wa-ja(名字意思是“太阳女神”)
她在克里特岛也被称为da-pu-ri-to-jo po-ti-ni-ja(迷宫夫人)

基本上克里特岛记载的这些名字写法,这位迷宫夫人,就是雅典娜的原型。

在克里特岛以及临近地区,
文字记载中,提到得最多的神灵,就是迷宫夫人与她的母亲 地母神Ida。
可见 克里特岛神话中,迷宫夫人、地母神Ida,基本是最重要的两位女神。

克里特岛的一些神堂、印章上,也经常出现一些持蛇女神的形象。 
由于文物中经常出土一些持蛇女神的雕像。有些观点认为迷宫夫人就是持蛇女神的形象。


在希腊神话中,一些瓶画上,常提到雅典娜为狄俄尼索斯操持婚姻。她带走了忒修斯,让少女阿里阿德涅嫁给了她的兄弟狄俄尼索斯。

据考证,阿里阿德涅,她的名字词源,被认为原本是迷宫夫人的一个别称。
迷宫夫人是雅典娜与阿里阿德涅共同的前身。(维基称雅典娜的原型是爱琴海一带的宫殿女神,原因在此)

雅典娜与阿里阿德涅,这两位女神后来有时仍然被视为同一位。
一些学者认为,由于阿里阿德涅纺纱的形象,所以她是像雅典娜那样的纺织女神。
在神话里,阿里阿德涅是看守牛头怪的迷宫女主人,她的线团指引忒修斯杀掉牛头怪。而在古希腊的一幅瓶画里,这位看守牛头怪的迷宫女主人,则是雅典娜,她与阿里阿德涅完全等同。

北极瑶光

【酒神与酒神夫人♥️】
我食北冕组!没有粮食我要死了。看了《奥林匹斯的春天》之后完全爱上这对。

全天朝找不到半个人产粮的QAQ

再怎么说人家也是官配为啥没人吃啊。。自行创一个tag强烈安利!

【酒神与酒神夫人♥️】
我食北冕组!没有粮食我要死了。看了《奥林匹斯的春天》之后完全爱上这对。

全天朝找不到半个人产粮的QAQ

再怎么说人家也是官配为啥没人吃啊。。自行创一个tag强烈安利!

奥林匹斯山
狄俄倪索斯和阿里阿德涅 来源:...

狄俄倪索斯和阿里阿德涅


来源:https://www.deviantart.com/eruhaha/art/The-Capture-324484332

画手:Eruhaha


狄俄倪索斯和阿里阿德涅


来源:https://www.deviantart.com/eruhaha/art/The-Capture-324484332

画手:Eruhaha


阿梓w

2016-8-12反图,感谢摄影黑兔和借我手机自拍的筱天∪・ω・∪

2016-8-12反图,感谢摄影黑兔和借我手机自拍的筱天∪・ω・∪

阿梓w

8-12漫展集邮,终于出了miku阿里阿德涅很开心,见到了真的烈叔

8-12漫展集邮,终于出了miku阿里阿德涅很开心,见到了真的烈叔

泡芙仙贝

#第13届萤火虫动漫游戏嘉年华# 

#萤火虫漫展返图# 

#初音miku# #阿里阿德涅# 

cn@腹黑的桃子_


#第13届萤火虫动漫游戏嘉年华# 

#萤火虫漫展返图# 

#初音miku# #阿里阿德涅# 

cn@腹黑的桃子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