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阿雷斯特

1301浏览    39参与
魔邪💫歪道💞

情人节(魔邪)〈七〉

跳跳跳。本来计划好了许多事情,可一见这形势…直奔主题!

  阿雷斯特的手伸向卡洛斯下腹的装甲……

  “不…不…阿雷斯特……”卡洛斯含糊的说。

  谁管那么多?

  嘴上的拒绝,是心里焚烧的欲望。

  阿雷斯特一下把卡洛斯扑倒在里侧房间的床上。

  呵,准备齐全。

  至于后文,门外的阿奴比就不知道了。不过,第二天,萨隆收到了两份请假单。

  趁着没人,萨隆自言自语:“阿雷斯特是不是干得太猛了呢……”...


跳跳跳。本来计划好了许多事情,可一见这形势…直奔主题!

  阿雷斯特的手伸向卡洛斯下腹的装甲……

  “不…不…阿雷斯特……”卡洛斯含糊的说。

  谁管那么多?

  嘴上的拒绝,是心里焚烧的欲望。

  阿雷斯特一下把卡洛斯扑倒在里侧房间的床上。

  呵,准备齐全。

  至于后文,门外的阿奴比就不知道了。不过,第二天,萨隆收到了两份请假单。

  趁着没人,萨隆自言自语:“阿雷斯特是不是干得太猛了呢……”



  很快,第三天卡洛斯不时的在没人的时候扶住自己的腰,就验证了萨隆的想法。

魔邪💫歪道💞

情人节(魔邪)〈六〉

卡洛斯托着下巴,抿了一口高纯。“那么,阿雷斯特……”

  不待他说完,阿雷斯特起身紧挨他坐下,搂住了他的肩。换过一种诱惑的语调:“嗯?怎么了?”

  就在卡洛斯发愣的功夫,阿雷斯特托起了他的下巴,深情地凝视着他。卡洛斯的光学镜闪了闪——他不知道他现在有多迷人。阿雷斯特缓缓吻上。

  “唔……”

  两人微微侧身,阿雷斯特揽住了卡洛斯的腰,卡洛斯搂住阿雷斯特的脖颈。嗯,他们可没有辜负这个法式热吻。

  好一阵,两人才恋恋不舍的分开。意犹未尽。

  猝不及防间,他们又...

卡洛斯托着下巴,抿了一口高纯。“那么,阿雷斯特……”

  不待他说完,阿雷斯特起身紧挨他坐下,搂住了他的肩。换过一种诱惑的语调:“嗯?怎么了?”

  就在卡洛斯发愣的功夫,阿雷斯特托起了他的下巴,深情地凝视着他。卡洛斯的光学镜闪了闪——他不知道他现在有多迷人。阿雷斯特缓缓吻上。

  “唔……”

  两人微微侧身,阿雷斯特揽住了卡洛斯的腰,卡洛斯搂住阿雷斯特的脖颈。嗯,他们可没有辜负这个法式热吻。

  好一阵,两人才恋恋不舍的分开。意犹未尽。

  猝不及防间,他们又一次相拥在一起,开始了第二次的接吻。卡洛斯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不间断的呻吟,阿雷斯特的CPU已经不得不升温了。

  高纯没派上用场。

魔邪💫歪道💞

情人节(魔邪)〈五〉

也许只有两个人独处时,卡洛斯才会让阿雷斯特这样叫他。

  接着,阿雷斯特向地下发射了一道激光,就在他刚刚飞上来的地方。卡洛斯只见一股火窜了起来,迅速蔓延,将刚才他看见动着的东西点燃,现在已然成了一片火海,却是几个耀眼的大字:

  我爱你

  后面是一颗燃烧的心。

  也许冰冷的钢铁下都有一颗少女心。

  卡洛斯在阿雷斯特身旁,欣赏一番美景,不自觉的靠近阿雷斯特。

  “我带你去个地方。”说罢,阿雷斯特拉着卡洛斯降落到了一间能量吧前。临时搭建的,却也掩盖不了它的华丽...

也许只有两个人独处时,卡洛斯才会让阿雷斯特这样叫他。

  接着,阿雷斯特向地下发射了一道激光,就在他刚刚飞上来的地方。卡洛斯只见一股火窜了起来,迅速蔓延,将刚才他看见动着的东西点燃,现在已然成了一片火海,却是几个耀眼的大字:

  我爱你

  后面是一颗燃烧的心。

  也许冰冷的钢铁下都有一颗少女心。

  卡洛斯在阿雷斯特身旁,欣赏一番美景,不自觉的靠近阿雷斯特。

  “我带你去个地方。”说罢,阿雷斯特拉着卡洛斯降落到了一间能量吧前。临时搭建的,却也掩盖不了它的华丽。

  阿奴比拉开大门:“魔星神大人,邪星神大人,请进。”关好门后,阿奴比识趣的退开了——让上司独处一会对自己日后升职也有帮助。

  卡洛斯和阿雷斯特面对面坐着,面前摆着两杯阿雷斯特事先叫阿奴比准备好的高纯。

魔邪💫歪道💞

情人节(魔邪)〈四〉

到了冥王星外太空,卡洛斯启动推进器来到了锡日林高原上空。这时这里正背对太阳,暗得很。

  隐约见下面一个熟悉的身影——阿雷斯特!

  阿雷斯特也看见了卡洛斯,他将身旁的巨物一推,便向卡洛斯飞了过来。

  卡洛斯只觉锡日林高原上有什么东西在动。

  阿雷斯特飞到卡洛斯身旁,卡洛斯扭头刚要问他怎么回事,阿雷斯特已牵住了他的手。

  十指相扣地,把卡洛斯向他身边拉了拉。低头注视着他,光学镜中满是宠溺。

  “情人节快乐,小卡。”

到了冥王星外太空,卡洛斯启动推进器来到了锡日林高原上空。这时这里正背对太阳,暗得很。

  隐约见下面一个熟悉的身影——阿雷斯特!

  阿雷斯特也看见了卡洛斯,他将身旁的巨物一推,便向卡洛斯飞了过来。

  卡洛斯只觉锡日林高原上有什么东西在动。

  阿雷斯特飞到卡洛斯身旁,卡洛斯扭头刚要问他怎么回事,阿雷斯特已牵住了他的手。

  十指相扣地,把卡洛斯向他身边拉了拉。低头注视着他,光学镜中满是宠溺。

  “情人节快乐,小卡。”

魔邪💫歪道💞

情人节(魔邪)〈三〉

到了冥王星外太空,卡洛斯启动推进器来到了锡日林高原上空。这时这里正背对太阳,暗得很。

  隐约见下面一个熟悉的身影——阿雷斯特!

  阿雷斯特也看见了卡洛斯,他将身旁的巨物一推,便向卡洛斯飞了过来。

  卡洛斯只觉锡日林高原上有什么东西在动。

  阿雷斯特飞到卡洛斯身旁,卡洛斯扭头刚要问他怎么回事,阿雷斯特已牵住了他的手。

  十指相扣地,把卡洛斯向他身边拉了拉。低头注视着他,光学镜中满是宠溺。

  “情人节快乐,小卡。”

到了冥王星外太空,卡洛斯启动推进器来到了锡日林高原上空。这时这里正背对太阳,暗得很。

  隐约见下面一个熟悉的身影——阿雷斯特!

  阿雷斯特也看见了卡洛斯,他将身旁的巨物一推,便向卡洛斯飞了过来。

  卡洛斯只觉锡日林高原上有什么东西在动。

  阿雷斯特飞到卡洛斯身旁,卡洛斯扭头刚要问他怎么回事,阿雷斯特已牵住了他的手。

  十指相扣地,把卡洛斯向他身边拉了拉。低头注视着他,光学镜中满是宠溺。

  “情人节快乐,小卡。”

魔邪💫歪道💞

情人节(魔邪)〈二〉

文件处理到一半,阿奴比向卡洛斯禀告战舰的维修情况“还有…魔星神大人让我转告您,请您上午十一时务必去冥王星一趟。恩…魔星神大人还说,请您在冥王星锡日林高原上方的大气层等他。”

卡洛斯看着文件,想的却是阿雷斯特。再激动,也不能外露,何况是在下属面前?只淡淡道:“知道了。”“那,属下告退。”

重金属大门刚刚关上,卡洛斯一把合上了文件。冥王星?去那里干什么?这个阿雷斯特,搞什么名堂?

  萨隆发来通话。“萨隆大人。”

  “卡洛斯,情人节给你放一天假。”“是,多谢萨隆大人。”

  “阿雷斯特可给你准备了惊喜。”...


文件处理到一半,阿奴比向卡洛斯禀告战舰的维修情况“还有…魔星神大人让我转告您,请您上午十一时务必去冥王星一趟。恩…魔星神大人还说,请您在冥王星锡日林高原上方的大气层等他。”

卡洛斯看着文件,想的却是阿雷斯特。再激动,也不能外露,何况是在下属面前?只淡淡道:“知道了。”“那,属下告退。”

重金属大门刚刚关上,卡洛斯一把合上了文件。冥王星?去那里干什么?这个阿雷斯特,搞什么名堂?

  萨隆发来通话。“萨隆大人。”

  “卡洛斯,情人节给你放一天假。”“是,多谢萨隆大人。”

  “阿雷斯特可给你准备了惊喜。”

  黑色的涂装可看不出脸红。光学镜一闪,萨隆早已明白:“可别辜负了这个情人节哈哈哈哈哈……”然后便切断了通话。

  卡洛斯查看了冥王星时间,十时,不早了,出发吧。

  开启一个小型虫洞,启动推进器,身体前倾,飞了进去。

  毕竟,一个星际能量足够强大的星神,怎么可能还需要和两个星神一起打开虫洞?

魔邪💫歪道💞

情人节(魔邪)〈一〉

卡洛斯一觉醒来,发现充电床上另一个不见了。

  咦?阿雷斯特跑哪去了?今天可是情人节,他怎么可以不在!

  跳下床,径直走向办公室处理文件。

  真是的,情人节萨隆大人也不放假。

卡洛斯一觉醒来,发现充电床上另一个不见了。

  咦?阿雷斯特跑哪去了?今天可是情人节,他怎么可以不在!

  跳下床,径直走向办公室处理文件。

  真是的,情人节萨隆大人也不放假。

咸鱼贝利

阿雷斯特 

无cp向

比例看不惯不要看最后一张😂

衣服有参考

阿雷斯特 

无cp向

比例看不惯不要看最后一张😂

衣服有参考

越轮

宙斯和阿雷斯特

补了一遍,看到最后那里有弹幕说宙斯一定做过什么才让阿雷有这么大的执念,自己也没有脑洞不知道这个缘由怎么整但是想写。

有很多自己的理解毕竟只看了一遍所以对人物的认识肯定不够所以就按照自己想的来了(简称OOC)

我以为我的分段已经算多了但是一看效果这个段落还是好长…能接受的希望能凑合看下去,谢谢,毕竟能有人支持真的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

可以接受,以上。


        这是奥坦离开之前的事情了。

        即使宙斯...

补了一遍,看到最后那里有弹幕说宙斯一定做过什么才让阿雷有这么大的执念,自己也没有脑洞不知道这个缘由怎么整但是想写。

有很多自己的理解毕竟只看了一遍所以对人物的认识肯定不够所以就按照自己想的来了(简称OOC)

我以为我的分段已经算多了但是一看效果这个段落还是好长…能接受的希望能凑合看下去,谢谢,毕竟能有人支持真的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

可以接受,以上。




        这是奥坦离开之前的事情了。

        即使宙斯可能并不在意甚至已经忘了,但是阿雷斯特却记得死死的,还为此在后来砸了宙斯的雕像并亲手杀掉了宙斯。

        众星神因为各自的喜好秉性不同也都有各自的团体小圈子。

        萨隆和阿雷斯特早已是结交多亿年的朋友,阿雷也是从心底里佩服萨隆:对自己亲切而又强大,不因为年长或实力强劲而摆架子使唤人(可能只是对他?);而且,自己与他对宇宙的发展有着相同的观念。

        他看着萨隆教会维纳斯时空旋;陪伴萨隆共同提升星际能量;听过萨隆对宇宙统治的雄图大略所以他知道,萨隆对将来的变化早已有了自己的把控,而自己,则需要尽全力完成他的期望并弥补萨隆计划中可能出现的问题。

        当时的宙斯则不同。

        他不到有事相求或者一时兴起的时候很少出门去找其他星神。自己呆在木星上去打一条通道看看球心里面究竟有什么最后再填回去,或者在空间里开一个毫无目的的黑洞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顺便记得有事没事找阿波罗、普罗托或者阿雷斯特他们打打架保证一下自己的副班长地位等等。说心里话他还挺欣赏阿雷的,他觉得阿雷打架很厉害,而且,自己和阿雷很像,有种命运的感觉在里面。

        但是当他知道这种命运意味着什么的时候,已经晚了。

        那一天,宙斯头脑一热又去找了阿雷斯特,而阿雷斯特正在和萨隆一起训练。宙斯不喜欢萨隆,可是萨隆比自己早到,自己来了还就不能白来,于是和阿雷亲热的打了个招呼,礼貌的向萨隆问了声好就在一边观战评点阿雷的战斗了。

        可惜不大赶巧,萨隆也不喜欢宙斯,今天还因为维纳斯搞得心情复杂:养个闺女这也忒难了,幸亏星神都是直接造出来的,要是真从小养到大得累死。本想着来阿雷这里休息一会结果没多久看见宙斯过来找他的阿雷特斯打架,自然是没有个好心情。

        阿雷对宙斯自然不如对萨隆更亲近,他也看到了萨隆对训练并不起劲,只是他没有理解萨隆为什么兴致缺缺,也用错了方法:他的想法从“让萨隆大人高兴一些”转变为“让萨隆大人和宙斯打一场”。

        关心则乱,阿雷的脑回路出现了这样清奇的走向还真难说是怎么一回事,可能是宙斯在萨隆面前对他热情亲近的反应让他不知所措或是因为别的,反正日后他想起当时自己的主意都要骂自己几句蠢。

        萨隆不习惯在不喜欢的人面前过于显露自己,看到宙斯在一旁坐下紧盯战局便已经不想继续了,宙斯自然看得出他已经没了斗志,虽然想理性地给萨隆找借口说可能是他累了,但毕竟是讨厌的人,肯定更想暗讽他几句。萨隆累了,但是阿雷还处于头脑发热的状态给萨隆煽风点火,顺宙斯的意,撺掇两个人再来一场。

        萨隆抬眼看了看阿雷,瞅着他脸上明显的傻气想着我好不容易养的个闺女叛逆期也就算了,怎么你也更年期到了脑子没了呢,难过。但还是顺着阿雷的意思答应了。

        说起来这场撒气性质的打架就是闹着玩,结果这场玩闹最终还是宙斯占了上风,甚至乘胜追击下了狠手伤了萨隆(个人感觉后期萨隆等人那么强主要是银河之星的缘故,所以这里结合情景就写了宙斯略胜萨隆一筹)。

        眼看着宙斯的重斧砍向自己的肩甲,萨隆却因为注意力不集中而反应不及无法躲避,旁边的阿雷迷茫又震惊,还有一丝懵逼:这咋回事?我是让萨隆大人来出气的这?喵喵喵???

        萨隆只觉得自己很烦,很气又很累;不想打架是一回事咽不下这口气是另一回事,败势是已经定了,萨隆不想让失败成为定局就提前退了场,草草道了歉就离开了,没再看阿雷斯特,也没有与他道别。

        这是萨隆第一次一言不发地离开阿雷斯特。

        萨隆或许没有在意但是阿雷斯特记得清清楚楚。

        阿雷斯特傻了,他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自己为萨隆大人的安排竟然是这个效果让他觉得自己十分愚蠢,还要继续应付那个对萨隆冷嘲热讽的宙斯,他不想说话。可惜宙斯明明赢了萨隆这么值得高兴的事只能憋在心里,当即谁也没办法和他分享这种喜悦,目送着阿雷斯特离开也是自己无趣而离开了。

        萨隆并不怪他,甚至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一天阿雷斯特会记得这么清楚。但是阿雷斯特却把这一天,把这里面的另一个人—宙斯记得牢牢的;把它记作自己陪伴在萨隆大人身边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另萨隆大人不满意的经历,把他记作坑害自己失误的导火索而不留后患。


结尾有些仓促,但最后的心情可以参考动漫当时阿雷斯特要杀宙斯的语气,以为会很长的…

YUNKNend

占tag致歉。

是太虚三美的MMD。堆一堆。

模型全部自己改模。

详情见视频简介。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4463311

祝愉!

占tag致歉。

是太虚三美的MMD。堆一堆。

模型全部自己改模。

详情见视频简介。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4463311

祝愉!

王翏。

【宇宙星神】桔梗

阿波罗/波塞冬

私设预警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因为那永远令人安心的伟岸背影?是因为他口中描述的让人憧憬万分,愿意为之奉献的未来蓝图?是因为那副温柔又坚定的嗓音?因为每一次的对练后将自己从地面上拉起的手掌?还是因为并肩作战时紧贴到一起的后背传递来的生命力?


波塞冬不记得了,他只是深深地将阿波罗这个名字刻印在了自己的每一条线路里,深到太虚玄冰的黑暗力量抹掉了他的一切理智和记忆,都没能抹去这个刻痕。


有个声音时隐时现却又阴魂不散地对他耳语:占有他。玄冰星系只有你和他。他终于是你一个人的了。甚至你可以杀死他,让他死在你手上也是一种独占。


占有他……独吞他…...

阿波罗/波塞冬

私设预警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因为那永远令人安心的伟岸背影?是因为他口中描述的让人憧憬万分,愿意为之奉献的未来蓝图?是因为那副温柔又坚定的嗓音?因为每一次的对练后将自己从地面上拉起的手掌?还是因为并肩作战时紧贴到一起的后背传递来的生命力?


波塞冬不记得了,他只是深深地将阿波罗这个名字刻印在了自己的每一条线路里,深到太虚玄冰的黑暗力量抹掉了他的一切理智和记忆,都没能抹去这个刻痕。


有个声音时隐时现却又阴魂不散地对他耳语:占有他。玄冰星系只有你和他。他终于是你一个人的了。甚至你可以杀死他,让他死在你手上也是一种独占。


占有他……独吞他……杀死他……


不,不!这是他的想法?这是被黑暗灌输进来的想法?一定是。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怎么可能?但这种想法的确控制住了他,让他日日挣扎在剧烈的疼痛中,他很难得抢回一丝清明的神志,想的全是如何保护如今被冰封,无力无助又脆弱无比的阿波罗。



阿波罗强大而智慧,谦逊且温和,一切能想象到的描述美德的词汇都可以降在父神为其打造的日冕的冠上。波塞冬并未见过这位自己的创造者,关于至上神奧坦的记忆是张褪色的相片,夹在记忆扇区的最底层,倒像是被人预先编写进去的程序。阿波罗和宙斯也不同,后者是所有人忠实宽厚的老大哥,而阿波罗不是,他想,如果神要降临世间,那必定会降落在一具像是阿波罗这样的躯体里。对他来说,阿波罗就是活生生的,可以触摸到的神。


但神对众人的爱是平等的。而自己对神的爱则会滋生出妒忌、贪婪、欲望和愤怒,以及它们所带来的痛苦、折磨与愧疚。要是阿波罗知道的话,或许会温柔地询问自己是否需要他的帮助。要是阿波罗的话,听完自己的告解一定会死守这秘密。但,要是阿波罗的话,阿波罗的话是不会有这些邪念的……是啊,阿波罗不会有。阿波罗的内心尽是光明,怎么会诞生这样的如黑色的荆棘时刻绞紧着自己的核心能量球,并且随着时间的流逝毒刺越扎越深一般的感情呢?自己又何尝胆敢用它们去侵染洁白的神座?


阿波罗不会理解它们的。


大概没有人能理解它们。


大战尚未开始前,所有的星神都融洽相处的时候,波塞冬曾与阿雷斯特在一颗满是岩浆的星球上有过一场对话。彼时他刚听完阿波罗关于希望宇宙永远秩序而和平地发展下去,他们星神就是这一切的引导者的发言,兴致勃勃地就问紫色的星神那他有什么愿望或是梦想。


什么有差异必会导致纷争,什么探索一切背后的原因,什么即使带来毁灭,什么代价的,他模模糊糊记不清了,扇区里只剩下这些摸不着头脑的零星词句,但对方最后的话他记得格外清楚:“那位大人的梦想如是,我的梦想便是实现那位大人的梦想。”


那你自己呢?你自己的意义呢?


在这偏远的星球上建造基地是你的意义吗?日复一日进行研究和实验是你的意义吗?


对方没告诉他。但他看着阿雷斯特为了对方奔走于宇宙间,造出整支的军队与战舰群,搜寻整合所有有价值的资源,为了对方而站到光明和正义的对立面,为了对方与他们所有曾是昔日的伙伴的人为敌,他明白了对方是在如何践行曾经说出的话。


他感到一丝苦涩的惺惺相惜,但又随即将之赶出缓存。光明和正义不可能怜悯邪恶。他要像阿波罗一样公正、了无私心,剔除了这些,他相信他就可以铲除那黑色荆棘深埋的根系,他要实现他自己的意义。


他要成为阿波罗的剑,他要成为阿波罗的盾;阿波罗需要他,他就伴其左右助他一臂之力;阿波罗抽身暂居,他就去别处传递阿波罗的意志。


直到阿波罗不再需要他。



需要我。


使用我。


别抛下我。



他向他的神祈祷。





YUNKNend

占tag致歉。

星神猛男新宝岛被迫营业。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0467164/

占tag致歉。

星神猛男新宝岛被迫营业。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80467164/

YUNKNend

哇啊啊啊啊啊终于把反派摸得差不多了呜呜呜!!!

真的太美了这些小哥哥被我改得太像女的了我知罪!!!

于是我弧去改正派了耶比!!!

借物见视频尾。祝愉!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9226506

哇啊啊啊啊啊终于把反派摸得差不多了呜呜呜!!!

真的太美了这些小哥哥被我改得太像女的了我知罪!!!

于是我弧去改正派了耶比!!!

借物见视频尾。祝愉!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79226506

c小调Bach🎻

第三章 落入虎穴

        彗尾流光号。

        “好了阿璟,”莉莉绷着脸,“让我怎么说你好?早知道你出来我绝对盯着你选飞船,让你直接睡地板的那种。”

         “嘿莉莉姐你这不是,千金难买早知道么——”

         “好,阮冬璟你记住你说的,你下次飞船出问题我可不帮你——”莉莉的眼神无意识地扫过迪路,话...

        彗尾流光号。

        “好了阿璟,”莉莉绷着脸,“让我怎么说你好?早知道你出来我绝对盯着你选飞船,让你直接睡地板的那种。”

         “嘿莉莉姐你这不是,千金难买早知道么——”

         “好,阮冬璟你记住你说的,你下次飞船出问题我可不帮你——”莉莉的眼神无意识地扫过迪路,话音戛然而止,“迪路,快看银河之星!”

        众人都围了过去,冬璟也凑过去看,那蓝色的珠子竟然露出了星光。在一瞬间的星光中,冬璟看到一个红眼睛的机器人,他飞行的速度好像很快,只留下一片紫色。

        那时她就莫名觉得,自己像是已经注视了他成千上万年一样。

        “阿璟?”瑶瑶伸手在冬璟目前晃了晃,“回魂啦!”冬璟猛地回过神来,看见几人都在盯着她,尴尬地笑笑:“额……我,我没事。”

         “上课就这么走神的吧?”莉莉又笑了,冬璟后背一凉,“姐我——”

         “莉莉,听得到吗?”盖亚的声音从耳机传来,“我和泰希斯感受到了其他星神的气息,你们快回来灵动号。”“盖亚,刚刚我们从银河之星看到了一个金色的星神,我们马上回去。”莉莉说罢,转头看向冬璟,露出一道无奈的苦笑:“阿璟,咱们又要分开了。”

        “你们看到的是金色的?算了估计是我眼花吧。行了行了又不是生离死别,以后有机会我请你们吃饭。”冬璟快步走到莉莉面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等结束金星的事,咱们火星见?”

        “嗯!阿璟,你一定保护好自己,在外面自己的安全最重要。”冬璟笑着点头,眸中似有水光闪烁。        

        “别哭,傻丫头,”莉莉揉了揉面前少女的头发,“不是你说的,还能再见么?还有,我们灵动号的通讯频道是174,欢迎你随时跟我们联系!”她说完,似是恋恋不舍的又看了冬璟一眼,才拉着迪路等人离开了彗尾流光号。

        送走莉莉四人,冬璟叹了口气,好不容易重逢,这下——好吧其实很快就能见面……她收拾了一下东西,也准备继续勘测金星地形了。她相信,在火星他们一点会见面的,到时候一定要跟莉莉好好唠唠嗑!

         ……

         冬璟已经准备离开金星了,她才想起自己好像一直没有连接灵动号的通讯频道?“是多少来着?170?还是177?”冬璟自言自语着,打开了通讯频道:“彗er啊,搜索一下附近的通讯频道。”“已搜索到通讯频道12个,已呈现到显示屏。”冬璟看了看屏幕,发现了一个与众不同的频道。“既然灵动号是人类的飞船,那肯定是这个不一样的频道。”冬璟对自己的分析非常满意,于是点了连接。她却不知道,金星外太空的一艘正准备进入虫洞的飞船接受到了信息。                         

        “大人,有一艘未知飞船连接了咱们的通讯频道。”

        “是谁?”

        “是一艘人类的飞船,从刚刚截取的信息得知,是彗尾流光。”

        昏暗光线下坐在椅子上的黑色机器人沉默片刻,开口道:“没想到,猎物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盯着它的目的地,如果与我们一致,那就截下来。”

       “是,卡洛斯大人!”

       彗尾流光号。

       “彗er,还有多长时间到火星?”冬璟趴在沙发上,懒散地摆弄着手里的书。

        “即将离开虫洞,到达火星外太空。”冬璟“蹭”一下子窜起来,心中暗道,这么快?她大步走上控制台,发现通讯频道还是空空如也。

        “莉莉他们怎么不回信儿啊……”冬璟撇撇嘴,打开了语音通话。“能听到吗?这里彗尾流光号,是灵动号么?”

        “呵呵呵,你觉得呢?”突然低沉的男声吓了冬璟一跳,她强压下心中的疑问,再次询问,“你是哪位?迪路,是你在恶作剧?”

        “看来你跟他们真的很熟啊,那我就放心了。”那声音根本没有理她,自顾自地说着。

        “我最后问你一次,你是谁?你要是不想回答,我看我们也没有继续交流的必要了!”冬璟皱眉,声音也提高了八度。

        “我是谁,呵呵,这个问题,我觉得我们可以,当、面、谈、谈!”

        冬璟猛的抬头,看见巨大玄窗前停着一队机器人和她熟悉的那个金色机器人。

        邪月战士阿奴比。

        “你们是要抢银河之星的那些人?想抓我威胁盖亚他们?”

        卡洛斯望着不远处那艘黑色带着流畅紫金色线条的飞船,血红色光学镜闪了又闪:“算是个不太愚蠢的人类,你是自己把飞船开过来,还是让阿奴比帮你?”

        “呵。”冬璟冷笑,手里快速按着控制台上几个按钮,“调查我废了不少功夫吧,你说我要是现在就把飞船自爆了,你气不气?”

        对面停顿了两秒,估计是想不到冬璟居然这么凶残,“你也就剩一条命可以当筹码了,不过你真的觉得我是在跟你聊天吗?”

        “销毁模块遭到攻击,销毁模块遭到攻击,销毁模块已失灵。”ai的声音让冬璟的心彻底凉了下来。

        来不及震惊于这个神秘人的手段,冬璟猛的撑身跳起,飞速越过飞船的控制台。与此同时,一条钢索直接穿透了驾驶室的舱门,钉穿了她刚才坐着的座椅。

        不待冬璟下一步的反应,来自舱外的紫色能量光柱直接击碎了驾驶舱的玻璃,冲击将冬璟结结实实地摔在了一侧的舱壁上。

        “舱壁毁了,没有氧气我可不能呼吸啊……这帮人应该不会让我这么容易就死了吧……”

        失去意识前,冬璟难得有闲心想着。


c小调Bach🎻

第二章 虎视眈眈

“你们快跑!” 莉莉立刻反应过来,拉着冬璟往灵动号对面的高坡上跑去。

        “去岩石后面躲一躲。”莉莉钻进了两块岩石中间的石缝里。 冬璟朝外面看了一眼。

        “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

        “藏狼,阿奴比带来的——阿奴比就是那个金色红眼睛的机器人,萨隆那边的。”莉莉靠在岩石上,望着冬璟的眼神格外严肃,“他们要抢夺银河之星,所以千万不要让他们抓到。”

 ...

“你们快跑!” 莉莉立刻反应过来,拉着冬璟往灵动号对面的高坡上跑去。

        “去岩石后面躲一躲。”莉莉钻进了两块岩石中间的石缝里。 冬璟朝外面看了一眼。

        “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东西?”

        “藏狼,阿奴比带来的——阿奴比就是那个金色红眼睛的机器人,萨隆那边的。”莉莉靠在岩石上,望着冬璟的眼神格外严肃,“他们要抢夺银河之星,所以千万不要让他们抓到。”

         “次拉次拉——”岩石磨擦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冬璟变了脸色:“糟了,盖亚他们没拦住这只!”这种情况下,唯一的出路被堵住,还能怎么逃?

        “拼了!”莉莉拉着冬璟就要往外冲。冬璟一把把莉莉拉了回来,“疯了你!”一边冲外边喊:“盖亚!泰希斯!”

         “嘭!”枪响,藏狼倒在地上,挣扎了一下,身上电流爆出火花,不动了。“别躲着不动,往远处跑!”是泰希斯的声音,“我去帮盖亚,你们回灵动号!”说罢向不远处数只藏狼飞去。

        灵动号上。

        “可算安全了……”小安趴在控制台上长出一口气。“安全你一脸!”莉莉踹了小安一脚。“起来!开启防御系统,不然藏狼撕了飞船把你叼走!”一旁的瑶瑶和迪路也同样松了口气,倒是冬璟显得更镇定一些,或者说,她一直表现的都很镇定。

        “……莉莉,你们这是,真打啊?”冬璟沉默半晌,憋出来一句话。莉莉敲了冬璟的脑袋一下,“不然你以为我们在干什么?互相攻击以示友好?”

        “……”冬璟继续沉默。那副仿佛在脑瓜顶上“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什么”刷屏的话和脸上的迷之冷静居然诡异的和谐。

        莉莉咳了一声,决定换个话题:“阿璟你要找什么零件来着?”“啊……啊?哦哦着陆器的零件。”冬璟答到。“走吧小傻瓜,我带你去找零件。”莉莉望着面前依旧神情成谜的少女,嘴角一抽:“三观崩了就说吧,我不笑。”

        “不,这是我最后的倔【jué】强【jiàng】。”

        “你既然要零件,那你会修飞船嘛?” 莉莉发动致命一击。

        ……冬璟的表情最后还是崩了

        “……我……不会……”沉默良久,到底是把三个字全须全尾地吐了出来。

        莉莉:“……”

        那边原本在闲谈的迪路等人感受到了这边突如其来的安静,条件反射搬地窜到了一边,嘴里念叨着“完了完了莉莉姐要发飙了……”

        “……【莉莉训人蓄力中】”

        “阮!冬!璟!这么多年了怎么一点儿长进都没有!啊!知道要出来办事还不好好学飞船修理!没遇上我们怎么办!啊!!”

        “我……”

        “你还狡辩!当年初中的时候我们某位阮姓同学因为在课上睡觉导致一个学期下来基本上不知道老师讲了啥,考试时候正反两面的答题纸就写几行字?嗯?”

        莉莉的表情在冬璟看来十分的恐怖,仿佛见到了当年教历史的年级主任。

       “我不是,我没有,不可能,不存在的。我学习可认真了,我整个人都透着认真,怎么可能睡觉呢?”

        莉莉凑近她,标准的霸道总裁式捏下巴,“要是你姐姐我在你身边,你上课还敢睡觉,我就把你掐醒,你信不信?”

        冬璟身子一抖:“姐,我错了,我有罪,我不对,我下次还……不敢了。我上课要是再睡觉就被反派阿奴比那边抓去谈恋爱!”

        莉莉拉着冬璟去找了些起落架的零件。“不知能不能用,咱得试试看。”于是,冬璟抱着宝贝箱子,盛情邀请莉莉四人去她的“彗尾流光”号坐坐。

        “看看!看看!这是我们家崽崽,豪华舒适功能齐全,是居家旅行的必备品,你值得拥有。”冬璟脸上带着迷之骄傲。

        “阿璟,你这飞船,也太棒了吧!”瑶瑶环顾四周,望着中央控制室环境感叹道,“还有沙发茶几,那边还有书架,真的是好棒啊!”“是啊是啊,这沙发好舒服的。”小安迪路给出了中肯的评价。

        “修好了,没问题了,飞船可以正常降落了——”莉莉进了中央控制室,扫了一眼整体环境,皱了皱眉,直奔控制台上检查了一番,然后突然对着冬璟大吼一声:“我就知道你得带什么样的飞船!你是来考察的还是来度假的?!”

        “诶诶诶,姐,姐,考察不就是变相休假嘛,忙活了那么久了还不许我出来放松一下?”冬璟再次被莉莉追得四处乱窜,抱着脑袋反驳。

         “你还顶嘴!飞船连个武器都不安,找死呢你?”

        追了半天,两个女中豪杰终于坐在塑形沙发上,莉莉也恢复了她一贯的优雅,拿起茶几上的杯子,“你可真成,真是怎么说你都不管用。”

        “我擦!!!”冬璟惊呼,一个箭步窜到莉莉面前,一把夺过杯子,“那是盐酸!!!” 接着回头大惊:“迪路吐出来!那不是橙汁是溴水!!!”

        “噗——”迪路直接喷了小安一脸

        “......你把化学药品放茶几上......”莉莉都无语了。

        “我这不是边看书边做实验呢......”冬璟弱弱地辩解。

        “那你把书拿实验室看不行?”

        “没沙发,没法躺着......”

        “瞧你懒的!哪天把你自己药死!”

        “我说阿璟,”瑶瑶插话了,指着面前餐盒里的饭菜,“这些饭菜里面没有混化学药品吧? ”

        “绝对混了。”冬璟肯定地说道。 众人神色一僵。

        “氯化钠。”

        “......”

        “当然你们要是嫌淡我还有几瓶乙酸。”    

        “......”

        就在众人说笑玩闹的时候,没有人发现“彗尾流光”号中央控制室外壁上一个蜘蛛一样的小机器人闪着诡异的光。

        与此同时,泰希斯打爆了最后一个藏狼:“又让阿奴比跑了。”

        “追不上了,先回飞船。”盖亚道。

        他们离开后,不远处土坡上升起一个金色的物体,骂了一声“蠢!”,直接朝着停在金星外太空的一艘巨大战舰飞去了。

        “报告卡洛斯大人,携带银河之星的那几个人类去了另外一个人类的飞船,根据蜘蛛传回的情报,这个人类与他们的关系匪浅。”阿奴比毕恭毕敬地汇报着情况。

         “是么?看来,这无疑是为我们拿到银河之星提供了一条捷径。”战舰有些昏暗的光线下,生着巨大的黑翼机器人缓缓转过身来,黑色机甲上红色和绿色的线条流畅,背后翅膀上也有红绿花纹,血红色的光学镜闪了又闪,看起来让人胆战心惊,他的声音低沉而冷酷。

        “继续盯着他们,那个人类若是有任何情况随时汇报给我!”

        “是,卡洛斯大人!”


肖☆
嗝,超级无敌喜欢阿雷!!!!给...

嗝,超级无敌喜欢阿雷!!!!
给我们北极圈添点粮。♡

嗝,超级无敌喜欢阿雷!!!!
给我们北极圈添点粮。♡

c小调Bach🎻

第一章 故友重逢(下)

也许是阮冬璟对于着陆的操作并不熟悉,听到机械的声音响起,手中的书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扔下了操作台,烧杯也顺手搁在了茶几上。不太熟悉的切换了着陆模式,阮冬璟的手心已经有点冒汗了。

    “调整着陆角度!”

    “着陆角度已调整。”

    “再加大推进器动力的20%!”

    “目前推进器动力120%”

    一系列指令发出,阮冬璟的声音有些颤抖,她怎能不知道,着陆不当会引起什么后果,额头上冒出细碎的汗珠,手心由于紧张而冒出的冷汗已经浸湿了摇杆。...

也许是阮冬璟对于着陆的操作并不熟悉,听到机械的声音响起,手中的书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扔下了操作台,烧杯也顺手搁在了茶几上。不太熟悉的切换了着陆模式,阮冬璟的手心已经有点冒汗了。

    “调整着陆角度!”

    “着陆角度已调整。”

    “再加大推进器动力的20%!”

    “目前推进器动力120%”

    一系列指令发出,阮冬璟的声音有些颤抖,她怎能不知道,着陆不当会引起什么后果,额头上冒出细碎的汗珠,手心由于紧张而冒出的冷汗已经浸湿了摇杆。

    希望能一切平安,平安到达金星……

    “轰——”飞船终于降落在平地,掀起一阵烟尘。而驾驶舱里的阮冬璟,紧绷的心终于松了下来,“呼……”她长出一口气,费力地站起身来望向前方一片高地,却身子一软倒在地上。

    总算没有死在这里,她想,好不容易再站起身,谁知竟看见全息屏幕上的红字——“飞船着陆器、脚架严重受损,请立即维修。”“卧槽这什么情况!”阮冬璟吓得一激灵,“完了完了,飞船坏了我怎么办!”

    惊讶和慌乱过后,她倒是冷静了一些,扫描了一下附近区域,发现这里的地形是个高地,而且据探测这附近有人类飞船出没。“看来,我应该去找人求助一下了。唉,就当顺便学修飞船了……”阮冬璟自我安慰道。

    收拾了研究器材以及应用的食物和水,打开舱门,离开了“彗星号”。临走前,阮冬璟望着这艘蛮精致而且高配置的飞船,双手合十,默默在心里道:崽啊,妈妈一定会回来找你的,你要好好的……88。” 阮冬璟拎着箱子走了一阵,好不容易上了一个高坡,正好瞧见一艘蓝白色的飞船停在不远处。她心里那叫一个激动啊,简直找到救星了!她不管三七二十一,抱着箱子飞奔下坡,朝着那艘陌生的飞船去了。 “请问一下,你们有没有富余的着陆器的零件。”阮冬璟在那几个人类的震惊的眼神下,走到了他们面前,很有礼貌的鞠了个躬,“我的飞船坏了,现在无法离开金星了。”“我可以......阿璟?”那四个人中,看起来年纪最长的青色短发女生震惊道。

    熟悉的称呼弄的阮冬璟愣了一下,仔细辨认了下面前的人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她的声调陡然变高:“莉莉!你是莉莉?三年前你去了航空学院就没了消息,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这一瞬间,阮冬璟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不顾形象的冲上去,给了面前女孩一个大大的拥抱。

    莉莉露出了惊喜的笑容,眼眶也湿润了,声音激动的有些颤抖:“是啊阿璟,三年没见,你竟没怎么变,也就是长高了!”阮冬璟闻言脸一红,笑着拍了莉莉肩膀一下,有点不好意思的开口:“你就会欺负我,原来就是,现在一点也没变!”

    故友重逢,叙旧了几句,莉莉指着身后的三个人道:“这是我这次出来的伙伴,”她看向那个戴眼镜的男孩,“这是小安,旁边的女生是瑶瑶,那个洋葱头男生是迪路。”阮冬璟自来熟地笑笑:“你们好,我叫阮冬璟。”那三人都跟她打过了招呼。“莉莉,你这次出来是旅行么?还是有什么别的任务?”阮冬璟觉得那迪路等人看起来年纪还小的样子,不禁有些好奇。

    “唉,”莉莉叹了口气,“这次出来本是个意外,若不是这个——”她指向迪路脖子上戴的那个蓝色珠子,“如果不是银河之星,我们也不会出来寻找阿波罗。”阮冬璟有点懵,什么银河之星?谁是阿波罗?听着有点玄乎……她刚想开口再问,突然听到身后有机械磨擦的声音,随后听到一个浑厚的男声:“莉莉,我们可以出发了。”

    什么情况! 阮冬璟猛地回头,只见两个高大的机器人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没错,就是机器人。“啊对了,忘了给你介绍,这是大地星神盖亚,后面那个是水星神泰希斯。”莉莉走到阮冬璟身边,语气带着不可忽略的欣喜和自豪。没等阮冬璟开口,那个叫盖亚的机器人说话了:“莉莉,这是你们的朋友?”“是啊!”莉莉看向阮冬璟,“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阮冬璟略有些尴尬的开口道:“额……你好,我叫阮冬璟,是莉莉的朋友,你们是人工智能还是......”原以为这个巨大的机器人会比较可怕,谁料想,他竟然弯下腰伸出了手,声音放缓:“我们是宇宙星神,我叫盖亚,你好。” 这些机器人看起来还不错啊,好像没有想象中的可怕?冬璟暗道。

    过了好半天,阮冬璟才弄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自称叫盖亚的机器人和他后面那个叫泰希斯的机器人自称是宇宙星神,而莉莉四人则是被那个什么至上神奥坦选中的守护银河之星的人,不过莉莉他们对这件事好像也还是云里雾里。他们要寻找太阳星神阿波罗和其他星神,来对抗黑暗力量。

    “像个中二的故事似的,”她吐槽,“所以你们要在宇宙呆好一阵子?”“是啊,完成那个莫名其妙的使命。”莉莉摇头道“诶对了,阿璟你是为什么出来?”阮冬璟简单的把她接受任务出来的事说了并且说了她需要着陆器零件的事。莉莉非常爽快地答应了:“着陆器的零件不是问题,灵动号上有很多,你来看看你需要什么。”也就在二人转身的功夫,突然听见泰希斯紧张的声音: “你们快跑!藏狼来了!”


c小调Bach🎻

流光烬火【宇宙星神同人文】阿雷斯特×原创女主

简介

接受任务来到太阳系,让阮冬璟卷入了争夺银河之星的战争

    意外被故友的敌人抓住,却遇引得两人魂牵梦萦,相思入骨

    “有些事,说再多也没有用;有些事,一句话就能解释的通。”

    他本该是冷酷无情,残忍嗜血的魔星,唯有誓死效忠的人能令他移动脚步。却不想只因为初见那一瞥。

    “冬璟?倒是个好名字。”

    “银河之星的终极秘密是什么,真的仅仅是强大的能量吗,值得这么多人来抢夺它?”

    “它们其实一直在...

简介

接受任务来到太阳系,让阮冬璟卷入了争夺银河之星的战争

    意外被故友的敌人抓住,却遇引得两人魂牵梦萦,相思入骨

    “有些事,说再多也没有用;有些事,一句话就能解释的通。”

    他本该是冷酷无情,残忍嗜血的魔星,唯有誓死效忠的人能令他移动脚步。却不想只因为初见那一瞥。

    “冬璟?倒是个好名字。”

    “银河之星的终极秘密是什么,真的仅仅是强大的能量吗,值得这么多人来抢夺它?”

    “它们其实一直在,游荡在宇宙的角落里,无时无刻不寻找着机会,将宇宙重新变回它本应该是的样子。”

    “放心,大义面前,我们还是拎得清的。”

    之后,直至紫色的彗尾划过天际,再没更多的人知道这光芒里究竟有着多少故事。

    但这没关系。

    毕竟,从此整个世界都不再是过去的颜色。


PS:

作者:@墨羽霖

修文: @春山恨编辑部

人物属于蓝弧,ooc属于我俩

私设如山,除了借鉴人设外可以当做新故事看

cp阿雷斯特x原创女主

女主为原世界人物,非穿越重生

博君一笑,不值得以此为怒∩_∩


李缄墨.

【魔邪】沙雕段子hhh


沙雕向。
小糖块。
机器人喝机油完全可以是一瓶吨吨吨了事,卡洛斯却非得拿吸管一小口一小口喝。
为什么呢?
有一天潘拉这么问卡洛斯,卡洛斯没说话。
直到另一天在太虚星,潘拉看见卡洛斯和阿雷斯特同饮一杯机油,用两根吸管。
他俩喝就喝吧,手还握在一起。
本来这个画面相美好,可下一秒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两个人开始在汽油杯里吹泡泡。


沙雕向。
小糖块。
机器人喝机油完全可以是一瓶吨吨吨了事,卡洛斯却非得拿吸管一小口一小口喝。
为什么呢?
有一天潘拉这么问卡洛斯,卡洛斯没说话。
直到另一天在太虚星,潘拉看见卡洛斯和阿雷斯特同饮一杯机油,用两根吸管。
他俩喝就喝吧,手还握在一起。
本来这个画面相美好,可下一秒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两个人开始在汽油杯里吹泡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